评论

认识一下这位帮普京获得第五任期的女人

原标题:认识一下这位帮普京获得第五任期的女人

普京和纳比乌琳娜在2008年的照片

在西方因俄罗斯对乌军事行动而对其实施制裁后,俄罗斯经济本应崩溃。

但事实并非如此。

俄罗斯持续的经济恢复力让西方十分头疼,他们头疼的不仅仅是俄罗斯总统普京,还有他背后的女人——俄罗斯中央银行行长埃尔维拉·纳比乌琳娜。是她一手设计了俄罗斯的战时经济,帮助普京成功取得第五个总统任期。

“尽管西方制裁给俄罗斯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但是纳比乌琳娜将一切稳定了下来。”专门研究国际政治经济的锡拉丘兹大学教授丹尼尔麦克道尔赞赏道。他特别表扬了纳比乌琳娜利用资本管制和货币政策稳定卢布,以及她引导俄罗斯在国际贸易中放弃使用西方货币的举措。

“虽然俄罗斯的生活水平在制裁下有所下降,但如果不是她的精明决定,情况可能会更糟。我认为可以说,是她亲手编写了一份国家如何应对外部制裁压力的范本。”

虽然所有人都认可纳比乌琳娜在拯救俄罗斯经济方面的关键作用,但她对普京政权的支持被许多西方官员、经济学家视为背叛。

就在几年前,纳比乌琳娜还被视为自由主义者。即使是克里姆林宫内部人士也如此认为,欧盟的金融精英们将纳比乌琳娜当做自己人。2018年,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称赞同为歌剧爱好者的纳比乌琳娜是一位“可以让央行唱歌”的政策制定者。

如今,纳比乌琳娜和普京在西方世界的声誉一样低下。

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理查德·波特斯告诉《内幕》记者,他对纳比乌琳娜支持普京感到非常失望,但“她非常聪明,我个人很喜欢她”。

他不是唯一一个为纳比乌琳娜折服的西方经济学家。正如专门研究俄罗斯经济的瑞典经济学家安德斯·奥斯隆德2022年3月在《莫斯科时报》上所写的那样,“我从未听过她提高声音,你很难不喜欢她。”

纳比乌琳娜出生于俄罗斯中部工业城市乌法,她的父亲是一名司机,母亲是一名工厂工人。

据彭博社报道,她在1970年代长大,从小学习法语,喜欢欣赏古典音乐,热爱阅读列夫·托尔斯泰,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弗朗茨·卡夫卡等人的经典作品。

1980年代,纳比乌琳娜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学习时遇到了她日后的丈夫库兹米诺夫。

  • 根据她的官方履历,1991年,她在苏联科学和工业联盟委员会担任经济学家;
  • 1994年加入了俄罗斯经济部的改革部门;
  • 1998年离开公共服务部门,并于2000年重新加入政府,担任赫尔曼·格雷夫的第一副手;
  • 格雷夫是俄罗斯银行业巨头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现任CEO,当时是俄罗斯经济部长;
  • 2003年,她离开了格雷夫的智囊团,但在2007年被普京邀请接替格雷夫担任经济部长。

这次邀请标志着她职业生涯的转折,毕竟她此前一直在扮演配角。

2013年,普京正式任命纳比乌琳娜为中央银行行长,让她成为了真正的实权人物。这一任命也让她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成为明星,当时她是八国集团(G8)第一位女性央行领导人。

像许多国家的央行掌门人一样,纳比乌琳娜在金融界的知名度要远高于在普通民众中的知名度。她日常生活中也刻意远离聚光灯,除非是为了配合工作。

2014年,纳比乌琳娜在上任一年后就向普京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当时莫斯科吞并了克里米亚,纳比乌琳娜成功使俄罗斯经济免受西方制裁。

尽管俄罗斯与其他西方国家在吞并克里米亚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在之后的几年里,纳比乌琳娜成功将俄罗斯经济融入了全球体系,并使该国的中央银行现代化。这些表现为她在国际专业同行中获得了尊重和认可。

2015年,《欧洲货币》杂志将纳比乌琳娜评为年度央行行长。2017年,《银行家》杂志将她评为欧洲年度央行行长。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邀请她发表著名的米歇尔·康德苏斯讲座。

她被评价为有效、务实、不被意识形态左右的专业人士。

彭博社2022年3月23日援引四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纳比乌琳娜被吓坏了,想辞职。

但是普京拒绝了她的辞职,并邀请她继续担任新一个五年任期。

到目前为止,她的措施似乎非常有效。2023年,俄罗斯GDP增长了3.6%,失业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工人工资飙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俄罗斯经济将增长2.6%。

但是俄罗斯经济并非没有危机。战时开支在过去两年推动了俄罗斯的大部分增长,由于征兵和人才外流,该国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西方制裁导致国内投资不足,制约了俄罗斯经济的长期发展。

俄罗斯前央行行长谢尔盖·阿列克萨申科在2022年12月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加入普京的团队意味着你必须共享他的价值观和原则,你必须对他非常忠诚。”

很明显,普京信任纳比乌琳娜。当有政府官员在政策上与她针锋相对时,普京总是坚定相信她并公开支持她,甚至战争开始之前就是如此。

莫斯科智库政治技术中心分析师阿列克谢·马卡金在2022年4月告诉《华尔街日报》,纳比乌琳娜没有政治野心,因此不会对普京的统治构成直接威胁。

至于纳比乌琳娜自己,外人很难知道她对自己在普京政权中发挥的作用有何看法。

去年12月,俄罗斯RBC商业日报问她如何看待被《欧洲政客》杂志评为2023年世界顶级“颠覆者”,以表彰她在稳定俄罗斯经中所发挥的作用。纳比乌利娜称很难对这个问题发表评论。

她能比大多数俄罗斯官员更坦率地谈论被制裁下的俄罗斯经济真实状况。2022年4月,纳比乌琳娜表示,俄罗斯的经济储备不可能永远支撑战争持续下去。去年12月,她发出警告称,俄罗斯经济面临过热风险。

在俄乌开战几天后一段在社交媒体上泄露的视频中,纳比乌琳娜呼吁央行的工作人员们将政治放在一边,专注于拯救受制裁打击的经济。

“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实际上,我们不要在工作、家庭和社交媒体上陷入政治争论,它们只会耗尽我们完成工作所需的力量。”

尽管战争仍在继续,但她设计的战时经济似乎足以维持俄罗斯人的正常生活了。纳比乌琳娜又可以去看歌剧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