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底板行动——二战德国空军的绝唱

原标题:底板行动——二战德国空军的绝唱

1945年的元旦对行将就木的第三帝国来说就绝不是一年好运的开始。在这一天,德国空军(Luftwaffe)对西线的16个盟军机场进行了空袭。这次代号为“底板行动”的空袭取得了一定的战术胜利,但盟军的损失相对于他们自身的雄厚实力微不足道(损失的都是飞机,飞行员几乎没损失的)——作为对比,德国空军却在这次行动中由于种种原因损失了两百多名不可替代的飞行员,这样的损失对德国战斗机部队(Jagdwaffe)的打击是致命的,诚如当时的德国战斗机部队总监加兰德将军(Adolf Galland)所说,“我们献出了最后一点压箱底的宝贵资源。”

阿道夫. 加兰德将军,时任德国空军的战斗机总监

缘起:

1944年的第三帝国流年不利。这一年夏天,德军在东线和西线遭遇了几次雪崩式的大溃败,到了1944年9月份战线暂时稳定下来之后,两线作战的德国人已经不可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饶是如此,元首希特勒并不做如是之想。这年秋天,他的脑海中开始构思冬季的反攻计划。在这个计划中,德军要从1940年取得突破的阿登地区发动进攻,然后小规模复制那一年的攻势(对于1944年的德军而言,这样的“小规模”已经是倾全国之力拿出的最后一点兵力了),攻取安特卫普,切断西欧地区英军和美军的联系,逼迫盟军和谈。

与此同时,第三帝国也在遭受英美日复一日的空袭,战略轰炸正在摧毁德国工业的基础(比如炼油厂之类的)。但在军备部长施佩尔的领导下,这一年的德国军工产量攀登到了战时的顶峰。到了1944年秋天,在夏天一连串败仗中损失惨重的德国空军靠着施佩尔的奇迹(其中很大一部分还得归因于对犹太劳工惨无人道的奴役)得到重建,但昔日闪击战中大放异彩的轰炸机部队已经被边缘化,现在的德国空军正向着一支纯粹的防御型力量转变,交付部队的飞机绝大多数是Bf-109和Fw-190这两款战斗机的各种改型,而受训严重不足的菜鸟飞行员也都匆忙地被各个战斗机联队瓜分殆尽。

对德国进行轰炸的B-17轰炸机群

从1944年春天开始,德国空军就在逐步丧失本土上空的制空权,面对盟军愈发激烈的空中打击,加兰德将军设想趁着手中的战斗机力量还可堪一用时集中兵力对盟军的轰炸机进行打击。在他的计划中,为了迎击盟军的“千机大轰炸”,德军将出动2000架单引擎战斗机进行反复的拦截。加兰德将军希望这样的拦截(德语代号 Großer Schlag ,重击)可以摧毁400-500架盟军重型轰炸机及其机组,当然,他预计德军的损失会是400-500架战斗机和100-150名飞行员。

但1944年11月,德国空军几次拦截盟军轰炸机的灾难性表现让元首对战斗机部队的战斗力充满怀疑(以11月2日当天的空战为例,当天盟军超过1000架轰炸机在873架护航战斗机的掩护下轰炸莱比锡的炼油厂和铁路枢纽,德军在拦截中损失了120架战斗机,70名飞行员阵亡,28人受伤,给美军造成的损失只不过是40架轰炸机和16架护航战斗机而已)。元首认为,照这样下去,更大规模的空战只会造成更大规模的损失,所以他拒绝批准加兰德将军的大规模拦截计划,在他看来,这些飞机自有其用处。

在元首眼中,即将发动的阿登反击战是事关帝国命运的赌博,一切帝国的武装力量都应该为这次帝国命运的豪赌服务,自然德国空军也不例外。按照元首的计划,德国空军在攻势开始的时候应该空袭盟军前线机场,夺取战场制空权,为陆军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如果可以的话,还要再执行伞降任务。空军司令戈林答应为这次阿登攻势凑2000架飞机,可问题是德国空军现在基本上只剩下了战斗机力量,指望这些Bf-109和Fw-190在只受过空战训练的飞行员手里去“攻击对方机场”或者“为陆军提供近距离支援”是根本不现实的。

然而德国空军可供调用的轰炸机部队已经极度萎缩,虽然I/KG51(装备Me-262)和III/KG76(装备Ar-234)都是装备喷气式飞机的新锐部队,但这些飞机数量少且性能不是很可靠。为了完成元首扭转战局的梦想,除了JG300和JG301这两个全天候联队外,帝国航空队所有的昼间战斗机部队都奉命参加阿登反击战。加兰德将军提出了抗议,抛开人员和装备的问题不谈,前线的小型机场没办法容纳这么多的部队,且缺乏必要的后勤设施。但这些理智的抗议在元首的野望面前不值一提,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计划:

德国空军的计划中,对盟军前线机场的攻击(代号底板行动,Unternehen Bodenplatte)是要在陆军发动攻势当天进行的,需要空袭的机场有16个,分散在荷兰,比利时和法国。本来调度这么一支庞大的战斗机部队去执行这项其并不擅长的任务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雪上加霜的是,考虑到保密因素,许多参战的飞行员并没有飞行用的地图可供参考,只能跟着带队长机飞。当然还应当补充的是,对地攻击对战斗和飞行技巧的要求都很高,而德国很多的菜鸟飞行员并不足以掌握这样的技巧去攻击,甚至在机场高射炮的弹幕中活下来都成问题。

底板行动中,德军计划攻击的盟军机场和任务分配表

底板行动的攻击计划,德国各飞行联队的飞行线路图

在制定攻击计划时,很多空军联队的飞行路线要经过荷兰海牙(Hague)上空。彼时的荷兰海牙是德军的V-2导弹发射基地,周围部署了大量的防空炮。而且,为了保密起见,这样的攻击计划没有告知地面上的高炮部队,这为后来的某些悲剧埋下了伏笔。

对德国空军而言,还有一个不利的因素就是这次底板行动的负责人是轰炸机部队出身的迪特里希.佩尔茨少将。此君作为斯图卡轰炸机飞行员的战绩是不错的,但是在领导岗位上昏招迭出——1944年对英国的报复性轰炸计划就是出自他的构想,然则除了损失惨重并没有任何效果,就不要提槲寄生和空中撞击战术这些让正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了。何况他麾下的部队基本都是战斗机部队,很多大队长中队长一级的人物并不买他的帐。

底板行动的德军总指挥,迪特里希.佩尔茨少将

不过德国人的保密工作至少欺骗了盟军。1944年12月上中旬,奉命参加阿登攻势的德军飞机开始向西线转场飞行,一路无线电静默,盟军并未察觉。

底板:

1944年12月16日,德军在一个坏天气打响了阿登反击战。这样的坏天气让盟军飞机无法出动,自然德国空军也不能在这样的天气里有所作为(除了运输机部队进行了极其失败的伞兵空降行动之外)。17日,天气依然很糟,但德国空军在这一天开始活跃起来——在同盟军的激战中,德国空军损失了79名飞行员(55死,24伤)。12月24日,盟军对德军的前线机场进行了空袭,德军损失惨重。圣诞节当天,德军又损失了62名飞行员。与此同时,阿登战场上的德国陆军也丧失了最初的优势,形势对德军已经极为不利,此时的德国空军只有招架之功,并无太多的还手之力了。

阿登战役起初德军的进攻势头不错,但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几天

但就在1944年的最后一天下午,德国阿登前线的空军各部队都收到了“将于明天上午开始底板行动”的暗号。德军选在1945年元旦发动空袭,一方面是因为天气预报确信这一天目标空域天气良好,空袭会进行的比较顺利。另一方面,德军相信在庆祝新年的盟军会在这一天放松警惕,此时的空袭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虽然阿登地面上的攻势已然停止,于此时发动这样的空袭并没有什么战略上的意义,但这显然不是军人们考虑的问题了。

于是在1944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将要参战的德国空军的飞行员们在研究简报,地图和目标的情报——他们被要求在树梢高度飞行,严格保持无线电静默,即使迫降或跳伞也不能使用无线电。做完这些必要的预习功课后,飞行员们被要求早早休息为新年的攻势做准备。

1945年1月1日凌晨,4架KG76的Ar-234首先出动沿着预定的目标区域进行侦查。清晨五点,德军各部队的飞行员被叫醒,在早餐后听取任务简报。9点整,各攻击部队开始起飞,朝着指定的集合区域飞去——这支部队由900架左右的Bf-109和Fw-190组成,虽然不如一开始设想的规模那么大,但打击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1945年1月1日早晨,正在启动引擎参加底板行动的一架12/JG53的Bf-109G14

德军在这一天预计对盟军的16个前线机场进行空袭,但由于攻击计划庞杂无比,远远超出了此时德国飞行员的能力(这些菜鸟连按照固定标识飞行都成问题,就不要说盲飞了),所以对这些盟军机场的空袭并不是同时进行的。在计划空袭的16个机场中,有七个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最成功的突袭发生在荷兰的埃因德霍芬(Eindhoven)机场,驻扎在这里的是加拿大空军的438,439中队(装备台风对地攻击机)。德国空军方面,I/JG3, II/JG3(装备Bf-109)和IV/JG3(Fw-190突击大队)负责攻击这个机场。三个大队的72架飞机排成了18个整齐的四机编队,当他们抵达目标上空时,“盟军飞机整齐地排列在机场上,没有任何防备”。

来自JG-3的飞机对艾恩德霍芬机场的突袭,来自Nicolas Trudgian的油画作品,这幅作品进行了夸张,当天德军并未出动Me-262轰炸这个机场,且毫无防备的盟军不太可能有飞机升空拦截德军。

按照加拿大人事后的说法,这两个台风中队“在几分钟之后就不复存在了”。在德军四机编队的机炮扫射下,26架台风攻击机全毁,30架受伤——还有5架用于侦察行动的喷火战斗机遭到毁坏。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布鲁塞尔(Brusells)周围的几个机场,比如艾维尔机场(Evere Airfield)和梅尔斯布鲁克(Melsbroeck)机场。在梅尔斯布鲁克机场,盟军损失了35架B-25轰炸机(另外还有9架严重损毁)。在法国梅斯的弗里斯卡迪机场(Metz-Friscady Airfield),盟军损失了33架雷电(22架全毁,11架重伤)。

法国梅斯的弗里斯卡迪机场在空袭前排列整齐的P-47雷电

模型制作者Bron Jackbson的场景作品,JG-53的Bf-109空袭梅斯机场的P-47

空袭过后一片狼藉的梅斯机场

但德国人并不是在每个机场都这么幸运。许多参加行动的部队连目标都没有找到,并引发了严重混乱,在这种情况下,对安特卫普(Antwerp)附近的几个机场的空袭就完全失败了,比如倒霉的JG11联队,他们负责空袭安特卫普附近的Asch机场,这个机场驻扎着美国两个中队的野马,但警觉的美国人严阵以待,德国人损失了24名飞行员,只干掉了一架已经被放弃的B-17,打伤了三架盟军飞机。在这次空袭中,德军菜鸟飞行员的短板暴露无遗,盟军事后回忆,许多德军飞机在机场上空飞的太慢,太高,这让他们成为了高射炮的好靶子——不仅如此,提前升空的野马也打下了不少德国飞机。

反映Asch机场上空猎杀情景的艺术画,来自Vector的铅笔画

最终,德军在底板行动中摧毁了盟军144架飞机,另外有62架受创报废,对盟军而言,这样的损失虽然严重但远非致命,因为只有极少数飞行员在空袭中丧生。但对于德军而言,为了这样的战绩损失掉的精英飞行员是无法弥补的。

在底板行动中被击落在布鲁塞尔附近的一架Fw-190D9,来自10/JG54

一架在梅斯被高射炮击毁的Bf-109,飞行员在迫降后被美军射杀,因为美军“怀疑他试图掏枪”

归航和余波:

底板行动的悲剧还没有落幕。当德军机群开始返航时,他们飞过了海牙附近的V-2导弹发射基地。在这里驻守的高射炮部队已经有太久没有见到德国飞机倾巢出动的景象了,于是那些在盟军机场上空经历九死一生的菜鸟飞行员们受到了己方密集高射炮火的热烈欢迎。这轮高射炮火给德军造成了多大伤亡是无法精确统计的,但在整个底板行动中,大约300架德军飞机未能返航,约占整个参战的德军飞机总数的三分之一。相比于飞机的损失,人员损失更为惨重,237名飞行员阵亡,失踪或被俘。损失的飞行员包括3名联队长,6名大队长和11名中队长,这些骨干军官的损失对于德国空军而言,是根本无法弥补的损失。此后,德国空军昼间战斗机的战斗力和士气一落千丈,直到战争结束都再也没能恢复过来。

底板行动也暴露了德国战斗机部队无力进行对地攻击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一心维护战斗机部队利益的加兰德和德国空军元帅戈林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1945年1月,在战斗机部队中名望颇高的加兰德少将被免去了战斗机总监职位,这引发了德国空军内部的一些王牌飞行员的骚乱。虽然戈林威胁说“要把参与骚乱的飞行员都给抓起来枪毙”,但显然,此时的德国空军甚至连内部的凝聚力都不复存在,这样的命令也就不了了之,只好放逐了事。

“战斗机骚乱”的核心人物,加兰德将军的密友吕佐上校,他在1945年1月的会议上力争为加兰德辩解,但自己也遭到了放逐

于是德国空军就以这样一种怪诞且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迎来了新的一年。遭到解职的加兰德将军后来把一些王牌飞行员聚集在自己成立的JV-44战斗机分队内,“驾驶着最先进的喷气式飞机迎来了战争的终结”。而底板行动的指挥者佩尔茨少将在1945年忙于招募志愿者对美军轰炸机进行神风撞击式的自杀攻击,1945年4月7日,在付出了133名飞行员的生命之后,德军击落了美军23架轰炸机,如此而已——在这一年,德国空军的训练和燃料体系已经崩溃,他们再也无法组织起任何像样的抵抗了。

诚如这次行动的代号“底板”所暗示的,在1945年元旦这一天,德国空军“献祭了压箱底的最后的资源”,却所获甚微,这样的末日挽歌对于一支曾经让全欧洲颤抖的武装力量而言,未免过于凄凉,却也无可奈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吉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