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央广《军旅文学之窗》| 一位退役上校的朱日和记忆

原标题:央广《军旅文学之窗》| 一位退役上校的朱日和记忆

央广网1月15日消息 三十年前,一位来自江南水乡的青年参军入伍来到北方的军营,在此后27年的军旅生涯里,他先后六次走进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留下了一段最难忘的军旅往事。今天的《军旅文学之窗》,播诵散文《一位退役上校的朱日和记忆》,让我们与作者一起回望沙场点兵的难忘时光,感受作者记忆中军营生活的美好。作者:赵建明;播音:笑睿;编辑:郝志宏、笑睿。

提起朱日和训练基地,很多人会想到2017年7月30日,这一天,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这里举行。这是习近平主席首次在野战化条件下沙场阅兵,这场沙场点兵气壮山河,展示了我们国家的国威、军威。这一天,朱日和这个蒙语意思为“心脏、勇气、胆量”的地方,成为媒体报道和世界关注的焦点。

朱日和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地处草原戈壁深处,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195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加强坦克师的战术演习场在这里组建,它就是朱日和训练基地的前身。如今,经过60多年的建设发展,这里已成为亚洲最大、我军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是模拟战场环境、组织红蓝两军实兵实弹军事对抗的演兵场,也是培育战斗精神、检验部队战斗力的磨刀石。

在我军旅生涯的27年里,曾有幸六次来到朱日和训练基地,在这儿驻训加起来有一年多的时间,这些经历成为我军旅生涯的一份荣耀。如今,我早已告别军旅,转业回到了苏南老家,但在我心里,仍然清晰记得大漠深处沙场点兵的难忘时光。

想起朱日和,脑海中就会浮想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句,想起豪爽的蒙古族人民好客的点滴往事,蓝天白云下,成群结队的牛羊悠闲觅食,远处点点毡房在草原深处若隐若现。这时,时常会有一个或一群蒙古族大汉手执皮鞭、哼着长调策马而来。毡房里,老阿妈带着儿孙,其乐融融围坐在火炉前,吃着热腾腾的手抓羊肉,喝着新鲜醇香的牛奶。毡房外,牧羊犬忠诚地趴在门口,守护着主人。此刻,一阵悠扬的马头琴声随着袅袅炊烟在空中荡漾,在耳际萦绕,像是要把你心中尘封已久的草原情结一一拆封。

那几年,我以原北京军区联勤部机关干部的身份来到朱日和训练基地,参与了21世纪初中国军队的数场重大军事演习。那些日子,我和战友们置身军事斗争准备的火热一线,传达一道道作战命令,指挥调度着千军万马,见证了我军军事力量由弱变强,人民军队由“机械化半机械化向信息化跨越式发展”的历史性转变。

(图片源自中国军网)

印象尤为深刻的是2014年夏天,在朱日和举行的“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此次演习,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等上合组织成员国纷纷前来,中外参演总兵力达7000人。演习期间,参演武装力量相继展开山地作战、城市反恐行动。在两个训练场,实兵联合战术协同和多兵种陆空一体联合军事行动高潮迭起,向世界彰显了上合组织维护和平的能力和决心。

在训练基地驻训期间,每当忙碌的一天结束,我都会在暮色中走出帐篷,伫立在曾经的古战场,遥望渐渐退去的战场硝烟。那一刻,最后一抹余晖把天空变成色彩斑斓的挂毯,空中星星渐渐闪烁,绿绿的牧草从脚下延展到天边。偶尔有车辆经过,草丛中惊飞一群鸟儿,沟壑中窜出几只兔子,远处不时会传来《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这专属于草原的经典歌曲。

在朱日和一起摸爬滚打过的战友中,最让我敬佩的是我在武汉读军校时的一位同学。他老家在山西永济,当兵时在北京,1996年军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朱日和训练基地。那时因为交通闭塞,通讯不畅,基地好似一个信息孤岛,孤零零矗立在内蒙古北疆草原戈壁深处。一遇大雪封路,基地官兵只能白天看雪花、晚上看星空,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孤寂。我的同学就凭着献身国防事业的一腔热忱,20多年依然无怨无悔坚守在那里。

岁月渐逝,往事如昨。如今,我已经告别军营多年。从苏南老家到北方军营路途遥远,但我的心中,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在朱日和度过的那些日子,想起那三百多个日日夜夜,在广袤的草原上演兵布阵、驾车驰骋,在蓝天白云下,与牧民朋友策马扬鞭的情景……

美好的回忆,似乎已经走远,又好像从未离开,恰似记忆深处远方清晨的悠悠哨鸣,随风远去,却又娓娓而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