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沈逸:美西方在哈萨克斯坦搞不成颜色革命,就说是纯“宫斗剧”?

原标题:沈逸:美西方在哈萨克斯坦搞不成颜色革命,就说是纯“宫斗剧”?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大家好,今天我们来录一堂《逸语道破》,主要讲讲颜色革命,聊一聊哈萨克斯坦的局势,暂定两期。一从哈萨克斯坦局势,尝试对颜色革命做一个深度分析,特别侧重于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取得颜色革命的“成功”,干掉一个想颠覆的政权。另一期将谈论刚刚结束的俄美领导人峰会中所展现出的俄美战略博弈的态势、走向以及这些走向可能对世界产生的影响。

1月5日,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长办公室外,一辆被烧毁的汽车着火。来源:CNN

哈萨克斯坦的局势很有意思,我本身对俄罗斯和中亚方向并不了解,但因为颜色革命的问题,所以被带过去了。当然,我参考了一些二手资料,并且对信源进行了鉴别。有一位叫“北京麦子”的网友,他提供的信息来源和哈萨克斯、俄罗斯、东亚的材料内容,最后被事实检验是最可信的。

所以,我主要以“北京麦子”提供的事实材料,这种分析有点像做拼图游戏,我们需要通过一些碎片化的信息,对这个现象进行还原,当然过程当中一定会存在风险,很可能会失真。但如果根据拼图得出的失真信息有明显错误,或者和原先说法存在对冲的事实时,能够及时做出自我校正,对事件真相进行一个描述,那么就可以实现通过碎片的拼接来还原事件真相。

哈萨克斯坦事件有一个问题,即使我们接受了大量的碎片化信息冲击,很有可能会陷入“度日如年”的局势,很有可能失去一个长时段的概念。所以,我们需要理清整个局势的起始。

今天是1月12日,就在12天前,1月1日,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调价,隔天就有一位石油产区的石油工人因为天然气调价所导致的收入问题,开始录制视频,工人们开始受不了、不满意调价,然后就很快地发起组织和聚集。

1月2日视频发出后,哈萨克斯坦从1月5日就开始有两个州受到影响,随后便是哈萨克斯坦全境受到影响,18个城市出现了规模不等的示威游行。因为从不同的情况去看待事情的另一面,所得到的感知是不同的,比如说有图片显示哈萨克斯坦首都出现了示威游行,但人群很快被驱散了,并且人数不多,说白了就是驱散集会的军警要比游行示威的人多;但在阿拉木图,事实证实出现大规模的人群聚集。

现在就哈萨克斯坦事件,出现了很多不同版本的解释。其中有一种解释是,从最初石油工人走上街头抗议示威的事实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服从于他们的政治认同和政治诉求,认为这是一次工人阶级行动,形成了一套非常典型的、第一个历史决议所批判的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认知。这种认知中,连敌我、利益关系、真实介入方都没有弄清楚,就带着刻板印象冲进去解读。这是犯忌讳的,因为你会发现在游行队伍当中出现了什么。

其次,便是真实信息的碎片。虽说是碎片,但是是真实的。据说在人群中出现了一种特殊的服饰,有人穿着非常显眼的红色羽绒服,据说是始祖鸟sv。

暴乱中有相当数量的红衣人。

有视频和照片显示,这些穿着红色羽绒服的人,在人群当中发挥着指挥作用,而且分布密度还不低;俗称“百夫长”,差不多能控制100人至200人小队的概念。

哈萨克斯坦安全机构的监控探头的视频中,拍下了“百夫长”在人群中下达冲击指令的瞬间;“百夫长”通常出现在游行示威相对比较平和的阶段,其任务就是把现场群众的情绪煽动起来,然后开始暴力冲击;冲击结束后便迅速消失,集体撤离。

“百夫长”就牵出了一个相当有名的景象,我们可以和2014年的乌克兰广场骚乱进行对比,当时也出现了穿红色始祖鸟羽绒服的“百夫长”,可能是经费问题,连颜色、服装都没有换。

事实证明,的确有这样一些人群的存在;以及被路透社也认证的,一个叫做阿布利亚佐夫的人,无论是他自封的也好,还是西方媒体认可的也好,这人就是哈萨克斯坦街头颜色革命行动的“幕后总指挥”。

阿布利亚佐夫1月4日至1月5日开始在网上开始公布系统的主张以及十二条建议,和香港“黄暴”的套路一样,先从民生问题切入,再慢慢地指向要求政府总辞职,全体统统下台。然后,公布了联系电话,这个电话前面有一个国际区号是+38,+38就是乌克兰的区号;有人说颜色革命是境内自发组织的,但电话号码是没办法骗人的,人和联系方式都在境内的话,公布一个乌克兰的电话号码有什么用?

从1月1日到1月4日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到5日发展到一个峰值。在此过程中,颜色革命中经常看到的第二个现象出现了,就是在一些关键场合,比如说在阿拉木图的安全部门、执法机构、政府总部所在的建筑,还有机场,被暴徒攻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