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942年,彭德怀警卫员举枪自杀,经调查发现,结果与其未婚妻有关

原标题:1942年,彭德怀警卫员举枪自杀,经调查发现,结果与其未婚妻有关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这句话生动形象地写出了在中共领导下,八路军战士们和山西当地老百姓在这片有着几千年历史文化气息的热土上,同残暴血腥的日本侵略者展开顽强不屈的斗争。

图 | 八路军战士

八年全面抗战中,山西是我党指挥华北地区乃至全国抗战的“中枢神经”,是对抗日本侵略者的最前沿阵地,八路军战士们不仅要直击日军的无数次大“扫荡”,还要紧防日伪军的刺探,暗杀活动,其中就发生过一起针对彭德怀副总司令的暗杀活动,这件事的结局令人唏嘘不已,今天我们回望那段惊心动魄的岁月:

1942年8月,日军针对八路军总部发动了一场大围剿行动,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八路军前方总指挥部全部转移到太行山敌后抗日革命根据地麻田镇,同时,各方人员都加强了警戒。

一天深夜,彭德怀忙完工作出门透口气,没有看到门外的警卫员,他感到有点纳闷,因为往常的时候,警卫员王满新一定会在门外执勤,突然,彭德怀听到不远处的草丛处有人唉声叹气,他走过去一看,那人正是王满新,彭老总问道:“小王同志,你怎么在这里,你有什么心事吗?”

王满新看到彭老总突然站到自己面前,显然是被惊吓到了,支支吾吾地说道:“首,首长,您今天怎么出来这么早,我,我没事!

彭德怀看他讲话吞吞吐吐,逼问道:“你给我说实话!”

无论彭德怀怎么劝说,王满新都只说自己没事,彭德怀心想这小子指定是受了委屈,前阵子日本鬼子来根据地大扫荡,自己带头冲锋,他却硬不要我上阵杀敌,肯定是不想我成为第二个“左权同志”,为此,他说一定要保护好首长,和几名警卫员同志把我架走,事后,他们被我狠狠地痛骂一顿,他心里肯定是觉得委屈才唉声叹气。

图 | 彭德怀

于是,彭德怀对王满新说道:“小王啊,我前段时间说话语气稍微重了一点,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在那种场合,我作为指挥员,哪有带头撤退的道理,为此,我说了你们一顿,你们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受不了这种委屈啊?”

王满新仍然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点头,彭德怀以为此事就这样翻篇了,没成想,次日清晨指挥部的一声枪响打破了宁静,战士们满脑疑问,也没见到日本鬼子来犯啊,难道是有特务潜入我们内部,对首长发动袭击吗?

众人立刻冲到事发地,结果看到是王满新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他手握一把毛瑟枪,同志们议论纷纷,有人认为肯定是特务潜伏进来,暗杀了彭老总身边的警卫战士。

毕竟王满新是个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他为人忠厚老实,忠肝义胆,肯定是在保护彭老总的途中被暗杀,还有同志认为他是自杀,因为指挥部早已加强警戒,不会放任身份不明的人进来,而且王满新是手握手枪,致命一击是子弹打入下颌部位,符合自杀条件。

那么,到底事实真相是什么,是自杀还是他杀,为何在他唉声叹气仅仅一天后,就发生这桩枪杀案,难道目的直指彭老总吗?保卫部长杨奇清经过调查后发现,结果与警卫员未婚妻有关。

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奔赴前线同日本侵略者进行斗争,八路军一二九师主力逐渐向晋东南地区展开,逐步扩大我军的活动范围。

1940年,我军发起“百团大战”,彭德怀,左权等人凭借顽强的作风和灵活多变的游击战术打得日军找不着北,摧毁了日军众多深入我军根据地的据点,破坏日军交通运输线,几个月时间里,我军就歼敌近3万人。

图 | 左权油画

百团大战在那个年代最重要的莫过于政治影响力,它直接让日军的“囚笼政策”破产,其指挥官多田骏也因战争失利,而被免去司令官的职务,他的继任者冈村宁次被调到华北战场,与我军直接对垒。

冈村宁次只有一个目的:尽快“剿灭”华北地区的八路军等武装抗日力量。

冈村宁次不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军官,此人心思细腻,非常狡猾,他早在1915年就来到中国,不过他可不是进行友好访问,而是赶到青岛搜集相关资料,是个十足的中国通。

1932年,为了转移国际社会对东北全境沦陷的舆论关注度,他派人恶意挑起“一二八事件”,在我国上海地区挑起武装冲突,尽管事后日方获得了在上海的种种特权,但他却非常贪心的认为对中国“让步”太多。

日本在百团大战失利后,迅速将他从长沙地区调派到华北,冈村宁次在担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前几个月,刚刚晋升为大将,也可以看出日本对他的能力非常信任,想孤注一掷。

他在上任后并非急于报仇雪恨,而是仔细研究彭德怀等人的战术,经过一段时间探讨,他得出一个结论:彭德怀是中共一名优秀的高级指挥官,他能将游击战术玩得炉火纯青,充分依靠地形和老百姓,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有限兵力打败数倍于己的强敌!

日军虽然有20多万人马,但如果进入八路军设伏区,会被分段包抄,必定有来无回,这样做显然是个赔本的买卖,冈村宁次生性谨慎,他制定了阴险的“C号作战计划”,该计划又叫“益子挺进队”,目的就是启用太行山地区潜伏的日本特务,打入八路军设在太行山的总部,伺机暗杀彭德怀等八路军高级指挥官。

这支队伍中有久经训练的日本特务,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还是不难的,还有一些汉奸,他们熟悉当地地形和风土人情,直击我军盘查,两类人都穿上八路军军装,扮成走散的八路军小分队,意图潜入八路军总部,也正是因为这支队伍,才导致了我军副参谋长左权的壮烈牺牲。

不过“益子挺进队”虽然曾经找到过八路军总部,但这一招已经被识破,日军再假扮一次八路军战士,必定会被我方军民识破,立刻转移阵地。

所以冈村宁次转换思路,日伪军不行,但全换成中国人不就行了,毕竟东北地区就是实行“以华制华”策略,反抗力度比日本人直接控制要小得多。

图 | 冈村宁次

新组建的队伍基本上都是被日军占领地方的学生,农民,日本人一边用大量的金钱诱惑,一边用枪炮威胁,迫使他们为日本人办事,等他们思想开始动摇时,日本人还会对他们思想进行洗脑,让他们真正成为杀人“机器”。

这里面,就有一名叫梅芳的女子,她是何人?她是王满新的“未婚妻”。

王满新和梅芳是山西老乡,两人自小就定了娃娃亲,不久前,家乡曾经遭到日军的疯狂扫荡,梅芳的父亲被日本人杀害,她跟着王满新的父母四处逃难,可是在一天夜里,梅芳去集市上买食物时与两人走散,她记得王满新的父母告诉自己王满新现在给彭老总当警卫员,可以去投靠他。

于是梅芳经过一路问人,找到了八路军指挥部,当日王满新正在街道上巡逻,附近突然有人叫住自己:“小王同志,你过来一下!”

王满新回头一看,原来是小摊上的李叔,他笑呵呵地问道:“李叔,您找我什么事啊?”

只见李叔身后站着一位女子,穿着非常朴素,脸部全是灰渍,头发凌乱,李叔说道:“小王啊,这位小姑娘说要找一名叫王满新的同志,我就把她带来见你了,她应该是你的亲戚吧?”

王满新看着梅芳的脸一时没想出来,只是觉得此人面熟,梅芳从袋里拿出一个荷包,说道:“弟,你想起我了吗?

王满新一看到这个荷包,儿时的记忆立刻浮现在眼前,这个荷包是家乡的邻居姐姐送给自己的,两人小时候订过娃娃亲,此物正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一人怀揣一个,只为日后相见方便相认。

王满新眼含泪水,激动地说道:“姐,你怎么找到这的,我已经好久没收到你的书信了,还以为你……”

两人多年来用书信来往,但自从百团大战后,王满新就再也没收到梅芳的来信,他以为梅芳遭遇什么不测了,梅芳低头哭着说道:“弟,日本人来到我们家乡进行了大扫荡,我爹娘全部被他们杀了,我跟着你爹娘逃了出来,但在路上与他们走散,这才过来投奔你!”

图 | 女特务(非梅芳)

王满新听到日军的暴行后,恨得牙痒痒,他也没有仔细辨认梅芳的真实身份,想将她安排在附近的村庄里,不过这件事不是他自己能做主的,他去请示了彭老总,彭老总一听是王满新的未婚妻来了,就对她表示热烈欢迎,并说她受苦了,现在来到这里安心,让王满新替他安排住处。

王满新听完后非常开心,连声谢谢彭老总,并找了一户好人家,让她暂住于此。梅芳的到来改变了王满新的心情,她不仅待人热情,还勤劳能干,平日里,王满新执勤完已经累得够呛,还要自己动手洗衣,干活,现在有梅芳照顾他的日常生活起居,对他嘘寒问暖,外人看来好不幸福。

在与王满新的战友们相处时,她也落落大方,有时看到战友们有来不及清洗的衣服时,她也会帮忙清洗,战友们因执勤赶不上饭点时,她也会帮忙做饭。所以,整个指挥部的战士们都向王满新投去羡慕的目光,夸赞道:“我们真是羡慕你小子,有个这么贤惠的未婚妻!”

王满新听到战友们的赞扬,表面上说着谦虚的话,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他只想早日结束战争,迎娶这位未婚妻,两人自此过上稳定的生活。

在一次反围剿作战中,我军在运动中消灭了来犯之敌,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八路军指挥部决定当晚举办军民联欢晚会,王满新告知梅芳,让她晚上记得过来一起看。

众人吃完晚饭后,晚会正式开始,王满新找到位置落座,梅芳手提一个小包裹来到他的身边,说道:“弟,我给你做了件新衣服,快瞧瞧好不好看?

王满新很开心梅芳挂念自己,打开包裹看到崭新的衣裳,非常开心,指着旁边凳子笑着说:“姐,你的手可真巧,我非常喜欢这件衣服,你快坐这吧,晚会开始了!”

图 | 女特务,非梅芳

两人并排坐到一起,没一会儿,梅芳身子就朝王满新身边挪了挪,王满新以为她的位子挤了点,就将自己的位置挪远了,可谁知梅芳又再次往自己方向挪动位子,并挽着自己一只胳膊。

瞬间,王满新的脸红透了,他从来没有跟梅芳有这么近距离的身体接触,况且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所以全程他都没心思看节目,只知道心脏砰砰地跳。

等晚会结束后,王满新送梅芳回到后者的住处,过了许久王满新才出门,为彭老总站岗,接下来就发生了前文发生的那一幕,当彭老总推开门透气时发现王满新叹气,第二天清晨,王满新就倒在自己房屋的血泊之中。

等战士们全赶到他房间时,现场只有梅芳一人,她貌似是受到惊吓躲到一处墙角。战士们询问了她半天,她才回话:“昨晚看完表演后,弟说他身体不舒服,他送我回来后,又去为首长站岗,今天早上我来看他的时候,他发起高烧,已经神志不清了,我问他话时,他突然拔出腰间的枪对着自己开了一枪,他还那么年轻,他为什么这么傻……

王满新在红军时期就跟着彭老总出生入死了,现在却突然去世,难道仅凭他未婚妻的口头话语就能断定自杀吗?毕竟他可是彭老总的警卫员,现在日军加大间谍特务的渗透力度,搞不好有什么人发动突然袭击。

众人猜测原因,保卫部部长杨奇清也赶了过来,并安排战士们加强警戒,尤其是在各位首长经常进出的场所多安插人手。

杨奇清仔细查看现场,并无打斗痕迹,并对王满新的伤口,手中的毛瑟枪进行了分析,他初步得出结论:“王满新确实是自杀的,他是用枪对准自己的下颌开枪,但必须查明他的动机!”

杨奇清一边让战士们再仔细搜索一下房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物品,一边告知彭老总关于王满新自杀一事,彭老总听到后,拍桌大喊道:“他怎么可能自杀?抗战时期,他曾经为我挡住一颗子弹,这小子浑身是胆,不可能想不开啊,我昨夜见他唉声叹气,像是有什么心事,也不像是发烧啊,事有蹊跷,你务必查明此事!”

图 | 杨奇清

等杨奇清回到案发现场后,有战士说道:“杨部长,我刚刚在床边的小角落处发现了一个残缺的荷包,距离尸体有段距离!”

杨奇清看着这个荷包,很显然是一个女人编织的,为何房内其余物品看上去都比较整齐,唯独这个荷包像是被人剪碎了,一个神志不清的人为何要毁坏荷包,昨晚看表演时人还是好好的,今日就突然举枪自杀,而且房屋只有梅芳一人,这中间肯定有鬼!

于是,杨奇清走到梅芳身边,说道:“梅芳同志,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梅芳哭泣着说:“早上我见到他时,他就像发疯了似的,突然拔枪自杀了!”

杨奇清扯着嗓子问道:“我再问一遍,到底怎么回事?”

梅芳一惊,示意让周边人离开,杨奇清让身边的战士们全部暂时回避,梅芳脸部发红,说道:“首长,事到如今,我也豁出去了,其实早上我和他在房间里发生了那种关系,发现门外有动静,我们往旁边一看,原来被人看见了,我们现在还不是夫妻,会没脸见人的,本来我想自尽,可他先我一步拔枪对着自己开了一枪,我刚准备捡起他手中的枪,和他有个伴……

说着说着,梅芳就哽咽起来。杨奇清问道:“那人是谁,长什么模样……”

还没等杨奇清问完这话,梅芳就抢着回答:“我没看清那人的样貌,当时我们太害怕了!”

杨奇清拿出荷包说道:“那这个是你的吗?”

梅芳看到破碎的荷包后惊慌失措,回答道:“是,是的!”

杨奇清接着问道:“这是你弄碎的还是他弄的?为什么要弄碎?”

梅芳回答道:“我前段时间见到他,就给他了,这肯定是他弄碎的,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清楚,可能他觉得这件事不光彩吧!”

图 | 杨奇清

杨奇清说道:“那行吧,梅芳同志,你也受惊吓了,赶紧去休息吧,关于王满新同志这件事,我们也表示很遗憾,很悲痛,我们失去了一个好同志,你失去了一个未婚夫,但大家都要节哀啊!”

梅芳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哭着点头,回到住处后,她以泪洗面,就像是自己的丈夫去世一样,周边的乡亲们都认为这是个好姑娘,过来劝她想开点,一辈子还很长。战士们也没有再找她谈话。

几天后,梅芳来到集市,只见他路过八路军指挥部时还特意用眼睛瞟了一眼,看见战士们正在训练,她在街道上四拐八绕,最终来到一家小饭馆,选好位置坐下没多久,就有几名壮汉来到梅芳身后那一桌落座点菜,几人穿着破旧衣衫,看上去像是刚做完劳力,其中一人说:“今日发了几块大洋,哥几个,今天我请!”

梅芳听到他们聊天,很是厌恶,头瞥到一边,过了一刻钟左右,又有一个打扮比较时髦,看起来像留过学一样的男子走进饭馆,当他径直来到梅芳桌前时,梅芳露出了笑容并招呼那人落座一起点菜吃饭,两人聊着聊着,梅芳的笑意十足,完全不像前几日那般伤心,吃完饭后,这名男子从怀中掏出一本名为《古文观止》的书,说道:“放心吧,我给你带来了!”

梅芳见状,立刻将书收起,说道:“多谢!

说时迟那时快,他们身后的几名壮汉起身,用枪抵在他们的脑门,原来壮汉们全是我方的警卫连战士,接到杨奇清部长命令,特意跟踪追查线索,现在该将他们带进审讯室,查清事实真相了。

经过几日突击审讯,战士们才知道梅芳其实是一名日军培养的女特务,那本《古文观止》正是他们的交接暗号。

梅芳当日与王满新父母走散后,在集市上被日军抓获,他们对其用刑,并想毁她清白,梅芳恐惧不已,日本人说只要她说出家中是否有八路军或给他们做差事就放了她,并给她黄金白银。

图 | 八路军战士

梅芳为了活命,就说了自己未婚夫给彭老总当警卫,日军得到这个消息后如获至宝,这可真是暗杀彭德怀的好机会,日本人带她前往各大名流出没的场所,去高档餐馆吃饭。买奢侈品,告诉她:“你只要为我们做事,你以后每天都能得到这些!”

没有革命信仰的梅芳就此被“腐蚀”,并接受日本特高课的半年特训,俨然有了女特务的专业素养。

看完晚会那个夜晚,梅芳和王满新回到房屋后,梅芳特意关上门,对他说:“弟,你一个大男人整天跟在彭德怀身后有什么用,你想不想干番大事业?”

王满新突然觉得眼前的未婚妻非常陌生,问道:“做什么大事?”

梅芳说道:“世人只知道八路军有个彭德怀,有人知道你吗?你不如去杀了他,我们可以拿着他的人头去日本人那里获得赏赐,这样我们后半生甚至子孙后代都可以享受荣华富贵......”

还没等她说完,王满新就气愤地说道:“你说的是人话吗?你怎么一副蛇蝎心肠,彭老总自革命以来,分土地,打土豪,打鬼子,哪件事不是为我们老百姓着想,如今你竟然想杀他,我必须要把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人送去保卫部!”

梅芳笑着说:“好啊,我们现在就去,我告诉你们首长,我和你已经发生过关系了,你们八路不是严明纪律吗?看你们以后有什么颜面立足这里!”

王满新说道:“我们可是清白的,我从来没有对你做过什么?

梅芳却说:“你今晚送我回来,难保别人会怎么想,我的名声全败在你身上了!你好好想清楚,明早我过去找你,等你答复,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图 | 八路军战士

王满新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自己的房屋,他想起梅芳还为自己做衣服,洗衣服,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没想到她竟然是个特务,八路军有条纪律说“不许调戏妇女”,她要是这么说出去,自己名声不保,会受军规处理,甚至再也当不了八路为人民服务了。

但如果自己听从她的吩咐,就是民族的罪人,会被钉在民族耻辱柱上,他越想越气愤,将荷包剪碎,扔到一边。

当晚,他仍旧去为彭老总站岗,站好最后一班岗,听到彭老总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他有委屈说不出,换班后,他回到自己房屋拿起手枪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彭老总的警卫员举枪自杀案大白于天下,也足以证明王满新的赤诚忠心,我们要向革命军人忠于信仰的精神致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