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郭汝瑰深受蒋介石信任,杜聿明:“别信他!”老蒋听完后哈哈大笑

原标题:郭汝瑰深受蒋介石信任,杜聿明:“别信他!”老蒋听完后哈哈大笑

在解放战争时期,我党出现了许多隐蔽战线人才,专门潜伏在敌人内部为我党提供情报。在此之中,以熊向晖、韩练成等人较为有名,要么是国民党内部比较重要的高官,又或者是某位“大人物”的心腹。而要说起隐蔽战线史上的传奇,那就不得不提起郭汝瑰这个人。

隐蔽战线史传奇——郭汝瑰

1907年9月,郭汝瑰出生在四川铜梁一户家道中落的书香世家,到了父亲这一代时,科举制度已经被废除,父亲只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郭汝瑰身上,但又不想儿子走自己的老路,便时常在他面前讨论时政,痛批北洋军阀腐败一面,让郭汝瑰从小就树立了正确的三观。

1919年,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父亲一咬牙搬到了成都,让郭汝瑰在省城读书,同年五四运动爆发,新思想瞬间传遍每个角落,受进步思想的影响,郭汝瑰也开始经常翻阅起像《新青年》此类进步书刊,思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对革命也充满了向往。

图|郭汝瑰

待到他高中毕业后,堂兄川军师长郭汝栋建议他去报考黄埔军校,心中革命的火苗不断燃烧,他毅然决然弃笔从戎。1926年,郭汝瑰顺利考进了黄埔军校,成为了政治科第五期学员,随着北伐战争的捷报频传,国民政府迁至武汉,郭汝瑰也跟随学校来到了武汉。

当时正值国共第一次合作,而黄埔军校的政治教官大多都是像恽代英、熊雄、吴玉章这样的共产党员。在他们的感染下,郭汝瑰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并深受影响,渴望加入共产党的队伍,却苦于没有人介绍,加上自己身份特殊,入党事宜只能一拖再拖。

某天,他突然发现同班同学袁镜铭有点不对劲,经过仔细观察,才知他是共产党,心中大喜,立即找到袁镜铭,提出了入党申请。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自己的身份问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并通过党组织的考验,方可加入共产党。

时间来到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悍然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调集重兵下令剿灭所有共产党,大肆进行屠杀行为,不少我党人员和革命群众纷纷被残忍杀害,白色恐怖逐渐形成,革命事业也陷入了低潮阶段,许多党员也身陷恐慌之中。

郭汝瑰作为该起事件的亲历者,对蒋介石的暴行产生了极大的不满,最可气的是自己无法提供帮助,与共产党同患难。就在此时,黄埔军校实际主持校务的吴玉章找到了郭汝瑰,交给了他一个重要任务:通过堂哥郭汝栋阻止杨森出兵攻打武汉。

如果劝阻无效的话,也一定要保证郭汝栋不出兵,这是留给郭汝瑰的考验。堂兄目前担任川鄂边防司令部副司令,杨森则担任司令,据他所知,二人关系并不好,时常会因为一件小事针锋相对,如此一来,劝阻堂兄不出兵武汉或许有希望。

图|蒋介石

郭汝瑰同几位同学来到了郭汝栋驻地,向他传达了吴玉章的意见,谁知郭汝栋表面上答应好了,背地里又是另一套,他虽然没有出兵四川,却命人去南京向蒋介石表示了投诚之意,关于这点郭汝瑰并不知情,而在知道后,对堂兄极其失望。

现在郭汝瑰已经在堂哥这边安顿下来了,在政治部担任科员。可随着蒋介石和汪精卫同流合污,共同背叛革命,共产党只能生存在夹缝间,郭汝瑰和吴玉章自此也失去了联系,他索性就继续待在堂哥的部队里,等待党组织对他的传唤。

加入共产党,意外失联

很快大革命失败了,党组织行动变得愈发艰难,不少人在此时为了安定,皆选择了离开,或者隐姓埋名不问世事,可郭汝瑰却不一样,在这特殊时期,非但没有放弃党,还对党的信念坚定不移,为了入党不断努力着,终于在1928年,通过袁镜铭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随后,郭汝瑰在暗中策划并组织“兵暴”,不料因各方面还不成熟,导致暴动失败,自己也身受重伤,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负责联系和给他下达任务的袁镜铭被国民党杀害了,就这样,他和党组织再次失去了联系,作为一名地下党员,这无疑是晴天霹雳。

1930年,郭汝瑰被堂哥送到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就读,一年后九一八事变爆发,国家正值危急存亡之际,他果断决定回到国内,想要为驱逐日本侵略者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回国后,郭汝瑰先是在陆军大学深造,成为了第十期学员。

陆军大学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是国民党专门培养高级指挥官和高级参谋长的高级学府,一般每期只招收十几名学生,进入这里的人大多都天赋异禀。在就读期间,郭汝瑰因为成绩优异,军事才能出众,受到了教育长杨杰的器重,时常会对他进行指点。

图|杨杰

转眼间三年时间过去了,郭汝瑰也从陆军大学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了,紧接着又被杨杰推荐去了陆军大学研究院继续深造,得到了不少机遇,也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他以后在潜伏时提供了不少便利,摆脱了不少小麻烦。

自从七七事变后,华北地区开始接连沦陷,很快炮火就转向了上海。此时,国民党军队在经历了多个战场相继失利,士气大跌,消极悲观的情绪蔓延至全军上下,以目前这种状态要想打胜仗是不可能的,为了鼓舞士气、守住上海,蒋介石亲自挂帅,担任淞沪会战总指挥。

那时候,郭汝瑰在陈诚部下担任14师参谋长,此战14师被分配到镇守南北塘口的一线,众所周知,他们即将迎来一场恶战,若上海没有守住,下一个遭殃的地方就是国民党大本营南京了。大军压境之时,14师42旅旅长小心性命,竟然不顾军人的职责,选择临阵脱逃。

顿时军心大乱,各种声音接踵而来,根本就没有打仗的心情,有了一个人充当例子,不少人都想要效仿,郭汝瑰只能顶着压力,接替了原旅长的位置,当时他还不到三十,在部队中也是毫无威信可言,其中还有许多是他的同学、学生,对他上任非常不看好。

当日军的炮火、机枪和炸弹在郭汝瑰指挥所轰鸣时,相对于他人惊慌失措的表现,他面不改色地说:“今天刚好是我三十岁生日,这么多日本士兵为我放炮祝贺,感觉洪福不浅啊!”众人都被他的幽默逗笑了,有人说:“旅长,仗都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功名利禄之心怕是谈不上了吧?”轰轰轰,又是一阵炮轰声传来,郭汝瑰赶紧捡起地上的钢盔,往头上一戴,苦笑着回答道:“现在哪有功夫去管功名利禄啊,最重要的是顾好头,否则,谁来顶啊?”

与日军激战了几天,全旅从最初八千余人到现在仅剩两千余人,而且大多都是伤员,即便到了此时,郭汝瑰依旧带领战士们死守阵地,他自己也已经抱着为国捐躯的打算了,甚至还提前写好了遗书。

好在上天眷顾,他最后还是活了下来,经此一战,郭汝瑰在军中名声大噪,曾经轻视过他的同僚皆被打脸,不久后,他被上级陈诚任命为54军参谋长,这54军可是蒋家的嫡系部队,由此可见,郭汝瑰的军事才能深得上级的肯定。

武汉会战前夕,陈诚召开了战前作战会议,会议上提出在武汉三镇构筑环形工事。郭汝瑰听完后,立即眉头紧皱,南京保卫战不就是吃了这个亏吗?不仅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敢一试,如果这计划一旦实行起来,武汉会战必将迅速走向失败。

图|陈诚

于是,郭汝瑰站了起来,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他说:“我认为这个作战方案不可行,是在步南京保卫战的后尘,一旦我们沿武汉三镇构筑环形阵地,有一处可以攻破,那必将出现全军覆没的结局,希望三思而后行……”众人一听,都陷入了沉思。

陈诚认为郭汝瑰说得不无道理,经过再三思考后,决定听取他的意见,放弃沿武汉三镇构筑环形阵地的方案,开始利用武汉外围的地形优势,采取正确的战略部署,以至于国民党军队避免了过大的损失。郭汝瑰及时让陈诚悬崖勒马,众人都对他肃然起敬,职务也开始跟着一路高升,逐渐挤进了国民党高层的行列,也因此接触到了许多实权人物。越深陷其中,他愈发痛恨国民党内部的腐败,即使已经和组织失联多年,但依旧心向革命事业,始终谨记自己的信仰,使尽千方百计试图和我党恢复联系。

真正的高层潜伏者,为我党获取重大军事机密

1945年,在陈诚的极力推荐下,郭汝瑰进入了国防部,同年5月他终于联系到了和党组织有关负责人——任廉儒。起初,不论自己如何表态都未得到具体回应,任廉儒只会含糊地说:“我和党组织也断过联系,现在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托人帮你打听。”

看得出来任廉儒很谨慎,至少当下还没有完全信任自己,抗日战争已经进入到尾声,他迫切想脱离国民党,重新和党组织取得联系。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他将自己主编的国民党内部高级军事机密交给了任廉儒,任廉儒看后大惊,但还是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

原来,任廉儒在中共中央社会部工作,直接受董必武领导,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探听郭汝瑰的虚实。经过几个月的考察,和郭汝瑰的表现来看,此人对我党是忠诚的,可以尝试将他发展成我党人员。

任廉儒立即将此事汇报给董必武,当时正值抗日战争胜利阶段,我党察觉蒋介石有抢夺抗日战争胜利果实,并发起内战的苗头,见国民党高层愿意投靠我党,不管是不是敌人的诡计都必须一见。这天,任廉儒轻车熟路来到了郭汝瑰家中,谈论期间询问道:“你想要重新入党,前往延安的事情我跟董老说了,现在你愿不愿意见他?

郭汝瑰还没有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就听他又说:“见面的事宜我已经安排好了,绝对保证你的安全,国民党那边也不会发现什么。”郭汝瑰当即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冒这个险,毕竟这可能是自己脱离国民政府唯一的机会了。

第二天晚上,郭汝瑰来到了指定地点应邀,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董必武同志,他也不绕弯子,直接表示想要恢复自己的党籍,对此董必武笑着说:“恢复党籍一事可大可小,从原则上说是可以的,但你身份特殊,又在国民党内部工作多年,需要经过一番考验才行。”

图|董必武

郭汝瑰顿感不解,想知道党组织的考验是什么,可如今他极度厌恶国民党内部的种种行为,不愿意继续待在那里,既然党籍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那前往延安总可以吧?谁知,又被董必武拒绝了,理由更是让自己无法反驳:“我们同志想要打进国民党内部不容易,比起前往延安,你留在国统区反而能为党做更多工作,发挥最大的价值,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郭汝瑰认为当以大局为重,还是决定继续潜伏在国民党内部,帮助我党获取更多有利的情报。后来,他凭借自身出众的能力,引起了蒋介石的重视,加之此前就对他颇有印象,便更加器重他,有意将他培养成心腹,因此在短时间内,郭汝瑰就获得了多次晋升的机会。

直到升至国防部作战厅长,进入了国民党最高军事机构,从而掌握了国民党内部行动的最高机密。然而作为国防部的一员,隐蔽战线的任务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他需要参与到各大战役部署中去,左右同事们的决定,这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盯着自己的人也就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继续和党保持密切联系,岂不是很容易被抓到把柄,当即将自己的意见告诉任廉儒,让他请示上级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原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希望脱离国民党,不想在隐蔽战线工作,想要和战士们奔赴前线,抗战杀敌。

得到回复的郭汝瑰有些失落,党组织表示让他继续潜伏下去,为组织提供更多情报,做好作战厅长的责任。没有办法,他只能继续潜伏在国防部,这里提一下,因为郭汝瑰的身份特殊,他所有信息都属于高度机密,所以就连我党高层都不知道郭汝瑰的身份,更不知道众多军事机密情报都是出自他手。

在作战部潜伏期间,他经常需要和陈诚、何应钦、顾祝同等军事要员周旋,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一份份情报送到我党手中,风险程度可想而知,就拿1947年孟良崮()战役来说,当时距离战斗打响仅剩几个月时间。

共谍身份被怀疑,杜聿明:“别信他!”

图|杜聿明

国民党高级将领集聚一堂,参加战前军事会议,74师师长张灵甫对郭汝瑰的计划提出了疑问,不等他说什么,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便指着郭汝瑰,称其是共产党派进来的间谍,计划明显就是有问题的,几乎都对国民党军队不利,话音刚落,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郭汝瑰,他在心里大叫不好,站起来指着刘斐骂道:“你才是共产党!”刘斐哪有干坐着被骂的道理,也站了起来和他理论,两人瞬间吵得面红耳赤,各执一词,都称对方才是共产党间谍,蒋介石赶紧出面叫停,对两人进行了调和,二人这才停止了争吵。

但互相还是看对方不顺眼,眼神都可以化作“刀子”了,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蒋介石并没有起疑,视郭汝瑰为军事精英,一直对他寄予厚望,不能因为一份作战计划就怀疑他的身份,到时候寒了下属的心,才是对他最大的损失。

但并非所有人都这样想,比如杜聿明

在莱芜战役中,国民党军队被打得溃不成军,还折损了一名大将,国民党高层皆愤恨不已,都认为是内部出了间谍,否则解放军怎么会知道他们每一步行动,唯一的解释就是内部出了问题,一时间,国民党高层默契地将矛头指向了郭汝瑰,杜聿明对此也深信不疑。

面对众人给予的压力,郭汝瑰也懒得解释,反正他自信别人抓不到自己的把柄。就像郭汝瑰猜测的那样,有一段时间身边多了许多监视他的特务,那些高层没有放弃过寻找他的把柄,却始终一无所获,身世背景都摆在那,怎么看都是有能力、有实力的军事精英。

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发表不好的言论,甚至没得罪过谁,不管从哪个方面去查,都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便也没有揪着这件事不放了。杜聿明除外,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认定郭汝瑰肯定别有身份,只不过是隐藏得极好,决定登门拜访去会会这人。

杜聿明的贸然来访,让郭汝瑰心里提高了警惕,表面上还是不露声色地招待他,期间二人聊了许久,都是段位极高的老狐狸,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容。到吃饭时,看着端上来的家常菜,以及在聊天过程自己所观察到的一切,杜聿明认为:此人必定有问题,多半是共产党派来的间谍。

回家的路上,杜聿明越想越坚定自己的想法,立即就将此事汇报给了蒋介石,蒋介石听后眉头一皱,没想到杜聿明也会说这样的话,就让他说说如此断定的原因,杜聿明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观察过此人,不贪财、不好色,生活过得十分清贫,就连沙发都打着补丁,这分明就是共产党的一贯作风,别信他!”老蒋听完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图|蒋介石

他说:“现在党国正处于关键时期,你这么做会寒了人家的心,私底下的恩怨,你不要带到工作上来。再说了,谁规定了我们不能节俭清贫,贪财好色、中饱私囊才是国民党的作风吗?

杜聿明一时间被问懵了,不知该如何作答,但还是坚信郭汝瑰有问题,派了几名特务密切关注郭汝瑰的动向,他相信总有一天郭汝瑰会露出马脚,不过他并没有等到这一天,反而被战事连连失利搞得焦头烂额。在淮海战役期间,郭汝瑰给何应钦制定了一套完美的作战计划,还特地交给了蒋介石审批,等到确定执行的那刻,他通过特殊方式交给了解放军的指挥机关,而后才交给了国民党军队,导致淮海战役被我军追着打,连连败退。

直到后来,三大战役皆以失败收尾,蒋介石的百万精锐嫡系主力部队已丧失殆尽,国民政府也陷入了风雨飘摇的绝境中,郭汝瑰此时已经为我党提供了大量军事情报,恐会暴露。蒋介石因为听多了对他的言论,也开始怀疑他。

郭汝瑰为避免灾难降临在他头上,便打算辞职。可是却被顾祝同劝住了,他认为三大战役失利跟郭汝瑰无关,说到底,重要决策都是上级敲定的,跟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思索再三后,郭汝瑰便打消了辞职的念头,继续展开艰难的潜伏工作。

功成身退,1979年终于入党

1948年,郭汝瑰冒险带队伍回到四川,组建了72军起义队伍,做好各项工作后,等待组织的命令,率部起义。当时,蒋介石本意是让郭汝瑰部署防御力量,结果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1949年12月11日,郭汝瑰亲自率领72军在四川宜宾起义,在大西南撕开了个大口子。

图|晚年郭汝瑰

与此同时,远在台湾的蒋介石得知后,大骂:“没想到郭汝瑰是我身边最大的共谍。”另一边的郭汝瑰在新中国成立后,几次表示希望能恢复党籍,但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直到1979年才实现入党的愿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