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929年,红五军急需重机枪,一国军排长率部起义,拒绝彭德怀重金

原标题:1929年,红五军急需重机枪,一国军排长率部起义,拒绝彭德怀重金

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独立五师第一团领导了平江起义,起义部队势如破竹,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已经基本结束了战斗,我方顺利控制整个平江县。随后,起义部队进行改编,改编成工农红五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政委。

好景不长,平江起义惊动了湖南当局,自知面子上挂不住,立即调集大军准备重新夺取平江。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彭德怀为保存有生力量,当即指挥部队撤出平江县城,保存了红五军的实力,并在12月与井冈山部队会师。

当时,红五军下辖5 个纵队,总兵力少说也有千人,就当时的情况而言,部队实力不容小觑,但在国民党军队多次猛烈的攻击下,我军变得越来越吃力,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武器装备严重不足,特别急需重机枪这类武器,全军上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因此,我军战斗力急剧骤降,被敌军碾压,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彭德怀心急如焚。越陷困境,越要冷静,就在他不知所措之际,收到了一个好消息:一国军排长率部来投诚了,且带着两挺重机枪。

图|彭德怀

得知这个消息后,彭德怀顾不上是不是敌军的诡计,第一时间亲自接见了此人,为了感谢他带来的两挺重机枪,特地拿出几千大洋给他。谁知这名排长不仅拒绝了彭总送的重金,还坚定说道:“我来到红军队伍是干革命的,并不是为了享受和谋利!

脚夫走上革命道路

这位雪中送炭的国军排长叫做叶长庚,原名叶樟根,1903年出生于浙江开化,家境贫寒,家中父母靠种田为生。稍大点的他,为减轻父母身上的重担,改善生活,8岁大点就替地主家放牛,后来又给地主家当脚夫,跟随地主来到了广东。本就每天累得半死不活,还要遭到地主的谩骂和毒打,终于有一天他受不了了,趁着晚上地主休息,偷偷跑了。

他来到了广东街头,路灯下他的身影被拉得很长,脑中思绪一片混乱。事实上,一出来他就有些后悔了,在这里他人生地不熟,身上又没半点盘缠,在这偌大的城市该如何生存呢?

1926年,一个矮小的身子渐渐从尘土中显现,此人正是在广东谋生的叶樟根。他肩上挑着一副担子,两端的货物因太重不断左右晃动着,他的额头上全是汗,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前面就是目的地了,他咬紧牙关,踩着已经被磨破的草鞋,快步向前走去。

好不容易送完货,他甩了甩酸痛的胳膊,朝着热闹的人群中走去,方才他看见有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也不知在做什么,等他走近看,慷慨激昂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北洋军阀”、“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等,叶樟根从小就没读过书,大字更是不识几个。

图|国民革命军

他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询问旁人也不是很清楚,这时一群穿着军装的人走了过来,他便跑上前去问其意思。不久,叶樟根就成为了国民革命军的一员,现在的他懂得了许多,知道土豪劣绅、地主恶霸都是剥削阶级,压迫穷人,剥削劳苦大众,想要不被继续压迫,就要联合起来,打倒这些土豪地主,咱们穷人也就可以翻身做主人了。

之后的日子里,叶樟根跟随部队一路向北,途经江西赣州、吉安、南昌等地,他亲眼目睹了多次战争带来的伤亡,明白战争是残酷的,上了战场就没有了退路,而他非但没有退缩,革命之火还在他心中熊熊燃烧起来,此时他还只是一个机枪射手。

在一次攻打牛头山守军时,山上的敌军占据了制高点,导致这场战斗进行得十分缓慢,连长张志平找到了他,问道:“叶樟根,你会不会打枪啊?”听到这问题,叶樟根愣了会儿神,暗想长官这是何意?自己是一名机枪射手,哪能不会打枪啊?

他还是认真地回答道:“长官,我会打枪。”张志平听完连说三个好,交给了他一项任务,那便是去偷袭交通壕里面的敌人。叶樟根临危受命,带着一支步枪,朝着敌人的交通壕连续射击,五发子弹过后吓得敌人都不敢伸出头。对于他的表现,张志平很满意,升他为副班长。

张志平读过几年私塾,有一定的文化基础,认为叶樟根的名字不是很好,便对他说:“你的名字不是很好,我给你改个名字吧,就叫做‘长庚’如何?”叶樟根也觉得不错,连连点头,同意了连长的意见,自此他便改名为“叶长庚”。(后文将用叶长庚)

当时,他所在的部队中还有许多共产党,可自从蒋介石在南京宣讲后,明显发现共产党变得越来越少了,甚至到后面已经看不到了。虽然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可也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寻常之处,种种迹象表明或将有大事要发生了。

图|蒋介石

1927年4月,蒋介石公然背叛革命,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反共浪潮瞬间席卷全国,特别是上海地区,每天都能看到被逮捕的共产党,甚至连革命群众也难逃一劫,他们纷纷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白色恐怖逐渐形成,党组织为保存仅剩的有生力量,全部转至地下。

即便如此,依旧有很多同志们难逃魔爪,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作为此次政变的亲历者,叶长庚陷入了迷茫之中,他常常会到江边思考,认为蒋介石的做法是不对的,随着职务高升,他成为了排长,愈发看不惯国民党的腐败,耳边总会响起“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声音。

迫切想加入共产党,却苦于没有介绍人

然而,此时他已经和认识的共产党人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去哪里找寻他们的踪迹。其实,他自己的内心也不确定,如今共产党完全失去生活在阳光下的权力,党组织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们目前多少人?多少枪?跟着他们就一定会成功吗?一个个问题让他想破了脑袋。

就这样,叶长庚抱着怀疑的态度跟着部队辗转各地,最终转移到了江西景德镇,在这期间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迫切地想加入共产党,但迟迟没有介绍人。直到有一天,叶长庚上街买东西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回头一看,是一个瓷器釉画工人,此人曾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姓徐,一直都给人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做事也是小心翼翼,细心到不行。

或许他人看不出来,可叶长庚一眼就知道此人是共产党,他不愿意说出来,自己也不会去问,以免给他带来麻烦。这一次他叫住自己,是想让自己帮忙搞点子弹,只说是有人需要,叶长庚单刀直入地问:“是红军要吗?如果是,我倒是很愿意帮忙。

徐先生先是一惊,后迅速平静下来,笑着点了点头,说:“是的,是由方志敏带领的红军,目前我方装备落后,子弹也供应不上,只能请你帮帮忙,缓解一下燃眉之急了。”事发突然,当晚叶长庚只筹到五百发子弹交给了徐先生。

正当他想向徐先生提出入党申请时,却遇上了部队转移,叶长庚就这样错过了入党的机会,事实证明,只要内心诚,机会自然不请自来,他总算是盼来了与共产党员的再一次见面。

1928年冬,叶长庚跟随部队驻扎在吉安,一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正巧赶上了农民暴动,这些农民一见国民党军队来了,立即脚底抹油似的逃到了后山,然而有几个没来得及撤退的农民被捉住了,几人都戴着红袖章,看起来是领导没错了。

几人一看就是穷苦农民,叶长庚知道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动了恻隐之心,将手下支开,上前让他们将红袖章丢掉,对他们说:“我也是穷苦出身,咱穷人不打穷人,我会让兄弟们不向连里报告你们的事情,如果有人问起,你们就说是我雇来的挑夫。

最终,叶长庚冒着生命危险,将几人保了下来,几人在离去前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原以为这件事情就过去了,结果次日下午几人找到了叶长庚,对他说:“你和其他国民党人不一样,你是好人,昨天你救了我们的性命,今天我们请你去后街吃饭,希望你能够答应。”

几人作势就拉着他往后街走,生怕他会拒绝,到了后街他被领到了一间小房子里,房子的位置十分隐蔽,推门进去一看,房间里坐着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青年,几人介绍道:“这位是赵先生,叫做赵拓,也是我们的好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也就不是外人了。

大家围成一桌吃了起来,酒菜倒是准备了不少,可见也花了些功夫,酒过三巡,赵拓开始对叶长庚讲起了革命道理,叶长庚听得津津有味,逐渐意识到这几人身份不简单,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早就想离开国民党队伍加入共产党了,但就是一直没找到他们在哪里。”

在随后的谈话中,字里行间都是对国民党内部的不满,以及对中国共产党的向往,几人见他是真心想要加入共产党,不顾风险自报身份,叶长庚刹那间又惊又喜,没想到被自己猜对了。这一次和共产党接上头后,他并没有立即投身我军阵营,而是继续回到了国民党军营。

同军营里的手下传播共产党主张和思想,现如今共产党已经在井冈山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和红色政权,革命的星星之火必将燎原,要想拯救中国,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会有出路,一部分手下已经心倾共产党了,但光这还不够多,当下组建一支起义部队很有必要。

此后,叶长庚经常会和赵拓见面,向他汇报国民党军营内的情况,以及组建起义部队的进展,在一切进行顺利时,敌人注意到了叶长庚最近的改变,开始怀疑他了,军营已不是久留之地。叶长庚连带着下面的兄弟们,都渴望着加入共产党的那一天,而机会很快就来了。

加入红军部队,解彭总燃眉之急

1929年,叶长庚被部队派去孤江边上攻打红军,这简直就是天助我也,立即带着部队偷偷沿着孤江,一路往井冈山方向前进,等到国民党那边发现也为时已晚了。另一边的叶长庚一行人,他们日夜兼程了好几天,已经精疲力尽,迟迟没有发现红军的踪迹。

与此同时,一支红军队伍正朝着他们走来,两军迎面相撞,叶长庚对着对面大喊道:“红军同志,我们是国民党军队的士兵,要来投奔红军,你们是什么红军啊?”对面红军连忙回道:“我们是彭德怀的红军,你们都快点过来吧!”就这样,叶长庚带着22人、2挺重机枪、8支步枪投奔了红军,开始了新的人生旅途。

当天下午,彭德怀亲自接见了叶长庚等人,看着他们带来的重机枪喜上眉梢,过了一会儿,他告诉叶长庚一会儿去领一笔重金。大家可能会有些疑惑,这本是红军最艰苦的时期,为什么要给叶长庚一笔重金呢?其实,这些都是按照部队的规定行事。

红五军有一个规矩,凡是来投奔红军的国民党士兵,一挺重机枪给250块大洋、一支步枪给80块大洋、一个人算50块大洋,粗略计算一下,叶长庚将得到一笔不菲的重金。换做常人可能就欣然接受了,但这人是叶长庚,心中只有革命事业,对钱财视若无物。

他说:“我们来投奔红军,不为钱财而来,只为寻求一条光明道路。”见叶长庚态度坚定,这么有觉悟的模样,彭德怀便没有再劝他,当晚部队领导就对他们入党的问题进行了讨论,组织有组织的纪律,入党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不容易的,党支部最后决定给两个月预备期,考验一下叶长庚等人。进入红军部队后,叶长庚还是选择加入自己擅长的机枪连。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叶长庚跟随部队南征北战,一路上打了不少胜仗,他对部队的态度终于得到了肯定。在一间简陋的房子里,叶长庚和其余几人举行了庄严的入党宣誓仪式,从这一刻起,叶长庚成为了一名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他感受到身体中的热血在不断沸腾。

成为共产党战士后的叶长庚,斗志愈发强烈,每当战况陷入僵局时,他总会向上级提供好计谋,带领机枪连的战士们重创敌人,一次次掩护部队,打下了不少漂亮的胜仗。要说最激动人心的一战就是第二次攻打长沙,长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据点,敌我双方都不愿轻易放弃。

奈何敌人火力更为凶猛,我军只能暂时退出长沙,准备发起第二次攻击,可蒋介石早有防范,哪是我们说打就能成功的呢?因此,红军部队屡屡失利,部队陷入了消极状态中,正值此刻,彭德怀找到了叶长庚,对他说:“我希望你组建一支敢死队,打开敌人的一个缺口。”

这件事情一看就是凶多吉少,可能命就丢在那了也不一定,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并挑选了百名红军战士组成敢死队,为身后的红军部队开路。在枪林弹雨中,叶长庚带领将士们突破了一道道封锁线,来到第三道封锁线期间,不慎进入了敌人设下的包围圈。

此时,众战士面临进退两难的绝境,叶长庚冷静指挥战士们作战,跟敌人激战了一天一夜,就在他们准备和敌军死磕到底之际,得知主力部队已经撤出长沙,才被迫选择了退出战斗。这次战斗结果却让人大为震惊,经历如此激烈的战斗,竟只折损十几名战士。

经此一战,众人都对叶长庚刮目相看,彭德怀也有培养他的想法,在返回中央苏区不久,便任命他为红八军四师二团的团长。叶长庚知道时笑容僵硬,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不是不愿意担任此职务,而是对自己没有自信,他没读过什么书,大字也不识几个,如何当团长?

他立即找到彭德怀想要推掉这职务,奈何自己百般推脱上级就是不同意,他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走马上任,与政委石友生共同管理红二团。职务越大,肩上的责任也就越大,在政委的帮助下,叶长庚带领红二团打了不少次胜仗。

南征北战十多年,最后授予少将军衔

1932年赣州战役结束后,红三军团西渡赣江以西的上犹、崇义地区,成功击败了粤军和湘军的围剿,建立了上崇苏区。彼时,红三军团离开苏区前往赣北作战,在临走之前,红三军团长彭德怀为保卫新成立的苏区,成立了独立第十二师。

叶长庚担任师长一职,师政委由魏恒担任,两人之间也说不上多熟悉。在红三军团主力军北上后,敌人果然按捺不住了,粤军第一师李振球率领万余人进攻我军,而我军目前只有百余人,在敌众我寡的恶劣形势下,叶长庚果断放弃与敌人硬碰硬,伺机跳出了外线。

图|李振球

我军开始神出鬼没地袭击赣西各个地主武装据点,以此来加强兵力,后在叶长庚的灵活指挥下,我军连战连捷,在战场上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并俘获了敌军一名副团长和一名营长。后来更是将苏区发展到了千余人,敌军也不敢随意出来奔达。

一天,叶长庚正在率部攻打敌军时感觉头痛欲裂,随即倒了下去,战士们立即将他送到了部队医院治疗,结果被告知得了疟疾,这无疑是晴天霹雳,接下来的几场战役关乎着能否攻占遂川县城,他就算倒下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不顾部队医生的劝阻,执意带病指挥作战。

因为身体原因,在前线指挥作战的他只能被战士们用担架抬着,这几场战役因为有了他的指挥连战皆捷,并顺利夺下了遂川县城。亲眼看见战斗胜利,他才终于愿意回到医院养病,不过在养病期间,他也消停不下来,担心外面的战况,时常逮人就问前线的情况。

那颗心就没有放下来过,好不容易等到了病情好转,就立即申请出院,十分迫切想回到部队,看看许久未见的战友们,结果他被调到了红八军二十二师担任师长。

刚出医院没多久,他又因为在战场上被敌人的子弹贯穿了右手神经,再次被送进了红军医院,这一次受伤,可比之前严重多了,他的右手无名指和小指伤残,无法伸展。很快,随着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红军长征也就此展开,因局势紧张,他这次伤没好全又出发了。

这导致他经常会旧伤复发,在红军部队过草地的时候,叶长庚的疟疾又发作了,即便到了此时,他依旧选择和战友们共患难,可战友们心疼他的身体,留下通讯员和警卫员就先行离开了,想让叶长庚一行人在后面慢慢跟上来,可叶长庚不仅意志顽强,不服输的精神更甚,硬是拖着病体跟上了红军部队,不仅过了草地还翻越了雪山。

事实上,自从叶长庚加入红军部队开始,就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坚持战斗在第一线,身上更是多次负伤,一般没好全就又带着战士们上战场了,解放战争时期,他身上的旧伤彻底爆发了,导致他被迫离开了前线。

直到1948年11月,叶长庚才升任五十军第一副军长,革命十多年仅升半级在部队中是少有的,因此在1955年授衔、授勋前,负责评定工作的罗荣桓犯了难,只能亲自找到叶长庚,征求他本人的意见,叶长庚对这些本就不在意,直言授什么军衔都能接受。

图|叶长庚少将

1955年,叶长庚被授予了少将军衔,随后担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席,最终因身体旧疾发,戎马一生的他于1960年便退休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