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俄罗斯吸取格俄冲突教训 已变革空降兵部队组织

2013年03月15日09:25
作者:知远
原标题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组织变革:格鲁吉亚冲突的教训]

  空降兵师无疑是俄罗斯陆军中最重要的部队。在俄罗斯陆军中,空降兵部队(VDV)的军人最训练有素、最专业。与西方国家的空降兵部队不同,他们能够在战场上使用装甲运兵车和火炮。这些装备为他们提供了更强的战场防护与火力。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已经展示了他们的实力——在2008年格鲁吉亚冲突期间——能够在危机情况下非常迅速作出反应。事实上,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军人们在格鲁吉亚期的表现一直值得称赞。如此纪律严明和专业的空降兵部队将可能成为俄罗斯任何境外军事干预行动的先锋队。除了出兵格鲁吉亚外,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最近一次投入国外战场是在1999年的科索沃。当时在普里什蒂纳国际机场,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军人差一点与英国伞兵一决雌雄。这可能不是美国或者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的先头部队最后一次面对俄罗斯的空降兵部队。鉴于将来不能排除这种对抗的可能,我们需要了解当前俄罗斯的空降兵部队。

  这篇专题论文研究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旨在突出哪些因素使得其编队值得潜在盟友或者对手高度关注。这篇专题论文特别重点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自格鲁吉亚战争以来的组织变革进程。

  执行摘要

  这篇专题论文对俄罗斯空降部队(VDV)近期的组织变革历史进行了评估。本文重点研究了自2008年俄罗斯与鲁格吉亚间爆发的冲突结束以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是如何进行变革的。空降兵部队是俄罗斯的新闻媒体和社会大为推崇的一支部队。事实上,它在俄罗斯陆军过去几年相当普遍的全面改革期间一直毫发无损。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空降兵部队现任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Vladimir Shamanov)中将的个性。沙马诺夫与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关系密切,也是个“标新立异”的人,通过其政治关系帮助使空降兵部队避免其他陆军部队所经历的削减与改革。他已经设法保持空降兵部队的基本结构完好无缺,同时也处理了其组织内部许多事关人事、装备与训练等体制上的疑难问题。这篇专题论文介绍了空降兵部队内部的专业水平(在格鲁吉亚战争中表现出的)。但它也强调尽管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内的部分营训练有素且非常有战斗力,然而其他营不会那么强大这一事实。因此,很难判断空降兵部队各师现在的战备情况如何。这篇专题论文最终目的是合理判断,将来某一天美国或者北约部队可能必须与之合作,或者与此相反,在某些武装冲突中相遇的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会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1999年6月,紧跟着北约与南斯拉夫在科索沃的战争停火,英国空降兵与俄罗斯空降兵之间就到达并占领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国际机场展开了竞赛。两支部队同一时间抵达后,进入非常不稳定的对峙。这支英国部队的总指挥官迈克•杰克逊(Mike Jackson)中将以前也是一名空降兵,接到其上级指挥官——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司令(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Europe)韦斯利•克拉克(Wesley Clark)上将的命令,通过封锁跑道来阻止俄罗斯更多空降兵的到达。杰克逊中将提出异议,他的回答格外引人注目,“先生,我不打算为你而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这种冲突可能不常见,但有可能再次发生。这种对阵——空降兵与空降兵——极有可能重新上演,在冲突局势下或者多国干预军事行动中,如果美国或者其他的北约部队的先锋队来应对另外国家的先头部队之时。这就是普里什蒂纳国际机场当时的情况。

  俄罗斯出现在普里什蒂纳国际机场的部队来自空降兵部队(Vozdushno Desantnye Voyska, VDV)。这些空降兵部队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俄罗斯任何国外军事干预行动的“矛头”——在实际冲突中,或者某些类型支持和平或者维持和平的军事行动中。它们会是俄罗斯最好的作战部队。从美国和北约的角度来看,了解和掌握俄罗斯这些前线部队的优势、弱点、结构、装备、专业程度以及整体作战潜力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学术界内与更普通的军事组织来说,以更广泛角度对俄罗斯最精锐的作战部队做出客观评估太重要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内部已经进行的相当具有实质性的变革所带来的结果尤为重要。具体来说,这篇专题论文将研究俄罗斯自2008年与格鲁吉亚发生战争以来推出的变革。这次冲突成为俄罗斯所有军队变革的催化剂。这篇专题论文在分析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变革过程中聚焦两个具体问题:这些变革从何而来,以及它们对于俄罗斯空降部队的战斗力最终意味着什么?

  这篇专题论文将从研究冷战结束以来究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已经进行的组织变革程度开始。这里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有利于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体制可能源于政治保护。在这方面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俄罗斯降兵部队最高指挥官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与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之间的关系。然后,我们将思考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对格鲁吉亚战争的参与。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基本结构保持完好的情况下,走出那场冲突——不像俄罗斯的地面部队。但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的确发生了一些变革,因而这篇专题论文接着研究装备、人事、战备与航空运输等方面发生的一些变化。从对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研究得出的总体结论是,尽管一直面对许多障碍,但是在格鲁吉亚战争结束后,它已经成为一支训练有素的高效部队,正在向西方国家同类型的部队看齐。

  受人尊敬的俄罗斯空降兵部队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无论是在前苏联时代还是在如今的新俄罗斯时代——一直在该国引以为豪的部队。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取得的功绩始终被国内新闻媒体大肆宣传,因此,公众同样对它们抱有崇高敬意,特别是自前苏联卷入阿富汗战争以来(1979至1989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被称为“蓝盔部队”(blue berets),被描绘成坚韧、进取、训练有素而且高效。它们拥有最好的设备,军官的薪酬较普通陆军部队军官的薪酬高出不少,而且这些部队能够补充最高质量的义务兵。俄罗斯的精英空降兵部队被当成一些方面的楷模——当他们与对俄罗斯更加普通的军队作比较时确实如此,俄罗斯的普通军队往往被国内看成具有浪费、腐败、麻木和总体上无战斗力等令人困扰的特点。因此,俄罗斯非常看重其空降兵部队,而且多方面原因致使其也应该如此。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过去几年间进行的变革,增加了其能力。如果曾经的普里什蒂纳国际机场事件再次发生,那么北约部队的所有指挥官都可能会认为应该采取杰克逊将军那样的谨慎态度。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可以被看成是有实力的敌人。

  冷战结束后空降部队变革存在的问题

  冷战时代一结束,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看似失去了存在的战略合理性。以传统的前苏联思维来看,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只运用在纵深封锁作战行动。然而,冷战的结束使这种作战的合理性不复存在,从而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存在的理由也不复存在。因此,自从1991年以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努力在俄罗斯军队结构内部塑造好自己的特定角色。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角色,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将变得易受到影响,即使不被彻底解散,那么至少也会有重大重组、改编或者被吸收进其他兵种。鉴于它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机动部队,具有强大的团队精神和战斗潜力,俄罗斯军队内部有许多人都瞪大了眼睛,想要得到这些一流的军人。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易受影响的一个原因,在于它实际是一个独立的兵种。它的组成部队不受所在军区的控制。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相当于是军队最高统帅,即总统本人的战略储备力量。

  冷战时代结束后,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看似不仅缺少战略作用,而且也缺少战役作用。将其吸收进地面部队合理性更是基于这一事实。例如,依赖运输机将部队投送到任何现代的作战地带——那里的防空系统可能非常强大——是基本的弱点。那么,空降兵部队还有什么作用呢?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被认为火力太弱,因而缺少战场生存能力。尽管事实是,与西方国家的空降兵部队相比,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单位拥有装甲运兵车(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s, APC)和其他装甲车辆,但是俄罗斯军队的确认为空降兵部队生成能力有限。然而,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缺少地面部队引以为傲的装甲防护措施。随着20世纪90年代的事态发展,俄罗斯地面部队接管空降兵部队的理由进一步充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与车臣分裂势力作战。它们作为倍受赞赏的精英步兵存在,证明了自己在反游击作战中非常有战斗力。但是在车臣长期执勤意味着,它们很少有时间进行其主要任务,即空降或者空中突击等方面的训练。因此,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这方面的特殊技能荒废了,越来越只被视为是步兵,尽管是精英步兵。所以,俄罗斯空军兵部队存在的合理性不存在了,那么为什么它们没成为地面部队的一部分呢?此外,俄罗斯在2005年从车臣撤出作战部队,使空降兵部队的特别敏感性也进一步加剧。这一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所有非专业单位最终离开了车臣共和国。2006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最后离开此地的是其第45独立侦察团(45th Separate Reconnaissance Regiment)的特种部队。俄罗斯空降部队大批离开车臣,使其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地位,更多地考虑到其未来的作用和目标。

  冷战结束后对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前途的辩论,是在俄罗斯军队整体大规模削减的背景下进行的。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国民经济极严重受资金紧张困扰,俄罗斯军队也遭受大规模裁员。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于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重大军事减费措施。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总统伯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继续执行这些措施。然而,在叶利钦执政期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相当大程度上受到了帕维尔•格拉乔夫(Pavel Grachev)大将的庇护,他以前也属于前苏联空降部队,在1992年至1996年间被任命为国防部长。虽然格拉乔夫负责大约112.2万名军事人员的整体缩减工作,但是他没有对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开刀;事实上,他通过将重型坦克团编入第104空降师(现已解散)增加了俄罗斯空降部队的总兵力。他希望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继续独立,仍然作为俄罗斯军队的主要攻击力量——他还认为,只有加入这些额外的火力,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这种地位才可以继续存在。

  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继任者继承也不愿意大幅度改革空降兵部队。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作为最高统帅的储备力量,至少在名义上,要根据总统本人的命令行动。没有一位俄罗斯总统会热衷于将来把空降兵部队编入他可能不那么容易直接指挥的部队——如地面部队。

  然而,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后来被一名与这位空降兵大将持相反观点的人物所取代。伊戈尔•罗季奥诺夫(Igor Rodionov)陆军大将(装甲部队背景)把防务重点放在传统的重型部队上。罗季奥诺夫基本上试图肢解空降兵部队,减少了其总员额并解散了第104空降师的“飞行坦克”团。

  罗季奥诺夫于1997年被解职。叶利钦及其经济技术官员们寻求新的防务方案,它比罗季奥诺夫提出的热衷于前苏联式大规模部队的防务方案更省钱。该届政府希望部队规模更小而且更灵活。后来,俄罗斯战略火箭部队(Strategic Rocket Forces)前司令伊戈尔•谢尔盖耶夫(Igor Sergeyev)陆军大将取代了罗季奥诺夫,他赞成主要依靠该国的核武库这种更加便宜的防务方案。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改革。谢尔盖耶夫一直在进一步缩减部队规模,以便能在1999年1月前保持只有120万人的军队规模。但是,谢尔盖耶夫也试图针对俄罗斯军事机器内部的最大力量集团——地面部队,推进大量改革。部队规模缩减明显对地面部队的将领们产生不利影响。当然,任何人员总数的缩减都意味着将需要更少的将军,所以会有那么多的将领因为既得利益而反对这些提出的改革。据说,迫于俄罗斯新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压力,谢尔盖耶夫于2001年3月下台,普京选择任命谢尔盖•伊万诺夫(Sergei Ivanov)为国防部长。

  普京像其前任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一样,也希望军队规划更小、更符合成本效益。伊万诺夫名义上是俄罗斯和前苏联有史以来第一位非军人国防部长(以前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所以从理论上讲他也不是平民)。普京同样也是前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喜欢任命具有相同的官僚/文化背景的人成为部长——因此,俄罗斯政治高层中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联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Bureau, FSB)人员一般具有这方面的优势。但是,这也意味着伊万诺夫在军队内部缺少自己的权力基础,并发现在提出改革建议时最好采取阻力最小的权宜之计。他不得已推迟地面部队改革议程。因此,俄罗斯军队的规模稳定了一段时间,进一步的人员削减停了下来。

  由于伊万诺夫不能真正推动普京希望看到的改革,阿纳托利•谢尔久科夫(Anatoliy Serdyukov)于2007年取代其担任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是税务部前负责人,他也是一名真正的平民,被认为可以巧妙地击中军队的死穴——其内部的腐败现象和规模仍然过于庞大。因为普京总统当时对自己的地位更有信心,而且很少依靠军队的老同志,所以他觉得可以提升谢尔久科夫这个绝对的局外人担任国防部长。普京和谢尔久科夫在重整军队中发挥的作用,特别空降兵部队的角色,将在后文中讨论。

  格鲁吉亚的战争之前空降兵部队中的变化

  正是在冷战时代结束的背景下,俄罗斯军队才有必要进行整体削减,这造成了新的空降兵部队形成。该组织有所变化,但这些变化主要是受规模越小越好的理由所驱动。虽然俄罗斯军队在前苏联瞬间解体后整体遭受了大规模的重组和裁员,但是空降兵部队本身受到相当小的影响。这些的确发生的裁军并没有带来关于空降兵部队对俄罗斯国防贡献的任何重大思考。然而,在格鲁吉亚冲突爆发前,俄罗斯空降兵内部也的确出现了实际变化,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两个要素——结构和人员配备。

  结构。

  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规模从7个师缩减到5个师(剩下35000人)。因为这两个师处于新独立国家的领土上,所以被撤裁了。留在俄罗斯领土上的5个师中,只有第104师被解散(后来重新入编,成为第31独立空降旅,仍然驻扎在原来的城市乌里扬诺夫斯克)。当时,俄罗斯剩下4个空降师:第7师(诺沃罗西斯克)、第76师(普斯科夫)、第98师(伊万诺沃)和第106师(图拉)。对于这些部队的更多详细情况,请参见附录。然而,这些部队仍然没能完全逃脱削减。每个师失去了1个空降团,还剩下2个空降团,而不是3个。因此,目前这4空降兵师每个师总兵力保持在5000人左右。

  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组建的另一个空降兵部队单位是第45独立侦察团(莫斯科库宾卡)。这是空降兵部队内部的一个特种作战单位。第45独立侦察团隶属于空降兵部队军事委员会(VDV Military Council),编配700多人,但在行动上实际隶属于国防部军事情报局(Glavnoe Razvedyvatel'noye Upravleniye, GRU)。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由总参谋部管理,是军队的国外情报局。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培训中心仍然设在梁赞(为座城市被认为是空降部队的驻地)和鄂木斯克。

  2006年,空降兵部队进一步的结构重组导致编队重新调整。第98师和第106师仍然担任空降角色,也就是说它们保留将人员空投到作战地区的能力。然而,第7师、第76师和第31独立旅被重新指定为空中突击部队,也就是说它们将仅被空运到作战地区(通过固定翼飞机或者直升机)。然而,第7师和第76师都有一个营保留跳伞训练。第7师的名称还增加了“山地”两字,成为空中突击(山地)师。但是这个师很少表明其以任何特定的执行山区作战的方式进行改变。第7师和第76师也通过配备额外的自行火炮单位得到加强,显著增强了建制内的火力装备。第31独立空降旅失去其建制内的装甲运兵车和火炮装备。空降兵部队的师与其不同,仍然有装甲运兵车和火炮。这个旅的军人现在类似于西方国家空降兵部队,预计他们主要进行徒步作战。

  人员配备。

  20世纪90年代中期,俄罗斯军队开始职业化改革进程。这是与普遍感觉到,冷战时代结束后大量敌方军队——包括西欧国家的军队——不再以密集队形作为实施现代战争的先决条件有关系。技术而不是规模被视为无处不在的重要力量倍增器。人们认为今天的军队需要较少的人员,但是人员也必须比以前接受更高水平的训练。陆续投入的新技术也必须由训练有素的人员运用。只有服役几年的专业军人才能掌握这些技能。当然,这意味着,军队不再需要短期服役的义务兵。他们既没有服役动机,也不具备现代军事组织所需的系列技能。

  在俄罗斯,这些相同的观点也很流行。俄罗斯军队中的许多人意识到这种趋势,认为国家的这支应征入伍的军队正变得不合时宜。从20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总参谋部的高级官员开始讨论改革。这些改革应受“使俄罗斯军队结构尽可能类似于军事上最发达国家的军队结构的目标”所主导。俄罗斯的政治领导人赞同这种观点。他们也急于减少俄罗斯社会的征兵负担,并通过取消这样一种普遍不受欢迎的制度而获得选举获胜。因此,军队专业化被视为发展方向——让新兵自愿签署具体的合同期限(3年),并支付给他们合理的报酬。

  当然,俄罗斯也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从一支大规模征兵的军队变成一支规模较小的专业军队,自然意味着需要更少的军官岗位——当然也包括将军。俄罗斯军队内部也有一些人说,中国应被看成是俄罗斯的未来竞争对手。如果是这样,中国无疑会部署大量军队,那么俄罗斯将需要大量军队来应对。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俄罗斯军队的专业化进程开始试验性地实施。但是,直到2002年第76空降师第104团(当时的名称)被选为首支完全编配合同制军人的部队,俄罗斯军队的专业化改革才更加成型。这一进程旨在扩展到第76空降师的其余单位,然后再扩展到其他空降兵师。按照计划,到2007年底,除第106师外的所有空降兵师,编配的90%人员将是合同制军人。这是空降兵部队的情况,在2008年的格鲁吉亚战争之前,俄罗斯军队内部更加普遍地完成这种改革进程。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明显在陆军的职业化进程中走在了前列。事实上,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树立起高大的公众形象,并且受到包括总统在内的众多有影响力的个人的青睐,因而避免了进行彻底的变革。下一节将探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支持者及他们在这次变革进程中的作用。

  变革:空降兵部队司令的作用

  根据有关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变革的文献资料,个别高级军官在这次军事组织变革过程中的作用非常重要。这些文献表明,仅一名希望军事组织发生某些显著变化的特别高级别的军官,不能以自己的力量产生势不可挡的改革势头。既得利益集团实在是太强大了。任何组织内现状的维护者都对已经建立的结构、系统和程序很满意,将永远坚定地反对显著的变化。这种变革将破坏他们在组织内的个人利益,并且带来系列技能会首先阻止他们晋升到更高职位的问题。

  那些个别反对现状的高级军官通常被文学化地称为“特立独行的人”,这个词原本是一个贬义词,但今天在大多数组织研究中是一个褒义词。如巴里•波森(Barry Posen)等作者研究“特立独行的人”在军事组织产生变革中所发挥的作用。应当指出,这些人可以影响他们希望出现的变革的唯一途径是,通过和政界与他们有着同样信念的文职领导人结盟。那些文职领导人也希望看到同样的变革,但是他们又不能亲自处理名义上应直接反对的来自军队内部的不同意见。波森和其他人说,这些文职领导人可以和那些特立独行的军官形成一种共生关系。他们可以一起强力推进都希望的变革。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20世纪30年代,德国首相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支持德军海因茨•古德里安(Heinz Guderian)上将的“闪电战”观点。另一个例子是,20世纪30年代,英国战斗机司令部(British Fighter Command)司令休•道丁(Hugh Dowding)上将仅通过获得有影响的部长托马斯•英斯基普(Sir Thomas Inskip)爵士的支持,就能够说服英国皇家空军对轰炸机投资较少,而对战斗机投资更多(一项最终在1940年挽救英国的决定)。其他的例子还有,美国的比利•米切尔(Billy Mitchell)和海曼•里科弗,以及20世纪30年代法国的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旅长。波森注意到,如果不存在他所提出的“一种伙伴关系”,任何一方——特立独行的军官或者文职领导人——都不能推进重大改革。

  事实上,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是俄罗斯总统的传统战略预备力量,也就是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一直与至少一位强有力的文职领导人保持某种固有的关系。因此,无论哪个将军在前苏联解体后指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其往往都能获得足够的政治支持,以应对将空降兵部队吸收进地面部队的威胁。他还可以提出自己的关于该组织如何变革的想法,并至少可以获得有礼貌的聆听。此外,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一系列空降兵部队司令官的纯粹人格力量——一般民众喜欢空军兵部队有利于其获得人格力量——也会对他有帮助。总的来说,这导致了空降兵部队的负责人被认为非常重要——当谈到俄罗斯军队的改革进程时——与其军衔等级(中将)不成比例。按照军事组织变革研究的更普遍观点,这个特殊兵种司令的地位可谓独特。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最近各位司令都是值得注意的重要人物——不管是在政治领域,还是在军队内部。在前苏联解体后许多年间(1996-2003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由高调的格奥尔基•什帕克(Georgiy Shpak)中将领导。他后来成为一名地方长官。在任空降兵司令期间,什帕克抵挡住也许是冷战时代后试图将空降兵部队吸收到地面部队的最强烈要求,当时的俄罗斯总参谋长(Chief of the General Staff, CGS)阿纳托利•克瓦什宁大将打算这么做。什帕克实际上去了普京总统那里进行申辩,这显然达到了需要的效果。

  什帕克之后的空降兵司令是后来成为国防部副部长的亚历山大•科尔马科夫(Aleksandr Kolmakov, 2003-2007年)。再之后的空降兵司令是瓦列里•叶甫根尼耶维奇(Valerii Yevtukhovich, 2007-2009年)。他应曾经与当前的总参谋长尼古拉•马卡罗夫(Nikolai Makarov)大将就具体的快速反应机动部队——叶甫根尼耶维奇自己的空降兵部队——的使用问题上发生冲突。马卡罗夫来自地面部队,曾经意识到空降兵部队司令的潜在政治影响力,自然介意该兵种不听招呼,要使其更加服从本人和总参谋部的控制。 叶甫根尼耶维奇没有得到其可能预期的政治支持,在这次特殊的战斗中失败,不情愿地提前退役。一个人成为空降兵部队司令,似乎有了影响力,但也不是无所不能。

  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

  目前,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司令是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Vladimir Shamanov)中将。他是一个具有非凡影响力的人,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人。他曾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组织变革的过程中扮演了特别有影响力的角色,并可能会继续如此。

  沙马诺夫在2009年5月接管空降部队的指挥权。他曾经两次被授予“俄罗斯联邦英雄”(Hero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荣誉称号,一直被描述成“极具人格魅力”而且“绝对是军队中最丰富多彩的军事领导人。” 事实上,他的职业生涯一直因使其处于不同程度困境的过失而蒙上阴影。然而,俄罗斯的某位大将感觉任命一位有过一些过失的人为空降兵部队司令并不是什么坏事,事实上,这是值得欢迎的。像空降兵部队这样的强大军事编队应该有一位强硬的指挥官,即使其过去曾有一些波折的经历。

  沙马诺夫的军事生涯非常令人感兴趣。他于1978年加入军队,之后成为空降兵部队训练学校的军官,然后他第一次指挥第76师的一个炮兵排,再后指挥梁赞空降兵学校的一个连。在第76师任职时,沙马诺夫被后来成为时任该师师长的什帕克大将(后来成为空降兵司令)指出是一位好连长。什帕克希望沙马诺夫跳过俄罗斯正常提升规定中的副营指挥官的任命,直接提升为营指挥官(battalion commanding officer, CO)。但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的其他师不愿意接受他,所以,通过不寻常地背离硬性规定,沙马诺夫在自己的第76师指挥一个营。

  沙马诺夫的履历中另一个不同寻常的方面是,在前苏联1979至1989年的阿富汗战争期间,他从来没有到那里服过役。考虑到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这场冲突中的密集使用,在空降兵军官中,像沙马诺夫那样没有参加那场战争是很少见的。事实上,因为他不是一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老兵,这使他处于参加过这场战争的空降兵部队(和地面部队)军官派系的边缘。沙马诺夫未来的许多上级军官会看不起他,实质上是因为他不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沙马诺夫后来离开第76师到伏龙芝参谋学院学习,并于1989年毕业。1990年,他成为驻扎在基什尼奥夫的第98空降师第300团(现驻扎在摩尔多瓦首都基希讷乌)的副团长。这个团的团长是科尔•马科夫上校(后来也成为空降兵部队司令)。有人指出,沙马诺夫在第98师并不成功,主要是因为他不是一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老兵。尽管如此,他还在1991年再次得到提升,成为现已解散的第104师第328团的团长。虽然在这个岗位上,他还是申请到久负盛名的伏龙芝总参学院的学习。然而,他的上司没有批准其调动,沙马诺夫一拳打在其上司的脸上!

  在1994年的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沙马诺夫是第7空降师的参谋长。1995年3月,仍然是在车臣,沙马诺夫被任命为该师内部的一支作战特遣部队的负责人。当沙马诺夫在这个岗位上时,因其手下部队于1995年10月在相邻的印古什共和国执行军事行动,他受到指控。在这里他的部队误以为斯列普托夫斯克(Sleptovsk)机场已经被叛军占领,乘直升机降落后,发起了立即生效的攻击。他们在交战中的胡乱射击,导致一名出租车司机死亡。随后的俄罗斯国家杜马大赦,撤销了对沙马诺夫的指控。

  沙马诺夫的下一次提升使其离开了空降兵部队,也是在1995年10月,他成为车臣部队的副司令,同时兼任北高加索军区(North Caucasus Military District)第58集团军的副军长。

  沙马诺夫的好运在继续,最终于1996年7月被派往总参学院学习。他在随后的一段时间不在车臣意味着他避免了被羞辱——不像其他许多军官那样——在1996年8月签订“哈萨维尤尔特协议”(Khasavyurt Accord)后,俄罗斯军队尴尬地撤出车臣大部分地区。叶利钦不顾军队中许多人的愿意,已经与车臣人谈妥了这项协议。

  沙马诺夫于1998年从伏龙芝参谋学院毕业,然后被任命莫斯科军区(Moscow Military District)的第20集团军参谋长兼副军长。然而,他几乎马上就被派往高加索,再次成为第58集团军军长兼北高加索联邦军队联合分遣部队西部军团指挥官。后来,他担任整个联合分遣部队的指挥官。

  沙马诺夫取得的最大成绩是作为主要指挥官筹划了1999-2000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与第一次车臣战争冲突相比,这场战争更加迅速和猛烈地粉碎了车臣反对派武装。这次1999年重新进行的车臣战争迎合了军队内部许多想要报复车臣人和挽回1996年撤军屈辱的人员。同样,这场战争也令参加此次军事胜利后随即进行的总统选举的普京感到满意。普京在1999年担任总理,一直是再次到车臣作战的主要政治提议者。事实上,这次新的战争如此迅速的结束,给普京带来巨大的政治影响力,足以确保其轻易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获胜。因此,这位新总统非常感谢沙马诺夫。这位将军还受到其他方面的称赞,并继续沉浸在一致好评中。

  沙马诺夫军事意义上的声誉在于,他被看成在车臣实际完成这项工作的将领。沙马诺夫的作战方法存在问题,在交战中他倾向于火力占到绝对优势,不顾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间的任何区别。然而,沙马诺夫似乎并没有因其方法造成平民伤亡而受到过分关注。在他看来,战争就是战争——无论这场战争是常规战争,还是反游击战争,他的作战方法都是一样的。

  沙马诺夫在车臣的作战哲学肯定不会得到某些军人的赞同。沙马诺夫的上级根纳季•特罗舍夫(Gennadiy Troshev)上将,负责指挥俄罗斯国防部在车臣的军团,斥责沙马诺夫野蛮和过度使用武力。特罗舍夫此前指挥第一次车臣战争的东部军团,并且有意识地避免沙马诺夫首选的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但是特罗舍夫的做法导致了第一次车臣战争代价巨大的拖延,而沙马诺夫用自己的办法避免了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再次出现这种拖延。

  俄罗斯其他高级军官也反对沙马诺夫的做法。普京总统的顾问阿斯兰别克•阿斯拉哈诺夫(Aslanbek Aslakhanov)大将称沙马诺夫为“屠夫”。当沙马诺夫那时的上级——北高加索军区司令维克多•卡赞采夫(Viktor Kazantsev)上将试图限制他时,收到答复:“这不用你教我!”

  此外,据称沙马诺夫同1999年车臣阿尔卡汉-约特(Alkhan-Yurt)的俄罗斯军队大屠杀有关系(然而沙马诺夫因这次行动实际上获得了俄罗斯联邦英雄奖章)。沙马诺夫在接受女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Politkovskaya, 后来被谋杀)采访时说,“视好战分子的妻子和子女像他们的丈夫和父亲一样,同样为匪徒,我对有人可能看法不同而感到惊讶。”沙马诺夫后来还毫无顾忌地支持尤里•布达诺夫(Yuriy Budanov)上校,这名军官因犯下扼杀一名车臣女孩的斯臭名昭著罪行而被判有罪。此外,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一直认为,沙马诺夫应对非常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负责任。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物理学家安德烈•萨哈罗夫(Andrei Sakharov)也指控沙马诺夫具有严重的仇外倾向。

  因此,沙马诺夫并不是天使,也不是权力的趋炎附势者。他似乎并不关心战争造成的人员伤亡,无论敌人还是非战斗人员,甚至是其自己的人员。他也似乎更喜欢使用压倒性的火力,而不是更加微妙的实现军事成功的方法。他是一个负有某些严重战争罪行的人。这就是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丰富多彩”的过去。尽管沙马诺夫因其在车臣的行为获得普遍指责,但是他一直受到对其感激的普京的保护。沙马诺夫已经取得了基本上使普京登上总统宝座的成果。但是,即使是普京,其权力也有局限性,并不总是能够保护他的将领。例如,2000年8月,俄罗斯军队高层努力用自己的方式迫使沙马诺夫提前退役。因为“健康原因”,沙马诺夫正式离开车臣和军队。

  普京仍然能够干预军队和帮助沙马诺夫。2000年11月,普京总统尽所能使沙马诺夫成为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州长。这并不是沙马诺夫非常喜欢的职位。正如他后来所说的那样,“我发现自己担任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州长,有点违背了我的意愿。”

  沙马诺夫并不是一名成功的州长,这一点也不令人感到奇怪。他被指责试图像管理一个团那样管理这个州。2004年,他创下了支持率仅有3%的纪录。之后,他在2004年11月被提升为当时的总理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的助理,为军人的社会福利问题提供意见。2006年,他成为了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Sergei Ivanov)同一领域的顾问。因为沙马诺夫曾经同总理和国防部长一起工作过,所以他能够获得宝贵的政治经验。

  沙马诺夫在俄罗斯国防部工作期间,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曾经于2007年3月在总统办公室接见了他。这次会面引起了当时民事权利活动家的惊愕。之后,也许是为了表露其仇外倾向,沙马诺夫把美国比作纳粹德国。

  尽管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过去劣绩斑斑,但是还是于2007年11月被总统令召回军队。他被授予作战训练总局局长(Director of Combat Training)的重要职位。显然,普京将沙马诺夫召回军队会对新任命的国防部长安纳托利•谢尔久科夫(Anatoliy Serdyukov)有帮助。谢尔久科夫是一名文职官员,之前担任俄罗斯联邦税务局局长,那时他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麻烦,其试图推进的改革计划受到保守将领们相当大程度的反对,特别是总参谋部中的将军们。沙马诺夫被召回军队,现在看来,为实现谢尔久科夫预期的改革增加了一些力量。

  沙马诺夫的军队复职似乎是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高级军官退役后再返回军队的第一个特例。这也表明普京是多么的看重他。以普京的观点看,让沙马诺夫返回军队是非常合理的。沙马诺夫是值得信赖的参加过车臣战争的将领中一位,他们帮助普京获得总统的权力。授予沙马诺夫这样一个有权力的军内职位,不仅会有助于谢尔久科夫,而且无疑会使沙马诺夫继续忠于普京。当然,沙马诺夫不受俄罗斯军队主流的欢迎。主要原因有几条:他不是一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老兵;他的许多劣绩;他在车臣战争中的残暴记录以及他事实上来自空降兵部队(而不是主流的地面部队)的背景。他对普京的价值就在于此。在这种情况下,存在着军民关系方面的典型分而治之:政治家选择了军事人物(沙马诺夫)担任高级指挥职位,其权力基础主要来自任命他的人(普京),而不是来自军事组织本身。像沙马诺夫这样的军官,因为他们获得高级职位是因为政治领导人的支持,而不是他们在军队中地位,所以他们易受影响:政客家可以操纵他们。反过来,沙马诺夫掌握权力——但是权力不只是来自政治支持。当这个政权受到媒体导致的公众欢迎,他获得了推动本人及支持他的政客希望发生的军内改革的个人能力。于是,利用这种合作伙伴关系,相当重大的改革就可以实现。

  当沙马诺夫于2009年5月被任命空降兵部队司令(另一项政治决定)时,这篇文章提到的相同逻辑同样适用。因为是一位没有参加过阿富汗的空降兵部队司令,沙马诺夫即使在自己的组织内部仍然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局外人——所以他仍然寻求政治领导人的支持,而不是组织内的支持。

  沙马诺夫仍然是一名受公众欢迎的军事人物。当然,因为其轻率之举,他的不好名声可能不会对其担任空降兵司令有太大影响。如前文已经提到的,人们希望由具有一点“个性”的人来领导俄罗斯联邦的突击部队:这支充满激情、不讲条件的具有决定性作用的空降兵部队。俄罗斯的新闻媒体——相当大篇幅报道军事问题的媒体——一直在大肆渲染这种形象。它们往往通过和俄罗斯军队内部其他效率低下、反应迟钝且普遍不称职的部队进行对比,以突出空降兵部队的效率和强大。有影响力的军事报纸“红星报”(Krasnaya Zvezda)更是不断地赞美沙马诺夫。因此,这位空降兵领导人被描绘成其极少过错是可以被理解的实干家。

  但是即使沙马诺夫担任了空降兵部队司令一职,仍然继续存在对其的争议。2009年10月,为妨碍警方调查犯罪,他下令将空降兵部队一个班的军人(第45独立侦察团的特种兵)派往其女婿拥有的一家公司。他的女婿被指控谋杀。沙马诺夫有关这个班的电话命令被一份报纸记录下来。然而,尽管受到官方谴责,但是沙马诺夫仍然没有失去职位。他有强有力的朋友。这种伙伴关系历久弥坚。

  变革与格鲁吉亚的战争

  在传统上,军事组织的重大变革总是紧随着战争发生。战斗提供了对和平时间通常隐藏起来的突出问题进行压力测试的机会。仅仅通过演习一般不能发现这样的问题,因为军事演习往往利用固有的能力来证明现有体系和标准作战程序的价值。显然,俄罗斯军队最近期的压力测试是2008年8月的格鲁吉亚冲突。在这里,我们不打算非常详细地讨论这场战争,但是需要对俄罗斯普通军队,特别是空降兵部队吸取的经验教训进行简要说明。

  俄罗斯军队的整体弱点变得越来越明显。像俄罗斯军队那样,一支在相当长时间内没有和对称敌人作战的军队,其方法论以及战术、技术、程序和装备等方面都会暴露出不利的问题。这些出现的问题大多都与部队输送、指挥与控制程序以及军兵种间合作的初始准备有关系。从总体上看,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本身被认为在此次冲突中表现良好。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空降兵部队和其他部队一道,在巨大压力下根据格鲁吉亚战争的经验实施重大改革。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间的这场冲突开始于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严格地讲,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的一部分。在前苏联解体后,格鲁吉亚于1991年取得了独立,之后,位于该国首都第比利斯的新政府面临着自身分裂的压力。阿布哈兹位于黑海沿岸,南奥塞梯位于格鲁吉亚与俄罗斯接壤的北部边界,这两个地区都寻求自治。因而,引发了暴力冲突。那个时候,阿布哈兹人和南奥塞梯人都求助俄罗斯帮助他们脱离第比利斯政府的控制,莫斯科政府出于自身的种种原因,同意以维持和平部队的形式提供援助。此举往往阻碍了格鲁吉亚的统一努力。到1993年,在俄罗斯维和部队的帮助下,阿布哈兹人和南奥塞梯人取得了事实上的自治。然而,在国际社会的眼中,这两个地区仍然是格鲁吉亚的一部分。

  2008年8月7至8日晚间,冲突再次爆发,当时格鲁吉亚军队炮击了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Tskhinvali)。之后,格鲁吉亚地面部队包围并占领了茨欣瓦利。俄罗斯不准备让此次行动取得成功,原因只不过是在最初的轰炸和战斗中一些俄罗斯维和部队已经丧生。莫斯科政府声称,它必须对此作出回应。

  驻扎在格鲁吉亚边境的俄罗斯第58集团军(58th Army)的地面部队被要求参加行动,空降兵部队也被要求参加行动。俄罗斯的计划应是对格鲁吉亚部队同时发动两场袭击——一场从南奥塞梯发起,另一场从阿布哈兹(没有受到格鲁吉亚的攻击)发起。在南奥塞梯,俄罗斯的一些空降兵部队参与战争:第76师的第104团和第234团,第98师的第217团(然而都没有空降到该地区)。当时,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司令瓦列里• 叶甫根尼耶维奇(Valeriy Yevtukhovich)中将在南奥塞梯指挥部队作战。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第76师的2个营在接到命令后24个小时之内,从普斯科夫基地部署到2000公里以外,抵达北奥塞梯地区的别斯兰(Beslan)。之后,这两个营甚至在第58集团军的第42摩托化步兵师和第19摩托化步兵师之前进入南奥塞梯——这两个师分别驻扎在附近的车臣和北奥塞梯。因此,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这些营(尽管缺少装甲车辆)成为其打击格鲁吉亚军队的先锋部队。此外,第45独立侦察团的特种部队已经非常迅速地进入作战位置,以至于他们实际上参与了茨欣瓦利武装对格鲁吉亚军队的最初防御。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快速机动所产生的一个问题是,事实上他们往往缺少足够的部队保护。俄罗斯的飞机无法完全清除来自格鲁吉亚的空中威胁,空降兵部队也没有足够的建制内防空装备。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机动远超出地面部队所应提供的防空保护。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不能调用飞机打击地面目标,因为当时没有任何地面到空中的通信手段。此外,尽管空降兵部队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俄罗斯攻击的先锋,但是他们在没有适当侦察能力的情况下继续向前推进。

  在敌对行动开始后的5天之内,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8个营部署到阿布哈兹地区。因为那里没有出现整个空降兵旅或者师,所以只有各个营编组或多或少相互独立地作战。第7空中突击师的仅4个营实际参与了战斗。第31独立空降突击旅(31st Separate Airborne Assault Brigade)的一个营战术组当时也在场,但并没有参加任何战斗。阿布哈兹前线与南奥塞梯前线不同,那里几乎没有任何附近的地面部队可以协助空降兵部队。因此,空降兵部队在这一地区的作用更是至关重要。在阿布哈兹,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俄罗斯参与阿布哈兹作战的首支空降兵部队是第7师第108团的1个营。这个营驻扎在奥恰姆奇拉港,是支援俄罗斯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维和部队的后备快速反应营。该营在8月8日到达阿布哈兹和格鲁吉亚之间平静的边界位置。之后,接到要去其他地方的通知。8月8日下午3时,驻扎在黑海诺沃西比尔斯克(Novorossiysk)的第108团的另一个营接到登上在港口等待的登陆舰的命令。这个营在晚上7时离开军营,但后来在假期交通中受阻。之后遇到的问题是如何使部队登上这艘两栖登陆舰。这些空降兵部队先前没有训练或者演练过登舰。这艘两栖登陆舰最终在第二天的4时30分起航。第7师(总部设在斯塔夫罗波尔)第247团的另一个营,因8月9日没有当地的火车站可以使用,其向南机动被耽误。位于俄罗斯欧洲纵深乌里扬诺夫斯克(Ulyanovsk)的第31独立空中突击旅的一个营的空运也不得不等待。俄罗斯的运输机优先保障将部队运到北奥塞梯,而不是阿布哈兹。

  在格鲁吉亚冲突开始时,沙马诺夫仍然是作战训练部部长。现在他被任命为正派往阿伯卡茨的空降兵部队的指挥官(目前尚不完全清楚是由谁任命的)。对于俄罗斯的任何高级军官来说,这都是一次极不寻常的角色转变。沙马诺夫在8月9日下午1时接到命令后,从莫斯科飞往阿布哈兹。当他在当天晚些时候到达时,出现在那里的部队仅有俄罗斯当初维和部队中3个营、来自奥恰姆奇的后备空降兵部营和第45独立侦察团的一些特种部队。一些特种部队已经越境进入格鲁吉亚,随后呼唤空中打击——使用只提供给特种部队的通讯设备——摧毁了格鲁吉亚的一个BM-21“冰雹”(GRAD)火箭炮连(已经开火)。第45独立侦察团的其他军人摧毁了格鲁吉亚停在塞纳基地面上的飞机,占领了波季港,停泊在哪里的巡逻艇被摧毁。

  沙马诺夫抵达时面临着一些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他本人和所指挥部队的通信条件相当差。例如,他不能同从新罗西斯克出发,横跨黑海输送第108团的一个营的登陆舰保持联系。他最终通过海军部队转发信息同这艘登陆舰建立联系。这个营终于在8月10日上午6时30分停靠在奥恰姆奇拉,然后部队下船加入该团的另一个营,即维和部队的备用部队。这两个营到了中午进入阿伯卡茨的特克瓦尔切利(Tqvarch'eli)地区的营地。

  俄罗斯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作战的部队都存在通信问题。这不仅是格鲁吉亚可以阻塞俄罗斯无线电通信的结果,也是通信——部队内部和各梯队之间——能力差的结果。俄罗斯部队不仅缺少网络中心能力(network-centric capability , NCC),也没有足够的班组级战术无线电台。这种整体通信能力缺失及其对指挥与控制的不利影响,可能已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例如,第76师的一个空降兵营,失去了无线电联络,在没有收到命令的情况下独立作战,已经从南奥塞梯越境进入格鲁吉亚,逼近格鲁吉亚不设防的首都第比利斯。这已经引起当地政府逃离。如果这个营到达了这座城市,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战略后果(包括北约可能参与这场战争)。幸运的是,这个营停了下来,当时一名高级指挥官乘吉普车赶上他们,并命令其停止前进。

  沙马诺夫也注意到了其他缺陷。他所指挥的部队缺少使他们可以在黑暗中作战的夜视辅助设备。短缺的装备还有狙击步枪和侦察设备——特别是无人机。目标捕获设备和激光指示器也不够用。激光指示器能使空降兵部队可以准确地指引飞机上发射的弹药。事实证明,空降兵部队配备的履带式车辆容易受到地雷破坏。尽管这些车辆具有增强的机动性,但是它们的装甲防护不足以抵御格鲁吉亚的坦克和反坦克武器。车辆存在问题,再加上防空和反坦克武器普遍短缺,意味着空降兵部队的攻击和防护能力都不足。

  然而,尽管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装备缺陷和问题,但是俄罗斯这些空降兵部队还是清楚地展示出高水平的职业化。空降兵部队反应迅速,已经以良好的秩序部署到战场,它们较好地完成战斗任务,明显比同其并肩战斗的俄罗斯地面部队更加训练有素。

  建议的空降兵部队组织变革

  作为俄罗斯与格鲁吉亚间战争的结果,俄罗斯军事改革的整体步伐——在这场战场前就已经开始,但进展缓慢——急剧加快。因为在这次军事冲突中暴露出俄罗斯军队的整体弱点,保守派将军们或多或少地减少了对改革的抵制。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曾长期追求的军队新面貌最终可以成形。在由军队等级层次组成的梯次编队方面,先前的“军区-集团军-师-团”向下指挥与控制体制由现在的更加简单、快捷的“军区-作战司令部-旅”指挥与控制体制所取代。2010年10月,俄罗斯的4个战略司令部取代了6个军区。从理论上讲,现在俄罗斯军队整个指挥与控制应该更加精简:具有较少的指挥层次。然而,旅的组建是最重要的革新。美国和英国陆军,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放弃了师体制,而将旅作为独立的基本战术单位。旅体制似乎更适合执行冷战后战争中的干预任务,在西方国家的军队中越来越普遍。但是在俄罗斯,这种变革一直受到总参谋部中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然而,俄罗斯与格鲁吉亚间的这场战争,最终迫使反对者改变立场。旅——规模较小,更加容易控制,具有更强的灵活性——是任何庞大的陆军实施快节奏机动作战的首选,包括俄罗斯军队。行动迟缓的师被看作是不合时宜的编制。师难以指挥且不灵活,前线所需要的装备通常集中在师一级。甚至是地面部队的将军们现在也认识到,旅编制是军队的发展方向。

  因此,师逐步从俄罗斯地面部队的战斗序列中消失。从2008年年底开始,俄罗斯的203个地面部队师被整合缩编成仅83个旅。当然,这些老式的师无论如何都很少能够满编和准备好执行军事行动(它们中的大多数只是骨干编队)。另一方面,83个新的旅都将满编并处于永久战备状态,这可能有些乐观。

  与此次地面部队重组相一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师应以同样的方式重组——基本上标志着空降兵部队作为一个独立兵种的结束。空降兵部队的4个师也被重组为旅,驻扎在图拉的第106师到2009年12月1日被完全解散。这个空降师被选作削减,原因在于其各个等级的合同制军人都是最少的。关于如何处理其所属的各个团,两种方案被提出来。第一种方案是,它们应重新调入其他空降兵师。第二种方案是,它们应被分开,其所属部队配属给各个军区,在那里它们将成为新的快速反应直升机输送突击旅(非空降兵部队)的核心。俄罗斯的6个军区(当时的编制)内都将驻扎一个这样的旅。为准备实施上述两种方案,2009年初第106师就停止招募新兵,许多军官开始到其他地方任职。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剩下的3个师——第7师、第76师和第98师——应改组成旅,然后分布到各个军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俄罗斯各地都有空降兵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和战斗潜力,而不是所有的空降兵部队都只驻扎在该国的西部。这种做法的战略影响相当深刻。从本质上来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将不再受政治军事中心控制,其部队将处于各个军区的指挥下。从战略角度看,这也意味着,如果俄罗斯最好的作战部队——空降兵部队——不驻扎在该国西部,那么政治和军事精英必定不再将北大西约组织看成潜在的敌人,而是更多将北京政府看成潜在的敌人。

  然而,2009年5月沙马诺夫接替叶甫根尼耶维奇被任命为空降兵部队司令后,这种分散空降兵部队的做法受到阻挠。叶甫根尼耶维奇已被解职,基本上是因为他反对分散空降兵部队。但是,沙马诺夫也反对这种提出的变革。他特别强调,事实上空降兵部队已经作出的必要结构调整领先于地面部队被要求的结构调整。前空降兵部队总司令科尔马科夫已经提出了许多变革,这些变革在格鲁吉亚战争后才在地面部队中实现。科尔马科夫通过将先前保留在师一级的炮兵装备和侦察分队配属给空降兵营,使它们能够更加独立地自我维持。另一个反映了西方国家军队做法的举措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自第一次车臣战争以来,一直以加强营的编组进行战斗,而不是以团。沙马诺夫自己认为营是实施现代战争的最佳战术单位。此外,沙马诺夫主张,空降兵部队已经只有四个指挥层次——空降兵部队军事委员会/师/团/营——这种安排使命令迅速下达到战术一级。他说,因此将空降兵师转换成旅不存在任何具体的合理性。

  由于沙马诺夫认为空降兵部队在要求进行的结构改革方面领先于地面部队,所以他能够有力地说服国防部空降兵部队应该保持现状。但中,沙马诺夫制止这种变革的真正力量不是其理由,而是其政治靠山。俄罗斯总参谋部不大可能反对某个显然提出有力论据的重要人物的意愿,而且这个重要人物也是普京所喜欢的。因此,就在沙马诺夫成为空降兵部队总司令后,已经提出的彻底大变革被取消了。

  沙马诺夫个人基本上拥有中止提出的空降兵部队重组的权力:叶甫根尼耶维奇不能阻止这种变革,而沙马诺夫却可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可以保持其师/团编制,而不是采用旅体制或者被分割。事实上,这一体制改革进程逆转了过来。2009年5月,俄罗斯国防部最终下达了第106师不应被解散的命令,其已经到其他地方的部队和军官接到返回图拉的命令。而且,沙马诺夫现在已经获批按照其认为合适的样子塑造空降兵部队。俄罗斯的军事政治领导人已经全权委托沙马诺夫发展空降兵部队。考虑到这种自由和吸取格鲁吉亚冲突的教训,沙马诺夫精简了空降兵师。现在这4个师——无论是空降师还是空中突击师——每个都有相同的基本结构:2个战斗团,1个炮兵团,1个防空导弹团,1个战斗工兵营,1个信号营,1个维修营,1个后勤支援营和1个医疗连。新出现的防空导弹团(装备箭-10系统)取代了先前的防空导弹营,说明这些空降兵师加强了防空能力。另一项变化是,现在各个师都编配了1个侦察营,而不是只编配1个侦察连。在此之前,人们认识到俄罗斯的师整体缺少侦察和情报收集能力,特别是空降兵部队的师(考虑到其部队通常担任先锋)。

  按照俄罗斯前空降兵侦察部门负责人帕维尔•波波夫斯基赫(Pavel Popovskikh)的说法,俄罗斯空降部队传统上低估了“看到山那边”的必要性。他指出,在美国空降师中,大约20%至25%的人员执行侦察(以信号情报、电子情报和空中、战术情报的形式)任务。相比之下,在他于1997年离开空降兵部队时,这些师中大约只有8%到9%的兵力用于执行侦察任务。那时,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每个师仍然有其自己的1个侦察营。当这些营被单纯的连所取代后,如波波夫斯基赫所说,各个师执行侦察任务的人数仅占总人数的4%到5%。出现这种侦察作用不被重视的原因在于,接任波波夫斯基赫的一名空降兵部队将军对现代战争的机动性以及发现与标注目标的必要性认识不足。这种心态所导致一种特定结果和格鲁吉亚战争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即空降兵部队几乎完全缺少无人机——包括大型和小型无人机,这种现象在俄罗斯军队内部也非常普遍。

  俄罗斯各个军区/战略司令部所需的空中力量存在方面仍然有问题。虽然现在各战略命令部内没有实际驻扎空降兵部队的旅或者由它们控制,但是它们仍然希望地面部队应该有自己的直升机输送空中攻击旅。如今,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要求空降兵部队帮助训练将配备这些旅的地面部队人员。人们希望,空降兵部队将向这些学员灌输珍贵的“空降兵精神”。

  沙马诺夫现在设想的战略方案是,如果俄罗斯受到地面入侵力量的攻击,将有4个层次的陆基防御。第一线将由边防部队防御。之后,将由当地军区/战略司令部的快速反应空中突击旅防御,它们由空降兵部队训练。下一层防御部队将是真正的空降兵部队,它们将抵达战场协助这些旅。最后的防线应包括当地地面部队的摩托化步兵旅。

  虽然沙马诺夫阻止了对空降兵部队进行全面改造,但是这并不是说空降兵部队已经彻底脱离了格鲁吉亚战争后的改革。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已经失去对支援勤务——医疗和文职人员的控制,现已使用了使俄罗斯语言中一个词“业务外包”。尽管遭受了这些小挫折,但是沙马诺夫还是通过纯粹的个人力量(但具有明显的政治支持)实现了全面意图和目的,沙马诺夫似乎设法说服了国防部、总参谋部和其他政治人物,已经提出的改革建议考虑不周全,至少对空降兵来说是这样的。此外,沙马诺夫不仅阻止了空降兵部队被削减和瓜分,而且还使空降兵部队更加强大,补充了更多的武器装备。

  格鲁吉亚战争后空降兵部队的变革

  在格鲁吉亚冲突后实际结构改革之后,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明显出现了其他方面的变化。其中的一些变化是长期以来一直寻求的,并终于因这场战争的催化作用而得以推动。其他的一些变化是这场战争败露出的效率低下的直接结果。这些变化可以从通讯设备、战斗车辆、无人机和培训制度等方面进行研究。

  通讯设备。

  以前的军队认为只有军官才能配备无线电台,各辆装甲车辆之间可能严重依靠信号进行通信。自格鲁吉亚冲突以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内部的指挥与控制发生相当深刻的变化。为了应对在格鲁吉亚战争中出现的通信故障,尤其是考虑到它们可能引起的战略后果,俄罗斯空降兵在这方面进行了某些革新。现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目标是为所有单兵配发通信范围在10公里左右的“阿维杜克”(Aveduk)战术无线电台。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通信方面存在的另一个突出问题——俄罗斯其他部队也都存在——是缺少现在西方国家军队日常运用的某些网络技术。考虑到俄罗斯陆军甚至连基本的无线电台都不够用,其没有任何网络中心能力(network-centric capability, NCC)也就丝毫都不令人感到吃惊了。事实上,俄罗斯陆军的所有指挥层次一直无法联系起来——从最高层的将领到前线的军士——这在格鲁吉亚战争中更加明显暴露出来。俄罗斯陆军显然需要发展自己的网络中心能力。

  俄罗斯陆军需要的这些构成网络中心能力的高科技系统不可能在一夜间获得。俄罗斯国内的军工业复合体正在努力生产这些必要的系统。俄罗斯任何网络中心能力必需的系列卫星仍然没达到标准。俄罗斯的“格洛纳斯”系统(Global'naya Navigatsionayya Sputnikovaya Sistema, GLONASS)(相当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一直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主要轨道卫星的数量一直不足。

  然而,“格洛纳斯”系统也正在发展。俄罗斯正在发射新的“格洛纳斯”卫星,以取代那些已经失去的卫星,也正在为军队提供有助于形成网络中心能力的新系统。然而据估计,至少还需要5年时间,俄罗斯军队才能拥有和美国军队目前相当的网络中心能力。

  过去几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一直最先接收建立网络中心能力所必需的系统和技术。2010年3月,在新网络中心能力战术指挥控制系统首次使用期间,第76师进行了一次小型战术级演习。它建立了“格洛纳斯”系统、前线部队、无人机操作员、当地炮兵和其他装备之间的联系。预定下一支接收网络中心能力的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将是第7空中突击师。

  战斗车辆。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组织文化中一贯青睐使用重型装备。西方国家的空降兵部队一直研究如何带着尽可能少的装备行动,他们只驾驶一些轻型侦察车,而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往往强调作战地带的生存能力,而不是轻便性。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继承了前苏联军队的冷战思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认为,他们空降到敌人(即北约)前线后方之后,在得到后继地面部队支援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应当能够保护自己。因而,生存能力成为关键因素。因此,我们看到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装备搭载各种武器的战斗车辆、小型自行式和牵引式火炮。沙马诺夫支持这种生存能力构想。他注意到其所属空降兵师缺少重型装备并希望改变这种状况。实际上,沙马诺夫已经增加了所属师的防空导弹部队规模,这显然证实了其上述想法。这种理念中一直固有一项突出的矛盾。这些车辆和武器一定要足够轻,以便在维持适度的进攻与防御作战时,既可以空运又能够空投。

  近30年来,BMD(俄语Boyevaya Mashina Desanta的缩写,意为步兵战车)系列履带式装甲运兵车(采用铝合金)一直作为俄罗斯空降兵的运输/防护工具。这些车辆可以在托盘上进行空投。4-12型降落伞衣系住这种托盘,在着陆前的最后几英尺利用火箭快速降低速度。在前苏联时期的演习中,BMD步战车的乘员偶尔也坐在车内被空降。这自然具有相当大的风险。当时的想法是,车辆一旦着陆,就需要立即加入战斗。乘员与车辆一起空投节省了在地面上乘员与车辆结合的时间消耗,如果它们分开空投,着陆后可能会相距几百米。

  2010年4月,俄罗斯空军兵部队近7年来首次3辆BMD-2步战车内搭载乘员(驾驶员和指挥员)空投。现在,俄罗斯国内也出现了一些关于BMD步战车空投方式的讨论,认为BMD步战车空投时不仅应搭载驾驶员和指挥员,而且应搭载所有乘坐人员(6名军人)。俄罗斯空降兵最近的一次步战车空投在2011年3月12日进行,这12辆步战车属于第106师——但是车内都没有搭载乘员。

  在格鲁吉亚战争期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没有空投任何人员或者车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参加此次战争的所有人员和物资都是通过运输机、船舶或者火车抵达战区。然后,人员乘坐本部队的车辆,在没有任何地面部队的坦克伴随下进入交火地带。

  沙马诺夫已表示,对空降兵部队的履带式战斗车辆(全部都是履带式)在此次战争期间表现感到失望。他对最新的步战车改型BMD-4(装备1座100毫米火炮,采用优于BMD-2和BMD-3的装甲)也感到不满意。BMD-4步战车于2004年首次亮相,正逐渐取代老式的步战车。沙马诺夫对所有BMD系列步战车在格鲁吉亚战争中的表现不满意的原因在于,一旦它们的履带受到破坏,特别是地雷攻击后,将会停留在原地。另一方面,轮式装甲运兵车在受到大量破坏时才会失去所有机动性。BMD-4步战车的发动机也存在问题,它容易起火,这在格鲁吉亚战争爆发前就被指出来。俄罗斯的BTR-90、BMP-3以及BMD-3等其他装甲运兵车也采用这种型号的发动机。沙马诺夫警告说,他将拒绝再接收任何采用目前这种发动机的BMD-4步战车,这说明BMD-4步战车在格鲁吉亚战争期间没有“完全满足机动性和安全性的要求。”

  BMD-4步战车也存在可运输性和生存性之间失衡的问题。沙马诺夫认为BMD-4的重量(15吨)过重是一个问题,事实上老式BMD-3步战车的最近升级已经将其重量增加到13吨。这对它们的可运输性、空投性以及空降兵部队的战略到达范围等都产生附带影响。多余的重量意味着俄罗斯的主力运输机伊尔-76(北约称为“耿直”)只能运输两辆这种步战车并且作战半径缩减,而且俄罗斯空军的空中加油能力也非常差。

  俄罗斯空降兵的装备中不只是装甲运兵车存在超重的问题。空降兵部队的师属防空营扩编成防空团(采用BMD-3步战车底盘搭载SA-10M3型防空导弹),自然会增加整体重量。这使得空降兵师更难以运输。新型火炮也增加了整体重量。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一直编有炮兵,它们装备2S9型“诺娜-S”(Nona-S)120毫米自行迫击炮(装在BMD-3步战车底盘上)已经有一段时间。然而,自2006年以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开始用2S25型“章鱼-D”(Sprut-D)125毫米自行火炮/反坦克炮取代它们。这种火炮采用T-72坦克和T-80坦克相同的底盘。目前,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第76师和第98师都装备了“章鱼-D”(Sprut-D)125毫米自行火炮/反坦克炮(也采用BMD-3步战车底盘)。“章鱼-D”125毫米自行火炮/反坦克炮具备两栖性能,从技术上讲可以空投,但是直到应对其重要的必要降落伞技术开发出来之前,它像BMD-4步战车一样仍然不能被空投。伊尔-76运输机可能运输两辆“章鱼-D”125毫米自行火炮/反坦克炮。沙马诺夫曾经表示,因为伊尔-76运输机只能运输两套这种系统(而不是他所希望的3套),那么“章鱼-D”125毫米自行火炮/反坦克炮将不会出现在俄罗斯空降兵任何第一波次的空中运输中。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车辆方面还存在另一个问题。虽然它们正变得越来越重,但是也逐步安装更加敏感的电子设备。这些设备不适合进行空投。当俄罗斯这样流失大量的降落伞技术专业人员——包括托盘建造和用于紧急减速的火箭阻燃剂相关的专业人员时,就要进行一次升级。事实上,在前苏联解体后,以前制造降落伞和相关设备公司现在已经不在俄罗斯境内,与许多其他俄罗斯军工行业,该行业也受到不利影响。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目前正在等待国内降落伞制造商生产可以空投更新型车辆的装备。它们将还要等待。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不会遵循西方国家军队的做法,即认为装甲车辆不应该被空投。在俄罗斯空降兵的组织文化中,可空投性显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要素。

  像BMD-4步战车和“章鱼-D”125毫米自行火炮/反坦克炮等采用履带式及相关技术的车辆,它们的重要带来诸多问题。当然,轮式车辆代表了一种轻型的选项,并且日益流行——考虑到实际上它们在受到地雷和简易爆炸装置(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 IED)攻击后,仍然能保持机动性。沙马诺夫曾经说,他的侦察部队将很快开始接收GAZ-2975“虎”式(4×4)装甲运兵车以取代BMD系列步战车。俄罗斯的地面部队和内政部部队最近接收了这种车辆。沙马诺夫还喜欢法国VBL(4×4)和VAB(6×6)系列轮式装甲车辆,并希望看到俄罗斯能够生产相似型号的车辆,即使是获得许可生产VBL和VAB系列轮式装甲车辆。意大利依维柯公司也为俄罗斯普通部队生产LMV M65型“猞猁”轮式装甲车 (4×4),其中的一些装备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俄罗斯卡马斯(Kamaz)卡车公司不久将依据许可生产LMV M65型轮式装甲车。

  在这方面,沙马诺夫展示出了其不同于俄罗斯许多将军的哲学观点——为了使其装甲兵部队获得最好的装备,愿意接受(尽管他具有仇外倾向)可能需要购自国外的装备。 此类购买国外装备在俄罗斯国内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一直以来,前苏联/俄罗斯认定其能够生产世界上最好的军事装备。但是这种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最近现实情况所排斥,即为了俄罗斯军队快速实现现代化,必须采用快捷的采购方式。此时,俄罗斯工业根本就不能在国内生产部队所需要的各种军事技术装备。

  尽管按照西方国家的惯例开始接收轮式装甲运兵车,但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领导人不认为他们可以充分依靠轮式车辆。这方面的想法是,俄罗斯的陆军,包括空降兵部队,可能被要求到道路条件非常差的地区作战,特别是该国的东部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履带式车辆将具有远远超出轮式车辆的机动性——这并不是西方国家军队所考虑的一个实际问题。事实上,沙马诺夫对这个问题也非常关注,他打算为那些注定主要在俄罗斯西部地区作战的部队(如第76师)装备轮式车辆,同时,为那些注定要到东部地区作战的部队装备轮式车辆。

  毫无疑问,最近几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已经大量接收了新车辆。2009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共计接收700多辆新车辆,包括100辆经过升级的BMD -2步战车,18辆“诺娜-S”120毫米自行迫击炮和600辆卡车。

  无人机。

  参与格鲁吉亚战争的所有俄罗斯部队都非常缺少无人机。俄罗斯部队的基本侦察受到阻碍,火炮和飞机的直接开火需要这种观察能力。在许多情况下,俄罗斯部队是盲目参加战斗。

  格鲁吉亚的确有无人机,俄罗斯部队发现他们没有装备可以攻击它们。如ZSU-23型(有效垂直射程1.5千米)等防空火炮不能打到格鲁吉亚的“赫米斯”(Hermes)等无人机,因为它们的飞行高度相当高(3000米以上)。俄罗斯的热寻的防空导弹,如SA-18“针”式(Igla)便携式防空系统(MANPAD),也不能击落格鲁吉亚的无人机,因为它们无法锁定那么小的目标。格鲁吉亚的无人机在不会受到攻击的情况下自由飞行。

  至今,俄罗斯军队已经付出的巨大努力来获得更多的无人机。然而,俄罗斯工业在开发切实可行的系统方面进展很慢,尽管近年来其获得了大量的投资。国内无人机的不足迫使俄罗斯军队再次向国外寻找卖家,并已经从以色列购买了许多无人机。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采用这些无人机方面一直走在前列,并且其军人现在已经开始进行以色列产无人机(“鸟眼”400型,I-View MK150型和“搜寻者”MK Ⅱ型)训练。这些无人机最终将装备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师属侦察营。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无法击落格鲁吉亚的无人机,也引起了一些新想法的出现。沙马诺夫再次提出前苏联时代空降兵部队采用的载人悬挂式滑翔机的想法。他认为,单人型悬挂式滑翔机可以充当侦察角色——搭载1人悄悄飞行,此人可以看到完整情形,而不是只看到电视屏幕上有限的图像——如无人机等。沙马诺夫也希望看到机械化作战悬挂式滑翔机装备部队。这些悬挂式滑翔机也是由前苏联军队首先运用,事实上,格鲁吉亚军队在阿布哈兹与格鲁吉亚间的1992-1993年冲突期间使用了这些装备。沙马诺夫设想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装备几百架这样的滑翔降落软翼机,其中的一些搭载飞行员和炮手。搭载炮手主要是为了击落各种类型的小型无人机,在格鲁吉亚战争中,事实证明俄罗斯军队的对抗措施无法对其构成威胁。

  其他设备。

  为了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之处,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正在获得更多的夜视和激光定位设备。俄罗斯还为空降兵部队采购了英国和澳大利亚产的狙击步枪。俄罗斯工业看来不能制造出这类武器的高标准枪管。然而,沙马诺夫非常渴望实现以色列空降部队所有伞兵离机后都能进行40千米受控水平空中机动的水平,已经为其某些部队采购了将实现至少20至30千米飞行的运动降落伞。

  训练方面。

  自格鲁吉亚战争以来,除了训练新采购的技术装备外,俄罗斯空降兵涉及到的一项新的具体训练是海军舰艇登船训练。驻扎在诺沃西比尔斯克的第7空中突击师正每年进行3次登陆舰装载和卸载训练。该师的高级军官也加强了与黑海舰队(Black Sea Fleet)参谋部门的联系,这在代号为“高加索-2009”(Caucasus-2009)的军事演习中表现尤为明显。有趣的是,尽管第98师没有直接参与格鲁吉亚战争,但是在2010年8月,该师演练了所有最初干预任务都会出现的情况——即空投一个编配32辆战斗车辆的加强营(800多人)。此外,考虑到俄罗斯最近对北极地区感兴趣,沙马诺夫已经讨论在各种能够想到的北极地区极地条件实施空降。

  如前所述,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被要求去训练地面部队。事实上,目前不仅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人员正在培训最终要加入地面部队新的空中攻击旅的那些人员,而且设在梁赞(Ryazan)的空降兵部队军士培训学校也承担了空降兵部队自身的军士和地面部队的军士的培养任务。当前,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100名军士和地面部队的大约200名军士正在梁赞接受培训。

  空降兵部队的人员配备

  在过去2年左右的时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没有像地面部队那样大幅裁减军官数量,已经躲过了人员显著减少。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军官几乎没有被裁员。但是,35000多名空降兵部队士兵没能完全逃脱此次裁军,尽管他们有很高的知名度,也很受欢迎。俄罗斯空军兵部队也不能幸免军队更为普通面对的那种普通士兵配备问题。这类问题正在影响,并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影响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作战能力。

  叶利钦总统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实施的最初举措,即将俄罗斯军队从以义务兵为基础转型为以职业军人(志愿兵)为基础,已经正式失败。俄罗斯军队没能招募到足够的年轻男子。主要障碍是薪酬太低和没有合适的住宿条件。虽然在该计划的早期阶段,招募工作实施得相当不错,但是一旦人们意识到承诺没有兑现,这项工作就难以继续实施。第一波的热情变淡之后,随后的招募进展相当困难。此外,一旦合同制军人了解到他们参军之后是为了什么,就完全失去了签订第二个3年期服役合同的热情。绝大多数合同制军人完成服役期后,就马上离开军队。而且,更糟糕的是,俄罗斯政府开始了减少对军队职业化进程的拨款。虽然如空降兵部队等兵种能够在3年或4年前,实现所属部队几乎完全编配合同制军人,但是它们现在已经必须回到较大比例配备义务兵的过去。当初有希望实现的目标,即到2011年俄罗斯所有空降兵部队将完全编配职业军人,已经被证实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以及整个俄罗斯军队所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是,普京为了获得选民的支持,开始将义务兵服役期从2年缩短到仅1年。下一步的目标将是义务兵完全消失。毕竟叶利钦和普京都期望,一旦招募到足够的合同制军人,军队实现彻底职业化,那么将不再需要义务兵。因此,将义务兵服役期减少到只有1年,仅仅被看作是全面取消征兵制度道路上的一块“垫脚石”。因此,俄罗斯政府没有真正考虑到将义务兵役期减少到1年的现实后果。然而,随着职业化进程停滞不前,俄罗斯军队受到1年制义务兵的困扰。首先,俄罗斯没有足够数量的合同制军人来建设一支高效且训练有素的职业化军队。俄罗斯军队所拥有的只是大量1年制义务兵,但是他们不能被培养成具备任何熟练技能。对于空降兵部队等兵种,以其昂首阔步、技能和战斗精神为骄傲,如果它们编配太多的这种短期服役义务兵,那么将面对保持上述特殊素质的巨大困难。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现在不得不接受这种混合编配人员的原则,即合同制军人和义务兵同在一个单位内工作。但是,就这方面来说,空降兵部队的情况较地面部队的情况要好些。俄罗斯军队的招募部门开始青睐空降兵部队,将更大比例的仍然会签订合同的军人送到空降兵部队。因此,现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各层次的合同制军人比例明显高于地面部队。目前给出的数字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总人数的30%左右是合同制军人。第76师师长说,2010年12月其所属某一单位中合同制军人占到了总数的40%左右。

  但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合同制军人比例从2007年的90%降低到现在的仅30%,肯定会对其战斗力造成不利影响。事实上,法律规定带来另一个严重的问题。俄罗斯法律禁止大多数义务兵参加俄罗斯境内(如车臣)和境外的作战行动。这使得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准备执行任务时有点左右为难。

  沙马诺夫不想看到其所属部队出现混合编组。他指出,“不可能将两种军人编在一起,我们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或者那种方式”。但是即使是沙马诺夫,也不能改变这种基本的现实。

  俄罗斯1年制义务兵所产生的另一个问题是人员经常剧烈变动。原因在于,如果义务兵服役期减半,为保持军队的规模,一年两次征召的义务兵数量就必须翻倍。从而,同时离开所在单位的人数也会翻倍。在撰写本文时,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每6个月就会失去其原有总人数的20%至25%左右,并且仅接受3个月训练的新义务兵取代他们。2010年春天,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接收了大约9500名义务兵,然而相同数量的老兵离开部队。2010年秋天,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人员变动情况大致相同。因此,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每6个月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员发生变动。这种人员快速变动必然对各单位造成干扰并降低其凝聚力。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目前正遭受这些问题的困扰,第76师师长伊戈尔•维诺格拉茨基(Igor Vinogradskiy)上校的评论反映出这种情况。他诚恳地谈到其所在师内士气和纪律相关的问题。他丧气地说,“我们无法实现令人满意的内部秩序。”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内部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少军士。随着义务兵服役期变为1年,几乎是不可能从义务兵中培养出令人满意的军士。他们只会在一个单位呆上9个月,也只能在短暂的时间内获得较少的经验。再加上,部分多合同制军人实际上与社会格格不入,他们为了躲避失业或者走出落后的农村而签订服役合同。这些人也不是培养成军士的好材料。那么,军士来自哪里呢?

  俄罗斯在梁赞新成立的军士训练学校的首期军士于2011年毕业分配到部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总体形势。成立这所学校原是为了缓解目前征兵体制的一个重大问题——无法产生基层指挥人员。那些想要成为军士的合同制军人在那里学习3年的课程。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目前正从合同制军人行列中发现可以成为军士的材料,因为最近招募的想要成为军士的合同制军人将在梁赞度过3年!沙马诺夫已经表示,考虑到人员混合编组情况与梁赞士官训练学校的培训人数,到2015年他的空降部队情况将有所改观。

  沙马诺夫还说出了另一项积极因素。为了弥补义务兵服役期变为1年后人员的不足,现在每年征召的年轻男子是几年前的两倍,俄罗斯现在的征兵网也撒得更宽。反过来,这意味着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正接收更高素质的人员。即使是那些以前免于兵役的受过良好教育的男子,现在也正被征召入伍。事实上,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在2010年春季征兵中接收的人员大约10%接受过大学教育。这是一种相当好的变化,特别是出现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正接收越来越多的尖端技术设备之时。这些装备需要具备技能和智能的操作人员。

  在军官方面,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正在设法减小军官同其他职级人员的比例。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4500 名军官占到其总人数的大约10%到13%,以至于军官同其他职级人员的比例为1:6.11。但是,400名军官实际上担当部队所缺的军士角色。沙马诺夫说,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14000个军士职位,目前只有一半的有人担任。同样,梁赞军士训练学校毕业的首期军士的到来改善了这种情况,尽管他们的人数有限。梁赞军士训练学校每年只能为空降兵部队培养100名左右的军士。

  空降兵部队的战备

  任何特定单位或者编队的实际战备状况是俄罗斯军界持续关注的话题。由于在格鲁吉亚冲突中,俄罗斯地面部队花费了太长的时间才转入作战状态,所以现在反应时间已经成为判断部队效率的首要标准。“永久战备”的赞誉简单地用来描述俄罗斯几乎所有陆军部队的状况,包括83个新改编的陆军旅。对于俄国人来说,这意味着处于“永久战备”状态的部队在接到任何开动命令的1小时内,就可以走出军营大门。显然,这样的说法必定会受到怀疑——即使是已经处于戒备状态的西方国家职业化军队,行动如此迅速也会有麻烦。例如,英国的经验表明,任何被指定为陆军先锋部队的营(在任何特定时间将只有1个)预计在24小时内能走出军营,肯定不会是在1小时内。所以说,整个陆军在接到命令后1个小时内可以出发的观点,基本上是荒谬的。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似乎对战备相关问题的困难有着更好的理解。原因在于,事实上空降兵部队比地面部队更可能被要求立即采取行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军事委员会已经颁布法令,各个师和第31独立空降旅都应有一个伞兵营或者空中突击营作为“先锋营”。它们在接到通知后很短时间内就能出发。沙马诺夫自己曾经说过,这些营应配备能够得到的最好装备;编配该师或者旅内最有经验的军人;合同制军人应至少占到总人数的70%。除了这5个营以外,沙马诺夫也明确表示,另外4个营也将处于永久战备状态。他对永久战备这个词的定义为更迅速、更可靠——考虑到那些单位将有至少12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这种安排的结果是,其他的空降兵部队营将配备较差的装备;将编配更大比例的义务兵;无疑训练也将较差。此外,因这些营事实上被指定为二流部队,自然而然地遭遇士气下降的问题。所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所有师内各种营之间将会有明显的本质差异。

  空降兵部队的飞机

  最近,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可以使用的飞机方面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与格鲁吉亚冲突的联系不是特别紧密,但它们仍然值得注意。

  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投送到跳伞的作战地带的运输机通常是伊尔-76运输机,这些运输机是空军的装备。在重要的训练演习和军事行动中,空降兵部队可以使用这些飞机。从2008年将空降兵部队运送到格鲁吉亚战场的反应时间来看,俄罗斯空军适应纳空降兵部队不存在太大困难——是以反应时间,而不是以实际空运能力来看。目前,俄罗斯空军一次只能够空运1个空降兵团的人员和装备(空投1个空降兵连及其6辆BMD装甲运兵车需要6架伊尔-76运输机)。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还使用其他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空降兵部队的飞机使用问题已经成为一些辩论的论题。

  固定翼飞机。

  尽管沙马诺夫在保护和扩大空降兵部队方面实现了许多目标,但是其并不总是能以自己的方式实现目标。虽然他有着强大的民事官员作为靠山,但是俄罗斯国防部和总参谋部有时也能够阻挠其愿望达成。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用于培训的飞机方面,肯定是这种情况。

  在重大演习中,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人员使用伊尔-76运输机进行跳伞训练。2009年,空降兵部队使用这种飞机进行3.5万次跳伞。然而,在一些不太高调的训练中,空降兵部队通常使用老旧的安-2和安-3运输机(都是双翼飞机,也都被北约命名为“小号手”)。2009年,空降兵部队使用这些老旧飞机进行15.4万次跳伞。伊尔-76运输机一直是俄罗斯空军的装备,这些安-2和安-3运输机直到最近才属于空降兵部队指挥。因此,安-2和安-3运输机不断地用于空降兵训练。如果某一天的天气恶劣到这些飞机不能飞行,那么此次飞行将一直推迟到第二天。然而,2009年年底,在沙马诺夫试图阻止的一次提高效率改革中,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7个安-2和安-3运输机中队和3个机场被移交给空军司令部。这一举动自然会对空降兵部队的训练产生不利影响。也就是说,如果因恶劣天气原因,已经被预定的飞行被取消了,现在空降兵部队必须重新预订空军让其使用这些飞机的其他时间。这种新的体制没有灵活性。沙马诺夫目前正在寻求将这些空中装备重新划归空降兵部队控制,或者至少归地面部队控制。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的现状似乎得到一些同情。虽然现在还不清楚空降兵部队是否可以恢复对训练飞机的控制,但是沙马诺夫说,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已经同意组建运输航空兵大队,并将其配属给驻扎在乌里扬诺夫斯克的第31独立空降旅。这意味着,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这支最容易实施空运的最轻型部队,将一直可以随时利用现成的空降装备。

  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方面,也有其他的有利消息。根据目前建设整体军事现代化的“新面貌”计划,俄罗斯计划在2011至2020年间使空降兵部队可以使用新升级的伊尔-76运输机;数量众多的安-124“鲁斯兰”(Ruslans, 北约代号“秃鹰”)运输机;30至40架新安-70运输机(目前处于原型机开发阶段)。这样的承诺正在兑现。但正如沙马诺夫沮丧地指出的那样,“这只是计划,是否能够实现不是由我来决定的。”

  旋转翼飞机。

  1990年,俄罗斯所有军用直升机从由空军控制变为由地面部队控制。当时,这似乎是合理的。然而,在2003年,米-26运输直升机在车臣被击落(121人死亡)。也许是作为惩罚,地面部队的所有直升机(大约2000架和10个基地)重新移交给空军。此次直升机移交对空降兵部队造成影响。2006年,第7师和第76师重新被指定为“空中突击”师的主要原因在于,它们在执行突出任务时应由地面部队提供直升机。行动中用到的直升机将是执行运输任务的米-8(北约代号“河马”)直升机,执行攻击任务的卡-52“短吻鳄”(Alligators, 北约代号“噱头”)直升机或者米-28N“黑夜猎手”(Night Hunters, 北约代号“浩劫”)直升机。但是俄罗斯空军尚未提供这样的直升机,而且肯定也不会从空军移交给空降兵部队。这里涉及到许多问题,事实上,自从俄罗斯空军进入快速喷气式阶段,直升机机群已经被忽视。俄罗斯空军司令部似乎不知道用直升机干什么,而且直升机机群也不能有效运行。如果沙马诺夫能够实现目标——这似乎可能性不大——那么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将至少能对一部分直升机进行更多控制。这将导致第7师和第76师的战斗潜力明显增加(尽管它们的重型装备不能用任何主要直升机运输)。

  结论和政策影响

  近年来,俄罗斯陆军一直受到某些相当激进变革的影响,特别是自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间爆发战争以来。俄罗斯地面部队难以应付其被要求实施变革的性质和程度。尽管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实施了同样的变革,然而其变革非常有限,有时甚至是积极的,增加了其可以使用的装备数量。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实质上没有减少规模并且保留了基本结构。出现这种程度非常有限的变革,主要是由于弗拉基米尔•沙马诺夫个人的影响力,他所发挥的作用极其重要。事实上,他对空降兵部队这一重要军事组织变革进程的影响,似乎是最近一百年来任一国家所有单个军官最显著影响之一,在俄罗斯肯定如此。

  而且,沙马诺夫无疑可能会成为俄罗斯武装力量下一任总参谋长——接任马卡罗夫的职务——特别是如果普京能够再次成为总统。普京可能希望其最特别喜欢的将军们负责他的军队。这意味着,沙马诺夫基本上是依靠普京和公共舆论的支持。他的反对者将是俄罗斯国防部、总参谋部和地面部队的高级军官。沙马诺夫的立场会是,他不能积极反对普京可能希望看到的任何变化。沙马诺夫将严重依靠普京,特别是考虑到沙马诺夫过去的波折经历给普京提供了解除其职务的方便借口。

  最近发生的事件使沙马诺夫的权力已被削弱。他使用空降部队的军人干扰对其女婿刑事调查的行为,使其受到不利影响。2010年9月的一场车祸(致使他的司机死亡),使他在医院呆了几个月,他的身体状况也因此变差。现在,沙马诺夫的军队内对手正指出身体虚弱是其必须退役的原因。沙马诺夫的离职将会削弱空降兵部队,并使其更容易被其他部队兼并。目前,俄罗斯国防部和总参谋部都没有高度关注空降兵部队——都忽略了2010年8月的空降部队成立80周年庆典。也有人建议,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可以接替谢尔久科夫成为国防部长。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很可能被吸收进地面部队,从而无疑降级为一支作战部队。

  但是在写这篇文章时,普京和沙马诺夫间的关系似乎仍然紧密。在沙马诺夫遇到车祸住院期间,俄罗斯领导人看望了他。如果沙马诺夫被任命为俄罗斯最高军事职务,可能会使西方国家保持警戒。从西方国家的角度看,他的侵略本性,他的战争方法,他的品行历史,他的道德沦丧,以及他的仇外倾向都不符合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的素质要求。

  从对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变革的分析中,可以得出下列一般性结论:

  •空降兵部队是俄罗斯军队所有大型编队中最训练有素,最精通作战,最有进攻性的部队。

  •空降兵部队的编队/单位在被要求执行作战任务时,会快速作出反应。

  •空降兵部队在未来几年将获得更多绝对意义上的战斗力(因为火力增加),但是因重量增加,其整体机动性也将略微降低。

  •随着空降兵部队开始接收来自梁赞培训学校(从2011年起)的军士,空降兵部队单位的质量将提高(但是这些军士在数量上还不足)。

  •空降兵部队应该很快就会接收直升机部队,这将增加其战斗潜力。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需要突出和考虑下列能力:

  •空降兵部队在短期内将具有网络中心能力,这应该从实质上增加师的作战效能。

  •在俄罗斯境外的任何军事干预行动中,空降兵部队在所有部队中将首先到达战场。第一个到达战场的部队可能会是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的特种部队,或者是空降兵部队第45独立侦察团(其将处于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的控制下)的部队,但是它们都将只有少量人员首先出现,并且没有装甲车辆。

  •从4个师或者第31独立空中突击旅到达作战地区的第一波次空降兵部队,将比来自同一师或者旅的后续部队质量要高。所有空降兵部队师所属单位质量都参差不齐——无论是空降师还是空中突击师。

  •“先锋”营将同西方国家部队相斗力相当;后续营将很可能战斗力不如西方国家部队。

  •如果空降兵部队通过传统空运进入作战地区并且没有车辆,那么这些军人很可能来自第31独立空降旅。

  •如果在干预行动中空降一定数量的部队,这些军人很可能来自第98空降师或者第106空降师。

  •预计空降兵部队通常会搭载装甲车辆到达战场——或者通过传统空运,或者通过空降。因此,这些部队将具备比相同地区内西方国家空降部队更强的火力和防护。

  •如果空降兵部队的车辆通过托盘空投,并且乘员也在车内,那么这些车辆将迅速完成战斗准备。

  •空降兵部队师不久将会开始装备更多的轮式车辆。

  •空降兵部队很快就会接收更好的战术装备(例如,英制狙击步枪),这将增它们的战斗潜力。

  美国的军事策划者应该知道一些俄罗斯政策对空降兵部队的影响。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是一个希望主导世界事务的国家。这种意愿,势必会造成俄罗斯偶尔进行国外军事干预。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可能将参与这样的行动。这些部队的职业化,将使俄罗斯领导人具有向海外派兵保护本国利益的能力和信心。这些部队在部署前,需要更短的准备时间,特别是当它们“轻装进入”时,即不携带重型装备。西方国家的情报资产在俄罗斯空降兵部队部署前可能难以发现任务征兆。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一旦出动,将能够迅速转入地面作战状态。它们将展示出高效和团队精神。它们可能具有攻击性,但将受到纪律的约束;它们不是松散的武装力量。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也可能同其重型装备一起行动。这将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和更强的后勤支援,从而使西方国家情报机构获得更多警报。然而,如果俄罗斯空降兵部队“重装开进”,它们可能比在同一作战地区遇到的任何西方国家部队都要强大。虽然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缺少空中掩护,但是它们将装备相当先进的防空武器。

  前文已经提到,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相当大比例的军人将是短期服役的义务兵。他们的技能不会太高。俄罗斯空降兵部队长期服役军人可能对这些义务兵的能力产生影响,这还有待观察。绝不能忘记,在任何需要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增援的情况下,高质量的空降兵部队将会空降到那里。俄罗斯空降兵部队中的后续部队质量较差。

  在不久的将来,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很可能被派往国外,如果“阿拉伯之春”运动继续蔓延,俄罗斯也许会运用这些部队。这一运动威胁到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莫斯科政府已经在利比亚上输给了西方国家,会希望减少损失。它很可能要防止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叙利亚。这也许就是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将来所要发挥的作用。

  附录:俄罗斯空降部队所属部队和单位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现编制总人数在34000人到35000人(军官4000名)之间。每个师总兵力大约为5000人。

  俄罗斯空降兵部队司令部(莫斯科)

  总司令基米尔•沙马诺夫上将,总参谋长尼古拉•伊格纳托夫中将。

  第7守卫空中突击(山地)师

  师部设在新罗西斯克(黑海),师长亚历山大•维亚兹尼科夫上校。

  所属团:

  第108空中突击团(新罗西斯克)

  第247空中突击团(斯塔夫罗波尔)

  第1141炮兵团(阿纳帕)

  所属支援单位:

  第3防空导弹团(新罗西斯克)

  第629工程营(斯塔罗蒂塔罗夫斯卡亚镇)

  第743信号营(新罗西斯克)

  第7维修营(新罗西斯克)

  第1681后勤支援营(阿纳帕)

  第76空中突击师

  师部设在普斯科夫(俄罗斯西北部),师长伊戈尔•维诺格拉茨基上校。

  所属团:

  第104空中突击团(普斯科夫)

  第234空中突击团(普斯科夫)

  第1140炮兵团(普斯科夫)

  所属支援单位:

  第4防空导弹团(普斯科夫)

  第656工兵营(普斯科夫)

  第728信号营(普斯科夫)

  第7维修营(普斯科夫)

  第1682后勤支援营(普斯科夫)

  第98空降师

  师部设在伊万诺沃(莫斯科东北300公里处),师长阿列克谢•拉戈津上校。

  所属团:

  第217空降团(伊万诺沃)

  第331空降团(科斯特罗马)

  第1065炮兵团(科斯特罗马)

  所属支援单位:

  第5防空导弹团(巴利诺)

  第661工兵营(伊万诺沃)

  第647信号营(伊万诺沃)

  第15维护营(伊万诺沃)

  第1683后勤支援营(伊万诺沃)

  第106空降师

  师部设在图拉(莫斯科以南200公里),师长弗拉基米尔•科切特科夫上校。

  2011年年底,第106师直属单位所在的基地关闭,它们都被安置到位于图拉的一处军事设施。

  所属团:

  第51空降团(图拉)

  第137空降团(梁赞)

  第1182炮兵团(纳罗-福明斯克)

  所属支援单位:

  第1防空导弹团(纳罗-福明斯克)

  第388工兵营(图拉)

  第731信号营(图拉)

  第43维修营(图拉)

  第1060后勤支援营(斯洛博德卡)

  第31独立空中突击旅

  旅部设在乌里扬诺夫斯克(俄罗斯西南部),旅长梅德•格卢申科夫上校。

  所属单位:

  第54空中突击营(乌里扬诺夫斯克)

  第91空中突击营(乌里扬诺夫斯克)

  第116空中突击营(乌里扬诺夫斯克)

  第45独立侦察团

  团部设在库宾卡(莫斯科附近),代理团长瓦迪姆•格里德涅夫中校。

  作者简介

  罗德•桑顿(ROD THORNTON)现执教于英国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他曾在英国陆军步兵团度过9年,其间在北爱尔兰工作3年,在波斯尼亚作为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翻译工作1年(1992-1993年)。他一直在莫斯科与萨拉热窝工作和生活。桑顿博士曾为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在英国联合部队指挥与参谋学院(Joint Services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任教5年,其间曾到位于意大利罗马的北约防务学院(NATO Defense College)客座教学。罗德•桑顿博士是《非对称战争:21世纪的威胁与应对》(Asymmetric Warfare: Threat and Response in the 21st Century,2007年出版)一书的作者,目前正在与贝蒂娜•伦兹(Bettina Renz)博士合作撰写一本关于俄罗斯军事现代化的书。桑顿博士拥有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比较维和行动。 知远/杜和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