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杰 杨承军 弹道导弹如何打航母
李杰 海军军事专家;杨承军 鲲腾全球防务首席科学家、导弹专家
美双航母群七月在南海集结,着实令人嗅到了一股剑拔弩张的味道。而解放军两款反舰弹道导弹再次被人提及,美国一些情报部门声称这种导弹将改变亚太的游戏规则,那解放军两型反航母导弹究竟如何反航母呢?

美航母对华撤出岛链 被中国两王牌吓住

前些年为什么美国这么猖獗,常常肆无忌惮航行到各国近海海域包括中国近海海域耀武扬威;1996年台海危机时期,美国“小鹰”号航母编队曾直接开到台湾海峡,行动非常猖獗。

从21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其实第一个十年开始,美国航母编队就越来越朝后缩,越来越朝后退,基本上不敢进入我国的第一岛链海域。

这些年,中国媒体不断地披露“东风-21D”、“东风-26”等等消息后,普通民众越来越多地看到这种情况,确实美国航母编队不太敢进入第一岛链范围内。比如说,前不久“斯坦尼斯”号航母又到了南海海域,既展示威力也有点装模作样;因为它清楚中美之间可能不会发生大规模的战争,特别是未必会使用上述几种弹道导弹对它进行远程攻击。目前,中美军事方面至少有两个通报机制,一个是“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凡是要采取大的军事行动,当然包括航母在亚太前沿部署和行动,要互相通报;再一个“公海海域海空军事安全行为准则”,当超过200海里,无论是海上或者空中包括航母编队或者使用导弹空中的行动,都要遵循安全的行为准则。后来,美国和中国之间又达成一条,海空相遇的时候,哪怕在近海24海里之内的领海、毗邻区以及专属经济区内相遇的时候,都要遵循相互之间定好的安全守则,不要轻易使用武器,包括后来规定飞行员做一些不友好动作,包括一些危险性的手势都要禁止。这就说明美国已经觉得我们岸基飞机或者是舰载机,尤其是弹道导弹所产生的威力能对它的航母编队及其他海空目标将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它急于和我们建立这种规则、那种协议。可以说,弹道导弹打航母编队,既具备可行性,也有这种能力。

杨承军:当初提出用常规弹道导弹打航母,很多人认为是无稽之谈。为什么?因为弹道导弹通常是地对地的打击形式,从地面发射打击地面上的固定目标。航母是一个海上的大型移动目标,从弹道导弹的原理来讲,飞行弹道刚开始是垂直段后来是抛物线,要打一个移动的目标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很有难度的。那么为什么中国要发展用弹道导弹打击海上移动目标的能力?这既是我们有效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一个重要的举措,也是现实军事斗争的需要。1996年台湾当时搞两国论,台独气焰非常嚣张,这种情况下某个大国的航母编队就进入了台湾海峡。当时我们警醒看到:将来中国实现国家安全和和平统一可能会使用这样的一种军事手段,就是打击航母编队的手段。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不会轻易地对谁使用弹道导弹,但是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能力要有这样的手段,以应不策。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随着科学技术特别是导弹技术的发展,现在弹道式导弹不仅是过去意义上的惯性制导,在飞行中段和末段采用复合制导方式。除了惯性制导之外,还可以采用地形匹配制导、卫星导航制导还可以战斗物本身携带和目标对照的装置系统;这样从技术上解决了常规弹道式导弹打航母可能性的问题。这几年,由于党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东风-21D、东风-26,这些型号具备了打击海上大型移动目标的能力;但我们在使用上一直非常慎重。

>

解放军打航母有四底线 若三峡被打必用

杨承军:使用常规弹道式导弹打击航母编队是有时机的,大概这么几种情况:第一,当航母对于国家安全造成深度威胁。第二,确认航母编队对国内纵深目标实施打击。第三,确认了两国已处在战争状态情况下。第四,弹道式导弹部署到位,在其有效射程内,且装适用战斗部。

李杰:当确定重大战略目标或关键设施遭毁灭性打击,如三峡大坝等,且确定对方航母是直接罪魁祸首,或者航母群中核潜艇发射的巡航导弹,毁坏了我重要的目标时,就不能再客气了。

杨承军:弹道式导弹使用当中必须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受到客观条件因素的制约。比如说它的最大射程和最小射程,最小射程就是垂直段进入程序,马上落下来,不能低于多少距离。最近有的媒体在炒作“中国的东风-21D部署到了厦门”,这是一个炒作。厦门距离台湾岛的平均直线距离为160多公里,最近的地方是130公里。东风21-D最小射程远远要大于这个距离,内行的同志一看就是笑话。另外,还有最大射程的局限。部署的地域区域必须要使导弹的射程处在最佳的杀伤破坏范围,如果太远的话也对精确度影响较大。

使用常规导弹武器打击航母战斗群,至少是一个战役级的具有战略性质的军事行动,它牵扯到国家之间的关系,牵扯到地区形势的变化,这也是需要国家最高层下决心。这个行动为什么说它是需要有很强的协同性?因为牵扯到方方面面,比如说使用弹道式导弹打击航母战斗群,它需要得到有效的空域安全保障、地域安全保障、畅通的信息通信联络以及与体制内的以至到最高层的联络,都应该是畅通而不间断的。

另外,对于国家威胁的程度,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心,到底让航母战斗群短暂丧失作战能力,还是彻底击毁它击沉它,是完全不同的作战毁伤要求。根据这个毁伤要求来部署我们使用导弹武器的数量、战斗部的类型,以及需要联合的相关军种、兵种;这种作战行动不是一种孤立的行动,而肯定是一次联合作战行动;不仅只是常规导弹部队自己独立完成的作战行动。另外,还要紧密配合国家的政治、外交斗争;对于作战发起的时机、毁伤的程度以及对于打击效果的判断、后续火力的补充打击,后续火力的波次、批次的确定,这都需要进行科学地运筹、科学的谋划,才能够圆满实现中央军委赋予我们的使命和任务。

东风导弹反航母方式:可击穿航母底舱

弹道导弹对航母实施打击,一个是打击它的指挥系统,直接将其摧毁掉。第二,打击信息系统。使它的航母与外界联系失灵。第三,选择甲板上面停机坪上的飞机。第四,可以使用不同的战斗部导弹。

根据军委明确的作战任务,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程度?如果彻底击毁击沉,就不仅要打破甲板,而且要穿透底舱,让海水涌进来,让你葬身于大海之中。这样的能力我们是有的。

李杰:这方面杨教授是专家,我先简单说一下,实际上打击航母弹道导弹分两大类:一类实施威慑,还有一类真正的打击。威慑是一般战略武器都具备的,比如弹道导弹本身就具备较强的威慑能力,包括它的机动性、大威力以及远程打击,可以说它的威慑能力是很强的。为什么上世纪60年代我们一定要发展两弹一星,真正中国人站起来能够挺起腰杆,在世界上能够站立起来,就是当年毛泽东时代的发展了两弹一星,从此中国人说话底气才硬起来。中国人有了两弹一星腰杆硬了,中国有了弹道导弹美国航母就乖乖地朝后退了。2015年9.3大阅兵时,东风-26弹道导弹一出来,再加上原先一直隐身在幕后的东风-21D也随之亮相了。美国人最害怕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威慑力,最大的威慑力;将来如果再发展有性能更好的弹道导弹,那么它的威慑力更强。再一个刚刚讲的直接打击,包括远中近距离、爆炸点高低,导弹的种类,以及各种打击方式。

杨承军:使用弹道式导弹打击航母战斗群,在国际社会上没有先例。航母战斗群是二次中投入实战的,当时日本很多航空母舰被击沉,很多使用空中打击的方式,因为当时弹道式导弹一个数量少,再一个不完全具备这样的能力。现在刚才李教授讲威慑力我就不说了,实施军事打击使用弹道式导弹对航母编队实施火力打击,主要的打击方式从瞄准点上来讲,一个是打击它的指挥系统,直接将其摧毁掉。第二,打击信息系统。使它的航母与外界联系失灵,变成瞎子和笼子,让它致盲。第三,选择甲板上面停机坪上的飞机,大量的飞机几十架都在甲板下面的机库里面。第四,可以使用不同的战斗部导弹,使用高动能的破甲战斗部。用高动能的战斗部来打击到机库里面,能形成巨大的冲击波,让飞机丧失作战能力。根据军委明确的作战任务,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程度?如果彻底击毁击沉,就不仅要打破甲板,而且要穿透底舱,让海水涌进来,让你葬身于大海之中。这样的能力我们是有的。中国作为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不会轻易去打别人,不会轻易去欺负别人,在近代史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从没有主动侵略别人的先例。

弹道导弹反航母违国际法?解放军有底线

杨承军:于打击航母的《国际法》是这样规定的,明确把航空母舰和卫星作为流动的国土,如果一方主动打击另一国的卫星和航母,就视为对这个国家主权的冒犯,被视为是一种宣战行为。

李杰:如果你对我们先开了第一枪,你使用你的航母编队对我们中国的纵深目标或者沿海重要的军事目标或者经济目标发动军机打击,我决不会让你再打第二枪,我将用我最大能力打击甚至直接击沉它。

杨承军:关于打击航母的《国际法》是这样规定的,明确把航空母舰和卫星作为流动的国土,如果一方主动打击另一国的卫星和航母,就视为对这个国家主权的冒犯,被视为是一种宣战行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绝对不会先开第一枪,但如果你对我打了第一枪,我也有能力、有手段让你不可能再打我们第二枪。另外,现在瑞士和美国的一些学者在联合国的授权下,正在起草《空中与导弹战国际法守则》,这个守则在其它国家征求意见的时候,都是六个国家在一起开座谈会,一起征求六个国家对稿子的意见。由于对中国的重视,他们单独到中国来开这个座谈会,这个座谈会我参加了。昨天,我昨天一页页一行行翻了一下这个守则,没有具体明确对打击敌方航母编队的国际法规定。

我们应把握一个原则,我们不会先动手,不会先开第一枪。这个和我们使用核武器的原则是一样,不受限使用;但是,如果你对我们先开了第一枪,你使用你的航母编队对我们中国的纵深目标或者沿海重要的军事目标或者经济目标发动军机打击,我决不会让你再打第二枪,我将用我最大能力打击甚至直接击沉它。这种打击对国际影响非常大,将对我国产生极大震撼力,将对侵略国产生巨大的震撼力。

李杰:如果中国不制止、不反对,甚至让美国航母编队随意按“无害通过”自由进入我国的12海里领海,就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中国相关法律的肆意践踏,实际上是完全典型的强盗逻辑。根据这种情况,我们既要继续高举《国际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相关条约这杆法律大旗,同时我们坚定坚守不主动打第一枪,但绝不允许对方打第二枪的原则;我完全有能力、有手段打出致敌瘫痪、使其致命的第二枪,使其今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我们不会主动挑事,但如果日本如果联手美国动用航母编队或其他军事手段对我实施干预的话,那我们就会使用包括弹道导弹在内的各种武器让它长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