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带一路”成中国破美包围利器 诞生内情曝光

    日前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近9000字的文件系统勾勒出“一带一路”路线图,标志着“一带一路”步入全面推进阶段。以互联互通为抓手,以金融合作为前导,激发大市场活力,共享发展新成果。

    先来看一带一路的版图有多大。一带,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在陆地。它有三个走向,从中国出发,一是经中亚、俄罗斯到达欧洲;二是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三是中国到东南亚、南亚、印度洋。“一路”,指的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两条,一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二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程国强就此表示,(一带一路)一端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另一端是极具活力的东亚经济圈,由此来带动中亚、西亚、南亚以及东南亚的发展,并且辐射到非洲去。

    商务部综合司副司长宋立洪表示,“一带一路”是开放包容的,我们不设国别范围,不搞排他性的制度设计,好事大家商量着一起办,各施所能,各施所长,实现互利共赢,互利互惠,来惠及沿线国家更多的人。

    地图上画出这几条线路并不难,但如何把蓝图变成现实?关键在于做好“通”的文章,也就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其中,政策沟通是重要保障,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优先领域。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当然基础设施不只包括修桥建路,还有油气管道、输电网、跨境光缆建设等。贸易畅通解决投资贸易便利化问题,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资金融通重点在于亚洲货币金融体系建设与金融监管合作;民心相通包括教育、旅游、医疗、科技、文化等多层面的合作。

    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欧晓理表示,抓紧推进一批在建工程,力争再能够新开工一批工程,争取签署一批新的项目合作协议,包括的范围比较广,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也有产业合作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文交流的。

    项目先行的同时,中国还主动拿出了真金白银。出资400亿美元设立的丝路基金,已经顺利启动;倡导成立1000亿美金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目前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申请加入,遍及亚洲、欧洲、非洲、南美洲和大洋洲,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亚投行热”。

    外交部经济司司长张军表示,亚(洲开发银)行曾经作报告说,在2020年之前,亚洲基础设施的资金缺口将达7300亿美元,无论是亚投行还是丝路基金,它的目的都是解决“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问题。

    目前,已经有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一带一路的倡议,这些国家的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

    亿赞普大数据发现,在一带一路沿线上,不同区域表现出的热度体现在不同的方面。最热的区域是东南亚,他们最期待和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中亚和南亚紧随其后,他们最热衷和中国做买卖;而欧洲最关注的是中国的海外投资。

    当然,这些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合作深入,“一带一路”将有可能成为世界上跨度最长的经济大走廊。在这条经济走廊上,2014年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货物贸易额达到1.12万亿美元,占我国货物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而未来10年,这个数字将翻一番,突破2.5万亿美元。数字翻番,带来的是更大的市场空间,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广的合作领域。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也将形成更加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少将揭一带一路四大背景

    彭光谦:丝绸之路,包括海上丝绸之路和陆地丝绸之路,这是非常古老的一个概念。虽然叫丝绸之路可能晚一点,但是丝绸之路的开辟早在秦汉唐宋就已经开始。刚才讲到的张骞通西域,已经几千年了。那么今天我们为什么要重建海上和陆地的丝绸之路? 我想有几个大的战略背景,一方面因为从70年代末期我们开始对外改革开放,改革开放30年来取得巨大的成绩,这是举世公认的;中国各方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突飞猛进的发展,到今天中国到底怎么走,如何进一步构建一个更加宏伟、更加广阔的开放新格局,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新任务和挑战。是进一步往前走,还是用新的步伐踏入新的格局?

    这几年特别2008年以来从西方国家发生并席卷整个世界的经济危机,世界经济箫条到现在还没恢复,西方国家中虽然美国稍有起色,但是没有从根本中走出来,其它国家都比较疲软。曾经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些动力没有了,西方已经没有力量再进一步引导世界经济的发展,动力从哪儿来,怎么寻找新的动力?是第二个背景。

    第三个背景,从人类来看,近代以来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到底该怎么评价,这个生产方式应该说是以人和自然的对立,人对自然过度的消耗或者以人类社会的竞争这种状态为特征的。资本主义在近代以来扩张很快,这种扩张是以地缘争夺为特征的,是以零和博弈为特征的,是以武力扩张为特征的,这种发展不是人类发展的根本方向,将难以为继,那么怎么走?这也是比较重要的因素。

    还有一个问题,近几年来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后来觉得这个说法不当改为战略再平衡,平衡谁?当然有目共睹。这样对中国的战略压力增加了,战略再平衡实际是从军事上对中国实行战略围堵,经济上搞TTIP(编者注:2013年6月,美欧正式宣布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简称TTIP的谈判。),跨太平洋的经济合作组织把最大的太平洋国家中国排除在外,显然这是用心不良。中国面对这个局面怎么办?面对经济围堵和制约怎么办?是针锋相对,还是另辟蹊径,跳出西方的包围圈?一带一路就是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提出新的战略构想,我认为这是战略创意,不仅给中国也给周边国家提出一个探索创新的途径。这是今天讨论的大背景。

    军方人士曝美国大闹南海真正原因

    主持人:这种战略东移您能否具体讲一下?您刚才讲到东移在政治经济军事上都会有一个相对的表现,那在军事上主要有什么?

    彭光谦:军事上的东移,即把它的战略重心由西向东转移。冷战时期,美国把整个军事重心放在欧洲,将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放在欧洲对付苏联。北约和华约,苏联和美国,东方和西方两个集团进行对抗。现在苏联解体了,美国曾经有段时间准备对付中国,但是后来由于恐怖活动转去反恐。美国反恐十多年,并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来。这十年给中国以发展机遇,而中国发展这么快,美国又认定中国是它现在主要的挑战者,所以把整个全球战略重心由欧洲转向亚太地区,由原来集中对付苏联变为现在集中对付中国。

    李杰:这点我再补充一下,刚才彭老师说战略东移,如果把战略东移细化可以这么看:美国在2011年、2012年美国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之前,即奥巴马的第一任期开始加速重返亚太,第二任期不断推进再平衡战略。具体来说,美和日本联手,通过突破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成立正式国防军等等一系列行动,现已把第一岛链的北端基本上控制住。最近又有报道,日本在与那国岛等相关岛屿布置了大量的雷达和导弹,从台湾岛到日本群岛这一系列第一岛链的所有群岛,海峡两端全部使用水下监听基阵、岸基雷达、导弹和空中飞机牢牢地封锁住了,现在要走第一岛链北端已经被完全监视住,且很困难。为什么这些年南海闹的比较凶?美国现在比较着急的是第一岛链的南端;在南海各国中,菲律宾的军力实在太差,根本围困不住第一岛链南端,即从台湾岛以南到菲律宾群岛和印尼群岛之间的各海峡通道,无法在战时或极端情况下封锁住中国的海上运输。于是美国只好亲自操刀,对第一岛链的南端不断投入兵力兵器,例如濒海战斗舰、核动力攻击型潜艇等,从而使之第一岛链南端的海峡通道穿行难度明显加大,使我们朝东走的这条路越来越难走,风险越来越大。

    观点

    我们进行过程当中,我们很多专家学者或者各个部门在研讨过程有很多看法和想法,海路有这些长处,但是也存在一定的问题。而陆路方面存在着的问题主要为宗教、种族、政治、文化和安全问题...[详细]

    我国建护航编队主要是因为中国大量的海外贸易已经占GDP一半左右的比重,其中90%都是海上贸易。我国在海上遇到的恐怖组织、海盗等威胁越来越大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