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军事
编者按:   黄海海战是中日甲午战争中双方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海域进行的战役规模的海战。亦称中日甲午海战、大东沟海战。此役北洋水师失利,共损失5艘战舰,日本联合舰队多艘战舰重创,但未沉一舰。

  相关消息:
   黄海海战:中日大规模海战
   甲午海战告诉我们什么

  延伸阅读:  
   北洋兵忆甲午海战:日舰逃走 我舰追不上
   北洋水师的真实历史
  

甲午海战

回顾甲午海战

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 改变了两个国家的命运

甲午海战开端:中日丰岛海战

  济远和广乙两艘中国军舰在完成护送清军在朝鲜牙山登陆后,离牙山返航,在朝鲜丰岛海面,遇上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及秋津洲这三艘以高航速和高射速为特征的军舰。(这三艘军舰在后来黄海海战中重创北洋舰队,立下头功)7时20分,第一游击队望见济远和广乙两舰,即时下战斗命令…【详细

黄海海战:中日大规模海战

  1894年9月17日,中日黄海海战(大东沟海战)爆发。中国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北洋舰队完成护送援军任务准备返回旅顺时,在鸭绿江口的大东沟黄海海面上与日本联合舰队遭遇。开战时,中国拥有有10艘军舰,日本拥有12艘军舰。在开战之初,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由于舰桥坍塌,主帅丁汝昌身负重伤…【详细

甲午海战最后一战:威海卫之战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11月下旬,日军侵占旅顺(今属辽宁大连)后,其大本营鉴于渤海湾即将进入冰封期,不便于登陆作战,遂决定暂缓执行直隶(约今河北)平原作战计划,而将战略进攻方向转至山东半岛,海陆配合攻占威海卫,企图歼灭北洋海军。为此,陆军在其第2集团军基础上组成"山东作战军"…【详细

黄海海战

黄海大海战最为关键

黄海海战失败决定了整个战场的走势 中日两国命运被扭转改变

海军提督丁汝昌,以“雁形阵”迎敌

  自从7月25日的丰岛海战以来,形势一日比一日紧张,海军提督丁汝昌几乎夜不能寐。以李鸿章为首的当朝实权派,根本就没有打仗的准备,一味要求他“保船制敌”,不与日舰接触。难道堂堂的李中堂(对掌握宰相权力者的尊称)买回来这么多坚船利炮,只是为了吓唬日本人?这个念头丁汝昌只敢想,不敢问。因为李鸿章对他有知遇之恩。他是安徽庐江人,早年生活贫困,父母先后亡故…【详细

“定远”号刘步蟾:“苟丧舰,将自裁”

  当旗舰“定远”号放出第一炮时,和海军提督丁汝昌一起站在舰桥上的,正是“定远”号管带刘步蟾。当时,“准备作战”的命令已经下达,全舰一片寂静,一名军官已经登上舰艇的桅楼,用六分仪测量日舰的距离,炮手根据他的测量结果,不断降低照尺,准备开炮。6000米、5600米、5500米、5400米、5300米,“放!”刘步蟾一声令下,“定远”号开出了第一炮…【详细

“镇远”号林泰曾 “胆小”的“宝刀”

  在9月17日的“雁形阵”中,“镇远”号位于“定远”号右侧稍后的位置,既是主力前锋,又可以保护旗舰。管带林泰曾和刘步蟾是同乡,家世显赫,祖父是林则徐胞弟,林泰曾管林则徐的女婿、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叫姑丈。他在1877年赴英国留学,1881年再赴英国接收“超勇”“扬威”二舰,回国后升为参将…【详细

“致远”号邓世昌 “有公足壮海军威”

  在北洋舰队的12名管带中,丁汝昌一直对来自广东番禺一个农民家庭的邓世昌关照有加,只因邓世昌是各舰中唯一的非闽籍汉族军官,同为非闽籍的丁汝昌视他为心腹。 1894年8月,黄海海战前夕,丁汝昌被勒令戴罪立功,邓世昌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沉重。此时,邓世昌自己也在接受审查…【详细

“靖远”号叶祖珪 “朴诚可用”

  “靖远”号与“致远”号同为英国生产,“靖远”号的管带正是当年赴英接收其回国的叶祖珪。1852年出生在福建闽侯的叶祖珪,从小就“端重有大志”,1867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毕业时,与其他同学联名给英国老师写信告别:“(学)生等愿尽所能为国效劳……我们和你分别,虽觉难过,但我们为政府服务之心甚切,是以不能不把个人的意愿放在次要的地位,我们的爱国心将不减少。”…【详细

邱宝仁“令人大奇” 林永升“死事最烈”

  “来远”“经远”由德国制造,管带分别是邱宝仁与林永升,两人都是在1867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的。1887年,邱宝仁等在赴德国接收“来远”“靖远”“经远”“致远”4舰以及“左一”鱼雷舰回国的途中,身兼两职,同时担任“来远”和“左一”鱼雷艇的管带,远涉重洋数万里,为清廷节省了不少费用,“不特中国水师向未所经,亦为外洋各国所罕有。沿途叠遇风滔,异常险恶,竟能出其死力…【详细

黄建勋、林履中 用弱舰牵制敌人主力

  在丁汝昌排出的“雁形阵”中,最弱的环节就是“超勇”“扬威”,它们由英国生产,已经服役13年,是各舰中最“年迈”的。它们的管带分别为黄建勋、林履中。两人虽是首批留英的同学,但资质大不相同。黄建勋是一帮同学中最平庸的,当别的同学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总兵、管带时,他还是个参将…【详细

李和、程璧光 后发制人的“替补队员”

  1894年9月17日这天,从朝鲜返航、与日本舰队狭路相逢的北洋舰队,本身只有10艘舰。而“平远”“广丙”二舰正在附近的大东沟港口担任警戒任务。战端一起,旗舰“定远”号发出信号,召唤它们驶向战斗海域。当“超勇”号沉没、“扬威”号搁浅后,“平远”号和“广丙”号及时赶到战场上…【详细

“黄鼠狼”和“吴跑跑”动摇了军心

  真正在甲午海战中贪生怕死的,当属“济远”号管带方伯谦。此人是刘步蟾的同龄人,曾与刘步蟾同船实习,而且成绩良好,但其人品道德,和刘步蟾等同僚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1894年7月25日拂晓的丰岛海战中,“济远”“广乙”遭到日本“吉野”“浪速”“秋津洲”3舰的突然袭击。“济远”号起初还能奋力还击,但在大副沈寿昌、二副柯建章不幸中炮牺牲后…【详细

中国国运的转折点

  放在更大的历史坐标上看,甲午战争是中国近现代史的总枢纽——黄海海战中,北洋水师虽然损失较大,但并未完全战败。然而,李鸿章为保存实力,命令北洋舰队躲入威海卫港内,不准巡海迎敌,这给日本打入了一针强心剂,使他们对清朝的侵略更加肆无忌惮。1894年10月下旬,日本第一军从朝鲜渡过鸭绿江,入侵辽东地区;第二军自花园口登陆,侵入辽东半岛南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