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中美军军交流之2015年军军交往亮点

来源:搜狐军事
  • 手机看新闻

  2015年军军交往亮点

  美国国防部同中国开展的所有接触交往均符合《200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所规定的方式。

  2015年,美中军军关系的重点是全球当年事务的合作。为降低风险和提高透明度,双方通过签署《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谅解备忘录》和《重大军事活动相互通报解备忘录》新附件,一个关于空中相遇,另一个关于危机沟通,改进了互信构建举措。在发展同解放军合作投送国际公共服务方面,包括人道援助及救灾(HA/DR)、反海盗、维和行动(PKO)、搜救(SAR)和军事医学,美国防部也取得进展。

  下述部分访问、交流、演习和安排很有亮点,2015年完整的交往清单见附录I。

  互信构建举措。2014年美国国防部和解放军达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谅解,时任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和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签署了2套互信构建举措:《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谅解备忘录》和《重大军事活动相互通报解备忘录》。2015年,通过空中相遇附件和危机沟通附件,双方扩展了两个备忘录,旨在进一步降低风险或误解。

  作为《重大军事活动相互通报解备忘录》的一部分,危机沟通附件规定了使用国防部直通电话的程序。它重申了双方改进和规范军事危机相互通报的承诺。该附件设定的程序旨在确保美中两军适当层次间的及时可靠沟通。比如,美国在南中国海行动后,解放军动用国防部直通电话要求同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上将通话。理查德森上将和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讨论两国海军间的交往,包括港口访问、高级将领交往以及最近在南中国海的行动。

  《行为准则备忘录》重申了现有安全行动相关的大部分国际法律、标准和指南,如《海洋法》、《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芝加哥公约》和《国际海上避碰规则》。作为《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的一部分,空中相遇附件为军机设定了最佳的务实做法,符合现有国际准则和实践,旨在强调空中安全行动的重要性。新的空中相遇附件援自国际准则,为美国国防部和解放军提供了广泛的制度框架,将增加行动安全性和降低风险。随着空中相遇附件的签署,未来行动安全性的有关讨论将作为现有《海上军事安全磋商》(MMCA)会谈的一部分。

  两份附件的完成反映两军在改善关系、降低风险和扩大互利领域合作并妥处分歧方面有共同目标。这些互信机制既管控风险又增进相互透明度,同时活跃了已有的双边或多边交往机制,如《军事海事咨询协议》和《国防政策协调会谈》。

  高层访问和交往。高层接触是交换国际安全环境观点、确定共同利益范围、处理分歧和促进面对共同挑战的重要途径。讨论主要围绕军事合作领域并坦率面对分歧。

  2015年5月在夏威夷史密斯军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USPACOM)副司令安东尼·克拉奇菲尔德中将招待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作成中将。在夏威夷夏夫特堡,李中将会见了美国陆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文森特·K·布鲁克斯上将,并转至华盛顿州路易斯-麦科德联合基地,同华盛顿州国民警卫队进行会晤,双方讨论了HA/DR的有关事务。

  6月末,太平洋空军司令洛丽·罗宾逊上将访问北京、南京和广州。罗宾逊上将会见了人民解放空军司令员黄国显中将以及来自南京和广州军区的其他高级将领。

  2015年6月,国防部接待访美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上将。范上将参观了圣地亚哥,并在那里会见了美国第三舰队司令肯尼思·弗洛伊德中将,参观了“罗纳德·里根”号航母和美国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营。随后范上将转至德克萨斯州胡德堡,会见美国陆军司令部司令西恩·麦克法兰中将并观看了一次实兵演习和展示。在华盛顿市继续访美之旅期间,他会见了国防部长和其他美方高官,包括时任陆军参谋长雷蒙德·奥迪尔诺上将。访问结束时,陆军部战略、规划与政策部部长威廉·C·希克斯少将和总参谋部所属军训部副部长唐宁少将签署了《陆军对话机制》框架文件。

  2015年11月,USPACOM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访华,在北京和南京会见了高级将领,同总参谋长房峰辉上将、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上将和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上将举行会谈。

  11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东盟防长扩大会间隙,国防部长阿什?卡特会见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上将。

  经常性交流。经常性例行事件成为每年美中防务讨论的支柱。它们成为战略或政策层面的经常性对话机制。

  2015年2月,时任助理国防部长帮办戴维·赫尔维在华盛顿接待中国国防部外事办(MND-FAO)副主任李际少将,商讨《国防政策协调会谈》(DPCT)。美方人员还包括USPACOM J-5分部分管动员的助理部长约瑟夫·怀特洛克准将和亚洲联合参谋部副部长戴维·史迪威准将。对话涉及的问题包括两军交往、互信构建举措和务实合作。

  2015年3月,助理国防部长戴维·希尔主持首届亚太安全对话(APSD)并招待了中国国防部外事办(MND-FAO)主任关友飞少将。这次对话商讨了双方关注的安全问题。

  2015年6月,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分管政策的国防次长克莉丝汀·沃姆斯在华盛顿主持了第五轮战略安全对话,并会见了中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张业遂和副总参谋长孙建国上将。参会的还有USPACOM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和联合参谋部J5分部弗兰克·普兰多尔夫中将。这次对话涵盖朝鲜及南中国海等相关问题。孙上将还同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进行了一次公务谈话。

  2015年11月,陆军司令部的一个代表团在中国北京参加首次美中陆军对话机制(AADM)年度会议。在美中安全对话和研讨会的框架内,AADM为美国和解放军陆军建立了一套持续务实的对话机制。AADM重点在于加深HA/DR、维和行动、工兵交流、各级军官教育交流和军事医学等方面的军事合作。

  职业或学术交流。相互交流——包括职业军官、预提将领和专职军事教育院校之间——有助于发现与探索新的合作领域,探讨分歧,以及借以培养两国相互认识且谙熟处置日益复杂而重要关系的新一代将领。为了使未来将领间相互熟识了解,增加中层官员间的接触是两军的一项重要目标。

  2015年1月,USPACOM的一个高级军事医学代表团访华,同中方的解放军同行进行交流。同月,美国太平洋陆军的一个代表团来中国参加灾难管理交流。这些交流合作切实促进了各领域合作。

  2015年2月,解放军海军预提指挥官代表团访问美国。该代表团在五角大楼会见了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上将,参观了美国海军学院,并转至罗德岛新港同美国海军水面战军官学院的同行进行探讨。

  2015年3月,美国空军战争学院的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随后在2015年4月,解放军空军指挥学院的代表团进行了一次回访,参观了阿拉巴马州麦斯威尔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战争学院。

  2015年5月,在两军首次只有维和专家的工作会议上,国防部长办公室(OSD)-陆军一个代表团同中国国防部维和事务办公室及国防部维和中心进行会谈。这次会议促成了年度工作组的成立。2015年10月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卡莱尔兵营的美国陆军维和维稳行动研究所主办了之后的一次会议,而中国将在2016年主办。也是在2015年11月,OSD-政策加入国务院带队的一个跨部门代表团,赴北京参加维和技术专家会,中国当时表示其有兴趣在非洲或亚太国家的维和能力建设方面进行合作。

  2015年8月,美国国防大学的“拱顶石”学员访华,为新任美国将军或将级军官提供了一次加深了解中国和太平洋的机会。同月,联合参谋部在华盛顿主办了一次解放军中高级军官交流活动。

  2015年10月,美国海军预提指挥官的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该代表团参观了中国的“辽宁”号航母并同舰上官兵进行了探讨。该代表团访问了人民解放军海军潜艇学院和海军指挥学院,到北京会见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

  2015年11月,陆军司令部的一个代表团在中国北京参加首次美中陆军对话机制(AADM)年度会议。在美中安全对话和研讨会的框架内,AADM为美国和解放军陆军建立了一套持续务实的对话机制。AADM重点在于加深HA/DR、维和行动、工兵交流、各级军官教育交流和军事医学等方面的军事合作。

  舰船访问和演习。舰船访问和演习可增进双方互信、打造联合能力,以便在搜救、人道支援/救灾和反海盗等互利领域提供国际公共服务。港口访问也可以提高行动安全性,改进演习沟通和航行协议。

  2015年4月,美国第七舰队旗舰“蓝岭”号对解放军南海舰队老巢湛江进行港口访问。7月,美国海军“斯特蒂姆”号访问青岛并进行了一次桌上搜救演练。

  2015年10月,解放军“郑和”号海军学员训练舰访问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

  2015年11月和12月,解放军海军反海盗特遣队的三艘舰船在环球访问期间,分别访问佛罗里达州梅波特海军基地和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

  11月解放军海军医院船“和平方舟”号访问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开展港口访问,同军事海运司令部医院船“仁慈”号和巴尔博亚海军医院的工作人员进行医学课题专家交流活动。

  也是在11月,美国“斯特蒂姆”号对上海进行港口访问。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科特·H·斯威夫特上将参加了港口访问并会见了吴上将和东海舰队司令员苏支前中将。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60612/n454048907.shtml report 4300 2015年军军交往亮点美国国防部同中国开展的所有接触交往均符合《200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所规定的方式。2015年,美中军军关系的重点是全球当年事务的合作。为降
(责任编辑:张玉)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