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年度新况之人民解放军当前实力

来源:搜狐军事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年度新况之人民解放军当前实力

  人民解放军当前实力

  人民解放军火箭军(PLARE)。火箭军,去年由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改名,掌控中国陆基核或常规导弹。其正在研制和测试几种新型或变型进攻性导弹,包括高超声速滑翔式飞行器,组建更多导弹分队,升级旧型导弹系统,发展对抗弹道导弹防御的各种方法。

  该军拥有约1,200枚近程弹道导弹(SRBM)库存。通过列装射程800-1,000km的CSS-11(“东风”-16)弹道导弹,中国正在增强常规导弹力量的杀伤力。CSS-11,配合已部署的CSS-5(“东风”-21C/D)型中程弹道导弹(MRBM)常规陆攻或反舰变型,将提高中国打击台湾乃至其他地区目标的能力。这些弹道导弹系统是“长剑”-10陆射巡航导弹(GLCM)的补充。“长剑”-10射程超过1500km,飞行剖面不同于弹道导弹,命中效果更强。

  中国正在列装越来越多的常规中程弹道导弹,包括CSS-5改5(DF-21D)型反舰弹道导弹(ASBM)。CSS-5改5型,射程1,500km配备机动式弹头,使解放军能够打击西太平洋上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舰船。

  2015年9月北京阅兵期间,中国还展露了DF-26中远程弹道导弹。列装的DF-26能够对地面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增强对亚太地区的战略威慑。官方阅方解说员还指出,核武版DF-26,在同等制导能力下,可使中国首次具备对作战目标的核精确打击能力。

  通过改良发射井式洲际弹道导弹(ICBM)并增配更高存活能力的机动运投系统,火箭军不断实现核力量的现代化。中国的ICBM库目前约有75—100枚,其中包括发射井式CSS-4改2型(DF-5)及配备分导式多弹头(MIRV)的改3型(DF-5B),固态燃料推进、公路机动CSS-10改1和改2型(DF-31和DF-31A),以及射程较近的CSS-3型(DF-4)。

  CSS-10改2型洲际弹道导弹射程超过1.12万千米,可以到达美国本土的大部分地方。中国还在研制一种新型公路机动ICBM,能够携带MIRV的CSS-X-20型(DF-41)。

  人民解放军海军。过去15年来,中国雄心勃勃的海军现代化计划造就了一支技术更加先进灵活的海军力量。解放军海军现在拥有300多艘水面舰船、潜艇、两栖舰和巡逻艇,数量亚洲第一。中国正在加快退役老式作战舰艇,代之以大型多任务舰船,并配备先进的反舰、对空或反潜武器及传感器。正如最新国防白皮书所称道的,中国继续逐步从“近海”防御向“远海”卫护转变,解放军海军拥有强大的多任务、远距离、可持续海军平台,具备健全的自我防御能力,可在所谓“第一岛链”外执行作战任务。

  解放军海军高度优先潜艇部队的现代化建设,目前拥有5艘核核动力攻击潜艇(SSN)、4艘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SSBN)和53艘柴动力攻击潜艇(SS/SSP)。到2020年,该部队可能增至69—78艘潜艇。除了1990—2010年间从俄罗斯采办的12艘“基洛”级SS之外,中国已建造13艘“宋”级SS(039型)和13艘“元”级SSP(039A型),计划共建造20艘“元”级SSP。中国继续增强SSN力量,最终将有4艘“商”级SSN(093型)加入现役2艘SSN队伍。“商”级SSN将取代老式“汉”级SSN(091型)。这些改良的“商”级SSN特有垂直发射系统,能够发射先进反舰巡航导弹“鹰击”-18。未来10年,中国可能建造一种095型核动力导弹攻击潜艇(SSBN),不但提高解放军海军的反舰作战能力,也可为其提供更隐秘的陆攻选项。最后,中国继续制造“晋”级SSBN(094型),配备射程约7,200 km的CSS-N-14(“巨浪”-2)型潜射弹道导弹(SLBM)。该平台体现了中国首次具备可信的海基核威慑能力。中国可能在2016的某个时候开展首次SSBN核威慑巡逻。4艘“晋”级SSBN目前正在作业,未来10年,在中国开始研制列装下一代096型SSBN之前,服役数量会增至5艘。096型据报道会携带“巨浪”-2的继承者,“巨浪”-3 SLBM。

  自2008年以来,解放军海军一直稳健保持各类水面战斗舰艇的建造计划,包括导弹驱逐舰(DDG)和导弹护卫舰(FFG)。2015年间,最后两艘“旅洋”-II级DDG(052C型)服役,使该类舰艇总数达到6艘。此外,另一艘“旅洋”-III级DDG(052D型)于2015年开始服役。该舰拥有多用途垂直发射系统,能够发射反舰巡航导弹(ASCM)、对地攻击巡航导弹(LACM)、舰对空导弹(SAM)和反潜导弹。中国还可能着手建造一艘更大型055型“驱逐舰”,与其说是DDG,其特征更像导弹巡洋舰(CG)。中国一直在建造“江凯”II级导弹护卫舰(054A型),已有20艘列装舰队,另有5艘建造进度不一。这些新型DDG和FFG显著提升了解放军海军的防空能力,随着其作战行动进入岸基防空系统射程以外的远海区域,这一点将至关重要。

  新一代小型水面战斗舰艇增强了中国海军的濒海作战能力,尤其是在南海和东海的濒海作战能力。25艘“江岛”级(056型)轻型护卫舰(FFL)正在服役,新近列装的配置拖曳式阵列声纳,已经升级为反潜变型。中国可能建造60多艘此类舰船,最终取代解放军海军旧型驱逐舰和护卫舰。中国还拥有60艘用于中国“近海”作战的“侯北”级穿浪双体导弹巡逻艇(PTG)(022型)。

  PLA海军继续强调反舰作战(ASUW)为首要任务,包括实现先进ASCM及相关超视距瞄准系统的现代化。旧型水面战舰携带“鹰击”-83型ASCM(65海里,120km)变型,而“旅洋”-II等新型水面战舰装备“鹰击”-62型(120海里,22km)。“旅洋”-III型DDG和055型CG将装备中国最新“鹰击”-18型(290海里,337km)ASCM,这是中国水面ASUW能力迈出的重要一步。中国12艘“基洛”级舰艇装备了从俄罗斯购买的SS-N-27型ASCM(120海里,222km)。中国的潜艇部队也在增强反舰巡航导弹能力,用远程“鹰击”-18代替“宋”、“元”和“商”级潜艇上的旧型“鹰击”-82反舰巡航导弹。中国之前制造的潜射ASCM,YJ-82型,是C-801型的改版,射程更近。PLA海军认识到,远程ASCM需要强大的超视距瞄准能力来实现其全部潜能,因此中国在战略、战役和战术各级投入发展侦察、监视、指挥、控制和通信系统,为水面和水下发射平台提供逼真的观瞄信息。

  中国在两栖舰队的投入标志着中国旨在发展远征与超视距两栖攻击能力以及人道主义救援/救灾和反海盗能力。2005年起,中国已经建造3艘大型“玉昭”级(071型)两栖运输坞,且第4艘很快将服役,同老型登陆舰相比可提供更强大更灵活的“远海”作战能力。“玉昭”能够搭载至多4艘“玉义”新型气垫登陆艇(LCUA),至少4艘直升机以及装甲车和海军陆战人员,实现远距离部署。近期有望建造更多“玉昭”,作为改进型两栖攻击舰,不但更加庞大,而且包含一个完整的直升机飞行甲板。正在建造的2艘“玉亭”-II级坦克登陆舰(LST)将取代即将达到服役年限的旧型LST,可用于支援尤其是南中国海的后勤行动。

  2015年,PLA海军第一艘航母“辽宁”号毕业了第一批国内培训的J-15飞行员。飞行联队有望2016年部署在该航母。中国着手建造第一艘国产航空母,并且未来15年内可能建造多艘航母。即使全面运行,“辽宁”号也不能像美国“尼米兹”级航母那样进行远程兵力投送。“辽宁”号较小的体型限制了搭载飞机的数量,而滑跃式配置限制了飞机燃料和弹药载荷。“辽宁”号可能用于舰队防空任务,为远离陆基防区的舰队拓展空中掩护范围。尽管它拥有全套武器和作战系统,但“辽宁”号可能会继续在中国航母舵手、甲板人员训练以及研究战术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用于今后更先进航母。

  PLA空军(PLAAF)和PLA海军航空兵。PLAAF是亚洲最大的空军,世界排名第三,拥有2,800多架飞机(不包括无人机)和2,100多架战斗机(包括歼击机、轰战机、强击-歼击机和强击机)。PLAAF正加快缩小同西方空军在各个方面的能力差距,从飞机和指挥控制(C2)到干扰机、电子战和数据链。PLAAF继续列装更多第四代飞机(现在约600架)。尽管其仍然在飞大量老式第二代或第三代战机,但在未来几年内绝大部分可能被四代战机取代。

  如果中国继续推进2015年9月宣布的人员裁减计划,PLAAF和PLAN在解放军内将更加突出。去年,PLAAF和PLAN的人数分别为398,000和235,000,占PLA总数的27.5%。解放军的裁军计划会增加PLAAF和PLAN的相对人数;中国分析人士推测两个甚至军种的绝对人数会增加。

  在实现第四代歼击机首次国产化设计以后,中国一直在研制J-10B并有望在近期服役。中国可能会从俄罗斯采购Su-35“侧卫”战机及其先进的雷达系统。如果中国确实采购了Su-35,那么该机可能在2018年前服役。2015年9月,据报道,购买24架Su-35战机的谈判成功完成。

  至少从2009年起,中国一直谋求第五代战机能力,也是世界上除美国之外唯一同时拥有两套隐形战机计划的国家。中国寻求发展这些先进战机是为了提高其地区力量投送能力,增强打击地区空军基地或设施的能力。PLAAF已经注意到隐形飞机的外国军事应用,并在以领土防空为主向具有攻防作战能力的军队转型中,将该技术视为一种核心能力。PLAAF将领认为隐形飞机具有进攻作战优势,不给敌机动或展开防御行动的时间。2015年,中国开始飞行测试第五和第六代J-20隐形战机样机。2011年1月J-20首飞两年内,中国测试了另一架下一代战机样机。该样机称为FC-31(民间称J-31),大小类似美国F-35歼击机,似乎整合了J-20的类似设计特点。2012年10月31日FC-31首飞,2014年11首秀珠海举办的第10界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作为同F-35竞争出口的第五代多用途战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积极推销FC-31。据报道AVIC正同PLAAF协商出售用于国内的FC-31。除了有人驾驶战机,PLAAF认为隐身技术对无人飞机也必不可少,特别是具有空对地功能的,因为这种技术可增强无人系统突入严密防护目标的能力。

  中国还在制造轰炸类飞机。中国继续升级H-6轰炸机(最初从20世纪50年代末苏联Tu-16的设计改装),通过集成新型防区外武器来增加作战效能和杀伤力。PLAAF在飞三种不同的H-6变型轰炸机。过去10年来,H-6H和能力更强的H-6M一直在服役。PLAAF还在使用全新设计的H-6K变型,采用了适合远途飞行的新型涡扇发动机,能够携带6枚LACM。H-6升级为巡航导弹载机,使PLA具备远程防区外空中进攻能力,可用精确制导武器打击关岛。2015年,在论证机体的远途能力时,中国将H-6K飞至西太平洋。解放军海军航空兵使用一种几乎和早期H-6型号同样的轰炸机,称为H-6G,配备4套武器挂架系统挂载ASCM以保障海上任务。中国所有H-6变型都保留了传统弹舱,可用于重力炸弹、精确制导炸弹和水雷。中国还使用另一种改版H-6,称为H-6U,为部分自产战机空中加油,从而增加了它们的作战范围。中国还从乌克兰接收了按空中加油机配置的“伊尔”-78。中乌就更多该型飞机的谈判可能会继续。尽管中国能够对战机加油,但目前还没有H-6变型能够在空中被加油。

  中国正在改善其南中国海的机场,使西沙群岛的永兴岛机场可用,并在斯普拉特利群岛建设至多3个机场。所有这些机场都拥有足够长的跑道,可保障中国现有的任何飞机。2015年10月末,解放军海军在永兴岛部署4架最具空中优势的战机J-11B。

  PLAAF拥有先进的远程SAM导弹部队,是全球最庞大部队之一,由俄制SA-20(S-300PMU1/2)导弹营和国产CSA-9(HQ-9)导弹营混合组成。为进一步改善战略防空系统,中国计划进口俄罗斯的S-400/“凯旋”SAM系统用来换代SA-20;同时研制国产CSA-X-19(HQ-19)导弹来奠定弹道导弹防御能力。

  中国航空工业继续测试Y-20大型运输机,用以补充并最终取代中国弱小的战略运输机群,后者目前由数量有限的俄制IL-76组成。

  2013年1月Y-20首飞,据报道采用了同IL-76一样的发动机。这些大型运输机旨在保障空中指挥控制、后勤、空投、空中加油和战略侦察及HA/DR任务。

  人民解放军陆军。2015年11月,解放军为地面部队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陆军司令部。中央军委2015年底组建独立的陆军司令部,使各军种处于相同地位,为联合作战创造了条件。这一变化需要改变战区指挥体制,战区也是首次成立附属战区的独立陆军司令部来领导其地面部队。

  2015年PLAA继续其他方面的现代化建设。作为国家联合部队的核心组成,为建设一支全面现代化的陆军,同时打赢多个局部陆上战争,解放军也继续地面部队的现代化和重组。2015年PLAA强调跨军区机动演练,作战旅的机械化,组建高机动步兵合成营,配发先进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C4I)装备实现师旅级数据共享。现代化建设还涉及用精确制导弹药(包括直升机对直升机空战专用的空对空导弹)提升旋翼陆军航空兵。PLAA继续列装履带或轮式火炮系统、轮式反坦克炮、反坦克导弹,轮式或履带装甲车,以及具备先进目标截获能力的防空系统。先进的远程火炮系统——常规火炮或火箭——及其配套的目标截获系统继续列装部队,使PLA陆军战术或战役级部队具备世界一流的远程打击能力。

  “跨越”和“火力”成为PLAA地面部队越来越有影响力的两大系列演习。在“跨越”演习中,某一机动旅跨军区部署在训练中心实兵对抗非合作的专业蓝军,PLAA对其进行密切观察评估。战场胜利的评判主要通过安装在各种武器上的大量激光对抗系统,特像美国陆军部队在国家训练中心的训练。“火力”系列演习中,炮兵旅和防空旅跨军区部署并开展大量实弹演练,由专门的观测-评估系统进行密切观测评估。去年,PLAA更加强调增强战役级部队远距离快速机动部署并迅速转入实兵合成作战的能力。2015年有15个机动旅先后参加了“跨越”系列演习,是2014年开展“跨越”演习7个机动旅的2倍还多。

  2014年“火力”系列演习在多个训练区训练了10个旅。相比之下,2015年“火力”系列演习在兰州军区两个专门的实弹训练场训练了14个旅。7个炮兵旅部署在青铜峡训练场,7个防空旅部署在山丹训练场。

  2015年,PLAA各院校同执行“跨越”演习的部队开展指挥所演习,并在“火力”演习中扮演专业蓝军。并非让指挥员和参谋来到院校,而是利用PLAA的指挥软件系统,使相关院校人员仍在各自院校为训练中心的部队提供训练保障。这种复杂层次的分布式训练体现出PLAA的巨大进步,因为首次进行院校教员蓝军训练是2012年才开始的。

  2015年PLAA的演习,通过改进分队内外间的实时数据共享网络,继续增强旋翼陆军航空兵的作战能力和空地一体指控能力。PLAA继续生产和列装先进轮式或履带装甲车、先进防空系统和电子战能力,继续增多先进远程火炮系统及其配套的目标截获系统,包括增加执行纵深袭击侦察的特种部队。大规模“联合行动-2015”系列演习中,PLAA的所有部队都是主角,集成远程火力打击力量的特种作战部队是演习最后的重点。

  正如上述“跨越”系列演习扩大中所见,区域训练中心——具备全职对抗蓝军加上专门的执行训练评估的观察-导调人员和各种训练保障要素——的增多继续推动PLAA各主要部队的实战化训练。目前主要限制因素似乎是,同全球最大规模地面部队相比,这些中心可提供的训练时间有限。2015年陆军演习的大量媒体报道,再次强调了对PLAA执行现代空地作战能力的不断增强的民族自信。

  太空和太空对抗能力。中国的太空计划不断成熟,利用在轨或陆基力量保障国家民事、经济、政治和军事目的任务。中国一直大幅投入发展太空能力,特别重视卫星通信(SATCOM),情报、监视与侦察(ISR),卫星导航(SATNAV),气象,以及载人、无人或星际太空探索。除了各种轨道卫星,中国的太空计划已经建成庞大的地面基础设施,为太空飞船和航天运载器(SLV)提供制造、发射、指控和数传保障。在发展太空计划的同时,中国继续发展各种太空对抗能力,旨在限制或防止敌方在冲突或危机中使用天基力量。

  中国最新的国防白皮书申明解放军重视太空等新兴安全领域。该报告将太空称为“国际战略竞争制高点”。尽管中国继续提倡和平利用外太空,但该报告也提到中国将“保卫太空资产安全,服务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维护太空安全”。

  截止2015年12月,中国发射了19个SLV运输45个航天器,包括导航、ISR和试验/工程卫星。2015年中国太空计划的突出成绩包括:

  > 2种新发射器:2015年9月,长征-6号和长征-11号“新一代”太空发射器成功首次升空。长征-6号是一种小型液体燃料推进的SLV,设计运载能力为近地轨道1000kg;长征-11号是所谓的“快速响应”SLV,设计用于紧急情况下接到通知后向近地轨道发射小型航天器。

  > 中国最多载荷发射和最小的卫星:2015年9月19日,长征-6号SLV首次发射,是中国单个SLV发射中携带卫星数量最多(20颗)的一次。长征-6号送入轨道的多数卫星属于不足100kg的技术展示卫星。而且,长征-6号搭载的4颗“星尘”飞卫星是中国目前最小的航天器,每个重量仅100g。

  > 开始用于北斗全球网络的发射:2015年,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开启第二阶段建设,于3月30日发射了“北斗”I1-S,一种倾斜地球同步轨道(IGSO)卫星。2015年,中国发射了至少2颗中地球轨道卫星和至少2颗IGSO卫星。该项目这一阶段计划拓展“北斗”目前的区域网络,到2020年实现全球覆盖。

  解放军正在采办各种技术,从而提高中国太空对抗能力。除了研制定向能量武器和卫星干扰机,中国还在发展反卫星能力,在2014年试验的反卫星导弹系统方面可能已经取得进展。中国正在运用更加复杂的卫星作业,也可能正在太空试验可用于太空对抗任务的各种军民两用技术。

  2014年夏季,中国进行了一次太空发射,飞行剖面类似于2007年1月的试验。2013年,中国向太空发射一个物体,弹道痕迹最高海拔30,000km以上,这可能是一次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太空对抗技术试验。

  尽管中国国防学术经常发表太空对抗相关威胁技术,但没有其他反卫星计划得到公开承认。解放军的著作强调“摧毁、破坏和干扰敌方侦察...和通信卫星”的必要性,暗示此类系统以及导航和早期预警卫星可能成为打击目标,以“使敌人变成瞎子和聋子”。

  中国在国际网络问题方面的活动。在东盟、上合组织和金砖五国等多边或国际论坛上,中国正在进行网络相关外交和倡议努力。中国积极推动国际合作打击恐怖分子利用互联网和抵制网络相关犯罪活动,提倡制定网络准则,包括主权原则、不干涉原则和国家有权控制网上内容原则等。2015年7月,中国和其他几个国家一道组成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向联合国提交报告,内容是处理网络相关问题和约束网络空间中的国家行为。

  美中网络交往。作为防务磋商会谈、战略安全对话和相关对话的一部分,美国国防部督促中国提高双方在网络空间军事条令政策、目标和任务的透明度。国防部参加了美中网络安全问题高级专家组会谈,这是2015年9月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网络有关承诺的成果之一。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60612/n454047534.shtml report 8631 人民解放军当前实力人民解放军火箭军(PLARE)。火箭军,去年由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改名,掌控中国陆基核或常规导弹。其正在研制和测试几种新型或变型进攻性导弹,包括
(责任编辑:张玉)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