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军队现代化目标和趋势之解放军正在发展的能力

来源:搜狐军事
  • 手机看新闻

  中国在诸多军事项目和武器系统的投入旨在增强拓展领域的兵力投送、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和作战行动,如网络、太空和电磁频谱等新型领域。中国目前的武器生产趋势,不但增强了中国处置邻国间突发情况的能力,如台湾危机,也将使解放军能够在远超中国传统领土诉求以外的亚洲地区执行各种军事行动。业已部署或正在发展的关键武器系统包括弹道导弹(含反舰类)、反舰或对陆攻击巡航导弹、核潜艇、现代水面舰艇和一艘航母。确保贸易通道安全的需要,尤其中东的石油供应安全,促使解放军海军加入亚丁湾国际反海盗行动。同日本在东中国海的海上争端,以及同几个东南亚主权诉求国在南中国海部分或全部斯普拉特利和帕拉塞尔群岛的争端,使这些地域的紧张局势提升。朝鲜半岛的不稳定也可能造成牵扯解放军的地区危机。想要保护中亚的能源投入,加之民族分裂分子获取跨境支援的潜在安全隐患,也可能为中国在该地区的军事投入或稳定破坏时的军事干预,提供诱因。

  中国领导人也要求解放军发展执行国际维和行动、人道主义救援/救灾和反恐行动等任务的能力。这些能力也可能增加中国利用军事影响力推动外交事项的选择余地,谋取地区或国际利益,或以利于中国的方式解决争端。

  比如,中国的“安慰”级军用医疗船,“和平方舟”号,曾部署至整个东亚和加勒比海地区。中国已经同上合组织成员国进行了4次联合军演,最突出的是“和平使命”系列演习,中国与俄罗斯为主要参与方。中国继续2008年12月开始的亚丁湾反海盗行动。

  解放军正在发展的能力

  核武器。中国的核武器政策优先保有一支核力量,能够在袭击后幸存并具备足够力量对敌施以损失不可接受的反击。面临美国,其次是俄罗斯,在战略ISR、精确打击和导弹防御能力方面的持续优势,中国坚称,新一代机动导弹,所携弹头由分导式多弹头(MIRV)和突防用具组成,意在确保中国战略威慑的存活力。类似地,印度的核力量是中国核力量现代化的另一驱动力。解放军为其核力量配备了新型指挥、控制和通信能力,改进战场上多分队的控制。通过采用改进的通信联络,洲际弹道导弹部队如今可以更好地获取战场信息,同所有指挥层保持不间断联络。分队指挥官通过语音指令能够同时,而不是逐级,向多个下级部队发布命令。

  中国始终宣称其奉行“不首先使用”(NFU)政策,称其仅在反击核打击时才会动用核武器。中国的“不首先使用”承诺有两项承诺:中国决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决不对无核武器国家或地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中国适用NFU政策的条件存在模棱两可的地方。有解放军官员曾公开撰文称有必要阐明中国将在何种条件下使用核武器,比如当敌人的常规攻击威胁到中国核力量或者政权本身的存亡时。然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国家领导人愿意将这样的细微差别和与中国的“不首先使用”承诺进行区分。

  中国可能会继续投入大量资源来维持一支有限但可存活的核力量,确保解放军能够发动一次有破坏力的报复性核打击。最近的新闻报道暗示,中国可能会提高和平时期核部队的战备等级来确保及时响应。

  陆基平台:中国的核武库目前有75—60枚洲际弹道导弹,其中包括发射井式CSS-4改2(东风-5A)和改3(东风-5B)型,公路机动、采用固体燃料的CSS-10改1和改2(东风-31和东风-31A)型,以及射程更有限的CSS-3(东风-4)型。固态燃料推进、公路机动式CCS-5(“东风”-21)型中程弹道导弹,担负地区威慑使命,是上述力量的补充。

  海基平台:中国正继续建造“晋”级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4艘已经服役,还有1艘在建。晋级弹道导弹核潜艇最终将配备JL-14潜射导弹,预计射程将达7,400千米。晋级和JL-2将赋予解放军海军首次远程海基核能力。以南中国海海南岛为基地的“晋”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届时将能进行核威慑巡逻。

  未来的努力:中国正致力于发展各种技术,包括再入机动飞行器(MaRV)、分导式多弹头、假目标、干扰物、电子干扰和热屏蔽等,试图对抗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中国已经承认其2014年试验发射了一种高超声速滑翔式飞行器。中国官媒还提到了二炮的大量演练,凸显为增加存活率而进行的机动、伪装和模拟战斗条件下的发射行动。与新一代导弹更强的机动性和生存能力一起,这些技术和训练的提高增强了中国的核力量,提高了战略打击能力。移动式洲际弹道导弹数量的进一步增加和弹道导弹核潜艇威慑巡逻的开始将迫使解放军完成更高级的指控系统或流程,确保部队更庞大、更分散时核武释放权的完整性。

  反介入/区域拒止。中国进行军事现代化并为应对各种突变作准备,继续发展各种能力,在诸如台湾突变等大规模战役期间,致力于劝阻、威慑或者根据命令击溃可能的第三方干涉。美国防务规划者将解放军上述能力统为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尽管中国没有使用该词。中国的军事现代化计划包括发展各种能力,对西太平洋内可能部署或作战的敌军,在空海天电与信息等各领域,进行远距离打击。正如解放军军事科学院2013年的《战略学》所述,“我们不能靠运气,必须立足充分的战争准备和自身强大的军事能力,而不是估计敌人不会来、不会介入或打击。”

  信息作战。作为中国能够对抗第三方介入的一个基本要素,如果还称不上基本前提的话,就是必须掌控现代战场各维的信息谱。解放军的著者经常提到,掌控信息——有时谓之“信息封锁”或“制信息权”——以及战役早期抓住主动权为随后取得空海优势创造条件,在现代战争中的必要性。中国正提高信息和行动安全性以保护其自身信息设施,也不断发展电子战(EW)和其他信息战能力,包括否认和欺骗。中国的“信息封锁”可能会设想在整个战场空间,包括网络和太空,运用国家权力的军事和非军事工具。中国在先进电子战系统、太空对抗武器和网络空间作战的投入——加上宣传和模糊否认等传统控制形式——反映了中国领导人对构建信息优势的重视。

  网络作战。中国认为其网络空间能力和人才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为了应对上述想象的不足,中国正在加强培训和国内创新以实现其网络空间能力发展目标。解放军研究人员提出,通过发展运用进攻性网络空间能力、掌握“制网络空间权”是慑止或中止敌人的关键。中国进攻性网络空间作战,可能通过瞄准关键节点破坏敌方在该地区的全部网络,为A2/AD提供支援。

  远程精确打击。中国常规导弹能力的发展一直特别快。也就在10年前,虽然有数百枚短程弹道导弹能够打到台湾境内的目标,但中国仅有初步能力可打击第一岛链及其以外的地点,如冲绳或关岛的美国基地。然而,如今中国正在列装一系列常规武装的短程弹道导弹(SRBM),还不算地面或空中发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特种作战部队和网络战能力,可使整个地区的目标处于危险。位于日本的美国基地正处于越来越多中方中程弹道导弹和各种对地攻击巡航导弹的射程之内。随着H-6K轰战机2015年首次飞入西太平洋,关岛也可能被空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打击。2015年9月阅兵时,中国首秀了“东风”-26。该系统能够对地面目标实施中度精确打击,包括关岛上美国基地的目标。

  中国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还远不止精确,现在越来越能够对付敌方的空军基地、后勤设施、通信和其他陆基基础设施。解放军的分析人士已有定论,鉴于协调交通、通信和后勤网络中的精确性要求,后勤和力量投送是现代战争的潜在弱点。

  弹道导弹防御(BMD)。中国一直努力超越飞机和巡航导弹的防御能力,取得更高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以更好地保护中国大陆及其战略资产。中国现有的远程舰对空导弹对抗弹道导弹的能力有限。新型国产雷达JL-1A和JY-27A,设计用于应对弹道导弹威胁,其中JL-1A宣称能够精确跟踪多个弹道导弹。中国的SA-20 PMU2是俄罗斯出口的最先进的地对空导弹之一,宣称能够攻击弹道导弹,射程1,000公里,速度2,800米/秒。中国自产的CSA-9远程舰空导弹系统预计只能为对抗射程500公里以上的战术弹道导弹提供有限的定点防御能力。中国正在研发由大气层外(80千米以上高度)动能拦截器、弹道导弹拦截器和其他高层大气以内的航空飞行器组成的导弹防御伞。2010年1月和2013年1月,中国分别利用一枚陆基导弹成功拦截了一枚处于飞行中段的弹道导弹。中国宣布从俄罗斯采购S-400 SAM系统,可能为中国提供对抗中程弹道导弹的能力,具体视交付中国的拦截器变型而定。

  水面和水下作战。中国继续打造各种攻防能力,使解放军能够在其所谓的“近海”内获取制海权,也能将有限的作战力量投送至“远海”。其中,中国的海防巡航导弹(CDCM)、空/舰/潜射反舰巡航导弹(ASCM)、潜射鱼雷和水雷为解放军海军提供抗击敌方舰队干涉的能力,当敌海军作战舰艇接近中国沿海时,可施以更加致命的多方向高强度袭击。另外,中国已经列装CSS-5反舰弹道导弹,专门设计用于使距中国海岸线900海里以内的敌航母处于危险境地。中国在海底领域也逐步取得进展,但仍然缺乏强大的沿海或深海反潜作战能力。还不清楚中国是否有能力收集准确的目标信息并及时将其传递至发射平台以成功打击第一岛链以外的海上目标。

  太空与反制太空。解放军继续增强军用太空能力,包括“北斗”导航卫星系统和能够监视全球或太空目标的太空监视方面取得进展。中国正在寻求利用太空系统建立一套实时准确的监视、侦察和预警系统,从而增强联合作战的指控能力。不过,公开讲时,中国反对太空军事化。2009年,在前国家主席胡锦涛迅速否定他后,时任解放军空军司令员许其亮公开收回其早前有关太空军事化是“历史的必然”相关言论。

  解放军的战略家们将使用天基系统——并拒止敌人这么做——看作赢取现代信息化战争的中心环节。尽管解放军的理论似乎没有将太空作战视为特殊的“战役”,但太空作战可能会成为解放军其他战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在抵抗第三方介入行动中发挥关键作用。

  一体化防空系统(IADS)。在沿海300海里(556km)以内,凭借强大的早期预警、战斗机和各种SAM系统以及主要用于抗击敌远程空中打击平台的定点防御,中国拥有可靠的一体化防空系统。中国继续研制和推销各种设计用于对抗美国技术的一体化防空系统,专门对付各种“高科技”作战。除了提高中国抗击固定翼飞机、无人机、直升机和巡航导弹等传统IADS目标的能力,中国在航展还宣称中国新型雷达能够探测隐形飞机。中国的销售资料还强调,该系统能够对抗远程空中打击或作战支援飞机等远程目标。远程空中监视雷达和空中预警机,如中国自产的KJ-2000和KJ-500,据说探测范围可扩至大中国边境以外很远。

  中国拥有越来越多的远程SAM,包括自产CSA-9(HQ-9)、俄罗斯SA-10(S-300PMU)和SA-20(S-300PMU1/PMU2),号称能够防备飞机和低飞巡航导弹。2014年秋,中国签署了一份俄罗斯射程最远SA-X-21b(S-400)舰对空导弹(射程400公里)的交付合同,还期望通过继续研发使国产CSA-9舰对空导弹的射程扩大至200公里以外。

  空中作战。中国第五代战斗机研制计划将提升中国的空对空作战能力。这些战机以J-20或FC-31/J-31样机为基础,具备高机动性、低可侦测性和内置武器舱等特征。其他主要特征包括可更加及时地为网络中心作战环境中的行动提供态势感知的现代航空电子设备和传感器,具有先进寻的能力与防敌电子对抗的雷达,以及具有先进通信和GPS导航功能的集成电子战系统。第五代飞机,最早2018年可能服役,将大幅提升中国现有第四代战机(俄制苏-27/苏-30和J-11A及自制J-10和J-11B战斗机),以支援地区性制空和空中打击行动。此外,中国轰炸机队的持续升级可以提高其搭载新型远程巡航导弹能力。结合采购性能更强的军事装备,中国还在增加空战和防空训练的复杂性和真实性。

  类似地,采购和研制远程无人机将增强中国执行远程ISR与打击行动的能力。中国正在推动无人机的研制和运用。2015年,中国媒体报道了解放军最新的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神雕”,可用于早期预警、目标确定、电子战和卫星通信等多种任务。去年,解放军空军还报道,在中国西部的一次地震后,用无人机辅助HA/DR——这是首次公开承认解放军空军无人机的行动。照片表明它是“翼龙”无人机。

  建设信息化军队。解放军举行军事演习,模拟复杂电磁环境下的作战行动,并有可能将常规和网络作战行动视为获取制信息权的一种手段。为在战时拒止敌方获取或使用信息,解放军可能运用电子战、网络空间战和欺骗等加强太空对抗及其他动能作战行动。中国的著作将信息化战争描述为削弱敌方战时获取、转发、处理和使用信息的能力,并迫使敌方在冲突发生前屈服。“同步和并行”作战涉及打击美国军舰、飞机和相关补给舰,并运用信息攻击来影响战术与战役通信或计算机网络。这些作战可能严重影响敌方导航与寻的雷达。

  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C4I)现代化建设。现代战争强调快速信息共享、处理和决策的重要性,中国继续优先C4I的现代化建设以顺应战争趋势。解放军寻求自身技术和体制两方面的现代化建设,以便运用日益先进的武器系统在近距离或远程战场上指挥复杂的联合作战。

  解放军把C4I系统的技术改进视为提高决策速度与效率同时确保移动或固定指挥所安全可靠通信联络的关键。解放军正在向全军更底层分队列装先进的自动指挥系统,类似一体化指挥平台(ICP)。采用一体化指挥平台确保实现联合作战所必须的跨兵种通信。这些C4I进步有望减少指挥流程。上述新技术确保解放军的信息共享——情报、战场信息、后勤信息和天气预报——基于稳健冗余的通信网络,从而改善指挥官的态势感知。尤其是,向战场指挥员准实时转送ISR数据,能够方便指挥员的决策过程并使作战行动更加高效。

  这些技术进步已经大幅增强解放军的灵活性和及时响应。“信息化”作战不再需要面对面的会议来进行指挥决策或执行所需的大量劳动过程。指挥官机动中就能够同时向多个分队下达命令,而分队也可以通过使用数字数据库和指挥自动化工具迅速调整行动。PLA还谋求通过改革全国和地区的联合指挥机构来提高C4I能力。

  网络战。网络战能力能够在三个方面为解放军作战服务。首先,它们可以让解放军收集以情报或进攻性网络行动(OCO)为目的的资料。其次,通过攻击基于网络的后勤、通信或商业活动,它们可用于限制敌人行动或延长反应时间。第三,在危机或冲突时刻,一旦和动能攻击结合起来,它们就会成为力量倍增器。

  发展用于战争的网络能力同解放军权威著述的观点一致,后者确定信息战对获取制信息权不可或缺,也是对抗更强敌人的一种有效手段。中国最新国防白皮书(DWP)首次指出,网络空间是国家安全的新领域,战略竞争新的制高点。DWP还宣布,中国打算加快网络空间力量发展,以应对日益严峻的网络威胁。

  解放军的军事著述详述了进攻性网络行动和信息战在冲突中的效果,提倡通过攻击敌方的通信和后勤网络系统来影响其在冲突早期阶段的作战能力。它们将敌方的指控系统描述为“战场信息采集、控制及运用的心脏。它也是整个战场的神经中枢。”

  据中国军事科学院称,信息作战指挥机构存在于解放军战略、战役和战术各级。战役级的信息作战部门包括几个专门协调信息作战的小组。不过,2015年宣布的机构改革可能改变解放军信息作战的组织指挥方式。

  针对美国国防部的网络活动。2015年,世界各地无数计算机系统,包括美国政府的,不断遭到入侵,部分入侵似乎直接归因于中国政府或军方。这些入侵的重点在于获得网络访问和窃取信息。中国正利用其网络能力,针对保障美国国防计划的外交、经济和国防工业基地等部门,辅助情报搜集。目标信息有可能用于使中国国防工业、高技术产业受益,让中共得以洞察美国领导层对中国重大问题的看法。此外,目标信息可能帮助中国军事规划者构画美国危机期间可能动用的国防网络、后勤和相关军事能力。上述入侵所需的权限和技能与进行计算机网络攻击类似。

  实现兵力投送的系统和能力。中国优先发展陆基弹道或巡航导弹计划,以进一步拓展从边境实施打击的能力。其正在研发和试验几种新型或变型进攻导弹,组建更多导弹部队,升级老旧导弹系统和发展对抗弹道导弹防御的各种手段。除了近程弹道导弹,解放军火箭军——前解放军第二炮兵——已部署至台湾对面相关位置,且该部队正在列装巡航导弹,包括陆射“长剑”-10陆攻巡航导弹。中国继续列装一种反舰弹道导弹,CSS-5(“东风”-21)型中程弹道导弹的一种变型,该导弹2010年开始部署。CSS-5改5射程1,500公里,配备再入机动飞行器。中国还部署了陆攻CSS-5改4,可使冲绳和日本本土的目标处于危险;“东风”-26能够对地面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可能使关岛的美国部队处于危险。

  解放军海军继续发展和部署俄制和自产混杂的舰载、潜载和机载反舰巡航导弹,以扩大攻击范围。另外,中国可能发展了为新型“旅洋”-III级导弹驱逐舰装备陆攻巡航导弹的能力,首次赋予解放军海军陆攻能力。而且,继续部署装备反舰巡航导弹的潜艇来支援反海盗巡逻,强调了中国热衷于在南中国海以外保护海上交通线。这些潜艇部署表面上是支援中国向印度洋的兵力投送。

  解放军空军加强了执行离岸攻防作战的能力,如打击、防空与导弹防御、战略机动和预警与侦察等任务。2015年,解放军的一份报告确定了向太平洋拓展监视的军事条件。除了强调必须要有新型战略轰炸机和陆基拦截弹,该报告还确认了其他几种能力:高速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大型运输机、大气层外飞行的飞船、新一代歼击机、无人攻击机、空军卫星和精确制导炸弹。中国继续发展隐形飞机技术。解放军空军部队已经使用能够携带6枚陆攻巡航导弹的H-6K轰炸机,使其具备使用精确制导武器进行远程防区外空中进攻的能力。3架IL-78 MIDAS空中加油机的采购将增强解放军空军的能力,使其战斗机的作战航程延伸至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为了解决战略空运之不足,中国还在试验一种新型重型运输机,命名为运-20。该飞机2013年1月开始飞行测试。除了是中国第一架自产重型喷气式运输机,运-20也能够实现其他使命,如用作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或用作空中加油机。解放军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继续循序渐进地增强其空中兵力投送能力。去年,解放军空军飞机的“远海”训练更靠近西太平洋。也是在2015年,解放军海军和空军的飞机参加了许多跨军种演习和实战行动,这表明中国正在寻求未来的一体化空中作战。空中力量的一体化可使中国增强打击的灵活性,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或台湾突变中为飞机提供保障。

  作为解放军所谓的未来航母的“试验”平台,首艘航母“辽宁”号的运行已经为解放军海军提供了宝贵的经验。2015年,中国开始建造第一艘自行研制的航母。中国下一代航母可能具备更持久续航力,可起飞更多型号的飞机,如电子战、预警和反舰作战飞机,从而增强解放军海军“航母战斗群”的潜在打击力量,维护远离中国周边地区的中国利益。这些航母最有可能执行的任务是巡逻经济上重要的海上航线,开展海军外交、地区性威慑和人道主义救援/救灾等。

  实现“蓝海”海军能力。中国军队致力于将其作战范围拓展到东亚以外直至中国所谓的“远海”,而解放军海军仍然处于这些努力的最前列。在上述地区的任务包括:保护重要的海上航线免遭恐怖主义、海盗和外国的阻断;提供人道主义救援/救灾;开展海军外交和地区性威慑;开展相关训练,以在台湾应急及东或南中国海冲突中阻止美国等第三方妨碍中国的海上行动。解放军海军执行上述任务的能力一般化,但随着从远海行动中获取更多的经验和拥有更大、更先进的平台,这种能力正不断提升。

  解放军海军未来10年的目标是成为更强大的地区力量,能够在更大范围的亚太地区投送兵力,从而在长达数月时间内执行高强度作战行动。不过,后勤和情报保障仍然是主要瓶颈,尤其是在印度洋或亚太地区以外的地域。因此,中国想要拓展其在印度洋的后勤补给,未来10年可能会在这一地区建立几个补给点。

  过去几年里,解放军海军的“远海”经验主要来自亚丁湾的反海盗任务和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以外的远距离特遣大队部署。中国继续在亚丁湾保持3艘常在舰船,以保护中国商运不受海盗袭扰。该行动是中国首次在亚洲以外地区长期执行海上行动。

  2015年,解放军海军继续开展“远海”部署。解放军海军继续向印度洋部署潜艇,说明其日益熟悉在地域行动。2015年中俄海军演习之后,3艘解放军海军舰船过境白令海和美国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附近海域。2015年,在印度洋部署3个月后,反海盗特遣队3艘舰船接着环球航行,访问了欧洲、中美洲和美国的大量港口。

  解放军海军的力量结构继续发展,融入更多兼具近岸与远距离兵力投送的多功能平台。中国正在进行“旅洋”-III级导弹驱逐舰、“江凯”-II级型导弹护卫舰和“江岛”级轻型护卫舰的批量建造。中国还着手建造更大的055型导弹巡洋舰,有望2017或2018年服役。

  海上执法。在海上争端中,中国倾向于动用由政府掌握的民事海上执法机构,而将解放军海军用作防止局势升级的监视力量。中国海警力量的扩大和现代化将增强中国行使海上主权诉求的能力。中国海警正在快速增加总体力量水平。过去5年来,中国为海警增添了100多艘海上巡逻舰,从而增强其执行近岸延伸行动的能力并替代老旧装备。未来10年,新的民事执法舰船力量,将使中国能够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更加稳健地巡逻其诉求主权地域。总之,中国海警的总体力量水平有望增加25%。这些新增的舰船中有的可以供直升机降落。

  2013年,中国合并4个海事执法机构组建中国海岸警卫局,隶属公安部负责其行动。中国海警担负非常广泛的任务,如行使中国的主权主张、缉私、保护渔业资源和普通执法。

  非战争军事行动。解放军继续做好非战争军事行动准备,包括应急响应、反恐、国际救援、人道主义救援/救灾、维和行动和其它各种安保任务。中国2015年国防白皮书指出,解放军将继续把非战争军事行动纳入军事战备和现代化建设全局。实践中,军队分担了人民武装警察(PAP)的很多任务,后者是一支对内的准军事力量。

  2015年,解放军在4月尼泊尔发生强震后,派遣1000多人参与人道主义救援/救灾行动。解放军将这次行动描述为中国向海外部署武装人员最多的一次人道主义救援行动。去年,解放军还提供了10次联合国维和行动,并继续参与双边或多边以非战争军事行动为主的军事演习。

  附录:中国的导弹力量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60612/n454039283.shtml report 10207 中国在诸多军事项目和武器系统的投入旨在增强拓展领域的兵力投送、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和作战行动,如网络、太空和电磁频谱等新型领域。中国目前的武器生产趋势
(责任编辑:张玉)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