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国的战略利益何在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夏之冰
第1页 :南海是美国最重要海上通道
图为美方“拉森”号导弹驱逐舰。
图为美方“拉森”号导弹驱逐舰。


  第二章 美国的战略利益何在

  早在2010年夏,奥巴马政府便明确表示,在南海地区构建基于规则的稳定局面,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2010年以来,美国不得不擦亮眼睛,密切关注中国与南海岛国之间复杂而紧张的地区局势。 不管愿意与否,美国都已成为南海棋局中的重要一员。这与美国政府的东亚再平衡战略密切相关——因为再平衡战略的一个核心前提就是建立本地区所有国家都共同遵守的基于法律的行为准则。

  还要看到的是,在考虑南中国海问题时,一定要想到南中国海问题与其他安全问题的关联性,如俄罗斯与东欧的紧张关系、巴以冲突、伊拉克与叙利亚乱局、美军离开后阿富汗地区不稳定等。作为一个全球政治与外交大国,中国的出现对这些问题的解决与走向有重要影响,尤其是在中东问题上。另外,中国对华盛顿关心的其他一些重要问题的解决也可起到关键作用,如伊核问题、朝核问题;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台湾海峡与东中国海的和平维护以及促进贸易、投资与经济增长。全盘考虑所有这些因素后,就会发现,南海问题在中美关系大局中并非主要战略要素。 正如许多评论家所说,中美两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分歧不能被看作中美冷战的开端。

  下面,我们具体讨论美国在南中国海地区的具体利益所在。

  航行自由与美军在中国专属经济区的活动

  当美国政府官员谈到南中国海地区“航行自由”时,实际上包含两层不同的含义:一是指畅通无阻的合法商贸往来;二是指实施非敌对军事行动的权利。

  2012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ton)在参议院的证词中,将确保南中国海地区畅通无阻的合法商贸往来形容为美国“最重要的利益”。 事实上,有许多重要数据可以支撑这一观点。世界每年有一半以上海上货运(以万吨计)要通过马六甲(Malacca)海峡、印尼巽他(Sunda)海峡或龙目(Lombok)海峡(译者注:在爪哇岛和巴厘岛以东)。这些海峡是联接印度洋与南中国海的重要通道,大量海上货运要么从南海地区运出,要么运往南海地区。据美国能源信息部(EIA)的统计,世界仅1/3原油与一半以上液化天然气(LNG)贸易都要通过南中国海。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发布的报告《海上交通评论2011》(Review of Maritime Transport 2011)显示,2010年,约84亿吨海上贸易货物通过南中国海地区——这个重量比全球年货运总吨位的一半还多。

  若以美元计,全球每年通过南中国海海域运送的油气资源、货物、材料等的总价值约达5.3万亿美元。其中,美国的贸易总额占1.2万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南中国海并非东南亚通往印度洋的唯一海上通道,但却是距离最短、最高效、最便宜的海上通道。南中国海地区一旦发生危机,便不得不启用那些费时费力又耗钱的通道。

  当美国对中国将“航行自由”时,并不是指中国在南中国海海域对海上合法贸易进行阻挠。中国已经多次严肃地指出,中国不会干扰海上贸易活动,而且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反对美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实施监视活动。从根本上说,中、美两国对“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执行何种军事活动是允许的”这样的问题上,产生了严重分歧。华盛顿认为,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其他国家可以在沿海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内享有公海自由——这种公海自由包括和平时期的军事活动,如军事监视、调查等活动。而中国坚决反对,并声称这是不友好的敌对行为。这种意见分歧最终导致两起严重事件:一起一起发生在2001年,美国海军EP-3电子战飞机与中国海军战斗机在南海上空相撞;另一起发生在2009年,中国渔民与半军事舰船骚扰美国军舰“无暇”号(Impeccable)。就在最近,中国战斗机近距离跟踪美海军P-8海上巡逻飞机,同样引起一场严重的外交风波。

  美国认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其他国家在沿海国家专属经济区执行军事活动前,没有必要通知相关沿海国家,并得到其同意。对此,中国并不买账。中国声称:任何国家在未通知中国并得到中国政府允许的情况下,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实施海上侦察活动,都是对中国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公然践踏。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政府的观点形成于1994年10月克林顿总统在洛杉矶会议上传送给美国国会的会议文件。后来,该文件得到了美国国会的正式批准。

  此次会议谨慎地平衡着沿海国家与其他海洋使用国家之间的利益诉求,详细规定了军队与商业飞机、航船在海岸国家所辖海域及公海上(或上空)通行的权利。根据会议精神,所有船只、飞机都可以从水面、水下或水上通过国际航道与群岛。另外,会议还规定,在沿海国家专属经济区(EEZ)及大陆架,水面航行、水上飞行与水下作业(如维修海底电缆或石油管道)都享有公海自由。

  该文件进一步指出:

  诸如停泊船只、起降飞机、操作军事装备、情报搜集、军事演练与考察等都被认为属于公海行为。这一条清楚地写在第58条中。根据这条规则,所有国家都有在他国专属经济区内实施军事活动的权利;然而,在拥有这种权利的同时,使用他国专属经济区的国家应当适当顾及沿海国家的资源或其他权利,这是各船旗所属国的义务。

  这种“适当顾及”(due regard)的概念起到了平衡专属经济区内沿海国家及其他海域使用国家的义务。第56(2)条规定:沿岸国家应适当顾及其他国家的权利与义务。第58(2)条则规定:其他使用他国专属经济区的国家应当适当顾及所属国的权利与义务。

  一位退役上尉、原美国海军海上律师劳尔•潘柔(Raul Pedrozo)(现在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任教)先生曾这样指出:

  中国对专属经济区内所属权力的认识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相悖——确切地说,与该条约第5部分相关内容不符。所有国家都可以在事先不与海域所属国打招呼、没有征得所属国同意的情况下,在该国专属经济区内遂行军事行动,这是合法的。当初,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谈判期间,曾有国家提出要扩大沿海国家的权利,包括其安全诉求。然而,这种努力并未得到广发支持,也未写入最终决议。结果,《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最后一部分(既第58条)依然规定,所有国家在他国专属经济区内享有航海与空中过境的公海自由,其中包括军事活动。

  同样,劳尔•潘柔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同事、前美国海军国际法律师皮特•达顿(Peter Dutton)先生也写了一篇文章,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第58条形成的过程与原因进行阐释:

  事实上,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的诞生,是沿海国家与海域使用国家利益相互妥协的结果——沿海国家要管理与保护本国的海洋资源;而海域使用国家想确保本国在海上航行与飞机过境的公海自由,其中包括军事目的的活动。

  尽管当年的谈判过程非常清楚,但中国显然不愿意遵守当年签订的国际协议。无论如何,中国这种意在限制外国军事力量在本国专属经济区内活动的做法,成为中美直接冲突的一条导火索。在未来,中美两国围绕这个问题的冲突必然还会发生。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51207/n430146236.shtml report 8889 南海是美国最重要海上通道图为美方“拉森”号导弹驱逐舰。第二章美国的战略利益何在早在2010年夏,奥巴马政府便明确表示,在南海地区构建基于规则的稳定局面,符合美国
(责任编辑:UM001) 原标题:美国的战略利益何在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