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搜狐军情站 > 军事滚动新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军媒:大国权力转移拉开序幕 中国要准备战争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张啸天

  近年来,战争纪念比较多,如甲午战争120周年、日俄战争110周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等。

  这些战争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当前,随着我国的快速发展,西方国家也普遍认为,中国崛起必然引发大范围的体系战争,新一轮大国权力转移必将通过战争来实现。那么,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是否只有这一条路径?我国又有哪些战略选择空间呢?

  大国权力转移存在多种方式

  西方国家认为,大国权力转移必然通过大规模战争的方式实现。实际上,大国权力转移存在多种方式,而不是唯一的战争模式。

  1、通过全面战争实现权力转移

  历史上的大国权力转移,多数是通过全面战争的方式来实现的。这是最普遍、最直接的模式。例如,春秋时期,齐国打败郑国成为霸主,越国打败吴国成为霸主。在近代史上,英国打败西班牙、荷兰、法国,成为世界霸主。

  2、通过局部战争实现权力转移

  局部战争的战场可以是在双方领土的交界处,也可以在一方的领土上,或者在第三方的领土上。如果能够在局部战争中取得胜利,有时候也能实现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

  例如,春秋时期,晋国和楚国通过城濮之战,实现了地区权力转移。再如,1904年、1905年,日本与俄罗斯通过日俄战争,实现了东北亚地区的权力转移。战争结束后,俄罗斯势力退回俄罗斯境内,日本赢得战争胜利,获得了东北亚地区的主导权。

  3、通过间接军事冲突实现权力转移

  间接军事冲突类似于代理人战争。双方都是代理人,或者一方直接参战,另一方是代理人。代理人的胜负,也能够反映出大国实力的强弱,影响到大国在地区的权力强弱。

  这种情况比较普遍。例如,在叙利亚危机中,以巴沙尔为首的政府武装和反对派武装,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不同大国之间的权力博弈。

  4、使用武力但未发生军事冲突的方式

  使用武力但未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有很多,如军事威慑、战略遏制、军备竞赛等。之所以使用武力而没有发生军事冲突,原因比较复杂。

  例如,世界上存在多个大国,一旦陷入战争将会产生难以驾驭的局面,或者军事冲突的成本过高,国际社会对战争的制约比较强等。最典型的例子是美苏冷战。在冷战中,美国和苏联经常调兵遣将,多次引发军事危机,但没有发展到军事冲突的程度。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大部分国际权力转移到了美国手中。

  5、通过在重大国际事务中的较量实现权力转移

  在重大国际事务中的较量,能够体现出大国实力的强弱,从而也可以实现某一地区的权力转移。

  例如,在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中,美国通过强硬姿态,迫使英国、法国进一步承认西方的国际权力已经转到了美国手中。再如,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中,美国的表现明显弱于俄罗斯,俄罗斯的权力有所增强,至少在克里米亚地区实现了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

  6、通过和平竞争实现权力转移

  和平竞争,类似于我国提出的和平发展,是指在和平的大背景下,大国进行竞争。在此过程中,政治斗争、经济摩擦、外交博弈、战略误导都可能发生,但总的基调是和平竞争,没有发展到军事冲突的地步。

  到目前为止,通过和平竞争实现大国权力转移的例子非常少。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英国、法国、德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二战刚结束的时候,除美国以外,英国在西欧的权力份额最大;法国实力消耗殆尽,权力份额比较小;德国是战败国,在西欧的权力份额更小。

  经过几十年的竞争,英国、法国、德国之间的权力结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西欧权力的最大份额明显转移到了德国手中。当然,西欧地区英国、法国、德国的权力转移是一个局部的变化,能不能扩大到世界范围,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7、通过自然过渡实现权力转移

  自然过渡是一种理想状态,各大国自由发展,没有明显的对抗而实现权力转移。这种方式比较复杂,至少有以下四种情况:

  其一,国际社会高度发达,各大国有自由发展的环境,随着新兴大国实力上升,实现权力转移;

  其二,多个大国势力均衡,都不敢轻举妄动,各国自由发展,随着实力消长,实现权力转移;

  其三,霸权国家在与其他大国的战争或竞争中失败,新兴大国实力凸显,实现权力转移;

  其四,霸权国家发生意外,遭到严重削弱,如霸权国家发生内乱、严重经济危机、分裂等,大国之间实现权力转移。

  8、通过全面跟随实现权力转移

  全面跟随与“搭车战略”相似,是指新兴大国以减少行动自由为代价,与霸权国家全面合作,结成紧密的伙伴关系,争取其支持或保护,等待霸权国家衰落后取而代之。

  这种方式的优点很明显:一是不被霸权国家当作主要敌人,减少了崛起中的阻力;二是与霸权国家关系密切,可以获取技术成果和政治经验,加快实力提升的步伐;三是可能得到霸权国家的提携,默认其在某一地区的领导权。

  但缺点也很明显,可能损害国家核心利益,危及国家的生存和独立,以致丧失实力上升的势头。而且,一旦霸权国家的对手都遭到削弱,跟随霸权国家的“搭车者”也会成为被削弱的对象。

  因此,大国权力转移存在多种方式,而不是唯一的大规模战争。这些方式的不同之处是:如果能在全面战争、局部战争中取胜,权力转移的幅度比较大;而其他方式,权力转移的幅度比较小。

  由于时代特征和战略背景的影响,新一轮大国权力转移,可能是一个长期博弈的过程,甚至出现反复,也可能是多种方式的混合运用。

  对我国战略选择的启示思考

  当今国际形势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新一轮大国权力转移已经拉开序幕,我国的战略选择至关重要。

  1、战略选择的空间

  对我国来讲,在上述八种方式中,显然有两种需要排除。一是“全面跟随”的方式不可取。在美国将我国作为首要战略对手的情况下,全面跟随是一种幻想,必须丢弃。在这方面,俄罗斯有过惨痛的教训。二是应当避免全面战争、大范围体系战争的出现。全面战争具有严重的破坏性,不符合时代发展趋势,且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从理论上讲,排除两种方式以后,我国战略选择的空间包括其余六种,即局部战争、间接军事冲突、使用武力但未发生军事冲突、国际事务中较量、和平竞争、自然过渡。在这六种方式中,最佳选项是自然过渡。

  但自然过渡的方式过于理想化,现实中难以存在,主观上难以把握,所以我国的最佳选项是和平竞争,或者叫和平发展。同时,也存在局部战争和间接军事冲突的选项。也就是说,虽然我国不希望全面战争,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应对局部战争的挑战,可以承担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

  2、战略选择的依托

  想要有战略选择空间,想要有比较缓和的权力转移方式,必须做好两个方面的依托。

  一是持续提升国家实力,推动大国权力转移。大国权力转移的基础是国家实力。如果不提升国家实力,世界权力也会发生转移,但是会转到其他大国手中,例如日本、俄罗斯等。因此,要想参与大国权力转移,要想实现权力转移,就必须持续提升国家实力。

  二是大幅度提升军事实力,具备打赢大战的能力,确保战略选择空间。在战略指导上,我国想走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想在六种选项中做出选择。但是,只有具备了第一种方式的能力,也就是打赢大战的能力,才可能有其他的选项。否则,任何道路、任何方式都会受到威胁。

  另外,如果军事实力长期落后,不仅国际权力不会向本地区转移,曾经努力获得的部分权力还有可能转移到别的国家手中。这种情况曾在我国近代历史上多次出现,被别的国家打断崛起进程。

  因此,只有拥有打赢战争的能力、打赢战争的准备,才能有效遏制战争,才有深度参与大国权力转移的机会,才有战略选择的空间。

  3、不断发展壮大

  任何一个想成为世界大国的国家,都必须不断发展壮大。通常,国家发展壮大的方式有四类。

  第一类是扩张领土面积。这种做法被西方国家在19世纪以前广泛采用。例如,建国初期美国的领土面积只有89万平方千米,经过长期扩张,领土面积达到937万平方千米。再如,成立之初的莫斯科公国面积不足100万平方千米,而强盛时期苏联的领土面积达到2240万平方千米。

  第二类是抢占殖民地。15~19世纪的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德国、英国,都在海外抢占了大片的殖民地。

  第三类是扩大势力范围。这种做法在19~20世纪比较普遍,美国和苏联都积极谋求更大的势力范围。

  第四类是将更多的国家连接到一个范畴中。可能的方式有构建自由贸易区、经济共同体、事务协调共同体、政治与安全共同体,以及建立超国家意义的共同体等。

  其中,建立超国家意义共同体的方式相对遥远,但许多国家正在探索。例如,俄罗斯正在组建欧亚联盟、俄白联盟,德国正在整合欧盟,日本正在扩张海洋国土等。

  我国应当不断发展壮大。按照时代趋势,扩张领土、抢占殖民地的方式不可行,扩大势力范围的方式也难以被接受。比较符合时代潮流的做法集中在第四类,即以某种形式将更多的国家连接到一个范畴之中。

  例如,与更多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亚太自由贸易区等。还应当拓展金砖国家组织的内涵,将金砖国家拓展为快速发展国家的协作组织。在此基础上,考虑将德国、阿根廷、土耳其、墨西哥等处于前进态势的国家吸收进来。另外,需要加大安全共同体的建设力度,适时考虑超国家政治共同体的问题。

  4、适当运用实力

  适当运用实力,是大国权力转移的必要环节和重要方式。首先,适当运用军事实力,展示意志和决心,才能减少挑衅。其次,要充分认识国际斗争的现实特征,在表达和平意愿的同时,适当表达遏止别国侵犯的决心和能力。否则,可能会成为强权国家侵犯的对象。再次,如果长期不用实力,就会有其他国家跳出来,检验这个国家的实力和意志。

  例如,2008年以前,俄罗斯对美国的挤压忍气吞声,结果是受到进一步的挤压。直到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强力反击,这个方向的挤压和挑衅才有所收敛。对于我国,周边地区也面临类似的情况,需要适当运用实力,改善局面。

  5、保持战略定力

  首先,在世界格局调整时期,哪个国家急于打破现状,哪个国家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例如,18世纪,拿破仑急于打破现状,受到多次反法同盟的联合打击。

  二战中,日本与德国急于打破现状,受到多个大国的联合攻击。当前形势也是这样,多个大国都想拓展战略影响。哪个国家表现得更急迫,就可能受到更大的遏制。其次,在霸权国家衰落过程中,需要有一些国家抵消霸权国家的实力。哪些国家急于打破现状,就可能成为抵消霸权国家实力的牺牲者。

  所以,应当保持战略清醒和战略定力。

  当然,大国权力转移已经拉开帷幕,国家发展也不应太慢。多个大国都在进行战略布局,如果我国太慢,将来再布局、再经营,就会面临很大的阻力。这里存在一个度的问题,快了不太好,慢了也不好。因此,在新一轮大国权力转移中,既要保持战略定力,避免陷入大国斗争的乱局,又要注重深远经略,做好大国战略博弈的布局。

  总之,大国权力转移存在多种方式,我国既要准备战争,又要超越战争,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努力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大国权力转移道路。

mil.sohu.com false 中国军网 http://www.81.cn/jwgz/2015-11/10/content_6762369.htm report 5434 近年来,战争纪念比较多,如甲午战争120周年、日俄战争110周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等。这些
(责任编辑:郭家智) 原标题:大国权力转移的八种方式与我国的战略选择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