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事专题:抗战胜利70周年 > 日军731部队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731老兵筱冢良雄临终呼吁“不要战争”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李艳
2002年11月4日,义乌崇山村,筱冢良雄谢罪(左为王选)。
2002年11月4日,义乌崇山村,筱冢良雄谢罪(左为王选)。


  三天前,4月22日,日本《朝日新闻》播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曾为731部队中国受害者作证的日本老兵筱冢良雄于20日因肺炎去世,享年90岁。他曾作为少年队员进入原侵华日军731部队,从事细菌武器的开发。战后以来,他作为证人反复讲述了当年的罪行。

  筱冢良雄本月9日因身体状况恶化住院,就在这之前他还对周围的人说“战争是绝对不可以打的”。

  昨天,记者与原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取得联系时,一向坚强的她称“很难过,重新读自己以前写的文章,读一次哭一次”。

  筱冢良雄是细菌战诉讼原告方的出庭证人,也是第一次在法庭上公开作证的原731部队队员。生前,筱冢良雄多次来中国谢罪。2002年11月,本报记者亲眼目睹其来义乌低头谢罪,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忏悔道:“我在731部队做的坏事,就像我在法庭上为原告作证时讲的一样,对不起大家,太不应该了。”

  背负着良心的十字架,在这个春雨绵绵的季节,筱冢良雄和他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真诚忏悔的心永远离去,留给爱好和平的人无尽的缅怀、拷问和深思。

  和筱冢良雄一起过“别样的生日”

  王选和筱冢良雄第一次见面是在1996年。

  “具体日期记不清了。那天,我和支持我们打官司的日本和平人士一起开会,正吃饭时,几个日本老兵突然站起来‘批判自己’,其中就有筱冢良雄。”事后,王选了解到,这些老兵均为中国归还者联络会成员,简称“中归联”,是抚顺战俘管理所的日本战犯回日本后于1957年9月24日成立的一个组织,会员资格为“侵略中国之战犯,而中国以宽大政策使其归国之人”。这些老兵以负罪之心,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和平事业。他们做的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就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让日本社会了解日本侵略战争被掩盖的历史真相。

  第一次见面,并没有近距离接触。第二次见面,筱冢良雄低着头,王选主动上前打招呼握手。“筱冢良雄很开心,感觉中国人没有嫌弃他。旁边的几个日本年轻人见了,感动得一蹋糊涂。”

  这以后,王选和筱冢良雄就成了老朋友。每次王选到日本打官司,只要身体允许,筱冢良雄和其他日本友人都会热心前来参加活动。两人见面不计其数,让王选印象最深的是和筱冢良雄一起过的那个“别样的生日”。

  王选的生日在8月6日。2001年8月4日,生日前两天,细菌战诉讼中国原告团和原告方日本律师辩护团、支持原告诉讼的日本市民团体在杭州召开联合诉讼工作会议。此时,细菌战诉讼一审证人出庭作证已全部结束,日本律师辩护团特别就诉讼进展、判决前的准备向原告团作汇报。他们把筱冢良雄也请来参加这次会议。筱冢良雄是为了向中国方面汇报他的出庭作证,对受害者、原告们作个交代。他说他是来赎罪的。

  “8月4日的会议上,筱冢良雄当着满屋子的中国人,包括媒体,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揭露了自己的罪行,低头谢罪。我觉得,在场的许多中国人一听是‘731部队’的,还参与了这些‘事’,从心理上,甚至生理上对他有异样的感觉。日本人大多是敏感的,我猜测他会从周围中国人对他的‘低头谢罪’的鼓掌中,本能地感觉到除此以外,不能或没有用言辞和声音表达出来,但是存在着的其他反应。”王选回忆,8月5日,会议结束,日本方面全部从杭州到上海,赶飞机回日本。临行前,日本律师辩护团事务局长对王选说,筱冢良雄觉得很累,回不去了,也因为年纪大了,要在中国休息两天,才有力气上飞机,坐几个小时回到东京,再搭车回家。

  王选把筱冢良雄带到上海工人疗养院,开了房间休息。王选在他隔壁房间住着,陪了他两天,直到7日送他上飞机。

  王选在回忆文章中详细记叙了和筱冢良雄在一起的“别样的生日”:

  我的一个生日就这么要来了。没有人来祝贺。天倒是突然欢起来,倾盆大雨,吵吵闹闹地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筱冢良雄一早来敲我房间的门。可是雨水已经把我们住的那栋房子泡成“诺亚方舟”,一楼被淹,筱冢良雄和我被困住。

  一条船上只有两个人,对话就开始了。

  筱冢良雄告诉我,他怎么也忘不了第一个被他做人体实验的那个中国人的面孔和身体。当他用自己培养的鼠疫菌去感染那个人的时候,那双看着他的眼睛,清澈无比,活生生的真诚,让他觉得无地自容的丑恶。他说“我有罪,我杀害了他”,最后把这个人送到手术台上解剖时,他已经昏迷了,我所熟悉的这个人的身体就这么被肢解成一块一块的。

  我看他痛苦不堪,就对他说:“没有你,他照样要被杀害的。你只是一个工具。”筱冢良雄说:“不,我作为一个人,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他们这样的人死去了,像我这样罪恶的人却还活着。”我说:“你要这么想,只有你下过地狱,见过他们,只有你能证明他们生命的存在,只要你还活着,他们就能活在你的记忆里。你是为了他们活着的。”他真是听进去了。

  临走前,他把剩下的人民币放在一个信封里,要给我,说是用了剩下的,作为这两天的费用,也不知够不够。我不好再推托,就决定把这个731部队老兵的信封留下做纪念。我和他一起把里头装的钱数了一下,一共731元。

  采访时,说到这个细节,记者问:“731元的数字是巧合吗?”

  王选说:“不知道,也许是……我报出钱的数目后,惊讶地叫了一声,这太巧了。筱冢良雄噗哧一下笑了。”

  这个原731部队老兵在别样生日上留下的731元的信封,王选珍藏至今。

  筱冢良雄在义乌崇山村谢罪

  细菌战诉讼一审判决后,为继续二审诉讼,2002年11月4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原告和受害者代表,中国、日本律师、专家、学者等汇聚义乌崇山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细菌战对日索赔二审声援大会。就在该声援大会上,记者亲眼目睹了筱冢良雄低头谢罪一幕。

  此前,2000年11月15日,细菌战诉讼一审第十六次开庭时,筱冢良雄勇敢地站出来,为原告团出庭作证。和他一起出庭作证的,还有一位原731部队航空班飞行员松本正一。

  1945年,日本战败后,因为731部队队员的身份,筱冢良雄在东北被逮捕,羁押于抚顺战犯管理所,和1000多名日本战俘一起接受改造。1956年,根据中国政府的宽大政策,筱冢良雄被免于起诉,同年被遣返回归日本。和筱冢良雄不同,松本正一在战争结束即回到日本,没有进过抚顺战犯管理所。尽管两人经历不一,但均勇气可嘉。

  筱冢良雄和松本正一,一是为历史事实作证,二是为受害者作证。筱冢良雄的作证内容,主要是他本人参与的细菌培养,特别是和本诉讼细菌战受害者有关的鼠疫菌,用自己培养的细菌做人体实验和活体解剖。松本的证词内容,主要是细菌武器的飞机运输和撒播。

  筱冢良雄在法庭的证词中说:“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我第一次得到了对自己所犯下的残酷的罪行进行自省的机会。开始感受到受害者痛苦的真实存在,我认识到,对于受害者来说,正是按照命令执行了残酷行为的人,是直接下手的加害者。我开始正视受害者的痛苦,学会从受害者的角度去考虑一切。”

  当天,是筱冢良雄第一次来义乌。王选告诉记者:“筱冢良雄精神负担重,总觉得对不起中国人,对不起受害者,有沉重的愧疚感。”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筱冢良雄已是79岁高龄,戴着眼镜,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面对全国各地数百名细菌战受害者,筱冢良雄诚恳地说:“日本731部队侵略中国时,我跟着做了许多坏事。按理,像我这样的人,抓起来抢毙也是应该的。没想到,像我这样罪大恶极的人,还是受到了胸怀宽大的中国人的欢迎,我高兴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我所做的坏事不是低头谢罪就可以赎罪的,我要把真实的历史告诉大家。我要到处作证,到处说以前的历史,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史实,这就是我可以做的。”

  说完,已经无数次低下沉重头颅的筱冢良雄再次站起来,向在场的每一名受害者、每一位中国人,再次低头鞠躬、谢罪。

  一样是战争的受害者

  王选介绍,筱冢良雄是731部队司令石井四郎家乡的人。石井知道细菌战违反国际法,而且731部队干的种种事情,众所周知的人体实验等,实在惨无人道。为了严守机密,防止叛离,他在他的部队里用了很多老乡和亲戚。15岁的时候,以为可以上那里学医,筱冢良雄报考进了731部队少年班。年少无知,一脚踩进魔窟,成为永世的劫难。

  “像筱冢良雄这样的老兵,他们的人生被战争摧毁,也是战争的受害者。”王选说,731部队的不少老兵战后不得不隐姓埋名生活。筱冢良雄是日本千叶人,从中国被释放回日本后,一直在地方工作,做过小公务员,生活清贫。近三年来,筱冢良雄的身体一直不好,她正寻思着下次去日本时抽空去看看他,没想到已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筱冢良雄最让王选震撼的,是其接受英国BBC记者采访时说的一番话:“其实,我并不想讲,作为一个人,做出这样的事,是很耻辱的。第一次让我活体解剖时,我两条脚抖个不停。我下不了手,上司用枪顶在我的腰里……我要不断地揭露罪恶,才能赎罪,才能让自己的良心安宁。”

  “为什么他们本不想说,还要不停地说?因为他们的内心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们的一生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2001年12月,在细菌战诉讼最后一次开庭时,王选向法庭呼吁给予公正的判决,也为“像筱塚良雄、松本正一那样的原日军部队人员卸下背负一生的良心上的十字架,能够在余生像普通人一样活着”。

  今天是筱冢良雄出殡的日子,我们在当年饱受日军蹂躏的中国大地上为他送行,在战后他一次次忏悔的中国为他送行。愿天堂没有战争,和平之花永远绽放。

mil.sohu.com false 金华日报 http://epaper.jhnews.com.cn/site1/jhrb/html/2014-04/25/content_1790951.htm report 5029 2002年11月4日,义乌崇山村,筱冢良雄谢罪(左为王选)。三天前,4月22日,日本《朝日新闻》播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曾为731部队中国受害者作证的日本老兵筱冢
(责任编辑:UM004) 原标题:731老兵筱冢良雄临终呼吁“不要战争”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