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史博览 > 战场风云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揭秘:建国后苏联援华专家的薪资待遇有多高?

来源:华声在线
苏联援华专家。
苏联援华专家。


  核心提示:刘少奇回国后中方经过商议,将苏联专家的临时薪资暂定最高标准为2500斤小米,当时中国政府的各部部长的待遇是每人每月2800斤小米,而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和副主席每月也只有3400斤小米。

  本文摘自凤凰卫视5月14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51年在苏联生活了十二年的留苏学生陈祖涛回到了中国,随后被安排到了长春一汽工作,当时留学生非常紧缺,陈祖涛本来想选择到发动机车间工作,但是没想到却被安排翻译俄文图纸,当时一万多台机器已经从苏联运回,密密麻麻摆放在了车间,但是因为缺乏专业人员这些机器的识别和归位都成为了一个问题,更别说安装调试了,全厂上下甚至根本找不出一个看得懂俄文图纸的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陈祖涛开始了他回国之后的第一份工作。

  解说:1949年8月14号,几架飞机先后降落在北平西郊机场,飞机上走下来了的是中共访苏代表团的团长刘少奇,而同刘少奇一同归来的还有苏联方面派出的220名专家,这些专家都是经济和工程方面的专业人士。此时的中共在军事上已经取得绝对优势,控制了大半个中国,政权指日可待,然而对于长期在战争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支队伍来说,战后的建设是一道难题。

  据当时的情况统计,华北有150万党员其中130万是文盲或半文盲,在区委以上领导人员中近50%没有文化或文化不高,依靠这样一支干部队伍当然是无法对偌大中国进行有效管理的。因此早在1948年东北局书记林彪就致信斯大林要求派遣大批经济顾问和专家来华,帮助制定东北恢复国民经济的计划。然而斯大林对此并没有立刻答应,这不仅是因为此时的斯大林还不确定中共夺取政权后是否会加入社会主义阵营,并保证对苏联的忠诚,也是因为苏联专家缺乏对中国的了解,1949年1月,米高扬访华,五个月后刘少奇访苏,正是这两次互访使得中苏双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也最终促成了苏联决定向中方派出专家,帮助中方进行经济建设,1949年后,中苏签订了中苏关于专家问题协定,其中第一条苏联政府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请求,派遣苏联专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企业及机构和组织工作。然而这场援助显然不是无条件的,在刘少奇访苏时,斯大林就明确说,我们应当谈妥关于专家的报酬,我们认为如果你们是按照粮食向你们的专家提供报酬的话,对苏联专家也可照此办理,但是应当按照你们的优秀专家的高水平报酬标准提供给苏联专家,不能低于,当然也不要高于这个水平。刘少奇回国后中方经过商议,将苏联专家的临时薪资暂定最高标准为2500斤小米,当时中国政府的各部部长的待遇是每人每月2800斤小米,而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和副主席每月也只有3400斤小米。

  赵进元(哈尔滨锅炉厂老员工):专家生活条件挺好,咱们都按照人家苏联那时候的生活方式,生活条件,这个待遇给人家安排的,咱们尽量的话呢,咱们中国人没有那个条件,没有那个水平,是不是,吃的话也不那么好,是不是,但是人家就是苏联专家来了以后,你就得按照人家那个待遇,人家那个标准给人家安排。

  解说:一位名叫克洛奇科的苏联专家后来回忆说,我在苏联每月工资5000卢布,到中国后这笔工资照发,每月还能在中国领到530元人民币,克洛奇科这样安排自己的开销,大约110元买食品,60到70元买衣服,30元用于洗衣订阅报纸,购买书刊和其他花销,每月大约还剩300元。1950年初,由于斯大林在毛泽东的支持下极不情愿地签署了有利于中国的关于大连、旅顺和中长铁路协定,从而丧失了苏联在远东的战略地位及经济利益,为了报复中方,斯大林大大提高了专家的报酬,更有甚着提出如果苏方人员犯了错误一律由苏方处理,中方无须过问。

  刘少奇回国后中方经过商议,将苏联专家的临时薪资暂定最高标准为2500斤小米,当时中国政府的各部部长的待遇是每人每月2800斤小米,而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和副主席每月也只有3400斤小米。

  梁维燕(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个中国的政府规定的必须严格按照苏联专家建议,每一件事专家有的所有的建议都要有书面记录,而且上报到工厂的这个那时候叫专家办公室,都得上报执行怎么样,执行的不好就得给处分,我们的工厂有一个老工程师就是他觉得这个焊接工程师,他觉得这个焊接方法不见得好啊,用他的办法去做,苏联专家不干了,反对,这个说你不按照我的意见办,结果报到厂里头,这一下就完了,受处分了,记过处分,所以我们对这个苏联专家的态度呢我们尽量能跟他搞好关系,按照他意见办,要跟他很好的合作。

  解说:1950年2月,苏方提出的苛刻建议令留在前方与苏联谈判的李富春都有些无法接受,他致电毛泽东并中共中央认为苏联提出的专家待遇和条件过于严苛,毛泽东看后,面告周恩来不必再争,即照所提办理。其后不久周恩来以中共中央名义电告李富春等人,关于专家协定的条款不必再争,即照苏联政府所提条件办理,我们由此取得经验,加紧学习,谨慎工作,以便第二年精简专家,亦甚有利。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苏双方达成了协议,参与技术援助的苏联专家逐年递增,1952年和1953年,每年约三四百人,而1957年则达到了两千二百多名,而据中方档案文献记载,1949年至1960年来华工作的苏联专家总计至少应超过18000人。

  陈晓楠:据当年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俄文翻译的阎明复先生回忆,来华的苏联专家有一次还闹了一件类似笑话的事,几个从鞍钢过来的年轻苏联专家到了北京,在城市中心游逛,他们出示工作证之后就进了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所在地就是中南海,他们问清楚毛泽东的住处之后,向警卫人员出示了一个小红本,说他们很想和毛泽东聊一聊,而毛泽东最后还真的接见了他们。事后苏联专家组的负责人阿尔希波夫从中国同志那儿知道了这事儿,就找到这些专家谈话,他们回答说他们自己其实也从未料到毛亲自接见他们,这一事件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苏联专家在中国受到了充分的信任。

  在苏联专家进入中国的同时,中方也采取了多种方式和途径来介绍宣传苏联,以保证国内更好地接收苏联的先进技术和成功经验,仅1950年到1952年三年当中翻译出版苏联的书籍、著作就达到了3000多种,其中列宁、斯大林的著作达到两三百万册,同时中方还举办各种关于中苏友好宣传苏联的报告座谈会,也将近十万场次,参加的人数多达五千万。各种方式的宣传报道无疑增加了国内民众对苏联的美好的印象,从而产生了学习苏联的更高的热情。

  解说:今年已经78岁的李春文老人是中国一汽的元老级人物,60年前的1954年刚刚中学毕业的他进入一汽,被分配到锻造车间,就是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来自苏联的专家。

  李春文(一汽老员工):我还记得当时一个翻译官因为我中学的时候学的俄语,也户说几句俄语,当时我们翻译官就跟这个苏联专家说,说这个,这个工人呐会说几句俄语,他就跟我说问我几句话,当时咱们心里虽然学过俄语,但是说起来还是比较笨的,说不太清楚了也,所以他也很高兴。

  解说:后来这位和蔼的专家成为了他的技术导师,李春文说今天他已经不记得这位苏联专家的名字,只记得他也是工人出身,是位技术能手,理论差,但操作能力很强。

  李春文:他是会操作,理论上差,但是他对我们确实手把手的教我们怎么来操作,操作这个热处理炉子。

  解说:热处理炉子的温度高达800多摄氏度,透红的钢条炙热难耐,苏联专家操作却极为娴熟,而新手却望而却步,此刻长春一汽模具车间里的另一名学徒19岁的刘成福也正在经历艰难的学习期,刘成福的工作是按照图纸先加工木头模具,而生产车间就是根据这个木头模具的形状和尺寸来生产具体汽车配件。

  刘成福(一汽老员工):来辅导我的是一个苏联老专家,叫克里洛夫,人可好了,每天早上来先握握手,先你好,然后就开始指导你,他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呢?就是说他说你每天早晨上班以后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你不会的问题,还说这个说这个意思说我们这个要这个脑袋不是光戴帽子用的,要动脑筋,所以说你每天回去以后第二天来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完了以后我回答你,这是一个阶段,又过了一个阶段,他说你每天回去考虑一个问题,但是你必须自己答出来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样的话他说对你有提高。

  解说:教导刘成福的苏联专家要求极为严格,为了尽快掌握技术,有一次下班后刘成福偷偷将生产模具的图纸带回了家。

  刘少奇回国后中方经过商议,将苏联专家的临时薪资暂定最高标准为2500斤小米,当时中国政府的各部部长的待遇是每人每月2800斤小米,而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和副主席每月也只有3400斤小米。

  刘成福:把图纸拿回家我就看,有一次叫我父亲发现了,说你看什么呢?我说我看图纸,他说这上面有个绝密有一个章,盖的一个,他说这不是绝密的东西嘛,你怎么拿回来了?我说这是图纸,说什么图纸?这个不能随便拿回来的,我说师傅不知道,那不行,必须送回去,我说我回家要好好看一看,我明天好干活,不行,就这样逼着我晚上把图纸送到厂里去了。

  解说:进厂之前刘成福爱好文艺,唱歌跳舞样样在行,进厂之后因为这个文艺特长他被选中进入厂区业余文工团,每天下班之后他都要赶去排练,常常排练到很晚,影响了休息。有一次白天上班加工模具时,刘成福手下的模具短了2公分,结果变成了废品。

  刘成福:师傅拿着我这个活从我干活这个地方以下扔到厂房那边去了,他说你文工团有什么证吗?我说有啊,我很骄傲的拿出,我文工团的证给他看看,还烫金的字呢,大连市工人业余文工团团证,完了师傅那来以后就给我当场撕毁,我告诉你从今以后再不准去,你知道你是哪个厂的吗?是给谁培训的吗?我说知道,那叫毛泽东汽车厂,你不给我师傅争光你得给毛泽东争个光,给毛主席争个光你好好学徒。

  解说:这次经历令刘成福羞愧不已,他决心不再参加业余文工团的活动,专心学徒,干出点名堂来,后来刘成福按照苏联专家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快掌握了模具制作的方法,并且他最终成为了高级技工。而李春文则从一名工人成长为干部,并最终担任了一汽设备修造厂的党委书记,他们说如果没有当初苏联专家的技术启蒙和认真严格,恐怕就没有后来的自己。

  陈晓楠:据当时的数据统计,因为苏联专家的指导和参与1952年全国煤矿生产能力比上一年提高了60%,大部分矿井使用期延长了20到40年,厚煤层的回采率也提高了20%到30%,阜新发电厂安装一部锅炉节省了人工25000个,透平发电机的基础工程缩短了工时五分之四,整个安装工程提前一个月竣工,降低了成本60亿元,山西浑河水库工程设计蓄水量增加2.25倍,投资也节约了2000亿元。

  尽管有大量的苏联专家来华指导援助,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中国的建设不能全靠苏联专家,苏联专家终究是要走的,即便前期帮助中国做了基础设施的设计,设备的安装运转,但是将来中方组织生产还是相当困难,因此必须要对中国的工人进行技术培训,因此从1953年开始长春一汽开始陆续派出实习生前往苏联学习。

  解说:这些建于五十年代初的厂房就是苏联帮助设计的,至今它们仍然是重要的生产车间,从1953年初到1956年,长春一汽共向苏联吉尔汽车厂先后派出九批共518名实习生参加了技术培训。

  冯云翔(一汽老员工):这个我们去了518个人,分了九批,我是第五批,我是汽车厂选的,选了以后都集中起来学俄语,学半年的俄语,学完俄语以后才出国。

  陈祖涛(中国一汽原总经理):这样就呆了两三年吧,我就参加的苏联帮助一汽所有的援助工作,所谓的援助工作就是包括设计,包括设备,进设备,制造,包括要派什么实习生,将来苏联派这个什么专家,这些工作我就代表中国参加这些工作,当然我中间我再跟国内联系,请示啊,所以在1954年呢当时啊就说你回国吧,那工作都差不多了,所以我就回到长春了。

  解说:1951年在苏联生活了13年的陈祖涛回到了中国,陈祖涛是中共将领陈昌浩的儿子,1939年他就前往苏联,在苏联读完了中学和大学1950年他回国参加建设,但随后被周恩来再次派往苏联学习,一年后跟随在莫斯科参观访问的一汽汽车厂厂长饶斌一起回到长春,1956年长春一汽模具车间引进了中国第一台万能模具铣床,刘成福有幸成为了这台万能铣床的第一位操作者。

  刘成福:我们从苏联呢引进了一台木模万能铣床,就是凡是能够用机器制作的模型就改成铣床来做了,这样我就操作了这个第一台,中国第一台这个木模万能铣。

  解说:刘成福学会铣床的操作后,来自太原、武汉、大连、沈阳等地的机床厂也先后赶来学习,刘成福终于从土地熬成了师傅。而1956年进入哈尔滨汽轮厂的吴爱中,则通过对苏联图纸的研究进行了了技术创新。

  吴爱中(哈尔滨汽轮机厂老员工):我们首先分析它的那些东西,然后把它的零件图组合成总装图,这样呢根据它去我们再来计算,反过来计算,反设计等于,反设计计算还做实验,那么这样一来的话呢整个一套东西我们全掌握了。

  解说:1954年进入一汽锻造车间的学徒李春文也对自己操作的热处理炉子提出了改进建议,他提议将以前每台炉子两个人改为两台炉子三个人,同时提出缩短加热周期,从过去每三到四分钟进一次料,提高到每两分钟进一次料。

  李春文:咱们当时进口的材料很多是苏联的材料,苏联的材料进来之后它是铬镍的成分材料比较多,它这个淬火的时候用,冷却的时候用锭子油,用油冷却,当时我们提出来,改成热水冷却,锭子油多贵呀,改成热水,热水冷却,代替了锭子油,降低了成本。

  解说:李春文提出的三项建议都得到上级支持,后来经过检验,改进工艺后生产出来的零件完全合格。然而这种创新也并非没有意外,1958年一汽为了在八一节前给毛主席献礼,提出要赶制一辆国产轿车,为此不惜将美国送给中国领导人的两辆高级小轿车完全进行拆卸,逐个对零部件进行研究。

  陈祖涛:我们当时卡车设计呀都没有经验呢,别说高级轿车,没有设计,不会设计,设计员根本就不会搞,所以后来厂里决定了,把整个美国的一个高级轿车全部拆了,拆了当时就叫全厂叫做赶庙会,我刚才说了,每个工人呢或者技术干部你到全厂铺开了以后,这零部件你去捡赶庙会呀。

  解说:当年全厂上下总动员,组成干部、技术人员工人攻关突击队,日夜奋战,令人惊讶的是,红旗轿车从制造到诞生只用了33天,但是这个奇迹般的速度也给红旗轿车的质量埋下了隐患,自诞生以来,关于红旗轿车的质量问题一直为人诟病。

  陈祖涛:说从此以后这个红旗基本上深入人心了,红旗,高级轿车,但是质量不行,所以以后呢在赵紫阳当总理的时候,赵紫阳啊当总理的时候,他有一次外出访问坐的红旗回来的时候啊因为红旗不可靠啊,后面有个车子跟着结果走走走,走到半路啊冒烟了,发动机盖子冒烟了,所以赶快停下来,换了他后面那个车子回北京了,所以赵紫阳当时就很生气,说你们怎么搞的红旗?就命令停止生产,这厉害了,所以从此就停了。

  解说:陈祖涛后来担任的中国一汽的总经理,他说红旗轿车的故事是一个特殊年代的一个畸形案例,但它的产生在那个时代却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作为中国第一辆国产轿车,极地提高了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直到今天还有人对此津津乐道。

  陈晓楠: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时候,中方在用什么汽车接待尼克松上犯了难,当时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座驾都是奔驰汽车,但是用它接待第一号帝国主义国家的总统这有损中方的颜面,几经考虑中方决定用国产红旗轿车担任接待任务,为了保证这辆国产车能够顺利的完成接待任务,一汽专门派了七八个维修技工组成了维修队全程跟随尼克松访华,汽车白天跑,晚上工人就加紧维修,就这样顺利完成了接待任务,国产红旗轿车呢还获得了尼克松的赞赏。

mil.sohu.com false 华声在线 http://history.voc.com.cn/article/201505/201505150958495275.html report 7344 苏联援华专家。核心提示:刘少奇回国后中方经过商议,将苏联专家的临时薪资暂定最高标准为2500斤小米,当时中国政府的各部部长的待遇是每人每月2800斤小米,而中央
(责任编辑:张宇) 原标题:揭秘:建国后苏联援华专家的薪资待遇有多高?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