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事专题:抗战胜利70周年 > 抗战英烈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抗日英烈白乙化:智勇双全的冀东英雄

来源:中国军网
白乙化。
白乙化。

  白乙化,字野鹤,满族,1911年6月11日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石场峪村。幼时家境贫困。在他7岁那年,其父出外谋生,村里来了一些采矿的日本人,他母亲得知他家祖坟附近有日本人钻探,不顾身孕,赶忙去和他们评理,蛮横的日本人不仅毫不理睬,反而照着白母的腹部猛踢一脚,白母当场晕倒,回家后就流产了,不久便含恨离开了人世。凶残的日本强盗夺去白家的两条人命,在白乙化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复仇的火种。

  白乙化自幼天资聪慧,而且勤奋好学,13岁时就能吟诗作画,以“白才子”闻名乡里。同年,他在亲友的帮助下考入了辽阳中学。在读书期间,他就带头“抵制日货”,参加“不买洋货,要买国货”的爱国宣传活动。

  1928年,立志武装救国的白乙化考入了沈阳东北军教导队,后升入东北讲武堂步兵本科。当时国内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白乙化为寻求真理,弃武从文,考入北平中国大学。在大学里,他广泛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革命书刊,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1930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大敌当前,白乙化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向校方恳请“先去杀敌,再来求学”,校方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白乙化受党的委派在当年秋天只身返回辽阳,他以教书为名,联络四方志士,宣传抗日救亡,秘密积蓄力量。次年,他们突袭辽阳警察局,组织抗日义勇军,号称“平东洋”,转战于辽西、热北、锦西,连战连捷,队伍很快发展到3000多人。义勇军的战斗送给白乙化的绰号“小白龙”,从此流传开来。

  1933年春,白乙化所部粮弹不继,退入关内,被国民党部队强行缴械遣散,他含愤返回北平中国大学,从事学生运动。不久,在北平香山举办军事夏令营,白乙化任总队长。他利用自己的军事知识和经验,教授青年学员,他和他们一起跌打滚爬,投弹射击,深受同学拥戴。1935年他毕业留校任职,继续从事抗日救国运动,组织“东北问题研究会”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在同学中产生深刻影响。

  1935年12月9日,北平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学生爱国运动。这天清晨,白乙化带领同学机警地绕开把守中国大学校门的警察,沿途联络和接应了师大女附中、市立女一中学校学生,最早抵达了原定集合地点新华门。学生们向蒋介石派来处理华北局势的代表何应钦请愿毫无结果,遂改请愿为游行示威。白乙化走在队伍的最前列,途中遇到反动军警镇压,双方展开搏斗,白乙化勇猛无畏的打倒了几个军警,人们称他为学生运动的“虎将”。不久,白乙化在北平大学法商学院一个集会上进行宣传鼓动时被捕入狱。

  出狱后,党把他安排到绥西东北垦区工作,不久担任中共垦区工委书记。他在开荒种地的同时,秘密发展中共地下组织,在进步青年中进行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卢沟桥的枪声,点燃了熊熊的抗日烽火,中华儿女沸腾起来了。白乙化根据当时的形势,当机立断,在垦区组织了武装暴动,成立“抗日民族先锋队”,亲任总队长,向抗日战场进发。

  1938年白乙化率部到达雁北,组织部队学习和进行整顿,部队素质迅速提高,配合八路军三五九旅,粉碎了日伪对雁北抗日根据地的大举围攻。1939年,抗日先锋队来到平西,与冀东抗日联军合编为“华北抗日联军”,白乙化任副司令员。在白乙化的严格训练下,“抗联”逐步成长起来。一次,他们在楼儿峪截击了日军奥村中队,激战了三天。他们先把敌人分割开来,不料敌人还不乱阵脚,继续顽抗。白乙化抬头环顾四周,转身拍拍警卫员,端过步枪,瞄准远处一块大石后的几个旗语兵,连续打倒三个,这一下敌人失去指挥,变得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白乙化上了刺刀,英勇地带领战士冲入敌群进行肉搏,把不可一世的奥村中队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打死打伤敌军130多人,大振抗日军民的士气。不久,华北抗日联军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白乙化任团长,他们多次打败敌人的大“扫荡”,巩固了平西抗日根据地。

  为了使平西和冀东连成一片,对日伪华北统治中心北平形成三面包围,切断连接华北和伪满洲国的交通干线——平古铁路,完成“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战斗任务,1940年春,白乙化奉命挺进平北,开辟丰(宁)滦(平)密(云)敌后抗日根据地。他深知这一地区沦陷已久,敌伪驻有重兵,具备一整套统治机构,这次行动无异于虎口拔牙,任务非常艰巨。为了更有力地打击敌人,保存自己,他制定了“梯次进兵”方案,以三营及部分团直人员作为先遣队,先期进入密云西部的水川地区,深入发动群众,为主力部队的到来打好基础。不久,白乙化亲领主力部队,以长城名塞居庸关为突破点,闪电式穿过平绥路,在昌平县沙塘沟首战毙伤敌军60多人,再战山神庙歼敌一个排,又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用十分钟攻下琉璃庙,缴获颇多,给平北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

  在密云赶河厂与三营会师以后,白乙化在对敌情、民情和地理环境作了细致的调查后,把横跨长城内外的云蒙山区定为根据地的中心区。这里林深草密,沟壑纵横,又是伪满政权和伪华北政权的接合处,东临平原,地理条件很好。白乙化利用伪政权的矛盾,根据当地的政治经济状况,提出“集中主力于外线打击敌人,掩护内线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他从十团抽调40多名干部与上级党委的工作组一道发动群众,建立了抗日政权,他自己则率主力北出长城进行游击战争。为了吸引敌人,减轻内线压力,他们故意大白天行军,敌人得知,慌忙派出300多名日军前来追击,白乙化故意布下迷魂阵,让每个班的灶台上都写上连的番号,日军见对方声势很大,再看看宿营地情况,不得虚实,既怕被吃掉,又怕被甩掉回家不好交差,就这样被白乙化部牵着鼻子耍弄了六天。白乙化见时机成熟,突然甩掉敌人,一举捣毁了五道营子的据点,接着东进小白旗,重创敌军,然后南下袭破司营子据点,又北上攻克虎什哈据点。突然间又销声匿迹,正在敌人摸不着头脑之时,他们又突袭大草坪,歼敌一个营。白乙化对游击战术十分娴熟,忽南忽北,声东击西,把敌人搞得团团乱转,惊呼“延安的触角伸进了满洲!”内线人民在这有利的条件下,纷纷摧毁了伪保甲政权,成立了抗日政权和救国会、自卫军、儿童团等群众组织,根据地很快建立起来。

  白乙化不仅有军事才能,作战指挥有方,而且爱兵如子,关怀沦陷区人民的疾苦。有一次在外线作战中,部队几顿饭没吃上饭,到驻地后,团参谋挑了两根大个儿青玉米给他送去,他没吭声,出去走了一圈,见战士的玉米比他的小多了,他坚决不搞特殊,到伙房重新拿了两根小玉米吃。还有一次,白乙化他们发现一个昏迷的小男孩,把他救醒后,得知他叫卜兴安,全家均被日本人杀害,就决定把他收留下来,并像亲生孩子一样抚养和关心他。一天,白乙化劳碌一整天之后,在小油灯下亲手为卜兴安改制小军服,卜兴安穿上以后,激动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立刻跪下认白乙化为义父。在白乙化的关怀和培养下,他逐渐成长为一个坚强的抗日战士,直至为国捐躯。

  在完成外线作战目的之后,7月,白乙化率部返回长城内。他热情支持地方工作,协助根据地建设,组建各区游击队,广泛拜访地方上层人士,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为配合“百团大战”,白乙化两次出击平古路,破坏了敌人的交通线,鼓舞了丰滦密人民,根据地得到了发展,因而受到了晋察冀军区的表扬。

  敌人面对新生的丰滦密根据地,眼看着它一天天地壮大,心里十分恐慌。9月11日,日伪军发动了为期78天的大“扫荡”,他们抽调了4000多人,妄图赶走十团,吞食丰滦密根据地。

  在险恶的形势面前,白乙化沉着应战。针对敌强我弱和四面被围的情况,他制定了“敌进我进,到外线去打击敌人,开辟新地区的反“扫荡”方针。命令三营留守根据地,在内线与敌人作战,自己则亲率一营从敌人包围圈的薄弱环节跳出去,取得敌后作战的一系列胜利,同时在长城外新开辟大片地区。三营则采用分散游击,集中歼敌等战术,与根据地人民一道连续打击敌人。敌人遭到内外夹击,损兵折将,不得不草草结束了“扫荡”。白乙化又及时返回内线,寻机打击撤退之敌,一举歼灭日军“常胜部队”哲田中队,取得了这次反“扫荡”的胜利。

  十团不仅要与敌人作斗争,还要与大自然作斗争。前几次,十团进入丰滦密,都因天寒地冻,无法御寒而被迫撤出。这次敌人又到处散布“树叶落,八路军走”的谣言,企图瓦解抗日军民的斗志,一厢情愿地想靠老天爷达到他们“扫荡”未能达到的目的。不料,白乙化早有准备,反“扫荡”胜利后,他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棉布棉花,动员根据地妇女连夜赶制军服。同时又通过地下工作人员从北京买来毯帽盔。白乙化站在战士队列前自豪地讲:“我们棉衣穿上了,新式‘钢盔’戴上了。敌人靠扫荡赶不走我们,靠老天爷更休想赶走我们!”

  由于白乙化智勇双全,能文能武,加上十团屡战屡胜,根据地迅速发展,丰滦密人民十分信赖和拥戴他。他们把“小白龙”的绰号和当地的神话故事连在一起,说白乙化是神龙的化身,是上天派他来解救受苦受难的人的,他向上倒长的大胡子能“预知凶吉”,到处流传着他的传奇故事。

  一次,白乙化和战友去龙泉庵游玩,住持老僧久慕白乙化大名,无缘相见,今日得知这位战士装束的魁梧军人就是“小白龙”时,一定要当年的“白才子”题诗留念。白乙化饱蘸浓墨,笔走龙蛇,赋五律一首:

  古刹映清流,松涛动夙愁。

  原无极乐国,今古为诛仇。

  闲话兴亡事,要得世外游。

  燕山狂胡虏,壮士志增羞。

  1941年春节前夕,白乙化在马营会议上提出“把丰滦密根据地进一步向伪满统治区扩展,将武装斗争提高到一个新阶段”,并作了战略部署,要求同志们提高警惕,严防春节期间敌人偷袭。

  不出所料,2月4日,日伪道田“讨伐队”果然前来奔袭。白乙化布下口袋阵,准备全歼敌人。狡猾的敌人从侧面插了过来,与一营迎面相遇,白乙化站在前沿阵地上,手执令旗进行指挥,警卫员害怕意外,硬拉他趴了下来。敌人很快被击溃。为了消灭躲在长城楼子里负隅顽抗的残敌,白乙化再次跃上大青石,挥动令旗,高声命令一营长:“王亢,冲锋!”就在这时,一颗罪恶的子弹飞来,击中了他的头部,白乙化无声地倒下了,为祖国的抗日战争,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实现了他生前的夙愿:“如能死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余愿得偿矣!”

  这场战斗,十团虽消灭敌人117名,取得了重大胜利,但白乙化的不幸牺牲是无可弥补的损失。军民闻讯无不失声痛哭。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在《告全军同志书》中指出,白乙化的牺牲“不但是八路军挺进军的损失,而且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一个很大损失!因为损失了一个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优秀指挥员,损失了一个有着长期斗争历史的坚强的党的干部,损失了一个曾为民族独立而不屈不挠、艰苦奋斗的中华民族英雄,损失了一个曾为阶级解放而再接再厉、英勇牺牲的无产阶级的先锋。”

  白乙化烈士虽然牺牲了,但他亲手创建的丰滦密抗日根据地,不断冲击敌伪自诩的“牢固”统治,在战略相持阶段,始终像一把尖刀深插在伪满洲国和伪华北政权的接合处,威胁敌伪大本营北平,他的牺牲一直激励着后继者为打败日本侵略者而斗争。

  1944年5月,丰滦密联合县和冀东第五地区队,为白乙化烈士建立了镌刻着“民族英雄”四个大字的纪念碑。此碑现保存在密云县文物管理所。

  1984年,密云县人民政府重建了白乙化烈士纪念碑,萧克将军手书碑文:“血沃幽燕,名垂千古”。密云县人民和当年老十团的干部、战士,不少人都怀着深厚的情谊到这里来瞻仰、凭吊。

mil.sohu.com false 中国军网 http://www.81.cn/yljnt/2013-12/30/content_5711163.htm report 5532 白乙化。白乙化,字野鹤,满族,1911年6月11日生于辽宁省辽阳县石场峪村。幼时家境贫困。在他7岁那年,其父出外谋生,村里来了一些采矿的日本人,他母亲得知他家祖
(责任编辑:张宇) 原标题: 白乙化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