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事专题694期:威龙歼20 > 歼-20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歼20验证机装神秘机翼 形状呆萌如大头鹅

来源:环球网
视频截图: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
视频截图: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

视频截图: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
视频截图: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


  近日,网络上曝光了一架图-204客机改装机在机头顶端加装“鸭翼”的照片。从一些外观上的特征可以看出,这架经过改装的图-204并不是普通的民航客机。其实该机之前就曾曝光过,当时该机机头部分被改装成为与歼-20四代机一样的雷达罩,因此该机被认为是歼-20的雷达验证机,机身编号769。这次769号验证机顶部“鸭翼”的改装或许意味着新的验证项目正在实施,这又会对备受瞩目的国产第四代战斗机歼-20带来怎样的影响,环球军事将为您揭开这架769号图-20的神秘面纱。

  这架769号图-204在机头顶部安装的小翼之所以会被成为是“鸭翼”,是因为其大小和安装位置都与歼-20的鸭翼相似。可能会有网友认为这是用于验证歼-20战斗机鸭翼布局的性能,但该机作为歼-20的雷达验证机,并无用于验证气动布局的作用。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这对小翼可能用于测试安装在歼-20鸭翼里的天线,但从鸭翼的大小来看,并不适合在里面布置天线。

  实际上,安装在图-204顶部的小翼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鸭翼”,从美国第四、第五代机的研制历程上看,就能明白这对小翼的真实用途。

  2007年,由BAE系统公司负责实施改装的JSF合作航电试验台(CATB)飞机在加州莫哈韦完成了首次飞行。该机由一架波音737-300飞机改装而来,在飞机前部增加了一个内部装电子设备的模拟F-35的机头延伸段和一对模拟F-35机翼前缘的12英尺(3.6米)的机翼,传感器就安装在该机翼上。另外飞机内部结构也做了调整,安装了一个F-35座舱、有关航电设备以及20个测试人员工作站。

  而F-22的航电试验平台则是由一架波音757改装,在机头处安装了F-22的前机身以及雷达整流罩,机头上面还安装有一个小型机翼,里面装备有F-22的通信、导航、识别综合航电系统。

  从F-22和F-35的研制上可以看到,这种安装在验证机上的“鸭翼”实际上就是战斗机的主翼前缘襟翼,也就是机翼中安装了电子、雷达等设备的部分。之所以会使用大型运输机、客机的改装机型来对新型战斗机的部分机身来进行试飞验证,主要是由于在试飞战斗机航电系统时,不但需要把航电系统本身以相应的驾驶舱系统安装到飞机内,还要安装用于监控和测量的大量仪器设备,以及大量技术调试人员,只有大型飞机才能容纳下这些设备和人员。

  因此有观点认为,安装在图-204客机顶端的小翼很可能是也采用了如同F-22、F-35的验证方法,用于验证歼-20主机翼上的航电设备。这架编号769的图-204客机,最开始只是安装了歼-20四代机的雷达罩,而现在又在机头顶端加装了小翼,可见歼-20的航空电子系统测试也在一步步有序开展。而这架图-204客机里应当还有一整套的歼-20座舱设备。

  对于歼-20这样采用新一代综合航空电子系统的第四代战斗机来说,含有大量的新产品、新技术, 结构复杂, 功能多, 技术难度大, 系统故障率高, 航电系统的试飞如果处理不好将拖延歼-20飞机的试飞进度。如果利用试验机来完成综合航空电子系统的试飞设计定型任务, 然后在原型机上进行适应性试飞, 则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战斗机飞行试验一般会经过原理样机试飞、研制及鉴定试飞、使用鉴定试飞、作战应用试飞阶段,在试验机上均能完成上述各阶段试飞任务。可以按照美国“试验与鉴定工作指南”规定来判断一下歼-20试飞的进展。

  在2012年11月1日,歼-20战机02号机在进行雷达罩更换后首次进行了试飞,这说明航电系统的试飞已经纳入试飞的计划,这个时候相关原理样机的试飞应该已经完成。

  2011号歼-20于2014年3月1日首飞,尽管2011号歼-20相对于2002号歼-20做了适当的外形修正和调整,但由于中国的航空电子系统的发展水平还和美国等世界先进水平有着不小的差距,所以不大可能更换一套全新的航电系统。可以初步判断这时的歼-20处于研制及鉴定试飞阶段。这是综合航空电子系统飞行试验全面鉴定阶段。在这一阶段要完成实际环境下的系统的布线、体积、重量、冷却和减振等设备的试飞, 除对运输机上系统进行少量设计上的修改外, 原则上不允许对系统进行结构大改动。

  在后来2013号、2015号歼-20的试飞中,可以看到其在外观上与2011号歼-20差别不大,应当是正在进行全方位的定型测试,从基本飞行性能到边缘科目,从航电系统到机载武器,都要根据试飞大纲进行全面测试。

  其中航电和机载武器试飞占到试飞总量的60%到70%,需要借助大型飞机才能完成,因此在这一阶段可以看到769号图-204客机也有了变化。

  目前,769号图-204飞机可以算是“全职”负责歼-20的综合航空电子系统测试工作。采用试验机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提高试飞效益的重要途径。如果按照传统试飞模式: 调整试飞在工厂, 定型试飞在试飞中心, 使用在部队, 则必然造成工作内容重复,人力物力浪费, 试飞进度缓慢。

  若对航空电子系统功能和性能全部进行实机考核试飞,采用航空电子系统试验机可以在不减少试飞架次和测试参数的前提下保证试飞质量和进度。根据国外不完全统计表明: 采用试验机, 可将机载火控雷达研制周期缩短6-12个月, 使航空武器火力控制系统研制、鉴定可超前或与主机同步进行,也为试飞员培训提供了难得的途径。

  回顾我国航空电子系统试验机的发展道路,最早曾用美国“奖状”II飞机改装的试验机用于JL-7型雷达试飞;然而,由于国内引进的“奖状”飞机机头尺寸和机身容积、载重量偏小等原因,对天线口径较大的雷达以及大型设备的的安装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所以1993年,使用运-7飞机改装为试验机来完成我国第一套用1553B总线航空电子系统技术摸底试飞;1999年, 国内研制了运-8飞机航空电子试验机。

  展望未来,中国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运-20和大飞机C919都是航空电子系统试验机的理想平台,更加庞大的机身容量和更加稳定的飞行性能也能成为国产新型战斗机研制的加速器,为新型战斗机研制助力。

mil.sohu.com false 环球网 http://mil.huanqiu.com/milmovie/2015-04/6242592.html report 3731 视频截图: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视频截图: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近日,网络上曝光了一架图-204客机改装机在机头顶端加装“鸭翼”的照片。
(责任编辑:UM001) 原标题:歼20航电验证机机顶安装“鸭翼”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