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打造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一直以来,美国都是从战略角度极为重视空中优势的国家。航空立国、空军制胜的理念深入人心,在技术上就体现在作战飞机长期保持跨代性的技术优势。目前,无论是传统的第五代战斗机,还是新兴的无人机,美国的发展都大幅领先。本报告的作者之一是美国空军退役将领,曾负责情报、监视与侦察工作,对于空中作战力量的效用有着较为深入的理解。本文从环境、需求、能力等多个角度阐述了应对新挑战需要的战略考虑、资源投入、能力组合、工业基础等问题。报告编译如下:

  一、再评估的需要

  长期以来,美国的陆基和海基空中作战力量一直提供针对敌人的非对称优势。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起,美国一直是世界上唯一的创造和维持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打击目标的军用飞机作战机队的国家。过去二十年里,配备了精确制导弹药、先进的传感器和其他任务系统的作战飞机已经在巴尔干半岛、中东和南亚地区冲突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今天,美国国防部正处在一个战略转折点上。在多年的反叛乱战争之后,美国国防部正试图打造未来的力量,能更有效地应对未来越来越具对抗性的作战环境。近些年来美国把重点放在反暴乱作战上,这给了中国、伊朗、朝鲜和其他竞争对手喘息的机会,这些国家有时间和资源开发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 ,可能会威胁到美国进入切身利益的领域。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反卫星武器、网络威胁、一体化防空系统以及其他非对称威胁的扩散,意在削弱美军在危机情况下有效干预的能力,限制美军已经习以为常的行动自由。

  对空中战役来说,这些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意味着美国在未来战争中不会像现在这样理所当然地获得空中优势。指挥和控制网络可能不保。战区空军基地在敌人的攻击面前并不完全,非隐身的情报、监视和侦察和打击飞机,不管是有人的还是无人的,无法在避免不可接受的损失下突破敌对性的空域。然而,敌方得到天基传感器和远程侦察机支持的反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可能会迫使美国航母在千里以外的海域行动。这些距离超出了海军目前舰载短程战斗机攻击内陆目标区域的能力。

  五角大楼还表示,它打算对空中作战力量进行再平衡,以支持政府面向亚太地区的战略转移。这支重新平衡的力量将包括远程作战飞机,有能力克服区域内远距离的困难;可以超越地平线快速实施打击 ;较少依赖非隐身的空中加油机和近距离的战区基地。

  不幸的是,建立一支再平衡力量的进展受到削减1万亿美元国防开支方案的威胁,而且军人薪资和福利 的支出还在挤压研究发展和采购所需的支出。官僚政治还在助推维持各军种现有的预算分配比例,而不是按照他们向国家安全做出贡献的能力来提供预算。由于国会的阻力,美国国防部也无法关闭其不需要的基地和设施。维持这些多余的基础设施是为国防预算增加额外的负担,将削弱了五角大楼实施力量再平衡战略的能力。

  本报告认为,现在是美国国防部和国会对维持美国的空中力量不对称作战优势需要的空中力量组合进行认真评估的时候了。特别是,在当前的预算紧缩背景下,五角大楼应该给于研发新型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和打击飞机以优先权,这些飞机将加强美军的亚太态势,使其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向需要的地方迅速投射力量。

  随着亚太地区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和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的兴起,发展一支新的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是五角大楼的重要责任,它日益老旧的武库大部分都是上一代或上二代设计制造的系统。这些飞机越来越无法执行远距离和对抗性条件下的作战任务。时间已经进入21世纪的第14个年头,美军仍在使用里根政府期间投资研发甚至更早的作战飞机。例如,空军的作战力量主要由老化的A-10、F-15、F-16战斗机,B-1、B-52、B-2轰炸机以及少量的新的F-22战斗机组成。总体而言,空中作战力量是其有史以来规模最小和最老化的一支。

  海军部也处在类似的困境中。虽然海军陆战队装备了较新的F/A-18战斗机,但它仍然依赖20世纪70年代设计的非隐形的AV-8B垂直/短距起降对地攻击机。海军固定翼作战飞机部队并不和空军的作战力量一样古老,因为它刚刚完成了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斗机计划。然而,F/A-18 E/F并不是隐身战斗机,在反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射程范围内部署航空母舰,依靠这样的短程战斗机抵达攻击目标区域的想法备受置疑。

  过去20多年里,平衡空中作战力量的努力并没能成功,部分原因在于20世纪90年代后冷战时期出现的“采购假期”,还有部分原因是支持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叛乱作战行动需要投资发展像情报监视与侦察系统、无人驾驶飞机、战术运输和防地雷反伏击车辆这样的能力。这有一个可预见的影响。虽然2001年后美国国防部的采购预算确实有大幅的增长,但主要是为海外应急行动采购的许多新的情报、监视与侦察和打击能力,并不适合远距离和对抗性环境中的力量投送行动。特别是,今天像MQ-1“捕食者”和MQ-9“收割者”这样的主力无人机,都适合提供情报、监视与侦察和针对小型的非常具体的个体目标实施轻火力打击,这些飞机是非隐形的,只能在宽松的空域内行动。

  公道地讲,美国在冷战时期设计的作战飞机在它们第一次走下总装线时,都要比今天的其它武器更加强大。因为这些武器具有投送精确制导弹药的能力,所以提供预算进行定期系统升级已经大大提高了他们的任务效能。现在每次任务需要的经过升级的作战飞机数量更少这一事实,已经使美国国防部在过去的二十年缩减了空中作战力量的整体规模。

  不过,人们也认识到了升级老旧飞机好处的局限性。除了数量较少的隐形F-22战斗机和B-2轰炸机外,国防部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已经失去了在高威胁区域以无显著损失风险实施作战的能力,或者需要大量的支撑性力量组合来压制敌方防空体系。例如B-52和B-1轰炸机,其服役时间已经分别达到了53年和30年,目前存在着新型轰炸机加入部队服役之前这些飞机机体将淘汰的风险。国防部进一步提高其传统飞机的性能的能力,也受到这些飞机高度个性化、独特、非模块化设计的限制。为了维持其不对称的航空航天作战优势,美军将需要可以在现代威胁环境中执行任务的新的作战飞机,可以跨越远距离实施作战行动,可以调整其能力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威胁。

  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主要作战行动即将结束,事实证明这对美国来说是一次短暂的战略停顿,现在美国会和国防部有机会优先发展下一代的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发展航程、生存力相结合的作战飞机,能够与在远距离和对抗性环境中有效作战的其它战斗系统相结合。必须分配足够的资源以支持这些优先事项,而不是继续把国防预算以“公平份额”分配给各军事部门。

  二、对一支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的思考

  一个不同的能力组合

  打造胜任对抗性作战环境的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将需要与今天的组合完全不同的力量组合。美军的空中作战力量主要是由作战半径在800海里或者更短的非隐形战机组成的,高度依赖于空中加油飞机以及安全可靠的陆地和海上基地的可用性。这就为潜在的侵略者创造了机会。举例来说,中国、伊朗和北朝鲜可以使用其数量不断增长的地对对和空对地导弹威胁美军的基地 ,对中国来说,其重点打击目标是美军维持空中作战高节奏依赖的航空母舰。他们也可以攻击大型的、非隐形的空中加油机,短程战斗机往往依靠这些飞机以达到他们的目标。进一步说,一支过度依靠短程能力的美国空中作战力量,使敌人可以集中资源保卫他们的边境,同时将本土的战略纵深作为实施远程导弹打击和其它进攻性作战的大后方。

  相反,一支隐身和非隐身飞机、近程和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组成的更均衡的空中作战力量,可以形成一种多维组合,让美军指挥官置未来多种目标集于危险之中,这些目标包括大量加固处理、深埋、移动和快速再部署的目标。 此外,一支拥有相当数量隐形、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的空中作战力量,将更能胜任对抗性环境中的作战任务,能够迅速从一个战区机动至另一个战区,从而威慑、强迫或惩罚侵略者。现在这些目标已经被国防部确定为总体规划的重中之重。

  尽管并没有向一支更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发展,但我们的未来空中力量可能不得不面对西太平洋、波斯湾以及其它地区大、中型的对抗性的战斗环境的外围的作战。这可能需要美军指挥官诉诸使用像巡航导弹这样的防区外攻击武器,但这类武器由于飞行时间长负载量小,对付可再部署或者加固/深埋的目标时效果并不好。在未来的空中战役中仅仅依靠巡航导弹来攻击成千上万的目标,和组合使用突防飞机可以投送的、飞行时间较短的更低成本的对地攻击精确制导弹药以及防区外武器相比,将显得极为昂贵。

  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

  值得称道的是,五角大楼正显示出对发展更平衡空中作战力量的担心,这样的力量能够在所有威胁环境中创建和维持有效的监视和打击能力密度。除了生产装备F-22和F-35这样的第五代隐形战斗机外,空军的新型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目前被国防部称为远征打击轰炸机—具有持久实施打击、电子攻击以及其它多种作战功能的潜力。过去几年中,美国空军已经制定了80到100架突防型远程打击轰炸机来替换其老化的轰炸机的计划。 有了充足的航程、负载能力和隐身性能,像远征打击轰炸机这样能够与其它作战飞机交换信息的有人驾驶系统,和今天日益脆弱和航程有限的力量相比,可以在更大区域上创造人们所期望的作战效应。

  通过将有人驾驶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同新一代的、生存力强的、多用途的无人机进行组合,国防部可以放大这些飞机的作战效应。过去十年里,像MQ-1“捕食者”和MQ-9“收割者”这样的无人机已经成为联合部队作战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2001年,五角大楼装备的无人机数量不到170架,而如今五角大楼各种尺寸和配置的无人机总数已经达到了11300架。 这些无人机形态各异,既有可以由单兵携带和发射的小型近程无人机,也有在不加油情况下连续飞行超过24小时执行任务的大型、远程、高空侦察系统无人机;不过今天的无人机有一系列共同的特征:几乎都是非隐身的飞机,设计用来执行情报、监视与侦察任务。

  新出现的威胁和亚太再平衡战略,突显了国防部研发能够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生存;能够在亚太地区的遥远距离上行动;能够作为情报、监视与侦察传感器的同时执行打击和其他任务的新型无人机的需求。多用途、突防型、半自动化的无人机与可以担当空中战场控制的有人驾驶飞机相结合,可以扩展空中作战力量的作战范围,可以提高其向目标区域投送武器的密度。未来十年内,海军尤其有机会发展出隐形无人战斗机,可以大大扩展其航空母舰舰载机联队的作战范围和攻击力度。海基无人作战飞机,可以突破高威胁区域,担当舰队的眼睛,也可以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对远程打击轰炸机和其他有人和无人作战系统形成补充。

  当然,远程打击轰炸机、无人战斗机等新型作战飞机的发展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据国防部自己的估计,远程打击轰炸机的单机成本将接近5.5亿美元。考虑到国防预算的紧缩态势以及其他军事现代化的优先事项也需要资金,新的方案将难以得到预算支持。因此,美国国防部在创建项目记录进行研发和采购之前,迫切需要为新的空中作战力量建立一套正确的关键性能参数。在预算紧缩的时代,五角大楼没有为自己的错误买单的本钱,所以需求定义不可马乎。

  未来空中作战力量能力的关键性能参数:获取正确的基础知识

  美国国防部对关键性能参数的定义是“被视为对发展有效军事能力非常关键的系统性能属性。” 一个军种会为新的武器系统用简单的术语建立多个关键性能参数,包括承受能力特征、航程/持久力、有效载荷和武器能力、互操作性、可持续性甚至是相关的培训和部队保护需求。对所有可能的关键性能参数的全方位讨论超出了本报告的范围。我们把重点放在了新型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最重要的关键性能参数上:其基本形状、尺寸、重量的需求,以及产生电力和内部冷却的容量。它们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关键性能参数,因为它们为新的飞机在未来的威胁环境中生存并有效地执行任务建立了基准。

  首先,飞机机体的机身和机翼结构等基本形状(决定了平台的面貌)是决定其避免被敌军雷达和其它防空系统探测到的最大的因素。 一种新型飞机在其发展之初就设计合适的平面形状为至关重要,因为一旦飞机发展过了发展和测试阶段进入生产阶段,对其基本外形进行大改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极其费钱。第二,飞机的形状、大小和重量将决定其武器舱的容量、可以携带燃料的数量(决定其航程和续航时间)以及其它有用负载。第三,飞机产生电力并保持其内部电子设备冷却的能力,决定其操作有源电子扫描阵列雷达(自我防御设备)之类任务系统以及其它进攻性和防御性组件的能力。

  B-52和B-1轰炸机可能是作战飞机配备大型有效载荷和多引擎驱动发电机而获得作战灵活性的首要例子。B-52轰炸机最初是在20世纪50年代初设计用来投送核武器的,但这种古老的轰炸机经过改装后,除了装备现代化的情报、监视与侦察传感器组合外,几乎可以投送美国武库中所有的空射精确制导武器。同样,服役时间已经有30年之久的B-1轰炸机,也进行了改装可携载各种精确制导武器,加装了升级版的任务系统。B-1轰炸机还装备有“狙击手(Sniper)”瞄准吊舱,可以实施积极的目标识别、自主跟踪和生成坐标,并在防区范围以外引导精确制导武器。

  尽管B-52和B-1轰炸机机体较大,发电能力较强,有潜力加装新的任务系统和多种武器装备,但不可能改变它们的基本平台形状,以显著提高他们的低可探测性特征。未来要突破高度对抗性的威胁环境,就需要大航程的突防性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例如远程打击轰炸机,从一开始就要按照这样的需求进行设计。

  成本和能力增长作为关键性能参数

  空军已经将远程打击轰炸机作为其优先性最高的现代化项目之一,这也是创建稳定亚太的防御态势,推动空海一体战这样的新作战概念发展以对付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的关键能力。海军,就其本身而言,已优先考虑发展新的远程无人飞机,这将大大改变海军依靠航空母舰存在和使用战斗力量的方式,这些飞机在很远的距离上、很长一段时间内执行监视和打击任务。 两大军种都强调,他们各自飞机的单机成本将是决定最终选择哪种设计方案的主要因素。

  除了为新的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建立适当的基础设计标准外,国防部应该考虑将成本设立为一项关键性能参数。毫无疑问,避免为了发展80%的能力而推动99%会非常昂贵的平台发展,而且要按时间、按预算和相当数量来生产 ,将有助于降低新作战飞机的价格成本。当空军表示,充分利用现有的技术,将有助于控制远程打击轰炸机的价格,并指出单机成本的增长将大大减少其可以采购的飞机的数量时,它是对的。

  然而,随着美国国防部继续调整应对当前严峻的预算环境,美军就会存在迫于经费压力采购那些适于当今的威胁和任务,没有多少冗余空间(例如有足够的额外空间、重量、功耗、冷却和低可探测性特征)应对未来的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平台的风险。从这个意义上,采购80%能力的解决方案在短期内可能较便宜,但实际上国防部未来可能要投入更多的费用,因此应对未来威胁可能需要为其余20%的能力而发展另一种飞机,启动一个新项目。短视地就为了今天的采购策略,均可能导致没有实际意义的“负担”,因为在其预计使用寿命的任务效能的背景下,必须要评估承受能力。

  将费用作为关键性能参数,也将影响到防务工业基础进行创新的意愿。如果国防部只是重视采购成本最低的设计,未能予未来的增长潜力以激励,那么飞机设计者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动力进行创新,提出新的设计,超过最低基本性能参数。

  更有效的采购战略,应该鼓励设计师寻求成本关键性能参数与灵活能力需求组合之间的最佳平衡。这种战略将有三个关键的要素。首先,一个军种在设立关键性能参数时可以预置一定的增长空间,鼓励飞机设计师在潜在能力之间做好权衡。例如,建立多余的空间、重功率和冷却能力等关键性能参数,可以鼓励企业在他们的设计方案中安排性能的冗余,也就是说军种未来可能对其飞机的能力进行升级。其次,一种新飞机的每个关键性能参数都有一个最低限度可接受的临界值,也有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值,使飞机设计师有回旋的空间。应该鼓励设计者们在费用关键性能参数建立的限制范围内追求更高的目标。最终,如果后续的分析结果显示,经费太少而使企业无法创造能力组合可以接受的设计方案时,各军种就要准备修订某种新飞机的费用关键性能参数了。

  随着时间推移逐步规划以提高飞机的能力,还可以减少远程打击轰炸机和其它新的空中作战力量能力的的前期天价。所采取的策略是,当某种新型作战飞机首次从组装线推出时,空军并不购买他们所需的所有任务功能,而是为其装备最重要的系统,并计划未来模块化升级,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保持与新兴技术和威胁同步。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国防部可以投资设计真正模块化的飞机——能够改变他们的机载武器系统甚至可能是机上配置,以满足不同的任务需求,应对不同的作战威胁。

  总之,采购今天能够生存但可能难以应对未来威胁的新的空中作战力量武器系统似乎是一种资源的浪费,而替代性的设计则可以避免提前过时的问题。考虑远程打击轰炸机、无人战斗机以及其他潜在的情报、监视与侦察 /打击飞机可能很长的作战寿命,在设计时就充分考虑对新兴技术的吸纳能力是非常有意义的。

  其他能力注意事项

  美国军方需要一支未来的空中作战力量,将能够在远距离上、在所有威胁条件下作战。建立解释新的情报、监视与侦察 /打击飞机将如何与美国侦察打击综合体中的其他武器系统相整合的作战概念,有助于确定他们可能需要的其他能力。

  将广域传感器、指挥和控制网络以及精确制导弹药结合起来的军事系统的系统,已经被描述为“侦察打击综合体(RSC reconnaissance-strike complex)”。 据巴里•沃茨(Barry Watts)的说法,这些武器系统的组合,不仅可能会使目前的部队可以更好地运用现有的作战概念和组织实施战斗,也可能彻底改变战争的行为。

  过去三十年里,美国侦察打击综合体的出现,使美军获得了超越对手的一个显著的比较优势。先进的传感器、指挥控制、计算机、通信和情报、监视与侦察(C4ISR)网络,以及新的精确制导弹药,已经大大缩短了决策时间和反应时间,减少了实现整个战场效果所需要的武器系统的数量。

  美军现在正处于一个关口,其中信息的速度、先进的隐身和精确打击,新一代的传感器和其他技术将允许美国的在未来的侦察打击综合体中进一步整合地面、空中和海上能力。 新的联合作战概念可能有助于解释信息时代的航天系统可以以与海陆基武器系统相联结的方式,来提高高它们的综合作战成效,对彼此的缺口可以相互补充。 这样一个利用信息时代的技术的高度互联、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机动和维持及实施分布式作战的复合体可以被描述为一个“战斗云。”这个概念有些类似于“云计算” ,它是一种以网络赋能为基础(例如因特网)跨越高度分布的系统并快速共享信息的机制。但是,“战斗云”不是把多台服务器的计算能力相结合,而是利用C4情报、监视与侦察网络横跨“传感器和射手”的全域架构迅速交换数据。

  一个高度互联的战斗云和传统的作战概念和系统相比,能够使用更少的现代化武器系统,在更大的影响力区域内实现更高水平的作战效能。 举例来说,传统的方法要靠需要航空兵集合战斗机、轰炸机和支援飞机形成作战组合来攻击特定的目标,作战云则靠把互补的功能集成到一个单一的、综合的“武器系统”,以实施分类的、分布式作战。一个分布式、全域的作战云,是很难有效攻击的,也将使敌人的规划复杂化,并迫使它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自身防御方面。

  考虑到敌人的新兴电子攻击、反卫星武器以及网络威胁,未来的空中作战力量应能在精密导航和定时(PNT precision navigation and timing)、威胁预警和机外目标提示信息可能会受到干扰的区域以外实施作战。为有人和无人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装备安全、抗干扰/入侵的通信链路和终端,将有助于使他们能够与所有作战域内的其他系统共享战场信息。新的机载改进型惯性导航系统 ,可能成为今天的天基全球定位系统网络提供的精密导航和定时信息的附属物或者临时替代物。采用最新自动化技术的新的无人情报、监视与侦察 /打击飞机的发展,将有助于减少对天基精密导航和定时及机外传感器提供的其他信息的需求。这些自动化能力,现在更多的是科学事实,而非科幻小说。美国海军的X-47B无人机已经展示了其在航空母舰上不要人引导的情况下进行起飞和降落的能力,很快可能会验证其与其他飞机进行自动空中加油的能力。

  适当定义新的突防性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能力

  根据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的说法,五角大楼将优先发展更小、现代化的强大军队,而不是装备老旧装备的大规模军队,因为它要调整以适应战后的预算现实。 这意味着国防部继续按照目前的做法为现代化计划提供预算,实际上是在部分牺牲现有的部队结构,来寻求新的能力。正如马克•威尔士(Mark Welsh)上将和其他高级军事领导人所指出的那样,对具有全球作战能力的空中作战力量而言,“数量和质量有着一样的意义。” 除了发展有相应功能属性的新飞机外,下一代的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部队规模的确定,要能够支持多个战区的空中战役,而不是像F-22战斗机计划那样因为要满足成本上限,把采购数量限定在187架。 本节简要地强调了轰炸机部队规模的问题来说明这一点。

  1993年,美国国防部的自下而上评估确定184架轰炸机(B-52H、B-1、B-2)” 将足以支持两场几乎同时发生的传统的主要地区突发型作战,类似于第一次海湾战争。有人认为,100架这样的轰炸机就足以支持诸如在一场地区主要战争中制止装甲部队入侵、攻击敌军高价值目标这样的目标。(见表格一)

  表格一 轰炸部队规模确定指南的发展演变

  国防部战略评估 指南

  1993年自下而上评估 184架轰炸机(100架用于主要地区冲突)

  1997年四年防务评估 142架作战型轰炸机

  2001年四年防务评估 112架战斗编码轰炸机

  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 96架PMAI轰炸机

  未来? 80架远程打击轰炸机+20架B-2轰炸机=约85架PMAI突防性飞机

  自下而上评估四年后,1997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要求空军保持一支由187架飞机组成的作战部队,以维持国家的战略威慑态势,且在威慑失效的时候打赢两场战争。 2001年四年防务评估时,这个目标降低至112架战斗用轰炸机,以及2010年四年防评估时,轰炸机部队被削减主要任务飞机最多需要96架。

  2011年1月,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宣布,他决定开始以一种新型远程、具有核能力的突防型轰炸机来替换国防部日益老旧的全球性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部队。 空军部长迈克尔•唐利透露,该军种希望远程打击轰炸机的采购数量可以达到80到100架。本公告发布几个月后,盖茨启动了另一项“全面战略评估”,以评估国防部如何能够在未来削减4870亿美元的预算。 此次评估与美国政府发布的2012国防战略指导相结合,希望在十年的反叛乱战争后启动美军现代化的建设工程。美国国防战略指导强调,需要对国防部的兵力结构和投资计划进行再平衡,重点转向亚太和中东地区,同时创建一支能够向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投射力量的联合部队,这支部队将大大降低对脆弱的区域内军事基地的依赖。

  现在回想起来,盖茨2011年1月采购80-100架远程打击轰炸机的决定,似乎是受到了此前评估的影响,也就是美国政府突出强调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并决定把战略重点转向亚太地区之前进行的战略评估结果。 这涉及实际上可能需要多少架突防性的远程打击轰炸机,才能够形成一支足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远程、隐身情报、监视与侦察和打击系统需求的空中作战力量的问题。事实上,美国政府审计局在评估了2010年国防部关于未来战斗机需求向国会做出的三份报告后,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支撑不足预测和未来部队需求的分析,是以战略层面的指导、威胁想定以及部队规划结构(三次报告发布的时间点上已经改变)为基础的。 考虑到削减联邦支出的压力,80至100架远程打击轰炸机的采购目标可能反映了这是五角大楼的预算可承受的评估结果,而不是未来的作战情景分析。

  因此,对未来空中作战力量的全面评估,应考虑新兴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亚太支点和新的作战概念(例如五角大楼的《联合介入作战概念》1.0版) ,以确保其规模大小适中,可以满足未来的作战需求。

  为了保持足够的能力来支持作战指挥官,空军将其部队组织成空军远征部队。每个空军远征部队都是一支“迷你空军”,有足够的数量和类型的任务飞机和人员,在接到作战指挥官的命令后执行该军种的核心任务。 空军总共有10支保持不同层级战备水平的空军远征部队,以确保它始终至少有几支空军远征部队准备好在全球范围内部署、作战且获胜。如果每支空军远征部队都需要一个由12架作战编码的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组成的中队,那么10支空军远征部队的部队总共就需要120架飞机。作为一种经验法则,总共还需要大约25%的作战飞机来支持测试和训练行动,要另外增加20%的飞机来作为飞机库的全国备份,在损耗的时候进行补充。 添加这些数字,意味着一支由174架远程突防性远程打击轰炸机组成的部队。(见表格二)

  表格二 10支空军远征部队典型的远程打击轰炸机部队规模

  远程打击轰炸机的数量

  10支空军远征部队中每个中队装备12架PMAI飞机 120架

  25%用于测试和训练 30架

  20%用于备份和消耗 24架

  总计 174架

  如果美军的作战武库中仍然保有20架B-2隐身轰炸机,那么突防型远程打击轰炸机部队的规模可以减少到154架飞机。这个数字仍然低于1993年自下而上评估得出的支持两场主要地区战争所需的轰炸机部队的规模,当时的条件即使相对于现在国防部自己的规划文件中所设想的作战环境来说也是高度宽松的。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数字是以传统部队规划指标为基础得出的。也就是说,反介入/区域拒止力量的崛起和日益非允许的作战环境,以及美军将重点转移到广阔的亚太地区,都意味着这个数字可能太低。

  正如《国防战略指导》指出的那样,类似于远程打击轰炸机,海军的未来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 /攻击部队规模的确定,也应该充分考虑亚太地区和波斯湾地区潜在的冲突。美国海军的2012年航空兵构想指出,它的每艘航空母舰除了装备44架有人攻击战斗机、5架有人电子攻击战斗机以及其他固定翼和旋转翼的能力外,还可能装备4至6架无人监视和打击平台。

  这些无人系统不加油作战半径可达到1300至1500海里,甚至更远,这已经几乎是当前一代有人驾驶战机作战半径的两倍。考虑到空中加油能力,海军的隐身无人战斗机可能会在非宽松的环境中持续提供情报、监视与侦察和精确打击达24小时以上。

  舰载无人战斗机还会与数量充足的其他突防型远程无人机和远程打击轰炸机相结合,和今天的空中作战力量相比,可以大大提高作战飞机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持续作战的频度。这些新的远程能力的结合,将有助于创建一个“战斗云”:有发现、固定、跟踪、定位和打击高价值移动目标(如导弹转运竖发射器和地对空导弹系统)所需的持久力和有效载荷。同样重要的是,一种远程无人作战飞机可以使海军的航空母舰在敌人诸多岸基反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打击范围以外的海上行动,用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海军上将的话来说,“将限制载人平台在战时尽可能接近对手的需要”。 因此,这似乎是未来海基空中作战力量重要的组成部分,应包括多用途的无人战斗机,海军作战部长结论是,“将扩大未来航母舰载航空联队的作战范围和持久性。”

  三、预算和工业基础

  在预算紧缩的时代,空军和海军能够为新一代情报、监视与侦察/打击飞机的研发和采购提供充足的资金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取决于国防预算萎缩的背景下是否有充足可用的资源,取决于美国国防工业基础对预算约束导致发展计划转变的结果的适应能力。

  资源挑战

  今天,空军和海军都在努力维持他们目前的战备水平,维持一种正在老化的部队结构,需要较少的预算资金来推进其现代化。鉴于这些压力,他们能够从现有的预算范围内找到足够的资源,采购足够数量的新型隐身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 /打击飞机是不可能的。创建一支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将需要国会和国防部的文职领导层的双重支持。国会可以通过退役老旧的单一用途的飞机,削减脆弱的濒海战斗舰的数量;削减我们最昂贵的武器系统(人力资源); 缩减过多的基础设施以及管理不断增长的军事薪酬和福利计划费用来帮助国防部落实建议方案。

  就其本身而言,国防部的文职领导层可以调整其预算优先次序,以使美军在对抗性的环境中、在亚太地区有效地行动,亚太地区的其特点是有广袤的距离,空域和海域占主导地位。五角大楼已经表达了实施资源转移,以便更好地调整其预算与战略重点的意愿。 国防部最近的两份预算案表明,一个有利于空军的小转变可能已经展开,部分支持远程打击轰炸机计划。虽然这种转变可能是美国国防部重视新型远程情报、监视与侦察 /打击能力重量性的主要体现,但它并不能显著扭转空军始于十年前的预算份额削减的事实。

  同样重要需要理解的是,空军的预算还包括它不控制的国家情报相关计划的“过手(pass-through)”型预算。除去“过手”型的预算,空军在2014财年总统预算案中的比重只有超过21%一点点。这个比例和陆军部的27%和海军部的29%相比,确实要低很多。

  相对于其它军种较小的预算份额、维持不想要的基地所需的费用以及其它的财政压力的结合,都对空军的采购有重大的可预测的影响。目前空军使用其总动用款项授权(TOA total obligation authority)的5%来采购新飞机,这个份额比冷战后的90年代中期的“采购假期”期间的份额还要少。(见图4)如果要考虑20世纪90年代的空军和海军有大量的80年代制造的相对较新的飞机库存,考虑到正在落实国防部后冷战时期的缩减战略退役最老旧的飞机,这一点就更加明显了。

  相比之下,空军2013和2014财年提出的飞机采购预算总额为101亿美元,这个投资水平接近于同一时期陆军申请的新飞机采购的水平。

  打破旧的预算分摊传统,将是迈向创建维系我们国家的空中力量优势的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的一个步骤。这样做不应该被视为军种之间的一种“零和”冒险,特别是在像远程打击轰炸机和航母舰载无人战斗机这样的新能力,其设计将是构成未来平衡的联合空中作战力量的重要支柱。有了正确的任务能力,远程打击轰炸机和航母舰载无人战斗机可以加强空军和海军之间的合作,使用飞机执行广域海上监视任务,发现并使用反舰巡航导弹、空投水雷来攻击敌军舰,以保护美国舰队。 同样,海军无人作战飞机从航母上起飞作战,有助于抑制敌防空威胁,支持空军的突防性飞机和从飞机、潜艇和战舰发射的防区外巡航导弹。

  另一个忧虑:国防工业基础

  对总统的2012财年预算计划削减1万多亿美元方案的争论的焦点,在于它将如何影响美国国防部的主要采办项目和当前部队战备水平。然而,还必须注意到美国军事力量长期赖以生存的基石的有效性——国防工业基础。

  五十年前,美国国防部正在制造6架战斗机、3架轰炸机以及2架反潜战飞机。这些多重发展努力使国防承包商能够把他们的高技能的飞机设计师和工程师,在预算削减、或者生产完成的时候调用到其它项目上,从而得以保留。

  今天,美国只有一种新的战斗机正在生产——F-35联合打击战斗机,其它的3种飞机即将结束其生产线。除远程打击轰炸机、P-8多任务海上飞机以及可能的航母舰载无人战斗机外,美国国防部已经没有其他重大的新的作战飞机计划。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每年生产的军用作战飞机的数量已经急剧下降。1960年以来,由空飞机重量来衡量的美军作战飞机的生产已经减少了近90% ,现在不到里根政府生产峰值时期的三分之一。新计划数量少,增加了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缺乏灵活性应对未来的计划延误或取消的风险。这种风险可以通过提供不被正在进行的关于国防预算的讨论所挟持的预算来稳定空中作战力量计划部分抵销。

  四、结论

  有迹象表明,美国国防部终于开始投资可以创建平衡空中作战力量的新的有人和无人能力。过去很多年五大角楼一直强调发展和采购有助于反暴乱战争的武器和能力,但目前正将重点转向,为能够在非许可的亚太地区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有效作战的计划提供预算,所以制造新的远程打击轰炸机成为了投资重点。对海军而言,目前还未实现的期望是一种远程/持久性航母舰载无人机战斗机,既有隐身性能,也可以进行空中加油。海军还需要开发其它可以对对抗性区域的目标实施超视距打击的其它系统和武器的潜力。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正在努力调和其预算低迷和现代化优先事项间的矛盾,同时受困于不必要的部队结构,以及无法剥离多余的基础设施造成的运作费用高昂的麻烦 。这些挑战的结合,威胁到了本文中所描述的迫切需要的新能力的投资。

  总之,现在是美国国防部和国会对维持美国的空中力量不对称作战优势需要的空中作战力量组合进行认真评估的时候了。美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维持全球空中作战力量的国家。随着老旧系统在对抗性越来越强的环境中进行突防和持久存的能力逐步失去,这种能力优势开始减弱。创建新一代的、平衡的空中作战力量,有更大的航程、更强的生存能力,与其它作战系统可以联接,这并非易事。维持这种努力将需要国会和国防部在日益稀缺的国防资源的分配上保持战略眼光。替代方案是接受所谓“照常营业(business-as-usual)”的方式,将导致这个国家的空中作战力量,在执行维护美国全球利益非常重要的任务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知远/陈传明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528/n400164020.shtml report 14671 一直以来,美国都是从战略角度极为重视空中优势的国家。航空立国、空军制胜的理念深入人心,在技术上就体现在作战飞机长期保持跨代性的技术优势。目前,无论是传统的第五代
(责任编辑:黄添翼)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