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国战略核力量:背景、发展及国会议题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美国国会研究处于2013年10月22日发布研究报告《美国战略核力量:背景、发展及国会议题》。该报告回顾了美国战略核力量的发展变化,将影响到其预期规模和状况的计划,以及自1991年以来所出现的核武器削减和调整;详细描述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重型轰炸机各类核武器运载工具目前部署以及现代化改造项目。本报告最后讨论了有关美国未来战略核力量规模和状况方面决策的问题。文章编译如下:

  摘要

  尽管美国计划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 Treaty)中的条款削减部署在其远程导弹和轰炸机上的核弹头数量,但是它也计划开发将在未来20至30年部署的新核武器运载系统。美国第113届国会将继续在每年的授权和拨款过程中审查这些项目。

  在冷战期间,美国核武库包含许多类别的核武器运载工具。这些被称为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的远程系统包括,部署在美国领土上的远程导弹、部署在潜艇上的远程导弹以及能够从美国本土基地出发威胁到前苏联境内目标的重型轰炸机。1991年冷战结束时,美国在这些运载工具上共计部署了超过1万枚核弹头。今天这一数量已经减少到不足2000枚核弹头,而且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执行完成后,预定到2018年将减少到1550枚弹头。

  截至目前,美国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 ICBM)力量包括450枚“民兵Ⅲ”(Minuteman Ⅲ)洲际弹道导弹,每枚导弹搭载一到三枚弹头;在未来几年,“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搭载的弹头数量都将减少到仅1枚,而且该型导弹总数将减少到至多420枚。美国空军还正在对这些“民兵”洲际弹道导弹进行现代化改造,更换、升级其火箭发动机、制导系统及其他组件。美国空军原先希望在2018年左右开始更换“民兵”洲际弹道导弹,但是后来更改决定,继续对现有的导弹进行现代化改造和维护,以便它们可以一直服役到2030年;在2030年以年,美国空军要再一次考虑采取哪些措施来维持这些导弹。

  美国的弹道导弹潜艇舰队目前包括14艘“三叉戟”(Trident)潜艇;每艘潜艇搭载24枚“三叉戟Ⅱ”(D-5)导弹。美国海军已将原有的18艘“三叉戟”潜艇中的4艘改装成搭载非核武器的巡航导弹。其余的潜艇目前共计搭载大约2000枚核弹头;这一数量将随着美国执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减少。美国海军已经调整了这些潜艇的基地,以便9艘部署在太平洋,5艘部署在大西洋,从而更好地覆盖亚洲地区及其周围的目标。美国海军还实施了延长这些导弹及其弹头寿命的工作,以便它们及其所在的潜艇可以在舰队中服役到2020年之后,同时还在新潜艇上开始了设计工作。

  美国的重型轰炸机机群目前包括19架B-2轰炸机和94架B-52轰炸机。B-1轰炸机已经不再被装备成执行核打击任务。随着美国执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这一重型轰炸机机群飞机数量将在未来几年减少到60架左右。美国空军也已经开始退役其B-52轰炸机携带的搭载核武器的巡航导弹,只剩下大约一半的B-52轰炸机携带核武器。美国空军计划在未来20年内采购一种新型远程轰炸机和一种新型巡航导弹。

  随着奥巴马政府执行《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2010 Nuclear Posture Review),其即将完成对美国核力量规模和结构的评估以及美国核武器运用政策的评估。奥巴马政府还正在同俄罗斯一道执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将限制美国的战略力量部署的导弹和弹头数量。美国国会将在每年的授权和拨款过程中审查政府的美国战略核力量计划,而且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未来可能同俄罗斯签订的军控条约评估美国的计划。这份报告将根据需要更新。

  前言

  在冷战期间,美国核武库中有多种类型的核武器运载工具,其中包括在战场使用的近程导弹和火炮、能够打击战区之外的目标的中程导弹和飞机、部署在水面舰艇上的近程与中程系统、部署在美国领土和潜艇上的远程导弹以及可以从美国本土基地出发威胁到前苏联目标的重型轰炸机。近程与中程系统被认为是非战略性的核武器,一直被称作战场核武器、战术核武器或者战区核武器。 远程导弹和重型轰炸机被称为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

  1990年,冷战即将结束而且前苏联正在进入其存在的最后一年,当时美国拥有部署在1875件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上的超过12000枚核弹头。 从2009年7月1日开始,根据《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START)的计算规则,美国的战略核武器已经减少到在1188件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上部署5916个核弹头。 依照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签署的2002年《进攻性战略武器削减条约》(也称作《莫斯科条约》),在2012年底之前应该把作战部署的核弹头数量削减到2200枚以内。美国国务院的报告称,美国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在2009年12月只有1968枚作战部署的战略核弹头。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2010年4月8日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进一步削减了两国的战略核力量,达到部署在发射装置和重型轰炸机上的核弹头数量不超过1550枚。 两国按照该条约于2013年9月1日交换的数据称,美国现在拥有部署在809枚(架)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重型轰炸机上的1688枚核弹头。

  虽然这些数量计算的核武器类别不同,但是它们仍表明美国战略核兵力量部署的核弹头数量在冷战结束后的二十年间大幅度减少。然而,核武器继续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而且美国现在还不打算完全消除核武器,或者打算放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六十多年以来的一项核心观念——核威慑战略。2009年4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布拉格的一次讲话中强调,“美国承诺寻求没有核武器世界的和平与安全。”但是他承认,这一目标不会很快达成,并且可能在其毕生的时间内都不会实现。 而且,即使美国总统承诺降低美国核力量的作用和减少美国核力量的数量,但是《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指出,“美国核武器的基础性作用应当是吓阻对美国、我们的盟国和伙伴的攻击,只要核武器存在,这种作用就将继续。” 此外,在这份《核态势评估报告》和2014财年发布的预算文件中,美国政府表示,美国正计划推行将允许其对其战略力量进行现代化改造和调整的计划,以便它们在未来几年仍然能够发挥作用。

  本报告回顾了将影响到美国的战略核力量结构的预期规模和状况的正在进行的计划。本报告以概述冷战期间的核力量结构开始,并总结了自1991年以来所出现的核武器削减和调整。然后,它详细叙述每一类运载工具——陆基洲际弹道导弹(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 ICBM)、潜射弹道导弹(submarine launched ballistic missile, SLBM)和重型轰炸机——突出了它们目前的部署以及进行中的和计划中的现代化改造项目。本报告最后讨论了有关美国未来战略核力量规模和状况方面决策的议题。

  一、背景:战略三位一体

  (一)冷战时期的力量结构与规模

  自20世纪60年代初以来,美国一直保持着战略核运载工具的“三位一体”。美国首先发展这三种类型的核武器运载工具的原因,很大程度在于美国的各个军种都想要在美国的核武库中发挥作用。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分析家们提出更加深思熟虑的核武器“三位一体”的合理论据。他们认为,这些不同的部署模式具有互补的优点和弱点。它们会加强威慑并且吓阻前苏联的先发打击,因为它们使前苏联先发打击计划更加复杂,而且一旦前苏联发动先发打击,它们可以确保美国的大部分核力量能够生存下来。 不同的特性也有可能强化美国目标选择战略的可信度。例如,洲际弹道导弹最终具有攻击前苏联指挥所与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等加固目标所需的精度和快速反应能力;潜射弹道导弹具有使前苏联发动解除美国核力量的努力复杂化,而且如果前苏联发动先发打击能够报复所需的生存能力; 重型轰炸机可以迅速疏散并起飞,从而增加其生存能力,然后如果危机没有升级到冲突的程序,重型轰炸机可以被召回其所在的基地。

  据解密的评估称,美国核力量构成中运载工具(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能够携带核武的轰炸机)数量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持续稳定增加,1967年运载工具数量达到最多,部署了2268件。 之后,直到1990年这一数量保持相对稳定,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与重型轰炸机的总数保持在1875和2200枚(架)之间。直到1975年,这些运载工具所携带的核弹头数量持续急剧增长,之后,经过短暂的停顿后,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再度急剧增长,于1987年达到顶峰,大约为13600枚弹头。1960年,美国刚开始部署洲际弹道导弹。1991年,美国和前苏联签署《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START)。图1显示了1960年至1990年间美国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和弹头的增长变化。

  20世纪70年代初,核弹头数量急剧增长反映出配备多弹头分导再入飞行器(multiple independent reentry vehicle, MIRV)的多弹头系统的洲际弹道导弹与潜射弹道导弹的部署。尤其是,美国在1970年开始部署每枚导弹搭载3枚核弹头的“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并且在1971年开始部署每枚导弹将搭载10枚核弹头的“海神”(Poseidon)潜射弹道导弹。 20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的核弹头数量增长反映了每枚搭载10枚核弹头的“和平卫士”(MX)洲际弹道导弹的部署。

  1990年,在美国还没有同前苏联签署《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之前,它在其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与重型轰炸机上共计部署了大约12304枚核弹头。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力量包括携带单弹头的“民兵Ⅱ”、携带3枚弹头的“民兵Ⅲ”以及携带10枚弹头的“和平卫士”(MX)导弹,共计1000枚导弹和2450枚核弹头。美国的潜艇力量包括搭载“海神”C-3和“三叉戟Ⅰ”(C-4)导弹的“海神”潜艇以及搭载“三叉戟Ⅰ”(C-4)和部分“三叉戟Ⅱ”(D-5)导弹的

  “俄亥俄”级(Ohio-class)“三叉戟”潜艇,共计部署携带5216枚弹头的大约600枚导弹。 美国的轰炸机力量核心是94架B-52H和96架B-1轰炸机,另外还有许多老式的B-52G轰炸机和2架当时全新的B-2轰炸机。这260架轰炸机能够携带超过4648件核武器。

  (二)冷战后的力量结构与规模

  20世纪90年代期间,美国减少了其战略核武库中的武器种类和数量,这部分是其核武器现代化改造的结果,也是为了响应1991年《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的限制。然而,美国仍然维持着战略核力量的三位一体,将弹头部署在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以及轰炸机上。据美国国防部称,这样的力量组合不仅为美国提供了核计划方面一系列能力与灵活性,使对手的攻击计划复杂化,而且可以避免任何单一投送系统存在的意料之外的问题。在这个时期,意料之外的问题变得更受关注,因为美国退役了其多年以来部署的许多不同类别的弹头和导弹,减少了核力量中多余武器。

  1991年《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限制美国最多拥有共计6000枚核弹头,并且4900枚弹头搭载在弹道导弹上,部署在最多1600件进攻性战略武器运载运载工具上。然而,这份条约并不计算实际部署在各种类型的弹道导弹或者轰炸机上的核弹头数量。相反,这份条约使用“计算规则”来认定有多少符合条约限制的核弹头数量。对于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该数量通常等于实际部署在导弹上的核弹头数量。然而,轰炸机采用不同的计算规则。每架不能够携带空中发射巡航导弹的轰炸机(B-1和B-2)算作一枚核弹头;能够携带空中发射巡航导弹的轰炸机(B-52轰炸机)每架可以携带20枚导弹,但是只算作符合条约限制的10枚核弹头。这些计算规则导致20世纪90年代出现对于美国战略核力量弹头数量的不同估计;有的估计只计算符合条约的核弹头数量,然而其他的估计则计算已经部署的运载工具能够携带的全部核弹头数量。

  据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数据称,美国将其战略核武器数量从1991年的1239件运载工具携带9300枚核弹头,削减到2001年完成执行《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时的1064件运载工具携带6196枚核弹头。到2009年,美国已经将其战略核力量削减到大约850件运载工具携带2200枚左右核弹头。据美国国务院称,截至2009年12月,美国的进攻性战略核力量作战部署大约1968枚核弹头。 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估计,这些数字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生效前的2010年保持稳定,随后又开始减少,到2013年减少到832件运载工具上携带1950枚核弹头,因为美国开始执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这个总数包括美国国务院并没有计算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力量中的武器)。这些数字显示在图2中。

  20世纪90年代期间,美国继续扩大其“三叉戟”潜艇舰队,总数达到18艘。美国退役了其剩下的全部“海神”潜艇以及全部的单弹头“民兵Ⅱ”导弹。美国继续部署B-2轰炸机,总数达到21架,而且还将一些老式的B-52G轰炸机移出核武器机群。结果是,在2001年,美国的战略核弹头部署在18艘“三叉戟”潜艇、500枚“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50枚“和平卫士”(MX)洲际弹道导弹、94架B-2H轰炸机和21架B-2轰炸机上。每艘“三叉戟”潜艇搭载24枚导弹,每枚导弹携带6或8枚弹头;每枚“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携带1或3枚弹头;每枚“和平卫士”(MX)洲际弹道导弹携带10枚弹头;每架B-52H轰炸机最多20枚巡航导弹;每架B-2轰炸机携带多达16枚航空炸弹。

  1993年年初,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按照这份条约,美国应该将其进攻性战略核武器削减到3000至3500枚可计算的弹头。1994年,美国国防部决定,为了符合这条限制,它将部署500枚每枚携带1枚弹头的“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14艘每艘搭载24枚导弹的“三叉戟”潜艇,每枚导弹携带5枚弹头;76架B-52轰炸机和21架B-2轰炸机。美国空军将淘汰50枚“和平卫士”导弹,调整B-1轰炸机用于执行非核任务;美国海军将退役4艘“三叉戟”潜艇(后来决定将这些潜艇改装成携带常规武器)。

  《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从未生效,因为美国国会阻止克林顿政府单方面削减美国核力量达到《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虽然如此,美国海军和空军继续依照上述规模来规划核力量,而且最终实施了那些调整。表1显示了美国在2001年完成《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之后部署的战略核力量。表1也显示了美国遵照1994年决策应该部署的符合《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的战略核力量。

  2001年下半年,乔治•W•布什政府宣布,美国在随后十年内将削减战略核力量到1700至2200枚“作战部署的弹头”。 这个目标编入2002年的《莫斯科条约》(Moscow Treaty)。根布什政府称,作战部署的弹头是日常部署在导弹上以及储存在轰炸机附近的弹头。这些弹头可以立即使用,或者在几天之内使用,以应对“立即而且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 布什政府也指出,美国将会在可预见的将来会维持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以及重型轰炸机构成的三位一体。然而,尽管从前提出的这种体系具有不同而且互补能力的说法或许仍然适用,布什政府没有说明维持传统“三位一体”的合理性。美国战略司令部(Strategic Command, STRATCOM)前司令詹姆斯•艾利斯(James Ellis)海军上将在2005年的一次访谈中强调了这一点,他指出,洲际弹道导弹具有快速反应能力,潜射弹道导弹具有生存能力,而轰炸机具有灵活性和召回能力。

  布什政府没有明确说明其如何将美国的核武库从大约6000枚弹头削减到2200枚作战部署弹头的更低水平,然而其确实确定了会部分符合这些削减的某些力量结构调整。具体来说,在美国国会取消其限制之后, 美国淘汰了50枚“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作战部署的洲际弹道导弹弹头总数减少了500枚。美国继续按照计划将4艘“三叉戟”潜艇退出现役,并且将这些潜艇改装成携带非核导弹。根据《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规则,这些潜艇可以算成476枚核弹头。这些调整将美国2006年的核力量削减到大约950件运载工具上携带5000枚左右的核弹头;这种削减显示在图2中。布什政府也指出,剩下的“三叉戟”潜艇中有2艘随时可能接受大修。那些潜艇携带的弹头不算入《莫斯科条约》的限制之内,因为它们不处于“作战部署”状态。这样一来,进一步将美国作战部署的弹头数量减少了200至400枚。

  布什政府通过《2005年战略能力评估》(2005 Strategic Capabilities Assessment)和《2006年四年防务报告》(2006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宣布,美国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以及轰炸机力量的更多调整,包括淘汰50枚“民兵Ⅲ”导弹以及数百枚空中发射巡航导弹。(在下文中将更加详细地讨论这些调整。)这些调整显然不足以减少充足数量的作战部署弹头来符合条约限制的2200枚,因为美国曾经宣布在2009年年中将符合这种限制。然而,要达到这种削减水平,还取决于剩下的“三叉戟”潜艇和“民兵”导弹每艘(枚)所携带的弹头数量。

  (三)当前和未来的力量结构与规模

  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中表示,随着美国将其战略力量削减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之内,美国仍将保留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重型轰炸机构成的三位一体。这份《核态势评估报告》表明,对于以削减数量的核弹头维持战略稳定的目标来说,战略核力量三位一体中每极的独有特性都很重要:

  在这个削减阶段,核力量三位一体中的每极都有确保保留所有三极的优势。战略核潜艇(Strategic nuclear submarines, SSBN)及其携带的潜射弹道导弹代表着美国核三位一体中最具生存能力的一极,……,单弹头洲际弹道导弹有利于稳定,而像潜射弹道导弹等则不容易受到空中系统的打击。不像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轰炸机的前沿部署可以明显地被看成在危机情况下加强对潜在对手威慑和使盟国和伙伴放心的信号。

  此外,这份《核态势评估报告》指出,“保留每个支柱中的足够力量,允许因突发的技术问题或作战方面脆弱性,可以通过将对三位一体中一极的依靠转移到另一个支柱,实现有效规避风险。”

  奥巴马政府继续支持核力量三位一体,即使它在考虑如何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要求部署美国的核力量,以及是否在未来几年内进一步削减美国的核力量。2013年4月,美国国防部负责全球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玛德琳•克里顿(Madelyn Creedon)指出,“《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得出结论,美国将维持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能够携带核武器的重型轰炸机构成的三位一体。美国总统2014财年预算请求支持对这些核力量进行现代化改造。” 此外,美国国防部在2013年6月公布的《美国核力量运用战略报告》(Nuclear Employment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中指出,美国将维持三位一体的核打击力量,因为这是“以合理的成本保持战略稳定,同时规避潜在的技术问题或漏洞风险的最佳方式。”

  美国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可能采用的潜在核力量结构,并且将其与美国2008年作战部署核力量评估进行了比较。这种力量结构同美国政府已经作出的有关所有“民兵Ⅲ”导弹采用单弹头、保留部署在两个大洋中“三叉戟”潜艇,并将部分重型轰炸机改装成只执行传统任务的声明与调整相一致。这也同美国政府在1251号报告中提供给美国国会的信息相一致,这份报告在2010年5月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一起提交给美国参议院。

  二、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最近的削减与目前的现代化改造项目

  (一)洲际弹道导弹

  1.“和平卫士”(MX)洲际弹道导弹

  20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在怀俄明州F•E•沃伦空军基地(F.E. Warren Air Force Base)部署50枚“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每枚携带10枚弹头。这些导弹放置在原来放置“民兵”导弹的发射井中。1993年的《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禁止携带多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所以美国在履行条约时必须淘汰这些导弹。因此,五角大楼开始计划淘汰这些导弹,美国空军在1994年为该目的增加了预算。然而,但是从1998财年开始,美国国会禁止克林顿政府在《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生效前,在解除效能或者退役这些导弹现役上面花费任何资金。布什政府在2002财年请求1400万美元用以开始这些导弹的退役;美国国会撤除限制而且授权了这笔资金。美国空军在2002年10月开始解除这些导弹效能,并且在2005年9月将这些导弹全部从其发射井中移走。这些导弹上的MK21型再入飞行器和W87型弹头已经被入库存贮。正如下文指出的那样,美国空军打算根据安全增强再入飞行器(Safety Enhanced Reentry Vehicle, SERV)项目,将其中的一些核弹头和再入飞行器重新部署在“民兵Ⅲ”导弹上。

  根据1991年《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最初条款的规定,美国将必须去除“和平卫士”导弹发射井,以将这些弹头移出条约限制的计算范围。然而,美国空军保留了那些导弹发射井,因为其解除了这些导弹的效能。因此,部署在“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上的弹头仍然计算在条约之内,尽管那些导弹已经不再具备作战效能,直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2009年12月过期。不过,美国没有将这些任何弹头计算到《莫斯科条约》的限制之内。如果美国淘汰了这些导弹发射井,它们也不会被计算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之内。但是,它将不必炸毁或者掘开这些导弹发射井,因为根据当初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其不必这样做。《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表明,双方可以采用其选择的任何方法来消除这些导弹发射井,只要它们证明这些发射井不能再发射导弹。虽然美国政府一直没有表明其将采用什么方法,但是空军已经建议用碎石填满这些导弹发射井,以使它们失去效能。

  2.“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

  美国的“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部署在3个空军基地——怀俄明州的F•E•沃伦空军基地,蒙大拿州的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Malmstrom AFB)和北达科他州的迈诺特空军基地(Minot AFB)。每个基地部署了150枚导弹。

  (1)最近的调整

  美国国防部在《2006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2006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2006 QDR)中指出,它计划“从2007财年开始将‘民兵Ⅲ’导弹的部署数量从500枚减少到450枚。 《2006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没有表明哪个基地有可能失去一个导弹中队,但是时任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 STRATCOM)司令的詹姆斯•E•卡特赖特(James E. Cartwright)上将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作证时指出,减少的导弹可能来自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因为那样以来每个基地都留下相同数量的150枚洲际弹道导弹。 美国空军将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的第564导弹中队的导弹解除效能,该中队被称为“奇异中队”。 这个称号反映了该中队的导弹发射控制设施由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制造并安装的,然而其他所有的“民兵Ⅲ”导弹发射控制设施都由波音公司制造,因此,该中队的导弹采用了同其他所有“民兵Ⅲ”导弹不同的通信与发射控制系。按照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Air Force Space Command)的说法,这些导弹的缩编在2007年7月1日开始。2008年年初,这些导弹上的全部再入飞行器被移除;2008年7月底,这些导弹都被从其发射井中移出,第564导弹中队在8月底前解除效能。

  卡特赖特上将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美国空军已经决定退役这些导弹,以便它们可以作为剩下部队的测试资产。他指出,美国空军必须“在寿命期间维持强健的测试项目。” 就作出该决定之前的可用资产而言,测试项目将在2017年或2018年左右开始短缺。这些新增加的测试资产可以支持测试项目到2025年或者更长时间。然而,这个时间表提出了空军为何要在测试资产用完的10年前,即在2007年急切要求开始退役这些导弹的问题。有人推测,淘汰这50枚导弹是为了降低导弹部队的长期运营和维持成本,尤其是因为第564导弹中队使用的地面控制技术与训练系统都不同于其他的导弹部队。然而,这种选择不太可能在短期内产生预算节约,因为解除导弹作战效能所需的额外费用有可能超过省下来的运营与维持成本。 此外,为了将这些导弹当成测试资产使用,美国空军必须把其纳入稍后描述的现代化改造项目之中。这会进一步限制预算节约。美国空军还表示,它将保留马姆斯特罗姆的导弹发射井,并且不会随着导弹退役而破坏或消除它们。但是,现在美国空军必须在2018年前消除这些导弹发射井,以免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其计算在内。

  美国国会质疑政府计划退役50枚“民兵Ⅲ”导弹的合理性。在《200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H.R. 5122, §139)中,美国国会宣称在美国国防部长提交一份解决几项问题的报告前,美国国防部不能将任何资金用在开始将这些导弹撤出现役,这些问题包括(1)详细论证将导弹数量从500枚减少到400枚的提议;(2)详细分析继续以多弹头而非单弹头装备一部分导弹力量的战略后果;(3)评估到2030年底维持500枚导弹和维持450枚导弹各自所需的测试资产与部件;(4)评估不升级从已经部署力量撤出导弹是否会降低其当作测试资产的能力;以及(5)描述将“民兵Ⅲ”导弹寿命延长到2030财年之后的计划。美国国防部长在2007年3月下旬向美国国会提交了这份报告。

  虽然退役50枚“民兵Ⅲ”导弹可能对降低整体运营与维护成本影响不大,但是该项目确实使美国战略司令部和美国空军都加入为应对冷战后威胁而转型五角大楼的工作中。这些导弹可能还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发挥一定作用,但是现在可能并不需要在美国面对前苏联威胁前所需要的那么多数量。

  奥巴马政府已经表示,它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计划保留多达420枚已部署“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奥巴马政府并没有说明,美国将保留共计多少个导弹发射井,尽管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的条款,如果将它改装或者或淘汰多余的重型轰炸机,它可以保留450个导弹发射井,同时50个处于非部署状态。即使美国消除了一些额外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它仍然能够在3个基地部署洲际弹道导弹,但是通过消除每个基地的部分发射装置削减了核力量。据一些官员称,此种方案可能是有吸引力的,因为它将使美国空军能够设法使已经因水侵被损坏的导弹发射井中的导弹失去效能,同时又不会导致整个洲际弹道导弹中队退役。

  (2)弹头计划

  每枚“民兵Ⅲ”导弹最初部署时携带3枚弹头,所有“民兵Ⅲ”导弹共计携带了1500枚弹头。为了符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6000枚弹头的限制,美国在2001年将E•F•沃伦空军基地的150枚“民兵Ⅲ”导弹各移除2个弹头,使“民兵Ⅲ”导弹部队的弹头总数减少到共计1200枚。 在此过程中,美国空军还移除并摧毁了再入飞行器上的平台“隔框”,以便遵守《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的规定,这些导弹不再能够携带3枚弹头。

  根据《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必须将全部的“民兵Ⅲ”导弹减少到携带1枚弹头。虽然布什政府起初同意减少全部“民兵Ⅲ”导弹搭载弹头数量的计划,但是这个计划显然调整了。美国空军上将罗伯特•斯莫伦(Robert Smolen)在2003年10月接受《空军杂志》采访时指出,美国空军将会维持部署携带多达800枚弹头的500枚“民兵Ⅲ”导弹的能力。 虽然有些分析家解释这段表述的意思是,“民兵Ⅲ”导弹日常情况下将会携带800枚弹头,但是这段表述更可能是说,美国空军打算维持在环境变化时重新装上弹头,并且重组核力量的能力。 《2001年核态势评估报告》已经表明,美国将会保持这样做的灵活性。然而,卡特赖特上将在美国参院作证的时候也表示,一些“民兵”导弹或许会携带不止一枚弹头。具体来说,在讨论从500枚导弹减少到450枚的时候,他说“这并不是已经部署弹头数量的减少。它们将只是在这些导弹上重新分配。” 在2007年4月的一次演说中,戴普少将证实美国空军将会保留一些携带不止一枚弹头的“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他说,剩下的450枚“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有可能部署1枚、2枚或者3枚弹头。

  在《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奥巴马政府表示,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所有的“民兵Ⅲ”导弹将仅携带唯一一枚弹头。它表明,这种配置将“通过减少对双方发动先发打击的动机,提高核平衡的稳定性。” 据非保密估计称,在这个时候,“最后的25枚左右配备多弹头的‘民兵Ⅲ’都正处于弹头减少到单弹头的配置过程中”。 然而,不同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美国不必改变这些导弹的前端或者移除老旧的隔框。其结果是,如果国际安全环境发生变化,美国可能恢复其洲际弹道导弹上的弹头。此外,如果美国政府为努力减少符合《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洲际弹道导弹力量的费用,决定在未来几年进一步减少“民兵Ⅲ”导弹的数量,该计划也可能会调整。有报告指出,美国国防部可能已经审查了作为核态势评估报告执行研究一部分的这种方案,但是它并没有公布推行这一做法的决定。

  3.“民兵”洲际弹道导弹现代化改造项目

  美国空军正在推行几个旨在改进民兵导弹的精度和可靠性,并且延长这些导弹服役寿命的项目。依据某些估计,这项工作最终有可能耗资60至70亿美元。 本节将介绍该领域的几个关键项目。

  (1)推进剂更换项目

  这个项目于1998年开始,一直在更换“民兵”导弹发动机里的推进剂和固体火箭燃料,以延长火箭发动机使用寿命。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领导的团队给这些导弹的第一级和第二级火箭加注了新的燃料,并且重新制造了第三级火箭。据美国空军称,截止到2007年8月上旬,325枚“民兵”导弹,或者说是“民兵”导弹总数的72%已经完成了推进剂更换项目(Propulsion Replacement Program, PRP);到2008年中期,这个数字增到了80%左右。美国空军使用2008财年的资金购置了最后56套助推火箭,总数达到了601套。2009财年的资金支持余下的助推火箭组装。美国空军预计在2013年完成推进剂更换项目。 在《200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P.L. 109-364)和2007财年国防拨款法案(PL 109-289)中,美国第109届国会表示,将不会支持过早结束该项目的努力。然而,在美国空军在其2010财年预算申请中表示,2009财年是为该项目提供资金的最后一年。

  (2)制导系统更换项目

  制导系统更换项目(Guidance Replacement Program, GRP)一直在延长“民兵”导弹制导套件的服役寿命,而且改进了制导套件的可维修性与可靠性。该项目用更加现代且更加可靠的技术更换老化的零部件,同时保持这种导弹的准确性。 新系统的飞行测试于1998年开始,在那时其表现超过出作战需求。新系统的生产于2000年开始,美国空军采购了652套新的制导单元。新闻报道表明,该系统在测试期间出现一些精度问题。 美国空军最终在2002和2003年找出这些问题,然后加以解决。按照美国空军的说法,从2007年8月上旬开始,425枚“民兵Ⅲ”导弹完成升级,安装了新的制导套件。美国空军共计接收了652套新的制导单元,一直以来每月接收5至7套。据报道,波音公司在2009年2月初交付了最后的制导套件。美国空军2010财年没有为该项目申请任何额外的资金。然而,美国空军确实在2011财年申请了120万美元,在2012财年申请了60万美元,用以完成该项目。

  (3)推进系统火箭发动机项目

  按照美国空军的说法,推进系统火箭发动机(Propulsion System Rocket Engine, PSRE)项目旨在重建和更换于20世纪70年代生产的“民兵”导弹的被动段推进系统组件。美国空军一直在更换,而不是修复这系统,因为原装的配件、材料和零部件都不再可用。该计划旨在减少“民兵”导弹的寿命周期成本,并且维持其可靠性到2020年。美国空军计划为该项目采购共计574套。直到2009财年,美国空军已经以1.28亿美元的价格购买441套组件。美国空军在2010财年申请了额外的2620万美元另外采购96套单元,在2011财年申请了2150万美元采购37套单元。这将完成被动段推进系统组件的采购。因此,2012财年预算不再支持购买任何额外的被动段推进系统单元,但是包含了继续安装这些单元工作所需的2610万美元。2013财年预算申请中包含了用于相同目的的1080万美元。

  (4)快速执行与战斗瞄准系统服役寿命延长项目

  20世纪90年代中期,快速执行与战斗瞄准(Rapid Execution and Combat Targeting, REACT)系统首次安装在“民兵”导弹发射控制中心。这项技术可以显著减少重新确定导弹目标所需的时间,自动化的常规功能减少了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并且更换了陈旧设备。 2006年,美国空军开始部署这种系统的现代化版本,以延长其服役寿命,并且更新发射控制中心的指挥控制能力。该项目将使洲际弹道导弹可以更加迅速地重新瞄准目标,《核态势评估报告》确定这种能力对于未来核力量至关重要。美国空军在2006年年底完成了这项工作。

  (5)安全增强再入飞行器项目

  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样,根据安全增强再入飞行器项目,美国空军打算将从“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拆下的MK21/W-87型再入飞行器部署到“民兵”洲际弹道导弹上,以更换老式的MK12/W62型与MK12A/W78型再入飞行器。要做到这一点,美国空军必须修改软件、调整导弹上的座架而且改变保障装备。按照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的说法,安全增强再入飞行器项目在2005年实施了3次试射,后来因前3次测试非常成功,取消了第4次试射。 美国空军在2006年对F•E•沃伦空军基地的“民兵”导弹安装了20套新的再入飞行器套件。马姆斯特罗姆基地的安装工作在2007年7月开始,迈诺特基地的安装工作在2008年7月开始。截至2007年8月上旬,美国空军已经改装了47枚“民兵”导弹。美国空军计划在2009财年采购另外111套改装套件,从而总数达到570套。这是美国空军打算为该项目申请拨款的最后一年。美国计划在2012年之前完成安装过程。该项目将可能确保“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的可靠性和有效性一直到计划的部署时间。W-87型核弹头在1986年加入美军服役,在2005年经过翻新。该过程使其服役寿命延长到2025年以后。

  (6)固体火箭发动机生产线保持运转项目

  在《2009财年综合拨款法案》中,美国国会批准了被称为“固体火箭发动机生产线保持运转项目”(Solid Rocket Motor Warm Line Program)的新方案。根美国空军的预算文件称,该项目的目的是通过每年提供维持低速率生产火箭发动机所需的资金,“支撑和维持保持‘民兵Ⅲ’导弹固体火箭发动机生产能力必需的独特制造与工程基础设施”。 该项目在2010财年获得4290万美元,为4枚“民兵”洲际弹道导弹生产了发动机。美国国防部在2011财年为生产另外3枚“民兵”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动机申请4420万美元。2012财年的预算申请包括额外的3400万美元,用以完成先前几年购买的发动机生产工作。2013财年预算不包含该项目领域的任何额外资金。

  (7)洲际弹道导弹演示与验证项目

  美国空军还正通过其研究、发展、试验与鉴定预算,为一些洲际弹道导弹演示与验证(Dem/Val, demonstration and validation))项目提供资金,这些项目可以使未来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可能用到的一些技术发展成熟。这些项目也可能为维持目前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到2030年提供支持。美国国会在2012财年和2013财年为该项目领域拨款7180万美元。美国国防部已经为2014财年申请了8670万美元。

  4.未来的项目

  2002年,美国空军开始研究以一种新的导弹更换“民兵Ⅲ”导弹的方案,并且打算在2018年开始部署这种新的导弹。据报道,美国空军那时候已经拟定了“任务需求声明”,之后在2004年开始了一次预选方案分析(Analysis of Alternatives, AOA)。 2006年6月,法兰克•柯罗茨(Frank Klotz)中将表示,完成预选方案分析之后,美国太空司令部已经决定建议更换“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采取演进式方法, 这种方法将继续对现有导弹的零部件进行现代化改造,而不是从头开始研发和生产新的导弹。他表示,美国航天空司令部支持这种做法,因为它将会比设计一种“从头开始”新系统成本更低。

  有了这个计划到位,美国空军就开始研究维持“民兵”导弹力量到2030年底可能需要的投资。据美国战略司令部现任参谋长罗伯特•科勒(Robert Kehler)上将称,“民兵”导弹力量到2030年底应该是可行的。 此外,按照美国国防部官员们的说法,在未来5年实施的飞行测试和监测项目应该为美国空军提供“零部件老化和系统报废时间表的更好估计。”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已经开始考虑在2030年以后,“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的后继系统可能会是什么样子。2011年年初,美国空军开始了对其陆基威慑力量进行一次基于能力的评估,而后将在2012至2014年间进行一次新的洲际弹道导力量替代方案分析。 此次评估将提出一种后续洲际弹道导弹具体“发展方向”。据美国空军称,它在2012财年预算中申请260万美元用于开始此项研究,并计划在2012至2014财年间斥资2600万美元。2013财年预算申请包括1170万美元用作一个称为“陆基战略威慑”(Ground-based Strategic Deterrence, GBSD)的新项目区域。据美国空军称,这方面的工作先前通过长期规划获得资金,包括为开始替代方案分析提供了资金。2014财年度预算申请包括940万美元用于继续这项研究。

  2013年1月初,美国空军核武器中心(Air Force Nuclear Weapons Center)下发了一份寻求“解决核三位一体中陆基一极的现代化改造或者更换”的概念白皮书的“广泛机构公告”(Broad Agency Announcement, BAA)。作为这项研究的一部分而产生的这份文件,将描绘对未来洲际弹道导弹力量替代品的早期评估,并可能有助于选择将被列入正式备选方案分析的那些概念。据这份广泛机构公告称,美国空军核武器中心创造了进一步分析的6种可能路线。一种路线是一直到2075年,会继续使用目前的基础“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而不寻求弥合这种导弹的能力差距;一种路线是将增量式调整纳入当前的“民兵Ⅲ”系统,以解决其能力差距;一种路线是会设计一种新的固定洲际弹道导弹系统,以取代“民兵Ⅲ”洲际弹道导弹系统;一种路线是会设计一种新的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系统;一个路线是会设计一种新的部署在隧道中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

  有分析人士已经对美国空军可能会考虑在移动发射装置上或者隧道中部署一种新的洲际弹道导弹表示惊讶。在冷战期间,美国空军认为,这些类型的部署概念是一种在面对前苏联可能用数百或者数千枚核弹头发动攻击时,增强洲际弹道导弹力量生存能力的方式。即使在冷战期间,这些概念被证明是非常昂贵且不切实际的,而且在前苏联解体且美国和俄罗斯核弹头数量进一步削减后,这些概念被排斥在考虑之外。一些分析师认为,美国空军可能重新对这些概念感兴趣是一种倒退;他们认为,美国应该考虑退役其洲际弹道导弹力量,不应该考虑用新的、昂贵的计划来增强洲际弹道导弹能力。然而,其他人却指出,这些在研概念的存在并不意味着美国空军将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他们指出,《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提到用机动部署洲际弹道导弹作为提高预警和增加决策时间方式的可能性,所以出现进一步的研究不应该被看作出乎意料。然而,机动部署洲际弹道导弹的成本和复杂性可能会再次使这种概念被排除到考虑之外。

  美国空军继续寻求采用新系统替代的“民兵Ⅲ”导弹的可能替代导弹,然而分析人士间越来越认识到,财政紧缩可能会改变这种做法。正如下文所述的那样,美国三位一体核力量中的所有三极目前计划在未来10到20年内进行现代化改造。所有这些项目都很可能会使军队的预算和财务能力吃紧。因此,美国空军可能决定,可以更好地负担起现有洲际弹道导弹的现代化改造和寿命延长项目,而不是开始新的导弹发展项目。

  (二)潜射弹道导弹

  美国的弹道导弹潜艇舰队包括14艘“三叉戟”(俄亥俄级)潜艇,每艘潜艇携带24枚“三叉戟”导弹。随着两艘潜艇大修,目前作战舰队中的12艘潜艇携带大约1100枚弹头。

  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已经完成了18艘“三叉戟”弹道导弹潜艇(ballistic missile submarine, SSBN)的部署。这些潜艇每艘搭载24枚“三叉戟”导弹,并且每枚导弹能够携带多达8枚弹头(W-76型弹头或者“三叉戟Ⅱ”导弹上更大的W-88型弹头)。美国海军起初将这些潜艇中的8艘部署在华盛顿州班戈(班格尔)海军基地,并且这8艘都配备了老式的“三叉戟I”导弹。之后,美国海军在乔治亚州金斯湾(Kings Bay)海军基地部署了10艘潜艇,并且全都装备了“三叉戟Ⅱ”导弹。在实施1994年核态势评估期间,克林顿政府决定美国会将其“三叉戟”潜艇舰队规模缩减到14艘,并且4艘老式潜艇将“改型翻新”成携带“三叉戟Ⅱ”导弹。

  布什政府的《2001年核态势评估报告》支持“改型翻新”4艘“三叉戟”潜艇的计划,以便它们全都携带“三叉戟Ⅱ”导弹。这份报告也指出,美国海军不应退役剩下的4艘潜艇,反而应该把它们改装成携带常规武器,并且称它们为“导弹”潜艇(SSGN)。《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也支持一支由14艘“三叉戟”潜艇构成的力量,然而却指出,可能会在2016至2020年间将这支力量缩减到12艘潜艇。但是,为了符合《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的核弹头削减,每艘潜艇将只部署20枚导弹。美国将移除其他4具发射管的关键组件,使它们再也不能发射导弹,从而不会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被计算在内。结果是,直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实施,美国的弹道导弹潜艇(ballistic missile submarine, SSBN)力量可能继续由14艘“三叉戟”潜艇构成,其中7艘部署在盛顿州班戈海军基地,5艘部署在乔治亚州金斯湾海军基地,还有2艘接受大修。

  1.巡航导弹潜艇项目

  美国海军已经将4艘“三叉戟”潜艇(“俄亥俄”号、“密西根”号、“佛罗里达”号与“乔治亚”号)改装成搭载常规巡航导弹和其他常规武器。有报道指出,这次改装过程花费了大约10亿美元和2年时间。每艘巡航导弹潜艇可以搭载154枚“战斧”(Tomahawk)巡航导弹,另外还有100名特种部队队员及其微型潜艇。

  2003年年初,预定进行改装的前两艘潜艇移出核武器舰队。它们被指定接受工程翻修,然后在2004年开始改装。 “俄亥俄”号潜艇首先完成改装,在2006年1月作为巡航导弹潜艇再次加入部队服役 ,并且在2007年11月1日达到作战状态。按照美国海军的说法,“乔治亚”号潜艇预定在2008年3月部署,其他的潜艇预定在当年晚些时候达到这一状态。 据美国海军战略潜艇项目(Strategic Submarine Program, SSP)主任斯蒂芬•约翰逊(Stephen Johnson)海军上将称,这4艘潜艇全都在2008年中期恢复服役,并且有2艘前沿部署执行例行巡逻。

  2.改型翻新项目

  正如上文提到的那样,《1994年核态势评估报告》和《2001年核态势评估报告》都确认,美国海军将“改型翻新”4艘“三叉戟”潜艇,以便它们可以携带更新的“三叉戟Ⅱ”(D-5)导弹。这次改装过程不仅使美国海军可以更换老旧的C-4导弹,也使该舰队装备了具有改进精度与更大荷载的导弹。因射程更远,它将使这些潜艇可以在更大的区域内作战,并且覆盖更大范围内的目标。当这种系统被设计且美国寻求增强威慑前苏联的能力时,这些特点受到重视。布什政府相信,在美国可以寻求威慑或者打败更多对手的时代,“三叉戟”潜艇和D-5导弹的射程、荷载以及灵活性仍然有用。奥巴马政府一直强调,这些潜艇通过为美国提供安全的二次打击能力,加强了战略稳定性。

  部署在华盛顿州班戈海军基地的8艘“三叉戟”潜艇中的4艘(“阿拉斯加”号、“内华达”号、“亨利•M•杰克逊”号和“阿拉巴马”号)都是改型翻新项目的一部分。“阿拉斯加”号和“内华达”号潜艇都在2001年开始接受改装;“阿拉斯加”号潜艇在2002年3月完成改型翻新后重新加入舰队;“内华达”号核潜艇在2002年8月完成改型翻新后重新加入舰队。在此次改型翻新期间,这些潜艇接受了事先规划好的燃料改造大修,此次大修完成几项维修目标,包括反应堆添加燃料;修理并升级一些设备;更换过时装备;修理或升级弹道导弹系统以及其他次要的改动。 这些潜艇也装备了“三叉戟Ⅱ”导弹及其独有的作战系统。据美国海军称,这些工作都以低于预算的成本提前完成。“亨利•M•杰克逊”号和“阿拉巴马”号潜艇在2006财年完成其工程大修和改型翻新,然后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重新加入舰队。

  最后的“三叉戟I”(C-4)导弹在2004年10月移出舰队,当时“阿拉巴马”号潜艇卸下导弹,然后开始大修和改型翻新过程。美国舰队中的“三叉戟”潜艇目前全都搭载“三叉戟Ⅱ”导弹。

  4.部署调整

  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美国海军初次决定维持一支14艘“三叉戟”潜艇构成的舰队之时,它计划通过两个“三叉戟”基地各部署7艘“三叉戟”潜艇来“平衡”舰队。美国海军本应在班戈海军基地的4艘潜艇退出弹道导弹潜艇舰队后,已经将部署在班戈海军基地的4艘潜艇转移到班戈海军基地,从而实现每个基地部署7艘潜艇的平衡。然而,布什政府进行核态势评估后,这些计划都调整了。美国海军已经将5艘潜艇调往班戈海军基地,通过在班戈海军基地部署9艘潜艇,在金斯湾海军基地部署5艘潜艇“平衡”舰队。因为任何时候都有2艘潜艇处于大修状态,这种部署计划意味着班戈海军基地有7艘潜艇处于作战状态,而金斯湾海军基地有5艘潜艇处于作战状态。

  据解密的报告称,美国海军在2002年开始将“三叉戟”潜艇从金斯湾海军基地调往班戈海军基地,而且在2005年9月调驻了第5艘潜艇。 这种部署样式的调整显然反映了国际安全环境的变化,运行在大西洋中潜艇射程范围内的目标更少了,而运行在太平洋中潜艇射程范围内的目标更多了。尤其是,这种转移使美国能够改善对中国和朝鲜境内目标的覆盖。 此外,随着美国修改了核武器瞄准的目标,它可以运行在两个大洋中潜艇的巡逻路线,以便在短时间内更多数量的目标出现在这些潜艇的射程内。

  5.弹头问题

  “三叉戟Ⅱ”(D-5)导弹可以配备成每枚携带多达8枚弹头。按照当初《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条款的规定,美国可以从“三叉戟”导弹上移除弹头,从而减少数据库里列出的数量,这个过程称卸载,以符合条约中6000枚弹头的限制。美国在根据《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缩减核力量时,利用了这一条款,将部署在华盛顿州班戈海军基地8艘“三叉戟”潜艇上弹头减少到每枚导弹携带6枚弹头。

  在乔治•W•布什政府期间,美国海军进一步减少了“三叉戟”潜艇上的弹头数量,以便美国能够将其核力量缩减到2002年《莫斯科条约》允许的2200枚已部署弹头。尽管在2012年前,美国的确不必达到这种限制水平,但是到2009年已经这样做了。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可能继续减少其“三叉戟”导弹携带的核弹头数量。不像《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认为给定类型的导弹每枚相当于相同数量的弹头,而不管一些导弹是否携带更少数量的核弹头,美国可以在不同的导弹上部署不同数量的弹头,并且仅计算实际部署的弹头。然而,美国不会说明每枚导弹上一直部署多少导弹,它必须简单地报告在其所有战略核武器运载工具上作战部署的核弹头总数。但是,美国和俄罗斯双方都有机会通过随机的临时通知核查,确认在特定导弹上实际部署的弹头数量。此外,美国将不必改变导弹平台,因此如果情况发生变化,它可以恢复其“三叉戟”导弹上的弹头。

  6.现代化改造计划与项目

  美国海军起初计划维持“三叉戟”潜艇服役30年,但是现在已经将其服役时间延长到42年。这种服役时间延长反映了美国海军认为弹道导弹潜艇执行的任务不如攻击型潜艇执行的那么困难,因此,可以预计工作寿命要比攻击型潜艇的30年预期寿命更长。所以,美国海军自1998年以来一直假设每艘“三叉戟”潜艇都应该有至少42年的工作寿命,包括被一次为期两年的重新加注燃料大修分开的两个20年的工作周期。 有了这种时间表,这些潜艇将在2027年开始退出舰队。美国海军也采取了若干方案,以确保其拥有足够数量的导弹来支持这些潜艇延寿。

  (1)“三叉戟”导弹的生产与延寿

  美国海军到2009财年采购了461枚“三叉戟Ⅱ”(D-5)导弹。在确定全部14艘“三叉戟”潜艇都部署D-5导弹的计划后,美国海军延伸D-5导弹生产到2013年,并且现在预计以每年大约24枚的速度采购561枚D-5导弹。 美国海军预计将维持12艘作战“三叉戟”潜艇舰队。尽管每艘潜艇配备24具导弹发射管,但是美国国防部已经表示,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每艘潜艇将仅部署20枚导弹。它将通过移走发射导弹必需的关键组件,“移除”每艘潜艇上的其他4具导弹发射管。美国海军不需要实际拆除导弹发射管或者改装潜艇。

  虽然美国海军计划在潜艇上仅部署240枚弹道导弹,但是在“三叉戟”导弹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它将需要更多数量的导弹来保障潜艇舰队。那些导弹之中的50枚左右可以供英国用在其“三叉戟”潜艇上。剩下的导弹会用来保障“三叉戟”系统寿命期间的测试项目。

  美国海军还正在推行“三叉戟Ⅱ”导弹寿命延长项目,以便它们在“三叉戟”潜艇45年寿命期间保持强力和可靠。因此,“三叉戟Ⅱ”导弹的拨款支持额外的固体火箭发动机的采购,完成561枚导弹和在整个使用寿命内保障这些导弹所需的其他关键部件的采购还需要其他资金。美国海军预计经过翻新的导弹在2013年具备初始作战能力。

  美国海军在2008财年和2009财年共为“三叉戟Ⅱ”导弹项目拨款55亿美元。这笔资金支持购买额外的36枚“三叉戟Ⅱ”导弹。美国海军2010财年在“三叉戟Ⅱ”导弹改装上耗资10.5亿美元,在2011财年申请了11亿美元。2010财年,拨款2.94亿美元用于购买24枚新导弹,拨款1.544亿美元作为导弹保障费用,拨款5.977亿美元用于“三叉戟Ⅱ”导弹延长寿命项目。2011财年,美国海军申请2.949亿美元用于购买24枚新的导弹,申请1.569亿美元作为导弹保障费用,申请6.554亿美元用于“三叉戟Ⅱ”导弹延长寿命项目。2012财年预算包括用于“三叉戟Ⅱ”导弹项目的13亿美元。这笔资金总额中,1.91亿美元拨给购买24枚新的导弹,1.378亿美元拨作导弹保障费用,9.8亿美元拨给“三叉戟Ⅱ”导弹延长寿命项目。这是美国海军寻求采购新的“三叉戟Ⅱ”导弹的最后一年。2013财年预算请求12亿美元用于“三叉戟Ⅱ”导弹项目。这笔资金总额中包括用作生产和保障费用的5.24亿美元,用于“三叉戟Ⅱ”导弹延长寿命项目的7.005亿美元。2014财年,美国海军已经为该项目领域申请了1.14亿美元。据美国海军的预算文件称,它会继续购买制导系统改装套件、电子系统和固体火箭发动机等组件。

  (2)W76型弹头延寿项目

  绝大多数部署的“三叉戟”导弹装备MK4/W76型弹头,据解密的估计称,这种弹头具有10万吨当量。 MK4/W76型弹头正在进行旨在加强其能力的延长寿命项目。按照一些报道的说法,美国海军起初计划将此项目应用在大约25%的W76型弹头上,但是现在已经扩大到计划覆盖60%以上的库存弹头。据最近的估计称,美国海军已经部署了规划好的总数约为1200枚经过延寿的W76型核弹中的400枚左右。

  延长寿命项目打算“通过翻新核炸药包、装弹、发射和保险系统、气体输送系统,以及相关电缆、橡胶、阀门、衬垫,靠垫、泡沫支撑、遥测装置以及其他各种零部件”将弹头的寿命增加30年。美国能源部的2012财年预算申请包括用于W-76型核弹头延寿项目的2.57亿美元。

  在延寿项目进行期间,几个问题被提出来。例如,某些武器专家质疑弹头的设计是否可靠到了足以保证弹头会在设计的当量爆炸。 此外,2006年6月,美国能源部监察长的一份报告质疑负责延寿项目的国家核能安全管理局(National Nuclear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NNSA)的管理做法,这份报告认为,负责延寿项目的国家核能安全管理局的管理问题导致该项目迟误与成本超支。这引起质疑国家核安全管理局是否能在2007年9月如期交付弹头, 如果再加上其他的技术问题,是否会使首枚W-76型核弹头的交付推迟到2008年8月以后。2009年8月,美国海军接收了首枚经过翻新W-76型核弹头。 预计该项目将持续到2017财年。

  7.SSBN(X)项目

  美国海军目前正在进行新一级弹道导弹潜艇的开发与设计工作,此项目被称为SSBN(X)计划,随着“俄亥俄”级“三叉戟”潜艇达到使用寿命,该级新潜艇将取代它们。 “三叉戟”潜艇将于2027年开始退役,美国海军当初表示,它需要在“三叉戟”潜艇的数量减少到12艘以前,这种新的潜艇到2029年开始加入舰队服役。 据美国海军上将斯蒂芬•约翰逊(Stephen Johnson)称,美国海军将不得不在2019年前开始建设其新的潜艇,以使它们可以在2029年开始加入舰队服役。 然而,在2013财年预算请求中,美国海军表示,其将新的潜艇采购推迟两年。其结果是,在21世纪30年代的大多时间,美国海军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数量将减少到10艘。

  在美国海军2010财年预算中,SSBN(X)项目获得4.974亿美元的研究与发展经费。美国海军在其2011财年预算提案中为该项目申请另外6.723亿美元的研究与发展经费。2012财年预算中包含用于发展SSBN(X)项目的10.7亿美元。本来预计美国海军在2013财年将为该项目申请9.278亿美元,该项目2011到2020年间共获得资金294亿美元。然而,随着首艘SSBN(X)潜艇的采购推迟两年,美国海军只为该项目在2013财年预算了5.65亿美元。然而,美国海军却为该项目在2014财年申请了11亿美元。

  美国海军曾计划在2015财年开始这种潜艇的详细设计,并开始关键部件的先进采购,并且首艘潜艇为期7年建造将在2019财年启动。现在,这种时间表已经发生改变,部分原因是为了降低近期成本,同时也降低该项目的风险。据美国海军2013财年预算文件称,它已经推迟了SSBN(X)项目的发展,现在将在2021财年开始其首艘潜艇的建造,而不是在2019财年。与此同时,美国海军也将继续支持美国同英国共同发展一种通用导弹舱,美国和英国新的弹道导弹潜艇都将采用这种导弹舱。

  美国海军当初估计,该计划中的每艘潜艇以2010财年美元购买力计将耗资60至70亿美元。美国海军已经重新设计这种潜艇,以降低其成本,同时打算每艘潜艇的成本保持在49亿左右。美国海军的官员们和政府外部的分析人士一直对该项目的成本表示关注,还担心该项目的成本可能会对美国海军的其他造船计划造成影响。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最近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SSBN(X)项目可能共计耗资970至1020亿美元,其中100至150亿美元用于研究与发展,870亿美元用于采购12艘潜艇。 据美国海军的官员称,如果美国海军通过其当前已经规划好的造船计划为该项目提供资金,它将必须放弃采购多达32艘的他海军舰艇。因此,2013年9月,理查德•布雷肯(Richard Breckenridge)海军上将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建议,美国国会应设立一笔独立于美国海军预算外的每年40亿美元的补充资金,以帮助保障该项目实施。

  作为降低成本努力的一部分,美国海军正在设计仅装备16具弹道导弹发射管的新潜艇。现有的“三叉戟”潜艇有24具导弹发射管,目前每艘潜艇携带24枚导弹,然而随着美国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削减其战略力量,美国海军计划每艘潜艇携带的导弹数量减少到20枚。在2011年4月的听证会上,美国国会质疑海军的这项计划,一些议员质疑如果美国海军减少每艘潜艇上导弹的数量,美国是否能够部署足够多的核弹头。美国海军战略系统项目办公室(Strategic Systems Program Office)主任特里•本尼迪克特(Terry Benedict)在作证时说,当前的国际安全环境以及海军向“三叉戟”导弹上“加装”弹头的能力,使其和美国海军及美国战略司令部的其他官员们相信,他们能够以这种配置轻松完成任务。 然而,美国国会始终不为所动。在《2012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美国国会要求重新研究SSBN(X)项目的计划。美国国会指出,这份报告应考虑部署10或12艘潜艇,每艘潜艇安装16具导弹发射管,以及部署8或10艘潜艇,每艘潜艇安装20具导弹发射管的可能性。此外,这次研究应该不仅评估每个方案的成本,还要评估每种方案能否满足美国海军对战略导弹潜艇力量的海上要求,以及每种方案能否符合美国的核武器运用和规划指南。

  2011年年底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行政管理与预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OMB)建议,美国海军应将弹道导弹潜艇的数量减少到10艘,但是每艘潜艇上安装的导弹发射管数量应增加到20具。 据行政管理与预算局的分析称,这样以来,美国海军可以在该舰队的全寿命内,通过减少采购成本和运营成本,节省70亿美元。然而,这样也不会削弱了这些潜艇的使命,因为每艘潜艇搭载20枚导弹,美国海军将仍然能够覆盖原来分配给“三叉戟”潜艇的所有目标。美国政府以外的分析人士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并指出如果美国海军建造8艘潜艇,而不是12潜艇,在10年时间可以节省270亿美元,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可以节省1200亿美元。 此外,据这些分析称,即使美国海军并没有增加导弹发射管的数量,通过在每枚“三叉戟”导弹上部署更多的核弹头,它也将能够在这些潜艇上部署必要数量的核弹头。

  一般情况下,每艘潜艇上导弹发射管的数量不应影响其搭载的核弹头数量,或者该舰队对一系列潜在目标构成危险的能力。每艘“三叉戟”导弹可以配备8枚核弹头,但是,按照它们当前配置,每艘潜艇搭载24枚导弹,平均每枚导弹仅携带4或5枚弹头。随着美国将核武器削减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的水平,每枚导弹携带的核弹头数量将减少到3到4枚。如果新的潜艇只携带16枚导弹,而不是按照《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划好的20枚导弹,那么每枚导弹可以部署5到6枚核弹头。从根本上讲,美国海军将在每艘潜艇上放置相同数量的核弹头,但将只要把它们分散在更少数量的导弹上。

  美国海军已经指出,随着美国将其核力量削减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的水平,每艘潜艇上搭载更少数量的导弹,将使美国可以保留更多数量的潜艇,同时又不超出条约规定的700件作战运载工具的限制。这将允许美国海军可以维持12艘潜艇构成的舰队,并且从两个海军基地出发持续部署这些潜艇。但是,美国政府以外的评论家们质疑这种做法,一方面是因为12艘潜艇构成的舰队同仅8艘潜艇构成的舰队相比,采购与运营成本要高;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支舰队假定在未来50至60年,美国必须保持弹道导弹潜艇舰队当前的作战模式。如果这支舰队有12艘潜艇,美国海军可以在任何时间都保持4至5艘潜艇执勤,在美国总统下达命令后将需要立即发射导弹的地区巡逻。但是,评论家们质疑在未来几十年,这种模式和4至5艘潜艇的持续海上威慑力量潜水艇是否有必要。他们指出,即使这些潜艇不能发射今天可以立即发射数量的那么多数量的导弹,美国也将能够维持这些潜艇安全的第二次打击威慑力量。然而,其他人继续支持目前的作战模式,并且主张未来保持一支12艘潜艇组成的弹道导弹潜艇舰队。例如,美国国会在《201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P.L.112-239, Sec 130)指出,“由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舰队提供的持续海上威慑力量,对于保持核威慑与担保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核心支柱。”该项法案接下来表示,“必然需要至少12艘替换型弹道导弹潜艇,以在其寿命期间提供持续的海上威慑力量。”

  (三)轰炸机

  1.B-1轰炸机

  美国空军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部署B-1轰炸机,并且最终部署了96架。在发生几次坠机后,美国空军在2001年还剩下92架B-1轰炸机。美国空军一直寻求退役30架,留下62架B-1轰炸机,但是遭到美国国会的反对。直到1991年,B-1轰炸机都只作为核武器运载工具使用,携带近程攻击导弹和重力炸弹。因为B-1轰炸机没有被配置成携带空射核武器巡航导弹,所以根据《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每架B-1轰炸机只算作一件运载工具和一枚核弹头。1993年,美国空军开始将B-1轰炸机改装搭载常规武器。这一改装过程在1997年完成,之后B-1轰炸机不再能够携带核武器,但是它仍计算在《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之内。B-1轰炸机及其武器都不计算在《莫斯科条约》的限制之内。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B-1轰炸机一直投入美国的常规军事行动。

  2.B-2轰炸机

  美国空军有20架B-2轰炸机,部署在密苏里州怀特曼空军基地(Whiteman AFB)。 B-2轰炸机可以搭载B-61型和B-83型核炸弹,但是没有被配备成可以携带巡航导弹。B-2轰炸机也能携带常规武器,并且参加了美军从波士尼亚到伊拉克的一些军号行动。它被设计成“低可观察”飞机,旨在提高美国突破前苏联空防系统的能力。然而,据最近的报告称,美国空军

  正在考虑改装这种轰炸机,以便其也可以成为发射防区外导弹的平台。2009年10月,美国空军负责战略威慑和核一体化的副参谋长唐纳德•阿尔斯通(General Donald Alston)上将表明,为继续投入这种任务,B-2轰炸机将需要大幅度升级。

  (1)武器

  据解密的估计称,美国有大约550枚B-61型和B-83型核炸弹。 20世纪90年代开发出一种B61-11型核炸弹,具有经过改进的强化外壳,以便可以穿透一些加固目标,但是或许不能穿透那些钢筋和混凝土加固的目标。B-83型核炸弹是一种高当量武器,也是设计用来摧毁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等坚固目标。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的报告称,它已经在2009年年初完成了两个型号的B-61型炸弹的延长寿命项目。B-2轰炸机还可以携带对B-61-Mod7型核炸弹,这种型号的核炸弹尚未完成延寿项目。有报告指出,这两种型号的核炸弹都将和其他两种型号的战术核炸弹一道,纳入B-61核炸弹的“MOD-12”延寿项目。然而,在《2010财年能源与水资源拨款法案》(FY2010 Energy and Water Appropriations Bills)中,美国国会削减了该项目的资金,并且限制了修改这些炸弹的非核部件可以使用的资金。据报道,这些限制旨在减缓项目发展,直到美国政府在核态势评估报告中报告其关于美国核武器项目的计划。

  奥巴马政府在这份《核态势评估报告》中强烈支持B-61型炸弹的延寿计划。这份报告指出,“美国政府会全额资助全方位的延寿项目研究和后续的B-61型炸弹相关活动,……,以确保在2017财年开始首次生产。”这份《核态势评估报告》指出,B-61型核炸弹延寿项目将包括增强安全性、警戒性和使用控制,同时也将通过使美国能够保留在B-2轰炸机和战术战斗轰炸机前沿部署美国核武器的能力,支持美国扩展威慑能力的目标。 美国政府已经为2014财年B-61型核炸弹延寿项目申请5.37亿美元。然而,对这一项目的成本估算已经增加,现在总额超过100亿美元,引起了对该项目的价值和必要性的大量争议。

  3.B-52轰炸机

  美国空军在路易斯安纳州巴克斯代尔和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的两个空军基地维持着93架B-52H轰炸机。 美国空军已经开始退役了预定在2008年7月底退役的18架B-52轰炸机中的首批。 B-52轰炸机在1961年首次加入部队服役,被装备成可以携带搭载核武器或者常规武器的空射巡航导弹以及搭载核武器的先进巡航导弹。B-52轰炸机也可以投射各种各样的常规武器。

  过去15年间,美国空军曾多次提议削减B-52轰炸机机群。例如,美国确认根据《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部署的力量结构时,美国空军指出只寻求保留76架B-52轰炸机。然而,美国国会拒绝了克林顿政府的提议,所以美国保留了94架飞机构成的机群。

  《2006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要求大幅度调整B-52轰炸机机群,将其数量从94架减少到56架。2007财年预算请求表明,美国空军计划在2007财年退役18架B-52轰炸机,在2008财年退役20架B-52轰炸机。同时,这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要求利用退役38架飞机所节省的资金,继续改进B-1、B-2和B-52轰炸机的常规能力。美国空军一直坚持认为,它能够减少部署轰炸机的数量,同时不会降低轰炸机机群的整体能力,因为这些新武器已经提高了轰炸机平台的效率。在美国参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詹姆斯•E•卡特赖特(James E. Cartwright)上将指出,“我们正在列装的下一代武器,空中发射巡航导弹、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等等,要比以前有效得多。” 卡特赖特上将军还指出,尽管B-52轰炸机机群缩小规模,但是美国空军仍然会在两个基地部署B-52轰炸机。

  在审议2007财年预算期间,美国国会至少拒绝了五角大楼关于B-52轰炸机机群的某些提议。美国众议院在其《200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禁止美国空军退役任何B-52轰炸机,并且要求美国空军在开始用能力相当或者更强的新轰炸机取代B-52轰炸机之前,维持至少44架“战斗编码”的B-52轰炸机。美国众议院说,作出这项反对的部分原因在于,提出削减B-52轰炸似乎是基于能够携带核武器的轰炸机必要性降低,然而却没有考虑到对远程常规打击能力的必要性日益增加。 美国参议院同意准许美国空军退役18架B-52轰炸机,但是其宣称,它希望B-52轰炸机机群的规模不再进一步缩小,并且指出进一步缩小规模或许会“妨碍我们在战时打击必须打击的常规目标的能力。” 美国国会两院协商委员会(H.R. 5122, §131)合并这两项条款,允许在提交报告后退役不多于18架的B-52轰炸机,而且要求美国空军维持至少44架“战斗编码”的B-52轰炸机。在2018年以前,或者确实有一种“同B-52H型轰炸机能力相当或者更强的新远程打击轰炸机”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前,这些限制将继续保留生效。美国国会还宣称,在美国空军部长向国会提交关于描述B-52、B-1和B-2轰炸机机群现代化改造的计划;如果美国必须实施“两项重叠的‘快速击败’战役”,有多少轰炸机会被指派执行核武器和常规武器打击任务;削减任何B-52H轰炸机机群的成本论证和预计节约;保留在轰炸机力量结构之内的每一架轰炸机的预期寿命,以及被的新轰炸机取代之后的轰炸机力量结构的能力的报告之前,不得动用任何资金用于退役B-52轰炸机。

  美国空军曾经表示,这份关于轰炸机机群的报告将在2007年秋季准备就绪。此外,在军事委员会作证时,美国空军表示,它仍然计划将B-52轰炸机机群削减到56架,其中机群中有32架战斗编码的飞机。但是,为遵守美国国会的要求,它正在寻找美国国会设立的规模较小的56架B-52轰炸机机群中至少保持44架是战斗编码的方法。美国空军还表示,它计划将希望在2008财年退役的20架B-52轰炸机存放在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的停机坪上;这些轰炸机将保持可以服役的状态,但不会接受任何能力升级。 美国国会再一次拒绝这项提议。在《200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H.R.1585, §137)中,美国国会要求空军维持74架B-52轰炸机构成的机群,其中至少63架属于主要飞机资产,11架属于备份飞机资产。另外2架B-52轰炸机被指定为“消耗储备”。美国国会两院协商委员会表示,一支不到76架B-52轰炸机的机群,将不足以满足远程打击需求。

  对于远程打击能力的兴趣日益增加,持续增加这种轰炸机的常规精确打击武器,说明五角大楼和美国战略司令部认为轰炸机机群是美国常规武器能力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外,远程打击能力的必要性,而不是维持轰炸机的核角色的兴趣, 似乎驱动着作出关于轰炸机机群规模和结构的决策。

  有迹象显示在讨论《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期间,五角大楼有人主张,全部B-52都应该免除核任务。有一些迹象表明,在2006年的QDR的讨论过程中,一些在五角大楼认为,所有的B-52轰炸机应该从核任务列表中被删除。而且,2008年11月,美国空军部长迈克尔•唐利(Michael Donley)指出,如果美国和俄罗斯谈判进一步削减核武库,未来这些轰炸机在核威慑中的作用可能降低。

  然而,这项重点在2008年开始转移。最近的几项研究指出,美国空军以及美国国防部更大范围内给予轰炸机核任务的关注不够,似乎是导致2007年8月事故发生的因素之一,当时一架搭载6枚携带实弹的巡航导弹的B-52轰炸机从迈诺特空军基地飞往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 美国空军正在推行几项组织与程序上的调整,以增加对核任务的重视,“重振”其核事业。例如,美国空军已经“设立”一个B-52轰炸机中队具体专注于执行核任务。 这个位于迈诺特空军基地的新单位将在已经部署的12架轰炸机的基础上,再增加10架轰炸机。这些B-52轰炸机机组人员和飞机将全部保留核作用,而且这个加强的飞行中队会参加更多数量的核演习和训练任务。这个飞行中队的轰炸机将从其他任务轮换,但是其整年都被指定为核任务中队。美国空军希望这种结构不仅可以提高机组的操作熟练程度,而且可以增强其对于执行核任务价值的士气和信心。

  随着这一变化出现,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2009年4月表示,美国空军计划保留76架B-52轰炸机。《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还指出,美国目前有76架B-52轰炸机被配备成搭载核武器。这份报告确定美国空军将保留可以携带核武器的轰炸机,但它也会将部分B-52轰炸机改装成只携带常规武器。这份1251号报告还指出,美国空军计划保留B-52轰炸机一直到2035年,以满足核任务和常规任务的需求。奥巴马政府仍然没有确定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保留多少架B-52轰炸机执行核任务。

  (1)武器

  B-52轰炸机被配备成可以携带空中发射巡航导弹(Air-Launched cruise missile, ALCM)和先进巡航导弹(Advanced Cruise Missile, ACM)。据报道,先进巡航导弹采用经过修改的设计,具备较小的雷达横截面,从而使其要比空中发射巡航导弹更加“隐身”。根据美国空军的数据,美国拥有1142枚空中发射巡航导弹和394枚先进巡航导弹。 虽然这些武器代表了美国轰炸机在执行核任务方面能够携带的大多数武器,但是美国国防部决定退役这些导弹中的许多枚。在参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作证时,罗杰•布格(Roger Burg)少将指出,此次研究已经结束,并且美国国防部长已经指示空军退役全部的先进巡航导弹,虽然有一些可能改装成携带常规弹头,将空中发射巡航导弹的总数量减少到528枚。超出的空中发射巡航导弹也会被淘汰,其余的导弹统一部署在迈诺特空军基地。随着空中发射巡航导弹全部都部署在迈诺特空军基地,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的轰炸机可能不再被纳入执行核任务中。

  空中发射巡航导弹和先进巡航导弹都开始进行延寿项目,以便它们能够一直服役到2030年。 这两种导弹也都携带预定要进行延寿项目的W-80型核弹头。然而,美国国防部却不再支持W-80型核弹头翻新项目。 尽管如此,美国空军计划维持空中发射巡航导弹到直到2030年。

  据1251号报告称,美国空军计划用一种新的先进远程防区外(long range standoff, LRSO)巡航导弹取代空中发射巡航导弹。2013年5月,美国空军完成了这种系统的替代方案分析。据美国国防部称,此次替代方案分析将“确定这种平台的需求,提供代价敏感比较,验证威胁,确立有效性措施,并评估最终采购和生产的这种新导弹的候选系统”。 美国国防部2014财年预算申请中包含500万美元用于美国空军开始该项目的系统工程保障。这份预算还表明,技术开发阶段将于2014财年开始,到2014财年资金申请可能达到累计10亿美元。美国空军计划在2025年左右开始新的巡航导弹初始生产,因此,这种导弹可以在空中发射巡航导弹退役时取代它们。

  4.未来轰炸机计划

  美国空军已开始计划开发一种新的战略轰炸机。它当初打算在2018年左右将这种新的轰炸机引进到机群。据美国空军部前部长长迈克尔•韦恩(Michale Wynne)称,该军种正在寻求一种不仅只具有隐身能力和远航程,而且具有“持续性”,能够“很长时间停留在空中等待召唤”的轰炸机。 对新轰炸机研究,被称作“替代方案分析”,其开始已经推迟,这是由关于此项研究是应该独立进行,还是应该同全球快速打击(prompt global strike, PGS)替代方案分析合并进行的争议所引起。尽管未来轰炸机有可能是全球快速打击任务的一部分,但是如高超声速技术和导弹等其他系统,也会是这项远距离打击全球任何地点努力的一部分。据报道,美国战略司令部前司令卡特赖特上将支持一项合并这两项工作的计划,以便对新的轰炸机能力考虑和其他系统同时衡量,以平衡力量结构且避免整体力量中的重复。 另一方面,据报道,美国空军前参谋长T•迈克尔•莫斯利(T. Michael Moseley)空军上将倾向于保持这两项研究分开。他认为,具备远程打击能力的轰炸机必须具有“持续能力、生存能力以及突防能力”,然而具备全球快速打击能力的平台可能是“速度非常非常快的防区外武器”。 据报道,这种立场占据上风,美国空军在2006年5月决定保持这两项研究分开实施。

  这次争论暴露出美国空军和五角大楼间在新的轰炸机项目应该追求的目标和能力上存在广泛分歧。 然而,这次争论集中在常规能力上;核能力或者核力量三位一体中的轰炸机这一极的必要性不会驱动此次讨论或者分析,这似乎已成定局。

  2007年5月初,美国空军表示,它已经决定下一代轰炸机将是有人驾驶亚音速飞机,虽然它将会具备一些隐身特性。 美国空军决定,为控制成本和维持这种未来飞机的能力,它不会追求超音速能力或无人驾驶方案。2008年10月,美国空军部长迈克尔•唐利表示,这种新的轰炸机也将能够携带核武器。

  然而,在2009年4月6日,一份描述2010财年国防预算的简报中,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表示,“在我们更好地了解需要、要求和技术前,美国空军不会推行后续轰炸机的发展计划。 具体来说,他暂停了该项目,直到美国国防部完成四年防务审查和核态势评估。2009年9月,美国空军参谋长诺顿•施瓦茨(Norton Schwartz)上将承认,美国空军还在寻求开发一种新的“远程打击”飞机。 此外,据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支持开发一种执行该任务的新平台的努力。这种新的飞机有可能既作为轰炸机,又作为侦察机。

  2010年2月发布的《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美国空军正在审查列装一种生存能力强的远程监视与打击飞机的选项,这种飞机是实现轰炸机力量现代化的全面分阶段计划一部分。” 这份报告还指出,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命令进行此次四年防务评估的后续研究,以确定“什么样的联合持久监视、电子战和包括空防平台与防区外武器的精确攻击能力的组合,将更好支持美国未来二三十的力量投送行动”。尽管这项研究才刚刚开始,但是美国国防部2011年预算申请中包括了用于这种新轰炸机的2亿美元,并且美国国防部的文件表明,一直到2015年在这种轰炸机上的支出总额可能为17.4亿美元。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表示,他希望美国空军在21世纪20年代后期列装下一代轰炸机。

  在美国参议院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投票表决前,向其提交的1251号报告更新信息强调,美国将维持战略核力量三位一体中的轰炸机这一极,美国国防部致力于对轰炸机力量进行现代化改造。这份报告指出,远程打击研究并没有质疑美国是否会追求一种新的重型轰炸机,但是质疑“轰炸机的合适类型和开发、生产与部署的时间表。” 这份报告还表明,这项研究将为美国总统的2012财年提交预算提供建议。美国空军官员对此作出回应,指出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似乎倾向于接受空军关于建造一种新的远程轰炸机的建议。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2011年1月批准了这种方法,当时他宣布,美国空军将开发一种“使用成熟技术”的新轰炸机,并且这种轰炸机将能够携带核武器。 五角大楼在2012财年预算中为一种新的轰炸机申请1.97亿美元。有预算文件表明,这种轰炸机将能够携带核武器,并且美国空军正计划未来5年在其开发上花费37亿美元。美国空军的官员们表示,他们希望将来列装80至100架这种新型轰炸机。美国空军在2013财年和2014财年分别为这种轰炸机申请2.91亿美元和3.794亿美元。2013财年的预算文件表明,美国空军希望2015财年预算将增加到10亿美国,2016财年预算增加到18亿美元,2017财年预算增加到27亿美元,2018财年预算增加到28亿美元。

  美国空军已经表示,新型轰炸机是其未来的常规远程打击任务计划中必不可少的要素。在其2013财年预算文件中,美国空军表示,它“致力于实现轰炸机能力现代化,以支持远程打击军事选项。”美国空军表示,这种新的轰炸机“必须能够突破世界各地正在发展的日益密集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其结果是,2013财年预算请求将继续资助“一种采用成熟技术的、负担得起的远程突防飞机的发展。” 过去,美国空军一直表明这种轰炸机将设计成运载核武器。然而,2011年10月,美国空军参谋长表示,这种新型轰炸机最初可能不具备核能力,但是随着B-2轰炸机和B-52轰炸机退役,将为其增加核能力。

  美国空军计划采购80至100架新型轰炸机,首批有望在2025年左右加入部队服役。据美国空军的估计称,每架轰炸机的采购成本可能达到5.5亿美元,该项目50年使用寿命内的总成本可能达到360亿至560亿美元。

  三、国会议题

  这份报告侧重于美国战略核力量结构中的武器数量和类型。它并不涉及美国为何选择部署这些数量和类型的武器,或者更一般来讲,美国的核武器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扮演的角色这种更加宽泛的问题。该问题在美国国会研究处其他的报告里讨论。 然而,随着奥巴马政府审查,并可能修订美国的核力量结构计划,美国国会可能讨论核武器力量与角色间关系这个更加宽泛的问题。

  (一)核力量规模

  布什政府认为,因为美国和俄罗斯不再是敌人,所以美国不会仅仅为了威慑“俄罗斯的威胁”而确定其核力量的规模和结构。相反,核武器将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发挥更加广泛的作用。奥巴马政府指出,美国核武库的规模和俄罗斯核武库的规模有关系。《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指出,俄罗斯的核力量仍将是决定我们准备削减美国力量速度与数量的一项重要因素。由于我们间的关系改善,两国间核武器数量严格对等的必要性已经不如冷战时间那么紧迫。但是,核能力的巨大差距可以引起双方以及美国盟国和合作伙伴的关注,可能不利于保持稳定及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特别是在核力量显著减少之时。

  布什政府的《2001年核态势评估报告》确定,美国需要维持1700至2200枚作战部署的核弹头。布什政府还表示,美国将维持从已部署的核力量移除下的许多核弹头的储存,并且将维持恢复一些核弹头到已部署核力量上的能力,以应对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奥巴马政府认为,美国可以将其核力量缩减至1550枚已部署核弹头,并且同意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去做,但是它也计划保留将核弹头恢复到已部署力量上的能力。奥巴马政府还计划保留许多储存的核弹头,尽管其已经表示,随着美国将其部署的核力量减少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储存的核弹头总数量可能下降。

  奥巴马政府已经表示,美国或许能够进一步减少其已部署和非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但是它应该同俄罗斯同时这样做。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中指出,“核能力的巨大差距可以引起双方以及美国盟国和合作伙伴的关注,可能不利于保持稳定及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 美国国防部目前正在进行一项作为此次核态势评估后续行动的新研究,以确定美国可能多大幅度地减少其核力量,以及应该如何部署剩余的核力量。

  媒体报道表明,五角大楼正在评估此项研究中的一些替代选项,但是美国政府很可能会建议未来的核力量结构保持在1000至1100枚核弹头左右。 此外,据媒体报道,美国将通过同俄罗斯签订军控协议推行这些削减,不会单方面削减美国的核武库。当这项研究完成后,五角大楼将为美国作出决定提出选择方案。

  有分析人士质疑,美国为什么必须保持这么大规模的核力量。他们纷纷质疑,如果美国的生存没有危险,其是否将会使用这么大量的核武器进行攻击,他们指出,目前只有俄罗斯有能力威胁到美国的生存。他们断言,美国可以使用小得多的核力量应对其他任何潜在紧急情况。相反,有些分析人士推断,美国能够以500至1000枚核弹头的力量维持美国的安全。 然而,其他人反驳这种观点,并指出,美国还有其他的潜在对手,因此即使这些国家不拥有数千枚核弹头,有些国家未来可能会扩大其核力量或者化学与生物武器能力。有些人认为,美国还需要使盟友相信其对它们做出的安全承诺,而实现这个目标可能需要一支大规模的核力量,无论敌对国家可能拥有的潜在目标数量多少。

  (二)核力量结构

  在布什政府宣布《2001年核态势评估报告》时,它表明美国在可见的未来将会保留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与重型轰炸机组成的核三位一体。奥巴马政府也继续支持保留战略三位一体。尽管如此,但是随着奥巴马政府已经列出了对战略三位一体所有三极中的运载工具进行现代化改造和替换的计划,很多分析师开始质疑美国是否能负担得起保留这种三位一体;美国是否能够在没有当前各种类型战略运载工具的情况下保持一支强大的威慑力量。

  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中表示,美国会将其一些轰炸机改装成只能执行常规打击任务。这同一些分析人士的观点相一致,即轰炸机未来可能在常规任务领域更加重要。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样,关于轰炸机力量的大部分讨论都聚焦在美国需要多少轰炸机,以及什么类型的轰炸机武器来加强美国的常规远程打击能力。如果有的话,还有非常少的讨论是关于轰炸机在核威慑中的作用,或者如果威慑失败,轰炸机在美国核武器发射中的作用。美国空军和五角大楼内部的某些人以及美国政府外部的某些人,对能够携带核武器轰炸机的持续需求提出疑问,这一点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奥巴马政府已经表示,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将保留最多420枚洲际弹道导弹。每枚洲际弹道导弹都将配备一个单弹头。分析家人士往往认为,并且《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也确认,单弹头洲际弹道导弹加强危机的稳定性,阻止对手发动解除对方武装的先发打击,因为以攻击核弹头数量来衡量的打击代价,将超出以破坏核弹头数量来衡量的利益。但是这种推算并不依赖于核打击力量中的洲际导弹数量。 此外,这些导弹仍将部署在三个洲际弹道导弹基地。

  美国政府之外的一些分析人士呼吁减少,甚至清除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力量。有些人认为,美国空军如果将洲际弹道导弹减少到300枚,每年可以节省高达3.6亿美元。万美元一年,如果它的部队减少到300枚导弹。 也有人指出,在当前的财政压力下,美国空军可能在2030年后无力采购新的洲际弹道导弹。此外,即使财政压力不存在,有些人认为,美国空军也应该淘汰洲际弹道导弹力量,因为它不再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需要。例如,2012年5月在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全球零核组织》(Global Zero Organization)主张消除洲际弹道导弹力量, 因为它认为在当前安全环境下,这些导弹是危险且不稳定的。这份报告指出,“洲际导弹只能支持针对俄罗斯的核战时军事行动”,并且当前这代洲际弹道导弹“从现有的基地发射,沿最小能量弹道飞行”,必须飞越俄罗斯和中国,或者从俄罗斯附近飞向潜在敌对国家中的目标。它坚持主张,如果美国的导弹越过俄罗斯,或者从俄罗斯附近经过,飞往伊朗或者叙利亚境内更偏南的目标,那么俄罗斯可能会被模糊不清的攻击迹象所迷惑,故而有可能对美国发动其报复性攻击。其次,这份报告断言,因为洲际弹道导弹部署在受攻击容易被破坏的固定发射井中,所以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必须严重依靠“预警时发射”才能生存下来,并进行报复。因此,据这份报告称,洲际弹道导弹加剧了美国可能根据错误警告发射其武器的风险。

  那些支持美国继续部署洲际弹道导弹的分析人士,对全球零核武器报告中列出的许多论断表示怀疑。首先,他们指出,如果几枚来袭弹头瞄准了单个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这个导弹发射井容易被摧毁,但是发动一次试图摧毁美国整个弹道导弹力量的攻击,如果没有数千枚攻击弹头,也将必须有数百枚攻击弹头。这是因为美国维持着近450个坚固到抵御核爆炸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攻击方必须用两或三枚核弹头打击一个发射井,才能确保破坏它们。此外,由于美国计划每枚“民兵”洲际弹道导弹只部署1枚单弹头,攻击方将必须耗费其希望摧毁核弹头数量2至3倍的枚弹头。这种推论支撑的核政策分析人士普遍认同的结论,即单弹头洲际弹道导弹增强了稳定性和阻止了攻击,因为它们不是有利可图的目标。

  奥巴马政府还表示,它计划保留14艘“三叉戟”潜艇至少到2015年,然后可能会减少到12艘潜艇。此外,《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允许美国继续减少每枚导弹上核弹头。它还允许美国通过简单地移除气体发生器这种导弹发射辅助装置,消除部分导弹发射管。其结果是,美国在其弹道导弹核潜艇中分配核弹头方面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并且几乎肯定不会有消除任何潜艇就可以符合《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因此,“三叉戟”潜艇舰队将继续代表着美国核力量的“骨干”,它仍然难以被发现和攻击,并且其搭载的导弹和弹头准确性和可靠性都不断增强。

  美国并不打算改变其“三叉戟”舰队的基本结构,会继续在两个海军基地部署潜艇,一部分舰队部署在大西洋,一部分舰队部署在太平洋。但是,如果美国将其核武库的规模减少到显著低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的限制,那么美国可能会发现很难留其核武器运载工具的“三位一体”。奥巴马总统和梅德韦杰夫总统已经承诺“逐步”地削减核武器,进一步的削减将会出现在未来的条约中。那些提出核武器大幅度削减到大约1000枚核弹头的大多数分析人士,毫不犹豫地承认,这些削减可能会影响到美国的三位一体,并且支持调整美国的核力量结构。

  有些人认为,美国现在应该缩小其潜射弹道导弹舰队的规模,无需等待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定的削减,只要保留8或10艘潜艇。他们认为,现在就缩减潜艇舰队规模并且未来采购更少的替代潜艇,美国海军在未来10年可以节省60亿至70亿美元。 他们还指出,这种调整不一定要减少潜射弹道导弹部署的作战核弹头数量,因为美国会在每艘潜艇部署24枚导弹,而不是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规划的20枚,并且还可能增加每枚导弹携带的弹头数量。然而,如果就有这么几艘潜艇,美国可能不得不淘汰其一个潜艇基地,从而致使这些潜艇只部署在大西洋或者太平洋。或者,美国可能不得不减少其执勤的潜艇数量,因此,美国总统在冲突开始时可以立即使用的核弹头数量减少了。这种调整可以不符合目前的潜艇作战与运用计划。奥巴马总统和美国军方可能希望考虑这些部署、作战和政策调整的影响,然后再决定是否将核弹头削减到1000枚,而不是先选择弹头数量,然后再决定剩下的核力量如何部署和作战。

  (三)核力量安全、警戒与管理问题

  2007年8月下旬,部署在北达科他州迈诺特基地的1架B-52轰炸机起飞,飞往路易斯安纳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这架轰炸机携带12枚预定在巴克斯代尔退役的空中发射巡航导弹。因为从库存取出导弹和将导弹装载到这架轰炸机过程中的一连串错误和不当,其中6枚导弹携带了核实弹弹头,而不是应安装在将要退役导弹上的模拟弹头。该事件导致美国空军进行了一连串的研究和检讨,以确认事件的根源以及美国空军改进核武器处理应采取的一些措施。

  2008年6月初,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要求空军部长迈克尔•韦恩和参谋长迈克尔•莫斯利上将辞职,至少部分原因在于担心美国空军处理核武器方面的缺点“产生于有关司令部内的绩效标准降低以及美国空军的领导监督不力。”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任命了一个由前国防部长、前能源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领导专责小组,以提供“关于组织、程序和政策方面必要的改进独立意见,以确保美国空军部对核武器、投放运载工具、敏感部件和基地手续维持最高水平的可问责制和控制力。”

  对于那次事件进行审查的几项研究得出结论,因为美国空军把资源转用到伊拉克以及阿富汗正在进行冲突有关的更加迫切任务,空军领导层失去了对核任务的关注。结果是,“核事业”一直任由萎缩,士气、凝聚力和能力都明显下降。 这些报告建议美国恢复对核任务的注意力,并且修复长期存在、也时常被指出的维护保养核武器人员以及操作核轰炸机人员在数量和训练方面的不足之处。这些报告确定了为实现这些目标而要进行的组织调整。例如,美国空军已经设立了一个新的全球打击司令部(Global Strike Command),该司令部位于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负责洲际弹道导弹与可以携带核武器的轰炸机。该机构在2009年年初开始运作。美国空军还在五角大楼成立了一个新的总部办公室,它将督促和管理专门的核任务资源与政策。美国空军还改变了其检查计划及检查期间的成绩预期。

  在发表于2011年4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审查和评估了美国空军已在其核武器事业中进行的改变。 这份报告指出,美国空军领导层“已经采取了果断行动纠正缺陷,振兴、进一步加强空军的核事业。” 然而与此同时,这份研究报告指出,一些应对早期失效而采取的“非常措施”,如果延长到“迫切需要时期”之后,可能会有负面影响。”这种问题在监督和检查方面特点突出。这份研究报告指出,已经出现了“对核武器相关材料问责制和控制问题的强烈关注。”但是,纷繁重复的检查已经变得如此频繁和蔓延,以至于这些单位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来纠正许多检查期间发现的缺陷。因此,该专责小组得出结论,检查和演习密集程度已经产生不良后果,干扰了各个飞行联队的正常运行节奏。

  发生在2013年的几次事件,已经引发了对于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军官的能力和士气的新担忧。例如,2013年5月的新闻报道指出,迈诺特空军基地的17名发射军官在3月的一次检查中获得低分,之后美国空军将他们撤职,并派他们接受更多的训练。 今年8月,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的一个导弹单位没能通过检查。美国空军的官员表达了这些结果的关注,但是指出他们仍然对美国空军核武器军官的能力有信心。在迈诺特的事件发生后,有人将指挥官作出反应以及采取了补救措施看成核力量进步的标志,因为现场发现了问题并进行了纠正。也有人指出,检查中不令人满意的结果可能是由更高的期望所致,并不一定代表问题严重。然而,其他人认为检查中的低分是这支部队中持续存在问题的一项征兆。

  2013年9月和10月出现的两次其他事件,也引起了对美国核事业的担忧,尽管它们并没有影响到核力量的安全性。今年9月,美国战略司令部副司令蒂莫西•贾尔迪纳(Timothy Giardina)海军中将,在一次使用伪造赌博筹码的调查后被停职。今年10月,美国空军第20航空队司令迈克尔•凯里(Michael Carey)少将,在一次“个人不当行为”的调整后被重新任命。美国空军第20航空队负责所有洲际弹道导弹。

  虽然在这些事件发生后,美国空军一直致力于增加对其核武器的关注和问责制水平,但是其他分析人士发现了这些失误中的不同教训。有些人将美国空军的核事业衰落看成,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核武器作用下降不可避免的一部分,并且认为美国应该通过进一步削减其核武库,并从作战部队中移除更多数量的核武器延续这一进程。例如,有些人建议,美国空军程序上的明显弱点证明应该从整个轰炸机机群移除核武器。 美国国会在其下届会议期间审议核武器政策与项目时,可以处理关于这些问题的关注,并且审查指挥结构和安全程序方面可能的调整。

  作者联系信息

  艾米•F•伍尔夫

  核武器政策专家 awoolf@crs.loc.gov,7-2379。 知远/杜和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505/n399158289.shtml report 40311 美国国会研究处于2013年10月22日发布研究报告《美国战略核力量:背景、发展及国会议题》。该报告回顾了美国战略核力量的发展变化,将影响到其预期规模和状况的计划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