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军网络作战指挥与控制矛盾的解决方案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美军战区作战司令部负责各自战区内的网络作战,而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网络空间的全球性网络防御和作战行动,网络司令部与战区作战司令部在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的任务、职责和权限方面的区分并不明确。本文评估了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的几种建议方案,作者认为要实现合理的统一指挥与控制,同时有利于促进全球性和区域性核心问题的协调解决,最可行的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结构就是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和美国运输司令部的混合模式。文章编译如下:

  摘要

  作为最新的战争领域,网络空间以及与其相关的任务、职责和权限一直以来混淆不断,尽管美国国防部已经对其相关职责进行了明确。战区作战司令部(geographic combatant command,GCC)与新成立的美国网络司令部(United States Cyber Command,CYBERCOM)之间存在严重冲突,战区作战司令部负责各自战区内的网络作战,而美国网络司令部是一个二级联合司令部,专门负责网络空间或通过网络空间的全球性网络防御和作战行动。网络空间的存在与具体地理边界无关,在这一领域或通过这一领域的作战行动将由谁负责?以及何时由谁负责?对指挥与控制建议方案进行评估是非常必要的,以在具有区域性影响的全球性统一指挥与控制之间达成适当平衡。

  虽然是一个人造空间,但网络空间目前是美国国防部活动的重要领域,与陆地、海洋、空中和太空等相关自然领域同等重要。

  ——2010年美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

  网络空间是最新作战领域,并且是唯一的人造作战空间。人造空间具有特殊局限性,相反,由于这一领域没有物理/地理限制,与陆地、空中、海洋和太空等其他领域相比,该领域具有截然不同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是否需要一种特定的指挥与控制结构呢?是否需要一个特殊的指挥机构?网络空间超越了物理领域的传统地理边界和典型时间跨度。然而,正是由于这种特征存在于或跨越所有物理领域,网络空间中指挥与控制能力以及在网络空间维持特定指挥机构必须与陆地、海洋、空中和太空领域的某些特征相类似。在网络空间中管理、协调和控制行动的需求确实存在,因此必须建立一种切实可行的结构,以明确区分具体任务与权限。

  2011年《联合司令部计划》明确赋予了美国战略司令部(United States Strategic Command,STRATCOM)司令官特定的网络空间职责,包括:指挥国防部网络的运行与防护;制定网络空间威胁应对计划;当网络空间效应跨越地理责任区时,与作战司令部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进行协调;与战区作战司令部协调那些与战区安全合作相关的网络空间一体化行动;执行网络空间的其他作战任务。2011年《联合司令部计划》也赋予了战区作战司令部在它们责任区内执行战斗任务和指挥所属部队的权力,这就导致了美国网络司令部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之间在网络空间作战行动指挥与控制关系中的不确定性。

  在这个快速发展、不断扩展和持续运行的领域中,明确区分任务、职责和指挥关系显然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尽管美国政府审计局几份报告都指出非常必要明确区分指挥机构和指挥与控制关系,但是当确定国防部内哪个部门以及何时负责网络空间管控时,仍然存在争议之处。一份报告指出,“如果对指挥与控制职责没有清晰和明确的界定,而且如果这些职责在关键利益相关者之间没有进行良好沟通与实践,美国国防部将难以指挥控制其全球网络部队,也难以统一实施网络作战行动。”此外,还没有具体的联合条令可以合理解决网络空间中的作战问题,虽然美国联合参谋部正在撰写一份新战略——“联合测试版3-12”,试图就国防部网络空间作战的职责问题作出一个全面解释,但目前还不清楚该条令的具体完成时间。

  虽然网络空间也表现出与其他物理领域相类似的特点,很大程度上有清晰明确的权力和职责区分,但显然也存在特殊之处。战区作战司令部对各自责任区内的所有事务负有重要职责,包括与网络空间相关的作战行动/事件。对于作战司令部在它们任务区域内指挥网络空间作战行动行使主要职责这一问题目前存在很多分歧。有人认为美国网络司令部应该承担首要责任,因为网络领域具有全球性,显而易见这些作战行动已经不存在边界问题。有人提出要建立职能式关系、服务式关系或者职能式与服务式相结合的关系。很多人认为网络空间根本就不存在一种“适合所有情况”的指挥与控制关系。相反,可以进一步规范相关指挥机构,以具体明确各自任务与职责,而不是将其留给各军种或部队去解释。因此仅仅需要一个一致认可的理论模板,以供各单位、各军种和各机构共同遵循和严格执行。

  为了解决这种指挥关系,首先必须要回答一个重要问题。就权力和职责而言,网络空间中的这种指挥与控制关系与其他领域有什么不同?归根结底,美国为什么新成立一个二级联合司令部,而没有在战区作战司令部内部规范流程、建立机构和最大化提高其网络作战效率,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对如何在网络空间中行使相关职责、操作与合作,每个战区作战司令部各执一词。其实本不该如此。无论具体地理位置在哪,他们的职责和权限都应该是相同的。在这种环境中,非常必要规范一套标准程序,这套标准程序对任务、职责和权限有清晰规定,并且应该与其他责任区相同。

  本文将探讨战区作战司令部和美国网络司令部之间在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任务、职责和权限方面的建议方案。

  背景框架

  要想评估网络空间的指挥关系和职责问题,首先需要了解这一领域到底是如何定义的。有几种定义最近已被美国政府和美国国防部广泛接受。2008年,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戈登•英格兰将“网络空间”定义为:“信息环境的一个全球域,由依托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的彼此依存的网络组成,包括互联网、电信网络、计算机系统和嵌入式处理器和控制器等。”有人认为这一定义遗漏了一个关键部分,未能确定网络空间的“特殊性和明确性”特征。毕竟,这是同时跨越所有其他物理领域的唯一空间,具备其他物理空间无与伦比的优势。也许描述更为贴切的是丹尼尔•库赫勒博士所给出的定义,他将“网络空间”定义为:“网络空间是一个全球域,它具有如下特征:使用电子与电磁频谱经由网络化的信息系统与实体基础设施对信息进行存储、修改与交换。”无论使用哪种定义,认识到网络空间不仅仅是由计算机和信息组成这点非常重要,而这些相关网络既建立在物理和虚拟世界中,也建立在地理边界内外。这些定义的另外一个关键组成部分还应该包括那些在这种环境中或经由这种环境的作战行动。

  2011年美国《国家军事战略(NMS)》将网络空间定义为一个“作战领域”,这有利于其他物理领域的有效作战行动。美国《国家军事战略》进一步强调网络空间能力是提高战区作战司令部作战能力的赋能器,事实上将网络空间能力作为战区作战司令部的一种支持力量。美国《国家军事战略》还明确指出美国战略司令部和网络司令部需要与其他政府机构、非政府行为者以及国际参与者开展合作,以“建立新的网络规范、功能组织和技能。”为了应对大规模网络攻击和病毒入侵,专家们一致认为非常必要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还有一个重要声明认为网络空间指挥机构和指挥关系存在不足,这就需要获得行政和立法支持,从而为网络空间的有效作战行动规范和建立所需的指挥机构。参谋长联席会主席的愿景规划文件为军方提升国家利益提供了方法和手段,该文件认为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是其首要任务,同时批评在指挥与控制权限方面缺乏明确规定。这一需求仍未实现。

  网络空间的现状与挑战

  美国国防部认识到需要依靠网络空间来行使其职责,明确解释说,“美国国防部利用网络空间来推进其军事、情报和商业业务,包括人员和物资调动,以及对全谱军事行动的指挥与控制。”创建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目的在于聚焦国防部在这一领域中全球行动,并努力实现这一重要领域的新要求。

  美国网络司令部于2010年10月31日具备了全面作战能力(fully operational capable,FOC),作为战略司令部下属的一个二级联合司令部。通过合并两个网络机构,美国网络司令部具备了全面作战能力,这两个机构是网络战联合职能组成司令部(Joint Functional Component Command-Network Warfare,JFCC-NW)和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Joint Task Force-Global Network Operations,JTF-GNO)。美国网络司令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米德堡,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NSA)凭借其技术优势,强化国防部全球信息栅格(DoD GIG)进攻与防御职能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对两种任务集建立了统一指挥与控制。使美国网络司令部具备全面作战能力的其他活动还包括向战略司令部派遣军种网络组成,已经完成了向作战司令部提供支持的初始工作,还建立了确定网络支持需求的程序。

  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任务是负责规划、协调、整合、同步和指导国防部信息网络的运行与防护,领导全谱军事网络空间作战,以确保美国及其盟国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同时削弱美国的敌人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既要应对精通技术的敌人对美国的持续威胁,同时又要确保美国及其盟国在网络空间的活动不受限制,包括民事和政府部门(包括军事),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使命就是要在这两项任务间达成平衡。美国国防部网络向美军提供了重要的网络优势,但同时也很容易受到攻击和破坏。美国军方曾期望使用快速、安全和受保护的信息流实施全方位军事行动来战胜对手。美国国防部负责运行和保护着700多万台电脑和15000多个网络,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任务。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将军在多种场合中明确表示,需要开展密切合作明确区分各机构的任务与职责,包括与美国国防部的主要网络通信服务提供商和国防信息系统局(Defense Information Systems Agency,DISA)。

  美国网络司令部的军种组成是该司令部的战斗力量,负责完成和执行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指令和计划。这种指派关系为从美国网络司令部到各军种提供了协调效应。但它并没有明确战区作战司令部之间的任务和职责,而战争往往发生在战区作战司令部内。基思•亚历山大将军也认识到需要通过不断努力来增加和提高美国网络司令部与作战司令部的互动,并明确与作战司令部之间的被支持/支持关系。为了进一步强化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支撑作用,他还强调美国网络司令部要实施全谱军事行动来完成全谱作战任务。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既定目标之一就是与作战司令部合作,同步规划和部署工作以提供所需的联合效应。

  尽管这种认识已经存在,但是,文化差异却将网络空间分割开来。似乎存在两大阵营,虽然已经对网络作战力量进行了功能整合,从而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统一行动努力。尽管美国网络司令部整合了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负责美国国防部网络和网络空间的保护与防护任务)和网络战联合职能组成司令部(负责网络空间的攻击与利用任务),但这种文化鸿沟却依然存在。这种差异性表现为两个截然不同的核心领域,一种意在达成进攻效应,而另一种意在确保运行顺畅和维持美国国防部的当前网络架构。网络攻击者与防护者之间的这种文化差异往往导致两大阵营均强调各自的重要性,这就引发了关于在网络空间任务、职能、职责和权限的全面对话中出现严重分歧。通信界主要集中在运行、维护和防护美国国防部网络,而情报界/作战部门的许多人却认为网络攻击和利用应该首当其冲。确定清晰的职责、权限和协调关系,整合并切实巩固网络空间的这两方面职责将有助于弥合这种文化鸿沟,并有助于实现提高进攻性和防御性网络态势感知能力这一目标。

  要实现国家网络空间战略目标,进攻性与防御性网络态势感知与整合是非常必要的。保护、防御和维护我们的核心网络,以及确保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是一项关键任务,并已经远远超出了军事需求。民众和其他政府组织、合作伙伴和盟友完全依赖于这种开放式和受保护的新作战领域。在最新颁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中,奥巴马总统强调了这种重要性。奥巴马总统认识到美国越来越需要这种可靠且安全的网络,需要建立和强化联盟关系来有效应对网络威胁,非常必要扩大合作来提高集体安全性。

  还有强调要继续支持国防部信息系统和网络空间防御态势的其他政策。《网络空间作战策略》集中关注网络安全并列举了实现国家安全目标、捍卫国家利益以及在网络空间领域有效作战的战略措施。这些措施加强和细化了总统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并更加关注网络空间运行的国防部战略行动。除了将网络空间视为一个作战领域,这些战略举措集中在保护国防部网络的防护理念,建立伙伴关系推动整个政府网络安全,以及建立联盟关系来提高整体网络安全态势。这些指导性政策文件中所确定的优先事项,都清楚地阐述了高效整合全谱网络空间作战行动的网络空间态势感知能力的关键需求和重要性。

  美国中央司令部

  在大多情况下,战区作战司令部必须对网络空间拥有绝对的作战指挥与控制权,以支持它们责任区(area of responsibility,AOR)内的作战优先事项。这种框架支持多种网络,使得这一需求得以实现。美国中央司令部(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CENTCOM)就是这种必要性的一个典型案例,美国中央司令部运营着26个网络,其中有24个网络位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责任范围之外。这些网络包括机密网络(各级都有)、非机密网络和多国联盟网络。在美国中央司令部作战区域内,在联军联合特遣部队(Combined Joint Task Force,CJTF)级,还有许多网络位于战区作战司令部的职权范围之外。由于这些美国和联盟网络运行的复杂性,以及为了使次级司令部可以满足当前和未来联军联合特遣部队的需要,美国中央司令部建议对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采取一种混合模式,整合战区作战司令部和军种网络组成指挥机构。在他们看来,这种灵活的混合模式将有助于确定基于特定任务需求的最佳支持手段。这也将有助于确定最好在哪级执行哪些任务集。

  为了支持这些形式多样的“任务线”,美国中央司令部建议建立一个地区网络中心(RCC)跨越整个责任区来同步和协调网络力量,不仅包括非安全性互联网协议路由(NIPR)和安全性互联网协议路由(SIPR),还包括责任区内的各种联合作战区(JOAs)。建立地区网络中心而取代具体职能司令部将可以在重要的作战、情报、通信功能方面实现统一行动努力。这样,区域网络空间就可以提供更有效的协同效应,从网络攻击与利用到网络防护与防御。美国中央司令部也建议网络空间的指挥与控制应该从作战指挥官对每各个梯队的合理任务和职权的评估与决策开始。需求应该基于具体任务确定,这些具体任务和指挥关系(支持/被支持)与资源配置逻辑相关。这种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框架的目的是联合响应与感知共享,涵盖了网络作战所有范畴——防护、防御、攻击和利用。

  美国欧洲司令部

  美国欧洲司令部(United States European Command’s,EUCOM)的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理念更侧重于在欧洲司令部责任区内通过网络作战来实现/达成作战效应,而不是对网络资产和网络机构进行特殊的指挥与控制。美国欧洲司令部有一种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结构,对将军级官员赋予了指挥网络空间的整体职责。J3参谋(准将)具有双重职务,既作为联合部队网络中心(JFCC)主任,又作为美国欧洲司令部网络集成(EUCOM Cyber Integration,ECCI)中心主任。这种结构有效地将情报、作战和信息技术与C4支持(传统的通信)的部门规划与网络参与相结合,有利于国际/北约参与和联军C4互操作性。在这种结构中,美国欧洲司令部看似将网络司令部的网络支持元素(CSE)和国防信息系统局的战区网络作战中心整合到联合部队网络中心作战和计划部门中。

  美国欧洲司令部认识到网络空间的重要性,并将网络空间作为一个作战领域,但并没有具体职能组成司令部对网络资产负有全面职责,这些网络资产在网络领域行使职能,与其他物理领域(如,联合部队空中组成司令部[JFACC]或联合部队海上组成司令部)或军种组成司令部(如美驻欧空军[USAFE])不同,都鼓励该司令部将网络空间视为其提高作战能力的一个赋能器,集中实现其他领域的作战效应。这种跨领域的观点和理念缓解了“网络管理者”单独实现作战效应的压力,整合了全体人员与其他领域的共同努力。按照固有的区域理念,美国欧洲司令部对战区建立合作伙伴关系非常重视,也对这些职能/活动强化它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保持浓厚兴趣。

  由于美国网络司令部聚焦全球作战,战区作战司令部的关注焦点仍然集中在各自责任区内,美国欧洲司令部的理念似乎与其他战区作战司令部相类似,将战区内的态势感知能力放在首位。当一个次级联合部队指挥官(Joint Force Commander,JFC)或联合特遣部队被派往执行任务时,这点尤为重要。如果这点不能保证,要想让那些责任区外的联合部队指挥官全面了解网络态势,并完全理解一个特定作战区域内指挥官认为最关键的作战任务范围和效果就变得异常困难了。在责任区内的网络效应方面,由于条件受限,这一事实本身就将可靠性提供给网络空间某些方面操作的“触发控制”。这并不需要完全控制网络空间效应,但确实需要在责任区内控制指令执行,以满足前方指挥官与作战目标的同步需求。他们的想法是,美国网络司令部利用其网络资产去执行任务,但战区作战司令部/联合部队指挥官(前方的)/联合特遣部队指挥官控制完成时机,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达成预期效果。关键在于确保网络效应和跨职能与跨领域的协调,而不是谁去执行或谁拥有这些网络资产。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

  为了说明网络空间操作、保护和控制的重要性,美国太平洋司令部(United States Pacific Command,PACOM)司令亚当•罗布特•威拉德海军上将在夏威夷的一次安全会议上警告说:“如果网络空间操作人员对这一领域内正在发生的事情没有态势感知能力,军事网络在战时可能将完全瘫痪。”强调了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的重要性后,他继续解释说,“在指挥与控制方面,你无法控制你所看不到的东西,你必须能够控制这些领域。”他进一步强调:“只有你能完全了解它、判断它的内部情况并完全控制它,你才能控制这一领域。”

  为了满足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指挥与控制对网络空间和网络空间作战行动的需求,太平洋司令部制定了具体目标。第一,主要目的是为了推进战区作战司令部司令在其责任区内对这一领域的指挥与控制,该目标与其他物理领域相类似。其他目标还包括:促进战区作战司令部在网络空间为支持所赋予的任务而进行的任务风险决策,与责任区内的盟国同步协调区域性、全国性网络作战行动。此外,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建立一种可行的网络指挥与控制结构的意图将升级,这种网络指挥与控制结构反映了太平洋司令部的指挥运行链。跨越美国网络司令部三条业务线(DGO-DoD—国防部全球信息栅格运行;DCO—防御性网络空间作战;OCO—进攻性网络空间作战)的作战行动容许对战区作战司令部的网络专家与战区作战司令部参谋机构进行整合,并促进战区内相关组织之间的统一行动努力。这些行动努力期望为责任区内的网络空间问题建立一个重要的平衡点,同时指导网络作战行动努力以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和常设的联合特遣部队。

  美国南方司令部

  在网络空间作战时,每个战区作战司令部都有其特殊因素。美国南方司令部(United States Southern Command,SOUTHCOM)也不例外。美国南方司令部与其他战区作战司令部也有类似认识,那就是要在网络空间的任务、职责和权限方面应该进行适当权衡。尽管已经认识到网络空间已成为一个全球性领域,但普遍观点仍然认为战区作战司令部拥有在他们规定边界内实施网络空间作战的能力和权限,在指定责任区内达成网络作战效应。即使单独在责任区内作战,美国网络司令部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之间需要共同协调工作,以确保统一行动努力。

  在实施方面,美国南方司令部的网络空间运行效应可以通过与美国南方司令部联合作战中心相关联的联合网络中心来实施和/或协调,与其他领域目前发生的动能和非动能作战行动相类似,实现作战与情报协同。为了达成这一目标,美国南方司令部必须应对更多的挑战。与其他战区作战司令部不同,最初在每个责任区内建立网络支持元素(cyber support element,CSE)以协助网络空间作战和全球一体化行动的这一综合措施并没有在美国南方司令部内实现。由于资金不足,迫使战区作战司令部通过自身努力来实现各自所需的网络空间效应,最终可能对整个国防部全球网络栅格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如果没有所需的网络司令部协调要素(或像其他战区作战司令部那样获得资助),美国南方司令部就很可能成为美国国防部全球网络空间中的薄弱环节,向我们的敌人或犯罪分子暴露出致命漏洞。

  根据《联合司令部计划》,美国南方司令部也拥有在责任区内指挥作战行动的职责,然而,美国南方司令部实施作战行动的重点和方法与其他战区作战司令部不同,重点基于责任区内的具体威胁和环境。因此,美国南方司令部的网络空间业务重点也与其他战区作战司令部不同。美国南方司令部责任区内的威胁很大程度上与跨国行为体和有组织犯罪有关。与这种威胁相关的是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救助的核心任务集。责任区内的特定威胁和特殊作战环境往往将美国南方司令部置于对执法机构和其他跨机构合作者的支持中。由于关注重点的差异,实现预期效果的定位过程同样需要调整。网络空间领域也已经进行了调整,并基本上成为反定位或防御性行动努力,以保护核心战略资产或责任区(即巴拿马运河)内的基础设施,通过采取进攻性网络空间行动。

  尽管美国南方司令部责任区具有其特殊性,战区作战司令部仍希望对网络空间行使某种程度的指挥权,特别是南方司令部责任区内的网络效应。美国南方司令部也认识到与网络支持元素协调努力的必要性,但当网络空间作战行动达到和/或影响到责任区外时,最终将作战控制权交给美国网络司令部。

  网络指挥与控制的建议方案

  介绍了当前几种指挥关系,下面我们对网络空间的指挥与控制建议方案进行评估。过去曾有人提出混合解决方案来认识这一全球领域的特殊性。对于应该由谁指挥、控制、协调、培训,以及由谁来资助网络空间的力量、效应和作战能力,目前存在许多争议。但是大多数网络空间力量的人员配备、训练和装备职能是由各军种提供的,但是对遗留的作战职能整体职责问题仍然存在很多不明确之处。由谁来负责,何时以及以什么身份呢?很显然,战区作战司令部对他们责任区内实施的作战行动负有职责。对于确保国防部全球网络栅格的运行能力,以及执行全谱网络作战以在全领域保持行动自由,美国网络司令部显然负有重要职责。下面这些建议方案就是通过明确权限、职责和指挥关系,以实现有效协调和开展网络空间作战行动的整体目标。

  第一种方案是一些网络界学者提出的,通常也被称为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模式(United States Special Operations,USSOCOM)。这种模式基于特种作战部队(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考虑到网络空间作战与特种作战有相似的特殊性,因此需要建立一种特殊的指挥结构来满足具体任务需求。网络空间与特种作战部队的相似之处包括:作战能力来自于各军种,整合了全球性和区域性任务,以及需要一个具体司令部来完成一些特定任务。这种模式引入了一个区域网络指挥官(Regional Cyber Commander,RCC),类似于战区特种作战司令部(Theater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TSOC)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保持指挥权(Combatant Command)关系。区域网络指挥官的职责包括协调效应规划,以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的核心作战计划,并作为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首要协调任务,以推动网络作战的全球冲突应对。这种模式将各军种提供的网络作战控制权(Operational Control,OPCON)授予区域网络指挥官,对战区作战司令部网络行使决策权。在这种模式中,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任务将包括对各个战区作战司令部内的网络部队进行人员配备、培训、装备,并对那些跨战区作战司令部边界的网络空间作战行动负有职责。在这种结构中建立的主要关系将是区域网络指挥官与美国网络司令部之间的协调关系以及基于作战行动/威胁发生区域的被支持/支持关系。这种模式也要求美国网络司令部强化区域网络部队,以支持联合特遣队在特定责任区开展军事行动。联合特遣队网络力量的建立应服从于区域网络指挥官,但联合特遣部队对其拥有战术控制权(TACON)。在这种结构中,结合具体组成,应该建立网络支持元素并确保将网络支持元素整合到所有领域。这种模式体现了战区作战司令部理论的优势,因为其对特定责任区保持统一指挥,使其与其他领域的区域集成变得更加便捷。也有人认为这种模式支持将网络空间效应与其他动能和非动能效应同等对待,弱化了整体协调和综合努力。

  显而易见,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模式的缺点是大部分网络空间作战行动不仅发生在单个战区作战司令部,最大限度地减少常规的区域网络指挥官需要可能存在缺陷。此外,网络空间领域具有全球性,包括执行某些特定行动时存在潜在难以预料的后果。这一现状可能会迫使将指挥权保留在美国网络司令部内,将战区作战司令部的特定指挥结构需求减少到最低程度。设立一个区域网络指挥官来实施并控制这种类型的作战行动,这可能是一项代价昂贵且资源严重重叠浪费的工作。最后,虽然可以在一个特定的指挥结构和区域内实现统一指挥与统一行动努力,由于缺乏职能协调,这种结构实际上破坏了整体网络空间的统一行动,同时对全球网络空间作战行动造成潜在破坏效应。

  第二种建议方案是美国运输司令部(United States Transportations Command,USTRANSCOM)模式。这种模式采取了一种集中式指挥与控制结构,与美国运输司令部对全球运输资产的作战控制权有关,只有当该资产物理位于一个战区作战司令部边界内并在一个特定责任区内使用时,美国运输司令部才放弃对其控制权。这种集中控制模式有助于战略层面的灵活性,可以统一管理全球资产以满足全球优先事项的要求。将这种结构应用到网络空间中,包括建立一个联合网络同步中心(Joint Cyber Synchronization Center,JCSC),类似于中央司令部所建议的派遣人员到战区作战司令部,使美国网络司令部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保持一种协调关系。这种模式在战场上通过战区网络作战与安全中心(Theater Network Operations and Security Center,TNOSC)来执行常规作战行动,当前战区主要负责区域网络与信息系统资产的运行、维护和防护。美国网络司令部将支持进攻性(攻击和利用)的作战行动,通过联合网络同步中心来开展合作。

  在应急行动方面,这种结构建议成立联合特遣队-网络元素来支持一支执行具体行动的联合特遣部队,由美国网络司令部对其保持作战指挥权。这将允许充分发挥攻击能力,以支持联合特遣部队和战区作战司令部的作战目标。战区作战司令部应该对军种提供的网络保持战场控制权(运行与维护),将更复杂的技术职能集中控制在美国网络司令部内。这种集中式的指挥与控制结构体现了战略理论的优势,使有限资产的使用发挥最大程度的灵活性。另外一个优势是集中定位资产、能力和人员,由总部(美国网络司令部或美国网络司令部控制的[联合特遣队-网络元素])对作战行动保持指挥权,并最终在战略/全球层面提供统一指挥。

  这种模式的缺点是在战区作战司令部级缺乏统一指挥,并在应急行动中弱化了统一行动努力。反对这种模式的观点则认为,全球运输资产的性质和将网络效应整合到战役级与战术级的要求截然不同,网络领域和其他物理领域也有所不同。如果美国网络司令部在一个战区作战司令部责任区内对这些效应控制拥有全球集中指挥权,这将与区域性运行需求相脱离,从而阻碍了统一努力。

  有人还提出了另外一种折衷性方案,这种方案允许美国网络司令部在有效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的前沿地区规划和执行具体行动的同时,还保持一定的集中控制。这种模式也被称为混合模式,综合了特种作战司令部模式和美国运输司令部模式。混合式指挥与控制结构允许一个区域性网络司令部的存在,一个区域网络中心(Regional Cyber Center,RCC),美国网络司令部对于全球网络空间作战行动以及那些发生在战区作战司令部责任区外、且潜在影响战区作战司令部的作战行动拥有指挥权,而战区作战司令部则对区域内重要事务拥有战术控制权。区域网络中心的重点将放在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的综合行动努力上。当需要处理那些跨边界作战行动时,区域网络中心的战术控制权也可以移交给美国网络司令部。

  在应急行动中,这种混合模式设想美国网络司令部向联合特遣部队派遣人员,建立一个联合特遣队-网络元素,与美国网络司令部(全球一体化/考虑因素)保持作战控制权关系,而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保持战术控制权关系。联合特遣队-网络元素也将再次集中在整合网络效应以支持执行作战行动的联合特遣部队,同时对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作战行动保持全球态势感知和冲突应对。这种模式设想美国网络司令部掌握网络空间的利用和进攻指挥权,职能司令部拥有统一指挥权。

  这种模式的公认缺点包括对已经严格限制职能的额外人员配备需求,以及对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优先事项的潜在信心不足,对美国网络司令部的需求效应进行及时响应,这就形成对战区作战司令部的脆弱指挥链。这种混合模式试图提供集中式指挥与控制结构来支持全球网络空间任务(美国运输司令部模式),同时通过一个特定的职能司令部结构来支持战区作战司令部需求。最终的目标是提供合理的统一指挥和统一行动努力来实现全球性和区域性影响。

  当前还有一种网络空间效应集中控制理论,将网络空间比作空中领域。有限的、强大的、备受追捧的空中资产由一个唯一的空军指挥官集中控制,该指挥官关注作战行动的关键环节,参考战略性和战役性需求,更有效地对战术支援请求进行判断。与此相类似的网络空间理论则认为,由于网络空间是一个真实的全球领域,信息在网络空间中以光速传输,它应该由网络司令部中一名具有全球视野的负责人集中指挥。

  反对观点则认为空中和网络空间的特点并不相似。虽然网络空间确实需要有全球性视眼,但对资产管理的限制要比空中领域少。这种说法混淆了有限资产管理与效应的区别——从一个特定行动中获得理想结果。从总体来看,网络空间并不会过分受制于装置/设备,在这个方面与空中力量截然不同。在网络空间中,同样效果在许多层面都可以实现,而且随后可以在许多层面上进行管理、协调、支持和控制。网络空间确实需要有一种协调行动努力,因为网络空间行动具有全球性影响,然而区域态势感知往往在责任区内实现,通过责任区内赋予的职责和授予的职权,以实现战区作战司令部或联合特遣队的预期目的,正如支持战争的战斗机。许多战区作战司令部争辩到,网络总部中的网络空间操作人员远在千里之外,很可能不了解一个特定联合作战区域内整体部署的必要作战需求,更不用说完全了解地区或战区指挥官的真实意图。必须在联合部队指挥官级灵活实现明确的、协调性的关系可,同时保护战略性/全球性利益。与前文所提到的结构相似,这可以通过对一个战区作战司令部的支持关系来实现,对责任区内的作战行动进行战术控制,同时对网络司令部内网络空间资产/人员的特定技能集保持作战控制权。

  结论

  战略司令部/网络司令部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之间的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问题仍然是一个严峻挑战。但要想在这个没有边界的全球性领域中实现必要的统一指挥和统一行动努力,以及对那些特定区域或跨特定区域的地区产生影响,这就需要做出与其他领域相似的或截然不同的协调努力。控制网络空间资产有着广泛的影响、约束和限制。当试图明确传统指挥与控制结构的任务、职责和权限时,这一领域的特殊性将成为绊脚石。

  要实现合理的统一指挥与统一行动努力,同时有利于协调全球性和区域性关键问题,最可行的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结构就是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和美国运输司令部的混合模式,需要对战区作战司令部结构做一定微调。在这种结构中,战区作战司令部内的区域网络空间中心(RCCs)将负责同步协调网络空间作战的各个方面,包括提供网络服务;防护国防部全球网络栅格;以及实施进攻性网络空间行动。区域网络空间中心将共同确定和整合战区作战司令部作战、情报和规划职能,以实现跨作战行动的协同配合。战区作战司令部将维持对区域网络空间中心的战术控制权,并获得区域任务支持,以及实现战区作战司令部和联合特遣队所赋予的作战任务。为了满足网络空间作战行动的全球支持需要,美国网络司令部将保持对区域网络空间中心的作战控制权,以支持那些跨战区作战司令部边界的网络空间行动努力。尽管统一指挥在这种结构中受到限制,但是要想让一个聚焦全球的职能司令部不对那些跨越多个战区边界的资产和作战行动实施一定的指挥是不现实的。

  将区域网络空间中心作为一个理事会或一个中间机构,而不是作为一个特定的区域职能指挥机构,可以便于工作人员对内与战区作战司令部人员协调,对外与美国网络司令部协调。此外,它允许对结构进行必要的调整,以满足未来不断变化的需求。一个臃肿的网络指挥机构将带来不必要的指挥关系和人员负担,这将限制应对需求不断变化的灵活性,可能会扰乱在这种充满活力环境中快速流畅协调的目的。

  尽管这一特殊领域提出了特殊挑战,但网络效应必须要实现全球性和区域性管理。人们提出了几种指挥与控制结构建议方案,试图澄清指挥任务和支持/被支持关系。但每一种方案都有其优点和缺点。这种困境中没有绝对完美的解决方案。无论最终采用哪种指挥与控制结构,都必须有效解决全球性和区域性事务问题。必须有一种合理的折衷方案来提高全球性网络能力,通过区域态势感知来支持区域优先事项。还必须深刻认识全球性职责和这一领域无界性影响。必须找到适当的平衡点,确定战区作战司令部优先事项以支持《联合司令部计划》所赋予的责任区具体任务;与那些相同标准的、统一的、聚焦全球的优先效应共同完成支持美国网络司令部的全球性进攻和防御任务。

  没有哪种指挥与控制结构是完美无暇的,可能都需要进行适当的调整,因为需求和环境一直在变。然而,所确定的指挥与控制结构存在不足,那些在这个核心领域中操作、或通过这个核心领域操作的管理者必须清楚。网络空间超越了物理和地理世界的许多传统特性,但它仍然需要人力和武力去利用它,并且他们必须知道在这种空间中或通过这种空间,他们能做什么,什么时候去做。 知远/李树喜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505/n399157950.shtml report 14825 美军战区作战司令部负责各自战区内的网络作战,而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网络空间的全球性网络防御和作战行动,网络司令部与战区作战司令部在网络空间指挥与控制的任务、职责和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