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国陆军如何推行“任务式指挥”?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美国陆军认为任务式指挥是陆军解决战争和冲突的不确定性、模糊性与迷雾的途径。任务式指挥既是军队的指挥理念,也是战争中的战斗功能。本文探讨了美国陆军应如何推行任务式指挥。首先,分析了任务式指挥的定义以及推行任务式指挥的背景。然后,探讨了推行任务式指挥的风险。最后,指出任务式指挥战略应与领导者发展战略结合起来。文章编译如下:

  陆军理解相互支持的领导者发展体制(院校、作战和自我发展)培养了有信心和有能力的领导者。随着我们结束十年的战争,陆军通过发挥训练,教育和经验的综合效果来培养领导者应用任务式的命令。最终,在每个训练领域获得的经验加深了在其他训练领域的经验与教训,这是连续和渐进的过程。因此,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行为、活动和流程可以促进任务式指挥的实践。今天,通过在陆军的每一个层次实行任务式指挥,我们降低其实施风险,获得了迎接明天的挑战所需要的认识。

  什么是任务式指挥?

  任务式指挥是陆军解决战争和冲突的不确定性、模糊性与迷雾的途径。任务式指挥既是军队的指挥理念,也是战争中的战斗功能。目前《陆军条令出版6-0》将任务式指挥定义为:“在一体化地面作战过程中,指挥官通过使用任务式指挥令行使权力和进行指挥,以使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的领导者在按照指挥官意图的前提下发挥符合作战纪律的主动性。”

  作为战争的战斗功能,任务式指挥由个人、组织、任务、流程和系统组成。这些要素是完全必要的,与其他战争中的战斗功能没有任何不同。此外,战争的战斗功能集成其他要素并保持协调,那么任务式指挥中什么重要?考虑上文中条令给出的任务式指挥定义。让我们暂时先忽略定义中的众多形容词,定义实际上是说指挥员必须给其下属任务式命令;简洁的命令清晰地传达任务和意图。反过来,那些军人充分发挥其主动性以最符合指挥官意图的方式来执行任务。这听起来简单,但其战场上不断增加的不确定性与复杂性要求执行任务的军人具有最大限度的主动性,灵活性和适应性。

  复杂性要求思路清晰,为此条令向我们的领导者提供原则上的指导,这些指导原则支持任务式指挥理念(参见图1) 。过去一年,可以在条令、各种杂志和论坛中找到。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原则,一开始就明确的动词,从而迫使我们的领导者、我们的人民、我们的组织和我们的系统行动起来。

  在军人这一职业中,每一个行动都有一个目的,而这些原则的最终目的是任务执行过程中应用任务式指挥。我们可以认为任务式指挥是一个作战功能,其系统和流程服务于行使其理念和原则,以替代只服务于本身的昂贵系统和组织。

  我们迄今只讨论指导理念——价值观系统和基本理论。在讨论其执行和实践之前,对过去十年军队经历了的变化、迫使我们不断适应变化的环境、我们的人民(我们最宝贵的资源)将适应这个不断变化世界的过程进行反思是有帮助。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

  过去12年的冲突中,主要集中在反暴乱和大规模维稳行动,使我们对领导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领导人必须具有适应性和灵活性,精通战术,了解文化,并能够广泛处理一系列完成任务所需解决的军事、政治、社会和作战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各级领导人都必须完成一系列任务。从“清除-守卫-建设”为指导思想的反叛乱行动,到更细致入微的活动,如领导者交往、部落协商会议、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安全部队协助、缉毒努力以及其他活动,我们初级领导者不仅预料到了,也已经习惯了处理复杂的问题。

  由于过去十年美军面临的挑战可能仍然会持续下去,同时我们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战略环境所带来的困境。70年代中期美国退出越南,回归到指向中欧的大规模“传统”冲突训练。当今的环境要求陆军拥有一系列能力。这种环境的特点是经济和政治不稳定,人与技术的聚集增加了世界各地变化的速度,破坏性技术的扩散,对于许多人可以更廉价地购买到。

  对美国利益最深刻的挑战将体现在崛起的大国试图改变国际安全事务的状态。除了这些挑战之外,政府被推翻或领土分裂、人口和资源失控、自然灾害和流行病以及其他混乱的事件致使世界更加混乱。在这个不断变化的环境中,为了保护我们的切身利益我们发现必须为突发事件做更多的准备,而不是更少。威慑和击败邪恶分子是众多任务中的一项,除此之外还有非对称和混合威胁、反介入和区域封锁的挑战、网络空间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我们必须抗衡的众多军队中对我们构成的威胁。因此,我们再也经受不起 “一切照旧”的心态。趋势表明,未来地面部队必须随时准备迅速提供 “适当的、灵活的、反应迅速的能力”。

  这一战略环境的含义是,展望未来,我们将要求我们的士兵、士官和下级军官做得更多,而不是更少。对于领导者可以应用任务式指挥来解决挑战的需求显而易见。从事实上来看,2012年4月3日颁布了任务式指挥的白皮书,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重申了此前在联合行动拱顶石方案中给予的指导,即“必须实现任务式指挥在联合部队的制度化,将其渗透到我们的条令、教育、训练、人力资源和人才培养过程。”这使得陆军仿效了这方面的指导。将军雷蒙德•T•奥迪耶诺,陆军参谋长在给美国军事学院2013届的演讲中重申了这一观点:“在我们的新条令中,陆军正在接受任务式指挥……你了解并使用任务式指挥的理念至关重要。我们将赋予士兵、班长和各级指挥官权力,这样使他们可以迅速适应极其复杂的作战环境。”要求进行任务式指挥的呼吁是响亮而明确的。

  实施风险

  随着陆军正在将任务式指挥作为一种指挥理念和作战功能,它承认在最近出版的陆军任务式指挥战略中的实施是不完整的。由于对条令缺乏理解,从而导致作战部队与机关协调不畅。那么为了推行这一战略,整个部队的团结努力是实现作战功能的关键,我们必须创造第一个条件是先让整个陆军各级领导了解和实践该理念。

  事实上高层领导、指挥官、条令撰写者和教员们现在正朝着这个结果努力。有趣的是,最近对陆军指挥与参谋军官课程(CGSOC)毕业学员的意见调查证实,该训练机构正在我们目前的中职军官群体中努力灌输任务式指挥的理念。毫无疑问,我们也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的营级和旅级指挥官实行新的指挥理念,陆军的文化也随之发生改变。然而,除非采取措施将任务式指挥理念运用到日常事务的各个方面,甚至是战略都声明了实施过程中存在风险,希望看到的任务式指挥理念成为现实的领导人应警惕一厢情愿的想法。

  尝试执行任务式指挥最主要的风险是军队各级领导根本就不去实施它。这些不考虑风险的人可能不完全明白不完整或不正确的实施可能产生怎样的效果。简单地说,导致任务式指挥原则无法实践的原因是随意地恢复那些做法,即:微观管理、风险规避和零瑕疵的心态。如果我们希望具有灵活性和适应性的领导人能够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执行复杂的任务,这些行为将保证我们得到正好相反的结果。难道我们不应该关注风险吗?

  近期公众的批评都表达了他们的担心,他们认为任务式指挥系统(作战功能的技术和组织方面)将最终通过赋予指挥官前所未有的微观管理能力削弱任务式指挥理念。由于指挥艺术和控制科学之间的选择,这种观点认为,我们传统上倾向于培养的领导者将倾向于保持更大的控制权。例如,格雷戈里•福特诺特和凯文•本森在《任务式指挥的难题》中断言,将指挥理念作为一种艺术是不现实的。 “指挥真是一门艺术吗?如果将指挥比作艺术是正确的,那么我们需要检查我们的人力资源和教育系统,因为他们培养了更多的科学家而不是艺术家。”唐纳德•范德格里夫同样指出,陆军人事制度可能不适合任务式指挥。

  如果不是他们毫无理由地认为陆军是无法改变的,那么这种说法可能会引发不满。我们的军队中是否也有一些人,他们重复着报纸和网络中的批评,怀疑陆军完全可以将任务式指挥理念灌输到我们的文化中。任何深深了解军队文化的人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样的怀疑者大有人在,大概许多人确实怀疑微观管理和风险规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不过,任务式指挥战略承认了这一点,这是陆军的战略,因此,每一级的领导人有责任厘清任务式指挥的意图,以确保了解并看到下属有机会行使符合作战纪律的主动性。

  陆军任务式指挥战略认识到必须变革文化,并且存在风险,现在应该给反对者和怀疑者一些安慰。领导层的声音应该是“我们会走得更远”,而不是简单地说:“这是条令规定,告诉你的下属吧,每个人都必须执行。 ”因为这样做起来简单,它并不能完全考虑人的本性以及人们如何学习和发展。经验是学习和发展的重要催化剂,无法复制或替代。

  连接两种战略

  按照条令,领导发展贯穿三个训练领域:作战、院校和自我发展领域。最近公布的陆军领导者发展战略不会偏离这个模型(见图2)。此外,战略通过描述了对于连接这些相互支持的领域非常关键的内容增加了模型的清晰性。 “领导者的发展是通过合成在院校、作战和自我发展领域获得的训练、教育和经验实现的,得到同事和培训关系的支持。”仔细研究“合成”这个词的使用。这个词有许多定义,但在一般英语中通常的意思是:“将对象或想法组合成一个复杂的整体”。

  然而,优秀领导者的发展不只是训练、教育和经验的结合。相反,它是一个以学习者为中心,以目标为导向的过程。在这里,条令同意并重申领导者的发展既是渐进的也持续的,而且自我发展领域是对作战领域与院校领域的补充。

  在院校领域, 陆军指挥与参谋军官课程可以提供一个很好的实践想法的例子,因为它的主要教育原则之一是采用了苏格拉底式的教学方法和成人学习方法。这些教育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经验性的,因为学生根据具体经验、反思、批判性分析与合成来发展与创造知识(在教育方面,合成是认知领域内的学习目标)。人们早已经开始研究不同类型的体验式学习模式了,科尔布方法在军队内外都相当有影响力。在陆军指挥与参谋军官课程中,这一连续过程的步骤是具体经验、发布和处理、生成新的信息、形成创意、运用创意与提供反馈意见(参见图3 )。无论采取什么步骤,以及如何描述,成人学习的根本特点是学习被视为一个建立在体验基础上的整体的、连续的过程。陆军指挥与参谋军官课程的方法对应于这一理论,通过将体验转化为知识。

  那么,从一个领导者的发展方面讲,合成是体验式学习的目标和结果;学生的经验转化为知识。同样,我们希望培养的领导者必须获得具体经验,并以目标为导向的方式,反思它,分析它,并合成军队迎接明天挑战需要的认识。这个过程不应该被限制在教室环境。相反,三大发展领域内必须不断重复由体验、反思、概念化和实验构成的循环过程。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发现一个明显的、共同的贯穿各领域主线——学员、学习者或者领导者。

  思考该问题的一种方法是设想在每个领域中都有体验式学习(见图4)。从作战领域开始,训练在各种个人和集体活动进行。一旦训练活动结束,每一级的领导人有机会进行反思性观察(通常是一个行动后评估) 。通过反思训练的具体经验,战术、技术和程序得到改进完善;然后形成想法,应用于今后的训练。当军人们离开他们的组织参加院校教育训练,循环继续进行。在课堂上,这些领导者从具体经验、反思开始,并使用他们的作战经验提出新的想法,他们将进一步对新的想法发展和应用。这个过程在自我发展领域也是如此。由于学院在各领域不断转换,在该过程中知识不断合成(这些领域的组合效应)。

  领导者的心是一个训练、教育和领导发展效果自然交融的地方。如果我们要全面贯彻落实任务式指挥,那么在各个领域加强任务式指挥至关重要。毕竟,学习并不是在院校中开始或结束。所以,采用成人学习法并不仅限于学院的某些方面。为了证实这种情况:通过衡量每个个体在训练机构的经验,以及作战领域应用新知识,陆军信任下属发挥主动性并作出审慎的风险判断的想法在那些下属心中要么是肯定或否定。这就是为什么陆军任务式指挥战略为什么需要在三个领导者发展领域共同推行的原因,这句话也许更贴切,即“人是[任务式指挥]的中心,而技术、系统或过程不是。”

  现在,在实践中这可能意味着是系统的建立需要时间。领导者的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尤其当军队作为一个整体正在尝试一种新的思路的时候,更不是这样。如果我们在院校中教任务式指挥,那么我们必须在训练中练习,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领导者在控制条件之外的经验要大力强调该理念的智慧和好处。现在,陆军抓住机会加强任务式指挥在我们思想、行动、活动和过程中的作用是很重要的。

  通过在作战领域应用的任务式指挥,并通过观察或反思经验和教训,陆军领导人开始批判地思考概念,以及遇到的变化时如何应用。随着军队继续实施任务式指挥战略,在各级领导者也应该继续接受不断学习的文化,进而在每次院校训练机会中提供反馈。这有助于处理条令、训练、教育和领导者发展的变化。

  下一场战争之前的机会

  我们已经将任务式指挥作为一种编纂在条令中的指挥理念。在任何情况、任何条件下领导者必须实践它。如果我们只在部分特定的背景中使用它,那么可以肯定地说它不会渗透到我们的领导文化中,因此它会作为一条过去的标语快速死亡。这种理念重视那些敢于冒险并审慎地承担风险的人。尽管按照目前关于领导的条令承认需要谨慎地做出检查和校正,但是良好的组织依赖于经验丰富与得到授权的下属。目前正如以前一样,领导将通过他们在实践中工作的好坏程度来判断条令。如果信任下属做出审慎的风险判断,且这些判断证明错了,那么我们是否还会坚持原来的决定依然信任他?反过来,下属是否足够信任他们的领导者,以至于他们在机会出现时承担风险并采取主动?另一方面,经历是否会教给他们最好采取更稳妥的方式,采取质心评价,并继续前进?

  陆军认为自己是一个学习机构,因此,我们不应该停止问问题。当我们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对于任务式指挥如何影响我们的思考方式、行为与领导的思考就会更深入。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的组织内部,并决定如何最好地晋升和奖励具有适应性、勇敢、创造性的领导。也许这是最适当的时候,陆军可以检查我们人力资源系统,并找到从整体上审视职业的方式。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司令罗伯特•科恩将军日前表示:“这样的领导者,不能大规模培养。我们的人事制度将不得不抵制住把人当作商品的诱惑,逐渐将每个人看作独立的个体。”

  当然,如果我们要考虑这样的改变,我们将有更多的问题要问。我们有没有真正考虑过谁是我们下属中的头领?难道领导者犯错误又不承担风险吗?另外,领导者能承担风险,犯错误,从中吸取教训,进行改正,并最终取得成功了吗?难道我们能期望有大量可以承担风险且从来不会犯错的下属吗?

  或许有机会进一步灌输我们并没有考虑的任务式指挥。重要的第一步可能是解决任务指挥系统、技术和流程背后的理念问题。现在解决这些问题,将进一步在各级领导者中灌输理念和实践,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实施风险。鉴于目前复杂的任务指挥系统,以及任务式指挥推动者的未来发展,例如网络,我们可以通过最小化控制程度来减轻不必要的复杂性。这一点非常正确,尤其是当我们不断装备战场合同商代表修理系统时要求我们停下一切作战行动的系统。如果指挥官建立最低限度的必要控制,迫使他们依赖或信任自己训练的队伍来完成他们的任务。这是一件好事。毕竟,任务式指挥作为一种理念认识到,战争和冲突都是混乱的,任务越复杂就越有可能是失败。

  当我们考虑如何最好地回答这些问题并努力将任务式指挥变为现实的时候,让我们重新反思科恩将军的话来结束本文。“当面对不可预见的情况,我们依靠聪明和适应性强的领导,以确保将目前的陆军可以迅速转变成“我们需要的陆军。” “任务指挥理念鼓励我们授权的领导者最大限度地发挥适应性和灵活性来完成一体化地面作战。这是陆军的指挥理念,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实践它。确保任务式指挥在每个领导者发展领域得以实行是每个人的责任。虽然未能达到这一目标可能会使未来的领导者认识到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差异,但是今天每位领导者将任务式指挥作为个人的责任将在日常工作中强化任务式指挥的理念。 知远/剑南山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423/n398696152.shtml report 6961 美国陆军认为任务式指挥是陆军解决战争和冲突的不确定性、模糊性与迷雾的途径。任务式指挥既是军队的指挥理念,也是战争中的战斗功能。本文探讨了美国陆军应如何推行任务式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