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感知与响应后勤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本文分析了“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各项活动,后勤保障方面遇到的各种困难和应吸取的经验教训,认为如果采用感知与响应后勤,将给后勤人员提供关键决策信息,从而减少战争迷雾,促进更加有效和及时地保障作战人员,最后指出了实施感知与响应后勤需要解决的问题。文章编译如下:

  该研究课题由部队转型与资源助理部长帮办办公室资助,技术和国家安全政策中心编写。本文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反映美国国防大学、美国国防部或美国政府官方政策 或立场。所有的信息和资源都来自公开资料。

  导言

  所谓“战争迷雾”往往同指挥官缺少战场上清晰的信息相关。“战争本质上易变、不确定、复杂且模糊不清。对于这种情况,当代美国军队习惯使用缩写VUCA(volatile, uncertain, complex, and ambiguous)。” 指挥官为压倒和战胜敌人而追求的高作战节奏或者速度,加剧了现代战场上的“战争迷雾”。本案例研究提出,如果“伊拉克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 OIF)第一阶段采用感知与响应(sense and respond, S&R)后勤,将给后勤人员提供关键的决策信息(态势感知能力),从而减少战争迷雾,促进更加有效和及时地保障作战人员。为了得出这项结论,下面的研究分析了“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各项活动,援引了吸取的后勤经验教训和遇到的困难,并且提出了减少这些挑战的一些建议。

  感知与响应后勤的实施,将塑造未来的联合后勤需求,同时推动联合作战条令以及我们保障作战环境方式的变化。当前部队转型与资源办公室(原部队转型办公室)和轻型装甲车辆项目经理(Program Manager, Light Armored Vehicle, PMLAV)领导下的各项工作,为整个军队内部感知与响应后勤的实施铺平了道路。最后,这项研究突出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当前在伊拉克的后勤业务,并提出了关于未来的一些看法。开始的概述回顾了导致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被推翻的一些事件。

  “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概述

  大多数人认为现在被称为“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入侵伊拉克,是一次巨大的成功。2003年3月期间,美国军事海运司令部(Military Sealift Command)运营的167艘船只创造了“民主国家的钢桥”,将必需装备向前运送到战区。为了理解这次努力的范围,从美国到科威特的航线上每72海里就有一艘船只。 此外,飞行员们在战区内和战区间驾驶数千架次的C-130、C-5和C-17运输机和商用飞机,部署和投送了近42.4万名美方人员及其设备。 这次艰巨的壮举促进了责任区(Area of Operations, AOR)内部队的接收、集结、前送与整合(reception, staging, onward movement, and integration, RSO&I),保障了作战指挥官制定的作战构想。

  随后,“在‘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我们见证了最具支配性的快速机动,并最终以前所未有的成功将联合空中、海上和地面作战部队投入战斗。此次作战计划要求用一场为期30天战役取得胜利。但是,该联盟用3个星期就做到了。” 按照常见传统军事学说,将派遣数十万大军到伊拉克,他们由被称作“铁山”的巨大后勤尾巴保障。相反,当时的美国中央司令部作战司令汤米•R•弗兰克斯(Tommy R. Franks)上将,“设想一支能够迅速清除威胁的蜂拥而至的、快速反应部队:依靠速度,而不是规模”。 这种速度概念成为整个战争中所有指挥官的基本主题,对于海军陆战队第1师来说更是如此,“速度是一种文化。”

  在及时实现军事目标的基础上,人们会设想“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是一次成功的典范。然而,在整个战场上提供后勤保障,以支持高作战节奏和积极的作战步伐方面,存在根本性挑战。图1中从科威特到巴格达350英里的机动,利用了一种更加适合建立在征用方法、交货方式和时间延迟基础上冷战时期环境的补给体系。这种易变、不确定、复杂且模糊不清的环境,还突出了一支灵活的作战力量的必要性,他们由能够迅速适应和持续保障携带所需各种资源的作战人员的后勤人员保障。

  尽管美军各个军种在后勤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绩,但是此案例研究将主要集中在海军陆战队上。“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美国海军陆战队卷入了前所未有的机动。

  在“伊拉克自由”行动成功展开期间,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1st Marine Division, 1stMARDIV)实施了海军陆战队历史上最长的系列配合陆上攻击。从穿越科威特和伊拉克边境上的出发线(line of departure, LOD),到巴格达北部敌对行动最多处,该师在17天的持续作战中推进808公里。

  2003年3月23日的统计数据突出了输送部队的复杂协调和排序。该师开始使用桥梁通过纳西里耶附近的幼发拉底河,到达这座城市的东部和西部。在12个小时内,该师8000辆汽车通过这一重要的瓶颈过河,然后为向巴格达的作战机动做好准备。

  “保障快速推进成为指导所有师后勤军官作战准备的标准。” 规划是有帮助的,尤其对燃油方面的考虑。最初,进行一次有条不紊的分析,以确定主要机动部队第1、5、7团战斗队(Regimental Combat Teams, RCT)的极点。此次分析根据条令出版物中的标准规划数字和高级后勤人员的经验进行。回想起来,这些数字过于乐观和保守。战斗载荷、沙漠地形和车辆24小时运行消耗的燃料,甚至要比最多估计也要多。

  负责该师行动取得成功的作战勤务支援营是来自第1部队勤务支援大队(Force Service Support Group, FSSG)的第10作战勤务支援营(combat service support battalion, FSSG)。第10作战勤务支援营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部队责任区内的第1师所有单位提供直接保障。

  在此次行动的战斗阶段,为保障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进攻巴格达的向前机动,该营实施了400多次这样的车队护送。该营发放了近3000份即食口粮(Meals Ready to Eat, MRE)托盘,近100万加仑的水,200多万加仑的燃料以及2000多吨弹药。

  即使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对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要求的反应也经常滞后。通常情况下,这是瞬息万变的战场和战争迷雾的结果。例如,给数千辆汽车加油经常花费远超出预期的时间。随着战争发展,抽水机、加油车以及其他必要的设备都开始出现故障,这进一步加剧了补给困难。一项具体的挑战是弄清实际燃油液面高度。因燃油压力表有误,燃油液面高度有时被夸大了,有时欠准确。当补给请求沿着指挥链向上传递与合并时,知道受保障单位的确切位置成为一项新增的障碍。速度与后勤响应的另一项障碍是:一些单位在遇到补给车队前,经常不得不转移。这导致了战斗保障支援营的海军陆战队员感到困惑,因为他们没有同各个师的海军陆战队员相同的通信设备,从而制约了协调衔接。这并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独有的问题。第377运输司令部(377th Transportation Command)副司令斯特尔茨(Stultz)陆军准将,反映了跟上作战部队方面的类似挑战。“不全是保障它们的问题,还有弄清楚它们将转移到哪里的问题。对我们来说,这往往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的车队已经出发,正在穿越沙漠。” 在向巴格达机动期间,进一步加重美国海军陆战队努力的是该师工作重点和各个团战斗队机动计划方面存在的挑战。

  事实再次证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任务组织是一种力量倍增器。“伊拉克自由”行动给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部队和第1师提供了一次机会,使其可以再次验证海军陆战队空地小组许多领域的实力和灵活性,包括后勤领域。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前所未有的作战距离和推进速度,给后勤带来相当重的负担,形成了一些保障条令概念的创新性改变。从早期的规划工作开始,该师的机动计划建立在“速度等于成功”的概念上。

  要保障该师的作战计划,要求后勤人员调整思想状态和具有创造性思维。移动大批量的所有物资是不可行的,而且后勤人员面临在合适时间向合适地点提供针对性的精确保障的挑战。

  除了组织调整外,该师的后勤人员通过几项规划和装备创新加快了保障速度。举例来说,后勤部计划制定了根据潜在后勤极点衡量一个单位战术目标的标准,并确定了补给点的最佳位置。这增强了条令出版物中一般的“补给天数”规划因素。这种极点分析生动地描述了该师需要在那里暂停作战以补充燃料,并帮助确定物资和功能解决方案。

  不过,如果说后勤还算顺利也是对事实的歪曲。 供应保障系统是一个特别容易不能回应受保障单位要求的领域。当美国海军陆战队一起来到战场,缺少一个统一的海军陆战队供应系统引起了供应链的混乱。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远征部队利用资产跟踪后勤及供应系统Ⅰ(Asset Tracking Logistics and Supply System I, ATLASS Ⅰ),海军陆战队第2远征部队采用资产跟踪后勤及供应系统Ⅱ,布朗特岛司令部(Blount Island Command)采用一种海上预置部队装备的商用供应系统。 此外,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勤司令部(Marine Logistics Command, MLC)的野战仓库系统因不能工作,在此次行动开始时就废弃了。结果是,“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所使用的供应系统体系结构是介于系统和方法间的变通方法组合。在正式申请进入该系统后,从营级到师级的供应人员在没有收到前,一直对其一无所知。该系统的兼容性问题,再加上缺少一个局域网,使该师的供应军官没有自动化手段来传递申请,获得反馈信息,或者协调管理报告。最后,这些系统都不能提供供应链中的任何在运可视性。虽然在整个行动中发出了很多车队,但是对于那些申请物资的部队,其运输内容和地点仍是个谜。其结果是系统中缺少可信度,后勤人员付出巨大努力通过任何可能手段获得可视性。

  可以理解的是,在作战行动的简单任务也非常困难,但是即使在敌对行动结束后问题依然存在。在向巴格达推进后,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迪瓦尼耶附近整合。由于季节性气温上升,M-149“水牛”(Water Bulls)装甲排雷车中的水需要冷却。这种请求被转发到该师在科威特突击队军营(Camp Commando)的后方部队,之后向前输送所有可以使用的冷水机组。虽然冷水机组并不是战斗必不可少的项目,但是其对于提高生活质量,并确保海军陆战队员保持水分十分重要。日子一天天过去,各个部队开始质疑此次请求的状况。该师的后方部队解释说,冷水机组已经放在一个补给车队那里,应该已经送到了。该师后勤部值勤军官花了好几天的时间,试图通过联系各个团的后勤部门和战斗勤务保障部队来定位这些冷水机组的下落。随着这次简单的申请仍然没有得到满足,紧张氛围增加了。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发现了这些冷水机组。如果设备上采用了可靠的跟踪方法,就可以避免数日的混乱和人力浪费。不幸的是,这种情况过去很常见。通常,美国海军陆战队派遣一个护送队护送急需物资,以确保它们从科威特到位于伊拉克境内的部队那里沿途不会丢失。

  在此次整合后的另一种情况下,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的黎波里”特遣部队(Task Force Tripoli)被赋予向南到达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之间边界的大规模机动任务。该任务组织以3个轻型装甲车(Light Armored Vehicles, LAV)营为主体。由于崎岖的地形和轻型装甲车轮胎磨损,后勤计划要求至少20种属于第九类物资的备件。初步报告表明,供应系统中的各种轮胎都很少。该师的后勤计划人员和战斗勤务支援人员再次开始要求确定所有可用备件的位置。随着这项任务推进,库存数量和位置还不准确。最终,后勤人员通过查明处于出乎意料之外位置的轮胎,充分保障了这次机动。此次任务成功也不是通过任何自动方式的实现,而是通过“眼睛盯着”后勤保障区,以找到所需物品。

  持续保障作战人员的最后一个例子集中在炮弹上。在伊拉克南部最初的作战行动中,炮兵部队参战,被大量供应了双用途改进常规型药(Dual Purpose Improved Conventional Munitions, DPICM)155毫米炮弹。虽然双用途改进型常规药极为有效地打击开放地区的地面部队,但是其显然弹药哑弹率非常高。随着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拉近巴格达周围的居住区,第11陆战团转而发射在城市战中更加有效的高爆炸药(High Explosive, HE)155毫米炮弹。后勤人员没有预料到这种转变的影响和正在执行射击的数量。即时补给高爆炸药炮弹产生的请求,给从科威特的后勤保障区向前线部队运输数千发炮弹带来挑战。虽然这些请求最终通过战区内C-130运输机和地面运输得到满足,但是态势感知能力和信息流的缺失,威胁到推迟战场上的作战节奏和对保卫巴格达部队的火力支援。

  推送式后勤与拉动式后勤

  在投入大量时间实施规划后,该师的后勤人员选择基于推送的需求链,以更好地满足作战部队的要求。尽管如此,在敌人具有行动发言权的动态环境中,现实往往迫使后勤人员进入基于拉动的供应链场景。而基于拉动的供应链更加适合于更高的需求不确定性, 在战时环境下能够及时作出响应是极为困难,而且距离和整个战场缺少信息流加剧了这种困难。预期需求和推出不必要的物资或者错误的设备,就减慢了节奏,并且同指挥官的意图发生冲突。因此,由于推送与拉动的边界不断变动,后勤人员正陷入两种供应链方案都不是最佳的进退两难境界。

  最终,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取得的成功反映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少将马蒂斯所谓的“后勤易消化饮食”。 虽然上述的这些例子主要集中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方面,但是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3rd Infantry Division, 3rdID)也有相似之处。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的一份简报中说:“后勤是战场上进行的最具挑战性的业务”,并且“准时制物流不足以保障先锋部队。” 后勤司令部所属部队的迟到和整合加重了陆军第3步兵师后勤人员的工作,例如第3军保障司令部(Corps Support Command, COSCOM)仅在行动的作战阶段开始前到达。事实上,因为后勤活动并非充分筹划和整合,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在2003年3月19日开出了最后的第九类物资申请单,直到2003年3月30日才接收到更换零件补充——而申请单上的物资不足以保障该师高节奏作战。 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的经验,进一步突出了同基于拉动供应链理论相关的问题,因为近三周内很少有或根本没有部队提交申请(见图2)。这是否是作战部队没有申请零部件,或者一次后勤系统失败的情况,是一个争论点。

  根据广泛宣传的向巴格达进军,人们会合理地推测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中最终取得了成功。然而,此次推进在后勤方面非常棘手,而且后勤系统表现不一定像宣传的那样好。不过,是否取得成功经常由战场上的人们来判断。因此,出现了关于联合后勤系统如何很好地保障作战部队的各种从战略层面到战术层面的不同意见。

  专家的评论与看法

  联合作战条令

  在分析“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时,我们该如何定义战场上有效的后勤保障呢?“受保障的联合部队指挥官(Joint Force Commander, JFC)希望后勤给他的行动自由——以使他的任务能够按照时间表有效执行。” 在联合后勤环境中取得成功有三项绝对必要的要素。首先是通过规定流程,建立各个参与者的角色和责任,并确定共同的输出指标,同时通过共享感知保持过程透明实现的一致努力。“一致努力是围绕联合部队指挥官意图的所有后勤能力协调运用,也许是所有联合后勤结果中最重要的。” 第二项要素是快速、精确的响应,以有效地满足展开的复杂战斗中联合部队不断变化的要求。快速响应的主要特点是速度,可靠性和可视性。这些特性应该实现效率提高的最终状态。对于快速和精确响应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跟踪识别成功和进展领域,同时提高了整个过程的性能。速度是提高响应和向作战部队交付重要物资的最关键环节。在战场上,作战部队取得的成功同补给速度密切相关。最后,必须建立联合后勤体系的可视性,使其具有体系数据架构,权威数据源以及全时段可访问的网络。 感知与响应后勤可以是完成这三个目标和优化作战部队保障的一项关键赋能因素。

  鉴于“自由伊拉克”行动的经验,审慎的做法是评估联合出版物JP 4.0《联合作战保障条令》(Joint Publication (JP) 4.0, Doctrine for Support of Joint Operations)。联合后勤是“有意共享服务后勤资源,……,以保障联合部队的作战需求,增强协同效应,并减少冗余和成本。”JP 4.0向作战指挥官提出了作为“分析思考和审慎规划的指南”的几条原则:

  •响应性是“拱顶石”原则。其基本前提是“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提供正确的保障。”

  •简单性是“避免复杂化。任务型订单和标准化程序,……,优先级的建立和受保障单位的物资与服务预分配都可以简化后勤保障业务。”

  •灵活性是“能够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任务和作战概念,调整后勤结构和程序,包括可选择性的规划概念,预测,储备资产,冗余,阶段后勤的前进支持和分散业务的集中控制。”

  •经济性是“以最低的成本,提供保障。当对资源优化排序和分配时,指挥官必须始终考虑经济性。”

  •可达性“是能够提供启动作战行动所需的最低限度的基本物资和勤务,……,在具有最低限度的基本保障前,不应该开始发起一场作战行动。”

  •持续性是“在行动期间对整个战区内的所有用户保持后勤保障能力的一项标准,……,长期保障是后勤人员面临的最大挑战。”

  •生存性是指一个组织能够战胜潜在的破坏。对后勤有着显著效果的高价值目标必须得到保护。

  感知与响应后勤的使用,对于在成为当前和未来战争特征的易变、不确定、复杂且模糊不清的环境下运用联合后勤的基本原则至关重要。战场空间将继续发展变化,成功将通过减少战争迷雾来实现。

  定义成功

  如果没有感知与响应后勤,我们目前应该如何保障作战部队呢?据克里斯滕森中将说:“我们现在采用感知与响应后勤。我们只是没有决策支持工具。” 因此,应用上述原则,决策者有责任结合其对形势的最好专业估计,利用现有的信息。其结果是根据计划和指挥官的意图,分配有限的资源来保障持续作战。如果能够获得更加完整、更加清晰的信息,肯定会使后勤人员的工作更加轻松,并且有助于避免代价高昂的延迟。

  从根本上说,“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成功并不是通过试验和错误或者运气来实现。在“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能够实施快速进攻机动,主要因为吸取了第一次海湾战争的经验教训和地面后勤人员的行动。但是有时实际跟踪和控制机动部队的能力不存在,只能依赖部队指挥官的领导完成。“正如杰克•C•斯特尔茨(Jack C. Stultz)所指出的那样,因‘伊拉克自由’行动中的作战部队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的速度机动,后勤人员吃力地保障它们,但是也从来没有面临保障崩溃的危险。” 为了避免出错,后勤部门必须克服重大障碍,以维持作战部队的前进步伐。最后,紧张的通信线不可避免地恶化了对作战部队的保障。

  其他关于“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后勤保障的观点则更为乐观,因为“当需要保障时,它们被送到需要的地方,并且避免了‘沙漠风暴’行动中未使用物资‘铁山’相关的浪费。” 美国国防部负责后勤与物资准备的副部长为继续说,“每个作战部队都配备了发射机应答器,这使作战领导人和美国中央司令部的后勤人员都能够实时跟踪部队机动。同样,所有返回物资集装箱在其装运地都贴上了无线射频识别(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标签。这些数据再加上来自其他系统的信息,都集成到通用作战态势图中,通用作战态势图使联军能够获得实时信息优势。” 因此,在战略层面上,“伊拉克自由”行动的各项成绩被看好。然而,仔细观察会发现,严峻的挑战降低了后勤保障的效能。

  另一种视角

  第1部队勤务支援大队和海军陆战队后勤司令部的指挥官们提出了其他一些见解供考虑。

  “在‘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海军陆战队后勤司令部的持续保障至关重要,并且提供了保障量令人吃惊。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勤司令部补给部队满足了超过10.8万次需求中的65%,配发了1.43亿磅重的地面和航空弹药,提供了超过970万份即食口粮。”

  虽然这些数字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它们并不能说明整体情况。据领导层称,也存在必须解决的明显不足。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后勤指挥与控制能力。“我们需要一套整个海军陆战队的后勤信息系统,结束各个互不相通的体系内不同系统相互分割的状态。

  有效持续保障涉及到能够及时保障申请单位。虽然通过现有的供应系统处理申请,但是零件的状态和位置仍然模糊。在“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无论是战区内还是战区间的维修配件在运可视性都不令人满意。只有物资在配送节点停下来,其可视性才可行。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勤司令部不能跟踪在运维修配件。确定丢失或者出错的项目是特别困难。我们迫切需要一种合适的后勤指挥与控制架构及支持它的带宽。

  此外,驻地后勤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 IT)没有多大价值。“在很多情况下,信息技术就没被使用,而在其他情况下,为获得在运可视性,商业系统被过度使用,所有这一切导致了供应和维修规范有限。” 鉴于“伊拉克自由”行动相关的信息技术问题,为了保障未来的易变、不确定、复杂且模糊不清的环境和利用新的武器技术,需要向新的和改进的信息技术能力投入大量资金。

  尽管美国海军陆战队面临着许多在运可视性挑战,但是较高层次司令部的认知同战区内实际情况不一致。美国空军退役上将沃尔特•克罗斯(Walter Kross)曾经担任美国运输司令部(U.S. Transportation Command, USTRANSCOM)后勤与业务主任,他认为“伊拉克自由”行动中有“从工厂到散兵坑的在运资产可视性。” 他接着说,“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已经解决了海湾战争中后勤物资不能满足明确要求的问题。事实上,在地面战争最激烈的时候,第九类维修配件的订单几乎停止,因为战斗进度,传递请求的困难返回保障部队。这种中断表明,通讯系统、整合和定位间缺少协调。整体满编率不足55%,而且平均订单发货时间大约为23天。

  可怕的事情比比皆是,在科威特卸载机场/港口与伊拉克境内受挫部队间到处都是重要的维修配件——因为物资仍然锁定在后勤链中。在敌对行动结束时,70多个未使用和未交付的装载请求维修配件的20英尺集装箱被从伊拉克运回科威特。

  速度要求和前所未有的覆盖距离给后勤部队带来巨大挑战。对前沿部署部队后勤状态的良好态势感知能力至关重要。由于供应线路的长度,对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勤司令部来说,难题不是当时的要求,而是未来4至6天将需要什么。将经验和对机动计划的清醒认识结合起来也至关重要。对于前期作战后勤来说,当前和未来的要求是预测作战部队的需求。

  整个军队的各个部队都必须具备在战场上通信和传递信息的能力。在“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保障部队没配备与各个主要下级司令部、师和联队相同的指挥与控制系统。“我们需要与海军陆战队空地特遣部队其他构成要素相同的指挥与控制能力,包括位置跟踪和长途通信。” 如果没有相同的能力,后勤人员在隔离的环境中工作,对情况而不是对预期作出反应。结果是力量恢复到基于拉动的供应链,而不是基于推送的供应链。另外,因为动态环境经常推翻即时需求,有限资源可能会疏于管理。对于减少战争迷雾和维持速度来说,指挥与控制是至关重要的。即使是最优秀的后勤人员也不能保障其不知道的需求。

  美国海军陆战队能够将其后勤极点延长到条令距离的8倍,是“伊拉克自由”行动中所有海军陆战队员的胜利。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这次作战到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此外,只要我们能够预见作战需求,我们就可以维持这么远距离外的部队。

  然而,只有具备与态势感知能力和减轻混乱的能力,才有可能预见需求。“未来成功的关键,将是向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情报发展,以及连级的组织和装备投资,以打造可以保持现代战场上速度的后勤组织。” 为使这种构想成为现实,必须改善信息流。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勤人员实施的分析非常重要,因为感知与响应后勤提供了克服“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发现不足的一种解决方案。

  未来的解决方案

  我们将在哪里出错?

  纵观历史,聪明的作战人员和指挥官一直试图使用其拥有的任何技术手段来欺骗和迷惑对手。为协助这些新兴环境中(第四代战争)的作战人员而开发的技术,必须设计用于保障动态的、具有适应性的军事行动。感知与响应后勤旨在通过具有适应性的快速反应需求和保障网络,提供精确、灵活的支持。 在将来,美国部队将在需要运用新的军事概念和技术的更加复杂和不确定的环境中行动。“烟囱式”后勤将不足保障处于动态的、全球性环境中的作战人员。

  2004年,当时的部队转型办公室(现已更名为部队转型与资源办公室),通过其转型军队的章程接受了网络中心战(Network-Centric Warfare, NCW)概念作为增强美国军队作战能力的一项核心重点。采用网络中心战将使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 DOD)可以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改变战场上的作战现实。因此,正在运用两种重要的网络中心战思想发展感知与响应后勤(sense and respond logistics, S&RL)基于效果的能力:避免“烟囱式”结构,以及将作战、情报和后勤整合成一项无缝的能力。

  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来说,感知与响应后勤主要被看成后勤现代化努力,但是收集到的数据不仅对于后勤人员,而且对于整个体系都是有价值的。感知与响应技术的使用将增强后勤保障。此外,将信息实时整合到作战规划和执行,并联系整个体系内的利益相关者的能力,将提高武器系统/平台的生存能力。因此,感知与响应的后勤提供了一项优化供应链,提供整个体系内的可视性,并建立系统准备就绪生命周期方法的解决方案。采用感知与响应后勤作为网络中心战一部分的关键是,确保正确的人员在正确的时间看到正确的信息。因此,感知与响应后勤的采用将不仅成为后勤界的一项力量倍增器,而且也将增强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部队的战备。

  美国部队感知与响应后勤说明体现了未来后勤保障的替代方案。虽然这种情况反映了对美国海军陆战队炮兵部队的高机动性火箭炮系统火箭弹补给,然而它可以运用到“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期间的155毫米高爆炮弹补给上。在战争上不能根据需要或者指挥官意图重新分配或者分发资源还有其他原因吗?感知与响应后勤的实施,将带来技术的改进,而且还需要调整联合后勤作战条令和战略协议,以促进资源在各个军种和盟军间的重新分配。

  在上述例子的基础上,想像下后勤人员保障“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能力的差异。利用感知与响应后勤,可以在不通过不可靠的无线电网络转发请求情况下,不断监测燃料水平和推测再补给需求。尽管第10作战勤务支援营可以为该师补充燃料,但是交付的燃料数量并没有达到总申请要求。因此,后勤人员不得不根据其可能已经错过了关键信息的态势感知,来分配燃料。感知与响应的后勤提供了根据机动计划预测极点的可视性,并向正确的位置和正确的车辆提供了适当的燃料数量。此外,感知与响应后勤使后勤人员能够根据按照指挥官的指示/意图谁需要限的资源以及作战的优先重点来做出决定。最后,有对战场上资产的全面感知,允许实现对燃料等从一个主要下级司令部到另一个主要下级司令部的重新分配。从“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可以找到一个例子。美国海军陆战队联队保障中队(Marine Wing Support Squadrons, MWSS)通常负责在前方弹药与燃料补给点的飞机加油,为该师的部队提供燃料,因为它们比较年近并且有燃料可以使用。在这种情况下,感知与响应提供后勤为分析数据和做出保障部队的最佳决定提供了整体信息。

  感知与响应方面的当前努力

  最近几年,感知与响应后勤概念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内部已经深入人心。在美国陆军发布了标注日期为2000年6月6日的陆军诊断改进计划(Army Diagnostic Improvement Program, ADIP)作战需求文件(Operational Requirements Document, ORD)后,美国海军陆战队提出了海军陆战队自主式后勤(Autonomic Logistics, AL)作战与组织(Opera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O&O)概念。通过标注日期为2000年3月13日的车队作战军需报表(Fleet Operational Needs Statement, FONS)和标注日期为2002年4月5日的任务需求声明(Mission Need Statement, MNS),美国海军陆战队确定了其利用通信网络系统来收集和传输地面战术装备任务关键数据到一个集中位置,以便可以实时处理和传送给保障部队的自主式后勤需求。 自主式后勤将提供报告装备完好情况、位置、燃料与弹药水平和整个海空地特遣部队行动中各个系统的机动载荷等关键数据的能力。

  在军种层次,使用感知与响应后勤支持侧重于海军陆战队人员、流程和技术的三管齐下的海军陆战队后勤现代化(Marine Corps Logistics Modernization, LOGMOD)改进和集成倡议。解决方案起动指令(Solution Initiating Directive, SID)指出,“未来的海军陆战队作战装备将通过嵌入式诊断/嵌入式预测(Embedded Diagnostics/Embedded Prognostics, ED/EP)技术报告其运行状态。” 感知与响应后勤的关键“响应”部分将是海军陆战队全球战斗勤务支援系统(Global Combat Service Support-Marine Corps, GCSS-MC)的投入使用。感知与响应后勤是信息技术现代化和整合的一部分,同时简化了供应、维护和配送过程,所有这些带来了更加有效和高效的后勤链管理(Logistics Chain Management, LCM)流程。

  此外,轻型装甲车项目管理办公室通过其全生命周期管理努力已经建立了一个专注于产品生命周期的一体化数据环境(integrated data environment, IDE)。一旦从传感器收集到数据,一体化数据环境会成为各种平台信息的中央存储器,可以给各种利益相关者提供历史数据和信息访问。一体化数据环境的广泛目标包括整个生命周期的资产管理,所有利益相关方的信息共享,提供对整个体系内信息的访问,并充分利用现有的措施。实施感知与响应后勤所希望的最终状态是提高战备和战斗力。

  根据以可靠性为中心的维修(reliability centered maintenance, RCM)的概念,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在推进感知与响应后勤的“感知”部分。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Embedded Platform Logistics System, EPLS)下的“智能”平台“被设计用于监控、收集、处理、记录、报告、存储和归档平台的运行状况及其安装系统的良好状况。” 2007年9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获得价值1.45亿美元的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合同。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是自主式后勤的硬件基础结构,并将安装在轻型装甲车、中型战术车辆替换型车辆(Medium Tactical Vehicle Replacements, MTVR)和两栖突击车(Amphibious Assault Vehicles, AAV)上。利用从各个传感器捕获的数据,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将提供符合以可靠性为中心的维修的预测数据和故障分析。 其结果是,作战人员和后勤人员都可以使用大量的作战和后勤数据,先于维护人员执行任务和故障分析前提供预测数据。

  数据传输仍然是感知与响应后勤的一个“长杆”。目前轻型装甲车方面的计划是数据经由从轻型装甲车到数据采集系统的硬连接进行当地传送。另一种可能的替代方案是,向系统附近的采集单元无线传输数据,但是这种方案引起了对网络安全的担心。在这两种方法中,如果数据收集过程有时间延迟,需要信息的后勤人员就在接收到数据前就不会有预先和及时的可视性。

  主动诊断、后勤和预测相结合,力求改变美国海军陆战队传统的维修概念。代替了在固定时间间隔进行维护和检查,维护可以在必要时实施,这样以来就维持了车辆更高的出勤率,节约了资金,缩短了现实问题的解决时间。 根据感知与响应后勤的概念,维修将在故障被感知到时安排和实施,部分维修将在无需人工干预的情况下被自动排序。通过利用传感器进行不间断检查,并根据需要进行重新建造,应该可以减少灾难性故障发生的可能性。此外,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接管了车组人员在敌方领土上停止行动来检查轻型装甲车辆变速箱等子系统完好情况的责任。最后,指挥官应该在规划和实施作战行动过程中更加清晰地掌握装备的完成情况。

  未来将会怎样?

  当感知与响应技术可以在任何情况/环境下提供优势时,“伊拉克自由”行动中快速部署部署和运用大规模部队所代表的情形说明技术对于获得整个战场的透明度至关重要。为实施感知与响应后勤,在目前所需技术和资金需求方面,前方的道路具有挑战性。将这种作战能力完全投入使用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虽然我们具备推进感知与响应后勤的雄厚技术和工具,但是只有通过方向明确的、协调的、持续的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成功。一项重要的问题是,谁将为美国国防部指导这项工作——联合感知与响应办公室,或者轻型装甲车辆项目经理将继续领导这项工作?

  感知与响应后勤的潜力无限,但是,在充分利用这项技术方面也存在挑战。开发网络中心战环境和共享整个体系内的数据将具有挑战性。后勤链管理和作战指挥链中的所有参与者肯定会从通过提高生存能力节省稀缺的资金和宝贵的生命中受益。未来的军事行动也将受益,因为部署了更少资源,将使部署和作战力量增强更加快速。量身打造的快速响应将应用到计划内和计划外的事件。此外,感知与响应后勤将有助于消除“铁山”和提供更加敏捷和灵活的保障。虽然没有任何工作可以替代规划,但是感知与响应技术的使用,为后勤人员提供了传感器自动反馈的可靠数据。这消除了信息通过无线电网络和电子邮件转发时可能的传输错误,避免了实际需求的夸大,排除了由于海军陆战队执行其他任务而造成的延迟,并且减轻了作战相关的疲劳。网络中心战和提供发射信号和接收信号间的联系的指挥与控制能力的发展不会在瞬间完成。然而,在整个体系内传输数量的功能,给后勤人员提供了一个更加灵敏的需求与保障网络,同时使作战人员能够识别到作战背景和协调影响任务继续实施,最终结果应该是战场上各个方面的节约,并且产生更加致命和灵活的能力。

  “伊拉克自由”行动中的当前作战——有哪些变化?

  驻北卡罗来纳州乐洁恩营地(Camp Lejeune)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2远征部队第2后勤大队在2008年2月从伊拉克撤出,凯斯勒准将是该大队的指挥官,他说自“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以来在伊拉克已经取得了显著的保障进步。 首先,由于战区内可视性,人们更加信任这个系统。第九类维修配件和伴随的射频识别标签一起装运,通过访问仓库到作战人员(warehouse to warfighter, W2W)系统,这种标签能够识别某一箱子或者托盘内的所有部件。确定各个部件的射频识别标签同从后勤保障区行驶到受保障部队的某一车辆产生关联。如果这辆再补给卡车的标识是已知的,车辆的运动可以通过蓝军跟踪(Blue Force Tracker, BFT)进行跟踪。另外,货物的可视性也可以通过访问在运物资可视性服务器获得,当射频识别标签每次从距读写器300英尺范围内经过时,该服务器将更新其位置。然而,仓库到作战人员系统和蓝军跟踪系统之间没有任何连接。目前,为了收集来自仓库到作战人员系统和蓝军跟踪系统的信息,一名后勤人员需要访问这两个系统来确定卡车在战场上的位置和哪些部件在这辆卡车上。这些系统提供一种改进的体系可视性,但是并没有解决整合数据体系结构,以实现一个系统下的通用后勤图像的问题。

  此外,由于大多数维修部件申请相当短的响应时间,人们对该系统更加信任。因后勤战区不成熟和行动高节奏,“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经历了一系列重大挑战。现在,环境和作战条件都更加静态,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伊拉克阿尔•塔卡杜姆(Al Taqaddum)的保障活动补给系统(Supported Activities Supply System, SASSY)保障部队(Support Unit, SMU),相当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所有保障部队,负责共计价值大约1.24亿美元供应物资。这个仓库采用了许多自动化功能,但是仍然依赖大型集装箱来储存物资。由于数量众多,整个陆战队远征前进部队的战备率达到平均94-95%,这即使同驻军行动相比也是比较出色的水平。

  虽然美国海军陆战队一方一直在改进,但是还缺少可以看到美国陆军供应保障区(Army Supply Support Areas)存货的自动化手段。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部队间存在非正式的相互保障关系,但是横跨各个军种的体系全资产可视性并不存在。直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全球战斗勤务支援系统(Global Combat Service Support- Marine Corps)投入使用并同其他军种的相似类似整合,这种情况才会有所改善。此外,在各个军种根据《美国法典》第10卷要求训练、组织和装备其部队方面仍然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当一个军种给另一个军种提供维修配件和物资时,将如何解决偿还问题。

  结论

  “战争后勤,当真正有效时,应该对作战部队透明。” 基于军队转型办公室构想,感知与响应后勤是一种通过为指挥官和后勤人员提供了解“哪些物资在什么地方,哪些物资在途中,以及他们何时将看到这些物资”的工具,来达成这一目标的手段。 虽然人们认为“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期间后勤保障的成功程度有所不同,但是感知与响应后勤的采用将解决战争期间产生太多困惑和迷雾的挑战。

  然而,一些关键领域的问题仍然必须加以解决。尽管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是在关键系统上建立感知能力的重要第一步,但是将感知到的数据传送给相关决策者的通信链路和渠道似乎处于停滞状态。感知与响应后勤的实施似乎是一种连续的,而不是并发的过程。在整个体系内传送感知到的数据必须获得相同的努力和资金优先级,否则这些数据将被感知、收集,但是并没有被利用。后勤人员迫切需要具有监控与预测故障的能力,知道武器系统的实际燃料和弹药水平,并能够跟踪战场上的物资。政策制定者、武装部队和工业界必须共同努力,资助、开发和列装这种能力。轻型装甲车项目经理在嵌入式平台后勤系统上付出的最初努力将开始建立一种不仅有利于后勤人员,还可以通过提高速度和信心增强作战人员杀伤力的一种能力。

  “后勤必须随时准备好移动和延伸后勤链,同作战部队同步推进,保持连续流动和保障。” “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相关的挑战并没有消失,未来将包括一种更加易变、不确定、复杂且模糊不清的环境。感知与响应后勤提供了将后勤界带入21世纪并且根本性变革战争实施的能力。感知与响应后勤的采用不仅使军事后勤能够转型,而且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对作战部队实施的终端到终端保障,同时也有效整合了体系和改变了武器系统保障方式及联合作战条令。

  感知与响应后勤案例研究教师指南

  本案例研究提出,如果“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采用感知与响应后勤,将给后勤人员提供关键决策信息(态势感知能力),从而减少战争迷雾,促进更加有效和及时地保障作战人员。为了得出这一结论,本文分析了“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各项活动,援引了吸取的后勤经验教训和遇到的困难。本文还提出了一些减少这些挑战的建议。该案例为在重大军事行动的前提下研究感知与响应后勤提供了良好的背景。

  教师应想着以下目标教授本案例研究:

  目标1:了解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中,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机动期间不断变化的保障需求。

  目标2:了解后勤人员在保障美国海军陆战队机动和作战过程中面对的一系列挑战。

  对这两个目标的注释——该案例研究提供了使用规划因素,然而现实并不匹配计划的众多例子。此外,各种低技术含量的传感器(燃油表等)并不总是准确的敏感装置。本案例描述了许多复杂化要素,后勤军官处理的未知事情,以及快速变化表现出的后勤灵活性。该案例提到了燃料、饮水、口粮、轮胎以及炮弹,并对遇到的各种各样难题及其解决方法提出了评论。

  目标3:理解实施感知与响应后勤的意图,以及如何和何时将这些概念运用到“伊拉克自由”行动,将导致保障发生变化。

  注释。感知与响应后勤基于信息流,以便后勤响应更加迅速和精确。需求信号,也就是将采取行动的事件,例如,1/4满刻度的燃油表启动车辆用完燃油前先于向前输送燃料的业务。感知与响应后勤设想类似感知来自所有补给品分类的需求信号,包括第九类维修配件——就在即将出现故障前更换零件。

  目标4:研究如何采用“感知与响应”概念来保障未来的作战部队,将更加有利于作战人员。

  注释。感知与响应后勤在未来将产生更大的效益和更高的效率。一系列的传感器和信息共享旨在提高态势感知能力,并提供给作战人员各种各样的规划选择。感知与响应后勤的关键是感知到需求信号,快速地响应需求信号,并分享产生通用作战态势图的信息。其中一些将影响感知与响应后勤,并且需要讨论的问题是信息要求——在没有电信基础设施的严峻环境下,后勤信息将必须传输——对带宽的竞争!必须认定需求信号,并据此采取行动——后勤人员在何时将感知到需求,以及他们将能够如何回应?

  作者简介

  保罗•尼达姆(Paul Needham)博士是后勤学教授,美国武装部队工业学院供应链管理集中项目主任。他在美国空军各种后勤岗位上工作23年后退役。

  克里斯托弗•斯奈德(Christopher Snyder)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勤军官。他在“伊拉克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 OIF)第一阶段被分配到了第1海军陆战队师后勤部(G-4)担任特勤人员(Individual Augmentee, IA)。他曾在多个参谋岗位上工作,曾经指挥过第3海军陆战队后勤大队第3运输保障营,后来到训练司令部后勤业务学校(Logistics Operations School)工作。斯奈德中校是美国武装部队工业学院2008年届研究生。 知远/杜和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423/n398694922.shtml report 18774 本文分析了“伊拉克自由”行动第一阶段的各项活动,后勤保障方面遇到的各种困难和应吸取的经验教训,认为如果采用感知与响应后勤,将给后勤人员提供关键决策信息,从而减少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