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评估日本的防务:走向亚太地区新安全架构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在美国推行“重返亚太”战略和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东亚地区的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争端而十分紧张。日本执政的安倍晋三政府推动修宪,在钓鱼岛问题中与中国展开对抗,意在迎合美国战略需求的情况下谋求日本的“正常化”。本文是美国2049项目研究所就日本面临的所谓“威胁”做出的一份报告,从国际战略环境的变化、日本面临的威胁入手,渲染中国崛起对日本的所谓“威胁”,强调日本发展军力、打造防务态势的紧迫性,提出日本应对美国“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的总体架构下,强化防务力量建设,作为应对中国崛起的排头兵。本文还为日本的军力建设提出了具体的建议。报告编译如下:

  简介

  今天的世界正在发生深刻的战略变化,有可能会改变国际体系的结构。是全球化和民主化的积极力量,还是重商主义和集权主义的黑暗力量最终胜出目前还不得而知。目前可以明确的是,这些力量之间的较量将首先在亚太地区发生,这里是世界事务的新中心。作为该地区最繁荣、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而且处于战略支点的位置),日本将在影响亚太的未来发展轨迹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日本将对未来该地区战略体系的框架和定义有着重大的影响,但这种影响不应被夸大。东京的决策将会对地区乃至世界各国的决策考虑产生影响。日本在美国大力推进的“重返亚太”战略中处于怎样的位置,它如何看待自身在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中的具体角色,将影响深远。更重要的是,日本的领导人多大程度上能够调整其国家防务指南(目前正在评估),以及如何在日本国家宪法第9条确立的政治限制中寻求到自由空间。

  和平宪法的限制自不必说,地区安全环境的发展趋势很可能推动东京当局的防务规划,迫使其有关角色和任务的决策将改变军力发展过程。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现代化是其首要的安全挑战,对邻国日本来说意味着不确定性和风险。过去10年中,随着解放军军事现代化的持续推进并超出预期,北京当局对领土争端问题持越来越强硬的态度,所以这种不确定性和风险正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同样,随着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的发展成熟,朝鲜的行为仍然呈现不稳定,充满挑衅性。无论是从能力还是意图来衡量,这两个国家带来的威胁,已经大大影响到了日本对防务建设的考虑。俄罗斯入侵的威胁、国际恐怖主义、流行性传染病、自然灾害仍然是对日本的威胁,但在中国和朝鲜带来的国家安全挑战面前,已经是处于次要地位的问题。

  日本国家安全战略最重要的方面,是其与美国的防务联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对日本的安全承诺一直是地区稳定和经济发展的基石。战后的日本实现了惊人的政治和经济转型,发展成为世界继美国之后第二的繁荣国家。重要的是,这为该地区其它的强国建立了一个可遵循的模式。可以争论的是,如果没有美日安全同盟,民主和繁荣不可能在韩国和台湾生根和发展;澳大利亚、新加坡和香港不可能有现在的生活水准;中国也不大可能崛起为超级大国。某种程度上说,美日安全同盟一直是亚太地区在世界舞台上迅速崛起的重要支柱。

  然而,华盛顿和东京的决策者们也多次忽视该同盟的核心重要性。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导致美日同盟关系逐步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在9-11 恐怖主义袭击之后出现某种路线上的纠正,日本对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事,对东部非洲外海的反海盗行动都提供鼎力支持。然而,美日安全同盟也受到基地调整问题、全球金融衰退以及东京政治气氛变化的困扰。2011 年3 月,日本东部地区大地震发生后不久,美日成功实施了联合人道主义救援和灾害救助行动,可以说为同盟的存在和发展赢得了时间。美国开始重新定义其在亚太地区的角色,为美日关系注入新的因素之前,上述趋势并没有改变。为了推动美日同盟朝更强大的前景发展,安倍政府已经开始寻求深化与华盛顿的关系,同时扩大东京对地区安全的贡献。

  本报告将探讨日本在美国主导的防务架构中的角色,这种架构目前正在发生变化,很可能将决定未来数十年亚太地区的面貌。首先,我们将评估构成地区安全环境因素、挑战日本防务规划的主要趋势和能力。接下来,我们将评估日本自卫队能力和态势的发展。然后我们将评估日本可能参与并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美军的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做贡献的方式。最后我们将对东京、华盛顿乃至美日同盟提出建议作结尾。

  一、敌人能力不断增长的趋势

  未来几年日本的地区安全环境发展变化的方式,将取决于已经可识别的大趋势。一种这样的趋势是可以构成现代军事能力基础的技术的快速扩散——例如那些由日本及其盟国美国开发的以维持区域优势的技术。在一体化可能使力量呈指数级增长的巡回技术进步的推动下,现代化常规武器系统能够获得战略效应,而在以前战略效应只能通过使用核武器才能实现。

  这种情况促成了力量非对称效应的出现,那些相对弱小的国家可以威胁更加强大的敌手,所使用武器的成本只是他们寻求应对的优势性平台的一小部分。在低端小规模的冲突中,黎巴嫩真主党2006 年与以色列的战争向世界展示了一支弱小的力量是如何通过优化运用制导火箭、火炮、迫击炮和导弹(GRAMM guided rockets,artillery,mortars and missiles)的武器和战术击败一个拥有压倒性优势的敌手的。在冲突频谱的高端,中国正在发展先进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反卫星武器、潜艇、网络作战能力和无人航空系统,有可能迅速瓦解美国在西太平洋的优势。

  广义上讲,作为全球公地的国际水域、空域、太空和网络空间过去曾经只是超级大国的势力范围,现如今越来越富有争议和对抗性,多种行为体涉入其中。这种态势为日本的防务带来了新的挑战,也带来了可以降低过去脆弱性的富有希望的重大优势。举例来说,作为一个高度依赖海上贸易和能源供应的岛国, 日本非常担心中国不断增长的海上力量对其船运构成威胁。另一方面,由于技术推动的岸基防御系统的发展,日本可能会非常担忧对其岛屿成功实施两栖入侵的可能。然而,尽管这些趋势对日本来说有积极的方面,但日本的防务规划在阐述他们总体的安全态势时用“恶化”这个词。用日本时任防卫大臣森本敏(Satoshi Morimoto)的说法“日本面临的安全环境正变得越来越严酷。”

  接下来要阐述的是,武器技术扩散的趋势,对日本的安全有负面的影响。这些趋势令人不安,因为它们使像中国和朝鲜这样的国家越来越有机会抓住日本防务态势中关键的脆弱点,同时可以瓦解日本的盟国美国的优势地位。因为日本的全部领土都在敌手正在发展的许多武器系统的打击范围之内,目前美日还没有可靠的防务态势来应对这些武器系统,所以人们担心这种趋势会破坏美日同盟,至少会起到使美日同盟复杂化的效果。所有的担心关键在于武器系统本身不稳定的特征。目前正在部署的许多武器主要是用于进攻性的首次打击的,所以可能会在冲突中造成迅速的水平和垂直升级反应。因此,它们的部署意味着地区安全的长期维护将面临棘手的麻烦。

  弹道导弹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能力最强的常规弹道导弹武库。近些年来,第二炮兵常规弹道导弹武库中有足够射程打击日本本土的弹道导弹数量不断增加。这些弹道导弹都是固然燃料、公路机动型,防御者预测这些导弹会在何时何地发射将极为困难。中国正在投入大量资源提升这些导弹的杀伤力,改进战斗部的负载和精度,研究击败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方法,比如说日本自卫队的“爱国者-3” 和“标准-3” 型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最初, 中国人民解放军武库可以打到日本本土的常规弹道导弹只有中程型的东风-21C。 然而,第二炮兵部队已经开始部署一种新的中程弹道导弹,东风-16,据报道将担负“反干预(counter-intervention)”任务。 根据这份评估,在台海冲突中,东风-16将主要以美国位日本的空军和海军基地为打击目标。更值得担心的是,第二炮兵从2010年开始部署一种反舰弹道导弹,东风-21D。 东风-21D导弹的主要目的是威胁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活动的航母打击大队。理论上,它也可以对日本的直升机航母造成威胁。

  朝鲜已经发展了两种不同射程的中程弹道导弹,这意味日本是它们的主要打击目标。 “劳动(Nodong)”导弹是一种公路机动型中程弹道导弹,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就一直在服役。据估计,截止2006年朝鲜已经生产了近200枚作战型“劳动”导弹。 朝鲜已经在发展与打击日本作战相关的“大浦洞- 1” 型中程弹道导弹,不过最近有报道称这种导弹可能是一种过渡型导弹,朝鲜将发展射程更远的“大浦洞-2”洲际弹道导弹。 尽管“劳动”和“大浦洞-1”型导弹的射程都足以打击日本本土的目标,但它们缺乏先进的制导系统,只能是一种恐怖主义武器,而非能够对军事设施实施有效打击的精确打击武器。基于这个原因,朝鲜似乎会将这些导弹作为核、生物或化学武器的投送平台使用,并不投送常规弹头。 “劳动”和“大浦洞-1” 型导弹都采用液体燃料,和中国的同类系统不一样。 如果进一步和中国相比,朝鲜并没有发展出击败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方法。

  巡航导弹

  经过数十年对先进巡航导弹采购的持续投资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目前装备了一些具有世界顶级水平的巡航导弹系统。中国已经生产装备了大量能够实施远程精确打击的陆基巡航导弹。过去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俄罗斯获得了大量的巡航导弹,最近几年采购了数量可观的国产巡航导弹系统,其中包括:第二炮兵部队装备的国产地面发射的“长剑-10”对陆攻击巡航导弹;海军装备的陆基和舰载发射的“鹰击-62”反舰巡航导弹;空军装备的“鹰击-63”对陆攻击巡航导弹。 海军还在其4艘俄制“现代”级驱逐舰上装备了俄制SS-N-22“日炙”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在12艘“基洛”级柴电攻击潜艇的8艘上装备了俄制SS-N-27B“炎热(Sizzler)”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总体而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已经或者正在采购超过10种反舰巡航导弹,其中包括新一代的CH-SS-NX-13反舰巡航导弹的国产化设计。

  据估计,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装备有200-500枚战略性的“长剑-10”型对陆攻击巡航导弹,部署在40-55个公路机动的三筒式发射器上,这对日本的防务规划者们来说可能是特别需要担心的。据报道这种导弹拥有隐身设计,射程超过1500公里,解放军可以把日本全境囊括在这种巡航导弹的打击范围内。 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装备有100 架歼轰-7陆基战斗轰炸机和数量未知的轰-6 中型轰炸机可以装备反舰巡航导弹。 根据美国国防部的数据,这些飞机的作战半径都超过1500公里。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也装备有数量未知的轰-6轰炸机,能够装备最大打击距离直达关岛的对陆攻击巡航导弹。

  不管是战略层次还是战术层次,中国的先进巡航导弹都对西太平洋地区及以外的区域安全有重大的影响。和中国非常成功的弹道导弹系统一样,巡航导弹正在技术上挑战着(而且相当昂贵)相应的导弹防御系统。然而和弹道导弹不一样,巡航导弹可以从任何方向发起攻击,飞行高度很低,更难以探测和拦截。因为巡航导弹尺寸相对较小,可以从多种平台发射,和弹道导弹相比,精确更高,制造成本更低,而且隐身性能和灵活性更高。和弹道导弹一样,巡航导弹也存在大扩散的风险。 事实上,尽管细节仍然不是很清楚,但有报道称中国出售给伊朗的巡航导弹后来被朝鲜获得。

  潜艇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柴电潜艇部队,有小规模但不断发展的核动力攻击潜艇部队,具有强大的反水面战能力。中国海军目前拥有约40艘现代化的攻击潜艇,预计到这个10年的数量将达70艘。这支强大的力量有助于中国海军获取第一岛链附近海域的海上优势,在台海冲突中应对美国和日本介入。中国海军潜艇部队目前的主力是13艘“宋”级潜艇(039型),下一代的“元”级潜艇(041型)潜艇的规模正在扩大。“宋”级和“元”级潜艇都能装载反舰巡航导弹,更新的“元”级潜艇可能装备有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可以大大扩展其下潜巡航的距离。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拥有可以执行多种远距离作战任务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包括执行监视任务,使用反舰巡航导弹和鱼雷实施水面拦截作战任务等。目前中国海军拥有2艘第二代的“商”级核潜艇(093型)服役,未来几年第二代的095型潜艇数量可能增加到5艘。中国海军的攻击型核潜艇也能够发射对陆攻击巡航导弹。“宋”级、“元”级柴电潜艇以及“商”级和新的095型攻击型核潜艇,预期最终都能够发射下一代的CH-SS-NX-13反舰巡航导弹。 中国海军还拥有8艘经过改进的“基洛”级潜艇,这些潜艇因为出色的隐身性能而闻名于世,能够发射俄制反舰巡航导弹。中国希望未来几年从俄罗斯采购4艘“达拉”级潜艇。这些潜艇将是中国海军目前作战能力很强的“基洛”级潜艇的改进型,而且装备了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

  中国海军还拥有为数不少的“明”级柴电潜艇(035型),其作战能力要比前述新设计的潜艇要弱得多。“明”级柴电潜艇的持续部署表示,中国海军仍然将它们视为有价值的资产,可以作为布雷平台或者诱饵使用,可分散或引出敌军的潜艇。中国所有的潜艇都能够发射一种或多种打击武器:鱼雷(线导或尾导)、水雷以及反舰巡航导弹。尾导鱼雷和反舰巡航导弹一样特别需要关注,因为它们应对起来非常困难。中国已经对其大量的水雷实施了现代化,据估计目前拥有50000多枚水雷。中国似乎也正在发展无人水下载具。

  朝鲜海军有近20艘“罗密欧”级潜艇和60艘微型潜艇。尽管这些潜艇已经过时,但在沿海区域仍然能够形成挑战。2010年3月26日韩国海军“天安”号巡逻舰的沉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军方和民间组成一个联合调查组得出结果认为,是朝鲜海军的一艘小型潜艇用鱼雷击沉了“天安”号军舰。 日本特别担心,朝鲜将使用其小型潜艇向日本沿海区域渗透特种作战部队,以执行蓄意破坏、游击战和情报搜集任务。

  反卫星武器

  和导弹和潜艇一样,反太空武器能力也是中国军事现代化和地区打击计划中的关键组成部分。至少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发展了多样性的阻止或摧毁敌人在危机或冲突中使用卫星的计划。这个计划包括反复试验直接上升的反卫星武器、天基的变轨道武器以及高能陆基激光器。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开发出了包括干扰、微波和网络武器在内的反太空能力。

  中国人民解放军看到了在太空战领域拥有这些能力的重大优势。战略层级,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规划者和战略家将反卫星武器视为太空威慑的关键力量,有助于中国在面对美国主导的地区导弹防御计划时可以充分使用其核和常规武器系统。 中国持续采购反卫星武器的计划透明度并不高,使评估其具体的能力部署十分困难。然而,如果考虑到中国积极开展相关测试,并在太空技术上取得全面进步。可以相信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或者很快将有能力置日本不断发展的军事卫星力量在轨道空间于危险之中。

  网络战能力

  中国的军事网络间谍和网络战能力带来的是先进而长期性的威胁。在其它战争领域,获取敌人的位置和编成的情报、监视与侦察信息,和对这些部队执行打击的任务相比,要容易得多,但是网络领域的能力可以突破敌人的防御,可以为对战场直接的攻击做好准备。一旦计算机网络被突破,入侵者可以选择或者预期抵抗水平会非常小的时候启动光速的进攻性行动。

  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前所未有地开展网络间谍行动,突破全球包括日本在内的各类敏感的网络,这应该被视与发展导弹、潜艇和太空战能力相当的一种威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第三部,是中国信号情报和网络的执行机构,拥有针对日本和韩国的庞大部队。这支部队就是总参三部四局(91419部队),局部设在青岛。 尽管这个局的具体任务外界并不完全清楚,但91419部队在上海、北京、大连、杭州和Xinzhou都有下属部队,以日本的计算机网络和其它电子系统为目标。

  中国人民解放军至少有两个技术侦察局(TRB Technical Reconnaissance Bureaus)以日本和韩国为主要对象。这些技术侦察局的主要任务就是以信号情报和网络战能力支援他们相应的军区(MR Military Region)。他们也可能遵循总参谋部第三部发布的搜集、翻译、分析和报告政策指南和一般任务。济南军区技术侦察局(72959 部队)位于济南市,沈阳军区技术侦察局(65016部队)位于沈阳市的东陵区。这两支部队都有以日本为作战目标的分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技术侦察局(95830部队)总部位于北京,尽管主要任务很可能是支持国土防空,但也可以为以日本为重点的网络作战提供支援。空军第一技术侦察局在沈阳和Xiaogan有分队。同样,总部位于南京的空军第二技术侦察局也可以支援以日本为目标的作战任务,具体的分队可能设在沈阳和厦门。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一技术侦察局位于北京,其主要任务是提供海域感知、电子战和电子情报搜集能力,但也可以为以日本为主要的网络作战提供支援。海军第一技术侦察局在珲春、青岛和烟台设有分队,支持以日本为目标的作战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二技术侦察局位于厦门,在宁波和青岛设有分队以日本为主要作战目标。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第四部,是中国雷达和雷达对抗的执行机构,但也有网络战任务。和总参谋部第三部主要实施战略行动不一样,总参谋部第四部网络战士最有可能在实现战术级效应为目标,包括干扰或者摧毁敌人的计算机网络,支援战场情报、监视与侦察。 这个机构很可以拥有针对敌人在低斜度、赤道附近轨道的通信和早期预警卫星的计算机或其它电子系统。

  无人航空器

  中国发展了大量能够深入西太平洋执行军事任务的无人机,这对日本的防御来说是一种新兴的威胁。过去十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还建设了多处无人机基础设施。根据其无人机计划,空军、海军、第二炮兵和地面部队装备的作战无人机数量正在增长。中国的无人机计划似乎重点在于满足情报监视与侦察、精确打击、电子战和数据中继等主要类型任务的需求。 近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无人机在监视中国有争端的海洋领土(包括尖阁列岛)上扮演关键角色。如果日本自卫队自己缺乏先进的航空侦察和监视能力,在海域感知方面落后于中国的话,日本将面临重大的劣势。

  根据中国官员的说法,中国计划在2015年前沿其海岸线建设11个无人机基地,用于海上监控任务。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国家海洋局(SOA State Oceanic Administration)在2011年完成了一项试航计划,在辽宁省使用无人机对980平方英里的海域进行了航空照相。 因为国家海洋局有时候可以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代理机构,这种海上侦察能力可以有军民两用的方面,在战争时期可以应召投入军用。 根据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针对东海上空的任务部署了无人机,特别是福建水门(Shuimen)附近修建了新的空军基地。 据报道, 中国人民解放军其它的无人机部队分别位于广州军区的梅州和北京军区的通州区。 据权威估计,截止2011 年初仅仅中国空军就拥有280 多架无人机在役。 根据一位退役的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说法,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装备1000 多架无人机。

  展望未来,中国的无人机将进一步支撑解放军作战范围的扩展,使其侦察打击的体系进一步深入西太平洋。中国国内的报道指出,无人机使解放军具备了高空长航时的巡逻能力。有人平台因为人忍耐力的限制所以飞行时间也有限。情报、监视与侦察无人机的强大网络与卫星和侦察船的结合,将使解放军的侦察定位能力越来越强,能够在更远距离上定位敌人的舰队,发现之后持续跟踪。

  这一点对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来说可能特别值得担忧,因为从中国的军事技术材料来看,解放军的作战人员和科学家正构想在冲突中使用多用途无人机群来对美国航母打击大队实施攻击。

  尽管中国国内的信息显示,解放军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使用无人机支援两栖岛屿登陆作战或者打击陆基目标的作战,但解放军使用同样的武器和战术提升反舰作战以外的作战能力是符合逻辑的。这将意味着,解放军不断发展的无人机能力,将使美国和日本在西太平洋战场的作战规划复杂化,最终对所有的军种都会产生均等的影响。

  二、日本不断增长的能力的防务态势

  面对新安全环境下中国和朝鲜威胁的不断发展,日本在2010年底发布了一份新的《国防计划指南(NDPG National Defense Program Guidelines)》,提出发展“Dynamic Defense Force”。

  这一概念的重点是在发展先进军事技术和情报能力的同时,提高日本自卫队的战备、机动、灵活性和维持力。 关于日本自卫队的角色,2010年《国防计划指南》阐述了其任务重点:

  1)保卫日本的海域和空域;

  2)对近海岛屿受到的攻击做出反应;

  3)对网络攻击做出反应;

  4)对游击战和特种部队攻击做出反应;

  5)对弹道导弹攻击做出反应;

  6)对复杂的突发事件做出反应;

  7)对大规模灾难或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使用做出反应。

  具体来说,2010年的《国防计划指南》提出调整日本自卫队现有的冷战时代的态势,撤销那些与目前安全环境关联度不大的装备(例如坦克和火炮),同时调整部队的区域部署,从北部地区(北海道)抽调兵力加强西部(九州岛)和西南部地区(琉球群岛)。 它将联合作战、近海岛屿防御、作战支援(后勤、军事医疗和工程)以及情报能力作为优先事项和重点。 事实上,这导致已经正在进行的防务能力建设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在战略层面,日本自卫队已经重点通过持续的情报、监视与侦察活动来确保信息优势。特别是,日本已经发展出一项军事太空计划,部署了一体化的陆基和海基弹道导弹防御网络,大大加强了其情报搜集基础设施。

  日本的军事太空力量

  1998年朝鲜进行了“大浦洞-1”弹道导弹的试射,导弹飞过了日本本土,自此日本开始了其军事太空计划。从一个侦察卫星计划开始,过去十年日本自卫队已经稳步加大了对太空领域的利用力度。

  日本已经研制并发射升空了2个系列的先进成像卫星,包括至少4颗光电卫星(用于白昼的目标成像);3至4颗合成孔径雷达卫星(能够在夜光下穿过云或者雾对目标实施成像)。 日本防卫省也采购了高分辨率的商用卫星,作为其情报搜集活动的一部分。

  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有2颗通信卫星“超鸟(Superbird)-B2”和“超鸟-D”,这些卫星用来共享情报,对对灾难做出反应的海军舰船和飞机、地面部队,以及海外部署的部队实施指挥控制。2015年左右这些卫星将会被X波段的通信卫星系统所取代,新卫星的抗干扰能力会更强。 日本已经发展了“准天顶(Quasi-Zenith)”导航卫星星群来提高山区和城市地区GPS的精度和有效性。2010 年日本发射了第一颗“准天顶”卫星,计划在2018年之前发射更多同系列的卫星。

  日本的军事太空计划受到了“Kodama”数据中继和跟踪卫星(DRTS Data-Relay and Tracking Satellite)的支持,这允许低地球轨道上的卫星进行实时的数据传输,这些卫星并不能被地面站跟踪到。 展望未来,日本正在考虑升级其军事太空力量,发展探测弹道导弹发射的红外早期预警卫星、通信情报搜集卫星以及用于海洋监视的电子情报卫星。

  日本的弹道导弹防御力量

  和其军事太空计划一样,日本的导弹防御计划开始于对日本1998年弹道导弹试射的反应。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导弹对日本的威胁日益突出,日本防卫省发展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的紧迫感大大提高。

  日本防卫省的报告指出“如果日本遭到武装袭击,这样的攻击……很可能从用飞机或者弹道导弹进行的空中突袭开始。 因此,日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强化空中和导弹防御态势,主要包括:改进防空雷达、调整防空指挥总部,整合到美国的区域性弹道导弹防御架构中去并部署新的拦截导弹。”

  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有28处陆基防空雷达。 其中有4部FPS-5下一代导弹防御雷达和7部改进型FPS-3雷达(FPS-4)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2009 年5月日本的首部FPS-5雷达部署到下关岛(Shimo-koshikiis land),后续雷达部署在大凑(Ominato)、佐渡岛(Sado)和冲绳的与座岳(Yozadake)岛,于2011 年完成。 7部FPS-3雷达已经升级成了FPS-4系统。 这些雷达阵地及其相关的防空部队被编组成防空导弹大队,按照地理划分进行编成与相关的航空联队组成4 支防空部队,每支拥有1处先进的FPS-5导弹防御霄达阵地。这4支防空和导弹防御部队由日本防空司令部(ADC Air Defense Command)总部统一指挥。2012 年3月该司令部由府中(Fuchu)空军基地移驻至横田空军基地。

  为了加强美日在导弹防御方面的协调合作,日本防空网络的所有部队目前都由日本的防空司令部总部(位于横田空军基地)统一指挥。约1200名日本军人已经进入这个新的防空司令部总部大楼,作为日本防空和导弹防御的高级指挥机构。 这个举措有助于提升美国和日本军队的合作,该总部作为双边的空中作战中心,与美军位于夏威夷希卡姆空军基地的第613航空航天作战中心相联结。后者是负责美军在亚太地区航空、航天和网络空间作战任务的指挥中心。 重要的是,这可以让日本直接获得美国早期预警卫星和其它弹道导弹防御传感器的数据。 日本航空自卫队的防空司令部与驻日美军总部大楼之下的基地控制枢纽 相接。驻日美军总部大楼之下的双边联合作战协调指挥中心(BJOCC Bilateial Joint Operations Coordination Command Center)在战争时期可以容纳150人,主地板上每个位置都是按照日本和美国同行一起工作,增强双边能力的要求来设置的。

  日本也在其它方面积极融入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体系,包括采购美国研制的导弹防御拦截系统,并与美国合作发展新一代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截止2010 年底,日本已经为其4艘“宙斯盾”导弹驱逐舰装备了“标准-3”型拦截弹,具备了更高一层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截止2010年年底,日本已经在一些部队部署了“爱国者-3”型拦截弹。 日本防卫省通过名为“日本航空航天防卫地面环境(JADGE Japan Aerospace Defense Ground Environment)”的网络将4 艘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导弹驱逐舰和17 套“爱国者-2/3” 防空系统与FPS-5 雷达阵地和改进的FPS-4 雷达阵地整合起来。 最终,日本计划装备6 至8 艘配有“标准-3”型拦截弹的“宙斯盾”导弹驱逐舰。 展望未来,日本驱逐舰将最终装备日本目前正在与美国政府和防务工业联合研制的先进的“标准-3”Block IIA型拦截弹。

  日本的信号情报设施

  日本的2012 年国防白皮书强调了情报在应对地区威胁环境上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份文件指出提前获取各类态势信号,并搜集、分析,适当共享信息正变得越来越有必要……更加广泛和全面的情报能力对日本的国家安全十分重要。 特别是,日本已经把经费投入的重点放在“搜集、处理和分析从敌方武器系统的军用通信和无线电发射中截取的无线电波”的能力上。 日本在信号情报方面,过去十年主要临近中国和朝鲜建设了不少无线电发射的设施。

  日本航空自卫队是信号情报的重要搜集者,其航空信息搜集部队部署在至少7个信号情报站,向航空情报联队(Air Inte11igence Wing)的无线电波搜集大队(Radio-wave Collection Group)报告。日本航空情报联队(或者作战情报部队)(负责支援日本的弹道导弹防御体系)基地设在横田的日本防空司令部总部。 这将使情报处理程序更加顺畅,因为地面站和飞机搜集的雷达监视数据和信号情报都将实时传给防空司令部,以及防卫省的联合参谋部作进一步分析。

  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有RF-4J电子搜集飞机、E-2C空中早期预警飞机、E-767空中指挥控制飞机、YS-11EB电子搜集飞机、YS-11EA电子战飞机以及EC-l信号情报飞机,能够与信号情报站共同工作。 日本有多个信号情报搜集站,防卫情报总部(DIH Defense Inte11igence Headquarters)(位于Chobetsu)下辖有其中的大型站,这是日本信号情报的执行机构。

  日本自卫队的战役和战术能力

  在战役和战术层次,每个军种部门已经开始采取实质性步骤形成长期性努力,应对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日本陆上自卫队正在改进其远程机动能力,升级空中和导弹防御部队,提高近海岛屿防卫能力的同时,缩减其坦克及火炮部队的规模。 为了增强远程机动能力,日本陆上自卫队正在实施相关演习,验证将陆上自卫队部队从北海道快速机动至日本南部的能力。在支援日本的空中和导弹防御体系方面,日本陆上自卫队已经将“爱国者-2”型导弹升级至“爱国者3”型导弹,负责低层“点防御”对付弹道导弹和喷气式飞机。为了提高其岛屿防卫能力,日本陆上自卫队人员正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展联合训练。展望未来,关于日本陆上自卫队能力的关键变量包括:采购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 或者陆基“标准-3”型拦截弹用于高层弹道导弹防御的可能决策;装备多管火箭炮系统及技术推动的岸基防御所需的传感器和弹药;建立专门负责两栖战和近岸岛屿防御的特种作战部队。

  日本海上自卫队正在通过例行性的情报、监视与侦察以及反潜战行动,提高其海洋领土和海上航线的防卫能力。主要措施包括重组其护卫舰队,建成由一支护卫队(16艘战舰)和一支护卫队群(32艘战舰)组成的舰队,基本的战术单位分别由4艘和8艘战舰组成。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兵力部署也在调整,加强尖阁群岛附近区域的侦察和监视行动。为了加强在中国东海和日本的海上交通线附近的巡逻力度,日本海上自卫队正准备将其潜艇数量从16艘增加到22艘。这可以为日本提供在其周边大范围水域(包括西南区域)定期实施情报、监视与侦察行动几乎不可探测的手段。 为了进一步提高其在中国东海实施持续情报、监视与侦察行动的能力,日本海上自卫队正在加强P-3C巡逻机在冲绳的存在。 展望未来,事关日本海上自卫队未来能力发展的关键变量包括:可能采购F-35B短距起飞和垂直降落型战斗机、先进舰对舰和舰对岸导弹的决定,以及建设像海军步兵或陆战队这样的两栖战部队。

  日本航空自卫队计划通过采购第五代的F-35A联合打击战斗机来提高维持空中优势的能力,即使减少现役飞机的总体数量也在所不惜。采购F-35A战斗机的决定有着空中优势任务之外的重大意义。因为其先进的隐身能力,F-35A有望向日本提供目前所没有的精确打击能力。作为一种过渡,日本航空自卫队计划向冲绳增加一个F-15战斗机中队,加强西南防空区域的战斗机存在。 为了增强情报、监视与侦察能力,日本航空自卫队正寻求在2015年前采购2至3架RQ- 4“全球鹰”无人机。 然而,尽管日本航空自卫队强调主动空中和导弹防御措施(包括为早期预警和弹道导弹防御作战改进情报、监视与侦察),但在被动空中和导弹防御上投入却十分有限。 同样,日本航空自卫队似乎还没有确保日本军用卫星安全或者应对敌人太空资产的计划。如果中国发动胁迫性的航天作战,日本将非常脆弱。 展望未来,事关日本航空自卫队未来能力的关键变量包括:可能采购被动防御系统的决定,确保危机或者冲突时期其它优势性空中力量的有效性。

  尽管日本自卫队已经多方着手提高其战略、战役和战术能力, 日本的决策者和防卫省官员对2010年《国家防卫计划指南》制定的措施是否足以应对日本不断发展的安全环境中的威胁表示担心。因此,日本防卫省正在评估其国家防卫计划指南,准备在2013年底发布一份新的《国家防卫计划指南》。正考虑的关键问题可能包括:对以巡航导弹技术为基础的远程精确打击计划的需求,一支日本两栖突击部队以及一个联合网络司令部。 新的《国家防卫计划指南》还应讨论日本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作用,以及日本将如何融合进美军的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的问题。

  三、日本、美国再平衡和空海一体战

  日本的2012年国防白皮书重申了2010年《国家防卫计划指南》的信息,强调了美日同盟在安全环境不断变化下的重要性。具体来说,日本决定通过以下措施来深化美日同盟,调整应对目前的安全环境:

  •加强与美国的战略对话以及具体政策的协调;

  •开展情报、突发事件规划、弹道导弹防御和其它事务的合作;

  •研究提升日本在加强美国威慑和反应能力以应对地区冲突上角色的措施;

  •加强联合训练、联合使用设施、联合促进全球公地自由(包括大空、网络空间和国际海上航线)。

  然而,自从2010年发布以来,美国的防务战略已经有了重大变化,对日本及同盟有重大的影响。2011年11月,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公开宣布了美国的重新定位或者面向亚太的“支点”战略。 同一个月,五角大楼宣布成立一个空海一体战办公室。 紧随其后,2012 年1月奥巴马总统发布了新的防务战略指南,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于同月发布了《联合介入作战概念》。

  这些发展是受下述因素的理解推动的,即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美国正处在战略拐点上,这些因素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国家财政状况不佳,中国崛起使美国的力量相对衰落。广义而言,美国在亚太地区推行再平衡战略的解决方案包括“政府一体的努力”——增加在该地区教育、外交、经济和战略上的投入。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日本注定要在推动美国再平衡的成功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从安全问题的角度,美日同盟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将是维持在日本的重要海空军基地的进入。中国先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 是日本和美国发展能够有效实施力量投送行动战略的推动性力量。在未来的冲突想定中,中国将可以使用其一体化打击能力实施多角度攻击,很可能从网络攻击和反卫星攻击开始,其后实施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袭击,与无人机协调实施。一旦关键的节点目标得到充分的打击,后续波次的有人飞机和潜艇将对第二批次目标实施打击,同时通过空中和海上拦截作战建立区域拒止区。

  针对日本实施一体化打击战役的典型目标包括关键的指挥控制中心,如日本的防空司令部和驻日美军总部(位于东京以外的横田空军基地);美国第七舰队和日本自卫队总部(位于横须贺)陆上自卫队总部(位于东京的市谷)。地区分区指挥中心、通信设施、卫星(及其地面站)、早期预警雷达阵地、空军基地和海军港口将是第二批次的打击目标。考虑到涉及其中巨大的空间,航空航天力量将是决定冲突结果的关键因素。

  为了应对中国可能瓦解日本自卫队防卫能力、严重损害美国在西大地区投送力量的能力的一体化打击战役形成的威胁,华盛顿和东京采取主动和被动措施来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将十分关键。和日本自卫队一样,美军正在大力加强日本周边的航天、导弹防御和情报力量态势。美军正在根据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对亚太地区的长期计划进行投资,提高其在该战区内持续作战的能力。

  在作战频谱的高端,美国正以天基红外系统(SBIRS Space-based Infrared System)卫星及其一体化地面部队为基础部署下一代的天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当完成时,天基红外系统将包括4颗位于地球同步轨道(GEO geosynchronous orbits)的卫星,以及2艘位于高椭圆轨道(HEO highly elliptical orbits)的卫星。 这些卫星将提供精确的早期预警系统,足以根据发动机热信号对机动式导弹发射器进行探测和定位,将在导弹防御中发挥关键作用。 目前美军在地球同步轨道的主要卫星是防务支援计划卫星,天基红外系统卫星只是少量发射升空,最终会取而代之。防务支援计划卫星的性能表现和服役寿命都大大超出了预期,所以尽管天基红外系统卫星计划的完成时间已经大大推迟,但这些卫星仍然可以使用多年。 天基红外系统卫星和防务支援计划卫星的结合,将在创建战区事件系统(TES theater event system)中发挥重要作用,强化对不断发展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威胁的防御力度。

  战区事件系统由三个网络化单元组成:与防卫支援计划卫星结合来提供战术和战略导弹预警功能的天基红外系统;用于机动战区内处理的联合战术地面站(JTAGS joint tactical ground station);由未识别主卫星上运作的传感器组成的保密战术探测和报告(TACDAR classified tactical detection and reporting)系统。战区事件系统通过两种卫星广播网络报告战区导弹威胁,用的是整合到多种不同战斗管理系统的数据(包括空中预警和控制系统和防空系统整合者ADSI Air Defense Systems Integrator)。 这些系统与空基和地基预警传感器、陆基拦截导弹一起工作。

  在亚太地区,美国的天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受到远程预警传感器的支持,例如设在檀香山的机动式海基X波段雷达。 美国海军还计划向该地区部署最先进的“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巡洋舰和驱逐舰。美国陆军空中和导弹防御司令部正在关岛部署一支导弹防御特遣部队用于太平洋地区的防御。这支部队配有一个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导弹连和一个“爱国者-3”型导弹连,用于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防御。

  点防御方面,驻日美军正在日本加大弹道导弹防御部队的部署力度。2006 年,驻日美军向青森县(Aomori Prefecture)的Shariki 空军基地部署了一套机动式X 波段雷达系统,向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部署一个“爱国者-3”导弹营。 同年,美国海军开始向日本前沿部署配有“标准-3”型拦截弹、具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驱逐舰。 2007年,青森县的三泽(Misawa)空军基地组建了一佧联合战术地面站。 最近五角大楼还宣布,希望向东京附近的京丹后市(Kyotango)部署第二部机动式的X 波段雷达系统。

  日本与美国在信号情报搜集方面也开展了广泛的合作,其境内至少部署了3 个美军的信号情报站,其中就包括在三泽的大型情报站。据报道这是美国在亚洲地区最大的信号情报设施,也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信号情报设施。三泽是北方防空部队总部的所在地,也是跨军种的、美国操作的天线阵列以及通信卫星信号情报设施的所在地。 另外两个信号情报站是美国海军的横须贺信号情报搜集和处理站以及位于冲绳汉森营的海军信号情报站。

  四、走向联盟空海一体战

  空海一体战是五角大楼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快速扩散的框架性作战概念(目前还是保密状态)。相关的公开信息显示,这个作战概念寻求强化空军和海军的协作,以挫败敌人使用先进但相对廉价的远程打击系统对前沿部队实施攻击的潜力。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还呼吁加强前沿部署的美军及盟国军队之间的协作。因为其战略位置和美国的紧密关系,日本最终将在这个作战概念的成败中扮演重要角色。

  美日同盟在塑造西太平洋地区的未来安全环境上能够取得多大程度的成功,将有多个指标。在战术层面,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将给空军基地和航母舰队的防御带来复杂性,使在对抗性拒止区域活动的飞机和战舰面临更大的危险。为了应对这些挑战,美国和日本可能需要加大空军基地和舰船防御上电磁和激光武器技术的投资。美日还要加大在电子、网络和太空战方面的投资,以确保入侵者将面对包括动能和非动能手段在内的多层防御手段。

  即使有上述投资,如果中国继续部署更多正在发展的先进武器系统,日本的安全环境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可能急剧恶化。这是因为,至少从总体上来说,中国的巡航导弹、弹道导弹、无人机、反卫星武器和网络攻击可以从其广为分散的本土基地发射,而且突袭性非常强,日本没有预警或者预警时间很短。更重要的是,中国拥有一个深埋的光纤电缆组成的冗余通信网络,可以进行严密的电磁发射管制。当攻击事件发生时,美国和日本的传感器可能无法提供充分的早期预警,直到远程精确打击已经逼近其目标,这样美日就无法组织真正有效的防御。大部分人都能想到,导弹和无人机攻击之后,紧随有人战斗轰炸机,使针对指挥控制节点实施反卫星攻击和网络攻击效果最大化,美日实施防御就更难了。

  如果在冲突中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可能面临被压制的威胁, 美国和日本将不得不加强前沿部署军力存在,在以危机态势中提供持续的警告。这可能增加失误、事故和快速升级的风险。这可能会给北京错误的安全感,中国的战争规划者们可能会让其决策者相信,只要中国严密准备突袭在武装冲突之初取得主动权,他们就能够把握后续作战的持续和节奏。

  在实施首次打击的问题中,成本相对低廉的武器将中国人能够影响战略变化,直到只有使用核武器才能实现战略目标为止。这将降低引发冲突的门槛,解决这样的行动中逐步升级的危险。事实上,中国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不断扩展,意味着他对美国和日本的空军基地、在西太平洋地区行动的海军编队实施成功的首次打击将更容易。然而,这样的首次打击将招致即时的报复,支持这些作战的指挥控制的卫星、空中和地面通信基础设施将成为报复目标。它还可能迫使美国和日本对中国沿海乃至内陆的目标实施打击。

  展望未来,决策时间的紧迫性以及通信网络受到严重攻击的威胁,将日本不得不考虑因为战役和战术原因而将指挥授权分散化。但是这一决策的战略效应将以不可预见的方式下降,相对良性的战术事件很可能会失控。不管日本采取什么措施,中国能够实施远程精确打击作战的武器系统的扩展,将对日本安全环境的战略稳定带来负责的影响。中国的武器恶化了已经是进攻性占主导的环境,双方都可能对另一方的首次打击保持高度警惕——即使是相对和平的时期也是如此,在地区紧密的时期更突出——接踵而至的是误判和升空的风险。

  这个新兴的态势从短期和长期来看都有着重要的影响。近期来说,美国将日本完全整合到空海一体战中将十分关键。如果这一努力失败,中国可能最终试图通过军事手段来解决突出的政治争端,如果美日同盟对中国的军事力量缺乏充足的常规威慑力,更多的份量将不得不放在核报复威胁上,以保持稳定。然而,很难想象美国的决策者会决心用核武器对常规攻击做出反应,特别是在美国和日本只有军事目标受到打击的情况下。因此,如果对进行首次打击并计划升级冲突的国家没有可靠的常规威慑,美国的核保护伞的可靠性将开始瓦解。这种情况的出现,可能推动日本发展他自己的核威慑力量,尽管这从维护地区稳定的角度来说并非完全是负面的,但对美日同盟,特别对是美国作为地区安全守卫者的声誉有重大的影响。

  长期来看,美国和日本发展充足的常规作战手段,促使北京同意签署限制解放军发展破坏稳定的首次打击武器的军备控制条约将非常关键。事实上,地面发射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以及无人机),是限制这些武器扩散的国际协议特别需要担忧的方面。根据1987年《中远程核力量(INF Intermediate Range Nuclear Forces)条约》,美国和苏联开始消除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之间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然而中国并没有加入这个条约谈判。因此在2020年之前,如果美国和日本不大幅提高各自的防务预算,并在政治采取强烈的措施,要想打造应对中国的中远程常规打击武器发展的防务态势将来越困难。为了避免因为常规威慑力量的缺失而导致地区的不稳定,美国政府可能需要暂时搁置对《中远程核力量条约》的承诺,直到中国加入这个条约框架为止。

  如果下面提到的两种情况有一种发生,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可能会看到,加入《中远程核力量条约》对中国是有利的。第一种情况,是美国开始发展并在日本部署射程超过3000公里的常规弹头陆基导弹。20世纪80年代美国在欧洲应对苏联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中会有启示作用。 第二种情况,是美国和日本在导弹防御技术方面取得技术突破,使他们能够用成本远低于目标的定向能武器来拦截中国的导弹。这将大大改变战争的攻守平衡,大大提高加强日本和其它美国盟友的防御态势。然而,这样的技术突破尽管可以预见,但并不保证很快会发生。

  接下来我们对东京和华盛顿的决策者们的建议是,面对亚太地区的安全挑战,应该考虑评估确保地区和平和稳定的计划和战略。

  建议

  1、美国和日本应该对中国的军事发展及其对美日同盟的影响进行一次联合“净评估”。

  2、美国和日本应该完成目前的角色和任务评估,应该调整相关的程序,持续讨论角色和任务以推动及时修订,使其跟上不断发展的安全环境。

  3、美国必须完成其四年防务评估,并开始调解实现“再平衡”理论目标的资源限制。美国必须尽快向日本传达我们同盟向前发展的具体期待,包括将日本自卫队完全整合到五角大楼的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中去。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将启动联合试验和训练,以及在高强度拦截任务中责任共担。

  4、美国和日本应该积极寻求联合发展未来武器和相关能力的机会。美国应该充分利用日本放松“武器出口三原则”的机会。

  5、美国和日本应该寻求联合基地化和加固相关设施。联合设施应该拥有成熟完善的保护能力,包括具有成本效益的飞机掩体、深埋地下的指挥控制设施、经过验证的跑道的快速修复能力、冗余的通信线路、地下后勤设施以及假目标诱饵。

  6、日本的防务规划者们应该通过建立联合战略计算和网络战部队,积极加强与新的战斗空间相适应能力的整合。他们应该就无人航空系统和太空作战加强与美国的合作。

  7、美国和日本必须击败解放军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能力。为了应对中国导弹部队内在不稳定的特点,华盛顿和东京应该积极督促北京加入《中远程核力量条约》条约。如果这种政治努力失败,美军应该发展和在日本前沿部署常规陆基发射的导弹系统,作为外交杠杆不断发挥作用。

  8、因为自本正在试图重新解释或者修订其宪法,美国和日本应该制定更加活跃的联合训练计划,提高安全同盟在应对高强度战时突发事件时的能力。为了加大这方面的力度,华盛顿应该增加懂日本语言和文化训练的军官和文职官员的数量。

  9、美国和日本应该朝着成为安全“资源”同盟的方向努力。这意味着在危机发生时,双方共享的不仅仅是安全保障和可靠的能源来源,还包括其它关键的资源(例如稀土)。

  10、华盛顿和东京在和平时期也有实质性的风险,特别是西太平洋地区的战争肯定会涉及到使用大破坏性的常规武器(甚至可能是核武器)。因此,两国政府应该教育其国民认识到他们面临的共同威胁,寻求他们对强大的美日同盟的支持。 知远/陈传明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409/n397973951.shtml report 19993 在美国推行“重返亚太”战略和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东亚地区的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争端而十分紧张。日本执政的安倍晋三政府推动修宪,在钓鱼岛问题中与中国展开对抗,意在迎合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