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可信介入:构建联合多国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能力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作为美国陆军序列中应急处突能力最强的单位,第82空降师认为,美国在任何时代都必须保持一支多样化的全球响应部队。由于当前国际局势充满不确定因素、美军进入重要转型发展期并且面临财政困境,美国及其盟友需要优化联合和多国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能力,确保来自不同盟友国家训练有素、具备互操作能力的快速响应部队组成多国联合作战力量,有效应对未来安全挑战。

  在结束今天的战争并重建未来武装力量之际,我们应该确保形成一支敏捷、灵活,能够应对未来所有类型紧急态势的部队。我们尤其应该继续投资确保未来成功的关键能力,包括情报、监视和侦察;反恐作战;反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反介入环境中作战以及在包括网络空间在内的所有作战领域中取得胜利的能力。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维持美国全球领导力:21世纪的国防重点》

  在战略拐点即将到来之际,美国及其盟友需要优化联合和多国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能力,从而有效应对未来安全挑战。未来国际安全环境可预期性减弱,更容易被突发事件所影响,呈现“复杂和不确定的安全局势,而且变化速率不断加快”。因此,美国及其国际盟友必须通过可信介入能力迅速做出反应,发展确保其安全利益所需的能力。

  在经历了超过10年时间、付出沉重生命代价和消耗大量物质资源的地面战争后,许多政策制定者都预想未来可能并不需要地面作战力量发挥突出作用。然而,事实也许恰恰相反,危险局势可能正是来自传统的基于国家的军事力量、国内冲突和政府倒台造成的秩序混乱、国际威胁、暴力极端主义组织、自然灾害以及混合型威胁。很明显在绝大多数此类环境下,尤其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处于失控状态或者由于保护美国利益和人员安全的需要,即使局势尚不确定或法律程序并未通过,美国也必须迅速投入作为联合部队组成要素的地面作战力量。

  美国面临的财政困境越来越多地限制其选择海外基地和影响不稳定地区的能力。其结果是我们的敌人将在全球公域或可能的作战地区利用非对称作战能力和“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限制、延缓或破坏联合和联军部队部署。因此,在危机响应局势下运用的地面作战力量必须具备敏捷及时的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能够在战略距离上执行战役机动任务、到达即能迅速投入战斗以抢占滩头阵地、以及在空军和海军合作伙伴击败敌纵深“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时占据并利用主动态势。

  为确保具备健壮和可信的危机响应能力,美国国防部指导建立了联合全球响应部队(Global Response Force, GRF),其陆军组成要素主要集中于具备独特作战能力的第82空降师:迅速部署、强行进入、根据情况不同调整部队组成、部队规模可控、适应多种任务以及时刻保持高等级战备水平。纵观其历史,第82空降师对美国的“911式召唤”都做出了成功响应。

  随着在阿富汗地区部署力度的减弱,第82空降师将其建设重点重新转移至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的核心任务上来,充分认识到这是反映其本质属性的联合任务,需要重新激发核心竞争力以确保强行进入作战的顺利实施。此外,过去10年的战争也突显出与盟友部队之间互操作性的重要性,如果在战斗中只是与盟友部队开展第一次合作,那么我们就很可能将陷入不利境地。因此,我们应该继续加强与多国伙伴空降部队的合作和共同训练——后者通常也是各自国家的快速响应部队——在充分认清肩并肩作战应该是国家协作应对未来威胁的最有可能的选项。因此当我们展望未来时,很明显美国必须保持一支多样化的全球响应部队,能够快速部署至危机策源地、具备高度训练和战备水平、进入任何环境的可信介入能力并且与潜在的伙伴或盟友建立全面的互操作能力。

  在国防系统中作用突出

  自其成立以来,空降兵部队作为作战行动先头部队的部署或部署威胁通过显示强有力政治决心的形式,已经不断证明其战略价值。这突显出古老军事格言的真谛:为了威慑一个国家,必须首先具备战胜它的能力,而空降兵部队就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高效工具之一。通过在世界任何地点的进入作战,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行动能够达成战术和战役上的突然性,迫使敌人不得不在所有方向上组织防御。在过去40年中,通过在对抗激烈或轻微的作战环境中投入强大作战力量,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已经被证实是美国展现决心的可信选项。空降仍然是投送大量地面作战部队的最快方式——30分钟内可以部署4500名伞兵。空降兵是全球响应部队的重要组成要素,美国联合部队保持着接到命令后96小时内在世界任何地点部署旅级规模空降兵部队的能力,如果有必要,其能够执行强行进入伞降突袭任务以确保实现关键目标,并执行从威慑或击败敌人、保护美国和盟友公民安全或利益、保护关键基础设施、维护地区和平到维持稳定或人道主义援助任务等后续作战行动。

  1983年干预格拉纳达的“紧急狂暴”行动(Operation Urgent Fury)和1989年入侵巴拿马的“正义事业”行动(Operation Just Cause)都是强行进入作战并重建合法政府典型战例。当外交努力无法完成政治目的时,美国联合作战力量应该迅速夺取制空权,快速投射地面作战部队实施决定性打击,从而彻底清除敌对政权。此类作战行动的成功无疑将威慑全球其他潜在的挑衅者。

  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能力是美国霸权的强力实施工具,威胁动用这种手段可能与真正使用这种力量具备同样的压迫效应。在海地的多国军事干预行动就明显展现出其战略威慑价值。1994年9月,比尔•克林顿总统批准了“支持民主”作战行动(Operation Uphold Democracy),旨在打击1991年通过政变推翻民选总统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而建立起的军事政权。作战计划集中于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行动:第82空降师派出近4000名伞兵分2个着陆场实现40个战术目标。当搭载第82空降师的60架飞机组成庞大空中编队飞往作战地区时,前总统吉米•卡特和柯林•鲍威尔将军掌握了巨大战略主动权,迫使非法政府签署投降协定从而避免美国对海地实施入侵行动。外交努力与战备充分、响应及时、力量强大的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之间的紧密、同步结合能够为美国政府提供一种有效威慑工具,实现兵不血刃挫败敌人挑衅企图的目的。

  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的高效性还基于相关部队始终处于高度战备状态、具备较强作战适应性并且能够实现立即部署。而且,其作战能力范围还不仅局限于执行伞兵突袭和致命打击任务。在针对混合型威胁的训练制度支配下,他们还形成了具备全谱作战、能够应对多种潜在危机局势的敏捷作战能力。

  下文3个战例充分反映出第82空降师的广泛适用性和快速响应能力。1988年,尼加拉瓜桑蒂内斯塔政府威胁入侵洪都拉斯边境地区,罗纳德•里根总统发动了“金雉”作战行动(Operation Golden Pheasant),阻止尼加拉瓜军事入侵洪都拉斯边境。在接到包括空降兵突击、空地作战以及后续在尼-洪边境联合巡逻等内容在内的紧急演习部署通知后,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部队就飞离本土基地。官方消息称此次部署行动为一次联合机动演习,但军事力量出现的消息一经国际媒体报道,桑蒂内斯塔就迅速从边境地区撤回了部队,从而使局势得到有效控制。

  在入侵科威特6天后,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塞因在沙特阿拉伯边境集结军事力量,威胁该王国的统治。在沙特阿拉伯法赫德国王的要求下,乔治•H•W•布什总统命令地面和空中作战部队部署该国。在接到命令48小时内,第82空降师战备旅(Division Readiness Brigade)的先头部队就已经出发前往宰赫兰(Dhahran),构成美国地面部队的初始作战力量并“在沙地中划出界线”。第82空降师为联合部队赢得了部署时间,并为联合部队随后将伊拉克军队逐出科威特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新奥尔良州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和海地爆发灾难性的地震后,第82空降师也迅速部署执行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任务。在两次行动中,第82空降师都在短时间内接到命令,迅速适应了独特的地面条件,对缓解灾情做出了重要贡献。尽管两次任务都不需要执行空降作战行动,但是由于太子港国际机场未知的跑道条件以及地面需要迅速得到救援的迫切性,海地救援行动的难度类似于伞兵突袭作战。

  高水平的人员和部队战备能力与能够在世界任何地点集结地面作战力量的部队投射能力相结合,能够为决策者提供不可阻挡的国家权力关键实施工具。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部队已经在16次行动中实现了国家关键目标。未来,美国领导人无疑希望并需要这种能力作为实现美国利益的重要工具。

  战略天候

  美国持续最长时间的战争在其执行过程中已经出现某种可预测的公式化迹象。数量高达50多个国家的联合军队在2个国家进行的反叛乱行动中打击——尽管狡猾和危险——只具备有限作战能力的敌人。美国军队享有高度态势感知能力、集中成熟的基础设施并掌握不受任何挑战的战区通路。作战部队大致能够判断出其部署和撤回时间,并能够在数周时间内与接替部队完成交接。我们有充分理由通过这种方式定义反叛乱行动的执行:赋予军事人员所有可能的优势条件,但我们不能推判未来冲突也将呈现这种特征。

  战争历史告诉我们未来冲突总是在无法预测条件下爆发,并将表现出不确定性、军事摩擦和政治环境动态变化的特点。美国军队必须做好执行全部类型军事行动的准备,打击具备某些高科技武器形成不对称优势的敌人(防空系统、地对地导弹、生化武器等等)。在战争初始阶段,美国军队不会具备其所需要的态势感知能力,必须通过作战行动打击敌反介入能力从而打开进入战区的通路,其所能掌握的基础设施资源并不成熟或仅能适用远征作战。幸运的是,美国军队在每个指挥层次都存在具备丰富作战经验的指挥官,能够在当前的军事转型中学习并领导部队通过训练形成反映未来冲突本质的战备能力。

  与20世纪90年代缩减军队规模的历史背景不同,当前美国联合部队已经与世界上70多个国家建立起深入的合作关系。与此同时,尽管在过去10年中军费不断上涨,每个军种单位都面临巨大装备现代化需求。更加重要的是,美国面临着一种带有持续不确定性、复杂性和危险性特点的安全环境。随着华盛顿减少驻阿富汗军队部署,联合部队需要准备应对不同类型的未来——与力量强大、组织良好以及装备致命武器的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之间爆发“保持本色”的冲突。

  通过检验全球未来作战环境,美国的对手已经在武器、技术和其他实现其“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必要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潜在的敌人当前已经掌握诸如网络作战精确打击武器等杀伤性和破坏力更加强大的技术发展途径并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中受益。因此,无论国家还是非国家行为者都有能力在更大范围内从事暴力和破坏活动。敌人还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冲突中获取了关于联军作战行动的“经验”。通过对“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小规模投资,敌人能够大幅提高在全球公域和美国作战行动实施地区限制其行动自由的防御和僵持能力。

  联合部队必须维持吓阻、威慑和击败潜在敌人的可信能力。在威胁谱系低端层面,美国军队将遭遇装备有限但具备丰富“反介入”作战经验,经常混入普通民众当中诸如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游击队式敌人,他们会精心选择与联合部队接触作战的时机和位置。在威胁谱系中段,美国军队可能将遭遇类似于真主党武装的敌人,他们会使用现代化武器、能够综合运用非常规战争和游击战的混合型技、战术。尽管这种威胁并非新鲜事物,但其可能在没有严格统一指挥和控制的条件下运用“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将使美国通过综合运用外交和军事手段实施有组织行动从而制造压力的效果减弱。位于威胁谱系高级层面的是拥有传统作战力量的国家行为者,美国在历史上都针对此类敌人制定大战略和构建军队力量。可想而知,其必将具备健壮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

  当纵观全球和发展对抗敌人“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有效手段时,我们也不能忽略资源限制因素。在过去10年中,美国决策者们为了清除与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相关的战略和战役威胁,有意承受着“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和能力威胁的增长。随着国防部调整战略以应对未来挑战,上述方法不再具备可行性的观点得到普遍认同,对未来战争特点适应能力的减弱也被认为与美国海外利益遭到不能接受的挑战具有同等重要性。

  军队规模缩减和基于美国本土态势的调整无疑将改变盟友国家、未来伙伴和潜在敌人关于美国完成当前任务和应对未来威胁和危机能力的认知。历史上,美国靠前配置军事力量的出现将明显展示其保护全球公域、介入作战冲突以实现战略稳定和确保美国利益的决心。随着陆军将前沿武装力量转移至国内,美国维持条约义务和执行作战任务的能力完全依靠远征部队。时刻观察局势的敌人必将注意到美国军事存在能力的下降,采取相应战略以期在他们选择的时机和位置威胁联合部队通过全球公域投射地面作战力量以获取和保持介入的能力。

  美国的盟友国家可能也正在同国防预算缩减的困境作斗争,不得不重新审查促使其做出关于军队结构和能力决策的国家优先目标和战略政策。尽管每个国家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但建设具备响应能力的武装力量以威慑和击败对手以及对不可预知的紧急局势做出反应依然处于各国战略政策的首要位置。英国将其地面作战力量划分为反应部队(Reaction Force)和适应部队(Adaptable Force)两种类型。3个组织结构为远征作战任务而设计的装甲步兵旅和1个独立的“按照全谱干预作战行动要求训练和装备的”空中突击旅组成了反应部队,其任务是处置各类紧急事件。法国继续坚持远征军是维护国家利益关键手段的作战概念。根据其最新修订的国防白皮书,法国将“维持灵活反应的干预能力,使用同一支部队执行全谱作战任务。” 法军近期在马里实施的“非洲山猫”作战行动(Operation Serval)中利用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手段取得成功,突显出危机反应能力的重要性,也暗示法国国防机构不会改变其确定资源分配优先顺序的方式。对于许多北约合作伙伴,不断增大的财政压力使其必须优化武装力量结构和资源配置决策:如果不能独立作战,就在联盟框架下作战同时保持最大程度的国家自治。

  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2011年国家军事战略以及2012年总统国防战略指导:《维持美国全球领导力:21世纪的国防重点》(Sustaining U.S. Global Leadership: Priorities for a 21st Century Defense)都强调未来美国将在进入全球公域或世界重点地区时将遭遇挑战。美国必须放弃被认为是确保国家核心利益完整组成部分地区的战略和战役介入通路畅通无阻的幻想。为了在最复杂的国家安全挑战环境中取胜,美国领导者必须决定如何突破成熟的“反介入/区域拒止”防御系统、执行强行进入对抗作战任务以及在持续拒止威胁环境下,在所有存在激烈对抗的战争领域内维持介入和行动自由能力。

  构建空降兵强行进入作战能力

  正如上文所讨论,美国所有战略政策文件都强调敌人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事实。因此,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Michael Mullen)认为下列核心军事竞争力是击败侵犯美国利益企图的必要条件:“互为补充的多域力量投射能力;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在可能已经存在激烈对抗的条件下,维持全球公域和网络空间联合可靠接入途径的能力”。意识到敌人日益显现的作战能力和美国力量态势的转变,马伦海军上将继而发展了《联合作战介入概念》(Joint Operational Access Concept),旨在指导联合部队战胜介入挑战并实现战略目标。该概念文件定义了联合部队应该如何接近遭遇抵抗的介入通道,强化跨域和纵深作战执行能力的整体原则。其提供的要素应该能够大体确定形成联合部队核心能力和建设全球响应部队所需能力的力量规模、结构和资源。为了对世界紧急态势做出反应,全球响应部队——国防部军事能力建设的缩微模型——应该向国家领导人和作战指挥官提供能够迅速部署力量清单,赋予其处置不可预见挑战的丰富选项。作为全球响应部队的力量提供者,各军种单位必须组织、训练、装备和维持全球响应部队的各自组成要素,确保提供足够的战略灵活性、战略纵深和战略广度。

  战略灵活性。通过投送利用多种手段实现具有较强针对性和规模可调整的作战编队,造成敌人需要在所有方向上实施防御的影响,全球响应部队能够向美国领导人提供战略灵活性。为了向遥远距离外投送作战力量,陆军要依靠空军和海军的现有能力和未来现代化发展计划。为在对抗敌人“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距离和时间效应中实现跨域高效性,军种单位之间必须建立合作机制,综合运用空降兵、两栖和空中突击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要素满足多域作战需求。这种合作将促进形成必要的作战能力和资源配置方式,实现突破抵抗强行进入、维持行动自由以及击败继续运用“反介入”战略的敌人。

  突破“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的初始行动大部分依靠空军和海军力量。然而,一旦敌防空系统被摧毁且接敌通路建立,空降兵通过迅速占领可供纵深穿插和后续作战行动的关键地形区域和基础设施能够维持联合部队的动能态势。当占领牢固据点和滩头阵地后,后续作战部队将抵达作战区域;联合部队的任务从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转移至从根本上打乱敌部署并将其击败。考虑到固定的作战能力编组可能无法满足不可预期的需求,全球响应部队应该组建规模和能力具有任务针对性的联合部队,使其能够在最艰苦的分布式战场环境中,面对一系列不同类型的威胁,实现夺取通路、实施作战行动并且自主维持保障的目的。为了满足上述要求,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部队随时准备投送超过4500名伞兵以及与作战任务相关的关键装备,在96小时加作战时间内抵达世界任何位置,区分多个着陆场在数分钟内完成伞降突袭。这种行动能够立即提供联合部队、国防部和伙伴国家针对特定任务的作战能力,夺取主动并扩展空降兵部队的战术能力实现战役效果。

  战略纵深。联合作战行动从本质上决定了战略纵深。尽管美国始终具备单独行动实现国家利益的权力,但通过与多国伙伴建立政治合法联盟实现共同目标则是更好的方案。美国利益与其他国家密不可分,这创造了通过合作加深安全联系、应对共同安全挑战以及形成联合战略威慑并击败挑衅行为的条件。超过10年的联军作战行动使美国学会如何作为合作伙伴处理问题、加强计划和指挥控制中的互操作性、提高特定国家的竞争力从而实现不通过上述手段就难以达成的共同目标。

  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建设面临的现状是,财政困境促使潜在的伙伴国家选择限制发展快速反应部队能力,为执行单边作战行动节省资源。但这些伙伴国家依然具备能够提高联合效率,实现共同目标的互补能力和尖端竞争力。2013年1-2月,法国在廷巴克图(Timbuktu)附近地域支援马里军队打击基地组织的干预行动就是一个实战案例。在“非洲山猫”作战行动中,法军第11伞兵旅和特种作战部队执行了3次空降作战任务,彻底清除了制造安全威胁的根源。尽管得到法国位于临近国家内基础设施的特殊支持,但法军缺乏战略空中输送平台获取并维持介入通路。10个相关国家向其提供了战略空运、加油和弥补法国其他能力缺陷的特殊保障。法国空军官员称:“得益于多年联合训练和不断增强的指挥控制互操作能力,国际伙伴——包括第一次参与的美国——都在法国作战指挥体系下有序运行。”“非洲山猫”作战行动证实美国的伙伴国家共同支持一种新的作战范式:盟国合作和有限作战能力融合将创造大规模联合作战能力,能够决定性地击败位于世界遥远地区的挑衅行为,反之联军部队甚至无法介入该地区。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任务需求不再允许单一军种,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单个国家,独立行动的时代。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第82空降师已经与15个国家的空降兵部队展开合作,确保互操作性和快速反应能力得到不断发展。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行动的根本结果是引入并应用国防部和伙伴国家其他作战能力,目标明确地使战术行动具备战役影响。因此,战略纵深属性要求联合军队内部以及美国和盟国之间具备广泛的互操作性。如果这种条件得不到满足,美国将发现其重要国家利益受到攻击而力量投射却无法抵达。

  战略广度。只有通过定义任务需求和必要能力,配置充分资源和训练的军种间合作,才能形成在地球任何位置投送地面力量的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尽管联合部队内部相互依存度日益增强,但是以军种为中心的预算计划、项目制定和执行体制使关键跨域能力的发展和维持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当前,军种单位和伙伴国家都在尽量确保实现任务需求、人员管理和现代化要求之间的平衡,同时还必须采取措施缩减军费开支。在这种条件下,将打击未来不可预期挑战作为资源分配重点的做法面临巨大困难。

  为给联合部队提供灵活选项,陆军规模最大的全球响应部队组成元素第82空降师集中精力关注如何“赢得下一场战争”并在如下领域中构建竞争力:全球响应部队指导的任务式训练,具体强调在接到命令18小时内部署1个空降步兵营任务部队执行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行动,空降兵旅作战队部署时间为96小时;战略部署程序和确保在紧急通知联合伙伴条件下快速输出人员和装备能力;执行联合、跨机构、跨政府和多国(joint, interagency, intergovernmental, and multinational, JIIM)危机行动部署前计划,并在部署和投送过程中制定后续计划和保持态势感知,建立小型指挥节点与第82空降师指挥所和位于布拉格堡的联合作战中心保持联络;与作战指挥官要求和联合、跨机构、跨政府和多国伙伴保持一致的训练演习和发展目标。

  不仅如此,第82空降师还必须在这些工作和继续向阿富汗输送兵力、保持对已经靠前部署部队的支援态势等任务需求之间建立平衡关系。作为陆军战备水平最高的单位,第82空降师必须在为未来作战准备的同时维持赢得当前战争的能力。

  美国空军是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的关键使能平台。这是由于其不仅为空降兵部队提供战略输送飞机,根据接近濒海地区程度,空军还独自承担通过攻击和防御空中对抗行动、压制和摧毁敌防空系统等手段击败敌“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任务。因此,全球响应能力要求做出关于资源分配优先顺序和态势的决策,确保全球战略投送资产的维护和途中基础设施的高效性。为了实现当前财政目标,军种领导人不得不做出艰巨的选择,首先满足现实世界任务需求,而后致力于消除财政状况对舰队维护、装备现代化和训练的负面影响以应对未来挑战。在1月的备忘录中,空军部长和总参谋长解释了关于的飞行训练优先次序确定、飞行小时削减、战役和国际训练演习的基本原则。占其总训练量大约18%的飞行小时削减造成空军在2013财年从春季到秋季都出现了停飞现象,导致几乎所有飞行单位没有达到“可以接受的战备水平”,应对紧急事件的战备能力被弱化。为了减轻对当前作战任务的影响,削减指标被不成比例地下发到各部队,尤其空军机动司令部(Air Force Mobility Command)的飞行时间削减量就高达40%,导致其在2013年末的战备水平大幅下降,需要投入更多时间和资金才能恢复。

  在这种情况下,陆军和空军的单兵和机组作战能力以及共同训练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只是次要目标。正如一位空军高级领导人所说,“与第82空降师共同作战比共同训练要简单得多。”陆军和空军领导人都接受了创新和合作观念,试图利用任何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行动训练时机优化联合部队整合能力。例如,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空军武器学校(the Air Force Weapons School)组织的“联合强行进入作战弱点”演习(JFE Vulnerability exercise)中,陆军和空军计划人员以及全球响应部队从师到营指挥所共同演练了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建立滩头阵地作战行动所需的联合计划和指挥控制能力。陆军近期组织的“联合作战介入”演习(Joint Operational Access exercise)整合空军第317空运大队(the 317th Airlift Group)的预先部署以及第82空降师指挥部带1个空降兵加强旅作战队实施的强行进入作战行动,演练同时抢占2个机场,撤离美国和盟国公民以及确保化学武器和关键基础设施安全。只有在获得授权训练和维持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以应对国家未来危机形势的指挥官之间形成积极团队合作,这种规模的联合行动才有可能实现。为了击败已知和可预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并夺取并保持通路,国家层面的领导人必须承认军种互相依存是实现跨域优势的必要因素,应该周密协调地定义需求和分配资源确保形成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

  战胜环境惰性

  历史上成功的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行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目的性明确的联合训练建立起来的经常性合作关系和实践。战略国防指导也确定了这种合作关系和资源分配优先权以确保顺利执行。今天,陆军和空军计划制定者不得不承认联合部队不适合再按照20年前恢复阿里斯蒂德合法统治作战行动的模式进行编组。未来危机需要来自多个国家训练有素、具备互操作能力的快速响应部队组成合法的多国联合作战力量。

  无论美国大战略的语言表述如何,历史证实取得胜利的军事选项都需要空降兵联合强行进入作战能力支撑。如果其得不到充分训练和资源保障,作战任务的完成和部队安全将面临更大风险,军事机构能够为国家指挥层提供的可行选项也将受到限制。 知远/武获山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409/n397964398.shtml report 10950 作为美国陆军序列中应急处突能力最强的单位,第82空降师认为,美国在任何时代都必须保持一支多样化的全球响应部队。由于当前国际局势充满不确定因素、美军进入重要转型发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