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韩国应对朝鲜核导弹攻击威胁的对策及发展方向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从韩军目前的能力来看,如果朝鲜威胁要对韩国使用核导弹,韩国可使用空军力量及导弹摧毁朝鲜的核导弹基地或发射架。对于没有核武器的韩国来说,报复性打击能否奏效还是一个未知数。从目前来看,韩国的导弹防御能力还非常薄弱,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措施,会存在扩大战争的危险,当然韩国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不采取任何行动,听任朝鲜发动核导弹攻击。为此,韩国必须明确,只能针对采取先发制人打击的具体情况,研究不同状况下的应对方案,制订详细的实施计划,并全面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尽管在地理上存在很多不利因素,但是从韩国的立场来看,最为安全的方案依然是构建导弹防御网。韩国建设导弹防御网时,可以参考借鉴美国、以色列、日本等国家的做法。另外,需为青瓦台等国家主要战略目标尽快部署防空拦截导弹,并在此基础上制订具体的发展规划,切实推进全方位、一体化、多层次导弹防御体系建设。

  一、前言

  2013年2月12日,在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朝鲜宣布“此次核试验使用了爆发力大、小型化、轻量化的原子弹……从物理上展示了朝鲜多样化核遏制力的优秀性能”。虽然没有准确情报能够证实这些内容,不过人们大体上普遍接受朝鲜所发表的内容。核试验之后,在联合国召开的裁军会议上,朝鲜代表使用“最终破坏”一词对韩国发出威胁。2013年3月初,朝鲜为对抗韩美联合演习和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案,继续发出“《停战协定》白纸化”、“行使核武器先发制人打击权力”、“第二次朝鲜战争”等威胁。由于朝鲜开发核武器,韩半岛局势如同朴槿惠总统此前谈到的一样正在持续恶化。

  朝鲜曾于2006年10月和2009年5月进行过两次核试验,这说明朝鲜的核技术能力不断进步,核武器性能不断提升。2012年12月12日,朝鲜进行远程导弹试射,向世人展示了10,000公里以上的运载能力。曾有人推测,朝鲜还可能会开发利用高浓缩铀(HEU)的核武器或结合了氢弹技术的助爆型裂变武器(boosted fission weapon)。目前,朝鲜的核威胁不断增加,甚至可能已经具备了发射核导弹的能力。1961年,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John F.Kennedy)曾在联合国大会演讲时表示,核导弹威胁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Damocles Sword)。现在可以说,韩国国民的头上正悬着一把这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这种背景下,韩国该做何应对呢?是否可以仍像现在一样,完全依赖于六方会谈等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或者坚信朝鲜不会对同一个民族的韩国使用具有致命破坏力的核武器?韩国的国防目标是“抵御外来军事威胁,保护国家不受侵略”,那么面对朝鲜的核武器威胁,为尽责保护国家和国民,是否应该采取相应的措施?在朝鲜的核威胁之下,若朝鲜进行军事挑衅,韩国能否进行断然有效的应对?是否有必要以朝鲜拥有核导弹为前提,重新确立国家安全战略?

  不难预计,朝鲜今后随时都有可能凭借核武器向韩国施压或者发动局部挑衅。比方说,朝鲜可能在发出使用核武器威胁的同时,采取占领西海五岛、攻击韩国的首都圈、要求经济援助等措施。今后,每当南北韩发生冲突和矛盾时,朝鲜就可能会威胁要对韩国使用核武器。这样,势必会加重双方的敌对情绪,导致危机进一步升级。显然,在这种一触即发的情形下,很难完全排除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下面,针对其中的一种可能情况(假定)进行展开说明。

  不顾朝鲜军队的“瞄准射击”威胁,韩国“脱北者”团体在临津江一带使用空飘气球向朝鲜散发了传单。对此,朝军向临津江发射了数十发炮弹。遭到打击后,韩军迅速组织了反击。但是,朝军及时将火炮撤回坑道,使得朝军炮兵部队未能被彻底摧毁。基于报复打击概念,韩军对朝军营地发起了攻击,结果造成朝军一定规模的伤亡。在遭到相当规模的损失后,朝军动用远程火炮对高阳的一山地区发动攻击,导致大量无辜平民百姓伤亡。这时,韩军不得不出动空军战斗机对朝军的炮兵部队实施惩罚式打击。而朝鲜空军战斗机随即起飞出击,双方战斗机展开空战。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朝鲜空军战斗机被全部击落。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韩国首先停止了攻击行为,并提出了协商要求。与此同时,朝鲜内部也就下一步该如何采取行动展开讨论,结果强硬派的主张被采纳。这样,朝鲜以人民军总司令的名义宣布,军事冲突的所有责任在于韩方,韩方需在三天内向朝鲜道歉,并做出赔偿。如若不然,朝鲜将动用“所有手段”对韩国的任何一个后方城市发动攻击。

  如果上述假设的情况成为现实,那么韩国应该怎么做呢?当然,韩国需与美国、中国等国际社会一道对朝鲜施压,阻止朝鲜采取极端的挑衅行动。美国可以警告朝鲜,如果朝鲜选择极端的方法,那么美国将动用核遏制力。考虑到面临的国际压力及严重后果(consequence),朝鲜事实上很难真的使用核武器。不过,军队的使命和责任是面对任何威胁,都要保护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韩国一方面需要不断加大外交努力,妥善解决朝鲜核问题,另一方面还要针对最糟糕的情况采取相应的军事对应措施。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韩国政府也在尽力采取必要的措施。从当前的情形来看,韩国只能依赖美国的核保护伞(nuclear umbrella)或延伸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 。因此,韩美两国国防部成立了“延伸威慑政策委员会(Extended Deterrence Policy Committee)”,将延伸威慑方面的协商常态化,以确保延伸威慑的有效性。在天安舰事件发生后召集的国家安保综合检查会议上,曾提出了“主动的遏制战略” 。2011年3月8日,韩国防部发表的《国防改革307计划》中明确强调,需“发展积极的遏制能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强调,韩国有必要拥有核武装或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总之,通过外交手段最终解决朝鲜核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不过,从根本上来讲,核武器是军事手段,因此还有必要从军事层面考虑如何有效应对朝鲜的核威胁。

  基于上述考虑,本文全面分析了朝鲜的核攻击能力及韩国的对应态势。文章还针对朝鲜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情况,提出了韩国可以采取的方案及未来政策方向。总体来讲,为了有效应对朝鲜的核威胁,需在最大限度地发挥韩美同盟作用的基础上,韩国自身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二、朝鲜核武器威胁分析

  1、朝鲜的核武器能力(capabilities)

  到目前为止,尚没有明确证据显示朝鲜制造了几件核武器或朝鲜的核武器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各种关于朝鲜核武器的资料,具体数据上会有一些差距。韩国国防研究院认为,1994年《日内瓦协议》签署之前,朝鲜提炼出的钚的数量为10~14 公斤。2003年之后,朝鲜通过重启宁边核反应堆,废燃料棒再处理获得30多公斤钚。这样,朝鲜共提炼出40~50公斤的武器级钚。使用这些武器级钚,朝鲜可以制造5~15件核武器 。据英国的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所(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IISS)推测,朝鲜拥有42~46公斤钚,可以制造7~11件核武器 。在2006年、2009年、2013年的三次核试验中,朝鲜已经使用了一定数量的钚。普遍认为,朝鲜可能已经制造出了10件左右的核武器。

  虽然没有准确的情报可以证实朝鲜的核武器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但是,通过综合分析判断后认为,2006年第一次核试验威力为1千吨级以下,2009年第二次核试验的核爆炸装置威力为4千吨级 。2013年2月12日,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马上宣布“此次核试验使用了爆发力大、小型化、轻量化的原子弹……从物理上展示了朝鲜多样化核遏制力的优秀性能”。韩国防部认为,朝鲜第三次核试验威力为6~7千吨级TNT当量 。与其它国家是否承认朝鲜为拥核国家无关,从能力层面来讲,朝鲜实际上是“非部署的核拥有国(undeployed nuclear weapon state)” ,而且朝鲜极有可能在核武器小型化方面获得了成功。2002年,朝鲜承认利用铀从事核开发。2010年11月,朝鲜向美国核科学家西格弗里德 赫克尔(Siegfried Hecker)等公开了拥有1,000多台高速离心机的铀浓缩设施。据此有人推测,朝鲜在2013年2月的第三次核试验中可能使用了浓缩铀核弹。朝鲜的铀矿储量非常丰富,如果朝鲜真的研制出浓缩铀核弹,那就意味着可以为朝鲜继续生产核弹提供可靠的保证。浓缩铀核弹便于实现小型化,一旦朝鲜将核武器搭载到导弹上,届时整个韩国都将纳入其攻击范围之内。目前,朝鲜拥有800枚至1,000枚各种型号的导弹 。事实上,现阶段韩军的导弹拦截能力水平很低,只能说处于初期发展阶段。

  2、朝鲜的意图(intention)

  无论谁都无法准确说明朝鲜的核开发意图。不过,朝鲜的核开发动机可以从对内和对外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朝鲜的核开发是为了应对来自外部的威胁。自前苏联解体后,朝鲜就失去了核保护伞。在这种背景下,为了应对美国的核威胁,朝鲜开始自主研制核武器 。1953年3月,朝鲜与前苏联签署了《原子能和平利用协定》。上世纪70年代中期,朝鲜在宁边地区建设了核设施 。起初,朝鲜仅将宁边核设施作为民用核设施使用,前苏联解体后,朝鲜则将之转换为军用核设施。因此,朝鲜一直强调核试验是针对美国威胁的自卫性措施,朝鲜核问题是朝美之间的问题。

  其次,朝鲜的核开发是旨在保障体制生存的外交手段和基于先军统治的内部团结手段。对此,国际社会已经普遍形成共识。正因为如此,六方会谈成员国在承认朝鲜体制、提供安全保障、加强经济支援等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他们认为,如果能够满足朝鲜的一些实际要求,就可以促使朝鲜放弃核开发。可以说,朝鲜的核开发无论是应对外部威胁,还是保障其体制安全、强化内部团结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概括起来讲,朝鲜核开发的意图主要是:1、应对美国的核威胁和常规威胁;2、针对前苏联解体、核保护伞弱化,加强自卫的军事力量;3、在韩半岛实践共产革命的历史使命,发展威胁手段;4、拥有核武器,提升国家地位和影响力;5、提高谈判筹码,开发外交应对手段;6、核武器与常规武器相比,是一种极为经济的、可以取得很好作战效益的武器;7、作为先军政治的主要手段,加强内部团结,维护体制稳定。特别是从第三项中可以看出,不排除将核武器用于攻击目的的可能性。

  无论朝鲜出于何种目的发展核武器,只要拥有了核武器,那么朝鲜领导层就会考虑各种使用方式。即使一度可能倾向于一种用途,根据形势的发展,也有可能会转向另一种用途。也就是说,不但意图存在不确定性,而且根据具体情况还会有很大的可变性。如果利用奥卡姆剃刀定律(Occam's Razor)解释这种现象,对于朝鲜而言,就是改进并拥有足够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 ,换句话来讲就是为了实际使用核武器而全面做好准备。

  三、应对核导弹威胁时的可用方案

  1、应对朝鲜核导弹威胁的基本概念

  一般来讲,应对朝鲜的核导弹威胁有三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向朝鲜传递明确的信息,即如果朝鲜胆敢发动核导弹攻击,那么将会遭到极其严厉的惩罚与打击。第二种方法是当朝鲜发动核导弹攻击的可能性极大或朝鲜进入核导弹攻击准备时(例如朝鲜的导弹开始加注燃料),在核导弹发射之前,对其进行摧毁式打击。第三种方法也是作为最后的手段,即在空中拦截朝鲜发射的核导弹。这三种方法可以选择其中一种来应对,也可以按顺序来应对。以下就如何应对朝鲜的核导弹威胁展开详细说明。

  首先,当朝鲜威胁要进行核导弹攻击时,韩国应明确警告朝鲜会遭到大规模的严惩打击,从而迫使朝鲜放弃核导弹攻击,这实际上是惩罚性威慑(deterrence by punishment)。惩罚性威慑关键在于对方如何看待威慑,因此存在很强的不确定性。不过,如同严厉的处罚无法阻止犯罪行为的发生一样,仅靠惩罚性威慑也很难完全阻止朝鲜的核导弹攻击。

  一旦惩罚性威慑未达到预期的效果时,可以采取先发制人行动(preemptive action) 。也就是说,当有明显征兆显示朝鲜要发射核导弹或者进入发射程序及步骤时,将对朝鲜的核导弹实施摧毁性打击。其实,国际社会一直都在回避公开场合讨论关于先发制人行动的问题。不过,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有必要从法律制度上予以明确和规范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人们愈发强调研究先发制人问题的重要性。在遭受9.11事件后的第二年,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Th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中明确指出,在具体的措施中有“先发制人行动(preemptive actions)”方案 。“先发制人行动”是指保障人们基本生存权的纯粹的防卫行为 。因此,朝鲜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情况正是属于先发制人行动考虑的对象范畴。不过,实施先发制人行动难以取得成功(彻底破坏掉对方的所有核导弹),而且存在导致冲突扩大的可能性。所以,面对这种极其复杂的情况,作为韩国而言,是很难最终下定决心采取先发制人行动的。

  “先发制人行动”的正当性和合法性,是由当时的情况来决定的。如果威胁临近或者威胁不明确的情况下,换句话来讲,距离攻击时间点(敌方)还有一段时间的情况下,摧毁敌人的攻击能力时,被视为预防战争(preventive war)或预防攻击(preventive attack)。这时,很容易被认为是在滥用“先发制人行动”。总结下来,先发制人行动是敌对行为临近(imminent)状态下采取的措施,而预防战争/预防攻击是距离实际发起敌对行动还有一段时间或进行敌对行动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采取的措施。从中可以看出,预防战争/预防攻击是为了阻止对方可能采取的行为/意图而采取的军事行动 。正因为如此,先发制人攻击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行使自卫的武力行为,而预防战争/预防攻击被认为是不当的军事行动。从概念上来讲,虽说可以很容易区分先发制人与预防战争/预防攻击,但是在现实情况下却很难区分什么是先发制人、什么是预防战争/预防攻击。这是因为先发制人与预防战争/预防攻击都是为事先中止对方敌对行为而采取的行动,由于对方的敌对行为并未实际发生,因此并不存在什么实际证据。目前,世界上无任何机构有权力来判断一个国家采取的措施究竟是先发制人行为还是预防战争/预防攻击。另外,如果不先采取行动,就会处于绝对劣势的国家,也有可能根本顾不上考虑什么正当性、合理性而直接采取攻击行为。1981年摧毁伊拉克核设施、2007年摧毁叙利亚核设施的以色列虽然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但是并未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从中可以看出,对核武器威胁采取先发制人打击,其实并非完全不被接受。事实上,1993年,因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导致第一次朝核危机时,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威廉 J 佩里(William J. Perry)曾与一些安全问题专家讨论过对朝鲜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surgical strike)的可能性。

  “先发制人行动”失败或无法实施时,为保护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只能在空中拦截(interception)飞向韩国的核导弹。虽然对于飞机的防御概念也适用于对核导弹的拦截,但是实际情况是搭载核武器的朝鲜弹道导弹速度快 ,雷达截面小 ,很难进行有效探测与拦截。特别是核武器的杀伤半径大,即使部分遭到破坏,所造成的核爆炸后果同样也是非常惊人的。所以,对于搭载核武器的导弹,只能采取直接碰撞杀伤(hit-to-kill)方式,而这种方式需要非常尖端的技术做支撑。1983年,美国里根政府提出了战略防卫构想(SDI: 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并着手研究在空中拦截核导弹的概念。经过30年的努力,美国从2004年起开始部署具有直接碰撞杀伤(hit-to-kill)能力的拦截导弹 。除美国外,只有日本、以色列拥有这种拦截导弹。虽说空中拦截导弹的方法得到普遍支持,但是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导弹的拦截成功率并不高,而且反导系统的建设需要投入非常高的费用。

  2、应对朝鲜核威胁的韩军能力

  对韩军来说,应对朝鲜核威胁的、用来实施严惩报复打击的非核战力已具备相当的规模。目前,韩军拥有5,300门火炮、200门多管火箭炮、30套地对地导弹、120艘战斗舰、10艘潜艇、460架战斗机等 。从韩军的实力来讲,完全有能力重创朝鲜军队。另外,2012年10月,韩美修订了导弹指针。这样,韩国弹道导弹的最大射程将从300公里延长至800公里,续航距离300公里以上的无人机(UAV)搭载重量从500公斤增加到2.5吨。由此,韩军对朝鲜的严惩报复打击能力无疑将会有明显提升。

  但是,从根本上来讲,以非核战力来遏制核武器还是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换句话来讲,韩国很难期待朝鲜会因担忧非核战力的报复性打击而不使用核武器,即,非核武器的严惩报复打击警告能否真正发挥威慑作用,并有效遏制核威胁还是一个未知数。显然,与核武器相比,非核武器的破坏力和杀伤力还是非常有限的。另外,韩国发出的严惩报复威胁还不一定能够引起朝鲜的正视。韩半岛战争停战以来,朝鲜以韩国为对象,曾发动过1968年的1.21武装分子袭击青瓦台事件、1983年的仰光爆炸事件、1987年的大韩航空客机爆炸事件、2010年的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等多次挑衅活动 。但是,韩国未能予以有效应对,并采取严厉的报复打击。因此,尽管韩国多次明确发出若朝鲜使用核武器会遭到严惩报复打击的警告,但是并不一定能够产生充分的威慑力。

  在实施先发制人行动方面,韩军已具备相当的能力和水平。一旦采取先发制人行动,韩军可动用所有的常规力量。目前,韩军拥有的巡航导弹精度高、性能优异,可以对朝鲜的核设施实施有效的精确制导打击。另外,韩空军的F-15战斗机(两个大队)速度可达2.5马赫,作战半径超过1,800公里,飞机的精确制导武器可突破朝鲜的防空网,对朝鲜的核设施进行毁灭式打击。

  问题的关键是能否掌握准确的情报。如果韩军不能准确掌握有关朝鲜核武器、导弹的一般性情报 ,那就很难全面获悉精确打击所需的具体情报。先发制人行动的目的是一举彻底摧毁朝鲜的核力量。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时,决策者们也就很难下达“先发制人”的作战命令。

  应对朝鲜核威胁的最后手段是空中拦截。在这一方面,韩军的能力严重不足。在向朝鲜推行和解合作的政策期间,关于朝鲜的核问题,韩国只是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克制,防止言论过激,或者只是谈及已经公开的内容 ,而没有积极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应对。李明博政府时期,虽然明确了构建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KAMD:Korea Air and Missile Defense)的建设方向,但是从德国引进的PAC(Patriot Advanced Capabilities)-2拦截导弹,并不具备直接碰撞杀伤(hit-to-kill)能力。韩国防卫事业厅厅长卢大来在国会国防委员会就国政监查答辩时曾表示,在未来十年内,韩军不具备对朝鲜飞毛腿导弹、劳动导弹的拦截能力 。

  因此,当朝鲜威胁使用核导弹时,除了美国提供的“延伸威慑力”之外,韩国只能以非核武器的大规模严惩报复打击进行应对。虽说在全体国民的一致推动下,韩国有可能会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但是非常明显的是韩军的情报获取能力还有待进一步加强与提高。韩国的立场是构建完善的导弹防御网,不过直至建设完成还需要相当的时间和大规模的资金投入。基于上述考虑,以下就应对朝鲜核威胁的主要策略展开讨论。

  四、韩国的应对方向

  在应对朝鲜核武器的威胁问题上,最为重要的是韩国的主人翁精神(ownership)。一直以来,关于朝鲜的核问题,韩国倾向于在美国的主导下去解决,或者通过六方会谈由国际社会直接介入。正因为如此,韩国并未能全力阻止朝鲜的核开发。但是,如果朝鲜已经拥有了核导弹,那么为了民族生存,韩国就必须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当然,国际社会的支援和美国的核遏制力是非常重要的。不过,这一切都应基于韩国对局面的判断和应对计划。也就是说,韩国不应只是期待国际社会或美国做出决定,而是结合实际,积极主动地谋求可行的、现实的应对措施。

  1、正确认识现实

  对于韩国而言,针对朝鲜核问题必须有冷静的、理智的认识。可以说,朝鲜已成功开发核武器,并实现了核武器的小型化。在这种背景下,韩国却依然缺乏有效防护核武器的措施。事实上,韩国已经不得不处在“与核武器共同生活”(Living with Nuclear Weapons) 的状态中。基于这种认识,政府需建立由核专家、政策专家、军人等组成的专门机构,或者以朴槿惠政府新设的“国家安保室”为中心综合判断朝鲜的核威胁、制订必要的对策、下达具体的指示。

  现阶段,韩国应该针对朝鲜核威胁展开深入的分析与研究,并制订有效的应对方案。一直以来,韩国倾向于和有关各方共同努力,通过六方会谈等多种形式的对话协商来妥善解决朝鲜核问题。另外,受长期积聚的反美情绪的影响,很多人对构建导弹防御网持反对态度 。正因为如此,韩国有关朝鲜核问题的分析研究并没有深入的开展。如果仅仅认为朝鲜开发核武器,只是为了维护体制稳定或在与美国的协商中占据有利地位,显然是非常片面的。今后,应在具体分析朝鲜核能力的基础上,不断发展韩国自身应对核威胁的能力。一旦朝鲜核问题陷入了非常“严重的危险局面(面临朝鲜核导弹的威胁)”时,韩国安保领域的研究重点就应放在如何应对核威胁及制订具体的应对措施上。

  2、加强情报收集与分析能力

  在应对朝鲜核威胁的过程中,最为基本的是快速高效的情报收集能力。换句话来讲,需要准确掌握朝鲜的核开发进展、核武器的数量与质量、核武器存储地点等情况。只有这样,才能够对局面做出准确判断,并制订出现实可行的应对方案。尽管朝鲜将核武器的相关情报作为绝密事项来管理,外界很难获得,但是基于朝鲜的核武器正在威胁着民族命运和国家安危的认识,韩国应该动用所有的国家资源开展朝鲜核武器的情报收集工作。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国家情报院长南在俊强调,今后将恢复对朝鲜的情报收集活动 。

  为此,政府需创建“核威胁评估团” 。通过这一机构,可以综合收集、分析朝鲜核武器相关情报,准确评估朝鲜的核威胁水平,并向有关机关提出制订核威胁应对措施的要求。也就是说,在朝鲜核问题上,韩国应掌握最为准确的情报,并及时向国民通报相关情况,确保实施具体行动时能够得到国民的真正理解。

  在开展朝鲜核武器相关情报的收集过程中,应将重点放在人力情报(Humint)的收集上。这是因为,像核武器这种一直处于高度机密状态的武器,若想获取相关的技术情报(Techint),就会遇到很大的局限性。在韩国,有相当数量的脱北者,如果将这些人渗透到朝鲜社会,并搜集核武器情报的话,成功获取情报的概率就会明显增大。如果韩国能够获得高水平的人力情报(Humint),那么这些情报与美国收集的技术情报(Techint)相互印证核实时,情报的准确性、可靠性将会有大幅提升。

  3、发展严惩报复战略

  因为韩国没有核武器,所以并不具备针对朝鲜核武器攻击的充分的严惩报复能力。不过,韩国还是可以考虑发展一定程度上的严惩报复能力。举个例子来讲,如果朝鲜使用核武器对韩国发起攻击,那么韩国可对朝鲜的指挥机构实施严惩报复打击。当韩国真正具备这种能力时,势必会对朝鲜产生巨大的威慑力,从而阻止朝鲜领导层做出发动核武器攻击的决定。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军全力追踪和打击萨达姆•候塞因(Saddam Hussein)。其结果,造成萨达姆•候塞因疲于奔命而未能对伊拉克军队实施有效指挥。在之后的维稳作战行动中,虽然美军在数年时间内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但是由于将清除行动设定为以萨达姆•候塞因为核心,所以美军彻底粉碎了伊拉克军队有组织的抵抗行动。朝鲜的情况同样如此。朝鲜领导人将个人安危置于一切之上,因此将目标锁定朝鲜领导人,比起对朝鲜某个城市进行严惩报复打击,最终取得的效果将会好很多。

  这可以说是最低核威慑(minimum deterrence)概念的一种发展。最低核威慑是指不具备传统最大核威慑(Maximum Deterrence)能力的国家,遭到核攻击时明确威胁要摧毁对方最为重视的某一方面或领域时,将产生相当的威慑力 。比方说,英国和法国根据最低核威慑(minimum deterrence)概念发展了潜射核导弹。基于此,当美国、俄罗斯、中国等核大国发起核攻击时,英国和法国就可以利用潜射核导弹向对方的首都等高价值目标进行打击。这样,事实上形成了有效的军事遏制力。虽然韩国目前没有核武器,但仍可以基于最低核威慑(minimum deterrence)概念,明确表明摧毁朝鲜领导机构的意志,并具备相应的打击能力,那么必将在某种程度上起到遏制朝鲜核武器的使用。为此,韩军需具备高水平的情报收集能力,拥有能够摧毁朝鲜地下掩体的特殊炸弹,并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发动攻击的尖端飞机。

  4、积极研究先发制人行动

  从当前的情形来看,朝鲜威胁使用核导弹时,在韩国的主导下能够采取的措施只有采取事先发动攻击并予以摧毁的方式,这就是所谓的先发制人行动。但是,若要采取先发制人行动,就需要明确判断出挑衅的征候,并要获得准确的目标情报,这些都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如果先发制人行动一旦失败,很有可能导致冲突发展成为核战争,因此做出这样的决定需要特别慎重。人们都很清楚,当朝鲜的核导弹攻击临近的情况下,韩军决不应坐等核灾难的发生。正因为如此,2008年3月26日,当时的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提名人金泰荣在国会听证会答辩时表示,对于朝鲜的核威胁,韩国所能采取的措施只有先发制人打击 。现任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郑承兆也曾表示,如果有明确征兆显示朝鲜将进行核攻击,那么韩军将基于自卫权,发动先发制人打击 。核武器的破坏力惊人,一枚核弹足可以摧毁一座城市。因此,一旦出现朝鲜使用核武器的明确征兆时,发动先发制人打击,彻底破坏朝鲜的核设施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在日本,有人也曾提出过,当面对朝鲜的核导弹威胁时,发动先发制人打击将不可避免 。

  与发动先发制人行动相关的《国际法》上的效力依据是预期性自卫(anticipatory self-defense)概念,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自卫权(right of self-defense)。自卫权(right of self-defense)是国家抗拒外来武力攻击的固有权利,即当遭受武力攻击时,受到攻击的国家为了保卫国家,在必要的限度内行使武力的权利 。但是,仅仅依赖自卫权是无法有效应对像核武器这样的威胁。也就是说,当遭受核武器攻击后,根本无法实施反击。因此,人们主张,有必要基于预期性自卫权,采取先发制人行动,而这种先发制人行动应被视为正当防卫 。2004年,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在报告书中称,“只要威胁攻击已迫在眉睫、以其它手段无法缓解、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as long as the threatened attack is imminent, no other means would deflect it and the action is proportionate),受到威胁的国家可以采取军事措施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发现埃及即将发动进攻的明确征兆后,立刻实施了打击作战。后来,这次行动被认为是先发制人的攻击行为 。在另外一个事例中,当美国掌握了关于利比亚将实施恐怖活动的准确证据后,于1968年4月14日对利比亚总统的办公室进行了猛烈轰炸 。9.11事件后,美国在其《国家安全战略》(The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中明确指出,美国拥有针对国家安全威胁实施先发制人行动(preemptive actions)的具体方案 。

  对于韩国而言,当朝鲜即将发射核导弹时,只能采取先发制人行动。正因为如此,需要深入研究采取先发制人行动的前提条件、手段与方法、先发制人行动产生的影响等内容,并提出有效的应对方案。一旦韩国采取了先发制人行动,周边国家及国际社会势必会做出强烈的反应。为了确保这种先发制人行动的正当、合理、合法,有必要探讨研究相关的理论和概念。除此之外,韩军应发展韩美联合或者在极端的情况下由韩军单独实施先发制人行动的能力,并需具备应对局面进一步恶化的能力。只有全面制订了“如何避开朝鲜防空网?”、“先发制人打击力量如何构成?”、“目标如何分配?”,“攻击后如何返回?”等方面的具体计划,并通过演习训练不断加以改进与完善,才能有效提高先发制人打击行动的成功可能性 。

  特别强调的是,如果出现类似以色列事例中的情况,即可采取预防性措施对朝鲜的核武器设施进行攻击。当然,预期性自卫行动若要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是有很大难度的。不过,早在1993年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而引发第一次朝鲜核危机时,美国和韩国就曾经考虑过对朝鲜核设施进行精确打击的方案。

  2012年4月17日,美太平洋司令塞缪尔•洛克利尔曾指出,将与同盟国家共同研究所有可能的方案(potentially all options) 。从中可以看出,并不排除实施精确打击的可能性。当然,现阶段谁也无法断言是否会真的对朝鲜的核设施进行精确打击。但是,仅就这种讨论的本身,就足以向朝鲜发出明确的信号,并产生相当的遏制力。如果韩国对朝鲜核设施进行打击,势必会遭到朝鲜的反击。正因为如此,一定要制订有效的预案,并提前做好应对准备。所以,有人提议,朝鲜使用核武器时,需紧急启动“国家紧急权” 。

  5、构建导弹防御网

  对于韩国而言,构建导弹防御网已迫在眉睫。不过,有人提出,韩国纵深浅,构建导弹防御网不一定能够真正发挥作用。但是,无论如何,在应对朝鲜核威胁方面,韩国还是应该积极寻求应对方案,不采取任何措施显然是极其愚蠢的。至少,应尽早引进用来保护首尔及主要战略设施的PAC-3系统。为此,韩国需尽快制订导弹防御网发展规划,并在此基础上稳步推进导弹防御网的建设。

  美国在导弹防御方面无论是在时间上或是空间上都有充分的回旋余地。因此,美军分助推段(boost stage)、中段(mid-course stage)、末段(terminal stage)对来袭的导弹进行多重拦截。特别是中段拦截时,由于反应时间长,美军认为可以进行多次拦截,以提高拦截的成功率。但是,韩国的情况却完全不同。韩国与朝鲜仅由4公里宽的非武装地带相隔,国土狭长、纵深浅,军事分界线距离首都圈仅有40公里。在导弹防御问题上,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受到很大的限制。因此,韩国构建多重导弹防御网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即便建成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发挥作用。尽管如此,面对日益严重的核威胁,韩国必须做出积极应对。为了构筑适应韩国环境和条件的导弹防御网,韩国有必要将导弹防御网建设分为针对助推段(boost stage)、中段(mid-course stage)、末段(terminal stage)上层进行整合的上层防御(Upper TierDefense)和针对末段下层的下层防御(Lower Tier Defense)两部分来进行。对于韩国而言,在助推段进行打击是最佳之策。为此,可以像美国、以色列一样,积极发展激光武器。为了实现上层防御,地面需建立萨德THAAD级反导系统(射程:200km+,高度: 150km),海上需拥有SM-3(射程:500km,高度: 160km)导弹 。从目前来看,下层防御可用的武器系统有PAC-3(射程: 15~45km+,高度: 10~15km)导弹。不过,PAC-3导弹射程短,若要对整个韩国提供防御,就需要部署大规模的PAC-3导弹。

  为了有效防御朝鲜的导弹攻击,韩国必须具备高效的早期预警监视系统和指挥控制系统。为了实施对超音速弹道导弹的追踪,还需要装备X-band雷达。不过,X-band雷达开发本身就非常困难,而且价格高昂。从日本的情况来看,2006年6月起,日本与美国部署在青森县车力(Shariki)基地的X-band波段雷达(An/TPY-2)实现了共享互动。2013年上半年,日本计划在西部地区追加部署X-band雷达 。韩国前空军防空炮兵司令也曾提议,针对弹道导弹威胁的早期预警系统需要得到庞大的资金支持,因此美国的支援与帮助是非常必要的 。

  6、继续加强美国的延伸威慑力

  从韩国的立场来看,当朝鲜威胁要发动核导弹攻击时,韩国不得不依赖于美国的延伸威慑力。延伸威慑是美国在欧洲使用的传统词汇,与核保护伞(nuclear umbrella)相比,延伸威慑概念还包括使用常规手段的内容。在2009年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验后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中,奥巴马总统使用“延伸威慑”一词替代了“核保护伞”。由于将常规手段纳入到应对措施之中,所以美国的对应意志得到明显增强。不过,从中也透露出美国倾向于尽可能以非核武器来应对朝鲜的核威胁。因此,也有些人认为核遏制力有所弱化。当然,针对韩国遭到核攻击的情况,从韩国的立场来看,只有明确美国将此视为对自己的攻击,并以核武器进行报复打击,才能有效强化对朝鲜的核遏制态势。

  正因为如此,不仅需要美国切实履行提供延伸威慑力的承诺,而且还需要韩美两国继续就朝鲜核问题加强协商与沟通,并向朝鲜传递明确的威慑信息。今后,韩美两国应通过延伸威慑委员会,确立针对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共同应对发展方向及详细计划。2012年12月,在第44轮韩美年例安保协议会上,韩美两国曾就制订针对核武器、生化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的量身定制型遏制战略、每年实施延伸威慑手段运用演习等达成共识 。从2013年起,韩空军派出2名少校军官参加美空军太空司令部高级太空作战学校(Advanced Space Operations School: ASOS)的太空基本课程培训 。韩国还计划向美国战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派出军官,共同探讨、研究如何实现朝鲜核问题共同应对体制的制度化 。今后,韩美应共同努力,制订针对朝鲜使用核武器情况的核报复打击计划,并尽可能使韩国军官参与到实际的决策过程当中。

  目前,韩美两国需具体协商是否按计划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2015年12月1日)。换句话来讲,就是能否按计划解散韩美联合司令部(ROK-U.S. Combined Forces Command)。2006年,韩美就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达成协议。当时,韩美判断朝鲜的核威胁会逐步减少。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却在不断增加。在这种背景下,不经进一步协商就解散在遏制韩半岛战争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的韩美联合司令部,显然是非常危险和不负责任的作法。在韩美联合司令部的体制下,一旦韩国遭受朝鲜的核攻击,那么韩美联合司令部就会向美国提出投入强大军事力量的要求。对于这一点,朝鲜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也对朝鲜产生了非常有效的遏制力。若是韩美联合司令部解体,美军担负支援(supporting)作用,那么对于朝鲜的核攻击,最初阶段的应对将主要由韩军来承担。显然,在这种情形下,美军的即刻应对能力会相应减弱。“在乡军人会”在韩美同盟60周年之际曾提出,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问题已不是自尊心问题,而是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问题,并强调直至朝鲜核问题解决为止,应延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目前,为了适应新的现实环境,韩美军队也在建立并发展新的指挥结构,并组建了韩美共同实务团。现阶段,韩国政府应充分研究分析各种情况,积极寻求能够在维护国民自尊心的同时,避免弱化军事对应态势的有效方案。

  为了切实履行延伸威慑计划,韩美应积极研究韩国核武装、战术核武器部署等方案。郑梦准议员就曾强调,美国向韩国提供的核保护伞是有“裂缝”的保护伞,只有韩国进行核武装,才能有效遏制朝鲜使用核武器 。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韩国连核武器开发的基本原料都不具备,再加上若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而进行核开发,必将面临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对于进出口所占比重非常大的韩国经济而言,势必会遭到沉重的打击。韩国可以通过再处理使用后的核燃料等方式发展核开发潜力,并通过协商要求美国强化延伸威慑的可信度。考虑到奥巴马总统的核不扩散方针,在韩半岛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不过,韩国可以要求美国将严惩报复打击计划具体化。当然,过于强调核武装、部署战术核武器的必要性也是不合适的。但是,显而易见,讨论这些问题的本身可以让国际社会更加广泛地关注朝鲜核问题,从而推动核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五、结论

  正确的战略需要将最糟糕的情况纳入到考虑的范围,并制订出必要的应对措施。从战争史中经常可以看到,利用各种超乎想象的手段和方法对根本无法预料到的场所发动攻击的事例,而且还经常出现战争中的作战意图随时发生新的变化的情况。正因为如此,面临朝鲜的核威胁,韩国需完善国家安全战略体系,加强军事应对能力建设。

  可以说,韩国一直未能充分意识到朝鲜核导弹威胁的严峻性,并且无意识地回避了问题的严重性。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可能是韩国一直以来对走向和解、和平统一抱以很大希望,也可能是因为韩国没有勇气直面正视这一问题。但是,哪怕是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朝鲜的核威胁依然存在。所以,韩国不应只依赖于六方会谈等外交方式或美国的延伸威慑力。现阶段,需要去积极探讨与研究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如何保护国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实质性方案。基于上述考虑,文章建议有必要在政府层面成立“核威胁评估团”。通过这一机构,可以综合收集、分析朝鲜核武器相关情报,准确评估核威胁水平,并向有关机关提出制订核威胁对应措施的要求。

  如果朝鲜威胁要使用核导弹时,从当前的条件来看,韩国可使用空军力量及导弹来摧毁朝鲜的核导弹基地或发射架。对于没有核武器的韩国来讲,报复性打击能否奏效还是一个未知数。不管怎么说,韩国的导弹防御能力还非常薄弱。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措施,会存在扩大战争的危险,但是韩国也不可能不采取任何行动,听任朝鲜发动核导弹攻击。为此,韩国必须明确,只能针对采取先发制人打击的具体情况,研究不同状况下的应对方案,制订详细的实施计划,并全面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尽管地理上存在很多不利因素,而且还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费用,但是从韩国的立场来看,最为安全的方案就是构建导弹防御网。最近,靠直接碰撞杀伤的拦截武器得到了快速发展。美国、以色列、日本在这一领域已具备了相当能力。韩国应为青瓦台等主要战略目标尽快部署拦截导弹,并在此基础上制订具体的发展规划,切实推进全方位、一体化、多层次导弹防御体系的建设。

  尽管会触及到民族的自尊心,但是不可否认,韩国还是不得不依赖于美国的延伸威慑力与核保护伞。韩美延伸威慑政策委员会应充分发挥作用,将延伸威慑方面的协商常态化,以确保延伸威慑的有效性。另外,还要构建能够有效应对各种情况的联合工作机制,并制订针对不同状况下的韩美军队联合作战计划。除此之外,韩美两国还应具体协商是否按计划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及韩美联合司令部的解体问题。 知远/珠峰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40307/n396231470.shtml report 16709 从韩军目前的能力来看,如果朝鲜威胁要对韩国使用核导弹,韩国可使用空军力量及导弹摧毁朝鲜的核导弹基地或发射架。对于没有核武器的韩国来说,报复性打击能否奏效还是一个
(责任编辑:黄添翼)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