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国网络司令部迫切需要转变为联合司令部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摘要

  网络空间已经成为第五维作战空间,但与网络空间指挥作战行动相关的组织状态却比较紊乱,直接导致了美国国防部(DoD)组建了美国网络司令部(USCYBERCOM)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下属的一个二级联合司令部(subordinate unified command),专门负责网络空间工作。然而,这种二级联合司令部结构却具有先天性障碍,这种结构障碍将必然制约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CDRUSCYBERCOM)有效执行具体作战目标,以完成其使命任务。本文主要评估了那些阻碍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作为二级联合司令部司令官完成其目标过程中所存在的局限性和差异性,并建议对美国网络司令部组织指挥状态进行必要的改革。为了使美国网络司令部更好地完成其作战目标,美国网络司令部必须转变为一个联合司令部(unified command),因为他的任务和复杂作战环境关系到时间、空间和力量等作战因素,这一系列因素需要联合司令部指挥权才能执行。

  引言

  “美国国防部的网络规模非常庞大。我们运行着15000多个‘.mil’的军事网络,拥有700多万台计算机设备。90000多人直接参与我们的信息技术运行。我们不仅依赖自己的专用网络,而且还依赖‘.mil’军事网络之外的许多商业网络和政府网络。事实上,我们国防部依赖我们国家的全部IT基础设施。我们计算机网络所面临的威胁相当严峻。我们的计算机网络每天都被扫描百万多次,同时每天还被嗅探成千上万次。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非常成功地完全阻止这些入侵活动。事实上,在过去短短的几年中,我们就已经经历了非常严重的渗透性破坏。”

  以上内容是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威廉•林恩所述,他暗示美国国防部(DOD)面临着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国防力量所依赖的技术基础中存在严重危险和灾难性漏洞。基于互连的地面设施和卫星,这些通信路由提高了对作战人员进行国家级指挥与控制的能力,诸如广泛分布的单个士兵、海员、飞行员或海军陆战队队员可以单独操作各自装备,或利用全球定位系统从太空传输的数据对他们各种平台进行指挥控制,基本上美国国防部做的一切都得依靠这些强大的、持久稳固和可靠的通信网络。在最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奥巴马总统对这一棘手问题明确表示:“因此,我们的数字基础设施是国家战略资产,而且保护这些数字基础设施(同时保护信息隐私和公民自由)是国家安全的一个优先任务。”

  美国网络司令部于2010年10月21日具备了全面作战能力,并作为美国国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下属的一个二级联合司令部,美国网络司令部现在是国防部中完成这项工作的主要职能机构,也是在网络空间中防护己方网络和打击敌人进攻活动的核心力量。 然而,美国网络司令部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下属的一个二级联合司令部,这种指挥组织结构对其完成具体任务的能力带来了先天性障碍,包括其任务综述中的具体职责:“…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规划、协调、整合、同步和指导国防部信息网络的运行与防护活动,领导网络空间全频谱军事作战…”。

  本文评估了那些阻碍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作为二级联合司令部司令官,在执行其使命任务以完成其目标过程中所存在的局限性和差异性。本文研究分析了以下相关因素如何妨碍指挥官,也说明了美国网络司令部需要成为一个联合司令部:这种障碍是由其独特的而且复杂的作战环境所产生的,并且这种障碍由与美国网络司令部任务相关的时间、空间和力量等作战因素所引起的——最显著的困扰是指挥权(COCOM)与作战控制权(OPCON)的不一致,指挥权由联合司令部司令官掌握,而作战控制权却由二级联合司令部司令官掌握。为了使美国网络司令部更好地完成其作战目标,美国网络司令部必须转变为一个联合司令部,因为他的任务和复杂作战环境关系到时间、空间和力量等作战因素,这一系列因素需要联合司令部指挥权才能执行。作为一个认识前提,我们必须对网络空间的发展和复杂性进行全面了解,并对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任务和美国网络司令部试图实现其目标的作战环境进行认识,还需认识那些有关网络空间作战的作战因素。

  一个新作战领域的出现

  武装冲突已经几乎将技术进步带入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海上、空中、陆地和太空平台到信息技术。早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信息技术及其应用就开始进入了作战领域。虽然在战术层面,蓝色和灰色的战术队形可以依靠士兵挥动大旗来传递消息,但在战役和战略层面,视距通信被证明无法胜任完成远距离的及时通信。新信息技术开始逐渐渗透到作战指挥中心,这些信息技术是经过许多科学家的大量努力才取得的,包括塞缪尔•B•莫尔斯。1844年,莫尔斯发送了世界上第一条电报消息,从美国波士顿到华盛顿。到了1862年,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就使用最新发明的电报机与他的战场作战指挥官进行通信。“‘我们的部队守桥一直坚持到20分钟前,现在情况怎样…?’,美国总统在美国内战第二次马纳萨斯战役(布尔朗)中向战场上一名上校发电报…”

  事实上,虽然当时并没有专用术语,当塞缪尔•B•莫尔斯在1844年发送第一条电报消息从巴尔的摩到华盛顿时,第一个数字通信网络就建立了,并且网络空间的基础也同时诞生了——最终发展成无数个网络,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目前通常所指的因特网。然而,直到1984年,“网络空间”这一术语才首次出现在著作中——威廉•吉布森所著的小说《神经漫游者》,吉布森将其描述为一个“…包含数十亿商业用户,遍及全球所有国家,进行协商一致的虚拟化活动区域…”。 吉布森的著作出版二十四年后,即2008年5月12日,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戈登•英格兰为国防部作了网络空间的定义,他在官方信件中将“网络空间”定义为:“信息环境的一个全球域,由依托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的彼此依存网络组成,包括互联网、电信网络、计算机系统和嵌入式处理器与控制器等。” 这一定义还写进了国防部《联合出版物1-02》。虽然该定义听起来非常简单明了,美国国防部为确保美国的切身利益,并对网络空间中核心漏洞所形成的新兴威胁组织了共同防御,美国国防部在许多组织性的定义执行过程中一直充满了各种不同解释,并最终导致了理解的混淆,这是由于网络空间作战环境错综复杂。由于信息技术在过去较短时间内的迅速增长,以及对各种网络(包括其定义)产生了依赖性和互联性,人们对该定义的理解更加混淆了。

  作为一种强制机制,《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QDR)》要求国防部在网络空间中有效作战,并官方表述为:“现在,网络空间是国防部活动相关的重要领域,与陆、海、空、天等自然领域同等重要。”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6本联合出版物讨论了网络话题,并且至少有8本联合出版物讨论了网络作战,但它们都没有明确规范如何执行网络空间中的作战行动。 《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发表不久后,美国国防部在组织部门网络工作方面就向前迈进了坚实的一步,成立了网络司令部——这一举措毫无疑问会增强网络作战行动的执行效率。然而,理解网络空间的作战环境,对需要大胆鼓励网络司令部的组织指挥结构改革有一定启示作用。

  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使命和作战环境都需要作战司令部的地位

  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使命来自于原来隶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的两个独立机构的职责组合:网络战联合职能组成司令部(JFCC-NW)和全球网络作战联合特遣部队(JTF-GNO),这两个机构分别负责进攻性和防御性的网络作战行动。 鉴于此,并不为奇,美国网络司令部将其工作集中在两个核心目标上:运行和防护国防部网络,并按照要求组织网络空间中的进攻作战行动。 这些目标带来了关于作战环境的三个有趣问题。特别是,有关网络空间和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作战环境是什么?谁是我们的潜在对手?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必须对谁开展进攻性和防御性行动?以及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在这种作战环境中执行其使命,相关的时间、空间和力量等作战因素的结论有哪些?

  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我们必须了解国防部是如何定义网络空间的。正如老话所说,每个字都有其含义。就当前美国国防部条令术语而言,许多传统术语根本不适合网络空间作战,也无法准确表述美国网络司令部任务集的重要性。作战环境和作战区域两个术语有助于理解传统任务集和相关目标的可用等级,因为它们表明立体的或其他可测量的边界,可以帮助指挥员将他们工作集中在他们目标关联上。然而,虽然网络空间的物理边界可以粗略地测量,网络互连的全球性以及相关网络的差异性社会组成却必然使作战环境无法测量——或至少,使对它的量化无从谈起。

  也就是说,简而言之,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应对的作战环境是全球性的——即便在他自己的领域。一些简单的统计数字就可以很好地说明这些网络已经完全全球化了:1995年,全球仅有1600万互联网用户;二十年后的今天,全球已有超过20亿互联网用户,这些用户都积极参与到网络空间。 即使在美国国防部,这种结构也已经发展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国防部“在全球88个国家中4000多个永久性军事基地上运行着15000多个网络。我们使用着700多万台电脑设备。需要90000名操作人员,每年需花费数十亿美元来管理、监控和维护这些网络。然而网络威胁还在持续增加。” 虽然这些数字表明了网络空间的重要性,也说明了目前二级联合司令部司令官正在负责这个全球域,况且还远远不止这些因素。国防部网络的威胁也必须被很好地认识。

  通过对网络威胁的正确评估,人们就可以对作战环境和网络空间战争有全面的了解。在评估威胁时,根据潜在威胁的发生主体,实际上只有两种不同分类: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这两类可能是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防护国防部网络时必须应对的潜在敌手,也可能是上级命令他采取进攻行动所打击的潜在敌手。虽然不是新的,但是随着网络空间的发展,这些威胁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峻。美国,特别是美国国防部已经经历了这些威胁的演化,并已经成为一个核心的攻击目标。最近三起网络攻击案例就表明了特殊的网络空间作战环境中的威胁复杂性、潜在价值、穿透力,进一步引发人们对网络司令部需要成为一个联合司令部的密切关注。

  首先,在2008年,黑客入侵了五角大楼机密的保密互联网协议路由器网络(SIPRNET),外国情报机构将恶意代码设计成“Agent.btz”可执行文件,并将该程序存储在一个优盘驱动器上,然后将其丢弃在中东停车场内。后来有人捡到并将其插入美国中央司令部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这个恶意代码瞬间就被激活,首先感染了非机密的国防部网络,随后感染了机密的国防部网络,并创造了国防部前副部长林恩所称的“…通过数字滩头阵地,数据可以被传输到外国控制的服务器上…”,该事件被公认为美国国防部计算机有史以来最大的数据泄漏事件。一位并不知情的助手促成了这起国防部数据泄漏事件的发生。 一名国防部服务人员将受感染的优盘驱动器插入自己的工作站,无意间将恶意软件引入系统,蠕虫病毒瞬间在整个国防部网络中传播。该事件的破坏范围是机密网络,但这起事件却明显说明了国防部网络存在严重漏洞。

  其次,2010年7月攻击伊朗核站电离心机的事件,就像从理查德•克拉克著作《网络战争》中摘录的情节一样,在《网络战争》中他讨论了网络空间中攻击能力的重要性。Stuxnet病毒也迅速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一种病毒,该病毒使用恶意代码最终破坏了伊朗的核电站和核武器开发进程。这是一款利用Microsoft Windows操作系统漏洞的复杂软件程序,据称该软件程序感染了控制伊朗核电站离心机的计算机——同时还感染了世界各地数以万计台计算机,甚至还包括一些美国国内的计算机。最终,伊朗核电站离心机被这种恶意代码破坏得非常严重。“德国专家拉尔夫•拉格尔将Stuxnet病毒描述为军事级的网络导弹,并用于发动‘竭尽全力的网络打击,阻止伊朗的核计划’”。也许有关Stuxnet病毒最令人头疼的问题是,两年多后,Stuxnet病毒的真正来源仍是未知数。 第二个令人烦恼的问题就是该病毒仍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并感染计算机,直到2012年6月24日该代码的寿命周期结束。

  然而,整个国家都可能被计算机键盘的敲击而轻易破坏。第三个案例发生在2007年4月到5月,爱沙尼亚成为了这次网络攻击的受害者。爱沙尼亚决定将首都塔林一个公园中的二战时期俄罗斯士兵纪念碑搬到军人坟场,也许是受这一政治决定的刺激,未知团体发起了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了爱沙尼亚计算机网络,更确切地说,攻击者完全关闭了爱沙尼亚整个国家网络,并断开了其全球信息栅格(GIG)。冒充的网络恐怖分子完全瘫痪了爱沙尼亚政府、银行、其他各种网站和计算机,利用数据组建一个虚拟僵尸网络并发出拒绝服务。虽然许多爱沙尼亚人坚信这次网络攻击至少是俄罗斯政府支持的,但俄罗斯政府却予以否认。

  透过以上三个网络战案例,我们可以了解许多有关美国网络司令部的复杂作战环境和威胁情况。基于以上案例,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些概略性判断。首先,来自世界任何地方的两亿多互联网用户中任何一人都可能成为一个潜在威胁。其次,美国国防部网络的潜在威胁可能来自于美国的物理边界内——无论是物理威胁还是逻辑威胁。第三,网络空间对攻击归因提出了严峻挑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声称对已经发生的无数网络攻击事件负责——尽管许多人认为,只有国家资助的组织才具有可发动类似Stuxnet攻击的实力手段。最后,攻击效果可以严重不对称——那就是说一个拥有相应代码的独立行为者可能具有破坏国家级资产的能力。

  虽然上述这些考虑因素非常具有普遍性,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必须考虑比上述案例结论更多的因素——所有这些因素都被他的机构指挥组织结构恶化了。为了以一种相关性的方式把握这些问题,本文通过美国网络司令部作战任务的时间、空间和力量等作战因素的视角对它们进行了评估,试图解释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这种二级联合司令部职位所造成的不必要障碍。

  考虑时间、空间和力量的含意与障碍

  美国海军著名学者米兰•维戈(Milan Vego)博士在其著作《联合作战:理论与实践》中,关于在作战环境中为了作战指挥官的充分行动自由,指挥官为应对作战目标而需要平衡时间、空间和力量等因素这一重要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论述。他特别强调这一过程更是一门艺术,而非一门科学。

  维戈指出空间既是一种可以量化的手段,又是一个目标,并表示传统作战空间理论与网络空间相差很大——根本原因就在于网络空间的物理环境几乎是无限的。 即便如此,为了国防部的行动自由而保护网络空间是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核心使命任务。正如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将军表示:“如果我们无法访问网络空间甚至正常的网络接入都存在问题,就代表着对美国切身利益的一种战略威胁——这就是我们司令部组建和并赋予了在网络空间执行国防部相关行动的职责。”网络空间接入与盟国、商业利益集团、美国跨机构(尤其是国家安全局和国土安全部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可能受到用户和/或系统的潜在威胁,这些威胁可能现实存在于世界上任何地方,包括美国国内。 国防部基础设施所连接的商业网络具有全球互联性,这就容许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使用网络路由器和交换机来实施自己的网络攻击,这些网络路由器和交换机或者位于美国境内,或者就此而言位于许多任何其他国家中。这带来了美国网络司令部和许多合作伙伴之间的特殊协调与合作需求——从各军兵种和所有国防部职能司令部与地区作战司令部到盟国、跨机构的合作伙伴。为了更好地实现其目标,亚历山大将军呼吁需要更加强化这些合作伙伴关系。 正因为如此,美国战略司令部就成为了一个不必要的监督和官僚机构,它的存在也弱化了加强这些关系的效率。

  正如维戈博士所述,“…空间的丧失可以恢复,但时间的丧失时可能永远无法恢复。” 机动部队关于时间的典型作战考虑因素围绕许多实际问题,如训练、装备、输送或建立部队所需的时间,能否采取及时有效的行动直接关系到指挥官可否掌握或丧失优势,选择适当时机开展战术行动就可以比对手取得更加高效的战果。对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使命任务而言,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都变得无关紧要。现实情况就是,国防部网络每小时就被攻击25万多次…。 在这种环境下,敌人以光速在行动。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要想比任何对手都采取更加迅速的行动,正确认识网络空间的作战环境就变得更为重要了。必要条件就是要减少规划所需时间并缩短决策周期。 只有一种办法可以实现这一点,以满足这些重要需求。无数实体参与到执行美国国防部网络防御的任务中(如前文所述),或者在网络空间实施攻击行动,这已经成为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和这些实体领导人之间建立直接联盟和对等关系的必要前提。考虑到二级联合司令部指挥官需要与更高的司令部肩并肩地解决这些问题,美国战略司令部就成了一个不必要的官僚机构。

  当考虑到力量因素时,维戈博士在其里程碑式的著作中曾讨论过这一问题,但这些结论对于网络空间中作战行动的指导价值并不大——尽管有些结论毫无疑问是相反的。然而,力量因素中包含着一个实际要素,该要素对于将作战潜力或一个具体军事组成中的理论力量转移为作战能力,或对于将一种实战能力应用到具体作战环境,都有极大地促进作用。 力量评估的最复杂问题是那些有细微的、无形的、难以量化的细微差别。 维戈指出,指挥结构对将作战潜能转化为实际作战能力有着重要影响作用。 这就需要回顾《联合出版1》中的规定——特别是指导联合部队指挥和控制的理论原则,主要是指挥范围问题。以下就是关于联合部队指挥官(JFC)控制范围的理论指导。

  “联合部队指挥官对指派或配属部队的指挥权和监管权范围,将取决于具体任务需求和联合部队指挥官指挥控制活动的能力需求。控制范围基于许多考虑因素,包括下属人数;活动的数量;武器系统的范围;部队的能力;作战区域的大小和复杂性;以及控制作战行动(集中式或分散式)所采用的方式等。”

  这里的重点不是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相反,而是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官在战略司令部框架下对任务重要性的有效监管能力,而这些能力正是美国网络司令部所具有的。基于维戈的理论,这个特殊领域是很难量化的,需要进行严格地判定。简单地说,指挥官必须根据最大威胁区分轻重缓急。美国网络司令部的首要任务重要到什么程度,才可能成为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官的最高优先任务呢?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自己也承认,事实并非如此。下面是基思•亚历山大将军对他所负责的重要任务和他的优先发展任务进行了全面表述。

  “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官,我对更重要的核事业也赋有职责。我是核武器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我领导作战司令部负责核能力的宣传。此外,我负责每年向总统做国家核武库可靠性的保证。最后,还负责就核战略、作战行动和武器问题,向总统、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提出专业性军事建议。鉴于这些职责的重要性以及核武器在我们国家安全态势中的持续重要性,美国战略司令部的首要优先任务依然是确保我们拥有一支安全的、可靠的和有效的核威慑部队,并指挥这支部队阻止敌人对美国和我们盟友的攻击。”

  于是,争论就简化为一个问题:美国网络司令部重要到什么程度时,才能使战略司令部拒绝向核任务提供资源呢?由于核武器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威胁风险,用来对付美国将招致大规模的杀伤破坏,论据已经强烈表明,网络攻击的威胁可以大大庇护这种风险。美国在网络空间所遭受的攻击才刚刚开始。

  关于作战因素力量和指挥机构还有第二个、更直接的障碍,正如前文所述的观点——考虑到他的使命任务和作战环境的重要性,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的指挥权是远远不够的。作为一名二级联合司令司令司令官,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对他的所属部队只拥有作战控制权(OPCON)。按照《联合出版物1》规定,指挥权(COCOM)与作战控制权(OPCON)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其中指挥权(COCOM)是《美国法典》第10章只授予联合司令部司令的,并由总统根据国家宪法直接指定,不可委托或转授。而作战控制权是一种对所属部队的指挥权,各种职能型司令部、联合特遣部队司令部都属于该范畴,按照作战控制权的权限,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只拥有“指挥所属部队履行这些职能,包括组建司令部和组织所属部队、分配任务、设定目标,并对完成使命任务给予必要的权威指导”的权力。 从表面看,这似乎已经足够了,但要想更好地完成其既定目标,指挥官还需要完成更多的工作。指挥权赋予了联合司令部司令作为“…联合司令部中所有元素与其他作战司令部、国防部各要素、美国外交大使馆、其他美国机构、以及其他国家组织之间关系联络和履行管理职权的唯一美国军方机构…” 此外,指挥权还赋予司令官“…关于跨地理区域边界的事宜,与其他作战司令部司令、美国政府机构、其他国家组织进行协调,必要时,在联合指挥部计划中详细说明并告知位于责任区域内的美国政府机构或其他国家组织,以防止发生重叠工作或对指定区域的行动缺乏足够控制。” 鉴于网络作战行动发生的空间无限性,这种权力是至关重要的。其次,评估指派部队的预算限制以及直接影响指派部队预算请求过程的资格都规范在指挥权中。这就限制了装备指派部队相互支撑的能力或者限制了基于整个司令部内标准化设备的标准化响应过程的能力。最后,指挥权还包括对军事行动细节管理的指导权。这种“…包括权力机构向下属司令官发出指令,包括和平时期必要的措施确保以下任务:有效执行所批准的作战计划;作战行动的有效性和经济性;以及预防或消除不必要的重复设施和军种组成司令部之间的重叠职能。” 总之,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不应该作为二级联合司令部司令官,这一职位对于其跨军种、跨机构、甚至国际间的合作设置了极大障碍;加之无法控制预算分配;下属单位组织和相关机构对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的使命任务和作战环境都提出了严格地限制。

  反对观点

  尽管目前没有有力证据可以驳斥本文所论证的观点,但有一个明确观点认为,二级联合司令部司令官的职位严重阻碍了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的职能发挥,但并不足以说明美国国防部需要增加一个新的联合司令部。资金是这场争论的核心主题。批评者,例如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内森•弗雷尔,他认为预算紧缩必将迫使美国国防部减少联合司令部的数量,而不是增加他们的数量。特别对《2011年联合司令部计划(UCP)》中提出的观点表示谴责。在弗雷尔看来,美国国防部过去十年间偏得于不受限制的国防预算,这就导致了四星级司令部和多个联合司令部的显著增加——特别是2002年成立的美国北方司令部和2008年成立的美国非洲司令部。 另外,有人企图将控制范围作为保留当前众多联合司令部的救命稻草,这种理念也受到了弗雷尔的严厉批评。他写道,“例如,一个单一司令部如何去应付所有欧洲和非洲国家联合参与的交战活动?这种响应需求是非常不合理的。由于国防预算紧缩…四星级司令官将需要加关注资金分配,必须考虑充分利用好手头资金,哪些事情是绝对必须做或可以做的,而哪些事情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资金才可能做的。”

  虽然这些争论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它们对国防部领导者区分优先发展任务和提高效率是一个重要挑战,因为这需要为美国网络司令部成为联合司令部创造机会。初步有两种方案可以实现这一点——也许第一种要比第二种所需的改革幅度小。第一种方案就是,国防部领导可以重组和合并作战司令部来压缩规模,从而降低开支。在这方面,基于对这些地区的威胁评估,美国欧洲司令部(USEUCOM)和美国非洲司令部(USAFRICOM),以及美国南方司令部(USSOUTHCOM)是首要重新调整目标。第二种方案就是,完全打破作战司令部模式,并对地区性问题采用一种更好的、整合整个政府力量的方式来取代这种传统结构,而不是将整个世界划分为多个地区,由高级军事指挥官负责对这些区域内的潜在威胁制定军事响应计划。美国国会可能对两种行动方案都感兴趣。

  总结和建议

  虽然资金是当前关注的一个核心问题,很显然,随着时间推移,网络空间及其重要漏洞将与美国国家利益的联系将越来越紧密。因此,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使命任务比得上任何现有的联合司令部,并超越许多常设作战司令部的当前使命任务。网络空间的作战环境,虽然现在仅局限于自己的领域,本质上却是无限的,并将渗透到海上、空中、陆地和太空领域的平台和力量中。需要强调的是,时间、空间和力量(尤其是)等考虑因素,迫使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必须面对这些有形和无形的障碍。只有充分地理解使命任务和作战环境后,人们才可会重视这些障碍。也许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最关键的网络任务根本就不是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上级作战司令部的首要任务。这些问题,加之由于缺乏指挥权,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官无法组织、训练和装备他的军队,从而带来了一系列问题,这就进一步说明了美国网络司令部需要成为一个联合司令部才能更好地实现其目标。

  为此,我们建议国防部领导对两种可行方案之一予以评估和采纳,以完成这种必要的转型,同时考虑到严格的财政紧缩在可预见的未来将持续存在。首先,国防部领导可以重新调整现有的联合司令部,利用结构调整中所节约的资金,推动美国网络司令部向联合司令部的过渡。其次,领导阶层可以采取更加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成立一个新的联合特遣部队来取代地理作战司令部(Geographic Combatant Commands),从而简化威胁/响应过程,并推动美国网络司令部成为一个联合职能司令部。 知远/李树喜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31231/n392730999.shtml report 10860 摘要网络空间已经成为第五维作战空间,但与网络空间指挥作战行动相关的组织状态却比较紊乱,直接导致了美国国防部(DoD)组建了美国网络司令部(USCYBERCOM)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