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国陆军应对无人机威胁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在2006年黎巴嫩战争期间,黎巴嫩真主党两架“阿巴比(Ababil,意为‘神秘鸟’)”无人机被以色列击落,这成为了战争的基本战术事件。尽管美军在2006年之前就一直进行防御敌方无人机的训练,可以肯定地说无人机的使用惊醒了整个国防部。这使得联合部队司令部的联合无人机卓越中心、联合防空与反导组织(Joint 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se Organization,JIAMDO)进行了一系列无人机防御试验。此外,自从2008年以来,美国陆军在训练与条令司令部的资助下进行了一系列旨在对抗敌人无人机系统的联合试验。这些试验包括奥克拉荷马州西尔堡火力战斗试验室的“2008与2009年地球风与火(Earth Wind and Fire)”试验和“2010年陆军功能概念集成试验(2010 Army Functional Concepts Integration Experiment,AFCIE)”、堪萨斯州利文沃斯堡任务指挥战斗试验室的“2008与2009年全面融合”试验、乔治亚州本宁堡机动战斗试验室的“2011年联合强行进入战争试验(2011 Joint Forcible Entry War-fighting Experiment, JFEWE)”。在这些试验中,美国空军提供了人力支援,空军还为其中几个大型试验提供了建模与仿真支援。本文讨论了从这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组织的战役级试验中获得的观点与结论,并建议把无人机防御作为2012年陆军、空军作战人员交流的一个议题。为了理解空军的观点,有必要简要介绍一下无人机种类、试验的想定与背景、与无人机相关的空中优势的定义。

  无人机种类。在《联合出版物3-30:联合空军作战指挥与控制》中,美军无人机分为5类,如表所示。

  类别 最大起飞重量(磅) 飞行高度(英尺) 飞行速度(海里/小时) 典型代表

  1 0-20 <1200 100 “黄蜂III”、战术微型无人机、 RQ-14A/B、“巴斯特”、BATCAM、RQ-11B “大鸦”、 部队保护空中监视系统、RQ-16A、“指针”、“美洲狮”

  2 21-55 <3500 <250 扫描鹰、银狐、Aerosonde

  3 <1320 <18000 <250 RQ-7B “影子”、RQ-15“海神”、XPV-1“燕鸥”、XPV-2“条纹鲨”

  4 >1320 <18000 任意速度 MQ-5B “猎人”、MQ-8B“火力侦察兵”、MQ-1C“增程/多用途系统”、MQ-1A/B/C“捕食者”

  5 >1320 <18000 任意速度 MQ-9C “收割机”、RQ-4“全球鹰”、RQ-4N“广域海上监视无人系统”

  陆军试验中,仿真集中于第3、4、5类无人机,并不包括对抗敌人第1、2类无人机。作者承认第1、2类小型无人机总是作为“背包无人机”是有问题的;然而,除非特别指出,经验教训与建议是对于第3、4、5类无人机来说的。

  背景。这些试验的想定大部分是根据2007年5月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发布的《多层次想定模块1:第7师》制定的。《多层次想定模块1:第7师》是由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分析中心(位于堪萨斯州利文沃斯堡)撰写的。按照目前的陆军条令,敌人对美军构成了同时运用常规与非常规力量的“混合威胁”。在所有这些试验中美国陆军“世界一流的红军”运用一定数量的无人机来打击师作战区域中的地面力量。一些试验中使用了大量的无人机;然而,试验并不考虑作战所处的作战阶段(例如,《联合出版物5-0》中阶段2为夺取主动权,阶段3为主导,阶段4为维稳)。这些试验专注于每个试验开始时的条件,而非地面部队进入之前的造势。联合部队指挥官/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如何在想定的第二阶段对敌无人机执行战区大区域空中拦截与进攻性防空战役仍然还是未知数。空军与陆军都无法获得关于敌人无人机种类、数量、比例的确切信息,在地面力量进入之前空军、特种作战部队、远程火力部队可能会消灭一部分敌方无人机。在任何一种试验中都没有运用电子战、网络战能力来打击敌方无人机。

  所有试验中都有一位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他既拥有空域控制权(airspace control authority, ACA),也是担负地区防空指挥官的职责。必要的时候,在大区域空中拦截战役与防空战役中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将得到支援。在试验中,空军人员模拟了师及师以下的空中作战中心、控制报告中心(Control Reporting Center,CRC)、空中支援作战中心与战术空中控制组。陆军人员模拟了防空炮兵火力控制军官,并与空军控制报告中心分队配置在一起,以模拟防空司令分部。在试验中,防空司令分部的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充当区域防空指挥官来行使指挥权。

  与敌相关的空中优势。《联合出版物1-02》将空中优势定义为:“空中作战中一方相对于另一方的主导程度,它有助于前者执行任务,与其相关的地面、海上、空中力量在某一时间与地点不受敌方禁止性干预。”在以上列举的试验中,有两个问题很难回答。第一个是敌人必须在地面力量作战区域中运用多少架无人机才能对我方构成禁止性干预?第一个问题又带来了第二个问题,如果敌人可以在我方地面部队附近运用无人机,那么我方还有空中优势吗?

  这些问题通常都取决于无人机的种类。敌方无人机系统的数量则取决于当时地面部队的行动,以及当时敌方无人机执行的任务。一架无人机引导的远程精确火力对友邻部队将产生毁灭性效果。而近程无人机系统不会与火力打击部队建立直接联系,对于执行维稳任务的地面部队来说威胁不大。

  在过去十年的战争中,美国保持着空中优势。《联合出版物1-02》将空中霸权定义为:“空中优势达到了空中对抗力量无法进行有效干预的程度。”面对拥有无人机系统的敌人,美国是否可以取得空中霸权仍然不得而知。空中霸权在上述的任何试验中都没有实现。

  观点。通过试验观察我们得到了以下7条关于无人机防御的观点。

  观点1:联合部队必须对付敌人无人机系统。整个试验中,敌人可以不断地将无人机运用于地面部队附近,被支援的指挥官通常认为敌方无人机是一种“禁止性干扰(prohibitive interference)”。因此,根据空中优势的联合定义,我们将会假设持续的敌方无人机威胁产生了禁止性影响,这意味着美国并没取得空中优势。阻止敌人无人机持续活动的一种方式可能是摧毁敌方无人机、地面站,也可能是破坏敌方通信。因此,如果联合部队无法有效对抗敌方无人机,那么就无法获得空中优势。

  观点2:无人机防御是一种联合行动。2008年在奥克拉荷马州西尔堡进行了电子战试验之后,空军与陆军同意让联合无人机卓越中心承担防御无人机系统的试验。从一开始,无人机专家指导着空军与陆军组成的团队寻求联合解决方案,主要依靠多军种雷达、光学、电子传感器来生成有助于防御无人机系统的通用作战图。防御系统包括目前空军与陆军所有的雷达、E-3预警机、反火箭炮、火炮和迫击炮系统(C-RAM)、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网络传感器系统(Joint Land-Atack Cruise Missile Defense Elevated Netted Sensor System,JLENS)、几种不同的近程防空系统。此外,电子战试验使用了携带不同系统的高空飞艇(Army high altitude airship, HAA)。这些陆军陆基系统、空军空基系统与海基、空基雷达对于无人机防御战斗至关重要。2011年该组织解散之前联合无人机卓越中心参与了多个试验。

  实际上联合无人机卓越中心的所有建议都涉及将一个军种或者兵种的传感器与其他军种或者兵种的传感器连接起来。联合无人机卓越中心也建议进一步研究动态分配时间敏感的空中情报、预警、侦察任务,以推动防空侦察活动。

  观点3:防御敌方无人机是防空战役的一部分。由于无人机系统是敌方空中威胁的一部分,联合部队应该尽可能地把无人机消灭在地面。根据《联合出版物3-01》,防空与反导威胁描述为:“只要敌人具有威胁友邻部队的空中与导弹打击能力,或者联合部队指挥官没有取得实现最终目标所需要的空中优势,进攻性防空作战(Offensive counter-air,OCA)具有很高的优先权。进攻性防空作战降低了空中攻击与导弹攻击的风险,允许友邻部队集中注意力实现其作战目标。对抗空中与导弹威胁的方法是在敌方领土之上进行进攻性防空作战行动,在敌方无人机起飞之前对其进行干扰或者摧毁。”

  因此,如果联合部队认为敌方无人机系统对任何部队构成威胁,那么按照《联合出版物3-60》从作战一开始就应该在作战环境联合情报准备中考虑敌方无人机系统,并将敌方无人机系统纳入到联合一体化优先目标列表中。毫无疑问,在试验中敌方无人机系统是真实的威胁。在2009年的电子战试验中空军总结报告称:“无数的敌方无人机在师作战区域低空飞行,会给火力协调与空域控制造成负面影响。”

  这些试验中空军最艰巨的任务是控制低空高速运动的战斗机。战斗机必须低空飞行来识别与打击低空慢速飞行的敌方无人机,它们通常在友邻无人机与直升机的附近。在进入地面指挥官作战区域之前无人机被打掉得越多越好。在未来冲突中,防御敌方无人机必须成为防空战役的一部分,需要采取物理打击与非物理打击手段。最终,为了充分了解敌人无人机的威胁,未来空军与陆军的试验需要在第2阶段就开始防御无人机,不管地面部队进入战区与否。

  观点4:当敌方无人机在空域活动时,空域控制与消除火力冲突是非常困难的。根据《联合出版物3-01》,空域控制定义为:“一种通过安全、有效、灵活地运用空域来提高作战效能的过程。”正如之前提到的,按照联合条令,这些试验中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是空域控制的权威。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空域控制机关负责制定联合作战的空域控制计划(用于联合部队指挥官批准)与下达空域控制命令。空域控制机关接受作战部、分队的空域申请,根据具体空域控制命令制定详细的空域控制措施与火力支援协调措施。如果空域控制命令计划过程中出现矛盾,那么空域控制机关的参谋将尽力解决矛盾,以使空域申请者与火力计划人员都可以获得使用空域的权力。一旦发布了作战空域控制命令,控制空域部门必须实时处理变化情况。如果两个实体,不论是飞机还是火力,想要同一时间占据同一空域,控制部门则同意具有最高优先权的实体进入。联合作战区域越是不确定,越是需要空域控制机关对空域控制命令进行实时修改,进行更实时的空域控制。空域控制机关可以将控制空域的权力委托给空域控制分队。然而,只有联合部队指挥官拥有空域。在所有试验中,承担防御性防空任务的飞机优先级都很高,必须经常进入为其他空域使用者应对敌方无人机而保留的空域。

  除了依靠空域控制机关行使空域控制职责之外,按照《联合出版物3-01》,联合部队指挥官通常任命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为地区防空指挥官,以在防空行动中支援联合部队指挥官。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制定、分发联合部队指挥官认可的联合地区防空计划。进一步讲,联合部队指挥官授予地区防空指挥官必要的指挥权力,以消除矛盾,控制交战,实时地进行作战管理。

  联合部队指挥官委托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识别、交战的权力。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通过地区或军兵种防空司令部来实施分散的防空,可以将目标识别与交战权力委托给这些司令部。地区防空司令部与军兵种防空司令部控制从地面到任何高度的防空任务,包括空间防御任务。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并不会将防空权力交给空域控制机关,而是交给防空司令部。这意味着空域控制机关赋予的空域控制权并不会伴随着对该区域的防空指挥权。

  根据过去10年在伊拉克与阿富汗的作战活动,空域控制过程在美国拥有空中霸权的环境中运用得非常不错。对于大多数情况,被支援指挥官的空域申请都会得到批准,不必担心空域使用权被其他指挥官拿走(对于特种作战部队来说情况可能不是这样)。

  相反,在没有空中优势情况下,当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对地面指挥官作战区域的低空无人机威胁做出反应时,按照联合条令,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与得到支援的地面指挥官需要进行协调。由于其时间敏感性,消除空域矛盾需要顺畅的协调与决策过程。为了更加有效,防空装备,尤其是战斗机,必须根据威胁选择一定的飞行高度与轨迹,而不是按照空域控制命令中预先规定的空域与航线飞行。地面作战区域之上的防空拦截需要实时的空战管理,实时地消除空域控制措施与火力支援控制措施的矛盾。试验发现,如果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无法控制交战,不能进行实时作战管理,不能消除火力与其他空域使用者的矛盾,即使在地面指挥官作战区域之上的少量敌人无人机都可以导致空域控制的崩溃。

  观点5:在没有空中优势的情况下进行空域控制需要积极的目标识别,必要时,还要进行积极控制。如果敌人无人机系统出现在作战区域,那么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必须夺取空中优势,同时执行其他行动,包括支援地面指挥官的行动。直到取得空中优势,地区防空指挥官需要对防空进行更高层次的指挥控制,其权力要高于空域控制权。至少直到取得空中优势,地区防空指挥官需要提供威胁预警,控制交战,实时地进行作战管理,以快速从程序控制转向积极控制。当敌方飞机出现的时候,部队仅仅依靠程序控制进行分散行动是非常危险的。防空分队必须可以实时看到所有友邻飞机,并且可以实时地与它们进行通信,以有效地执行无人机防御行动。这与联合防空条令是一致的:“集中力量,集中计划与指挥,分散执行等被证明是应对防空反导威胁的重要原则,有效应对防空反导威胁的最佳打击时机可能只有几分钟而已。”

  观点6:空地联合组(Joint air ground integration cell, JAGIC)的战术、技术与程序可以帮助地面指挥官对抗无人机系统。“2008与2009年地球风与火(Earth Wind and Fire)试验”和“2010年陆军功能概念集成试验(2010 Army Functional Concepts Integration Experiment,AFCIE)”、“2011年联合强行进入战争试验”中,在师一级空军组建了空地联合组,目的是让空中支援作战中心与战术空中控制组人员与陆军火力、空域指挥与控制、航空、防空人员在同一组织中更好地协同指挥。这使得空军与陆军指挥与控制人员组成了一个单独的指挥与控制小组,这些人员拥有各自指挥官委托给他们的指挥与控制各自部队的权力。根据联合条令与空军条令,空中支援作战中心是用于执行近距离空中支援的主要战区空中控制系统,直接隶属于空中作战中心,对陆军部队直接进行支援。空中支援作战中心从联合部队空中指挥官得到指挥直接支援陆军部队的空军部队的权力。空中支援行动中心对防空部队并没有指挥权,然而在地面指挥官作战地域执行防御性防空行动的空军部队通常要与空中支援作战中心协调火力装备与建制内陆航装备的运用。

  过去的6年中,空军与陆军建立了空地联合组。在试验过程中,支援地面师作战部队的空地联合组负责控制大范围的空域,要么在协调高度之下,要么在高密度空域控制区(high density airspace control zone, HIDACZ)之内。空地联合组并没有从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得到防空识别、交战的权力,而是由地区防空司令部或者军兵种防空司令部来协调进入空域的防空武器装备。

  在所有这些试验中,空地联合组将陆军战术防空兵纳入战区防空体系来对抗敌人无人机系统,这样有助于与地区防空指挥官的指挥控制节点直接协调,并展现出了巨大的前景。空地联合组内的空军作战管理人员快速确定在师作战地域对我构成威胁的无人机,将信息传给联合部队空军指挥官的军兵种防空司令部与陆军防空兵火力控制军官。军兵种防空司令部与陆军防空兵火力控制军官都可以用最佳的装备快速地识别、打击通用作战图上标示出的敌方无人机。当发现目标轨迹报告信息出错的时候,空地联合组通过向轨迹信息输入者建议正确的标识来增强态势感知。在一些试验中,还对可用的近距离支援飞机重新做出了任务(打击无人机)分配的决策。在每个试验中上行的信息流都表现不错,为被支援的地面指挥官提供了快速获得联合防空的能力。此外,空地联合组成员可以发现与定位位于师作战区域的敌方无人机发射阵地,在其发射之前对其进行摧毁。

  空地联合组也负责消除火力冲突,采取空域控制措施,以使防空战斗机在师控制空域作战。正如我们预料,当射击系统密度小的时候任务比较容易,密度大的时候就比较困难。

  不幸的是,空地联合组向下传递敌方空中威胁的能力并不强。正如之前提到的,联合部队空中指挥官/地区防空指挥官需要提供实时的威胁预警,控制空对空交战。由于任务指挥具有分散的性质,陆军还没有一个与执行无人机防御任务的所有陆军资源建立权力关系、快速通信关系的组织机构。这种权力关系并不意味着陆军指挥控制组织有权力改变资源的任务,或者下达新的任务命令,而仅仅需要了解什么资源在哪里,以便为了生存改变其航线,或者为具有更高优先级的资源让道。

  观点7:陆军防空部队需要标准的“呼唤防空”战术、技术与程序(TTP)。直到目前为止,本文还没有讨论近程防空(short range air defense ,SHORAD)。在上述训练与条令部试验中,陆军防空分队对许多不同的系统进行了试验。防空体系依靠由众多传感器反馈信息构成的通用作战图,传感器包括空中警戒与控制系统(Airborne Warning and Control System,AWACS)、地面与舰船雷达以及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网络传感器系统。通用作战图显示友邻系统以及未知系统的原始数据。防空分队的一项主要任务是识别未知的轨迹,并区分它是属于敌人、友邻,还是未知。

  在许多情况下,首先发现敌方小型无人机的是战场上的作战人员。如果作战人员可以确定无人机属于敌方,完成识别无人机型号的任务,那么他就完成了无人机防御链条上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下一步是将作战人员了解的情况绘制到通用作战图中,这样近程防空装备或其他防空装备就可以打击无人机了;然而,目前对于军种或联合防空申请系统来说还没有可视化的识别工具。

  陆军与空军需要建立联合防空申请系统,该系统中应该包括申请网络与相应的战术、技术与程序,以便于雷达、通用作战图操作人员验证地面部队的发现,并推进后续打击。

  空军通过参加陆军的试验得到了许多关于无人机防御的重要见解。从这些试验一开始,我们就认识到无人机防御是一种联合作战。在第二阶段目标选择与打击阶段必须考虑敌方无人机,因为它们可能影响联合部队指挥官获得与保持空中优势的能力。有效的无人机防御作战需要联合部队在实时的通用作战图中融合空中与地面传感器信息,这样有助于部队发现并用致命与非致命手段打击无人机。防空资源的指挥与控制必须可以提供威胁预警,实现快速打击无人机,确保无人机攻击不会误伤己方部队。此外,无人机防御还必须与空域控制、火力打击进行集成。这些不仅听起来难,而且实现起来也很难。

  随着未来试验的展开,联合部队了解无人机威胁以及对付它的方法对于验证所需要的能力与确定现有能力差距非常重要。这必须包括第一类无人机,而上述试验中没有考虑这种无人机。从某种角度上讲,空军与陆军需要进行第二阶段的无人机防御试验,以获得在强行进入背景下敌方无人机真实的损耗率。

  最终,作者建议无人机防御作为2012年陆军-空军作战人员交流对话的一个主题。这一主题应该包括打击敌方无人机的物理与非物理手段,打击这些时间敏感目标所需的指挥控制水平。当然也应该包括“呼唤防空”的战术、技术与程序,正如我们在观点7中所讨论的,以确保分散的地面部队有防御敌方无人机的能力。作为作战人员交流对话的一部分,两个军种需要坦诚地讨论敌方无人机对于空中优势所产生的影响。不管潜在敌人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威胁,美军都无法承受失去天空。 知远/剑南山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31231/n392730764.shtml report 8669 在2006年黎巴嫩战争期间,黎巴嫩真主党两架“阿巴比(Ababil,意为‘神秘鸟’)”无人机被以色列击落,这成为了战争的基本战术事件。尽管美军在2006年之前就
(责任编辑:黄添翼)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