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北约正在酝酿第三次变革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知远

  大西洋联盟的目标是通过改变来保持自己的实质性作用。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简称北约)正在进行历史上的第3次自我重新定义。北约成立于1949年,最初是为了保护西欧不受苏联攻击;继1989年柏林墙倒塌和两年后苏联解体之后,北约开始考虑其直接区域以外的安全问题,并向东扩张和接受新成员。

  9•11恐怖袭击发生后,北约成员国认识到非国家的暴力极端主义者和民族国家的崩溃不但给他们自己的安全,而且威胁着全球的安全。北约决定用自己的组织来推动民主国家的稳定。

  北约副秘书长亚历山大•弗什博于6月底在巴黎的一次讲话中说:现在,随着北约将于14个月内结束在阿富汗的作战任务,已经走过64个春秋的北约再次面临着“一个重要转折点”。

  “然而,这一次面临的挑战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接下来的调整将要求大西洋两岸的国家为联盟做出的贡献达到新的平衡,”他说,“说穿了,它将要求欧洲人做得更多——单独的和集体的——尤其是在大西洋两岸国家的财务状况非常惨淡的时候。”

  北约正在为“坚决支援”任务做准备,该任务指的是北约将在2014年后为阿富汗提供训练、顾问和支援。此外,它还派出一支部队在科索沃执行维和任务,派出空中和海上力量在非洲东海岸打击海盗。

  然而,除非发生不可预见的大动乱,北约未来几年的作战节奏将大幅下降——北约在过去20年中进行了多次重大维持和平和稳定的行动,始于1995年在巴尔干的行动,继于2001年在阿富汗的活动,以及2011年在利比亚的活动。与此同时,美国将主要精力重新调整至太平洋,一些人认为,美国和欧洲的利益分歧或许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最大的问题是:北约现在正在为作战做什么规划?”今年6月底,一位北约官员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北约的当务之急是保证自己在2014年之后仍被人注意和信任。”

  与保护北约的网络一样,弹道导弹防御——保护欧洲成员国领土和人口中心——也已经成为北约越来越重要的事情。北约正在考虑将训练利比亚的安全部队作为加强民主国家的任务的一部分。

  为了保持各成员国与联盟的密切联系,北约官员试图通过扩大训练和演习来关注于战备。“让人们一起进行明确的训练、演习和做其他事,我们相信这将维持北约的可信度,”这位官员说,“所以,当务之急是走出去和训练。”

  连接部队,战备部队

  实现各成员国之间更大程度的互操作性,是保持联盟的能力和为进行大规模行动做好准备的关键。为了支持这项工作,北约于2011年在慕尼黑提出了“智能防御倡议”。它旨在更好地协调联盟各成员国之间的防御优先事宜,使成员国单独获得现代能力——或集中资源,共同部署新系统——最好地服务于联盟。

  其目标是寻找能力短板领域,例如战略空运、电子攻击和情报、监视与侦察(ISR),同时也关注于战备。北约在2012年2月接受了“连接部队倡议”(Connected Forces Initiative),以支持“北约部队2020”(NATO Forces 2020)概念。这将是紧密连接的现代化部队,拥有适当的装备、训练、演习和率领,而且“呼之即来,来之能战”。

  在今年8月初发表的一篇博客中,美国空军上将菲利普•M•布里德洛夫(北约驻欧洲最高盟军指挥官)说,北约成员国在阿富汗一起战斗了10多年,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凝聚力”,“我们现在是以一个无缝集成的团体来作战,我们的目标是保持目前水平的凝聚力……通过加强我们在空中、陆地和海上的教育、训练和演习”。

  北约已经表示,北约反应部队——战备水平高、技术先进的多国部队,必要时可以迅速部署——在2014年后将更为重要,将用于证明北约的战备水平和作为北约转型的测试平台。

  训练是要花钱的,但是并没有多少钱。因此,“连接部队倡议”(CFI)和“智能防务倡议”最初被视为会在两条轨道上平行发展,而目前看来它们的关系更像是循序渐进,而短期内的重点是CFI。

  “这并不意味着将不会有采购,但我认为我们必须承认,采购额也许比我们希望的要少,”这位北约官员说。

  同样的老问题

  财政紧缩时期也触动了北约的老大难问题:北约关于分担经费的争论,这个问题自从北约诞生那一天就出现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像山峰和山谷一样起起伏伏。现在是山峰时期。现在,美国承担着北约三分之二的经费,而2000年时承担63%。尽管与2000年时相比,北约现在又多了9个成员国——比1998年时多12个。

  “这对美国显然是不公平的”,这位北约官员表示。

  经费负担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这种差距也存在于美国以外的其他北约成员国——英国、法国和德国承担着剩余经费的88%。

  随着欧元危机在短期内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越来越多欧洲国家的国防开支水平都跌破了北约的希望值。这要求北约各成员国最少将2%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用于国防。只有4个北约成员国达到或超过了这一水平:美国,英国,爱沙尼亚和希腊。而在2003年时,这一数字是9个。

  此外,美国是唯一一个拥有广泛能力的北约成员国。“美国明天就能进行一场战争,它的军火库拥有所有打赢战争所需要的能力,”这位北约官员说,同时,“欧洲国家也拥有各种不同的能力,但是没有一个欧洲国家拥有全频谱能力。”例如法国,是欧洲国家中拥有能力最广泛的国家之一,当它在今年年初对马里进行军事干预时,它却需要借助于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提供的空运、空中加油,以及空中情报、监视与侦察能力。

  欧盟成员国仍在仔细思考建立欧洲全频谱能力的问题。但是对于此举是否会对北约有所帮助或者会陷入政治分歧,各国还没有达成共识。事实上,由于认识到划定一个“欧洲的北约”或“美国的北约”对北约存在着潜在的腐蚀作用,因此探讨话题转移到了在北约内部建设“连贯的部队”上,而不是将欧洲指定为中心。有人将这一想法称为“负担联营”。

  这位北约官员说,联盟将“基于拥有广泛能力的国家的框架,以协调的方式”来发展这些“连贯的部队”。例如,爱沙尼亚和丹麦可以以它们在阿富汗与英国密切配合作战的经验为基础来进行某些能力的建设。

  6月份在布鲁塞尔开会期间,北约官员向联盟各国的国防部长提出了这一想法。北约官员说,“在看待这个分摊负担的问题上,成员国有足够的热情来继续探讨和用另一种方式去看待”。德国已经同意将带头确定作为框架的国家在这方面该做些什么。

  往前看的话,北约成员国已经准备进行联合采购了。在这其中,联盟地面监视系统将发展成为北约在上空监视地面情况发展的能力,这将极大提高北约在作战时的态势感知能力。想要更多地了解联盟地面监视系统(AGS),请参考《北约在天空中的新眼睛》一文。

  此外,10个北约成员国和两个北约的伙伴国已经加入了“战略空运能力”共同体,将采购3架C-17。这几个国家将使用这些飞机满足伙伴国、国际救援和本国的需要。

  “这是智能合作的绝佳例子:国家之间通过合作来提供一种单靠一个国家承担不起的能力,”北约秘书长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说,他于今年7月参观匈牙利帕帕空军基地时,顺便参观了“战略空运能力”(SAC)共同体的C-17重型空运联队。

  此外,北约已经确定了30个其他“智能防务”联合计划,例如共用海上巡逻飞机、建立多国旋翼机航空训练中心,以及联合采购用于清除路边炸弹的遥控机器人。

  “智能防务”还试图避免北约成员国在一些北约并不需要的能力上进行过度投资。例如,根据波罗的海防空警备任务,北约向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等成员国派出战斗机保护其领空。“我们不希望这些国家在战斗机上度过花费它们有限的资金,因为我们北约还有一些富余的战斗机可用”,北约官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北约所获得的回报是,这些国家一直能够为北约的行动提供资金。

  雷达屏幕上的网络

  北约成员国有可能在现有的结构基础上进行建设,例如欧洲空中运输司令部——在荷兰埃因霍温——将比利时、荷兰、法国、德国和卢森堡的飞行员聚集在一起,在共同的空中掩护下进行运输机和加油机的飞行。“下一步合乎逻辑的措施将是其他计划的加入,可能包括战略空运能力”,北约官员说,“有很多选项是可以被成员国接受的,因为它们涉及到支援,而不是作战功能。”

  在6月的布鲁塞尔会议期间,北约成员国的国防部长们进行了投票——这是北约历史上第一次举行讨论网络防御的正式会议。一位北约官员称:“网络出现在了雷达屏幕上,否则他们是不会单独讨论这个问题的。”

  这一事件反映了网络防御在北约内部作战假想中日益重要的地位。现在的目标是保护北约的网络——今天,网络已经遍布全球。北约已经保护其网络多年,但像阿富汗这样的北约插进去一脚的地方,北约的网络在那里更为暴露,因此可能更容易遭受攻击。因此,目前推进的是“集中保护”,该官员说。

  北约打算在10月底之前完成对北约计算机事件响应能力技术中心的升级,该中心位于比利时卡斯托的北约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新软件和新设备将使中心工作人员“更好地了解我们的网络正在发生的事情,这意味着能够检测到异常活动”并“进行响应”,这位官员说。该中心共有70名工作人员,规模还将继续扩大,包括增加两个新成立的快速反应小组,以响应网络事件。

  2011年北约的网络政策是成员国有责任照顾自己的网络,而北约的角色是帮助成员国提高其国家网络弹性。为此,北约计划通过防御计划程序来提倡某些网络行为,以保证最低水平的网络防御(成员国和北约网络互连的地方)。

  北约官员说,“我们需要成员国负担起自己的责任”,正确地监测其网络和制定相应战略,包括一支网络“消防队”来响应企图入侵和漏洞。然而,“每个成员国都必须弄清楚它们自己的解决方案。”

  北约正在考虑当成员国在防御网络攻击时请求北约援助时,北约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在6月会议上,北约的国防部长们一致认为,网络防御是一个集体防御的问题。他们将在10月的下一次会议上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听起来容易,但实际上非常困难。北约在援助成员国时该怎么做?”这位官员问道。人们已经开始认识到,试图在北约总部发展一支具备网络专业技能的队伍来帮助保护成员国的做法是不可行的。“各成员国已经表示,‘忘了建设一支北约网络军队这件事吧’。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这位官员说,相反,“你必须以不同的方式做到这一点。你必须找到一种方法,以连接成员国之间相互帮助的节点。”

  欧洲导弹防御伞

  这种模式类似于当北约伙伴土耳其要求帮助其加强对叙利亚的导弹防御时,美国、德国和荷兰随之向那里部署“爱国者”导弹防御阵地的做法。一位北约官员表示,“我们不必非要有一支核心的北约陆军或北约‘爱国者’导弹部队”。

  与网络防御一样,保护北约成员国的领土免受弹道导弹攻击也是越来越重要的任务。目前,北约已经开始投资于保护部署在所属区域以外作战的部队免受弹道导弹的威胁。现在,北约正在努力保护欧洲的平民免受导弹威胁,正如北约副秘书长亚历山大•弗什博在6月份所说,防范“来自欧洲-大西洋地区以外的导弹,而非来自俄罗斯的”。

  在2012年5月的芝加哥峰会上,北约宣布拥有临时弹道导弹防御能力。这意味着北约已经在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的盟军空军司令部总部安装和测试了指挥和控制部件,这个系统能够为指挥官们提供全面、实时的作战空中图像,使他们能够有效地部署导弹防御设备。

  成员国将自愿提供这些设备:传感器和反导拦截器。现在,它们的形式是欧洲分阶段适应方案(EPAA)第一阶段系统——美国为保护北约成员国在欧洲的领土而做出的贡献。第一阶段包括一艘部署在地中海、配备标准-3导弹拦截导弹的美国海军“宙斯盾”舰,以及一部设在土耳其的AN/TPY-2监视雷达。

  在指挥与控制系统和EPAA已经到位的情况下,北约宣称它有能力保护“欧洲南部免受弹道导弹攻击”。由于最终目标是保护北约领土免于日益复杂的威胁,北约打算在未来几年中将该系统的成熟程度从临时能力提高到初始作战能力——这意味着提高指挥与控制系统,以及更多的传感器和反导导弹。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在下一个十年的初期,北约预计将拥有全面作战能力或一面更强大的“盾牌”。

  然而现在,北约还不清楚究竟怎么做才能达到初始作战能力。“我们仍然在讨论这些问题,”另一位北约官员在布鲁塞尔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还没有确定都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让我们走到下一步。”

  欧洲分阶段适应方案(EPAA)还不是北约导弹防御系统的代名词,即便它现在是主要组成部分——可能也只是在一段时间内。一些欧洲国家也宣布了自己为该系统做出贡献的计划。例如,荷兰正在改装4艘防空护卫舰,为其安装导弹防御雷达。法国计划开发早期预警能力和远程雷达。西班牙也同意到2015年时让美国海军4艘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舰进驻罗塔。

  当这些贡献初具规模时,美国将加强EPAA,并展开第二阶段的工作。美国将于2015年在罗马尼亚增加一个陆基标准-3拦截导弹发射点,并引进新一代拦截导弹——标准-3 Block 1B。按照计划,之后是于2018年在波兰设立另外一个陆基标准-3拦截导弹发射点,届时EPAA第三阶段将引进更为精密的标准-3 Block 2A拦截导弹。现在还不清楚北约是否会把某个阶段的EPAA定为初始作战能力里程碑。北约官员表示,“你可以认为我们应该这么做,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确定是否要这么做”。

  弹道导弹防御领域是北约官员寻求与俄罗斯进行实质性合作的领域,也是谋求北约-俄罗斯安全关系转型的一种手段。然而,到目前为止,俄罗斯的措辞并没有超出所谓的“北约导弹防御系统威胁到俄罗斯战略核导弹力量”,从而减弱了某些活动的向前发展——例如以计算机为基础的导弹防御模拟。

  “我们还要做很多事情才能树立我们的信任和自信,从而让我们走出冷战的阴影,”北约官员称,“它比任何人想象的要难得多,而且就我所知,也很令人沮丧——我愿意看到更多的进展,但是目前这些进展都未实现。”

  在北约于2012年5月举办的芝加哥峰会上,北约成员国呼吁建立北约-俄罗斯数据融合中心,这样双方能够共享导弹威胁的早期预警数据和其他信息,以及一个北约-俄罗斯计划与作战中心,这样双方可以共同进行导弹防御作战的计划和协调。目前为止,俄罗斯并没有接受这些建议。

  “如果俄罗斯不愿意合作,那真是错失良机,”北约副秘书长亚历山大•弗什博今年6月在伦敦的关于导弹防御演讲中说,“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我们要继续按计划推进北约导弹防御系统,因为它对我们的民众和领土在21世纪的集体防御至关重要。”

  坚决支援

  当北约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于2014年底完成在阿富汗的作战任务后,北约将引领一项随后的任务,所谓的“坚决支援”(Resolute Support),来帮助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保持处理国内威胁的能力,并逐渐加强这项能力。

  当在布鲁塞尔与北约各成员国的国防部长们会面结束后,北约秘书长安德斯•福格•拉斯穆森在今年6月初告诉记者,“新的任务将不再称为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而会采用其他名称”。这就是北约所接受和细化的“坚决支援”概念。

  这项努力“将有所不同,并且规模明显小得多”,拉斯穆森说,“其目的是为阿富汗部队提供训练、顾问和协助,而不是代替他们。”

  “坚决支援”需要一支8000至12000人的部队;地区方式;培训,顾问和协助活动一般是在军级层面,而非战术梯队层面。“坚决支援”的计划正在制定当中,距离实施还有15个月。

  不是所有的成员国都要为“坚决支援”部队提供人员,而一部分非北约的伙伴国也将提供一部分人员。北约官员表示,已经有10个非北约的伙伴国参与组建这支部队的计划工作了。相对于由51个国家组成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坚决支援”的加盟国数量将比较少,因为这项任务对地面部队的人数要求要少一些。

  6月底,北约官员在北约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坚决支援”部队将包括教练、顾问和指导团队,以及为他们提供保护和后勤的部队,还有管理“其他琐碎事情”的单位。真正的训练、顾问和协助人员不到部队总数的25%。

  对于保护措施来说,“近距离空中支援将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使用方式会比现在更为有限”,“而且绝对是用于保护我们自己的部队”,这位官员称。

  与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类似,“坚决支援”的地区方式也将以喀布尔为中心,在阿富汗的北部、南部、东部和西部各设立一个据点。在每个区域中,都有一个北约成员国作为“框架国”,充当协调该地区活动的领导者。德国将负责北部,意大利负责西部,而美国负责南部和东部。

  “坚决支援”的训练将在阿富汗的国家级安全学院和机构中进行,由北约教官进行授课。英国将领导帮助阿富汗建立一所军官学院的工作。

  顾问工作将包括向阿富汗安全部队派出顾问,让他们与当地官员一起工作,并在兵力规划等问题上提供建议。还将向作战层面派出顾问,让顾问们与阿富汗部队的高级参谋们一起工作。

  支援活动将包括为阿富汗特种部队提供技术帮助。在某些情况下,这会“下降到战术层面”,这位官员说。“在特定、严格受到控制和限制的情况下”,还将包括空运、情报、监视和侦察支援。

  因为在2014年底前,阿富汗空军的建设还无法完成,美国在进行“坚决支援”活动的同时,还将继续领导训练阿富汗空军人员的努力。北约预计阿富汗空军将在2017年左右完全形成战斗力。

  北约团队将努力使阿富汗安全部队到达“自给自足”的水平。“尽管他们能够处理好国内安全威胁,但是持续能力还很不确定”,北约官员说,有了“坚决支援”,“我们所需做的是做更多的加固……这样他们就能很快做到‘自给自足’了”。

  “我们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是“很多细节工作已经在进行中了”。北约正在采取审慎的方式,并不打算提前太早做出决定。这位官员表示,“我们需要保留灵活性,将任务准确调整到执行点”。未来15个月内阿富汗还存在太多变数,审慎的方式似乎是合乎逻辑的方式。

mil.sohu.com true 搜狐军事 http://mil.sohu.com/20131211/n391598981.shtml report 8074 大西洋联盟的目标是通过改变来保持自己的实质性作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简称北约)正在进行历史上的第3次自我重新定义。北约成立于1949年,最初是为了保护
(责任编辑:UN630)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