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军事-搜狐网站> 军情站消息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公益

美士官:我们的导弹防御能力能有效应对威胁吗

2013年04月02日09:54
作者:知远
原标题 [我们的导弹防御能力能够有效地应对威胁吗?]

  [知远导读]

  本文是美国陆军上校罗伯特•P•韦德2012年提交给美国陆军军事学院的毕业论文,文章主要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作者简短介绍了导弹防御系统的背景和历史;第二部分,作者详细介绍弹防御系统最新发展以及功能;第三部分,作者评估了对手现有的和潜在的能力,并与美国当前的导弹防御战略和能力进行了对比;第四部分,探讨弹道导弹防御未来的发展之路包括政策建议、武器系统的变革以及弹道导弹防御方法。文章编译如下:

  摘要

  最近几年来,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已经影响了世界各地许多国家的国防预算。美国以及一些盟国为了削减国防预算,在多个不同领域开始重新考虑国防开支计划。许多武器系统需要不断地更新技术,导弹防御系统当然是其中之一,它在两个方面需要持续的资金支持,一方面是先进产品的开发,另一方面是针对潜在的对手增加现有的导弹库存量。本文将探讨当前美国和盟国的导弹防御能力和策略,以确定它们是否有足够能力防御敌人的攻击。本课题将包括以下内容:目前美国和盟国导弹防御战略评估;美国和盟国现有防御能力与敌人目前和潜在的进攻能力对比;确定防御能力和进攻能力之间的差距;对未来美国和盟国的导弹防御能力的发展建议。

  前言

  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把保护自己的家园作为立国之本。这种理念由来已久,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人类捍卫自己的狩猎场,古人捍卫自己的狩猎场并不仅仅是为了拥有食物,更重要的是为了具有安全感。今天这个概念仍然成立,只是范围更广泛而已。美国宪法明确规定,“政府的职责之一是为公民提供安全保障。”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现代化的国防力量必须提供足够的防御能力以应对来自陆地、空中、海上、太空和网络空间领域的威胁。在未来的十年中,弹道导弹的导弹运载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考虑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以及遍布全球的新兴核能力,弹道导弹所造成的威胁很可能会日益增加,所以研究这些武器的潜在的运载系统将具有很大价值。

  弹道导弹可以被选择作为化学或生物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潜在的运载工具,导致人们对自身的安全非常担忧。今天,世界上已经有超过25个国家拥有弹道导弹,其中一些国家致力于发展本土生产能力,另外一些国家可能致力于军售。在这25个国家中,许多国家仍然继续研发以增加这些武器有效载荷,同时也努力使这些武器射程更远、精度更高。这些国家中有一些国家也正在谋求核武器、生物或化学武器,并试图将二者联合使用。

  世界各地库存的弹道导弹,使对手能够远远超越传统的地域界限扩展其打击范围,在世界各地这样的实例比比皆是。在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在国际市场上你只要愿意付钱就可以获得技术转让以及完整的武器系统。与防御弹道导弹研发所需要的投资相比,购买技术自行生产或者直接采购弹道导弹成本相对低廉,这使得购买这种武器系统成为发展中国家的首选。最近我们已经目睹了许多国家局势动荡,政府解体,特别是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情况尤其严重,这些武器极有可能落入非理性的暴力行为者或极端宗教组织手中。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再为弹道导弹添加了核能力,那么造成的后果将更为严重。奥巴马总统最近指出:“美国和全球安全的最大威胁不再是国家之间的核交战,而是暴力极端主义分子的核恐怖主义以及核能力扩散到越来越多的国家。”

  在本文中,笔者将讨论美国以及重要盟友的导弹防御能力。具体来说,首先,笔者将简短介绍一下导弹防御系统的背景和历史,详细介绍弹防御系统最新发展以及功能。其次,笔者将评估对手现有的和潜在的攻击能力,并与美国及其盟友当前的导弹防御战略和能力进行对比。最后,探讨弹道导弹防御未来的发展之路包括政策建议、武器系统的变化以及弹道导弹防御方法。

  背景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开始实施其导弹防御计划。1944年9月,德国人在二战期间成功地利用V-2火箭对英国进行了攻击,这一事件是导致美国实施导弹防御计划的直接原因。美国意识到这种能力最终将会发展成一种远程武器,所以开始筹划建立一种防御能力。1946年,时任陆军总参谋长的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将军参观了得克萨斯州布利斯堡,美国早期的导弹防御研究工作都是在哪儿进行的。后来,他当选为美国总统,在他执政时期,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的开始起步。很多年后,洲际弹道导弹(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s ,ICBM)的出现使美国人的预测成为了现实,但是短程导弹的威胁却更早就被证实,在二战后缴获的文件显示,德国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从船上发射火箭对美国进行攻击。这仅仅是德国使用火箭成功越过英吉利海峡攻击英格兰战术的扩展。美国陆军和空军都研发了导弹防御系统用来防御洲际弹道导弹所带来的威胁,但却没有在更高层次上形成综合计划。

  50年代中期,随着冷战进一步加剧,有证据表明前苏联具备了部署远程导弹系统的能力。1955年,一份情报显示,美国即将面临前苏联洲际弹道导弹威胁,这份情报促使国防部制定了一个大规模的导弹发展计划,与前苏联进行竞赛。美国对前苏联导弹计划的关注持续了很多年。1958年1月16日,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NSC)在关于大陆防务的【国家安全委员会5802号文】中将发展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列为国家最高优先级。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Cuban Missile Crisis)中,前苏联的导弹直接攻击美国大陆的可能性严重刺激了美国人,在1962年10月的这13天里,美国比在冷战期间的任何时候更接近核攻击。在这场危机中,需要导弹防御系统保卫国土的意识得到了加强,美国政府继续加大对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发力度以便完成这个任务。在尼克松(Nixon)总统执政时期,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发工作继续向前推进。

  1968年,该计划被作为保护措施重新受到重视,其目的是保护美国北达科他州大福克斯(Grand Forks)附近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由于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的限制,该计划1975年被终止。需要重点注意是,该系统是一个防御性的措施,其重点是保障美国部署洲际弹道导弹能够具备进行攻击的能力,而不是保护地面设施与民众的安全。随着与前苏联的冷战继续进行,里根政府为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付出了更大的努力。国家安全委员会立场文件发布以及保障计划终止时,许多工作已经完成,包括在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 ,DoD)内部建立一个组织,以便对导弹防御系统的相关部门进行监督和协调。该组织被称为战略防御倡议组织(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Organization,SDIO),成立于1984年,这是第一个聚集国防部所有现有导弹防御项目的正式组织。战略防御倡议组织根据里根总统的战略防御倡议(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SDI)计划组建。1994年,战略防御倡议组织被更名为弹道导弹防御组织(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Organization,BMDO),然后又在2002年更名为导弹防御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MDA)。多年来的重新定位和名称变化反映了那段时间美国政策和战略逐渐发生了变化。原先的战略防御倡议(星球大战计划)是大力发展备激光技术和空基传感器和拦截器,雄心勃勃且代价昂贵,后来逐渐演变成为较有节制的陆基和海基资产家族,尽管仍采用空间资产来检测发射。

  目前美国和盟国的能力

  目前美国的导弹防御政策声明于1999年发布,由克林顿(Clinton)总统签署。该声明指出:“美国的政策是针对有限的弹道导弹攻击(不论是意外的,未经授权的,或故意)有能力部署一个有效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保卫美国领土,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国会每年将拨专项资金用于发展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奥巴马总统并没有改变1999年官方公布的政策,但扩大政策的外延,那就是不但要为美国大陆提供导弹防御能力同时对于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也将提供这种能力。目前的策略还解决了导弹防御系统领域的资金来源,确保武器系统针对现有的以及可预测的未来威胁进行广泛的测试。最后,导弹防御政策还表明应该与其他世界大国即俄罗斯和中国进行合作。

  美国导弹防御方针有六个部分组成。首先,美国将继续针对有限的弹道导弹攻击来保卫家园;其次,美国将保障美国的部署部队不受区域导弹威胁,同时也保护我们的盟国、合作伙伴,并让为他们提供保护自己的能力;第三,新的武器系统部署之前,它们必须经过测试,以评估它们在实战条件下应对代表性威胁的指标,证明它们能够可靠、有效地帮助美军完成自己的使命;第四,新的武器系统必须在财政上获得长期可持续性的承诺;第五,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必须能适应未来的威胁并能够随着威胁的变化灵活地调整;第六,美国将寻求扩大导弹防御系统在国际上的领先优势。美国目前有几种武器系统能够应对弹道导弹威胁。这些武器系统通常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就是通常所说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传感器组件,主要包括能够探测导弹发射和飞行路径的雷达和卫星设备;第二部分就是所谓的拦截器,事实上真正的拦截器是针对入境的弹道导弹进行打击。第三部分是指挥和控制系统道,指挥和控制系统将前两个部分链接在一起,从而能够成功的击毁入侵的弹道导弹。

  传感器组件又被称为指挥-控制-作战管理-通信(Command, Control, Battle Management, and Communications ,C2BMC)项目,该项目功能主要是预警,汇集来自各种传感器的信息,对导弹防御系统进行规划部署,并为各级决策者提供态势感知。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预警和拦截能力由国防部领导的陆、海、空三军提供。美国空军在传感器范畴有几种能力,例如丹麦“眼镜蛇”雷达(Cobra Dane radar)和升级的远程预警雷达都能为拦截器系统提供来袭导弹的中段飞行路径数据。美国海军在传感器和拦截器两个方面都可以提供能力。海基X波段雷达(Sea Based X Band Radar)是一个移动平台并能够为拦截器提供来袭导弹的中段飞行信息。“宙斯盾”武器系统不但拥有一个完整的传感器系统而且还配备了拦截器,它被部署在先进的美国海军舰艇上,该系统由雷达和导弹系统组成,能够检测、跟踪和摧毁入境的弹道导弹。“爱国者”导弹系统将继续成为美陆军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武器库的支柱,该系统由传感器和拦截器组成,并在“沙漠盾牌”(Operations Desert Shield)“沙漠风暴”(Desert Storm)行动中接受了实战检验。由于该系统列装以来,无论是在硬件和软件都已经多次升级,所以在陆军中的另一项功能是战区高空防空(Theater High Altitude Air Defense ,THAAD)。像“爱国者”导弹系统一样,战区高空防空系统也是由传感器和拦截器两部分组成,最近安装的弹道导弹防御武器是陆基中段防御系统(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 GMD)。在阿拉斯加州格里利堡和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部署陆基中段防御系统拦截器,主要是针对来自朝鲜和伊朗的弹道导弹威胁。

  目前,美国部署了30个作战陆基拦截系统(Ground-based interceptor,GBI )以应对中程洲际弹道导弹袭击所带来的地区性威胁。目前有26个陆基拦截系统部署在阿拉斯加,4个陆基拦截系统部署在加利福尼亚。该系统集成多种传感器,横跨12个时区,由超过20000英里的光纤电缆联系在一起。美国的导弹防御战略是国际合作伙伴关系的支柱之一。美国在每个区域的重要盟友都已购买反导武器系统,并继续致力于遏制弹道导弹扩散,反导系统将为他们的边境地区和公民提供导弹防御。在太平洋地区,威胁主要来自朝鲜。韩国全称为大韩民国,它和日本是美国积极的合作伙伴,美国在这两个国家拥有军事基地,部署了部队并有大量的部队家属居住在这两个国家,韩国和日本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方面享有明确的优先权。目前,美国在韩国已经部署了“宙斯盾”舰和“爱国者”导弹系统,使韩国拥有了弹道导弹防御能力。

  日本已经获得了分层综合防御系统,其中包括“宙斯盾”舰、“标准-3”型拦截导弹、“爱国者先进能力-3”(Patriot Advanced Capability 3 ,PAC-3)导弹发射单元、预警雷达、指挥和控制系统。澳大利亚已获得“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不久的将来将与美国在拦截器领域进行合作。

  在中东地区,一些国家已经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方面与美国进行了合作。通过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GCC)这样的区域联盟,美国试图继续支持打击弹道导弹威胁,同时也保护部署在该地区的部队和其他利益。目前海合会成员国包括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该地区的许多国家已经部署了“爱国者”系列导弹并在对外军售(foreign military sales ,FMS)计划框架内谋求某型导弹的防御能力。阿联酋已经与美国接触正在购买包括“爱国者”导弹和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在内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以色列虽然不是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成员国,但它与美国紧密合作研发了一种导弹分层防御系统。在中东地区,以色列的导弹防御计划是迄今为止最先进、最雄心勃勃的计划。1991年,在美国领导的联军攻击伊拉克期间,以色列遭到了伊拉克发射的19枚“飞毛腿”导弹的攻击,这使以色列意识到导弹防御能力的重要性,开始积极实施他们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以色列已经获得了“爱国者”导弹系统,并已与美国合作研发了“箭”式反导系统。

  随着大量的欧洲盟国向国外部署部队,奥巴马政府已经为该地区部署了特别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用以对这些国家提供保护。这种部署在欧洲的最新导弹防御方式被称为分阶段适应方案(Phased Adaptive Approach ,PAA)。分阶段适应方案和以往的防御策略不同,该方案要求在欧洲以外部署和维护陆基传感器和拦截导弹。分阶段适应方案是海基资产和轮换部队的混合物,从而避免将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直接部署在欧洲。这种做法减轻了俄罗斯关于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对自己的战略能力和利益造成不利影响的担忧。此外,美国关于分阶段适应方案发表了声明,该方案是基于对伊朗导弹威胁的评估,并且保证部署的技术被证明具有最佳成本效益,并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安全环境。美国已经和一些欧洲国家建立了弹道导弹防御合作伙伴关系。丹麦将图勒现有的预警雷达进行了升级作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传感器网络的一部分。荷兰购买了“爱国者”导弹系统,并与美国合作研发海上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波兰和罗马尼亚已经同意在该国部署岸基“宙斯盾”武器系统,这是未来陆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计划的组成部分。英国菲林代尔斯空军基地已经同意升级其预警雷达作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传感器网络的组成部分。最后,美国还与土耳其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领域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土耳其已经同意在该地区的现有网络传感器性能的基础上部署早期预警雷达作为欧洲分阶段实施方案的一个组成部分。

  对手的战略及能力

  仔细考察当前弹道导弹的分布情况,很容易看到技术转让对全球经济都产生了影响。在过去的5年中,增加的弹道导弹数量超过1,200枚。目前在美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俄罗斯和中国以外的弹道导弹数量已经超过5900枚。

  今天在美军部队驻地周围有数以百计的发射器和导弹。美国根据导弹的射程把它们分为四类,我们以此为依据来定义弹道导弹的威胁等级。第一类,所谓的洲际弹道导弹,这些导弹可以直接威胁美国大陆。这些导弹的射程超过5500千米。其余三类弹道导弹构成区域威胁,例如来自中东或朝鲜半岛地区。这些导弹包括短程(射程小于1000千米),中程(射程在1000-3000千米),远程(3,000-5,500千米)导弹,这些导弹对于美国海外驻军、盟国、以及美国的区域合作伙伴国家是一种潜在的威胁。目前,只有俄罗斯和中国有能力对美国本土实施大规模的导弹攻击,但是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也不是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关注的重点。然而值得关注的是朝鲜的弹道导弹计划正在进行中。“大浦洞-2”(Taepo Dong 2)型导弹已经进行了几次成功的飞行试验,我们应该预测到,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导弹的射程就可以覆盖美国大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DNI)证实,朝鲜正在进行核扩散行动,将弹道导弹和相关材料出口到多个国家。朝鲜库存的远程导弹,包括“飞毛腿”B型和“飞毛腿”C型导弹,以及“劳动-1”(NO-DONG 1)型导弹。利用库存的导弹,他们攻击的范围最远可达到1300千米,这将包括韩国全境以及日本的大部分地区。朝鲜还拥有核武器,这更增加了美国对拥有核能力导弹威胁的关注。最近朝鲜的政权进行了交接,在不久的将来局势会依然动荡。

  我们来研究一下中国的弹道导弹能力,据估计,到2015年,中国将针对美国部署十几枚或者几十枚核弹头,大部分的是生存能力很强的陆基或者海基机动导弹。中国还拥有数百枚可以在地区冲突中使用的短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其中一些短程导弹搭载核弹头,但大部分短程导弹将搭载常规弹头。中国新型潜艇发射的“巨浪-2”导弹射程可达9600千米,美国空军国家航空情报中心(National Air Intelligence Center)证实,在中国沿海附近地区的作战区域,中国的导弹核潜艇可以在第一时间使用这种导弹攻击美国大陆的目标。

  在中东地区,伊朗被认为是最大的威胁。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说:“伊朗在中东地区已经拥有了庞大的弹道导弹库存,目前它正在扩大弹道导弹部队规模、发展弹道导弹的射程和精度,其中有许多导弹本质上具备携带核武器的有效载荷。”伊朗最近关于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控制船只进出的言论,以及伊朗和以色列之间持续的紧张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伊朗库存弹道导弹将是人类安全的心腹大患。据估计,伊朗目前拥有“飞毛腿”B型和“飞毛腿”C型导弹,以及“流星-3”型导弹。导弹射程从300千米至1900千米,伊朗的导弹将持续对该地区构成威胁。

  叙利亚正在继续更新短程弹道导弹(Short-Range Ballistic Missile ,SRBM)系统,并从朝鲜和伊朗获得“飞毛腿”导弹相关的设备和材料,这些行动将继续对该地区美国的部队和盟军造成威胁。叙利亚领导层与其民众之间正在进行的斗争加剧了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非国家行为者拥有的弹道导弹威胁能力不应该被忽视。按照德国在二战期间的计划,将一个发射器安装在船舶上即使是短程弹道导弹也可以对美国或其盟国构成威胁。舰载威胁不但包括进入我们港口的船舶以及靠近我们海岸的船只,也包括我们的领海以外的200-600公里范围内的船只,这些船只可以发射的“飞毛腿”导弹对我们的沿海城市造成毁灭性打击。虽然这是一种小概率事件,但是这种类型的攻击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尤其是如果它针对核设施或人口聚集区。

  友好国家的防御能力和弹道导弹攻击威胁能力之间的差距

  现行的“国家军事战略”(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必须面对这个事实,美国只能应对针对美国本土的数量有限的洲际弹道导弹威胁。考虑到造成威胁的弹道导弹库存量,这可能不是一个安全的战略。朝鲜以及伊朗和叙利亚的弹道导弹库存量表明,我们应做好抵御大量威胁的准备。运用数枚导弹同时发射的技术协同攻击美国和/或加拿大,将很容易消耗掉部署在阿拉斯加和加利福尼亚的30套陆基拦截系统的拦截弹。

  很显然,我们不能和库存弹道导弹一一匹配进行拦截,但是可以在中段进行拦截以缩小目前的差距。当我们考虑到区域导弹威胁的时候,情况将变得更加严重。区域导弹既可以威胁到我们的盟友,也可以威胁到我们部署在海外的美国武装力量以及军事基础设施。对于我们部署在太平洋地区的部队,来自朝鲜的威胁以及来自中国潜在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目前的导弹防御能力是部署在美军基地的“爱国者”导弹系列。在这里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良好的协调与众多的弹道导弹同时攻击最终可能耗尽基地库存的导弹。

  在中东地区,情况可能更糟糕。伊朗和叙利亚拥有大量的短程、中程、或者中远程导弹,永远存在攻击该区域任何目标的可能性。每一次发生新的恐怖袭击事件例如大使馆被炸或核科学家被谋杀都将继续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伊朗无视国际社会的忠告,希望继续发展其核计划,将会使该地区已经复杂的局势雪上加霜。伊朗在最近的言论中声称,如果以色列对其发动袭击,它将发射1.5万导弹反击以色列。虽然美国与以色列的密切合作已经开发了几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但是同样面临拦截导弹的库存量问题。多枚导弹同时发射的饱和打击能够很容易地摧毁所攻击军事和民用设施。再加上恐怖活动或特种部队对关键导弹防御设施的破坏,多枚导弹同时发射的饱和打击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在该地区造成毁灭性后果。人们可以回顾一下海湾战争中“飞毛腿”导弹对以色列人心理造成的影响,1991年伊拉克发射的38枚“飞毛腿”导弹击中了特拉维夫(Tel Aviv)市,导弹攻击对人们造成的物理伤害远远不及心理和政治上的影响。导弹突破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会对以色列人的心理产生巨大影响并削弱对导弹防御系统的信心。在中东和太平洋地区,区域威胁导弹和防御导弹库存之间的差距表明,我们需要继续开发和生产战区弹道导弹防御武器系统和拦截导弹。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和“爱国者”导弹系统目前正在担任这个职责,预计到2015年,岸基“宙斯盾”将在该地区进行部署。根据目前的计划,在2020年之前的分阶段适应方案将不包括中东和太平洋地区。这意味着这两个地区的防御能力将存在削弱的可能性,即使到了2020年,分阶段适应方案也主要是为了应对洲际导弹威胁。

  未来方向

  当我们展望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目前已经拥有弹道导弹生产能力的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非国家行为者对弹道导弹领域的研究和开发并没有放缓。美国已经制定了明确的计划,投入资金在不久的将来实施分阶段适应方案。

  为了有效地对付这些现有以及新出现的威胁,美国必须积极主动的综合运用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在外交、情报、军事和经济(diplomatic, information, military and economic ,DIME)等方面进行努力,综合运用各种手段,以互补的方式来阻止、预防或遏制各国使用弹道导弹进行对抗。

  首先,在外交领域,美国必须通过外交努力防止敌人持续的开发和生产或采购弹道导弹。通过外交手段我们有以下途径: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我们有强大的联合国组织成员章程来支持我们的目标。作为安全理事会(UN Security Council,UNSC)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美国可以直接通过安理会这个平台进行外交努力。联合国安理会可以通过制裁委员会,对继续制造或扩散弹道导弹的国家实施经济或贸易制裁以及外交或者财政限制。美国应该利用其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地位,鼓励盟国参与制裁继续制造或扩散弹道导弹的国家。在外交领域的另一种途径是谋求“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issile Control Technology Regime ,MCTR)国际组织的帮助,以防止导弹及其技术的扩散。“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是一个各国之间的非正式协议,其宗旨是设法限制导弹和导弹技术的扩散。该组织成立于1987年,目前其成员国从原来的7个国家已经扩充到34个国家,所有成员国的目标都是限制弹道导弹扩散。虽然它对违反协议的国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它确实提供了一个平台,供成员共享有关贸易与出口的信息,这个平台可能会导致其他组织采取行动。“海牙行为准则”(Hague Code of Conduct ,HCOC)是应对弹道导弹扩散的另一个平台。“海牙行为准则”旨在努力遏制弹道导弹在全球扩散,并致力于扩散的合法性。截止2011年10月,该组织拥有134个成员国,该组织的宗旨是在全球范围内努力削减核军备以及不扩散核武器,特别专注于削减能够携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弹道导弹。“海牙行为守则”得到了联合国的认同,使其具有现有国际组织实施惩罚性措施的能力。

  其次,在情报领域,美国应该继续通过有效的宣传活动,以确保我们的盟国相信我们将继续致力于保护他们免受弹道导弹攻击,同时也让我们的对手明白我们卓越的防御能力。正在进行的国家和国际军事演习将向对手发出明确的信息,展示美国和盟国的导弹防御能力。美国将就这些演习以及武器系统的开发工作不断地发布信息。公布检测和拦截数据,让全世界都看到。例如,将本文中的所有的信息作为开放性材料上传到互联网,让我们的敌对势力可以自由访问。

  第三,在军事领域,首先,美国应该继续其与主要合作伙伴目前的导弹防御演习。这些演习不但提高了合作伙伴的导弹防御能力,而且还向对手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展示了美国及其盟国的能力。作为一个例子,自2001年以来,美国和以色列每两年举行一次的“杜松眼镜蛇”(Juniper Cobra)军事演习。该演习集成了美国和以色列的拦截器、雷达和其他系统,并且战胜了来袭的弹道导弹。这些演习不但是很好的宣传,而且也发出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美国将履行对该地区的防务承诺。北约计划中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演习有助于表现北约的决心和能力。自1996年以来,北约的主动分层战时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已经在美国、荷兰、德国的“光风车联合军演”( Joint Project Optic Windmil)中得到证明。另一种军事能力来自美国海军的“自由航行”(Freedom of Navigation ,FON)军演。在地中海或波斯湾,导弹巡洋舰在执行“自由航行”军事演习任务中展示了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的决心和能力,同时也为全球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架构做出了贡献。在国际水域采取军事行动,不像陆基导弹发射单元那样需要与东道主国家进行协调并签署协议。最后,太空技术的不断发展为美国提供了另一种军事资源,目前对手所了解的美国太空资产仅限于传感器的能力,我们还应该让对手继续了解其他天基导弹防御资产,让对手知道美国拥有具有高度互操作性先进的武器系统,这些武器系统能为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盟友提供纵深防御。天基军事指挥和控制结构可以为国家和军事领导层应对弹道导弹威胁提供更多的选项。共享启动点和撞击点的预测能力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威慑对手,阻止对手发射任何一枚弹道导弹。

  第四,在经济领域,制裁可能是另一种制止或遏制弹道导弹的扩散有效的手段。正如前面所讨论的,联合国是一个能够对违反弹道导弹扩散协议的国家进行制裁的机构。《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明确允许成员国对威胁和平、破坏和平及侵略行为采取直接行动。努力制裁违规国家,阻止其生产或销售的弹道导弹。美国还可以与违法国家的贸易伙伴在双边论坛上进行协商,停止与违法国家的贸易往来以打击对手可能是一种选择,或者制裁其贸易伙伴也有可能使秩序井然。

  考虑到在全球经济中,流行的审计制度普遍落后于大部分实时交易,所以不应该采取一种大的法庭辩论方式来确定与涉嫌违法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的交易。最后,美国应该继续资助目前的导弹系统,拨出资金去维持所有的系统。这笔资金应包括硬件和软件的升级,以及生产导弹和支持设备。不但要支持国土防空系统应对洲际弹道导弹的威胁,在可预见的未来也要支持固定以及移动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资产。美国也应考虑重新恢复20世纪80年代战略防御倡议计划中的空基拦截能力。随着技术的进步,空间计划值得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结论

  国家情报评估为弹道导弹扩散描绘出一个严峻的画面,美国不仅要面临对称弹道威胁,更重要的是将要面对非对称导弹威胁。美国应继续其目前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努力,无论是在研究和发展以及对目前装备系统的支持。还应当利用国家力量的所有要素,以防止或阻止敌人依靠弹道导弹作为他们进攻武器的一部分。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有针对性地生产弹道导弹是一种可行性选项。最后,无论是从武器系统架构的角度还是帮助防止导弹全球扩散美国应该充分利用其国际合作伙伴,使用有效和持久的方式包括经济和外交手段,帮助国际社会降低在这方面的威胁。知远/吴新建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剑侠

同步热播-剑侠

主演:李宗翰/吴俊余/海陆/郑亦桐/张明明
北平无战事

全集热播-北平无战事

主演:刘烨/陈宝国/焦晃/倪大红/王庆祥
丧尸国度

热播美剧-丧尸国度

主演:Keith Allan/拉塞尔·霍奇金森

龙之谷:破晓奇兵

主演:胡歌/景甜/徐娇/夏梓桐
超凡蜘蛛侠2

超凡蜘蛛侠2

马克·韦布

《奔跑吧兄弟》

专访:李晨型男成长记

《爱情保卫战》

男生酒后吐真言大骂女友

《极速前进》

钟汉良失态跪吻犰狳

《柯南秀》

奥巴马聊姑娘险被殴

《艾伦秀》

Max遭玩具蜘蛛泼身

极品女士第三季

温兆伦买女性内衣被揍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大鹏嘚吧嘚

帮女神打胎我光荣

THE KELLY SHOW

实拍兄弟乱伦糜烂情爱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