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军事频道 > 军情站消息

美陆军现代化战略公布 目标为维持全球领先地位

来源:中国网 作者:知远
2010年09月15日14:15
士兵们依靠美国人民为他们提供成功遂行作战任务所需的装备。
士兵们依靠国家为他们提供成功遂行作战任务所需的装备。

士兵们准备驾驶他们的斯瑞克核生化侦察车(NBCRV)进行巡逻。NBCRV使用装配于斯瑞克底盘上的最新的核生化探测装备。这些新型战车为士兵提供了更有效的防护,增强了探测作为化学武器使用的有害化学物质的能力。

  士兵们准备驾驶他们的斯瑞克核生化侦察车(NBCRV)进行巡逻。NBCRV使用装配于斯瑞克底盘上的最新的核生化探测装备。这些新型战车为士兵提供了更有效的防护,增强了探测作为化学武器使用的有害化学物质的能力。


  《2010陆军现代化战略(AMS)》阐述了美国陆军将怎样继续现代化和转型工作,以完成我们的使命,为士兵提供保障,并维持这支世界最强、最具能力的陆军的战备。该战略描述了我们为确保士兵拥有最精良装备和必备能力,以保证其在任何环境中、成功遂行任何任务这一目标所做的工作。这一战略将向国内外相关人士介绍我们的顶层规划、优先项目和目标,以在现代化工作中形成统一合力。在一些基本问题上相互理解、形成共识对于AMS的成功实施至关重要。

  2010AMS相比以前版本,有几个重要改变。首先,我们将这一文件的着力点由介绍所有陆军现代化进程中的工作向优先介绍顶层目标,然后概略提示某些重点工作转变。其次,这是详细阐述我们现代化和装备计划,以适应陆军兵力生成(ARFORGEN)模型所需调整的第一个AMS。最后,这一战略是根据国防部长非常关注的未来作战系统(FCS)计划形成,阐述了新的旅战队(BCT)现代化途径。

  我们的士兵需要面对各种使用非常规战术的敌人,要成功应对多样化威胁、全球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分子及其追随者,并保持随时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我们必须继续提升装备性能,确保地面部队在全球范围内的压倒性优势。所以,现代化战略是我们国防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最近发布的《2010四年防务评估》为陆军现代化指明了战略方向。在此指导下,我们必须达成两大目标:

  • 重新平衡能力差距,满足美国军队目前作战需求。同时,发展新的装备,以应对未来威胁之需。

  • 改革国防部运行机制和流程,更有效地支持作战人员紧急需求;采办实用、成本合理和确实需要的武器装备;确保合理并负责人的使用纳税人的每一分钱。

  2010AMS正是紧扣这些目标而制定的。我们将继续严格审查所有的现代化计划,确保它们能解决能力差距,不仅在今天,而且对于未来的作战也具有实际意义。此外,还要通过可靠的费效比分析,保证提供预算上可负担,而且适用的解决办法。

  2010AMS还必须支持陆军发展目标的实现:

  构建具备可灵活联网的组织结构,及多样化能力的装备体系。对其进行轮换部署,以可预测和可持续的节奏,为部队提供顺畅的保障,确保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和良好战备,以实施全频谱作战和阻止突发事件。

  2010AMS勾画了陆军将怎样实现现代化领域目标的蓝图。AMS确立了一些支撑目标,这些目标的实现,将进一步促进总体目标的实现。陆军目标的四个方面,极大影响着我们现代化计划的方向和发展:多样化能力、灵活编组、联网能力和装备的轮换部署。

  陆军现代化战略

  目标:我们将努力实现的陆军现代化目标是:发展和部署具有多样化能力、成本可负担的最好装备,让士兵和部队成功实施今天,包括未来的全频谱作战。

  方式:我们的工作将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 研发和部署新型装备。支撑目标包括实施BCT现代化计划;利用陆军科技(S&T)发展计划取得的成果;以及缩短需求确认与装备交付之间的时间。

  • 通过采办改进装备、调整和淘汰原有装备,继续更新装备,以满足当前和未来的装备需求。支撑性目标包括确认和实施所挑选的装备组合的可负担的投资组合战略;使用成本收益分析,使装备保障决策程式化;以及利用基于技术的计划。

  • 通过陆军优先发展项目和ARFORGEN模型满足部队需求。支撑性目标包括确立ARFORGEN作为现代化决策主要依据,解决阿富汗战场装备轮换问题,修改《陆军2015战备战略》,实施装备撤收和重置。

  方法:我们需采用的必要方法包括集中领导、运行分析、加强工业基地建设、战略宣传和财政支持。只有做好这些方面的工作,才能形成合力,确保陆军现代化工作能得到国会和美国人民的信任和完全支持。

  小结

  陆军必须持续重建平衡,并为将来筹划的工作,才能继续遂行保卫国家的重大任务。国会的继续支持将确保陆军人力充足、训练有素和装备精良,以保卫国家内外、现在和将来的安全利益。为士兵提供高性能的现代化装备,以打赢当前的战争,并同时为将来全频作战胜利制定发展计划必须调整替换一些计划,并冒一定风险,包括必须平衡有限资源和不确定性的多种替代计划。

  陆军仍然致力于最有效利用美国人民通过国会给予的资源。2010AMS阐述了我们将怎样将投资应用到现代化工作中去,以及怎样使用这些资源尽快为士兵提供可采办的最佳装备,以让他们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赢得战争。

  我们的士兵完全值得为之付出的这些努力。陆军强大!

  第一章 陆军现代化概述

  导言:陆军为什么要实施现代化

  陆军必须为士兵着力于现代化。要完成赋予的使命,取决于国家为他们提供最好的训练和装备。目前和未来持续冲突的预期战略环境要求陆军持续提升装备性能,保持对敌人的绝对领先优势。

  美国士兵将会不断面对不同敌人使用非传统手段带来的威胁。陆军必须不断提升其装备性能,保持优势力量,以成功应对各种威胁、全球恐怖分子、极端主义分子及其追随者,并随时准备处理突发事件。我们必须具备全频作战能力,包括:持久反叛乱行动、协助他国重建、确保友盟国家安全、支持国内外民事机构,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击溃各种威胁。

  未来若干年,美国将面对复杂、动态和难以预料的国家安全和友邻国家的集体安全问题。这些挑战将以多种形式出现,要成功应对,必须协调应用进攻、防御、维稳和民事支持等各种作战要素。

  顶层领导:战略指导实施

  陆军现代化战略必须支持国防部2010年2月发布的QDR指出的目标和陆军目标的实现。分清战略指导同AMS的能力对于确保我们继续交付陆军部队当前和将来所需装备至关重要。

  2010 QDR确立了国防部的两大目标:首先,平衡进一步提升美国军队当前使用的装备与发展应对未来威胁的装备这两项工作。其次,进一步改革国防部体制和工作流程,更好支持作战人员需求;采办实用、可负担和真正需要的武器系统;确保合理、负责任地使用纳税人的每一分钱。

  《2010陆军现代化战略》直接反映了这些目标。为取得当前战争的胜利,陆军的投资充分体现了对部署指挥员最频繁要求的装备的更加重视,这通过对投资计划的全面评估和优先发展最需求的装备得以实现。通过这一全面评估,《陆军2011财年(FY11)预算申请》和《陆军未来几年国防项目(FYDP)》都计划对水平翼飞机、无人机、网络通信、机器人、无人传感器增加投入,并加速发展作战车辆的机动能力和反简易爆炸装置(IED)能力。在这类评估之后,还将对投资组合进行定期评估,以促进项目目标备忘录(POM) 进展,并对进度安排进行论证。在陆军副参谋长和陆军部副部长的领导下,我们最近开始了一项“装备投资组合评估”,以对那些投资项目的关键组成部分进行审视。这些评估重点是运行的相关性、费用和效能。我们将继续这些评估,并使其制度化,以确保我们能尽可能迅速和高效地不断向士兵们提供其最需要的装备。

  其它正在实施的相关计划也将增强陆军部署最有价值的相关装备系统的能力。各系统将基于费效比得到严格的评估。国防部将在确认所有系统需求之前,考虑其完整生命周期。最后,随着装备进入保障阶段,陆军将采用运行研究工具来确保我们做出有关资本重组、系统升级、维修和淘汰的最佳决策。

  QDR的第二个主要目标,即改革国防部体制和流程,是2010AMS的重要着力点。在此战略内,你将了解到陆军将缩短需求明确与系统部署之间时间写入条文。此外,注重使用可接受的运行研究方法来进行合理的费效决策也是AMS的重要内容。

  《陆军目标》也对陆军现代化提出了明确要求:构建具备可灵活联网的组织结构,具备多样化能力的装备体系。对其进行轮换部署,以可预测和可持续的节奏,为部队提供顺畅的保障,确保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和良好战备,以实施全频谱作战和阻止突发事件。

  2010AMS勾画了陆军将怎样实现装备领域目标的蓝图。AMS确立了一些支撑目标,这些目标的实现,将进一步促进总体目标的实现。本战略报告中,直接阐述了陆军目标的四个方面:多样化能力、灵活编组、联网能力和装备轮换部署。

  多样化能力即“能轻易从一种装备变换成另一种装备”。要使陆军编组多样化,其装备必须也具备此能力。AMS将对我们怎样实现这一目标进行阐述。我们将优先发展那些让装备适应多种环境、具备多种用途的系统。陆军投资研发的装备中,切实贯彻多样化能力目标的例子包括: 联合轻型战术车(JLTV)的开发,该战术车的防护、性能和载荷能力较为协调,并能运用于多种环境;能完成多种任务的某新型地面战车的研发;以及旨在提升BCTs灵活特性的能力包研发。

  陆军装备必须具备灵活调整的能力,已具备最大效用。鉴于未来冲突的不确定性,我们的投资不能用于仅仅某种特定环境下才能使用的装备。能力文件和资源将突出对灵活使用的特性的需求。当前,陆军队灵活性装备的研发包括战术轮式车辆、能从致命到不致命转换的弹药、基于任务的无人飞行系统模块化载荷、以及从轻型背心到全套防护服等多种护身设施。

  联网能力对于陆军成功遂行任务至关重要。不仅在陆军部队之间,而且在陆军部队和其他军种以及联军之间都必须具备互操作能力。无缝联接可促进共享友军,甚至敌方和中立方的重要情报及其它信息。AMS指出将继续这方面的工作,并将有利于部队联网的装备发展列为最高优先项。陆军目前正着力研发和部署,支持陆军部队联网需求的最重要的三种装备是:联合战术无线电系统(JTRS),该软件定义的系统可以提升互操作能力;作战人员战术信息网(WIN-T),该通信系统可提供可靠、安全和无缝的视频、数据、影像以及话音业务;联合作战指挥平台(JBC-P),替代士兵指挥控制(C2)/态势感知(SA)系统,作为主要空中地面平台供联合部队使用。

  部署装备的轮换机制也是2010AMS特别重视的一个能力。随着陆军根据陆军兵力生成(ARFORGEN)模型向轮转战备转型,将给陆军运行流程带来根本性的变化。所有的工作都必须符合这一要求,确保合适的装备能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规模投送。旨在推进这一能力的工作包括:对陆军目前的ARFORGEN装备战略进行评估和更新,确立基于ARFORGEN的资源现代化目标;加强装备编制与可使用的财政资源间的紧密衔接。

  目标:我们正努力实现

  陆军现代化的目标是开发和部署最好的、具有多样化能力、经济可承受的装备体系,让士兵和部队能成功遂行当前和将来的全频作战。

  装备士兵和部队是美国法典第10款规定的陆军职责的核心。提供装备不仅是法律规定的职责,对所有领导而言,也完全是一种道义上的职责,以确保士兵有足够数量、性能最好的装备,从而使我们的士兵能在任何作战中保持压倒性优势。这一职责要求我们立即利用新技术,进行详细的测试和实验,且保证装备项目的任何方面都能经受成本效益分析的严格审查。

  显然,还有许多其他能力也必须同时得到提高,以确保装备的部署能确实提升部队的能力。如必须让士兵接受训练,让指挥员对系统使用了然于胸,且制定装备使用标准,建造机场或武器库等基础设施。只有所有这些工作都同步推进,我们才能有信心提升作战能力。本现代化战略的重点是现代化的物质方面,但重视以团队协作的精神推进将装备向士兵交付。

  下面将阐述怎样实施陆军现代化:

  方式:我们将怎样实现目标

  “方式”即指“目标”将怎样通过资源的运用(方法)实现。陆军将重点通过三项重要方面工作实现现代化目标:

  • 研发和部署新型装备,通过传统或迅速采办流程缩小能力差距。

  • 通过采办改进装备、调整和淘汰原有装备,继续更新装备,以满足当前和未来的装备需求。

  • 根据陆军优先发展计划和ARFORGEN模型,部署和分配装备,满足不断发展的需求。

  现代化战略的第一方面工作:开发和部署新装备将在第二章进行详细阐述。将介绍确定能力差距,部署新装备缩小这一差距的需求,列举陆军必须更快开发新型装备、并装备士兵,以确保其保持作战领先优势的一些具体目标。这一方面的目标包括:

  实施旅战队现代化计划。BCT现代化计划,是AMS的下属计划,将对网络进行改进,加强防地雷反伏击车(MRAP)一体化编队能力,加装能力包,并开发某新型地面战车。

  部署新系统。陆军将大力进行能力差距分析,确定最优先工作,然后开发新装备并装备士兵,确保他们再任何环境下,使用合适的装备成功遂行任何任务。

  缩短需求确认与解决方案交付之间的时间。为快速装备部队(REF)和不对称作战集群(AWG)优化和支持装备开发迅速转换(CDRT)流程,陆军将加快装备向部队部署的速度。我们将制定机制并协调这些工作,优化最需要装备向士兵交付的速度。

  利用陆军科技项目的突破性成果。陆军科技项目将继续加速发展和完善相关技术,使未来部队能实施全频作战,同时抓住时机将这些技术迅速向部队转化,满足当前作战需求。

  第二方面工作:通过采办提升装备、重组和淘汰原有装备等方法,继续提升现有装备能力,满足目前和未来能力需求将在第三章详细阐述。具体来讲,介绍了我们将怎样保持陆军装备在可预见将来的相关性和能力,包括下列几个重要的装备现代化目标:

  集成改进能力、重组现有装备和淘汰就装备,继续现代化进程。陆军采用了三种方式:采办改进装备,重组和淘汰。

  验证和实施选择性装备系统可负担投资组合战略。包括轻型战车、飞机、战术轮式车辆(TWV)、作战指挥和网络系统,以及情报、监视和侦查(ISR)系统。陆军将为这些重要的投资组合制定和公布详细的计划,这对陆军成功遂行使命非常重要。获批的投资组合战略将作为部队和资源管理的长期规划,促进陆军目标的实现。

  基于定期的成本效益分析,制定部队保障决策流程。陆军正对目前流程进行评估,制定了对装备系统状态进行评估、对行动路线(COAs)进行定义和分析、核定COAs成本预算,以及进行成本效益分析等新的计划,以备高层领导评议和批准。

  采用基于技术的方案。基于技术的方案由作战、技术和采办方面的主题项目专家(SME)进行评估,确保最具效益潜力的项目得到陆军投资。

  采用有利于现代化的综合投资策略。我们必须基于ARFORGEN模型装备部队,保持陆军的技术优势。要实现这一目的,必须设法利用有限的财政投入,为士兵研发先进的装备,确保他们保持相对敌人的绝对优势。

  第三方面工作:通过陆军优先发展项目和ARFORGEN满足部队需求是第四章的主要内容。陆军通过轮换战备模式,持续作战,要满足其装备需求,需要极高的灵活性和适应性。第四章将具体阐述已下现代化目标:

  将ARFORGEN作为促进现代化决策的关键依据。陆军不断面临新的装备系统现代化目标标准。例如,我们需要将多大比例的中型运输车改造成最先进的装甲运输车?需要将多大比例的夜视仪改进为最先进的型号?陆军将使用ARFORGEN模型作为衡量现代化改造需求的关键依据。

  更新《2009陆军装备战略》 。我们将更新根据来自战场的经验教训,以及对战略和资金变化情况的分析,对《陆军装备战略》进行更新。

  确定阿富汗战场作战装备。陆军正进行阿富汗固定战场部署装备(TPE)组合的确定工作。陆军的目的是为部署部队提供最有效的装备,同时减少从阿富汗来回重复运输建制装备的花费和风险。

  装备以全频作战为目标。当前的装备需求仍然对陆军装备促进部队整体全频作战的能力有较大压力。经过8年的战争,再加上目前不确定的作战环境,我们必须换一种方式思考陆军装备问题,并采用合适的方法衡量和预先调整装备态势。

  修定《陆军2015战备战略》。陆军战时储备系统(APS)仍然在提供陆军战略思考,促进战区指挥官们对遇到的众多潜在突发情况的迅速响应能力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陆军必须同时根据APS的要求和部队需求,推进装备改进。

  实施装备撤收/重新组装。随着陆军部队陆续从伊拉克撤出,其装备将被重新部署,遂行其它任务。在此期间,装备将被重新组装,以确保继续作战的能力。

  提升指导文件与资源的同步性。我们将继续支持陆军司令部计划进程,确保陆军颁布的官方文件(《改进的装备表列表(MTOE)》和《修正编配定额表(TDA)》)反映可达到的基于ARFORGEN的装备水平和部队现代化情况。

  方法:我们将在评估风险的同时实现目标。

  在装备士兵打赢目前战争的同时,为继续赢得未来全频作战创造条件需要进行选择和风险考验。新装备部署、实施BCT现代化和系统投资计划、制定定额装备改进、重组和淘汰方案,以及支持陆军优先项目和ARFORGEN进展涉及众多目标,而鉴于有限的资源及其不确定性,必须对这些目标进行平衡。

  为克服这些问题,我们采取5个相互支持的使能方法----财政支持、集中领导、强大的工业基础设施、战略宣传和运行分析。只有做好这些方面的工作,才能形成合力,确保陆军现代化工作得到国会和美国人民的信任和完全支持。

  财政支持对于促进陆军现代化非常重要。我们的战略取决于可预测的能用于装备士兵的资金。国会和美国人民一直以来对陆军现代化需求给予了巨大的支持。我们认为这一支持主要得益于可用资金的完全透明和有力的财政指导。

  鉴于当前的财政紧张,陆军现代化必须经济上可承受并具灵活性。我们必须尽可能合理的理由有限的资金,确保每一项开支都经过彻底评估,包括成本、风险和效益;未来支持和保障需求;为减少成本可能需要采取的折中方案。

  国会对总统预算申请的全力支持使陆军能满足当前和未来的需求。这一支持对保持我们的技术优势,让陆军能进行现代化改造、保持战备和维持世界顶尖地面部队地位都必不可少。这还为我们在目前冲突多发的时代满足国家安全需求提供了有力保障。

  陆军FY11现代化基本预算申请为采办新的装备,重建、检查、更新目前的系统平台,以及为增加未来能力研发进行的研发工作提供了资金。这一预算使陆军既可以为部队提供先进装备,又能同时为部分士兵提供顶尖的新型装备。

  集中领导也许是陆军现代化进程的最重要因素,领导对陆军现代化进程的积极参与非常重要。各级和各装备指导机构的集中领导为所有工作的成功提供了指导原则和持续的推动力。它确保优势、目标和风险避免办法都能清楚确定并有效传达。装备投资组合评估的实施就是集中领导的一个实例。这些评估由陆军高层领导实施,曾有效地引导了对确保现有项目和提议中的陆军现代化项目都必须紧扣作战需求,并且必须在经济可承受范围内,促进效能发挥这一问题的重视。另一个例子是作为陆军未来发展路线图的陆军运行计划(ACP)的使用和评估,AMS将ACP贯彻到了装备投资领域。陆军的各级领导必须通过频繁的公开对话,继续赢得国会和美国人民的信任和信心。赢得信任和建立信心来源于对士兵及其家庭的普遍了解,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陆军领导必须理解地面力量和陆军在当前冲突多发的时代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必须为陆军现代化工作赢得支持,合理平衡人员、战备和现代化的资金投入。

  有效的战略宣传对赢得赞助和引导国内外群众理解陆军现代化的重要性非常重要。有效地战略宣传关键是确立总体构想和清晰的实施策略,持续不断地传递简明、真实的信息将有力促进这一工作。

  合理决策的能力取决于运行分析。陆军装备和现代化改造必须对涉及众多方面事实和不确定性的复杂决策进行分析。领导必须权衡陆军目前和将来的需求与财政来源减少和政治局限性。运行分析可促进领导的判断力,为决策提供支持,使其通过应用严格量化和定性方法基于合理和具支持性的逻辑判断制定。运行分析提供了一个可重复和可再生的框架,有助于领导解决并更有效理解装备规划资源决策的影响。

  风险:基于可利用的资源,可达到什么目标

  绝不可能有足够的资源供我们100%实现希望的陆军现代化目标。这表明陆军领导必须面对风险,需要通过各种方法权衡目标、方式和方法予以降低。

  陆军必须制定并实施适应各种变化的灵活的策略,降低不断发展的威胁、经济不确定性以及技术扩散等带来的风险。我们必须保护重要的人力资源、关键的原材料,并建立专门的国防工业体系。第五章将对实施这一战略必要的方法进行详细阐述。

  第二章

  第一方面工作:开发和部署新装备

  概述

  陆军必须为士兵提供所需的装备,以使他们成功应对各种冲突,保持相对于目前、近期和将来威胁的优势。我们必须准确定义能力差距,进而研究可行方案,最终向部队部署改进的装备。陆军将通过实施BCT现代化计划、部署新装备、基于CDRT向部队推广已验证方案、采用迅速采办流程,并利用陆军科技计划成果等途径为士兵提供所需装备。

  陆军BCT现代化计划。2009年4月,国防部长罗伯特M.盖茨指示陆军“加速项目初始能力研发,快速向所有旅战队推广”,指出MRAP在目前的战车项目中缺乏明显的角色定位,并进一步要求陆军“取消FCS项目的战车部分,对需求、技术和方法进行重新评估---然后再重启陆军现代化项目……。”陆军接受了这一建议及盖茨部长的指导,对BCT现代化项目实施方案进行了调整。

  部署新装备。陆军将继续为士兵开发和部署新能力,确保他们在恰当的时间使用合适的装备,在任何环境中遂行任何任务。除了通过战场经验和训练与条令司令部(TRADOC)的卓越中心(COE)确定装备需求外,陆军还与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及其他军种和部门伙伴紧密合作,开发了完整的装备需求。

  缩短新需求确定到方案交付的时间。过去8年的战争表明陆军需要比过去采用的采办流程更快的速度向士兵部署装备。陆军加速装备部署的方式之一就是CDRT流程。通过CDRT流程,可以将非标准装备、非标准计划和未经战场检验的解决方案转换成长期有效装备,供目前和未来部队所需。REF、快速部署方案(RFI)、作战需求声明(ONS)流程和AWG军需解决方案等迅速采办流程,为已部署和即将部署的士兵提供了可行的解决办法,能快速解决装备需求差距。一旦这些方案被证明对部队可行,就将进入CDRT程序,转换成备案的正式项目。将这一程序写入制度将确保士兵能得到所需装备,满足任何任务所需。

  利用陆军科技计划成果。陆军科技计划通过加速技术成熟速度以备未来现代化所需,同时利用目前迅速技术转化的机遇,为装备现代化提供支持。这些工作由战略投资支持,促进了灵活、可承受和可持续性采办策略,有利于在装备部队时合理分配资源。

  实施BCT现代化计划

  在2009年4月国防部长宣布决定之后,陆军要求TRADOC制定改进BCTs的建议,并确定某新型地面战车的作战需求。根据这一指示,TRADOC成立了“120任务部队”对陆军近期和长期现代化需求进行评估,确保提出的解决方案能降低能力差距风险。该任务部队于2009年9月初向陆军高层领导提交了建议报告,重点内容是武器组件、地面战车作战需求和BCT网络集成体系结构。这些建议形成了陆军BCTs现代化改进的基础。

  随后,国防部长于2009年11月批准了陆军BCT现代化计划:

  • 促进陆军作战指挥网络改进;

  • 向部队部署MRAP战车;

  • 在2025年前,加速BCTs装备组件的部署;

  • 在7年内开发某新型地面战车。

  作战指挥网络现代化 陆军作战指挥网络现代化是保证部队在严峻和复杂环境下全频作战的核心。该网络必须可互操作、经济可承受且能够改进升级,以确保我们的指战员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得到恰当的信息。通过新能力开发实现已有装备一体化联接,保证作战人员能远程建立话音、数据、视屏联系。互操作能力提升对成功遂行未来作战非常重要,而要成功实现这一目的,需要传感器、应用软件、业务、传输方式、接口、规则和体系结构设计一体化。

  通过网络,一体化平台或单兵到指挥所之间可以实现重要信息共享,从而提高态势感知和协同规划能力。网络将会向通用运行环境发展,提高陆军和国防系统内其他相关部门之间的互操作能力,消除目前存在的“烟囱效应”,节约发展时间和成本,提高软件的可维护性和可更新性。

  网络现代化将采用两个转型项目,即WIN-T和JTRS,推进陆军一体化能力,扩展联网范围。WIN-T是陆军信息传输的现代化计划的基石,将分三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实现为营级指挥所提供回传能力,已基本完成。第二阶段是提供初始动中通(OTM)能力,包括为BCT和营指挥员提供实时高质量视频信息,以及向BCT连级单位提供超视距(BLOS)业务。这一能力将在2012财年完成初始部署。三是增强OTM能力,并加入空中平台,极大增加网络荷载、冗余线路和管理能力。

  JTRS项目将提供动态、可升级的机动网络结构,将网络终端延伸到单兵,实现比当前网络更大容量、更快速度的语音、数据和视频信息交换。先进的网络波形可实现数据和影像的快速传播,并增加信息防护和复杂地形中的自动路由搜索。JTRS还可向后兼容,因此能与目前的无线电台进行互操作。网络规划加速了新型BCT战术电台的部署,将在2016财年实现为29台BCTs加装能力包。

  网络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统一操作环境,提升软件和网络业务。网络集成组件(NIK)可提供无人地面传感器(UGS)控制能力,并为21世纪部队旅及以下作战指挥系统(FBCB2)和陆军作战指挥系统(ABCS)升级了UGS状态、传感器报知和视频信息通用操作视图(COP)。

  这种融合目前系统和发展系统的能力是陆军现有网络纳入新型能力的基础。未来指挥所(CPoF)和战术地面报知系统(TiGR)就是迅速向部队部署改进能力的重要表现。JBC-P将取代FBCB2,通过缩短延迟时间,提升态势感知能力,支持任务重组,提升美国海军陆战队地面部队的互操作能力。通过多种能力包实现一体化网络部署将于2011财年随着步兵BCT的部署展开。

  防地雷反伏击车集成 MRAP系列战车(FoV)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成功证明了在陆军部队这类装备一体化集成的重要性。陆军将在ARFORGEN循环可用阶段为BCTs部署20套MRAPs系统。MRAPs还可用于本土训练和训练基地。在某些已部署的单位(保障旅、医疗、路线清理和爆炸军械部队),MRAPs将实现一体化。陆军还将在作战军需仓库保持一定MRAPs储备。

  能力包开发

  能力包是优先开发的DOTMLPF(条令、机构、训练、装备、领导和培训、人员以及设施)解决方案,具有较强的适应性和可调整性,以降低风险差距。其开发依据项目目标备忘录(POM) 进行,且以两年为周期进行评估,支持ARFORGEN。能力包概念提出了针对目前和可预测的旅一级部队高风险能力差距,指明了旅现代化的优先发展方向,根据士兵需求、技术发展程度、和可利用的资源等条件,以两年为一个时间阶段进行完整能力包或子能力包的投资或部署。陆军BCT现代化计划将加速能力包的部署,即到16财年,完成向29个BCTs的部署。

  能力包开发要求采取一体化流程,目标一致,行动一致,协调各种资源和各方面工作。这种方法能确保及时确认、分析、选择和优先发展可行目标,向作战人员提供改进装备,将:

  • 根据战争经验对技术进行评估

  • 通过陆军评估任务部队将士兵融入装备和技术评估确认流程

  • 依据ARFORGEN循环向部队交付能力包,向所有旅部队提供改进装备

  • 迅速开发新装备并为现有装备融入新技术

  • 确保技术能与目前装备工作实现融合,引导条令、领导、教育和训练变革

  计划于11财年-12财年向首个BCT交付的装备目前正出于最后的测试和评估阶段。这些装备包括I级UAS、UGS、小型无人地面车和实现单兵与指挥所一体化联接的网络集成组件,增强部队ISR能力,可为指挥员们提供改进的精确火力。下图说明了11财年-12财年能力包所包含的装备和技术。

  未来能力包将利用成熟技术和作战人员能得到的资源解决发现的能力差距。TRADOC能力包开发流程始于年度能力需求分析,确保及时确认、分析、挑选和优先发展可行解决方案,融入改进能力包。未来能力包可能包含到13财年和14财年才会部署的新的提升能力,如对陆军BC网络和I级UAS的新的改进。对能力需求和增量方案的交付方式的持续评估确保部队和士兵能装备国家资源能够提供的最先进的技术,满足目前的作战需求。

  新型地面战车 精确的致命和非致命效果对降低附带损伤非常重要。途中机动能力对于士兵及其装备迅速机动至战略要点也至关重要。无论执行何种任务,这些性能都是衡量效能的重要因素,与作战性能和所处环境共同构成地面战车性能需求。随着作战环境的改变和技术的成熟,地面战车设计必须考虑其适应能力,才能使作战人员保持长期优势。

  陆军组织的地面战车蓝带小组由联合军种合作伙伴、退休将官、智库分析人士、国防部长办公厅代表、陆军作战人员和领导组成,他们都有着广泛的作战经验,有助于明确地面战车作战需求和开发进展。此外,来自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指挥员和作战人员也带来了最近的作战经验,对明确新型地面战车的性能特征需求至关重要。

  这种新型平台将融入多种能力,包括MRAP的下部防护能力、布莱德利战车的崎岖路面机动和路边炸弹防护能力,以及斯瑞克的市区和作战机动能力。还将融入精确杀伤能力,使其能取得决定性战果,维持相比于其它类似系统的优势;并融入网络,具备城市和其它作战环境中的态势感知能力。新型战车不仅可提供充足的空间和电力纳入网络,还可确保集成改进和新研发技术。地面战车开发计划到17财年生产首辆成品,确立不断调整的基础。各增量能力的融入将基于作战环境和新技术成熟的程度进行。

  融入新能力

  陆军将继续为开发和部署新装备,以弥补根据战场经验或陆军卓越中心研究发现的能力差距。除了这些计划,陆军还必须借鉴由USSOCOM、其他军种和机构合作伙伴开发、测试和成功应用的方案。陆军向士兵部署的新装备包括自动化生物特征识别工具(BATS)、联合高速舰艇(JHSV)、机器外语翻译系统(MFLTS)、增程/多功能(ER/MP) UAS、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和联合陆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升空网络传感器系统(JLENS)。

  自动化生物特征识别工具 BATS是一种多模型生物特征收集系统,设计用来收集和融合目前或潜在敌人指纹、虹膜图像、面部特征等生物统计学和特征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与下载数据进行比对,提供近实时反馈。这一装备的紧急战场部署被证明是高效的作战效能倍增器。

  联合高速舰艇 陆军的JHSV是其水面船只装备转型的重要一环,是下一代自部署水面舰艇。作为一种全新的装备,JHSV弥补了远征和模块化部队快速战术响应和作战机动等重要能力差距。JHSV具有互操作能力,可以在任何水面战场同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合作进行装备、补给和部队运输。该舰艇使部队能顺畅地向作战空间机动,并与前线衔接,还可通过小型或提供简易港口提供后续保障。利用商业部门和国防部开发的技术,JHSV将进一步提升速度和能力,且具备比目前船只更高的抗毁性。

  机器外语翻译系统 来自军队、合同商和驻扎国家的语言工作者们的工作非常重要,但数量难以满足军种、联合和国家机构对语言翻译的需求。MFLTS是一种系列产品,能为不同作战环境中的各级指挥员们提供话语、文本和媒体广播机器翻译,将他们从其他语言翻译成英语。MFLTS对可使用的译员形成补充,甚至在没译员可用时,借助它完成大量的各种低级语言交互任务,或与当地大量的人员进行简单的交流,保证各种任务的完成。

  增程/多功能无人机 ER/MP UAS可为师和旅战队指挥员们提供专门的、可靠的多功能UAS执行战术任务,能提供侦察、监视、目标锁定、C2、通信中继、信号情报(SIGINT)、电子战、攻击、WMD探测和战场杀伤效果评估能力。2011年将部署首支部队,并与2013年完成部署。目前,在伊拉克自由行动(OIF)中已部署一个快速反应能力(QRC)排(由4架试生产飞机和两套地面作战系统组成)。2010年将部署第二个QRC排。

  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 THAAD被陆军高层成为“清晰转型”系统,是为防御大气层内外近程和中程弹道导弹而设计的。该系统将为大部分分散部署与各个地理区域的的美国和盟军部队及地面重要设施提供防护。THAAD可对大气层内外各种高度目标进行拦截的能力,与低层系统的一体化集成可以增加拦截机会,将大大减少单一弹头的效能,且《国家军事战略》提出的弹道导弹无泄漏防御成为可能。THAAD是唯一的陆基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提供近、中程战区弹道导弹(TBM)防御。作为陆基高层系统,THAAD的部署对机动、分层导弹防御能力至关重要。

  联合陆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升空网络传感器系统 JLENS使用先进传感器和网络技术,提供战区范围内持续、宽领域的陆地攻击巡航导弹和无人机监视和精确跟踪能力。JLENS项目由陆军主导,对多种传感器、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网络及监视和火力控制雷达数据进行集成。该系统可为大范围防御提供水平线以上监视和精确跟踪能力,且可作为使能增程C2联接的多功能空中平台。

  缩短新需求确认到解决方案交付的间隔时间----优化和支持能力开发迅速转化流程

  随着战争的深入,陆军意识到我们流程的速度太慢,某些重要系统完成向士兵部署需要长达18-24个月的时间。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改变这一状况,重新考虑以前的思路。最重要的是,确保目前的部队在新的作战环境中有可用的装备。我们已经制定了大量计划,并加速向部队采办和部署装备。

  CDRT是陆军回应战场人员需求的实例之一。该计划缩短了已确认成功能力的开发时间,作为一种加速装备开发流程。TRADOC陆军能力集成中心与陆军部每一季度都对战场装备进行评估,确定和推荐可持续并融入采办流程的装备。该评估历时6个月,可能同时会进行多个评估。这些装备被分为三类:

  • 采办项目/持续性装备。能弥补当前差距,可在整个陆军和未来部队应用;

  • 维持性装备。这种装备能弥补目前战场上反映的能力差距,但并非对陆军整体或未来部队都是这样;

  • 淘汰系统。这种装备不能发挥既定作用或可接受的性能。

  被认为能发挥持续性能力的装备都单独立项或融入现有采办计划,以获得资金支持。7# CDRT流程对453个物资或非物资方案进行了论证;其中49个被挑选为长效计划,116个被终止。某些持续性能力,目前已被确立为采办项目,包括拦截机防护服、CPoF、大乌鸦无人机和TiGR。其中,许多都已通过REF、RFI、ONS和AWG开发的物资采办方案等几个快速采办流程完成了向部队部署。

  快速装备部队 REF任务是快速评估陆军目前需求,为指挥员提供包括政府和商业部门的商用现货产品,减少士兵风险,帮助增加其作战效能。REF与部队针对其作战或战备进行一对一的工作,为其寻找革新方案,解决其急需装备需求。为实现目标,REF与工业界、学术界、高层领导,以及陆军物资司令部(AMC)、TRADOC、采办机构和陆军测试与评估司令部等机构进行了广泛的合作。重点关注领域是反IEDs和为联合反IED组织和AWG提供直接支持。REF还向前线派遣人员对部队需求和装备进行评估。截至目前,他们已向前线士兵和驻伊拉克和阿富汗部队,以及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其他部队部署超过785种不同类型装备,80,000多套单兵装备。

  快速部署方案 根据“把士兵作为一个系统(SaaS)”的理论,RFI为士兵提供商用现货技术和成品装备,以提升其生存、杀伤和机动能力。RFI列表由配发个人的单兵装备和向BCTs部署的建制装备构成,且由TRADOC根据增加的作战经验不断更新。该方案通过部署简易急救包等装备(目前,可配发每一个战场上的作战人员),有助于战场急救能力的提升。截止目前,陆军已为士兵配发了超过100万套RFI装备。

  作战需求声明(ONS)流程 ONS是已完成部署或正部署部队为满足作战需求对所需物资的申请。ONS可对不足进行修正,提升目前装备能力;或为成功施行任务,采办新型/最新装备。ONS能简化作战指挥人员获取装备的流程,提升装备速度,促进作战效能,从而确保成功遂行任务。通过ONS流程获取装备目前还为获正式成文,将作为未来陆军计划CDRT流程的一部分接受评估。

  不对称作战集群(AWG)组建AWG的目的是解决应对使用恐怖手段或游击战术敌人时的训练、情报和对策的关键需求。该建制可提升陆军在全频作战中战役和战术级的非对称作战能力。AWG在开发应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IED不对称威胁等军需解决方案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着眼未来----陆军科技计划

  美国士兵-我国军火库最具潜能的武器-通过技术而强大。我们通过为目前和将来的模块化部队研发先进技术保持作战人员的优势。主导这一工作的是充满活力和动力的科技领域的人员和实验室,正因为他们为士兵们带来了一系列科技突破性成果。

  陆军S&T计划旨在掌握和利用最新科技,支持研究和采办;有选择性地对技术开发和应用进行投资,满足陆军需求;根据“一线作战人员需求”,对具体需求进行重点投入;同其他军种、机构、国际合作伙伴及私营企业进行合作;与项目执行办公室、项目经理和快速采办机构共同努力,促进技术转化;为后方工作人员和实验室基础设施提供保障。在国防研究和工程局局长的监督下,陆军S&T计划还根据国防自主规划流程,与其他军种和国防机构的S&T计划保持协调。

  陆军基本研究投资专注于对实现陆战装备优势具有基础性作用的领域,以及在与陆军使命高度相关的领域取得新的研究成果。这些领域包括:进一步掌握网络科学,预测未来网络性能,并进行建设规划;研究神经科学,了解和利用大脑工作原理,促进人机交互和士兵能力;研究原材料,为士兵和装备提供更高的防护能力;研究沉浸式虚拟现实系统,提升训练能力;研究自动化系统,促进无人系统实施军事任务的能力,减少士兵干涉;利用自然研究领域的成果,研究生物技术;利用纳米技术,开发微型材料装备和系统。

  陆军S&T计划通过调整,即促进了新型和成熟技术运用,使能未来部队装备能力,又充分抓住机遇实现了技术向当前部队迅速转化。S&T计划对当前部队的支持体现在三个重要方面:

  • 为作战人员提供过去的S&T投资取得的成果,如第二代前视红外传感器,可使美军掌握夜间作战的主导权;

  • 加速正在进行的科研工作,如地雷探测地面渗透雷达技术,使其快速向部队部署;

  • 向采办领域分派科学和工程专家,解决部队目前面临的问题,如旋翼机系统的低对比视觉窗的开发。

  陆军科技和工程人员一直在紧急作战需求技术转化方面发挥着引导作用,为部队提供所需装备,如改进帆布背包便携式电力系统,该系统是一种可以充电的轻型便携式系统,可以作为UGS和监视照相机等外部装置的连续电源。他们还为部队提供技术专家,在先进反IED装置战车装甲升级、油罐车防护能力提升、战车乘员透明和不透明防护服等领域的开发和集成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且极大提升了MRAP在持续威胁环境中的生存能力。

  在未来几年内,陆军S&T领域计划继续开展部队防护、C4ISR、医疗、杀伤、单兵技术、后勤、旋翼飞机、无人系统和先进仿真等领域的基础和应用研究及技术开发,以保证陆军在陆战装备方面的领先优势。当然,这一战略将根据不断变化的部队需求,保持其灵活性。

  小结

  陆军有义务比过去更有效率和效能地为部队进行装备开发和融合。以提升网络性能、一体化MRAPs编组、部署能力包和开发地面战车为中心的BCT现代化计划使陆军能够基于技术储备、测试和作战人员需求填补作战部队的优势能力差距。

  我们的需求和采办系统在最近几年中具有了更强的响应能力,能迅速满足战场装备需求。我们必须继续推进这一进程,为效能得到验证的系统发展制定相关制度。必须与特种作战部队、其他军种和机构合作伙伴展开更广泛的合作,借鉴他们的发展方案。陆军S&T项目将继续加速技术的开发和完善,使能未来部队实施全频作战,同时抓住机遇迅速向当前部队转化技术,满足目前的作战需求。

  陆军的目标是继续推进装备现代化,确保我们的保持优势部队在全频作战中适应一切作战环境的能力。

  第三章

  第二方面工作:采办提升装备、重组和淘汰原有装备

  概述

  陆军战争转型要求认真协调保障和提升当前部队赢得目前战争所需装备,而同时投资未来部队赢得国家将来的战争所需装备。我们的目标是加速研发成果交付,满足目前作战所需。同时,我们必须充分利用8年来的作战经验教训发展未来任务急需的装备。

  为支持作战人员,必须继续对我们怎样完成所有的任务进行评估,提供合适的训练和装备。陆军将致力于总体目标的实现,并考虑国家面临的经济限制。

  这一工作进程的关键目标包括:

  • 不断更新和调整现有装备,淘汰过时装备,持续现代化进程;

  • 确认和实施投资组合战略,有选择性的发展战车、飞机、TWV、BC网络和ISR等装备系统;

  • 基于常规成本效益分析制定系统保障决策常规流程;

  • 投资基于技术的方案;

  • 采用面向现代化的综合投资战略。

  不断更新和调整现有装备,淘汰过时装备,持续现代化进程

  陆军采用三种方式进行现有装备的现代化:

  采办升级装备,提供满足作战需求的改进装备;

  调整现有装备,使其重新适应新的作战环境;

  淘汰不能以合理成本适应新的作战需求,能力有限的装备。

  继续开发、验证和有准备地实施战车、飞机、TWV、BC网络和ISR等主要装备系统的近、长期投资组合战略

  投资组合战略为系统管理提供长期投资计划,对规划和实施进程非常重要,可确保系统的长期计划在有限资源范围内能一体化实施。投资计划在实施前需要高层领导进行评估和批准。一旦得到批准,它们将为系统管理提供推进路线,实现陆军目标和各阶段性任务。目前正接受评估的战车系统投资战略就是现代化持续推进的一个例子。

  在这个例子中,陆军正:

  • 开发新型地面战车,满足预计的战场需求,将随着作战环境的改变和技术的成熟增加新型装备。

  • 改进和利用具有足够作战能力和上升空间的装备。例如,计划中的斯瑞克和帕拉丁现代化项目可以确保这些战车保持应对当前和将来作战要求的能力。

  • 重组从战场撤回的装备/或者维持目前部队装备的应对各种任务所需战备能力。

  • 淘汰没有足够能力或上升空间的装备,如M113 系列战车(FoV)。

  通过升级和调整现有系统继续推进现代化进展;淘汰过时装备

  陆军正通过整合现有流程,并开发新的流程,对系统装备状态进行评估,以确定和分析COAs、COAs成本,并实施费效比分析,以供高层领导进行项目评估和批准。

  陆军进行了调整、维持和/或淘汰某些TWV部队战车的成本效益分析,下面是正被评估的系列重型战车 (FMTV)部队COA之一。

  FMTV投资计划(见上图)将采办装甲战车,以支持长期防护战略(LTPS)目标,取代过去型号,弥补MTOE不足。该计划将于2011财年底淘汰M35系列战车,2015财年底淘汰M809系列战车。M939系列战车将持续服役到2022财年。

  投资基于技术的方案

  陆军积极支持和管理其基于技术的项目,重视技术项目未来向实施的转化。运行、技术和采办SMEs对基于技术的方案进行评估,确保对陆军最具利益潜力的项目得到资金投入。陆军在应用研究阶段,对已得到投资的项目进行仔细评估,使最终成果能满足当前和未来陆军装备需求。

  采用面向现代化的综合投资策略

  AMS采用的采办投资原则旨在提供为陆军提供资金,使其以灵活、可承受和可持续的方式为部队提供和改进装备:

  •通过以适当的费效比提升装备能力和可靠性,利用现有系统,同时协调满足当前和未来网络化陆军装备需求的投入;

  • 通过灵活稳定的投入创造机遇,降低不断发展的威胁、部队结构调整和国家经济环境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

  • 维持一批正常运转的知识和军需国防工业基地(既包括政府建立的,也包括商业部门),作为我们整体国家安全的重要一环;

  • 协调现代化、调整、重组和淘汰过程中的装备系统管理。

  陆军必须采用一种成体系的综合投资策略。我们建立了一种将成本考虑作为决策制定中不可或缺一环,进行需求开发和管理的领导氛围。领导将继续提升部队装备储备的效能和效率,同时致力于实现新型/改进装备的最佳费效比。

  现代化计划

  AMS阐述了2011财年为提升前线士兵作战装备将进行的重要核心军需计划。这些装备计划将确保士兵们在恰当时间拥有恰当装备,保持陆军的战略势头。这些项目从总体上分为下面这些部分:

  第一部分:全维防护

  第二部分:作战指挥

  第三部分:优势机动能力

  第四部分:战术轮式车辆

  第五部分:士兵系统

  第六部分:机动系统

  第七部分:火力系统

  第八部分:情报/ISR

  第九部分:陆航系统

  第十部分:聚焦式后勤

  第一部分:全维防护

  化学、生物、辐射及核(CBRN)技术的发展、扩散,以及全球恐怖主义态势的上升增加了CBRN武器威胁的类别。CBRB知识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传播以及各种武器为多个国家、非国家组织,甚至个人所有给陆军防护美国军队和平民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当前迅速变迁的作战环境面临一系列威胁,包括有毒工业化学物品、原料等各种危险,以及非传统制剂(NTAs)带来的更致命威胁。NTAs指那些可能被用于化学武器或以化学武器为目的而研发的化学和生物产品,但是根据《禁止化学武器条约》,它们并不属于化学武器。因此,美国部队持续面临来自CBRN威胁的巨大挑战。

  陆军CBRN防护现代化计划通过提升CBRN防护能力,应对这些威胁,以支持包括本土防护(HLD)在内的全频作战。该现代化计划旨在通过融入先进技术,制造轻型便携式CBRN装备,减少士兵负担,降低作战风险,尽可能避免伤亡。该装备还提升了CBRN侦察和监视能力,避免污染;并利用可与作战部队集成的系统,让作战人员专注于作战任务,不受CBRN危害干扰。

  目前使用的装甲车载CBRN侦察系统有两种:M93系列Fox核生化侦察(Recon)系统和斯瑞克核生化侦察车(NBCRV)。Fox侦察系统是一种低密度系统,将很快于2012年结束其服役周期,被NBCRV取代,后者可提供更高的生存能力、传感器敏感度和部署能力。随着NBCRV的部署,陆军将开始淘汰Fox侦察系统。

  陆军确认的车载CBRN侦察能力需求将由355NBCRV实现,该系统将部署于每一个重型旅战队(HBCT)和斯瑞克旅战队(SBCT)。在旅以上编组(EAB)内,每一个化学(作战支持)连都包含一个CBRN侦察排,装备有6台NBCRVs。截至目前,陆军已部署21台NBCRVs,且有95台正在生产过程中,计划于10财年至12财年之间完成部署。陆军将继续申请预算在未来的POM周期内再生产239台。这将增强战区指挥员们实施海外作战任务,以及美国陆军预备役(USAR)和陆军国民警卫队(ARNG)部队实施相关HLD任务的能力。

  有毒工业化学物品防护探测装置可满足为作战人员提供非车载CBRN侦察系统的需求。在2012财年,陆军将向部队部署非车载侦察监控和测量套装、组件和设备(DR SKO),以提升他们在本土安全(HLS)、小规模和重大作战任务中的非车载CBRN侦察能力。此外,DR SKO将成为监控和测量套装、组件和设备,即下一代DR SKO的基础。

  陆军还有各种其它部署方案,设计用来为士兵提供防护,并提高CBRN事件响应能力。

  • M50联合业务通用功能面具将于12财年开始部署。这种新型面具可提供更好的防护,更宽视野,并且让士兵在佩戴时呼吸更顺畅。

  • 联合化学制剂探测仪是一种手持装置,可以监控、探测和识别所处环境中的有害化学制剂。

  • 联合业务小型便携式防污染系统是一种有较大改进的防污染系统,除陆军外,海军也将使用。

  陆军还率先开始了加速采办并部署反NTA装备的计划。目前的计划要求向常规CBRN连队部署改进装备,扩展当前CBRN连队的能力,而无需增加另外的CBRN部队或扩大当前任务组合。此外,各野战分析实验室CBRN防护体系方案进行研究。

  陆军将继续增建重点用于CBRN防护的面向任务的机动部队。分布于陆军各部分的无人和人工平台将装备技术先进的CBRN传感装置。无人系统将可实施多种目前由士兵遂行的危险性任务。陆军计划于15财年实现CBRN感知、防污染、防护和决策支持系统初始运行能力。

  随着这些系统不断完善,满足模块化部队结构的设计需求,目前部队将可以使用已验证的改进能力。有了这些技术,士兵们可以在具有危险性的CBRN环境中继续作战任务。

  目前的CBRN现代化计划将支持让陆军完成其全频作战任务的防护能力部署。陆军CBRN部队的装备即可响应国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事件,又可应对战场上的此类威胁。这些部队还可受命为国外盟军和联军提供支持。

  总之,陆军更重视:

  • 提供轻型,便携式CBRN系统;

  • 提供响应有毒危险工业品和NTAs等新型威胁的能力

  • 交付让部队作战免受CBRN环境影响的防护装备。

  第二部分:作战指挥

  陆军作战指挥网络现代化战略注重多个系统的会聚,提供更高的机动信息优势。陆军网络包括非自主开发的商用现货(COTS)系统,主要用于弥补在伊拉克自由行动(OIF)和持续自由行动中(OEF)的能力差距。目前和未来陆军BC计划将着力解决这些能力不足,同时减少部署在战场的装备数量。为实现这一目标,陆军将利用关键传输和应用软件项目,向机动BCTs和其他部队交付新型装备。

  到12财年,陆军将基于最新的WIN-T和JTRS项目的改进能力,继续目前的遗产设施和COTS网络系统向新型网络转型,向机动部队提供安全的数据、语音和视频。陆军对11-15财年网络、应用软件和支撑系统现代化项目给予了大量投入,但随着BCTs于11财年开始部署,这些投资将很快取得回报。

  网络传输通过WIN-T、军事卫星通信系统(MILSATCOM)和各种职能网络系统向作战人员提供服务和信息基础设施。陆军信息传输现代化策略的基础是WIN-T,该项目将在未来的FYDP中,继续改进能力。

  在后勤信息传输方面,作战业务支持(CSS)自动化信息系统接口(CAISI)甚小孔径卫星终端站(VSAT)系统将于2012年完成部署。旨在明确向未来网络过渡的能力生成文件指出CSS VSAT将融入WIN-T;但是,目前的WIN-T还无法实现这一目的,协调后勤体系结构CAISI和VSAT战场节点的部署。因此,陆军将在2012年完成3300套CSS VSATs的陆军采办目标(AAO) 和39,135套CAISI AAO,同时根据FYDP,对整体网络能力需求进行评估,确定单个卫星网络系统的不足。

  利用联合网络节点中商业技术、COTS/政府现货(GOTS)电信网络技术是WIN-T增量能力1a的核心,将于12财年完成部署。至于其它网络系统,我们将在各自系统使用周期内,继续为目前部署的全球广播系统、COTS 保密IP路由网络/非保密IP路由网络接口(SNaP)、保密移动抗干扰可靠战术终端(SMART-T),以及Phoenix系统提供保障。由于转型卫星项目的取消,陆军将通过为HBCTs和步兵旅战队(ICBT)增加一个SMART-T,减少受保护抗干扰/电磁脉冲带来的卫星终端不足问题。陆军还将考虑利用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和工业方案降低受保护的机动(OTM)能力不足,完成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RDT&E)。商业SNaP和VSAT终端将继续根据需要,增强MILSATCOM能力。

  陆军战术电台现代化策略的重点是JTRS系列系统(FoS)。通过对JTRS的巨大投入,该系统有望于12财年开始部署。通过ONS/联合紧急作战需求声明流程采办的COTS和GOTS装备,该系统将使目前的能力差距得以弥补。

  JTRS地面移动电台能提升BCT连一级数据处理能力,向最低建制提供数据处理能力,并进一步扩展前线作战基地向平台的业务。手持式、背负式士兵JTRS电台可使网络延伸到地面单兵。步兵射手电台也使联接延伸到单兵,这一重要的联网能力将单兵也融入网络,班/分队指挥员可与单兵建立语音联接,并得到士兵位置可视化信息。下一步,陆军将退役各种商业企业生产的手持式电台(通常称作地面移动电台(LMRs)),让其主要用于对外军售或其它用途。而单信道地-空电台系统将直到2020年或更长时间范围内,都仍然作为主要陆军战术电台。

  对于BC应用软件,陆军现代化从固定指挥所和平台(士兵、传感器、车辆等)两个主要层面进行改进。在指挥所层面,ABCS应用软件的关键要素是战术作战指挥系统(TBC),该系统将机动控制系统和CPoF系统等多种复杂能力集成为一个一体化服务器组件。TBC服务器和终端部署将在13财年开始全面投资。基于需求和支撑系统,CPoF和个性化协助和学习系统,以及第三代系统将通过集成这些方案为统一项目,向部队部署。为TBC提供所有重要的C2软件可使陆军到2014年实现19300套AAO系统部署目标。

  在平台层面,FBCB2通过蓝军跟踪系统(BFT)向战场超视距(BLOS)用户提供软件、传输和信息服务基础设施。从11财年开始,联合能力发布(JCR)通过BFT2和KGV-72s的升级,可为目前的FBCB2终端提供Type-1安全和提升的(10X)L波段带宽。此外,从11财年开始,JCR还将融入TiGR的双主机,陆军将利用其实现HBCT到SBCT的对话。到13财年,JBC-P写字板、非车载和信标版本将提供陆军JTRS单兵电台装备单元与美国海军陆战队之间基本的C2功能和完全的SA集成。

  为确立和保持软件开发和部署的最大灵活性,目前的应用软件开发必须与通用操作环境保持一致,陆军通用软件系统项目将提供随时可得、有预研的、已验证的信息技术(IT)产品对话,以迅速采办并向士兵部署。这将促进陆军节约其标准、商业化IT硬件采办和保障成本。

  最后,陆军必须重新对其作为UGS与当前BC系统联接中介的集成系统通用操作环境进行再评估。鉴于陆军对BCT现代化应用软件的投入,先进IBCTs将可以从11财年开始部署。12财年后,陆军必须对中间件和应用软件进一步完善、合并和集成,确保最大限度的联网能力和经济效益与效能。

  全球网络体系架构(GNEC)是陆军为促进陆战网向体系结构转型的全军性发展战略。GNEC的目的是形成陆军网络空间统一的一体化体系,实现全球接入、标准体系结构、统一C2的信息环境和通用策略/标准,最终提供从兵力生成到战术优势的信息服务。

  GNEC使陆军能提供及时、准确和着眼作战人员需求的业务,同时提供各种解决方案(如作战效果、需求确认和体系结构)确保各部门向统一网络体系转型。

  网络体系可为士兵提供唯一的身份识别,无论在本土驻地还是责任区域(AOR),或者返回后;确保信息得到有效管理,使作战人员任何时间、地点都能获得信息,并防止网络和信息被敌人破坏。陆军必须采取必要措施,保持信息优势,让作战人员得到所需工具完成其任务。

  网络服务中心(NSC)是陆军具有全球体系能力的机构,为陆战网和作战人员提供联接。GNEC概念方案是由5个作战NSCs(在佐治亚州哥登堡信号中心还有另外一个NSC,主要用于培训和训练)联接的全球体系。

  每个计划建设的NSC都包括位于不同地点的三个主要部分:

  • 区域处理中心:提供标准的全球体系BC和协同业务;

  • 地区网络中心节点:作为高带宽卫星到光缆的网关节点,使陆军远征作战部队能与全球信息栅格联接;

  • 战区网络运行安全中心(TNOSC):作为前线部署的战区机构,提供网络运行和服务平台,确保标准体系业务的无缝传输。

  TNOSCs是陆军重要的陆战网网络空间防御机构,由陆军全球网络运行于安全中心及美国战略司令部联合特遣部队-全球网络运行中心控制。

  NSC解决了陆军作战和兵力生成之间的关键能力差距,在日常运行、训练、仿真、应急响应和战士作战中,为各用户提供无缝陆战网联接。

  这一策略为陆军BC网络管理和陆军为实现近期、长期投资策略目标而必须做出的决策提供了一种新思路。该策略还重视计划和预算制定的新方法,以构建一个可支持的全频BC网络。此外,它还为OIF和OEF作战、陆军领导层计划制定、BCT现代化,以及负责陆军计划制定的参谋长等提供支持,并确保统一的作战指挥。

  第三部分:优势机动能力

  陆军作战平台现代化项目注重HBCT的两种装备,即艾勃拉姆坦克和布莱德利战车的标准化。陆军近期完成了HBCTs的模块化编组,使各旅结构相同。在沙漠风暴行动中,艾勃拉姆M1A2系统提升计划与布莱德利M2A3共同协同,而艾勃拉姆M1A1 SA与布莱德利M2A2搭配使用。这一现代化举措将兼容的作战平台融入了统一的模块化编组。对于未来步兵战车,陆军正设计一种新型地面战车(见第二章)。

  为配合艾勃拉姆和布莱德利的现代化,陆军还正改进其M88A2“大力士”装甲救援车,增加了HBCT牵引能力和吊臂长度,提升能力增加到35吨,且拥有140,000磅恒定牵引主绞盘。该车还将融入改进的液压技术和推进系统和更重的悬吊能力。

  陆军正需求替换老化的M113装甲车,作为陆军的履带救援车、迫击炮车、指挥控制车和通用运兵车,该型车已服役超过50年。可能的替代项目包括MRAP、斯瑞克和布莱德利。

  斯瑞克提供了一种独特的FoS方法,使共通和集成能力最大化,同时弥补了当前部队最迫切的能力差距。陆军已经部署了10种斯瑞克战车:步兵运兵车、侦察车、火力支援车、反坦克制导导弹车、工兵车、野战急救车、核生化侦察车和移动火炮系统。

  这10种斯瑞克战车中的8种都已大批量生产(FRP)。剩下两类中,斯瑞克-NBCRV已完成里程碑C阶段;斯瑞克移动火炮系统有望满足里程碑C要求,于11财年第三季度进入FRP。

  作为效能提升及OEF和OIF经验积累的结果,目前的斯瑞克战车正接近空间、自重和动力(SWaP)的极限。陆军正进行斯瑞克现代化项目,寻求一体化方案,以提升抗毁性能、降低SWaP和寻求集成两种增量能力的未来技术。

  第四部分:战术轮式车辆

  TWV现代化项目的总体目标是建设战术轮式车辆部队,支持实施全频作战,平衡防护、负载和性能需求。该项目认为MRAPs和MRAP全地形车(M-ATV)能提供持续能力,并计划在部队长期使用。

  此外,该项目还意识到任何车辆都难以提供全频作战所需的全部能力,并寻求利用目前基于任务需求,能提供可升级防护能力的技术。陆军TWV现代化计划重点是:

  • 根据生命周期管理司令部车队管理计划,陆军将淘汰服役超过20年的TWVs;在合适的时候调整TWVs,并优先投资采办新型TWVs;

  • 发挥工业基地最大潜能,使其在陆军装备战略框架内,更好支持ARFORGEN循环;

  • 最大化利用原始设备制造商资源,使其生产更具灵活性,保持根据高层领导指示和作战、经济环境变化调整TWV生产数量和型号类别的能力;

  • 合并在保障公告700-20里列出的能力类似的型号保密标准装备,以反映陆军部陆军编成战备态势。本战略旨在优化利用机遇和装备采办、调整和维持的投资。

  TWVs对BCTs的支持体现在其远征作战中的灵活性和机动性。TWVs的互操作性让指挥员能实施联合、多兵种作战,在对敌作战中有效结合功能多样和灵活的特点,同时保持战场作战纵深。

  TWVs使各级指挥员能抓住并保持主动权,通过进攻性的规划及其协调实施实现持续作战能力。指挥员可在战役和战术级作战中使用TWVs,提供进攻、防御和维持能力,以及士兵防护设施,如长期装甲战略(LTAS)物资方案计划研发的B-Kit装甲,该装甲已被开发,用来升级乘员装甲防护,并提供在事件响应中更简易的驾驶舱修复方法。LTAS B-Kit具有可用螺栓固定的装甲面板和透明窗户装甲,因而其部署可通过仅替换某些面板实施修复工作,而无需替换整个驾驶舱。B-Kit还带来了其它改进,如底盘强度和引擎动力,以维持在增加重量后的战车性能。

  TWVs提供了移动平台,可供承载高杀伤性火力系统,这已被MRAP的应用证明。但是,TWVs功能更多,对指挥员作用更大。陆军TWV能在任何作战行动中进行更迅速的协同。

  到15-16财年,JLTV的发展将加强陆军平台的互操作性,提供远程机动防护能力。目前这一功能主要由高机动性多功能轮式车辆(HMMWVs)提供。JLTV的目的是通过提升能力多样性和灵活性,促进BCTs对称和非对称的战术和战役级机动方法。JLTV还通过底盘工程改进了负载效率,使其承载数量和重量合适的士兵防护装甲。

  陆军一直同工业企业合作,利用其技术改进TWV车队。陆军队所有的三个载重车队投入重金以重建其因改进士兵防护而损失的能力。为服务于做战旅和保障旅,现代化的TWV模型将具有更长的服役周期、更强动力、更高稳定性和更全面的士兵防护能力。

  TWV现代化构想支持陆军基于ARFORGEN的装备策略。基于部队在ARFORGEN循环中所处位置,某些部队可能保留老式的轻型HMMWVS车队,其它一些应该装备更新、有装甲防护和能力扩展的战车底盘HMMWVS,还有一些部队可能基于具体任务和作战阶段装备增加防护能力的车辆(如MRAP/M-ATV/JLTV车辆)。基于这些部队对更先进能力的需求不高的考虑,陆军已经谨慎接受了在这些特定部队增加防护能力可能面临的风险。简单地讲,陆军将确保作战人员在特定时间使用具有恰当能力的恰当的车辆。

  另外,陆军正在研究长期防护战略(LTPS),提升士兵在所有TWVs中的防护能力。LTPS的目标是通过原有或新增的装甲实现标准构造的可调节(可移除)TWV防护,免受直接或间接火力、地雷和IED威胁的杀伤。目前的几种附加装甲代表了几年来针对士兵所受威胁进行的防护研究成果。

  陆军将继续转型现有TWV能力,最大限度促进多功能性、灵活性、兵力防护和维持能力。我们还开展了一系列配合性工作,如采办JLTV、装甲改进、工程提升及完全车队保障等。TWV现代化将充分利用指挥员们可利用的能力,并优化其实施进程;同时在为全军提供支持时降低其固有局限性。

  复杂多变的作战环境迫切需要TWV现代化策略。各种战场上不断增加的非对称威胁、长距离通信,以及不断变化的作战对象都是要求持续改进联合战场装备的现实因素。陆军TWV现代化工作的最终目标是提供功能多样、灵活、杀伤能力强和具防护能力的战术轮式车辆。

  第五部分:士兵系统

  当前的陆军是战争史上储备最充足、装备最好的部队。单兵能力是陆军的发展重心。将士兵作为一个系统(SaaS)项目为士兵现代化提供了一种系统化、完全一体化的发展方式,让所有士兵都能实施最基本的单兵任务和作战训练。SaaS的模块化系统体系结构提升了士兵的致命性、生存能力、机动性、可持续性和态势感知能力,而同时降低了士兵负荷能源需求。快速部署方案根据ARFORGEN循环,通过SaaS单元组件部署流程为前沿士兵和部队提供支持。这一流程确保了每一个士兵和单元在需要的时候,都能得到基于任务的特定现代化装备。

  陆军的SaaS概念是一种制度化的过程,着眼于为当前陆军和目标部队提供训练有素,能随时投入作战,且能在全谱作战中战胜一切敌人的士兵。

  陆军确立SaaS的目的是提升所有士兵当前的能力,无论其属于军队职业分类(MOS)。所有士兵都装备了核心士兵系统,使他们能实施基本的作战任务和训练。核心士兵系统确立了所有士兵的基线能力,由背囊、制服、个人装备和士兵防护设施构成。根据BCT内不同任务、MOS和职位的能力需求,士兵们除核心士兵系统提供的基线能力之外,还配有其它装备。地面、车载和空中士兵系统就是一种由模块化组件构成的增量系统,为士兵提升扩展能力。

  SaaS的主要目标是网络中心作战,这与士兵现代化的首要目标,即将士兵融入网络是一致的。这可通过部署集成了单兵电台的地面士兵系统实现。地面士兵系统增量力量1 (GSS Incr. 1)是一种一体化地面士兵态势感知系统,能为士兵提供强大的SA能力,促进战术行动中更快、更精确的决策。GSS的中心能力是通过数字化地理参照图像呈现单兵地理位置。数字化媒介还可通过陆军BC系统形象展示更多的士兵位置,BC系统通过无线电与其连接,可相互接收和发送信息,从而实现地面士兵接入网络。

  GSS增量能力1#集成了多个部件,利用了刚研发的技术,提升了小型分队和单兵的作战能力,这些能力以前只在更高级别的部队才有部署。网络中心作战将使用户能定义作战视图、提升部队杀伤防护能力、增加包括个人和战术数据重放等战场协同能力,最为重要的是,能接入以前必须通过操作员和更高指挥机构才能接入的武器、传感器和外部设施。

  SaaS近期(10-11财年)现代化方面的工作为士兵网络中心作战能力和装备奠定了基础。在此期间,陆军将实现GSS增量能力1#样机生产,并进行运行测试。为回应指挥员作战需求声明,陆军为一支参与OEF行动的SBCT装备了陆地勇士系统,为其提供了地面作战指挥能力。陆地勇士是GSS增量能力1#的预研系统,能帮助SBCT建立一个与FBCB2互操作的区域网络,提供提升的导航、抗毁和协同运行能力。

  此外,陆军还通过若干个人武器改进方案提升了SaaS的杀伤能力。例如,陆军将通过完全公开的竞标,研发一种新型自动步枪,目的是为士兵提供做好的武器。这一举措可能替代目前的M4步枪。同时,为满足迫切的需求,陆军将通过升级计划改进M4步枪的持续性和可靠性。而且,陆军正着力提升狙击步枪组件性能。目前,陆军即装备的狙击系统既有7.62口径,也有.50口径的。7.62狙击系统最近通过部署M110半自动狙击系统(SASS)得到改进。M110 SASS正替换手工操作M24狙击步枪。陆军装备的其它狙击步枪包括M107 .50口径狙击步枪,是一种用于反器材重型步枪。近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作战行动使精确狙击步枪(PSR)的需求非常突出,这种步枪能高效实施至少1500米范围内远距离个人目标狙击行动。陆军计划开发一种PSR来改进目前的7.62 和.50口径狙击步枪作用距离的不足。

  近期,陆军将部署下车士兵系统(MSS),提升HBCTs士兵的能力。MSS可增强战车乘员和平台指挥员的作战效能,提升其C2、SA、通信、兵力防护、生存能力、机动性和可持续性。具有目镜显示屏的MSS无线通信系统可为作战乘员提供不间断周围环境监测,同时与车载平台C4ISR系统保持连通的能力,从而保持车内车外持续SA和通信能力。

  到2012年,SaaS将通过作为能力包一部分的GSS增量能力1实现将士兵融入网络的目标,该能力包包括某些BCTs根据ARFORGEN,对老化能力改进实现的提升能力。这可让网络中的士兵获得延伸技术提供的能力。GSS增量能力1还实现了其最初计划的产品提升,为JTRS无线电台融入增加的互操作能力,实现语音、数据和视频通信。

  到14财年及更远,陆军将继续向BCTs部署GSS增量能力1和MSS,提升士兵装备能力。GSS将进行增量能力2的改进,使其完全集成入未来部队BC网络。SaaS体系结构通过设计可在其部署部队时,实现与其它士兵装备的集成。随着技术的发展,其它系统将通过数字化技术得到改进,增加士兵的杀伤能力和生存能力。未来的规划可能包括单兵武器视域和传感器的数字化升级,以使其能在GSS框架下运行。数字化增强夜视镜等系统可提供完全实时的SA和BCT内部一体化联网士兵的信息共享。这将赋予士兵和指挥员空前的自由夜间作战能力,通过数字化网络扩展其战场信息覆盖范围。

  随着陆军向未来的发展,士兵仍然是其着力重心。SaaS为士兵系统现代化提供了一种系统化、完全一体化的方法。SaaS的模块化系统体系结构可使士兵能根据任务调整,增加其杀伤能力、生存能力、机动性、可持续性和SA能力,而同时减少了其负荷、降低了能源需求。陆军现代化计划确保我们的士兵成为世界上装备最精良、最具杀伤性和灵活性的力量。

  第六部分:机动系统

  模块化部队的组建、编制、装备和训练为全频作战提供了作战工程能力、通用工程能力和的实时战场地理空间工程能力。

  关键机动实体项目讨论

  工程建设车辆 一直以来,对能够在整个军事行动中提供机动性、抗摧毁性和反机动平台支持的地面机动系统的需求非常迫切。现代化工程部队装备有推土机、装载机、平路机、铲土机和挖掘机等模块化系列车辆(FOV)。在需要的时候,陆军将通过CH-47直升机将这些车辆运输至或通过C130运输机空投至使用地点,且必要时为其加装装甲组件。这些工程系统装备至陆军旅战队或旅以上工程部队,用来填埋机场弹坑、清理和维修排水沟、清理残骸、装载建造或维修用建筑材料、挖掘线路铺设沟,以及现有道路的快速维修。

  道路和区域清理车辆 道路清理车辆包括作战工程人员在道路清理行动中使用的一系列防地雷车。包括“水牛”地雷防护扫雷车(MPCV)、“爱斯基摩人”车载地雷探测器(VMMD)和“黑豹”中型地雷防护车(MMPV)三种。

  这些系统都位于道路清理分队,由MMPV作为指挥控制车,并为分队提供区域安全防护。VMMD用来探测和标识地雷或IED装置,从而MPCV可以使用其曲臂分析这些嫌疑装置。所有三种车辆都能为其乘员提供爆炸冲击和轻武器火力防护,且各自都能在爆炸事故发生后进行快速修复。目前战场上的类似行动是由COTS车辆实施的。

  区域清理车辆包括作战工程人员在区域清理行动中使用的一系列地雷防护车辆,包括中型扫雷车和MV-4小型遥控扫雷车两种主要类型。中型扫雷车使用其旋转式扫雷探头破坏或引爆杀伤性或反坦克地雷。它可清除大面积范围内的地雷,且能防止多次地雷爆炸冲击。MV-4小型遥控扫雷车是一种机动的、无人驾驶遥控扫雷系统,使用其旋转式扫雷探头破坏或引爆杀伤性地雷。MV-4可从防爆炸的MMPV或安全地点进行远程遥控操作。它可清除小面积区域和途经路线上的杀伤性地雷。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作战行动不断为陆军地雷清除系统现代化战略提供参照和依据。通过战场检验,还促进了设计效果和性能提升,包括对已部署的从MMPV遥控操作的反IED机器人的改进,提升了乘员防护效果;为“爱斯基摩人”(在研系统)加装地面渗透雷达;研发车辆光纤传感系统在任何天候和光线强度下探测爆炸装置,以及反IED压路机自防护适应性辊筒组件。

  军用舟桥 军用舟桥项目不断陆军战术和攻击架桥系统提供改进。较为代表性的项目包括为多功能舟桥连(MRBC)采办改进型带式舟桥(IRB)和旱浮桥(DSB)。IRB提供坚固的车行路面,能承载进攻车辆或战术车辆通过的悬浮能力,就军事载重量分类(MLC)而言,轮式车辆为100吨,履带式车辆为80吨。IRB的部署已从2000财年开始,预计到2013财年,部署到26个MRBCs。

  DSB是一种模块化舟桥,可横跨40米的距离,可由8个士兵在90分钟内架设完成。一套DSB可架设一个40米的桥梁或两个20米的桥梁。该型舟桥从03财年开始部署,拟于15财年部署完毕。

  联合进攻舟桥(JAB)将取代陆军作战工程机动加强连的装甲车投射舟桥系统,为HBCTs提供迅速沟壑通过能力。JAB能提供在60英尺(18.29米)水流或裂隙上MLC70吨的通过能力。JAB的生产始于07财年,并于09财年进行了运行测试,预计15财年将开始为建制部队部署。

  联网武器 2004年2月发布的《美国地雷政策纲要》指出不能自行销毁的杀伤性和反车辆地雷2010年后不允许再使用,并要求国防部开发这些武器的替代产品。国防部将开发两种联网武器系统来替代持续性杀伤性和反车辆地雷,以响应政策纲要的要求。蜘蛛联网武器系统提供了一种杀伤性能力,而蝎子联网武器系统则提供了一种反车辆能力。随着永久性地雷的放弃使用,这两种地雷将成为未来部队战场使用的主要地雷,使指挥员们能够逆转、围困、破坏或阻挠敌军部队,加强作战地域火力。联网武器将与复杂障碍共同防护作战阵地、加强最终防护火力,使指挥员能为部队侧翼提供防护或节省部队作战成本。传感器、目标辨识、开启/关闭能力,以及人在环路激活可以提供安全路线,减少当地平民伤亡。

  第七部分:火力系统

  火力系统包括空中和导弹防御及精确制导火力系统。

  防空和反导(AMD)

  防空和反导系统现代化概览

  AMD现代化战略是基于复杂且处于变化中的作战环境制定的,在此背景下,来自联合部队防区内外的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飞行系统、火箭、火炮和迫击炮等武器系统数量日益增加,对本土构成潜在威胁。

  爱国者(PATRIOT):“爱国者”系统是一种经过实战验证的武器系统,用来应对、击退和摧毁TBM、巡航导弹、飞机和UAS等。“爱国者”目前在太平洋司令部和中央司令部(CENTCOM)责任区内,提供重要的TBM防御和威慑能力。该系统将在10财年完成其编队完善计划,确保所有的爱国者系统单元具备最佳能力。“爱国者”系统采用“碰撞击毁”式PAC-3导弹,最终融入部件提升导弹,并利用新技术和扩展交战范围以增加对作战人员和关键设施的防护成功率。

  中程防空系统(MEADS):MEADS将为联合和协同部队关键设施和防区提供防护,应对各种同时来袭的战术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及其它空中威胁。一套MEADS系统可根据作战需求调整和重组,包括一个作战管理、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战术作战中心、一个能最多发射8枚导弹的轻型机动发射架、一个自动装填设备、MSE导弹和一个超高频监视雷达。其初始作战能力计划于18财年实现。

  哨兵(SENTINEL):“哨兵”雷达的主要功能是通过前沿地区防空C2数据链或直接通过“哨兵”系统专用无线电链路为武器系统和战场指挥员提供关键目标数据。加装了先进跟踪捕获和距离区分(ETRAC)能力的改进型“哨兵”系统已于06财年开始部署,可提升联合环境中对更远距离、更小目标的探测能力,对空间SA/态势理解、减少误差和威胁早期预警至关重要。最终的项目目标是在14财年形成一体化改进型“哨兵”系统,融入ETRAC和敌我系统识别模式5。

  面基中程空空导弹(SLAMRAAM):SLAMRAAM是一种机动的可展开的FMTV发射平台,由发射架、发射台电子设备和C4组件构成。该系统发射三军通用AIM-120先进中程空空导弹(SLAMRAAM),提供应对先进巡航导弹、UAS、水平螺旋翼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威胁的非视线打击能力。SLAMRAAM作战距离可达 “毒刺”式防空导弹及其发射平台的四倍。从长远来看,现役部队(AC)和预备役部队(RC)的“复仇者”系统将被SLAMRAAM取代,拓展作战空间。在14财年前,SLAMRAAM将能为BCT机动部队提供主动防护。

  反火箭、火炮和迫击炮系统(C-RAM):C-RAM是一种根据作战需求研发的部队防护集成系统(SoS), 能提供火力/火箭威胁的感知、预警和拦截能力,提升对此类威胁的响应能力。C-RAM的关键集成部件包括“响尾蛇”雷达、火力指示雷达系统(Q-36)、轻型反迫击炮雷达(LCMR),以及提升型战术自动化安全系统,融合了多种传感器和成像设备。FAAD C2系统集成了C-RAM传感器、武器系统和预警系统。C-RAM具有间接火力防护能力(IFPC),作为部队必须的能力需求,为目前已部署的C-RAM系统提供持续保障。根据现有的项目记录,初始化增量能力基于IFPC增量1#预警能力生成文件,为已部署BCTs作为预警系统使用。

  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THAAD被陆军高层认为是一种“确定无疑的转型”系统,设计用来防御大气层内外的短中程弹道导弹。THAAD连将派驻于ADA旅,或配属于陆军AMD司令部。THAAD既能提供高空防御能力,还可与“爱国者”协同,为关键设施提供强大且高效的多层弹道导弹防御能力。

  陆军一体化防空和导弹防御(AIAMD):陆军和联合部队批准AIAMD集成系统是联合一体化防空和导弹防御(IAMD)代表性手段。AIAMD集成系统利用目前和将来所有AMD传感器和武器平台的潜能,建立一个一体化火力控制网络、即插即用组件和通用作战指挥系统,使作战人员能迅速调整、调配AMD部队,击溃全频作战中的各种空中威胁。该系统计划于16财年实现初始运行能力。初步计划部署AMD合成营,然后针对THAAD和MEADS的部署,将其整编为纯粹的SLAMRAAM营和JLENS连。

  野战火炮

  精确打击基本要素现代化能力

  精确打击能力正迅速朝实现21世纪火力支持现代化发展。其近期和长期目标是继续开发能力强大的传感器系统,提供360度覆盖;以及更远射程的火箭、导弹和加农炮,提供及时的精确目标打击,减少附带损伤。

  “帕拉丁”集成管理(PIM)系统 M109A6(帕拉丁)155毫米榴弹炮是陆军技术最先进的自驱动加农炮系统,能为HBCTs和非师属重型火力营提供最基本的火炮支持。PIM是陆军“帕拉丁”及其野战火炮弹药保障车平台火力支持现代化工作的成果,这一成果通过集成“布莱德利”战车和地面战车得以实现。PIM将于15财年开始小批量试生产(LRIP),并持续到17财年,将于17年第二季度决定是否考试大批量生产(FRP)。

  高机动性火箭弹系统(HIMARS) HIMARS将于2013年完成在陆军的全面部署。HIMARS为联合早期进入部队、特种作战部队和BCTs提供直接火力发射平台,其火力纵深长达300公里。

  M777A2 M777A2轻型155毫米榴弹炮系统将于11财年完成在陆军范围内的部署。M777A2是一种先进的拖曳式轻型榴弹炮,具有自发射能力、高精确性和自动炮台,能发射155毫米“亚瑟王神剑”精确制导炮弹。

  火力对抗雷达系统 陆军将于10财年第三季度开始为前线部队部署12套提升型AN/TPQ-36(EQ-36)火力对抗雷达系统。其大批量生产将于13财年开始,EQ-36将替代AN/TPQ-36 和AN/TPQ-37两种雷达。LCMR 此外更轻型的AN/TPQ-50,可克服覆盖范围不足,与AN/TPQ-36 和AN/TPQ-37火力指引雷达及新研发的提升型Q-36火力对抗雷达形成互补。

  M1200“骑士”系统 陆军将于2013年完成M1200“骑士”系统全面部署。M1200“骑士”系统装载于装甲安全车底盘,既保证了作战所需的机动性,又能提供更高的火力防护。

  轻型激光指示测距仪(LLDR) LLDR将于2014年完成陆军全面部署。该系统能为精确弹药提供背负式激光指示。从14财年开始,LLDR将转变为联合效能目标系统(JETS)。JETS的采办和交付将由美国陆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共同推进。

  制导多管发射火箭弹系统(GMLRS) GMLRS目前包括两种类型:单一功能(精确打击)和双重功能改进型常规弹药(DPICM, 集束炸弹)。GMLRS是陆军主要的制导火箭弹系统。GMLRS单一功能炸弹曾在OIF和OEF行动中被广泛应用,且将继续为战场提供全天候全时段火炮支持,到2010年元月,已发射超过1500枚。根据2008年6月19日发布的《国防部长集束炸弹策略》,目前正研发一种新型GMLRS替代弹头,以替换DPICM弹头。这种替代弹头目前正通过竞标以在11财年第四季度实现里程碑B评估。

  “亚瑟王神剑” “亚瑟王神剑”加农炮弹已于2007年开始部署,可提供精确制导能力,拓展了155毫米火箭弹发射距离,并减少了附带损伤。

  高级野战火炮战术数据系统(AFATDS) AFATDS为武器提供目标指引和自动化火力指挥控制,并作为ABCS的火力支持节点,提供火力使用方案和火力支持管理工具。AFATDS增量能力2将在2011年替代AFATDS增量能力1,后者从1996年以来一直作为联合C2系统野战使用。AFATDS增量能力2是一种基于web的网络中心应用软件,具有模块化软件体系结构和分布式处理能力。

  剖面仪 气象测定工具---剖面仪(MMS-P) AN/TMQ-52将于2011年完成陆军全面部署,提供超过60公里战场空间的气象测定能力,其覆盖范围可拓展到500公里。MMS-P 阶段II将在15财年前交付所有兵种和机构。

  改进型位置和方位角确定系统(IPADS) IPADS将于2010年完成陆军全面部署。该系统可为所有陆军BCTs和火力旅野战火炮勘测能力现代化提供支持。IPADS提供比全球定位系统(GPS)更为精确的位置和方位数据。

  第八部分:情报/ISR

  当前作战人员的作战安全环境异常复杂,战场遍布全球,作战样式多样,且面临来自国家及非联盟恐怖网络的不对称威胁。在当前持续冲突的时期,战场空间感知(BA)通过集成地面、空中、人力情报资源,为各级指挥员提供态势信息,供其进行规划、指挥控制和实施作战。目前的作战环境要求陆军操作人员和分析人员具备现代化的先进能力,在适当的时间为士兵和各级决策者收集、处理、分析和分发情报,促进决策支持。

  陆军旨在跟上技术迅速发展的步伐,保持应对威胁的主动权。为了保持在BA领域的领先优势,陆军设计的ISR系统必须能迅速集成新技术,提升发现、定位、修正、发掘、分析和分发(F3EAD)能力。军事情报(MI)领域在陆军正进行的模块化设计转型过程中汲取来自OEF、OIF和其它海外应急行动的经验教训,将注重的焦点从师一级向BCT和更低级别转移。

  这一着重点的转移使对战术情报单元的需求显著增加。陆军正加速“扁平式”网络化陆军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DCGS-A)的研发,并向营、连级部队部署,并通过改进型先知系统和SIGNIT工具包提升SIGINT能力,扩展人力情报(HUT)部队及其装备。此外,还修订了航空ISR战略,以向士兵提供多样化能力组合,满足此领域的需求。

  这些正在进行的计划大大改变了陆军情报作战、训练和战备维持的方式。这一工作将先进的现代化融合式分析工具和快速分发系统集成进了BCT、营和连级部队的作战指挥和作战流程,还带来了陆军部队及士兵的装备和训练、信息分享,以及领导培养模式的变化。现代化计划提升了单兵推理技能,促进了在最低建制单位有效情报生成所必备的能力提高,并与2010ACP的要求完全一致。

  陆军BA正沿着两条主要路线推进现代化进程,即DCGS-A和空中ISR,与其它支持项目共同促进最大化ISR对全频作战和混合战争的支持。陆军正规划通过对基础层、地面、空中和太空层捕获、处理和分发关键信息与情报的能力进行充实和强化,完善ISR支持,加强和促进作战效能。ISR系统现代化构建了一个分布式网络和装备体系,将最大限度提升陆军的灵活性,为作战人员提供具备全谱作战中能力多样且可调整的ISR。这些系统包括:

  • DCGS-A:提供ISR传感器信息集成、融合、分析、分发和管理;

  • 空中ISR有人/无人机修订战略:为各种平台提供实时多传感器情报收集、和处理包;

  • 空中ISR系统荷载:提供侦察、监视和目标锁定能力;

  • “先知”地面SIGINT系统:是SIGNIT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提供近实时地基战术SIGINT;

  • 反情报人力情报自动报知和收集系统(CHARCS):为报知、消息来源判定和任务管理、文献和媒体信息挖掘、生物测定,以及探询管理工具提供自动化支持;

  • 生物测定战术收集设备:提供收集、存储、指纹匹配和虹膜扫描能力;

  • 木马特种功能一体化遥控情报终端(SPIRIT):提供BCT与军以上建制(EAC)的绝密/敏感隔离信息(TS/SCI)卫星通信网络;

  • MFLTS:通过使能语言不通的人员进行所需双向交谈和文本交流,提供重要的语言翻译能力。

  DCGS-A和空中ISR项目正实施重要的系统合并计划,这是陆军ISR现代化战略的基石。

  陆军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

  DCGS-A是国防部DCGS项目的陆军部分,是陆军核心分析体系结构(CAE)和核心处理、挖掘和分发体系结构(C-PED)的基础,为各级作战人员提供作战信息和情报。现代化进程将使陆军在17财年将其16套仅有一套软件标准的旧有系统减少到6套拥有4套标准的现代化系统,并对其加以巩固。DCGS-A的核心功能是对ISR传感器信息进行处理、集成、融合、分析。它能从多种自动或人工渠道、天基平台、有人或无人空中和地面传感器、现有或新增ISR系统,以及通过保密和TS/SCI安全级别的各类战术、联合、协同、战场和国家数据库获取信息。部署于OEF和OIF战场的部队正接受培训,并装备DCGS-A使能的全来源分析系统FoS,这些系统使用DCGS-A(V)3.1软件。在10财年和11财年,陆军将增加通用地面战、数字化地形支持系统、“护栏”地面基线系统和战术数据挖掘系统的DCGS-A使能的配置,达到这一基础能力。

  同样在10财年、陆军将在阿富汗建立战术云计算体系结构的初始运行系统,为部署部队提供存储、先进分析能力和计算能力,以充分发挥安置在战场上的扩展的国家、联合和战术OEF ISR传感器体系结构的能力。国防部长办公厅计划将DCGS-A移动系统发展成为一种先期主要采办信息系统项目,陆军计划将其作为10财年1号信息管理项目采办类别。DCGS-A移动增量能力1将成为BCT的移动系统基础配置。增量能力2由移动扩展配置构成,能为其它所有部队提供支持。

  “先知”系统

  在推进DCGS-A现代化的同时,陆军还正在进行“先知”系统的现代化,以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使地基战术SIGINT/电子战向CAE和C-PED体系能力转变。“先知”系统为战场监视旅的BCT和MI营提供全天候、全时段的运行支持,使用电子支持传感器探测、收集、识别和定位特定发射器提升BA能力。

  改进型“先知”系统促进了开放式、现代化体系结构的发展和部署,加速了其改进系统的规划,以跟上先进技术发展的步伐。到13财年,“先知”控制系统将开始转变为DCGS-A的一部分。“先知”系统改进型预先规划产品提升计划和技术嵌入将继续提供先进的SIGNIT能力,保持在不断变化的威胁环境中的性能发挥。

  反情报人力情报自动报知和收集系统

  CHARCS是一种软件中心的信息管理系统,专为陆军反情报(CI)和HUT分队在战术环境中的作战设计,这一项目的各组成部分也将并入DCGS-A计划,将其强大的CI/HUT能力纳入这一体系。在信息通过调查、作战、收集、问询、听取汇报和文献挖掘得到后,CHARCS可为士兵提供收集、处理、分发这些信息的能力。该系统被认可用于保密级别的运行,使用商业软件执行普通任务,而采用政府开发的软件执行CI/HUT具体任务。CHARCS增量能力1已实现全面部署,而增量能力2里程碑B计划于11财年第二季度开始部署。此外,CHARCS能与DCGS-A实现互操作。

  木马特种功能一体化遥控情报终端

  木马SPIRIT轻型一体化电信设备(LITE)可为部署的从BCT到EAC的各级作战人员提供绝密的专门的信息卫星网络通信。该设备是DCGS-A以及CAE和C-PED体系的关键使能系统,在WIN-T增量能力3部署前,将提供绝密级卫星网络通信。木马SPIRIT LITE有三个版本:特种作战部队使用的便携箱式和BCT与EAC建制级别使用的HMMWV车载式。该项目还未实现大批量生产,预计于13财年完成所有部队部署。

  空中ISR战略

  为满足前线指挥员近期的关键需求,为OIF/OEF行动提供各类情报系统,陆军正修订空中通用传感器单一平台项目,使其形成传感器中心的架构,其荷载和体系结构分布于互为补充的各种有人和无人平台网络。这一项目将促进根据ARFORGEN,为部署部队提供多种类型、远距离、灵活和可调整的空中ISR支持。这一修订的项目将通过利用对C-12多类型情报系统的现有投入,满足紧急作战需求。陆军将迅速开发并部署提升型中空侦察与监视系统(EMARSS),增加对BCT的多元情报空中支持,作为这一战略的第一步。后续将对已部署的垂直起降和远距离续航混合飞机样机的军事效用进行评估,以对12财年整体优化平台组合决策提供支持。更多关于陆军UAS项目的信息,可参阅本报告第三章第九节(陆航系统)。作为联合空中ISR战略的组成部分,陆军空中ISR项目确保了BCT及其以下建制级别的部队指挥员具有灵活、模块化和高响应度的空中ISR能力。联合空中ISR战略专为支持各级部队指挥员ISR能力制定。

  提升型中空侦察与监视系统

  EMARSS是一种机载RSTA/ISR系统,可直接为战术指挥员提供BA支持。EMARSS汲取了空中侦察多传感器和中空侦察和监视系统的成功经验,该系统作为特遣部队观察、探测、识别和压制(ODIN)系统,在OIE和OEF行动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一系统结合了国防部ISR交叉消隐研究得到的关键能力,可在F3EAD行动中为BCT指挥员提供迅速、稳定的支持。

  空中情报、监视和侦察系统荷载

  最为其ISR计划的一部分,陆军正推进ISR系统荷载和荷载组件的现代化。这一项目将开发多功能RSTA传感器荷载,供战术有人和无人飞行系统使用。该项目还将利用新技术,促进高精度相机分辨率、反伪装、下车士兵探测和关注目标信号捕获及定位能力的提高。所有传感器荷载将互为补充,促进陆军整体空中ISR层概念的实现,并将不断发展,以应对、适应敌人的战术和技术变化。

  第九部分:陆航系统

  陆航系统概览

  陆军陆航系统将继续转型和推进现代化,以满足目前和未来全频陆航需求。《陆航转型计划》是基于对条令、编制、训练、物资、领导体制,以及人员和机构教育的全面分析,并根据最近的OIF和OEF行动中的经验教训制定的。该计划重组了陆军航空作战部队,构建了21世纪作战航空旅(CAB)(13AC,8RC),以确保陆航部队的模块化、能力、致命性、可组合和可持续性。此外,该计划还对在每个BCT和火力旅部属一个旅直属航空队进行了指导。

  CAB的核心装备包括UH-60“黑鹰”(A、L或M型);CH-47“切诺克”(D或F型);AH-64“阿帕奇”(A、D阶段II或阶段III);以及OH-58D“基瓦勇士”。航空部队还包括一系列UAS:ER/MP(派属CAB的师属装备)、“阴影”和“大乌鸦”(都是BCT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些系统的每一种在前线部署时,都需要通信、导航、监视、逃生装备和地面支持装备的配合。我们的固定翼飞机编队(C-20s、C-12s、RC-12s、 C-23s、EO-5s和UC-35s)在未派属CAB时,在目前的作战中多配属军以上单位调配使用。

  CH-47

  CH-47D和F型“切诺克”是陆军所属唯一的重型运输直升机,是陆军目前和未来战斗行动中不可缺少的航空装备。在未来12年内,陆军计划交付总共464架CH-47F型直升机。其中,新生产220架,其余244架为旧直升机改装。改装的CH-47F型是对退役的CH-47D型的97个部件进行改造而来,包括机身、配线包和水压系统等所有其余部件都是新安装的。

  UH-60

  UH-60型“黑鹰”是陆军目前和未来部队的通用和MEDEVAC直升机,拥有28种不同结构和任务装备型号。UH-60编队目前拥有1821架直升机,并将增加至2150架。UH-60 A至L系列型号重组(RECAP)项目在10财年至15财年间将对238架UH-60A ARNG和USAR旧“黑鹰”直升机进行改造。UH-60 A至L系列型号RECAP项目对整个航空站所有设施的检修,包括建筑升级/维修和所有动力学部件的检修/更换。此外,陆军正重新聚焦“黑鹰”现代化项目,采办UH-60M基线直升机,而非UH-60M提升型直升机。陆军正进行总共1227架M型(303HH和924 UH)的采办。

  AH-64

  AH-64“阿帕奇”是陆军目前和未来部队的重型攻击直升机,派属现役部队(AC)或预备役部队(RC)的武装侦察营(ARB)和团航空中队。“阿帕奇”阶段III现代化计划实现所需作战能力,确保AH-64D“长弓”能在2030年前一直发挥作战倍增器的作用。目前,陆军已经对27个AC和RC ARBs中的20个完成了AH-64D“长弓”现代化。其余7个ARBs的现代化改造将于17财年完成。每个“阿帕奇”营都将继续在其飞机上配备“长弓”乘员训练装置。现代化的目标捕获指示视觉/飞行员夜视传感器将于2011年完成部署。此外,陆军已经投入资金,计划在12财年采办另外的64架作战替代飞机。

  OH-58D

  “基瓦勇士”直升机的任务是为联合兵种协同空对地机动分队提供强大的侦察和安全防护能力。OH-58Ds是目前作战中使用的机型,不幸的是,每年都会有5-7架坠毁。由于“基瓦勇士”(武装侦察直升机)替代计划的取消,“基瓦勇士”编队将在接收增补飞机的同时,进行重要升级,以减轻自重并解决技术退化问题。生产替代的OH-58D直升机将从10财年开始,并计划于12财年第二季度初实现首架交付。目前的计划包括生产32架替代直升机,使编队的飞机总数重新达到368架的需求。

  无人飞行系统

  陆军的UAS项目包括4个独立的飞行系统:“大乌鸦”B小型无人飞行系统(SUAS)、“阴影”战术无人飞行系统(TUAS)、ER/MP UAS和I级UAS。其中,I级UAS已在第二章讨论过。

  “大乌鸦”SUAS是一种小型可人力运输UAS,部署于营及以下建制部队。目前,SUAS“大乌鸦”已大批量生产并应用于OIF和OEF。到2009年11月,已部署超过1300架。到2015年,陆军计划共采办并部署2182架。

  TUAS“阴影”200能为陆军旅指挥员提供RSTA、情报、作战杀伤评估和兵力防护。到2009年11月,陆军已拥有73套“阴影”系统。陆军计划到13财年采办并部署至少102套TUAS“阴影”系统。“阴影”战术通用数据链改进系统将应用于至少48套“阴影”系统上面。这一改进是落实国会授权的《标准协议4586》能力的结果,可提供一种安全的数据链。

  ER/MP UAS可为师指挥员提供实时响应能力,实施长时间滞留、宽领域侦察、监视、目标锁定、通信接力和攻击任务(可至多携带4枚“地狱火”导弹)。ER/MP将在每个AC师指挥部(10)部署一套系统(由一个连保障),各连隶属于相应的AC作战航空旅,在师指挥员的调度下,可对所保障的部队提供响应能力。ER/MP项目已于2010年2月成功完成其里程碑C决策。首支部队将于2011年开始部署,2013年完成部署。目前,在OIF中,已部署了一个QRC排(包括4架试生产飞机和两套地面作战系统)。2010年将部署第二个QRC部队。为增加无人飞机的使用安全,在国家空间系统中,已部署了两套SA和C2系统。

  固定翼飞机

  陆军固定翼项目目前包括298架飞机,执行3种不同任务:侦察、通用(人员运送)和运输。侦察任务依靠装有RC-12s和机载侦察低频EO-5s的特种电子任务飞机(SEMA)系统实施。通用和货运飞机包括C12s、C-26s、 UC-35s、C-37s、C-20s和C-23s。固定翼通用/运输机和SEMA项目目前都正接受陆军和国防部长办公厅广泛的评估。作为该评估的一部分,陆军修订了《固定翼初始能力文件》,并拟于10财年第四季度进行替代性分析,以评估潜在的解决方案,为解决通用飞机乘员和轻量货物投送需求提供参考。SEMA飞机目前还正接受一项评估,重点是找到其RC-12飞机的替代机型,构建EMARSS能力,并满足飞机通用传感器需求。

  第十部分:聚焦式后勤

  保障

  陆军保障现代化着重于提升作战性能,即模块化旅素质的装备。陆军保障体系利用先进技术,为各部队提供支持链路,将陆军和联合机构紧密衔接起来。规划的现代化方案将使陆军部队具备迅速构建和维持作战力量,支持战略和战役投送和持久作战的能力。上图列举了最近保障装备现代化工作的一部分。随着陆军向现代化远征部队发展,士兵们将遭遇许多严峻的环境。下面介绍的8个系统将促进他们在这些地方更好地遂行作战任务。

  陆军全地形升降机系统(ATLAS)是物资运送现代化的代表。这一重点工作包括所有部队装备部署和保障物品发送所需的集装箱/物资运送装备(MHE)。陆军正改变将EAB重型物资配送系统作为唯一的供应支持系统,将装备配属到连级建制,促进更快、更具响应能力的机动性,更好服务于士兵。主要的MHE包括崎岖地形集装箱搬运车(RTCH)和ATLAS。RTCH是搬运20和40英尺长集装箱的主要装备,最大起重量可达53000磅。RTCH可通过空中投送,能在各种地形工作,且可同时装载三层集装箱。ATLAS的起重量为10000磅,可搬运满荷载的463L空军托盘,具有可调节的机械手,能从20英尺集装箱里取出物品,同样可空中投送。部队保障需要每天能搬运多达500个集装箱托盘的能力。机动保障分发系统需要MHE能装卸弹药、补给和装备,在船只、地面车辆和飞机间转送货物。

  “骆驼”净水拖车将取代过时的净水拖车。现代化的“骆驼”拖车具备更大的水容量和加热制冷功能,且比旧系统的接水点多一倍。在SBCT概念下,“骆驼”将为一个机动连在按最低水消费配给时,提供在高温环境下作战所需2天以上的净水供应量。它将同时为6个接水点供水,且完全能自主运行。

  空中投送对保障高度分散,且受IED威胁或无地面交通线的远程作战部队非常关键。联合精确空投系统(JPADS)就是这样一种具备高度滑翔和平衡能力高空投送系统,大大增加了向预定地面位置投送的精确性。JPADS有2000磅和10000磅载重量的两种型号,都能在整个投送过程中使用自动引导装置和GPS技术。陆军正完善提升其性能,进一步增加精确性、地形适应性,并降低其消耗。在当前复杂的环境中应用的其它系统还包括低能耗低海拔(LCLA)空投系统,目前在作战中被用来保障偏远的安全防护点。未装载的LCLA可抛弃,无需回收。LCLA在150英尺高的空中进行空投时,具有非常高的精确性。

  有了模块化油料系统(MFS),士兵们将可在师以下任何建制的部队拥有一套主要油料存储和配送系统。MFS将为SBCT提供机动油料存储能力,并有望于11财年进行初步部署。MFS项目基线计划要求为目前的7个SBCTs各采办一套MFS,且为装备更多BCTs,再另外采办204个油罐架模块(TRM)。这些模块是系统的部件,但却能独立于主系统之外。合成兵种司令部(CASCOM) TWV研究曾建议为其它BCTs增加TRMs,以减少陆军中TWVs的总体数量。目前,CASCOM研究还提出建议为两个新SBCTs采购两套MFS,并采办另外2170套TRMs。

  下一代自动测试系统(NGATS)是一种可迅速部署、重新配置的通用机动测试系统,可直接用来测试和显示陆军武器系统,保持其火力战备、机动性和通信能力。到14财年或更远的将来,该系统完全部署后,NGATS将实现与目前平台外自动测试装备应用的所有测试项目组件100%兼容。它将使目前和未来陆军武器系统具备全频检测和维修能力。NGATS提升了陆军部队装备具备最先进能力的系统,确保部队自我防护、夜战、战斗中的自我保障的能力,为士兵提供最具杀伤力的装备。

  兵站系统是陆军主要的营地和生活保障系统,随着其向兵站远征结构转变,正向更强的展开撤收和调节能力发展。通过使用可扩展的三集装箱系统和充气支架帐篷的使用,大大缩短了搭建时间,并减少了运输量。基于一种模块化积木搭建方法,该系统可通过调整,形成可容纳600人的标准结构,也可缩小到容纳150人的系统包。仅用一架C-17就可实现150人系统的核心组件运送。为满足具体的作战需求,减少整体保障范围而研发的其它装备还包括废水回收系统、装水系统、制冰机、固体垃圾回收箱/垃圾能源转换系统、脏水排放系统和模块化弹道武器防护系统等。

  行军厨房(AK)提升了机动BCTs的野战伙食供应能力,可提供机动中加热能力,能重新加热配给套餐,还可提供一定的A类军粮准备能力。

  多温度制冷容器系统(MTRCS)是一种20x8x8大小、具有制冷功能的国际标准组织容器,可同时存储冷冻和冷却的军粮。MTRCS可与一个扁平框架共同使用,可支持800人3天的作战伙食供应。

  国防部有义务确保国家的所有牺牲人员能在其后事处理中得到最大限度的尊严、尊敬和敬重,以最好条件将他们的遗体运回亲友身边。机动集成遗体搜集系统(MIRCS)是一种完全独立的、能迅速展开且可灵活地进行遗体整容的机动系统。在各种作战和平时灾难救援行动中,死难者事务(MA)部队可使用该系统对遗体进行处理、初步辨认并存储。

  其它MA现代化工作包括使用活性冰箱在移动中存储遗体的能力,通过提交死亡报告的电子方式,充分清理遗体或将其运送回基地进行清理的能力。

  陆军将继续推进保障装备现代化,并且相关保障装备和物资也取得了一定进展。持续作战,对目前的系统提出了高度的要求。因此,保障装备项目正加紧研发和交付,以确保持续的保障体系。ATLAS、MFS、 “骆驼”、JPADS、AK、MTRCS、MIRCS和NGATS的装备,有力弥补了技术差距。另外,这些系统还通过减少完成保障任务的耗时和陆军后勤保障的规模提高了效率。

  陆军舰船

  上图描述了10-17财年陆军将实施的现代化规划,这些项目拟在2024年前实现并保持最低作战能力:部署联合高速舰艇(JHSV)、港务长指挥控制中心(HCCC)和船岸栈桥(VSB)。JHSV和HCCC是弥补封锁、机动、作战空间感知及与联合模块化部队互操作能力差距的关键系统。VSB是确保JHSV和目前的舰队船只靠岸需求的重要使能系统。未来部队需要一直陆军舰艇部队能具有多样化装卸能力。JHSV有助于消除战役和战术机动能力差距,但是陆军将继续需要后勤支持舰艇(LSV)和通用登陆艇-2000 (LCU)提供重型保障物资装卸能力。

  我们计划保留目前已有的LSVs和LCUs,将我们的资源重点应用于提升C2信息系统、通信和计算机系统、ISR系统,以及兵力防护系统。这些提升工作目前已取得一定进展。

  陆军舰艇的主要用途是支持BCTs联合战场间/内远程机动和保障。陆军舰艇部队目前拥有119艘船只。这些船只可供陆军和海军共同使用,实施联合后勤登岸行动。这类行动可为部队提供稳定的重要装备物资补给链,为部队对敌作战提供各种灵活的保障。船只可向战场运送弹药、轮式和履带式车辆、部队装备、保障物资和士兵。

  自保障舰艇部队向战区运送杀伤性武器的能力有别于陆军其它兵种的能力。概括来讲,陆军舰艇船只能运送进攻性、防御性、保障性装备,还可运送M2.50口径机枪等士兵人身防护装备。这些机动平台将融合了各种能力,共同应付全球范围内的对称和不对称威胁。

  随着14财年后VSB系统的研发,舰艇部队将能更好的为BCTs提供支持。VSB将进一步使JHSVs和其它船只能更近地靠岸。

  此外,VSB将通过弥补为部署的BCT和联合部队迅速再补给的能力满足未来作战需求。未来部队作战概念要求这些平台具备在任何地点,甚至是暴露的海滩环境下登陆的栈桥架设技术。新型的VSB技术将促进舰艇在任何环境下实施自支持作战的能力。对VSB的投入可提升未来部队基地到港口间的保障能力。

  舰艇现代化将充分利用联合指挥员投送、优化COAs的能力,同时降低对所有部队支持中固有的局限性。陆军将继续转型现有舰艇装备,优化其多样化、灵活性、兵力防护和保障能力。我们作战的复杂环境使持续提升联合战场的海上能力非常必要。陆军舰艇现代化和系统发展的最终的目标是为BCTs和联合部队提供多样化、灵活的、可持续性和具防护能力的舰队。

  总之,舰艇现代化项目与目前陆军构建所需装备的转型目标是一致的,即提升陆军合同和与其他军种联合作战的能力,同时为未来部队开发保障制陆权所必要的装备系统。

  小结

  当今持续冲突的战略环境要求陆军继续推进我们装备的现代化,并保持对敌人的领先。陆军现代化的目标是开发并部署经济可承受的最好的装备系统,使士兵们和部队既能在当前,又能在将来的全频军事行动中的胜利。

  陆军使用三种方式持续现代化进程:

  采办如帕拉丁一体化管理系统等升级后的现有装备提供新型或提升的能力,以满足作战需求。

  重组如HMMWV等现有装备,以完全适应新作战环境。

  淘汰能力有限的装备以合理的成本开发陆地移动电台等装备,以适应新需求。

  我们的现代化项目还包括以下方面:

  • 确认和实施经济可承受的特定装备系列投资组合策略。确认的投资组合策略将为系统和资源管理提供长期的规划,以实现陆军的近远期目标。

  • 基于效益成本分析,开发常规化系统保障决策的流程。陆军正评估现有和正开发的新流程,以审视当前装备系列的状况,定义和分析COAs,确定COAs成本,实行效益成本分析,供高层领导评估和批准。

  • 投资基于技术的方案。作战、技术和采办SMEs对基于技术的方案进行评估,确保那些最具效益潜力的项目得到陆军投资。

  • 在财政有限的现实环境下,采用综合的投资策略实施现代化。

  陆军作战转型要求在提升当前部队装备和保障现有装备以赢得当前作战,与投资赢得国家未来作战所需新装备之间取得平衡。我们无法提供100%实现渴望的陆军现代化所需资源。这正是陆军领导正通过各种途径平衡目标方式和方法,以期降低的风险。

  第四章

  第三方面工作:根据陆军优先项目规划和兵力生成模型发展部署和配发装备

  概述

  陆军必须对全频作战做好全面准备。我们的目标是持续满足在目前作战环境中的部队需求,根据陆军优先项目规划和ARFORGEN模型部署和配发装备。

  陆军的装备需求受到多种因素影响。9年的作战经历和目前的作战环境迫使我们从不同的角度考虑全频作战装备问题。陆军已经制定了一套装备策略,以满足部队轮转循环不同的装备需求。这一装备策略促进了陆军现代化的推进,其基本原则是根据任务需求进行装备:随着一支部队在ARFORGEN循环内所处的阶段变化-重组、训练/战备、投入作战-其任务也改变了,其装备需求也必须随之变化,以确保部队在恰当的时机能得到恰当数量和恰当类别的装备。

  这一工作的基本是在目前和将来,确保对陆军装备战备状态的把握,采取措施提升、恢复平衡并向士兵们迅速部署和分发所需装备。这一线性工作的主要AMS目标如下:

  确立ARFORGEN作为现代化决策的重要标准。陆军将确立ARFORGEN模型,迅速厘清部队最迫切的需求,作为评估我们现代化需求的重要标准。然后开发能力包/能力组件并在ARFORGEN训练/战备阶段将其向部队部署。尽管确保我们的部队能得到最先进、最具能力的装备仍然使我们的追求的目标,但在ARFORGEN循环内选择恰当的时机部署这些能力也非常必要。以拥有足够的时间针对这些新装备进行训练,使训练少走弯路。

  利用前线得到经验教训,并结合战略和财政环境的变化对《2009陆军装备战略》进行修订。《陆军装备战略》阐述了陆军在部队轮转循环的各个阶段将怎样向部署和提供装备。该战略文件内容并非一成不变的,可根据目前的环境变化需求改变,在必要时进行修订和更新。这些变化的诱因来自多个方面,如陆军装备创新和重用会议(AEERC)、从该战略效验中得到的经验,以及部队结构、使命、预算等方面的变化。以下是该战略为何必须调整的两个例子:其一,《陆军装备战略》将根据预期的未来部属部队数量的减少和实施全频作战训练装备要求的相应增加调整;其二,陆军还需要在其装备战略中,解决目前如MRAPs等非标准装备的集成问题。

  确定阿富汗战场部属装备项目。随着战略和战役环境的变化,陆军持续对其TPE需求进行监控并调整,以满足指挥员的需求。例如,根据总统决议,将从伊拉克向阿富汗战场调配某些TPE,以增加OEF行动中的兵力。此外,陆军正确立阿富汗战场固定部署装备名目。其目的是向前线部队提供最有效的装备,同时减少投入和撤出阿富汗的单位装备的运输量。

  针对全频作战部属装备。部队将根据基于ARFORGEN的全频作战装备需求进行装备部署。在某单元进入重组阶段时,它将保持作为基线单位装备组合。这一组合性能稍低于完全的全频作战需求。基线组合支持单兵和较低级别建制部队的合成训练。在训练/备战阶段,随着合成训练规模的扩大,基线组合将增加其他装备,以满足训练需求。当训练/战备阶段结束并进入ARFORGEN能力池后,前线部队在战场中或来自战略池其它方面的单位装备将再次基于建制和规划进行调整。非前线部署部队将根据其任务或驻训需求进行装备。

  改进《陆军战备储备2015战略》。APS仍然是《陆军力量生成规划》的重要部分。战时远征陆军APS的相关内容仍然继续在OEF和OIF中发挥作用。APS在陆军发展中继续具有相关性,确保APS装备现代化能与部队发展同步。根据APS发展的单元可提供最好的作战装备。

  实施合理的装备淘汰/重组。陆军为其部署在伊拉克的装备制定了一套合理淘汰项目。随着某些装备在伊拉克不再发挥重要作用,它们将被配发的其它需要的地方。作为重新配发流程的一部分,装备将接受重组,以确保其恢复到适应将来任务的作战能力水平。可进行迅速重组的装备可能继续保留并部署到CENTCOM其它需要地区。而多数装备在多年来高强度作战使用后已损坏严重。这些装备将根据陆军优先计划,在进行重组后,重新配发给士兵们。

  改进文件与资源的同步性。司令部计划必须重视根据ARFORGEN模型制定MTOEs文件。陆军司令部计划提出建立陆军主力部队(M-Force)提供指导。M-Force对未来若干财年的部队进行了调整,确立了两年后的部队结构,根据财政数据和决策,协调军事人员和文职人员的力量结构需求和机构建设。M-Force还可提出人力、人事和装备需求。

  作为分配方式模板和现代化分支的陆军装备战略

  陆军装备的目标是在按ARFORGEN模型发展过程中,满足装备供需平衡,确保士兵随时拥有所需装备遂行赋予的任务。陆军装备战略是一种经济可承受的装备解决方案,能确保士兵在战斗、战斗训练、战役或国土防卫和国防部门对民间机构的支持 (HLD/DSCA)等任务中得到恰当数量、类型和现代化水平的装备,满足任务需求。该战略在轮转循环的所有领域平衡了不断增长的需求和紧缩的财政资源,为战区指挥员提供训练有素和良好战备的部队。这是一个逻辑性、系统性的解决装备短缺问题的途径。

  士兵接收的装备类型随着ARFORGEN的推进不断增加。这一战略涵盖与ARFORGEN循环联系的各个环节的装备目标。这些目标相关的大多数装备可于2011年实现。对这些目标的具体资源分配将继续反映陆军优先发展计划,与陆军资源优先列表(ARPL)中体现的内容一致。随着装备现实的改变,这些目标将会重新确定并升级装备指导。从前线返回的部队在重组期间,将不再规定具体的装备水平。而ARNG例外,因为陆军要求其重要重用(CDU)装备所占比例至少为80%。随着他们向训练/战备池过渡,该目标是接收至少80%的MTOE装备。随着装备进入到使用能力池,其目标是拥有至少90%的MTOE装备和100%基本装备。此外,战场特需装备将根据具体任务提供。

  本战略希望保证现有部队能得到具备完全能力和现代化的装备,废旧或不能运转的装备被替换或维修。这一战略既适用于AC,也适用于RC。然而,在整个ARFORGEN循环中,目标是ARNG部队可维持至少80%CDU,保证其得到足够的装备,以满足其完成HLD/DSCA使命需要。

  高优先级别的部队不按ARFORGEN循环进行轮换(如,战场作战部队、陆军军种组成司令部机关、陆军特种作战部队和其它部队),将配属至少90%的MTOE装备和100%的基本装备。

  陆军甘冒一定风险在换代部队中对TRADOC、军事基地和其它TDA机构采取比现行部队更低的配置水平。起初,其目标是基于任务,而非上级授权,确保至少65%满配额。在多数情况下,满配额水平将高得多。这一策略的结果是给装备的数量和质量都带来风险,必须通过换代部队予以降低。

  陆军现有装备运行计划

  陆军装备研发非常迅速,而其储备消耗也同样迅速。未来的战备需要我们继续改进装备,在本世纪剩余的时间段内维持一支具备远征能力和作战能力的部队。构建持续的储备要求陆军继续提升装备目标的实用性,并持续对更好地理解不同级别和类型的装备将怎样影响陆军在ARFORGEN各阶段的战备进行引导。这将使陆军更好地同步资源需求和循环的装备战备需求。

  导致现有/可用装备和补给减少的因素有很多,在AR220-1《部队态势报告》(USR)中被称为S标准。这些因素包括(但不一定仅以下这些):线式项目数量(LIN)短缺、陆军模块化转型、更高的TPE组合装备需求、预部署训练装备组合、对重组和战略运输的需求及其过程中的抗毁性需求、正在进行并持续的冲突对资源的消耗,以及我们评述装备和报告战备的方式的改变。这些因素都带来了“矛盾”。

  陆军可用装备战备运行计划描述了陆军将怎样在部队现有/可用装备(S标准)上取得有价值的进展,并提升采用S标准衡量AR 220-1中描述的领域的精确性。S标准衡量领域为领导判断陆军部队是否达到了部署和实施核心使命的装备要求提供了一种通用方法。其他领域采用S标准和其它衡量方法评估生成战备兵力配给资金的效益。因此,应该刻意并共同努力提升和保持部队S标准。

  运行计划还阐述了我们将怎样检验现有政策,分析装备缺陷,指导重点行动,以提升陆军部队的S标准。我们将共同采取合理的措施弥补法规漏洞,制定更完善的S标准。在这些工作中,最基本原则的是陆军将USR视为指挥员对其部队装备当前战备情况的不可争议的准则。

  通过ARFORGEN提升战备

  装备战略促进了战备循环,需要随着陆军对ARFORGEN不断理解深入,构建持续的战备能力。陆军在寻求新方式应对目前的战略环境给装备带来的挑战方面做了大量重要的、创造性的高效的工作。

  陆军必须继续审视新出现的需求。经济可承受性和风险是其寻求平衡发展和持续战备能力必须考虑的两个重要方面。陆军将重新检验其概念,并引入更多新的经济可承受的装备系统。我们将在ARFORGEN循环内调整指定部队的装备包。这将限制我们只去采办已被证明成熟的技术,使我们必须更加频繁地不断作出“购买决策”,抓住机遇引入新技术,以更好的适应新威胁带来的挑战。

  战场部署装备

  TPE策略减少了装备在战场内外调配的时间和花费。这是陆军的TPE储备,可为战场指挥员提供灵活响应选择和更多的可用资源。TPE降低了轮换部队装备的重复运输带来的直接或间接花费,减少了装备在作战区域内外转移时的暴露时间,并通过降低装卸和重组期间装备的停用时间而增加了装备使用的实际时间。

  TPE包括那些为支持继续作战已被部署且留在战场的装备。在部队回撤后,TPE移交给接替部队或在武器储备库集中管理、维修并在其他部队到达作战区域后重新分配给他们。目前,TPE有9000多种, 380万件单个装备。其中大多数都是最先进,并对部署的士兵们非常重要的装备。这些装备包括对士兵安全防护至关重要的反IED装备和装甲车辆。留在战场的装备将接受重组,以备继续使用。

  随着战略和战役环境的变化,陆军将继续关注TPE需求,并适时调整,以满足指挥员的需求。例如,有些伊拉克战场上的TPE需要进行重组,并转移到阿富汗,支持总统向OEF战场部署更多部队的决定。

  后方遗留装备

  LBE策略指部队部署后,对其留在后方基地的重要装备进行维护。这一做法的目的是减少部队管理在部署期间,执行指定任务中不使用的某些装备的责任,如非装甲车辆等。这一工作确保了装备能得到维护,并支持ARFORGEN。在一支部队部署后,许多装备项目可能会留在战场,且其大量装备需要维修和重组。这一工作使部队可能暂时缺少某些装备,LBE常通过满足暂时的装备缺项加速装备向士兵的部署,确保部署部队能齐装满员,更加顺利地投入的备战中去。

  陆军前置装备

  APS已经并将继续为战区指挥员提供现代化装备系统,对全球范围内的应急行动提供支持。APS包括主要的和次要的前置的部队装备组合、作战装备储备和保障装备储备,属于关键的作战装备储备,位于战略要点或航运基地,因此减少了陆军在应急行动中的装备调配时间。前置储备对于降低战略投送需求和提升部队封闭时间非常重要。无论是前置与提速设计的船只,还是储存于各种战略要点,APS都促进了灵活、可持续和高度战略响应的部队能迅速投入陆军合成或与其它军种的联合作战行动中去。2003年以来,陆军在OIF和OEF这两个都大量反复地使用了前置装备组合。正因为陆军重建并维持其APS,使之能不断重组和重构,以适应陆军模块化部队转型。此外,作为重组的一部分,APS的项目不仅要补充到战前水平,还要将它们提升到最佳能力水平,使士兵们能实施迅速动员的全频军事行动。包括作战装备、支持装备、维修零件和其它APS项目。所有这些行动都与目前的《2015 APS策略》相一致,该策略是《陆军能力生成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资源分配上给予高度优先权。

  陆军不断对其APS项目进行评估,以确保APS装备能提供最佳能力,对处于目前和可预测安全环境中的基于ARFORGEN的陆军提供支持。这些评估的一部分导致了若干APS计划的诞生,其中一些(如MRAPS)被融入了APS策略,也有的正处于考虑之中。陆军通过其APS管理系统,有义务为每一支优先部队提供最先进的装备。处于ARFORGEN“可用”阶段的某些部队将能通过APS得到先进的、良好维护的和具有战略意义的装备,使他们能对各种应急行动快速响应。

  重组

  重组的目的是恢复装备作战能力水平和可靠性,使前线回撤部队重新达到完全战备能力。这已要求可使陆军具备处置未来突发紧急情况及不断发展的全球威胁的能力。

  重组是陆军战备和恢复平衡的重要一环。这一工作并不能克服装备的缺陷,但能恢复现有装备的适用性和能力,通过配发新装备补足作战损失。重组计划是与部队训练和部署计划一致的。

  得到足够资金支持的陆军重组计划确保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以及执行其他任务的作战部队的装备战备水平。重组应该根据需求及时投入资金,保证士兵在训练,进而在部署时拥有合适装备的同时,提升成本效益比。士兵们应该对其装备具有信心,重组正是通过将最具能力的装备配发到他们手上为其提供了这种信心。

  应对紧急装备需求

  陆军装备分配流程应用

  预备役部队装备透明度 将RC从战略预备部队向作战部队转换特别需要AC和RC部队基于其全频任务在装备方面相一致。装备从分层资源模式向循环资源模式的转变,确保了所有部队,无论是预备役还是现役,都拥有充足的装备执行赋予的任务。《2008国家国防授权法案》的颁布,强调了透明度和可追溯的需要,授权国民警卫局局长对ARNG是否使用分配给该组织的资金得到了装备进行核查。陆军正制定可调整和审计的自动化企业方法,来对装备需求确认到配发阶段进行跟踪。

  本土防卫

  陆军在赢得国家对外战争这个基本使命的同时,对民间机构的支持拥有悠久的历史。由于陆军并不采办专门针对国土防卫/国防领域对民间机构的(HLD/DSCA)支持行动的装备,因而不会将ARNG优先装备列为及支持作战,又支持民事任务的关键复用(CDU)装备。陆军部和ARNG合作确认了HLD/DSCA 基线LINs,并确定了其优先级。LINs基线项目目前包括LINs确认的CDU项目装备类型,分属10个兵种:陆航兵、工程兵、民事支持分队、安全部队、医疗分队、运输部队、维修分队、后勤分队、联合部队机关以及通信兵。CDU LIN列表有助于资源优先使用,并评定行使民事任务的能力。

  陆军的目标是确保ARNG拥有至少80%的CDU装备。这能保证政府官员拥有必须装备保卫其管理范围内的居民。通过以上讨论的透明程序,提早确定配额有助于尽早发现资源配给与计划的不符。然后陆军领导能对不符的原因进行分析,并确定计划是否存在问题。这一分析是透明度和可追溯性的核心;确保了支持HLD/DSCA 的CDU装备无论是否处于ARFORGEN循环,都能配发到RC。

  陆军装备创新和重用会议

  AEERC是陆军协调部队任务装备部署进程的场所。包括为实施应急作战的陆军部队提供装备、为RC提供所需装备作为作战储备、为ARNG构建装备体系满足HLD和HLS任务所需,以及在持续剧烈冲突的时代支持具备远征能力的陆军进行模块化转型。

  AEERC对陆军装备态势、政策进行全盘评估,影响或改进陆军装备战备情况。AEERC的战略目标是将具体的装备功能向战备和物质体系转移,为高层陆军领导提供全面分析,修订为期21个月的交付计划,对RC装备分发进行审计,解决有关陆军装备事务和政策的特别问题,保持陆军装备领域的沟通,从而促进“体系”方法的实施。装备选择和比较对陆军领导层平衡军力,同时又继续支持陆军的保障、备战、重组和转型等4大目标非常重要。

  从2003年开始,负责装备和部队发展的部门(包括陆军司令部、陆军军种组成司令部,以及RC和AC)每半年举行一次集会,讨论模块化转型、ARFORGEN优先项目、资金、产品交付、重组费用、TPE和其它重要事宜,以协调向部队部署装备,并修正解决装备缺陷的改进策略。

  装备协调会议(ESC)

  在部队从前线返回后90天内,装备协调会议为100%实现部队的MTOE LINs,以获取HQDA G-8、G-4和AMC的资源拨付。ESCs基于AMC、HQDA G-4、 和G-8 LINs部署,以及部队主训练计划对部队成功遂行任务提供支持。该会议确认所有部队重要LINs的装备不足,制定协调计划,根据ARPL进行弥补。此外,该会议还促进装备工作的有效实施并帮助确定淘汰LINs。

  根据ARFORGEN和具体优先计划,ARNG和USAR都投入了大量部队识别码标准的LINs。装备部署基于部队与项目管理人员的协作,共同协调新装备训练和部署在部队训练计划中的时间。最终目标是确保部队具有完全一体化的装备计划,可预期部队训练计划保持同步,以支持ARFORGEN需求。

  陆军现有装备状态量化程序的使用

  陆军装备企业系统(AE2S)指挥运行图(COP)提供了一种可视化说明,可呈现某部队的MTOE认可装备以及目前现有或未来3个季度即将出现的装备概况。COP将装备认可归为21个主要类别,并将这些类别进一步划分为3到5个子类别,以对目前已有装备和未来计划中的装备生成可视化图像。COP合成了来自几个数据库的信息,并自动将其格式化,以供管理评估。

  后勤信息库(LIW)提供部队目前已有装备状态信息和其它后勤信息。资产清单部队供给提升系统是一种标准陆军管理信息系统,用来清算部队资产。该系统可提供几个报告,使管理者能够对现有装备状态进行跟踪。

  管理未来装备需求

  陆军装备企业系统。AE2S开发用来为陆军装备人员提供权威的、具有分析功能的合成工具组件。可对从需求确认、积聚资源和规划到系统交付等整个装备开发流程提供无缝支持。AE2S所含的三个主要应用程序包括陆军流动模型、兵力开发信息投资系统和EQUIPFOR (EQ4)。

  这些工具可根据AEERC制定的EQ4分配计划进行更新,得到陆军装备态势的适时简短描述。此外,AEERC还针对以下相关问题的解决提供进行讨论:

  • 验证并保持对陆军装备怎样分配,分配到哪里的考虑;

  • 继续提升自动化工具;

  • 对陆军可用装备怎样用来满足基于陆军优先计划的装备需求进行评估;

  • 对LIW(用来提供现有数据)和后勤组织和合成系统(用来提供装备需求)等关键数据来源质量进行评估;

  • 在会议上召集专家对选定的“特别话题”进行分析,为陆军高层领导提供一系列装备选择。

  了解陆军已有何种装备和能够确定其状态和部署位置,对维持一支恰当装备的陆军至关重要。AEERC为所有陆军装备人员提供了一个标准演示场所,确保部队指挥员了解他们需要什么,什么时候需要,以进行充分的训练并遂行其使命。AEERC为装备人员提供了一种兼顾的办法,确保我们的士兵和及其指挥员现在和将来都能在可交付的第一时间得到最合理的支持和装备。

  军需品体系。军需品体系(ME)是陆军四大核心体系之一,负责军需品管理。ME将所有部门和相关人员都集中起来为士兵们提供军需品供应方案。它对整个军需品供应生命周期功能和所有维修级别、工业基地运行和废弃进行一体化管理。其目标是对部队战备提供支持,在整个ARFORGEN循环中都能得到军需保障。

  ME领导们正设计并实施一套运行体系,为士兵提供有效率和效能的军需品生命周期支持。ME的建立将形成一种革新和高性能的运行氛围,促进有效率和效能的军需品生命周期支持。

  小结

  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每支部队的每个士兵在作战中,都能得到恰当类型和数量的装备,并得到良好的训练,以顺利完成全频任务。

  按战备层次进行部队现代化的方式,即完全基于死板的《主要优先列表》而形成有些部队总是装备良好,其他则总是差一些的方式已被取代。基于ARFORGEN的装备方式促进了陆军现代化进程。这一工作的基本是确保我们能把握陆军装备战备情况并设法提升,恢复装备平衡,且迅速部署和配发士兵们目前和未来需要的装备。

  第五章 使能方法

  概述

  为士兵们提供装备赢得今天的作战,并继续赢得未来全频作战涉及利益权衡和风险。新装备的部署、BCT现代化和系统投资策略实施、补充升级、重组和淘汰方案、对陆军优先项目和ARFORGEN模型的支持都包含多种竞争目标,必须与优先的资源和不确定性达成平衡。我们依赖于五种相互促进的使能方法来帮助克服这些挑战----集中领导、运行分析、强大的工业基础设施、战略宣传和财政支持。目的是确保陆军现代化工作得到国会和美国人民的信任和完全支持。

  此外,但同等重要的是意识到陆军现代化目标是保护重要的智力资源、确保重要的原材料和有效利用国家的国防工业潜能。

  集中领导

  在所有挑战中,对各级、各部门的集中领导是实现成功的基本原则,是各方面工作的保证。它确保了优先项目、目标和风险规避措施的确定以及上传下达。

  集中领导还为详细评估、投资组合评估、配置指导委员会、资金需求分析、实施计划制定和替代投资策略分析提供了重要的指导和方向。这些努力有助于对我们的主要工作进行评估,还可在必要的时候,为领导们根据不断发展变化的安全环境,修订指导方针、重新确定优先项目提供重要的反馈信息。

  集中领导有助于赢得和保持国会及美国人民的信任和信心。这些努力旨在使陆军致力于为其士兵提供最好的装备,同时确保纳税人的钱花在签单的地方。此外,在此持续冲突的时代,领导们必须继续注重现代化的陆军的核心能力。

  运行分析

  为陆军提供装备并推进其现代化需要对受多样化目标和不确定性影响的复杂决策进行分析。领导们必须权衡陆军目前和将来的需求与财政紧缩和政治局限性的背景。运行分析增强了领导的判断能力,通过使用定量和定性方法为其决策制定提供支持。运行分析提供了一个可重复和可再生的框架,有助于领导平衡并更有效地理解装备规划资源决策带来的影响。

  针对决策分析的运行分析应用使高层领导们能根据《国家国防战略》和ACP等战略方针文件精神,确定并完善清晰的装备目标。每一个战略目标都开发了量化工具,可采用数值分析进行评估,确定每一个项目对陆军装备目标的支持效果。这些结果可用来进行费效比分析比较,确定各项目之间的潜在性能差别。

  以数学编程方式进行的运行分析常用来确定项目投资组合,在受到财政、政策导向、生产潜能和系统依存性等相关限制的情况下,可以最大化陆军装备目标效果。灵敏度分析用来对优化装备投资组合的可靠性进行评估,根据每一所含项目的数值变化来确定哪一个(或哪些)项目对模型中的微小变化最为敏感。这对潜在风险因素(如特定产品的生产能力)的限制判断尤为重要。支持替代性投资组合开发的类似方法有助于领导们在制定潜在实施策略时具备更为开阔的视野。

  运行分析可促进陆军领导层基于有效和根据说服力的分析,更好地了解资源需求;将预算决策重点放在装备目标的实现上,而非项目本身。

  强大的工业基础设施

  陆军必须制定并执行灵活的策略,以适应变化,减少不断发展的威胁、经济不确定性和技术突破等带来的风险。另外,我们必须考虑到国家的工业基础设施对资源规划和风险管理也非常重要,以确保应用适当的资金降低风险。有效地工业基础设施保障措施包括重视复用技术、以可持续的速度生产,并促进国外军售。响应度高的工业基础设施对保障任何未来冲突都至关重要。其它如原材料从在美国资源中的可得性、生产潜能、稀缺资源的市场支持等因素也必须予以考虑。此外,陆军必须考虑国家的智力资源,这对S&T发展,以及根据陆军战略性现代化目标研究和开发十分重要。

  战略宣传

  战略宣传指将受众和支持者的意识融入到各级政策制定、规划和实施中来的过程。要达到预期目的,必须在恰当的时机向目标受众传达恰当的信息。

  战略宣传对赢得赞助和引导国内外群众理解陆军现代化的重要性非常重要。这一工作的关键是确立总体构想和清晰的实施策略,促进后续的活动开展。持续不断地传递简明、真实的信息将有力促进我们的领导层赢得并保持对陆军现代化工作的支持能力。

  陆军现代化预算的支持

  国会和美国人民一直以来对基于相关成本、效益和风险仔细分析的陆军现代化需求给予了巨大的支持。11财年预算申请确保了我们的士兵拥有必要装备,完成国家赋予的种种使命。

  研发和采办的预算申请总额为317亿美元。

  其中的主要采办项目包括:

  • 4.59亿美元用于在MQ-1 ER/MP上加装无人机侦察和监视系统。

  • 14亿美元用于采办UH-60M/HH-60M“黑鹰”,满足模块化部队需求。

  • 8.87亿美元用于AH-64“阿帕奇”直升机改造升级。

  • 5.05亿美元用于RQ-7 UAS“阴影”的改进。

  • 11.59亿美元用于CH-47“切诺克”直升机由D型向F型过渡。

  • 4.80亿美元用于“爱国者”PAC-3导弹。

  • 1400万美元用于弹药生产基地的改造。

  • 3亿美元用于“斯瑞克”车辆。

  • 2.13亿美元用于M1“艾勃拉姆”坦克改进。

  • 14.68亿美元用于中型重型卡车(FMTV、FHTV)的改进。

  • 5.03亿美元用于战术监视装备(如红外武器夜视仪和长距离高级侦察监视系统)。

  • 6.30亿美元用于WIN-T和JTRS。

  主要的RDTE工作包括:

  • 25亿美元用于BCT现代化。

  • 18亿美元用于继续开发陆航、情报、防空、作战车辆项目。

  风险

  在重视构建具备多样化能力、能灵活适应不断变化环境的部队同时,陆军还继续使用主要设计用来支持静态陆军的流程和程序。陆军必须具备一直快速生成的部队,以支持灵活作战并降低风险。这就要求从根本上对生成部队进行转型,为更有效率和效能地筹建和提供训练有素的部队提供支持。陆军追求的制度灵活性让我们能适应未来的情况,能够承受一定的风险,并降低不可接受的风险。对当今的陆军项目而言,主要的风险来源于数量、质量和工业方面。风险范围包括:每个项目的规模、生产计划、成本,以及成品质量。这些主要风险的特点是:

  • 数量风险指未能采购到足够数量的所需系统;

  • 质量风险指系统未能达到期望的质量标准;

  • 工业风险指注重确保陆军一直具备这样一种能力,即能从其供应商那里持续稳定地得到军需品,且能够对陆军核心需求装备进行维修和升级。

  陆军项目的风险管理需要在不利因素扰乱我们项目计划、投资和运行前,采取主动的、基于流程的方法,以防止、减少和控制其影响。我们的风险管理规划是基于对陆军高层领导具体顶层管理目标的领会和实现现代化总体构想的,这要求采用广泛认可的交互式风险分析流程,确认、评估、处置、跟踪和控制风险。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制定灵活的计划,使其能够适应变化。减少部队遂行任务面临的不断发展的威胁和变化引起的不确定性影响和经济变化对陆军预算的影响。

  我们的计划必须维持一套健康的工业基础设施体系,将政府和商业体系都纳入整个国家安全体系。我们将采用新采办、升级和淘汰等多种手段,根据成本效益原则,解决装备短缺、合理组合和老化等相关的战备问题,从而达成我们的战略目标。陆军将继续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平台,并对其能力和可靠性方面都进行必要的提升。

  数量风险

  数量风险管理的效果取决于陆军是否能够了解其装备总量,作出明智的管理决策,确定怎样分配装备、采办新装备以建立储备。

  资产的可清查和可视化对完全透明的数量风险管理至关重要。这一工作的目的是生成一种全面的清查流程,能够在装备的整个生命对其进行跟踪。实现透明度可以看做是这样一种过程,即从预算提交到授权,再到采办并向用户交付的整个过程中实现可清算和跟踪。资产可视化提供装备无论在何地,在部队使用它的生命周期所有阶段内对其跟踪的能力。

  总之,透明化合资产可视化确保了陆军及各兵种拥有需要的信息,根据陆军优先项目和法令指导及任务,对可用装备进行有效管理、采办、配属。

  基于ARFORGEN循环、在持续冲突中作战的陆军装备总有一部分处于重组过程中。重组流程已经取得了较大进步。在修理所和基地维修站进行保障级重组通过采用精益六西格玛、主供应商供应链合作和其它革新方法得到了较大改善。部署级的重组也通过从国家级专业人士的配属得到提升。陆军必须继续利用装备重组中的这种效率,对整个供应链进行分析,确保我们具备与基于ARFORGEN的陆军需求相适应的“重组周转率”。陆军还需解决生命周期管理改进问题,使其具备更强的风险管理能力。

  我们最陈旧的作战支持系统需要现代化和资源投入,例如,MHE和作战工程装备的服役年限平均为30-35年。这些系统对作战支持非常重要,也是高效维稳、自然灾害救援和人道主义救援中重要的装备。

  陆航系统等在其现代化过程中,出于各种原因也需要资源注入。这些系统平均服役年限为17年,但因为“科曼奇”基金及其它投资的注入,其服役年限正缩短。这些系统战时的运行速度(OPTEMPO)是非战时的5倍,导致陆军约3500架飞机中的大多数的相应年限迅速减少。这将缩短飞机的约10000小时/40年的预期服役年限的投资规划时间。以如此高的运行速度持续使用,将缩短服役年限,因此要求现在就对资源需求进行规划并开始开发替代陆航平台(或开发装备提升和寿命延长技术)。

  质量风险

  陆军必须继续采用新方式节约资源,但同时保持士兵们在作战中的决定性优势。质量风险是指陆军系统无法实现其预期的质量性能。

  我们目前大体上进行了以下工作:迅速采办并部署,满足紧急的作战相关差距;预有准备的系统管理,根据持续需求对部队进行现代化。迅速采办工作已较好地完成了紧急需求装备的部署。然而,由于着眼于近期,该方法导致了生命周期投资的增加和部署性能风险。

  制度化的陆军流程促进了提前的需求整合,资源利用,技术和采办团体将制定有效和经济可承受的计划,开发灵活适应变化的环境和威胁的装备。应该对采办法规和政府政策进行评估,查找与采办紧急需求装备与迅速和按章采办正式流程带来的机遇相冲突的事项。采办团体制定开发和采办计划很可能解决年度预算、部署时限和系统性能的风险,满足越来越迫切的快速作战、ARFORGEN和持续生命周期保障的需求。

  最近对采办流程的改变在2008年11月的《国防部指令5000.02号》、《国防采办手册》、《2009年武器系统采办改革法案(公共法111-23)》都有所描述,提高了国防部实现适当级别技术战备标准,在进入下一个采办阶段前降低了预期生命周期成本。各项目现在都要进行的更为详细的系统工程分析、测试和评价,并受到相应里程碑决策评估机构的更多监督评估。

  项目采办战略还阐述了相关措施,确保在整个项目生命周期中,主合同商和次级合同商之间的竞争或选择性竞争。这些都是行之有效的措施,将有助于增加项目完全满足生产周期和资源基线需求的可能性。目前,在每一个项目里程碑阶段,都会对其进行独立的成本审查。陆军需要根据项目成本预算提供资金。如果资源有限的话,项目管理部门有责任实施有效地措施控制需求增加、跟踪系统设计和性能需求标准,并采用合适的采办手段在配给的资源条件下交付装备系统。

  工业风险

  陆军必须紧密关注支撑性工业基础。我们必须对国家工业基础的重要领域寄予厚望,因为其能对我们的资源领用规划和风险管理手段产生影响。确保投入的资金能合理使用,可以有效降低工业风险。

  必须考虑原材料在美国资源中的可得性、生产线能力与商业需求的矛盾或由于市场原因导致的多样化竞争性资源缺乏等各种因素。我们还必须考虑民用和政府研究基地、国家的人才培养和使用,以及科技投入对工业基础的促进作用等长期性问题。

  美国军队对私营企业的依赖程度相当之高,这些企业可为其开发和制造武器系统和装备,并运作重要的国防领域相关兵工厂、工程开发中心和国防实验室。国防工业基础包括私营和政府制造商和维修机构,其规模由国防预算的总额决定。工业基础的一部分生产设备常被闲置出来作为备用基础设施。备用生产设备包包括可生产目前工业企业无法生产的某些战备装备所需要的设备。在大多数情况下,充满活力的生产基础设施比维持战争储备更为有效。

  工业基础维持措施包括重视复用技术、以可持续的速度保持生产,以及促进对外军售等。高响应度的工业基础对于在未来任何冲突中为部队提供保障非常重要。在目前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我们将努力平衡资源利用,确保能够维持那些未来冲突中可能需要的重要装备的最低持续生产率,同时提供当前部队所需的装备。

  此外,我们必须确保政府企业生产潜能可满足核心武器维修站需求。这些核心需求可能因项目不同而变化,还应考虑多样化应用能力。这一计划将确保维修资源决策分析(SOR),包括支持SOR决策的维修站核心、风险和最佳值分析得以实施并作为制度确定下来。每个政府维修站的最低基本工作负荷需要进行评估,以支持核心能力需求。核心通过对武器系统和军事装备维护/维修设备的评估确定。这使得维修站能保持对动员、国家危机和其它突发事件的及时响应。

  维持具有竞争力和能够生产某些特定装备的生产基地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在未来另一场战争爆发时,可及时响应增加的生产需求。

  小结

  为士兵们开发和部署经济上可承受的最好的装备系列,使其能够成功遂行目前和未来的全频作战要求陆军审慎考虑,付出决定性的努力。这一工作必须在领导层的指导下进行,需要通过全盘分析、有效宣传和足够的资金投入才能取得成功。

  第六章 结论

  现代化对陆军的成功非常重要。如果不进行现代化,我国的陆军及其士兵将无法保证决定性优势,无法取得对敌作战的胜利。

  9年的战争给陆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部队的需求超出了我们的可持续补给能力,让陆军失去了战备平衡。

  陆军现代的目标是开发和部署经济上可承受的最好的装备系列,使其能够成功遂行目前和未来的全频军事行动。士兵们应该在任何作战行动中具有决定性的优势,陆军必须继续向一支具有多样化能力、远征能力和致命杀伤能力,灵活的、可持续和互操作的地面部队转型。

  现代化和装备目标将在2010 AMS的指导下,通过三个方面的工作得以实现:

  • 研发和部署新型装备,通过传统或迅速采办流程缩小能力差距。

  • 通过采办改进装备、调整和淘汰原有装备,继续更新装备,以满足当前和未来的装备需求。

  • 根据陆军优先发展计划和ARFORGEN模型,部署和分配装备,满足目前作战环境不断变化的需求。

  我们的计划取决于得到稳定的预期资金投入,以为士兵提供所需装备。国会和美国人民对于陆军现代化需求给予了持续的支持。我们必须最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资金,确保对每一项重大的现代化项目成本、计划及替代项目都进行彻底的评估。

  国会对总统财政预算申请的完全支持使陆军能够满足当前和未来的需求。这一支持对保证我们的优势,让陆军推进现代化、维持战备和为世界上最具统治力的地面部队提供所需装备至关重要。还确保了我们能在这个冲突持续的时代,满足维护国家安全预期所需的装备。

  11财年陆军现代化基本预算将为新装备采办、重建、现有系统升级,以及为发展未来装备而进行的科学、技术、研究和开发工作提供资金。这一预算让陆军得以继续为部队提供最先进的装备和可用方案,同时将前沿技术融入装备,确保我们的士兵能在作战中保持对敌优势。同时,我们必须在过渡时期为部队驻地国家的稳定和经济利益提供支持。

  陆军现代化所需资源不仅仅局限于财政方面,还需要开发和利用其它重要资源,这些方面也对成功实施陆军现代化同等重要。包括集中领导、有效的战略宣传和运行分析等。

  陆军现代化还必须重视陆军和国家的支持。我们意识到必须赢得支持,但同时要认识到支持不可能自动获得。历史已经证明,没有这些支持,陆军的各个项目将无法进展,国家也会处于危险之中。士兵们期望着我们的成功----我们必须取得成功。

  作者:美国陆军副参谋长(G-8)办公室

  编译:知远/天线

(责任编辑:刘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