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军事频道 > 多角度看军事

美参联会主席谈如何适当运用军事力量应对威胁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知远
2010年07月28日14:36

  如何适当地运用军事力量来应对当时的威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在堪萨斯州立大学的演讲

  首先,非常感谢里根博士所做的介绍。此外,面对里根博士多年以来为这一系列演讲在这里所做的工作,我要奉上感激之情。我理解这对你的重要性,或者说我认为这实际是对我们所有人的重要性。我今天能够来到堪萨斯州立大学并站在这里,特别是因为兰登演讲系列(Landon Lecture series)而站在这里,感到荣幸之至。在我开始更为深入地(谈战略问题)之前,我要表扬预备军官训练团(ROTC Reserved Officer Training Corps)的团员们,表扬他们一直以来在关键时刻为国家挺身而出的崇高品质。

  我要说,未来真正是属于你们的,在你们将要从事的工作面前我显得微不足道。和你们未来指挥美国儿女为国家服务的工作相比,不会再有更伟大的工作,不会再有更有意义的职业生涯。我知道你们将是伟大的,所以我感谢你们。

  站在这里看到德高望重的兰登系列演讲者长长的名单,看到那些(成就和品质都)远在我之上的人们,我感到受宠惹惊。他们之中有我们的领导,伟大的堪萨斯州人,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先生。

  实际,当我告诉部长我将要来到这里的时候,他非常高兴。他确信我能让你们静心倾听,与你们交流,分享我所能提供的每一点智慧。他还说,如果你的演讲使他们厌烦,而你又坚称自己知道威利是谁,那情况肯定很糟糕。我首先要谈的是今天战争的本质,并就此展开我们的思考与讨论。我们发现自己面对的是无规则且不能妥协的敌人。

  实际上,作为一名在约翰•伍登支持之下在南加利福尼亚州成长起来的运动员,我非常想看今天晚上的比赛。非常坦率地说,你们能坐在这里,我感觉很惊奇。你们知道,美国历史上的每一个时代都可以由一个总体战略来定义,至少从武装冲突方面来说是如此。定义该时代的总体战略的内容是:如何适当地运用军事力量来应对当时的威胁。

  在冷战时期,遏制战略一直主导着我们的思维。当时的美国人认为军事力量非常重要,军事力量的威慑是阻止敌对势力通过核威胁或传统结盟来扩散共产主义的最好方式。所以,我们三位一体的核威慑体系建立起来了,相互确保摧毁的理论也出现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也成立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遵循着类似于格兰特将军在内战时期运用的战略(理论)——消耗敌人的力量。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仍然需要攻击敌人的人口及其继续战斗的意志。所以我们去轰炸德累斯顿,轰炸广岛,轰炸长崎,以此累推。再往过去追溯,我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的是战壕战;1898年对西班牙的战争中是有限的传统战;在19世纪初打击马布里海盗(Barbary Pirate)的时候我们进行的非传统战。

  我们在每个时代都有所获,因为没有人可以规定美国式的战争应该是什么样子。战略随着时间而改变,而且应该随着时间而改变,我们必须要根据与国家安全最相关的现实威胁来制定战略,选择最能维护国家安全的方式。战争理论之父克劳塞维茨曾经指出,战争是政治的工具,是为政治服务的。所以随着政治的变化,相应的战争也必须发生变化。

  美国过去9年中一直在进行着战争。事实上,你也完全可以说,我们的军事力量自1990年起就进入了作战行动状态。那个时候我们实施了“沙漠风暴”行动,之后保持了力量存在,确保了针对萨达姆政权的禁运和禁飞措施。我们那个时候面对的敌人已经明显发生了变化。9•11事件后,我们迅速摧毁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击败了萨达姆政权之下的复兴社会党的军队,后来又不得不打击日渐猖獗的逊尼派的叛乱。

  今天,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已经变成了对由基地组织领导,受到了多个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支持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的战争。在我看来,战争的中心地区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边境地区。那一地区不仅有时刻构想和规划对美国恐怖主义袭击的基地组织领导层,还有恶味相投的极端主义团体,它们聚集在那里进一步支持基地组织。这一切导致了该地区非常不稳定。

  换句话说,这些战争的特征已经发生了改变。两届政府在应对这些战争的时候,我都进行了观察,提出了建议。我得出了恰当使用现代军事力量的三个结论,或者说三个原则。第一,军事力量不应该或不能只是国家诉诸的最后手段。对决策者来说,军事力量可能最灵活的,最可调整的手段。我们可以仅仅通过军事力量存在,来帮助改变潜在敌手的行为。在真正的战争开始之间,我们就可以利用军事力量加强外交作为,支持一个盟友或者威慑一个敌人。我们可以使用军事力量快速支援灾难救援行动,就像我们在海地地震后所做的那样。我们可以帮助搜集情报、支援侦察,从而提供安全预警。

  我们运用军事力量时,可以在没有多少提示的情况下达成维护安全的效果。这方面最典型的运用就是军事威慑。当时,一支远征型的军事力量可以提供即时而实实在在的行动效果。当无辜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的时候,这样的力量也显得非常重要。所以说,军事力量可能是最好的手段,有时候是首要的手段,军事行动实实在在的效果将使决策者满意,但是,它永远不应该只是唯一的手段。

  我们看到,如今的国际环境和过去相比,变化更快,更为复杂。并不是每个受到威慑的对象都会理性地行动,也不是每个受到威慑的对象都会接收到我们所希望他们领会的信息。要实现更长远、更持续的威慑效果,即使不是需要整个国家的努力,也需要整个政府的努力。国防和外交并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相互分离的选择,一个方面失败,另一个方面才登上台。实际上,在日益复杂的国际关系中,国防和外交已经成为了相互补充的手段。

  就像奥巴马总统在西点军校演讲时所说的那样,美国的阿富汗战略,并不能仅仅指望军事力量。我们必须重视并保障我们的国土安全;我们必须改善情报工作并提高协调的水平;我们还必须要利用好外交手段。在如今各国密不可分的世界里,没有那个国家可以单独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

  非常坦白地说,我担心我们在综合运用多种力量服务于国家安全方面做得不够好。美国的很多对外政策仍然由军事力量来主导,过多地依赖我们各大海外司令部的将军们。我们的部队常常作为紧急情况的反应者出现,或者说更像消防队,我们的指挥官们更像消防队长。

  无论是克林顿国务卿,还是盖茨国防部长,都大力呼吁投入更多预算和精力发展我们的软实力,对此我非常赞同。如果我们仅仅通过军事力量来对外施加美国的影响,那么我们将看到这种影响会很快消失。实际上,我认为在未来非对称的各种反暴乱冲突中,只有国家力量的其它部分也做好准备,可以很好发挥作用的时候,使用军事力量才是一项合理的选择。

  这里面还有更加广泛的问题。举例来说,除了投入美国政府的全部力量外,我们必须让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和我们一起战斗。在阿富汗有42个国家和我们一起战斗,在伊拉克也有很多盟友和伙伴和我们一起战斗。无论是正式的盟约还是非正式的协议,这些多国承诺给我们带来的并不仅仅只是合法性的提升,他们还会给当地民众带来更多的技能和知识,这不是我们一个国家仅能够提供的。

  澳大利亚人是反游击战方面的专家;英国人在世界各地活动上有很长的历史,具有独特的洞察力;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人有高效的国家警察组织供阿富汗人仿效。在我看来,不管盟国管理存在什么样的缺点,统一行动带来的好处无论怎么肯定都是不为过的。

  由于美国提供了主要的武装力量,所以有一些国家贡献较少却获得颇多就不足为奇了。但是不能因此而贬低他们行动带来的实质性影响。这也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激励他们发挥更大作用。就我们自身而言,我们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好的反暴乱力量,我们也不是独自行事,我们获得了很多的帮助。

  接下来我要提出第二个结论或者原则:军事力量应该尽最大可能以一种精确和有原则的方式进行使用。全社会参与战争付出了巨额的经费;生命的逝去和资源的消耗却可能偏离寻求和平时代到来的初衷。即使是现在,我们知道有1000名美国军人已经在阿富汗牺牲的时候,我们还要记住有数千名阿富汗人在战争中死去,数百名盟国士兵也葬身异国他乡,就更不要提财富和基础设施的破坏与损失了,这都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恢复。

  尽管减少这种损失带来的痛苦已经不可能,但是精确而有原则地使用军事力量,帮助减少这些损失,并提高我们成功的机会,这是有可能的。在计划阿富汗马尔贾作战行动的时候,麦克里斯特尔将军之所以选择进入阿富汗南部地区,是因为那里是塔利班活动的中心。在那里,塔利班支配着当地的人民;在那里,他们可以把他们的利益推进到这个国家的其它地方。我们的兴趣并不在于重新夺回这些地区,而在于降低敌人的影响力。

  因此,这是一场更为透明的行动。我们没有在夜幕的掩护下发动突然袭击。我们告诉马尔贾民众及敌人自己,我们何时会来,我们会去往何处。我们没有用地毯式轰炸或者导弹打击进行战场火力准备。我们只是简单地准时步行进入。

  很坦率地说,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这里没有必要再次成为战场。这一点已经为民众所知。这也是他们确信会成为现实的事情。当他们相信,阿富汗和盟军部队来负责当地的管理、服务于当地民众他们会更安全时,他们会抵制塔利班的恫吓,会拒绝让他们的家园再一次成为恐怖主义的避风港。

  这就是这次行动中使用非直瞄火力的门槛是如此高的原因。这就是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发布更多的夜间袭击的限制性规定的原因。这就是他让盟友部队主要以支援阿富汗士兵的方式行动而非其它的原因。

  这种类型的战争中,目标不是直接击败敌人而是人民的成功,确实少之又少。每次一枚炸弹打偏了方向,或者精确命中目标,却是错误的目标,而杀死或者伤害到平民的时候,我们可能要花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来调整我们的战略。尽管事实上塔利班伤害到的平民比我们要多得多,但是我们最近在阿富汗造成的平民伤害事件,其长期影响要比我们对付敌人获得的任何战术成功都要大。人们对我们期待更多,他们有权利期待我们更多。

  现在,人们在我们的军力中如何平衡传统和非常规战能力这个问题上已经有很多的争议。我认为精确而有原则地使用军事力量这一原则既适用于传统能力,也适用于非常规战能力。这一原则要求我们培养高素质的人才,实施有效的训练和发展高质量的平台与系统。这一原则意味着我们在能力变得空洞前选择缩小我们的数量规模。这一原则意味着我们需要领导力、学说、组织和技术的创新。

  无论是攻击顽固的敌人,还是保护人民的安全,精确而有原则地使用力量都是适用的。无论何时,这种方式都会保护无辜者。我们保护无辜者也是保护我们自己。这样做我们可以更好地保护我们的行动自由,保护我们的安全利益。

  我所认为的第三个原则,也是最后一个原则也可以保护我们的安全利益。政策和战略往往经常彼此矛盾。军方的一些人无疑会倾向这样的政治领导层:制定出一项具体的战略,然后走开,将执行的平衡权留给战场上的指挥官。但是过去9年的经验告诉我们两件事:一是明确的战略对军事行动来说非常重要;一是战略也要随着行动的变化而进行调整。

  换句话说,这种战争的成功是“反复出现”的,但不是决定性的。这种战争中,没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站起来然后说:“结束了,我们胜利了。”

  我们将赢得胜利,但是只有我们长时间这样做之后,只有我们进行了持续的重新评估和调整之后,才能赢得胜利。非常坦率地说,它感觉不太像“将对手击倒的一拳”,而更像从一场长时的疾病中复原。

  我能够想象的最糟糕的情况,是在初始目标或任务为某个事件所超越之后,军事指挥官们在没有明确的政治指导的情况下,自行“编造”或者“猜测”他们的战略,提出他们自己的补救办法。因此我们在冲突进程的过程中,要有深入持久的政治领导,要求作必要调整的意愿和能力,并赋予军事指挥官足够的灵活度来做他们期望的事情。

  毕竟,在使一个国家进入战争的时候,决策者必须要充分考虑许多超越军事的因素,包括费用、国内支持、国际反应等等。与此同时,各个层次的军事指挥官必须直面军事力量可以目标实现的局限、风险和时限。

  我们在决策过程中要坦率地面对我们的文职领导人,一旦决策做出之后就要坚定不移地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军事建议的每一部分都遵循。我们也不期望如此。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文职领导人可以充分考虑军事因素。此外我们不再要求更多。

  最近对阿富汗/巴基斯坦战争进行的战略评估中,总统花了很大量的时间来全面了解我们正在进行的这场战争的情况,以确定他想引领的方向。然后他会向全体美国人民展示其确定的方向。我们执行之。12月份,他将评估我们部署的区域和我们行事的方法,我想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应该做好调整的准备。

  有些人提出战争政策一旦制定,就不能更改,改变意味着软弱。我认为这样的论调不仅与我们的历史不符合,而且也是非常危险的。当桑特堡(Fort Sumter)的战火燃起的时候,林肯并没有解放黑奴的政策。在他认为最必要的政策才改弦更张,解放黑奴。尽管罗斯福总统倾向于“德国第一”的政策,但是他仍然努力在日本和希特勒德国之间实现战争政策的平衡。肯尼迪开始发动在越南的战争的时候,他不会(也不能)坚持他的后续者必须彻底战斗下去。

  和大众想象不一样的是,战争从来都不是一件单方面的事件。敌人调整适应你的战略,你亦调整适应之。你要慎重考虑政策和战略之间的相互作用,直到你在适当的时刻找到了适当的联结点。在伊拉克有好效果的政策在阿富汗则未必见效。今天有好效果的政策明天也未必灵验。你停止了调整即意味着失败。引用战争最伟大的学生之一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话:“在美国人尝试了所有事情之后,你总可以指望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尝试每一件其它的事情并不是软弱。这代表着我们不放弃,也代表着我们从不停止学习。在我们看来,我们从这些两场战争中学到的,只不过是:灵活而平衡地使用军事力量的方式是最好的。我们不应该把使用军事力量仅仅视作最好的手段,应该把它视为可能最好的,也可能是首先与国家和国际力量的其它手段结合使用的手段。

  我们不能仅仅只会在一个具有压倒性能力优势的情况下中使用军事力量,而应该会在相对能力优势下以一种精确而有原则的方式使用军事力量。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而避开战争的拖长,那样会不可避免地在决策和战略执行之间造成麻烦。这样的相互作用对国家来说是健康的,对最终的成功是重要的。丘吉尔在有生之年还提到,在战争中“当某些精心制定的方案失败,而又必须选择最佳替代方案的时候,你不全力去做就非常愚蠢!”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的军队正全力为你们工作。我们不会忘记是谁发动这些战争的,我们也不会忘记那些因此而死去的人们。只要敌人仍然存在我们将继续下去,只要有你们支持我们,我们将取得成功。谢谢!

  作者:迈克尔•马伦

  编译:知远/战舰

(责任编辑:刘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